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站赤

站赤

站赤

站赤,驿站的译称,蒙语音译,本意为司驿者,即管理驿站的人,兼指站官及站户。元代在全国交通线上都设置了"站赤",以便"通达边情,布宣号令"。

成吉思汗时仿效中原驿传制度,在其境内设立驿站。窝阔台时,增设了从蒙古本土通往察合台和拔都封地、从和林通往中原汉地的驿站,并颁布了乘驿的规定。元朝建立以后,全国遍设站赤,构成以大都为中心的稠密的交通网。

中国古代公文传递靠的是驿站, 驿站是古代供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驿站分驿、站、铺三部分。驿站是官府接待宾客和安排官府物资的运输组织。站是传递重要文书和军事情报的组织,为军事系统所专用。铺由地方厅、州、县政府领导,负责公文、信函的传递。递铺用以传递公文。凡州县往来公文,都由递铺传送。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组织传递信息的国家之一,邮驿历史虽长达3000多年,但留存的遗址、文物并不多。我国1995年8月17日发行两枚《古代驿站》特种邮票,上的两处驿站遗址,均属明代。孟城驿是一处水马驿站,在江苏高邮古城南门外。鸡鸣山驿在河北怀来,是我国仅存的一座较完整的驿城,另外在浙江安吉县的县城叫递铺镇,有古驿站的园林,但已是新建的驿站古迹了。

到了元王朝,由于疆域辽阔,发展交通,强化了驿站制度,这也成为它巩固政权的重要手段,这时驿站也叫“站赤”,实际“站赤”是蒙古语驿站的译音。

站赤分陆站和水站。陆站又有马站、牛站、车站、轿站、步站之别,北方使用雪橇地区间有狗站;水站中又有海站。陆站间的距离,从五六十里至百数里不等。如果站程相距较长,中间又置有邀站以供使者暂息。每站当役的上户及所备马、牛、舟、车等交通工具的数目,视其繁忙程度而定,从两三千户到百余户不等。步站置有搬运夫,专司货物运送。管理站赤的中央机构,在世祖初年为中书省右三部,至元七年(1270)设立诸站都统领使司,后改名为通政院。至大四年(1320),改由中书兵部负责汉地站赤,通政院专司蒙古站赤。延佑七年(1320),仍命通政院统一掌管全国站赤。站赤的地方管理体制也几经变化,时由本处府、州、司、县官兼管,时由达鲁花赤、总管亲自提调,时而又直隶于路;至延佑七年,才最终确定由各路直接管辖,州县官不得干预。各站设有站官,称驿令、提领。大站设有驿令、提领多人,小站只设提领一人。驿令以杂职人员担任,受敕、给俸;提领由地方提调长官从本处站户中选任,只受部札,不给俸禄。此外,每百站户又设有百户一名,每站又设司吏一至三名,皆由现役站户充任。在江南地区,又特命色目人、汉人任提领,给俸,而由本处站户一名充任副使。在重要的城市或交通枢纽地区的站赤,又设有脱脱禾孙(检查官)专职负责稽察使者真伪及人员、物品是否违反规定乘驿,它又被称为脱脱禾孙站。乘驿的凭证有圆牌、铺马圣旨和札子。圆牌也称为圆符,按规定专为军情急务遣使之用。佩戴圆牌的使者,有择骑良马、夺骑官民马匹等特权。铺马圣旨也称御宝圣旨,用于一般差遣人员。圣旨上用蒙古文分别标明起马数目,由中书省奏准,颁发给诸王贵族以及中央、地方官府,并填写领受官府名称,以限定其在职责范围内使用。铺马札子是由各官府出据的乘驿证明,元初中书省、御史台枢密院及行省、行台曾有施行。至元十九年定制以后,仅经行水站者不用铺马圣旨,仍由中书省出给船札。此外,诸王也可以自行发放铺马令旨,导致发放泛滥,对站赤损害严重。对于乘驿使者的车马船数、食宿标准等,皆有一定的规定,使命完毕后须立即将凭证交还原发部门,不得稽留。

元朝时,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繁荣,与元朝时实行的“站赤”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站赤也就是驿站。蒙古帝国自元太宗窝阔台大汗开始实施“站赤”制度,起初驿站制度是为了加强中央对边远地区的控制,发展到后期却在无形中促进了贸易的繁荣。

据《青海公路交通史》记载,青藏高原自元代开始,全部纳入了中央王朝的建制,积极开辟驿站。我省境内建有多处驿站,为了管理今西藏地区,元朝开始经营青海到西藏,青海到新疆的驿道。这在无形中促进了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繁荣。

青海省公路交通史志编审委员会编审的《青海丝路》记载,元代驿运发达,唯只有数,却无驿站名。《青海公路交通史》记载,柴达木地区交通地理位置重要,像瓜沙曲先驿就是蒙古站赤。驿路的开设,不仅让元朝的军政令文通达四方,也使往来的中外使臣、商旅畅行无阻。驿站为往来的使者和贸易商户提供了许多方便之处。根据青海省社科院原副院长王煜先生《青海简史》一书,元朝时青海交通状况已经十分发达,商业贸易随之也较兴盛,货币在青海广为流通。元代纸币的出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段历史。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