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飞红巾

飞红巾

飞红巾

飞红巾

哈玛雅,《塞外奇侠传》和《七剑下天山》中的重要人物。

其骑术剑术两俱精妙,常驰聘于天山南北,因她喜欢披着红巾,在马背奔驰,因此得号「飞红巾」。

作为牧民所爱戴的英雄,她身上有着塞外儿女的爽朗、大方、嫉恶如仇;作为草原公主,她个性中又有着几分骄傲、自我;作为草原盟主,她又具备作为盟主的统领、应变决断和责任;

作为恋爱中的女子,她同样具有柔弱的心灵。基于这些个性,她可以亲手处死背叛民族的初恋情人;她同样能够救助危难中的情敌;她能够主动地向心爱的人表达爱意,然而所求不得,结果却是一夜白头,从此遁隐深山。

梁羽生《白发魔女传》《塞外奇侠传》《七剑下天山》

身份:「天山七剑」之一、回疆各族盟主(七剑下天山)

门派:天山派

绰号:「飞红巾」

祖父:唐玛

父亲:唐努

师父:练霓裳

师祖:凌云凤

师祖公:霍天都

师叔伯:风鸣玉

爱人:押不庐、杨云骢

情敌:纳兰明慧

追求者:楚昭南

师妹:武琼瑶(武元英的女儿)

师妹夫:李思永

义女:易兰珠

女婿:张华昭

武器:长鞭

独门暗器:「九星定形针」

武功:「反天山剑法

卓一航暗暗好笑,但见人群闪处,一个大约有十一二岁大的小女孩跑了进来。前额覆着刘海,头上梳了两个丫角,穿的是紧身青色箭衣,打扮得像一个小武士,丫角上还结着一条红绸巾,迎风飘扬,十分神气。

--《白发魔女传》第三十回 天际看寒星 情怀惘惘 草原惊恶斗 暗气森森

只见一骑马上,是一个俊俏的姑娘,头上包着一条红巾,迎风飘荡。

--《塞外奇侠传》第四回 女侠飞红巾

飞红巾做了回疆各族挂名的盟主,在天山的时候少,在草原驰骋的时候多。有什么事情发生,凌未风就会来到她的军中,帮她应付,事情完了,再回天山。

--《七剑下天山》第三十回 生死茫茫 侠骨柔情埋瀚海 恩仇了了 英雄儿女隐天山

飞红巾,草原女英雄,飒爽英姿,红巾碧草黄沙,书写一段塞外传奇。可惜她的感情之路太过艰辛,先爱上了一个叛徒,又爱上了一个薄情寡义的伪大侠,以致一夜白头。看到她对明慧的仗义相救,以及对易兰珠的母性呵护,令我真实的感到,真正的塞外奇侠是她,而绝非杨云骢。

浓郁的草原风情的自然清新中张扬着刚健自由的生命力,这种刚健自由来自于飞红巾和她的爱情。飞红巾的刚健不同于白发魔女,练霓裳是女侠的刚健之美,超越常人的,所以她一夜白头,远走天山,宁可回望北天山伤心一世。而飞红巾的一切完全是草原风情中孕育出的,她的飒爽,她的深情,她的欢乐,她的痛苦。爱上杨云聪或许是一个错误,也许杨云聪这样软弱的男子不值得飒爽完美如此的飞红巾去爱。但对于飞红巾来说,重要的是她付出了自己的感情。

飞红巾在面对让她心碎的爱情打击时,没有人劝导,她自闭起来,还原了自身的面貌--一个平凡的,外表刚强,内心脆弱的女人,而不是永远发散着光芒的草原英雄.但是当凌未风一席妙语点醒了她,她又振作了起来,找回了当年的自信.一个真正成功的"人",不是永远光华耀人,也不是永远萎靡不振,而是能够打败失败的自己,重新站起来的人!

万里黄沙,此生有恨随风洒;红颜白发,终是有情泪凄洒

飞红巾是英雄杨云骢也是英雄,虽然大漠是片广袤的土地,却不容两个英雄在一起。不是一见顷心,不是日久生情,对杨云骢的敬重,让飞红巾受伤的心又一次打开,浅浅的爱意,慢慢地就发展到那么不可收拾,最后让这大漠的雄鹰折下了双翼……杨爱的纳兰,他对飞红巾,也许仅是敬重,或许是当做普通朋友而已。单相思最是消魂,帘卷西风,当真是人比黄花瘦 。白发突现,大漠上也就少了飞红巾的身影。但她的心中,到底是恨还是爱?为了易兰珠,她不远万里赶来相救,最终又与纳兰相互化解情怨,但她却无法振作,早在杨离别之日,她的心就已死去,当她得知杨死的消息时,定是一个无言无泪的悲怆画面,飞红巾,曾经的强者,依旧经受不起生离之痛。梁公是爱她的,大漠也需要她,凌未风的话,终于让她活了过来。她又潇洒自在的活着,驰骋字大漠草原,她对杨的情,已然升华,不是遥不可及,是深深地映在了心底!

