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赤脚绅士

赤脚绅士

赤脚绅士

赤脚绅士

赤脚绅士

《赤脚绅士》是1986年香港出品的一部20集的关于民国恩仇的电视连续剧,由吕方、周海媚、刘青云等领衔主演。

角色演员备注
丁 海吕 方----
何嘉宝周海媚 ----
丁 泉刘青云 丁海四哥
伍世昌詹秉熙 ----
夏四妹周秀兰 ----
丁 雪高妙思 ----
何嘉伟梁鸿华 ----
蔡咏怡刘美娟 ----
丁八斤黎汉持 丁海(少年)父亲
丁八斤妻苏杏璇 丁海(少年)母亲
素娴(伍太太)李香琴 伍世昌母亲
何尚礼刘兆铭 何嘉宝父亲
淑贤(何太太)湘 漪何嘉宝母亲
未 知李泳豪 ----
蔡冠晖杨泽霖 蔡咏怡父亲
未 知梁 爱----
何尚文江 毅何嘉宝二叔

故事背景为三、四十年代的香港及澳门。

丁海(吕方饰)自小家逢劫难,只余姊丁雪(高妙思饰)和兄丁泉(刘青云饰),三人相依为命。

泉打劫事败牵连海,并弃海不顾自行逃往澳门。海被老主顾何尚礼之女何嘉宝(周海媚饰)劝服自首,之后礼用钱救海出狱,海感恩替何家做工。后来礼生意失败自尽,何家破落迁至澳门,海跟随何家到澳门,并到炮仗厂工作,和到糕饼店兼职,养活主人一家。

海本来与夏四妹(周秀兰饰)是一对,妹贪慕虚荣,移情急功近利的泉,而宝却早已暗中被海的良好品格吸引。

炮仗厂少东伍世昌(詹秉熙饰)顽劣任性,但受海感化,渐上正途。海介绍宝为昌补习,昌对宝展开追求,惟宝却钟情于海。及后宝与海因故失散,误以为海已死,遂答允嫁给昌。昌宝成婚之日,海却突然再出现,昌让爱成全宝与海。

海始创之榄仁猪油糕风行港澳,正可享受多年努力成果之际,第二次世界大战却又爆发......

一九二一年,在广东省丁家村内,因久逢天旱兼连年战乱,禾草尽枯,致令粮食不继,生活困苦,但众农民仍咬紧牙关捱过此段艰苦日子。一户丁姓人家儿子丁海患上腥红热病,其父丁八斤根本不知其病情底蕴,恐他会传染家人,忍痛将丁海弃于山野,令海母痛心疾首。海姊丁雪难舍亲情,不理家人反对,决只身上山与丁海共存亡,令八斤大为感动,淮许丁海重回家中治病,未几病退而愈。正当众村民生活渐趋顺境之际,一班逃兵杀入村内,横行霸道,将全村仅有粮食据为己有。丁海眼见全家老少捱饥抵饿,气愤填膺,受其兄丁泉怂恿下,到祠堂偷回粮食,不料被首领张建武揭发,实行枪杀丁海,杀一儆百。八斤不值逃兵所为,与逃兵建武搏斗一顿。建武一怒之下乱枪狂扫丁姓一家,丁家除雪、泉及海三姊弟幸免于难,其馀均惨死枪下。后建武等因干此凶残事后,恐激起民忿,仓皇席卷劫来粮食后逃之夭夭。村民因村中无粮逼于放弃家园逃往别处,丁家三姊幸得林木照料,历尽艰辛往香港寻生计。可惜当四人抵达时,林木却筋疲力尽死去,但其不屈不挠精神已被丁海深深领悟。

