好词好句 > 颜师伯

颜师伯

颜师伯

颜师伯(419-465),字长渊,琅邪临沂人,南朝刘宋大臣,东扬州刺史颜竣族兄,颜邵之子。

少孤贫,涉猎《书》、《传》,颇解声乐。刘道产镇守雍州,以为辅国行参军。世祖刘骏即位,以为黄门侍郎,迁御史中丞,领步兵校尉,迁侍中,封平都县子,食邑五百户。

孝武帝刘骏临崩,受遗诏辅幼主,领尚书中事。居权日久,骄奢淫恣,不可一世。不久,迁尚书右仆射,领丹阳尹,转尚书左仆射,加散骑常侍。永光元年,与太宰江夏王刘义恭、尚书令柳元景密谋废掉刘子业,谋泄被诛,时年47岁。明帝刘即位,予谥曰"荒"。

颜师伯幼时家庭并不宽裕。稍长大后开始涉猎《书》、《传》,尤其对声乐造诣较深。刘道产镇守雍州时,颜师伯为辅国行参军,弟妻为臧质女,臧质任徐州刺史时,任颜师伯为主簿。衡阳王刘义季取代臧质任徐州刺史时,臧质向义季举荐颜师伯,刘义季即命颜师伯为征西行参军。兴安候刘义宾代义季及世祖刘骏代义宾为徐州刺史时,颜师伯仍为辅国,安北行参军。王景文时为咨议参军,因爱其办事敏捷,又举荐给世祖刘骏,仍被授予徐州主簿。刘骏镇守浔阳时,报请文帝刘义隆,封颜师伯为南中郎府主簿,文帝不许。刘骏又报请封颜师伯为长流正佐,文帝亦不许,认为其才能难当此任,而改授为参军刑狱。不久,转主簿。

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刘骏即皇位, 以颜师伯为黄门侍郎、骠骑长史、南郡太守,后改任骠骑大将军长史、南濮阳太守、御史中丞臧质等反叛,颜师伯出任宁远将军、东阳太守,领兵置佐。事宁,复为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后改任前军将军,徙御史中丞,迁侍中

大明元年(公元475年),封平都县子,食邑五百户。大明二年(公元458年),颜师伯由廷中卫将军起为持节,督青、冀二州及徐州的东安、东莞,兖州的济北等三郡军事、辅国将军,青、冀二州刺史。是年,拓跋浚率部进犯青口,颜师伯一月内四战四捷,大获全胜。孝武帝刘骏下诏嘉奖其功。平定拓跋竣后,颜师伯进征虏将军。大明三年(公元459年),竟陵王刘诞叛乱,颜师伯遣长史嵇玄敬率五千人平定了叛乱。大明四年(公元460 年), 颜师伯升为侍中,领右军将军,恩宠愈加,群臣未有能比者。不久,又迁吏部尚书,兼领右军将军。大明七年(公元463年),补颜师伯为尚书右仆射。时分置 二选,陈郡谢庄、琅琊王昙生并为吏部尚书。颜师伯之子举荐张奇为公车令,皇帝刘骏以为张奇资历不够,使张奇任兼市买丞,以蔡道惠为公车令。令史潘道栖、诸道惠、颜之、元从夫、任澹之、石道儿、黄难、周公选等扣压蔡道惠的敕文,使张奇先至公车,不去任兼市买丞职务。颜师伯被坐以子干预政事, 降为太子中庶子,谢庄、昙生被免官,潘道栖、诸道惠被弃市,颜之等六人被鞭杖一百。

孝武帝刘骏临崩,颜师伯受遗诏辅幼主,领尚书中事。大明八年(公元464年),前废帝刘子业即位,颜师伯仍任前职,领卫尉。颜师伯居权日久,天下辐辏朝拜、纳贿者门庭若市,家产积聚丰厚,妓妾声乐,尽天下之选,园池宅第,冠绝当时,骄奢淫恣,不可一世。不久,又迁尚书右仆射,领丹阳尹。前废帝刘子业欲亲主朝政,发诏转颜师伯为左仆射,加散骑常侍,以吏部尚书王景文为右仆射,夺其丹阳尹,又分台理政。直到这时,颜师伯才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着慌,因而与柳元景密谋废掉刘子业。谋泄,于永光元年(公元465 年)与太宰江夏王刘义恭、尚书令柳元景等同时被诛,时年47岁。六个儿子一并被杀。