--节选自碧漪玄霜的《悲绝,生离之伤,那遥远的距离》

三代白发之飞红巾

想起电视剧的对白:三代女子,一夜之间,黑发,变白发!想起来就是又凄凉又诡异又美丽的爱情。练霓裳,她与卓一航的爱情这一段传奇,前面已经说过了,不再赘述。

飞红巾(哈玛雅),于杨云骢相遇在天山脚下的大草原。彼时她正处在人生的低潮,曾经追求她的楚昭南不用说,她曾经看重过爱过的押不庐都成为清军的走狗,原因与霍青桐一样,一个太能干的女人,一个被当做神仙一般人物的女人却是她背后男人的悲哀,爱情不是崇拜,爱情也不是崇拜的代替品。在男人的骄傲下押不庐神使鬼差的投靠了清军。飞红巾的打击可想而知,这时候杨云骢走进了她的生活,反清的共同志愿让他们有了共同的话题,他又适时点醒了飞红巾的骄傲,杨云骢可以说是悄悄的伫进她的心里,但是没想到了是杨云骢爱的竟然是一个满洲女子,更与纳兰明慧有了一个女婴,飞红巾知道自己终身与杨云骢无缘时,竟然也在一夜间黑发变白发,感情的哀愁折磨了这个纯情少女。

--节选自《梁羽生笔下的十二个悲情》

花开花落,缘起缘灭--杨云骢,飞红巾

南乡子

大漠鹰,儿女行,肝胆相照心欲通。奈何重来朝云散,青丝换,紫玉烟沉梦已冷。

一个英姿飒爽,一个豪气干云,同是为国为民的英雄儿女,本可以成就一段武林佳话,草原传奇。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分离,或者没有那个意外相遇。对于杨云骢来说,飞红巾敢作敢当无需别人的怜惜呵护,他是放心的。而纳兰小姐的温婉妩媚却是那般的我见犹怜,需要他的臂膀去挡风雨。事实上,这段感情的起点就是错误,初萌情愫的小姑娘是盲目的,那众口盛赞的杨大侠也看不到未来的隐忧么?他根本无视两人的未来,只是自私的认为对方会随他天涯海角,哪怕抛弃父母族人,过往生活的一切。所以,听到杭州大婚的消息才不能学会放手和祝福,而是用自己的命换来女儿对母亲的恨。最终,误了纳兰,负了飞红巾,剥夺了女儿十八年的快乐。杨云骢,战场的英雄,人生的败客。

--节选自羽灵的《醉别春思--冷观擦肩而过的十段情缘》

「飞红巾」哈玛雅和「翠羽黄衫」霍青桐

二女都是少数民族部落酋长的女儿--哈玛雅的父亲是南疆罗布族族长唐努,霍青桐的父亲则是回部首领木卓伦

二女一个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少女」另一个则是「春梅绽雪,月射寒江」的绝代佳人。

她们又同样有着高强的武功,有着男儿都不一定具有的将帅之才。也都有着伤心的爱情经历--都是爱上了一个男子,而那个男子却爱的是另一个女子(虽然陈家洛后来与霍青桐「豹隐回疆」,但那也是建立在香香公主的死的基础上)。

她俩一个为情愁白一头青丝久居天山,一个为爱呕血成疾远行大漠。

梁羽生的塞外奇侠传与碧野的《乌兰不浪的夜祭》关系考

读杨义的《中国小说现代史》看到这么一段话,不仅愕然,稍加简略,抄录如下,

(有关碧野的一节)碧野的《乌兰不浪的夜祭》是碧野妙手偶得浪漫主义佳篇。提到故事的来由,碧野说,他与臧克家等人聚居老河口的日子里,"来了一个会拉会唱的活泼的青年,他很生动的讲了一个蒙古草原草原上的美丽故事。这故事吸引了我,"这部中篇展现了在茫茫无际的蒙古草原上,女英雄飞红巾飞驰着枣红马,押送情人哈的卢回乌兰不浪审讯。夜宿帐篷,哈的卢偷拔下飞红巾的的一支手枪,在射杀向他扑来的獒犬时,惊醒了的飞红巾用另一支手枪对准他。--飞红巾的父亲唐尔是乌兰察布盟的老英雄,在英雄会战中被他击败的盟主格鲁奇,杀死老英雄的妻子,就投奔巴音酋长,并且依附入侵的日本军阀了。老英雄和飞红巾率领数十部属,劫富济贫,威震草原。格鲁奇派他的侄子,歌手哈的卢潜入这支队伍,诱惑飞红巾,使这支队伍与日军相遇中,老英雄激战阵亡。飞红巾集结残部,东山再起,但她已陷入哈的卢的情网,被哈的卢引来的敌军包围,部属伤亡殆尽。她率领七骑突围后,部属发现哈的卢外送谍报的行动,飞红巾亲自押解他去乌兰不浪总部。哈的卢暗杀飞红巾未逞,抱着她的腿痛哭,求这位"百兽之王"顾念昔日的情分,饶恕他这只"羔羊"。次日上路,他唱起昔日的情歌,垂泪企求,终于使她的恋情压倒大义,打算和他私奔。可是,她看见了父亲汗马驰骋的大青山,仿佛山神在默默地谴责她失于大义的行为。于是她以牛筋绳子把哈的卢捆回乌兰不浪,在神宫前的火堆上,祭了先父和阵亡部属的亡灵。

可以看出,梁羽生的塞外奇侠传的一个重要情节,完全是照抄碧野的《乌兰不浪的夜祭》,连飞红巾的人名都保留了下来。只是把民国改成了清朝,把蒙古部落换成了新疆部落,把日本鬼子换成了满洲鞑子而已。

梁羽生说。抗战期间,黄碧野有本《乌兰不浪的夜祭》,写飞红巾爱上一个叛徒,感情上却缠绵难舍,颇不健康:"我在书中把这一段写成飞红巾的初恋,是幼稚的。叛徒雅不卢被压到最配角的地位。最后女英雄挥短剑刃叛徒,大是大非一清二楚。人物形象就站高了许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