十年后,丁家三姊弟已长大成人,丁雪在地盘里充当敲石工人,而丁海却在一间出名洋服店做学徒,其老板刻薄成性,但丁海明白到时势艰难,亦甘之如饴,故甚得老主顾何尚礼赏识。一日,丁海送布途中被流氓截劫,不甘损失,穷追不舍,发现本在码头做咕哩的丁泉,竟是这班流氓的小头目。丁泉声言由于码头黑帮势力横行,而自己乃逼上梁山,嘱丁海代为隐瞒,免丁雪伤心,丁海无奈答允。黑帮头目大哥令丁泉打劫丁海工作之洋服店,丁泉不得不从,故意相约丁海外出聊天,制造机会其同党下手。怎料阴谋事败,老板娘误会海、泉蛇鼠一窝,要将二人送官治罪。 丁泉见风头火势,欲与丁海屈蛇澳门,无奈盘川不够,把心一横弃丁海不顾,自行逃命。丁海走投无路之际,欲向尚礼求助,藉其名誉地位以助他洗脱冤情。不巧尚礼出外公干,何家上下早闻丁海乃通缉犯,立报警捉走他。丁海方寸大乱,逃入嘉宝房中躲藏。嘉宝得悉丁海惨况,深表同情,劝他先行自首,然后赶快通知当礼救他。可惜当尚礼赶回家时,丁海已被无辜判下苦工监七年。

嘉宝自觉对丁海爱莫能助,内疚不堪,极力游说其父出面相助。另一方面,尚礼获悉丁海冤狱事,不忍对大好有为青年前途尽毁见死不救,遂设法用幸运车牌疏通局长,救丁海出囚笼。丁海感恩图报,宁在何家充当犬马之劳。尚礼眼见他做事勤奋踏实,不失为一可造之材,决著他做其子嘉伟书童,间接令他可得到机会认字读书,令他雀跃非常。丁海结识得嘉宝近身侍婢夏四妹,二人偶谈及身世,感同是天涯沦落人,渐话甚投契。而且四妹见丁海平易近人,常叫他代劳工作,丁海亦不计较,二人渐建立友谊。 四妹向贪慕虚荣,一心想飞上枝头作凤凰,常找机会向嘉伟大送秋波,可惜他不解温柔,著丁海向其当面拒爱,招致侍仆间闲言闲语。嘉宝与男友陈国邦行将往日本升学,怎料行前郊游时,不幸发生车祸,致脚部受重伤,令她焦虑万分。宝母以为尚礼因丁海而换去幸运车牌,将一切不祥之事推卸丁海身上。

嘉宝恐行动不便会影响往日行程,拼命自行练习行路,可惜弄巧反拙跌下楼梯,令伤势更为严重,逼于延期出国。丁海眼见嘉宝情绪日渐低落,主动央求国邦延期起程,待嘉宝康复后同往。邦母听闻大感不满,严斥国邦不应以儿女私情阻延学业,反要他提前启程,国邦无奈如命。嘉宝获悉国邦抛下一切协议只身赴日,大感不满,但国邦答允会每日来信,可惜好景不常,嘉宝发觉国邦来信渐疏,令她大表焦虑。丁海睹状大表同情,出尽法宝开解嘉宝,二人相处甚为融洽。嘉伟自入大学进修后,由于他生性自卑懦弱,经常被人戏弄后,仍默默忍受,后在学校结识了大洋行买办蔡冠辉之女咏怡,对她印象极佳,可惜无胆入情关,惟处于暗恋状态。丁海与四妹经常笑语一起,仆人们背后讪笑二人相好,二人一笑置之。

嘉宝苦候国邦来信多时,怎料突获悉他在日另结新欢,声言要与她断绝关系,令她仿如晴天霹雳,企图割脉自杀,幸获救。丁海一方面鼓励嘉宝面对现实,向她尽吐自己种种坎坷经历,令嘉宝明白到自己原一直为温室中的花朵,对自己可贵的生命重新估计,但仍对其健康自暴自弃,声言其断足可对其初恋悼念。后得丁海施计协助,令她对生命充满热爱。嘉伟终提起勇气向咏怡展开追求,但却不知她向任性好玩,视感情为玩物,欲将嘉伟玩弄于掌上。可惜他却懵然不知,将感情倾于咏怡身上。嘉伟从冠辉处得知股市走势,劝服尚礼拨款于他投机,果然获得盈利。冠辉有意无意间向尚礼透露股市消息,引起其贪念,将全部财产吸纳一只股票,谁知中了冠辉「大鱼吃小鱼」局,尚礼破产后不堪一激,当场自杀身亡。