颜师伯之弟颜师仲,先后任中书郎、晋陵太守。颜师叔任司徒主簿、南康相。明帝刘即位,谥师伯曰"荒"。颜师仲之子颜干继承封爵。

《自君之出矣》赏析:自君之出矣,芳帷低不举。思君如回雪,流乱无端绪。

建安诗人徐干有一首著名的《室思》诗,以女子的口吻,诉说对远方丈夫的深情思念。其第三章末四句曰:"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写情缠绵动人,深受后世人们的赞赏。南朝以来,不断有人模拟写作,"自君之出矣"遂成为独立的乐府诗题。与其他的拟乐府诗不同,《自君之出矣》基本上都保持着徐干原诗的内容和形式,即标题与内容始终一致,而且大都是四句一篇,其首句必称"自君之出矣",次句叙述一件事实,后两句则以"思君如××"引出各种比喻,类似于同题作文。这好比是戴着镣铐跳舞,既容易流于生硬、枯索,也容易显示出优劣。在众多的同类作品中,颜师伯这首诗有其独到之处。

《自君之出矣》全篇才四句,后两句又须构成一个比喻,这就需要作者不仅要处理好其中叙述与比喻的关系,而且要特别注意比喻的效果。比喻有喻意与喻象之分,而喻象的取用尤为重要。颜师伯此诗之所以高出他人之作,正在于其取象之美、含意之深、表情之真。试取他人所作两首以资比较:自君之出矣,金翠暗无精。思君如日月,回还昼夜生。 (刘骏)自君之出矣,罗帐咽秋风。思君如蔓草,连延不可穷。 (范云)宋孝武帝刘骏的一首,以金玉首饰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来写女子因丈夫久出而无心装扮,是徐干"明镜暗不治"的翻版。而以日月轮回、夜逝昼生来比喻女子相思日夜不息,意思有了,但取象不够形象生动,难以引发读者产生美感。且金玉、日月,都带有一种华丽高贵的气派,冲淡了悱恻动人的情思。这也许是由于刘骏的皇帝身分和缺乏真实的生活体验所致。范云是齐粱时的著名诗人,他以秋风吹罗帐暗示女子的空闺寂寞,以蔓草绵绵比喻女子的情思没有止境,虽然表现委婉含蓄,艺术感染力显然高于刘骏之作,但也依然未能跳出徐干原作的格局。无论是徐干的流水无尽,刘骏的日月轮生,还是范云的蔓草连延,都只是在描述女子那无穷无尽的思念,没能深入到这无尽思念的情感之本身。

颜师伯这首诗,所描写的就不是单纯的思念,而是女子由于思念时间之长、思念程度之深所形成的心烦意乱的情绪。"自君之出矣,芳帷低不举。"古代女子的住室大都张有帷幕,多者数重,故而"帷房"也可代指闺房、内室。"芳帷"着意点出内室帷幕的精美,由此可使人猜想到那陈设典雅的内室,和女主人细致而爱好整洁的性格。然而,丈夫远出不归,长久的思念折磨着女主人,令她百无意趣。洁净的内室,如今也零乱不堪;绣帷低垂,却无心挂起。这两句平平而起,是以一种总体性的叙述指出女主人公的心境。下二句才是精采之处。

"思君如回雪,流乱无端绪。"思念与怨艾,牵挂与猜疑,期待与失望,种种爱恋之情交织在女主人的心中,愁云聚结,理不出头绪。李煜曾以"剪不断,理还乱"来形容离别的愁丝,十分真切。这首诗用回雪比喻愁思的郁结不解、纷纭无结,不仅真切,而且意象之美,令人叹为观止。你看,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铺天盖地而来。它们漫空飞舞,片片落下,无始、无终,无先、无后,天上地下,只是一片茫茫。忽然一股回风吹来,卷扬起地上的雪粒,拉扯住空中的雪片,搅成一团,旋飞不息。它们是那样急骤,那样杂乱,那样稠密。这景象是美的,又是沉闷的、迷乱的,正如忧郁而纷繁的愁绪。曹植曾以"流风回雪"形容美女举止的轻盈;颜师伯则取流风回雪之纷纭回环来形容愁思无端绪,虽是取效于前人,但却另辟蹊径,颇觉新鲜。此外,雪的洁白无瑕似也象征了女主人忠贞不渝的品德。

有比较,才有鉴别。与刘骏、范云的同题作品相比,这首诗写相思并不停留在表面,而是揭示出相思之人内在的情感体验,深刻而又真实。诗以流风回雪比喻抽象的愁思,显得生动优美。这确是一首佳作