尚礼身亡后,淑贤顿惊惶失措,可惜嘉伟性懦弱无主,逼于将一切白事交予管家琼姐打理。另一方面,丁海向视尚礼为尊长典范,对于他的消极行为,其悲痛失望之情不下于何家中人。何家遭债主冻结全部资产,淑贤恐其私己贵重首饰会被充公,遂假托琼姐代为保管,不幸所托非人,被她挟带私逃,令她再受刺激。淑贤见何家经济上陷于困境,遣散一干工人后,欲举家迁往澳门,将尚礼交予其二弟尚文之产业收回发展。嘉宝眼见以往种种风光景象转眼间化为乌有,跟著要面对外面艰难的生活,内心榜徨不堪。 丁海本欲随何家往澳门,奈何不忍留下丁雪孤身在港,内心非常矛盾。幸丁雪向明白事理,感到尚礼生前对丁海恩重如山,极力鼓励他继续报恩,丁海遂如释重负。而四妹深知出外工作艰难,宁随淑贤往澳门碰碰机会。淑贤等至澳门,尚文夫妇故意避而不见,后得丁海施计逼其露面,淑贤乘机要他交还澳门生意,但尚文讹称尚礼生前已将火柴厂股本转让他,并对何家众人诸多奚落嘲讽,淑贤等被气得咬牙切齿。

嘉伟见何家惨被欺凌后,气在心头,以为单凭其高尚学历,就可稳坐高位,矢誓发奋肩负全家生活负担。丁海眼见淑贤落难后仍抱著以往挥霍态度,终有日坐食山崩,遂自行将一些旧家私变卖以补家用,令嘉宝大为感动。当嘉伟上工当天,首先被派接受一连串柜面训练,令他大感失望,慨叹大材小用。再加上他空有发奋之心而无上进之实,在公司大发少爷脾气,终日埋怨工作与受气多,令同事间对他大为反感,不久被上司辞退。嘉伟事业不成,终日游手好闲,不幸染上赌瘾,除在家里偷钱作赌本外,还欠下高利贷赌债,后避债走投无路之际,被高利贷扣押,向何家勒索巨款,可惜淑贤已到穷途末路,始终未能筹足赌款,令何家上下大为焦虑。

当丁海携带不足之款项往赎嘉伟时,发现该高利贷集团大阿哥原为丁泉,令他对丁泉怨恨更深。丁泉乘机劝他合作黑帮生意,丁海坚拒所请,二人顿生隔膜。丁海见何家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宁日间外出工作维持家计。嘉伟自卑心起,以为丁海贪富厌贫,欲从此脱离何家,不时对他冷嘲热讽。其实四妹早已后悔跟何家来澳门,故当丁海外出工作时,恐会分担其工作,乘机在酒家觅得女侍应一职,更可藉此在有钱人家群中获得好处。丁海在炮仗厂中找得杂工职位,因而认识了少东伍世昌。原来世昌为纨绔子弟,虽有严母周素娴尽量严加管教,无奈世昌之祖母李连好却过分溺爱,令他变得顽劣任性,不时在厂中无理取闹,引致厂中员工大感烦厌。嘉宝见丁海日间在外辛勤工作,不忍他放工回家后仍打理家务,常自告奋勇替代分担,反遭淑贤反对,声言她贵为千金小姐,不应纡尊降贵,令她大感矛盾。

世昌在炮仗厂中偷火药玩,丁海看到喝止,世昌心心不忿,以炮仗炸伤丁海,素娴睹状大为痛心,严厉教训世昌一顿,反招连好不满。四妹在酒楼工作时,逢人乱抛生藕,瞬即成为侍应群红人,丁海不知底蕴,不时约四妹看戏,返遭冷淡态度相待。世昌以为丁海在其母面前搬弄是非,累他被痛骂一顿,心感不值,故意向丁海假献殷勤,在食物中藏下钉子,丁海不虞有诈,虽被伤至满口鲜血,但仍忍气吞声。丁泉见其弟惨被欺凌,著其手下教训世昌一顿,被丁海阻止。世昌以为丁海存心报复,二人大打出手。丁海理直气壮直斥世昌不是,令他如梦初醒,痛改前非,令其母大表欣慰。

素娴无意中发现丁海知识水平不差,有意提拔他做文书工作。同时,她为振作世昌对读书的兴趣,欲替他另聘家庭教师。丁海有感嘉宝一直想出外谋求工作以帮补家计,乘机介绍她到伍家工作。嘉宝到伍家上任时,世昌大表不满。原来世昌向大男人主义,认为受女流之辈教学指导,感面目无光,遂经常无理取闹为难嘉宝,甚至出手伤人,令她难堪不已。嘉伟见嘉宝在外受委屈,将一切罪状推在丁海身上。四妹看不过眼,与淑贤等反目成仇,极力游说丁海与她离开何家另谋发展,但丁海饮水思源,决留在何家服务。素娴见世昌对嘉宝无礼,心存内疚,亲到何家替世昌请罪,并赠以巨款作汤药费,淑贤却以冷言相对。四妹获悉茶楼替她报名参加「酒国皇后选举」,不惜施展媚功向阔少们拉客,甚至夜间陪客出街。丁海不知四妹性情变得随便放荡,还暗将她当为心上人,令四妹甚感烦厌。丁海为了贴补家用又到添记老饼家做了一名杂工。

四妹为求达到其贪慕虚荣目的,不惜向丁泉献身,被丁海无意中发现,以为丁泉存心横刀夺爱,一怒而去。四妹追上前向丁海诉说一切因由,不为丁海所接受,决意提出与他分手,令丁海失望万分。嘉宝目睹海、妹感情破裂,一心尽朋友之道,努力游说四妹重归丁海怀抱。可惜四妹不领其好意,以性格与理想不合为由,坚拒继续与丁海的关系,后更反斥嘉宝早对丁海有意,乘虚而入前先试风声,令嘉宝难堪非常。「酒国皇后」选举当晚,四妹被黑帮头目苏老板看上,买票捧她登上宝座。怎料四妹从此堕进深渊,受尽苏老板欺压制肘,精神、肉体上大受困扰。世昌得嘉宝悉心教导下,性格稍转勤奋好学,素娴亦大表安慰。另一方面,世昌亦渐体谅嘉宝苦心,二人变得亦师亦友。

素娴惊闻自己已患绝症,心痛欲绝之馀,恐怕伍家产业后继无人,欲乘有生之年,带世昌出炮仗厂熟习打理生意。世昌到公司上任时,由于劣性难改,终日游手好闲,竟无学习精神,令素娴倍感伤心。后幸得丁海与嘉宝从旁鼓励指导,素娴稍感安慰。丁海介绍嘉伟到炮仗厂充当主任,由于他生性嚣张自大,令素娴大为反感。后虽得丁海在世昌母子面前说尽好话,仍未能改变二人态度,令嘉伟不是味儿。素娴自知时日无多,未免对世昌管教过于急进,反引世昌反感,可怜她有苦无处诉,惟向嘉宝诉尽自己苦衷,将一切责任托付其身上。同时,素娴感到丁海勤奋有为,遂提拔他协助世昌发展事业,反遭嘉伟嫉忌,在他面前冷笑讥讽。