颜师伯与宋孝武帝

颜师伯是南北朝时期宋孝武帝的宠臣。宋孝武帝刘骏是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三个儿子,在历史上以荒淫贪婪而出名。关于颜师伯的事迹,史书记载不多,但光是看他和宋孝武帝的那层亲密关系,就不难知道其人是个什么货色了。

《资治通鉴》第一百二十九卷载:宋孝武帝大明四年(公元460年),孝武帝征调青州、冀州二州刺史颜师伯担任侍中。颜师伯因为善于阿谀奉承,成为最受孝武帝信任的大臣。有了孝武帝这个大靠山,颜师伯大肆收受贿赂,家产积累到了千金之多。有一天,孝武帝和颜师伯一起下樗蒲棋赌博,孝武帝掷下骰子,五个全是"雉",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不料,轮到颜师伯掷骰子时,他竟然掷出了五个"卢",赢了孝武帝。就在孝武帝又惊又气之际,却见颜师伯突然把骰子一收,说:"差点儿全是'卢'了。"硬是让孝武帝"反败为胜",开心不已。这天,颜师伯一次就输了一百万钱给孝武帝。

颜师伯可真会做人(说具体点是会做官),事情做得如此滴水不漏,宋孝武帝这样的领导,不喜欢他、不找他赌博才怪呢。孝武帝当然赢得高兴,他只看到了大把大把的"孔方兄"从颜师伯手上跑过来,得意之余,也就忘记了自己是谁、对家是谁,更搞不明白对家为什么要主动、自觉地输给自己。

颜师伯在赌桌上输了,宋孝武帝在赌桌上赢了。表面上看,双方胜负分明。事实果真如此吗?

颜师伯凭什么要白白地向宋孝武帝送钱?道理太简单了:宋孝武帝有权,只要分享了他的权,输多少钱也可以弄回来。这是一笔非常合算的投资,回报率之高,比做什么生意都更有价值!真正可笑的是宋孝武帝,为了赌桌上那点蝇头小利,利令智昏,忘了国家利益(在那时来说,其实就是"刘家利益",也就是刘骏自己的利益),把老颜当成傻瓜看,以为这家伙不是老眼昏花就是脑子进了水数不清数,却不知自己成了老颜心目中的"二百五"。

故意输小钱换大利的故事,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现代生活中都是数不胜数的。以历史名人为例,宋文帝时期的历史学家范晔,被孔熙先拉上"谋反"的贼船,也是从掉入孔熙先的赌局开始的;隋朝末年,李世民为了让裴寂说服李渊起事,先与裴寂成为赌友,输了几百万私房钱给他……这些人为了实现自己的既定目标,都爱使用这个招数,因为他们准确地抓住了赌徒的心理特征,所以,千百年来,这一招在某类人身上竟然是屡试不爽,效果好得很!

我国法律虽然禁止赌博行为,但由于种种原因,赌博现象并未在生活中消失,而且,仍有一些掌握一定权力的人沉湎于赌桌。某些蝇营狗苟的小人,因此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颜师伯与宋孝武帝的故事在不断地"克隆"着。作为旁观者,我们道破了这层利害关系,说破了谁才是真正的输家。可是如果那些"局中人"仍执迷不悟,那么,旁观者惟有一声叹息了。

读颜师伯樗蒲说"送"

《资治通鉴.宋纪十一》载:颜师伯因善于谄媚奉迎而深得皇上的赏识与亲昵,这种亲密超过了所有其他大臣。他有什么法宝呢?主要就是敢"送"、肯"送"。原文说:"上尝与之樗蒲,上掷得雉,自谓必胜;师伯次掷,得卢。上失色,师伯遽敛子曰:'几作卢!'是日,师伯一输百万。"

樗蒲是古时的一种赌博游戏,掷骰子决胜负,叫掷采。采有十种,卢、雉、犊、白为贵采,其余的是杂采,所以皇上一掷,掷出第二位的"雉"便以为是稳操胜券了。谁料事有凑巧,颜师伯掷出个更厉害的"卢",堂堂天子吓得脸色都变了。所幸颜师伯最会揣摩圣意,手疾眼快地收起骰子,故作惊讶地说了一句:"差一点就是卢!"一个烟幕,把输不起的皇上救出危局,保住了皇帝老儿自欺欺人的虚荣面皮。

借着赌桌,以输钱名义行贿赂收买之实,这种把戏一直上演到今日。人人都清楚,这种并不高明的手段和其他"送"一样,其目的都是为了"取"。颜师伯之所以如此大方地"送",原因就在于他在皇帝的恩宠下有不可胜数的"进账"。