世昌获悉其母病情后,顿明白其苦心,悲痛内疚之馀,四处遍寻名医,不果。后跟随嘉宝意见,一起到香港寻医。素娴得香港名医诊断后,证实已到无可救治的地步,众人大表失望之际,世昌惟提起劲致力发展生意,以图给其母临死前放下心头大石。最后,素娴终含笑而逝,世昌大受刺激之时,对以往忤逆懒惰所为深感后悔,决拼命边学边做,并拉拢嘉宝与丁海为其左右手,以求令素娴在天之灵稍觉安慰。

世昌在患难失意时,得到嘉宝鼓励与帮助,不胜感激之馀,渐对她产生好感。嘉伟看穿世昌对嘉宝存有爱意,以为成事后可兄凭妹贵,重振何家,故意制造机会撮合二人。丁海获悉世昌向嘉宝展开热烈追求,心中酸溜溜不是味儿,方发觉原来自己对嘉宝早已情根深种,但在友情与爱情下,心感矛盾。另一方面,嘉宝面临世昌苦苦追求下,毕意心不所属,一时不知所措。嘉宝发觉丁海近日来故意回避自己,顿忐忑不安,一时冲动向他倾诉爱意。丁海大为感动,彼此立下山盟海誓,决意今生今世永不分离。世昌发现海、宝私订终身,以为丁海存心玩弄,大受刺激,依嘉伟之计将他辞去。另一方面,淑贤坚决反对二人婚事,向二人施压,逼丁海出何家。丁海饱受欺凌,一直本著嘉宝为生活指标,决出外闯天下,来日风风光光娶得美人归。

四妹不堪被苏老板蹂躏,软硬兼施逼丁泉助其逃出苦海。无奈丁泉自知势不如人,惟忍心对其袖手旁观。丁雪往澳门探望丁海,碰到了离开何家的丁海,一起来到了丁海做杂工的添记老饼家安顿下来。无意中发现丁泉仍捞偏门,痛心不已。丁泉声言人在江湖,已到不能自拔地步,丁雪以为他无心悔改,一怒而去,声言要与丁泉断绝姊弟情。饼店东主年老多病,欲将店铺以低价廉让丁海后回乡养老,可惜丁海空有心而无力筹足资金。嘉宝百思不得其法下向淑贤求助,令她勃然大怒,遂以资本给丁海逼他离开嘉宝,令丁雪大为忿怒。世昌得到尚文因投机失败宣布破产的教训,后悔当时错失好友丁海。遂决乘丁海困难时,暗中买下饼铺,并声言要丁海继续打理业务。连好见世昌因爱嘉宝而致性格大变,私自向何家提亲,伟、淑忙不迭赞成。可惜嘉宝不为所动,并向世昌决表明心迹,令他大失所望。

嘉宝不值其家人逼婚,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寄居在丁家,令淑贤暴跳如雷。另一方面,世昌觉悟到感情终归不可强求,惟向二人投以最真诚至挚的祝福。丁海自接手经营饼店后,为求精益求精,特意花尽心思,用足材料首创「榄仁猪油糕」。可惜适逢邻店新张,令营业额大跌。丁海为拉回顾客,不惜与嘉宝在戏院门口摆档兜售。可惜不熟地头,嘉宝被流氓为难,令二人血本无归。正当丁海大感泄气之际,发现店内生意逐渐有起色,令丁海迅速筹足资本还予世昌。四妹与丁泉发生关系后,发现自己怀有他的骨肉,遂以腹中块肉威胁丁泉安排机会出走。怎料棋差一著,被苏老板布局识破奸情,要将二人置诸死地。丁泉混乱中刺死苏老板,而四妹腹中胎儿亦惨告流产。