颜师伯故意大输特输,一日之内,白"送"给皇帝上百万钱,但他绝对不是只做赔本买卖的"二五眼"。他"多纳货贿,家累千金",大"送"特"送"是为了博得皇上的欢心与宠爱,自己能更好地敛财聚货,获得更大的收益。

有"送"才有"收",有"收"才有"送"。没有"送","收"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收","送"便是一厢情愿,难以成行。只有心有灵犀的"笑纳"或"默许","送"才能起到作用,达到目的。

在"送"与"收"中,往往是"收"起着关键作用,占着主动地位。但有"送"就有"收",有"受"还有"授"。《说文》中说:"收者,捕也。"不光是收者捕住了送者,收者也往往被送者所捕获:收人钱财,授人以柄,刀把与辫子攥到了别人手里,不办也得办,不行也得行,主动也就变成了被动--或许一次"收受"便会被人利用一生。报载,某官员收了别人一笔钱,后来送钱者反目,讹了官员双倍的钱不说,还屡屡以告发相要挟,多次要钱,官员不敢声张,只好忍气吞声。怎奈那人没完没了,万般无奈之下,官员报了警。双双入狱自不必讲,授人以柄的那个憋气、窝火、懊悔不及,恐怕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去收别人的钱。

送送收收,收收送送,在这难见天日的交易中,不知有多少卑鄙龌龊的勾当。一个朝代,若"送"者寡"收"者寡(全部绝迹当然不可能),便吏治清明,民风淳朴;一个国家,若"送"者众"收"者众,便贪墨成风,污浊不堪。如何建立起长效机制,让送者不白送--破财还要遭谴责、受惩罚;让收者不白收--怎么吃进就怎么吐出,还要吃官司蹲大狱,不仅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内容,也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话题。

颜师伯擅长溜须拍马,很得宋孝武帝的欢心,从州刺史被提拔为侍中(其职权相当于宰相)。位居人臣之后,颜师伯干了两件事,一是大肆收受贿赂,家累千金,二是找机会和皇帝赌钱,再把钱巧妙地输给皇帝。一次,与皇帝玩樗蒲(有点像掷骰子),骰子分黑犊、雉、卢几种, 卢 最大。宋孝武帝掷得雉 ,自谓必胜,没想到颜师伯手气更好,掷得卢 ,皇帝脸色都变了。颜师伯赶忙将骰子抓在手里,说: 以为是卢! 是日,颜师伯一输百万钱。

宋书颜师伯列传

颜师伯少孤贫,涉猎书传。刘道产为雍州,以为辅国行参军。弟师仲,妻臧质女也。质为徐州,辟师伯为主簿。衡阳王刘义季代质为徐州,质荐师伯于刘义季,刘义季即命为征西行参军。兴安侯刘义宾代刘义季,世祖代刘义宾,仍为辅国、安北行参军。王景文时为谘议参军,爱其谐敏,进之世祖。师伯因求杖节,乃以为徐州主簿。善于附会,大被知遇。及去镇,师伯以主簿送故。世祖镇寻阳,启太祖请为南中郎府主簿。太祖不许,谓典签曰:"中郎府主簿那得用颜师伯。"世祖启为长流正佐,太祖又曰:"朝廷不能除之,郎可自板,亦不宜署长流。"世祖乃板为参军事,署刑狱。及入讨元凶,转主簿。

世祖践阼,以为黄门侍郎,随王诞骠骑长史、南郡太守。改为骠骑大将军长史、南濮阳太守,御史中丞臧质反,出为宁远将军、东阳太守,领兵置佐,以备东道。事宁,复为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改领前军将军,徙御史中丞,迁侍中。上以伐逆宁乱,事资群谋,大明元年,下诏曰:"昔岁国难方结,疑懦者众,故散骑常侍、太子右率庞秀之履能贞,首畅义节,用使狡状先闻,军备夙固,丑逆时殄,颇有力焉。追念厥诚,无忘于怀。侍中兼祭酒颜师伯、侍中领射声校尉袁愍孙、豫章太守王谦之、太子前中庶子领右卫率张淹,爰始入讨,预参义谋,契阔大难,宜蒙殊报。秀之可封乐安县伯,食邑六百户,师伯平都县子,愍孙兴平县子,谦之石阳县子,淹广晋县子,食邑各五百户。"

师伯迁右卫将军,母忧去职。二年,起为持节、督青冀二州、徐州之东安、东莞、兖州之济北三郡诸军事、辅国将军、青冀二州刺史。其年,索虏拓跋浚遣伪散骑常侍、镇西将军天水公拾贲敕文率众寇清口,清口戍主振威将军傅乾爱率前员外将军周盘龙等击大破之。世祖遣虎贲主庞孟虬、积射将军殷孝祖等赴讨,受师伯节度。师伯遣中兵参军苟思达与孟虬合力。行达沙沟,虏窟环公、五军公等马步数万,迎军拒战。孟虬等奋击尽日,孟虬手斩五军公,虏于是大奔。孝祖又斩窟环公,赴水死者千计。虏又遣河南公、黑水公、济州公、青州刺史张怀之等屯据济岸,师伯又遣中兵参军江方兴就傅乾爱击破之,斩河南公树兰等。虏别帅它门又遣万余人攻清口戍城,乾爱、方兴出城拒战,即斩它门,余众奔走。虏天水公又率二万人复来逼城,乾爱等出战,又破之,追奔至赤龙门,杀贼甚众。上嘉其功,诏曰:"虏驱率犬羊,规暴边塞,辅国将军、青冀二州刺史师伯宣略命师,合变应机,济戍奋怒,一月四捷,支军异部,骋勇齐效,频枭名王,大歼群丑。朕用嘉叹,良深于怀。可遣使慰劳,并符辅国府详考功最,以时言上。"

苟思达、庞孟虬等又追虏至杜梁,虏众多,四面俱合,平南参军童太一及苟思达等并单骑出荡,应手披靡。孟虬等继至,虏乃散走,透河死者甚多。既而虏更合众大至,孟虬等又破之。世祖又遣司空参军卜天生助师伯。张怀之据縻沟城,师伯遣天生等破之,怀之出城逆战,天生率军主刘怀珍、白衣客朱士义、殿中将军孟继祖等击之。怀之败走入城,仅以身免。继祖于阵遇害,追赠郡守。又虏陇西王等屯据申城,背济向河,三面险固,天生又率众攻之,朱士义等贯甲先登,贼赴河死者无算,即日陷城。虏天水公又攻乐安城,建威将军、平原乐安二郡太守分武都与卜天生等拒击,大破之,虏乃奔退,追战克捷,直至清口。虏攻围傅乾爱,乾爱随方拒对,孝祖等既至,虏彻围遁走。师伯进号征虏将军。

三年,竟陵王诞反,师伯遣长史嵇玄敬率五千人赴难。四年,征为侍中,领右军将军,亲幸隆密,群臣莫二。迁吏部尚书,右军如故。上不欲威柄在人,亲览庶务,前后领选者,唯奉行文书,师伯专情独断,奏无不可。迁侍中,领右卫将军。七年,补尚书右仆射。时分置二选,陈郡谢庄、琅邪王昙生并为吏部尚书。师伯子举周旋寒人张奇为公车令,上以奇资品不当,使兼市买丞,以蔡道惠代之。令史潘道栖、褚道惠、颜之、元从夫、任澹之、石道儿、黄难、周公选等抑道惠敕,使奇先到公车,不施行奇兼市买丞事。师伯坐以子预职,庄、昙生免官,道栖、道惠弃市。之等六人鞭杖一百。师伯寻领太子中庶子,虽被黜挫,受任如初。

世祖临崩,师伯受遗诏辅幼主,尚书中事,专以委之。废帝即位,复还即真,领卫尉。师伯居权日久,天下辐辏,游其门者,爵位莫不逾分。多纳货贿,家产丰积,伎妾声乐,尽天下之选,园池第宅,冠绝当时,骄奢淫恣,为衣冠所嫉。又迁尚书仆射,领丹阳尹。废帝欲亲朝政,发诏转师伯为左仆射,加散骑常侍,以吏部尚书王景文为右仆射。夺其京尹,又分台任,师伯至是始惧。寻与太宰江夏王义恭、柳元景同诛,时年四十七。六子并幼,皆见杀。

弟师仲,中书郎,晋陵太守。师叔,司徒主簿,南康相。太宗即位,诏曰:"故散骑常侍、仆射、领丹阳尹、平都县子师伯,昔逢代运,豫班荣赏。遭罹厄会,陨命淫刑,宗嗣殄绝,良用矜悼。但其心渎货,宜贬赠典,可绍封社,以慰冤魂,谥曰荒。"师仲子干继封。齐受禅,国除。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