丁泉当场被捕归案,走投无路之际,向丁雪苦苦求助。丁雪为姊弟情深,欲为他聘用大状师商巴度以洗脱罪名,可惜案发时人证物证俱在,机会微乎其微。状师楼马师爷看穿丁泉家人心急如焚,讹称可设法疏通主审法官,减轻丁泉刑期,向海、雪索取巨款。二人信以为真,苦思无法下,不惜向贵利借钱。丁泉见自己释放无期,苦苦垦求四妹耐心等候,他朝便可再续未了缘。可惜四妹对他已心死,坦言由始至终未对他付出真感情,令丁泉大感失望。丁泉被审当天,法庭判定罪名成立,被判苦工监廿八年,众人顿晴天霹雳。丁泉大受刺激下,以为丁海见死不救,丁海含冤莫白。丁海被贵利追收债,还声言会对其不利。嘉宝大表同情,暗中向连好借钱。怎料连好见世昌自嘉宝去后精神恍惚,欲乘机逼嘉宝下嫁世昌为代价。嘉宝骑虎难下,无奈答允。

连好见心事已了,将事情本末向世昌报喜,但世昌认为硬娶嘉宝为妻未必得到幸福,毅然撕掉借据拒婚,令海、宝大为感动。丁海认为自己所欠世昌太多,宁愿忍痛与嘉宝天各一方,前赴东蒲岛摘紫菜以筹钱还债,但因荒岛上资源缺乏,令众人生活苦不堪言,惟丁海仍坚持信念。饼店自经烂仔捣乱后,虽略作修葺,但已无法再全面生产,再加上日本侵华,人心惶惶,生意淡薄,令嘉宝经济上大受困难。嘉宝为存生计,不惜只身在街头卖饼,不时被无赖调戏。世昌不忍所受惨状,千方百计出面相助,无奈嘉宝生性倔强,表示要与丁海分担辛劳,作为将来幸福所付出的代价,令世昌心中大感苦涩。

正当中日战争如火如荼,未几日本占领香港,岛上居民风声鹤唳。丁海混乱中遇上四妹,二人心情甚为复杂。原来当四妹离开丁泉后,邂逅一南北行买办阮天成,被金屋藏娇后即告有孕,但日夜被软禁岛上,令她性格变得孤僻暴躁。日军巡逻至东蒲岛时,将岛上居民大肆屠杀,丁海眼见四妹临危被弃家中,连扶她四处躲避,终于逃过大难。二人与外间断绝联络下,惟相依为命,在荒岛上自耕自足。嘉宝获悉香港沦陷,担心丁海安危,四处查探其下落,不果,心灰意冷之下,仍对丁海坚贞不二,默默等候丁海归回自己怀抱。时光如水流逝,四妹在恶劣环境下产下男婴。丁海兴奋莫名,终日弄儿为乐如己出,令四妹大表安慰。其实四妹早已繁华梦醒,宁从此与丁海双双过著平淡简朴的生活,可惜丁海对嘉宝馀情未了,惟盼与嘉宝重聚的一天,令她顿感失落。嘉宝苦候丁海音讯不果,忍无可忍下到香港打探情况,世昌亦自告奋勇护花而至。时刚巧海、妹亦千方百计找到机会到香港。嘉宝因瞬间的差距,虽擦身而过亦未能与丁海碰面。

正当嘉宝心急如焚寻找丁海的下落时,狭路相逢四妹,甚有如获至宝之感。怎料四妹自私心起,声言她与丁海已结为夫妇,并讹称丁海对嘉宝已感情全无。嘉宝不堪一激,掩面痛哭回澳。嘉宝万念俱灰之际,感到世昌对自己情深不变,精神上大受感动,终乘连好病危时答允下嫁世昌,令何、伍家人放下心头大石。丁海欲屈蛇回澳门与嘉宝团聚,四妹死心不息,故意施计破坏其行程。后四妹良心发现,向丁海坦言一切,嘱丁海从速回澳向嘉宝解释。当丁海到达澳门时,已是嘉宝与世昌结婚前夕。嘉宝心中大感矛盾,一个是心头爱,另一个命里恩,到底她如何抉择?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