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闪婚前妻不好追

闪婚前妻不好追

《闪婚前妻不好追》作家絮萦“所著的一部其他类型小说。

她与他闪婚,没有婚礼、没有戒指,所有的仅仅是一纸婚约。 然而,新婚夜,他便将她带入痛苦的深渊。 他说:“穆晓,我们之间只是相互利用,除了羞辱,在我这里你什么也别想得到。” 他说:“穆晓,我嫌弃你,所以,别妄想我会爱上你。” 可是,自那夜起,他对她的嫌弃怎么变成了无休无止的亲热? 这场婚姻,他给了她无尽的折磨,却不知,自己也在爱情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他更不知道的是,原来他一直苦苦找寻的人就是她。 终于,真相渐渐揭开,他追悔莫及,然而,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她……

何必明知故问

你没资格用这个称呼

别以为嫁入豪门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娶她的目的

谁是小三

第三者就要登堂入室

你要多少钱

你把我当做了什么

只是相互利用

跟他在一起是我觉得这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

对她好一点

楚总,别来无恙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样的福气

他一直在后视镜里看她?

一直把她保护的很好

真相

既然这么不情愿,为什么还要答应娶我?

该死!他楚邵琛是不是疯了!

一记耳光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深夜魅影

是梦么?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我想告诉你,我和邵琛已经……

出双入对

就算再爱你,我也会选择离开

一夜未归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你到底想怎样?

这一次只是场意外

一模一样

初次动情

换做是谁我都会这样做

这还是他么?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婚姻说到底也不过是各有所图、相互利用

再给你一次机会,穆晓,上不上车?

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么

你知道人家有多想你么

爱护好你自己

心中像是多了某种情愫

你怀孕了?

现在就把孩子做掉

只是在公共场合的逢场作戏

与安雅蓉相比,她穆晓算得上什么?

给你个惊喜

我发誓,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任何人再打我穆晓的脸

我去找她算账!

这个嚣张的小三要登堂入室了么?

真巧,我也怀孕了

你可以把女人带回家,我为什么就不能有男人?

当初答应嫁给他就是个错误

别忘了你现在正怀着我的孩子!

何必明知故问

忽然有风,婚房里的窗帘随之舞动,白色的流苏一下一下的在穆晓头顶撩动着,墙角那支红烛的焰火开始摇曳,穆晓除下头上的红纱,起身关严了窗。

“咚!”

门口传来沉重的动静。

会是他么?

她忙重戴好红纱,心跳乱了节奏。

清脆的,门被推开又关上。

颀长的身影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到床边,右脚正踢在烛台上。

“铿”的一声,瓷质烛台被摔碎,摇曳的烛火随之熄灭。

穆晓心里咯噔一声。

“让你久等了,我的妻子。”

磁性寡凉的声线里,他揭去她头上的红纱,随手丢落在地。

穆晓扬起小脸仰望着西装笔挺的男人,双颊因为羞涩而绯红。

眼前这张脸,五官清澈分明,英俊的不可一世,尤其这双正注视她的眸子,瞿黑若夜,里面似乎蕴藏着漠视一切的清冷和高贵。

尊贵的身份,完美的、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为之痴狂的相貌,这个男人从来都有高高在上的资本。

过去,她一直默默的爱恋了他9年,而现在他竟是她的老公了呢!

搭在膝上的两手紧张的攥紧,穆晓掩不住声音里的激动:“琛,你来啦……”

“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楚邵琛菲薄的唇启开,漠然打断她的话。

她的身子震了震,清亮的眸子里笼上一抹不解:“什么?”

他淡淡视着她,薄凉的嘴角浅勾起一泓嘲讽:

“穆晓,你这是在明知故问么?你是什么样的女人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装的这么单纯?”

穆晓恍惚的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无声的攥进掌心的嫩肉里。

他的冷漠和薄凉,她始料未及。

下一刻,他骨节分明的双手重重推在她瘦削的肩头。

穆晓孱弱的身子“咚”的倒在柔软的婚床上。

她慌张的看着他,湿红的唇瓣因为情绪的波澜而微微发颤:

“楚邵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现在知道害怕了?”他无谓的挑眉:

“穆晓,当初不知死活的答应嫁给我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害怕过?”

答应嫁给他,不知死活?!

穆晓看着这个极其英俊的男人,清澈的眸子里隐隐流露出几分惊愕。

她恍惚的功夫,楚邵琛高大的身子已经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嗤!”

男人的力量这么大,她的婚纱被硬生生的撕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前兆,楚邵琛健硕的身子生冷的向她袭下来。

“啊!”

太过强烈的疼痛令穆晓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紧随着,无数的寒凉犹如潮水般一丝丝的蔓延她的全身。

她脸色苍白,好看的淡眉微蹙着,发抖的双手用力的攥紧干净的床单。

在这个她原本以为无比美好的新婚夜里,他却用这么冷漠和强硬的方式占据了她

这个认知如一把刀子在她心里狠狠凌迟着。

“穆晓,记住,在我们之间的这场婚姻里,除了痛苦和羞辱,你什么也得不到。”

伴着寡淡的声音,楚邵琛已经起身,迈开颀长的双腿,头也不回的向浴室的方位走去。

穆晓怔怔看着楚邵琛的身影,心里像塞着一块海绵,压抑的说不出话。

水声响起,磨砂玻璃上投下他的影,高大而冷漠,穆晓回想着他刚刚那一席话,肺里一阵恶寒,禁不住干咳一声,嗓子里漫开腥甜的血丝味。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寂静的婚房里忽然响起和弦的手机铃声,是楚邵琛刚刚不小心将手机丢在了床上。

她拿起手机,只见偌大的屏幕上显示着四个显眼的大字:

“我的最爱”!

穆晓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接起电话。

“邵琛,约好了今晚九点半见面的,你在哪里呢?”

电话里传来个婉转的女人声音。

穆晓的心跳仿佛慢了半拍,她定了定神:

“你是?”

话音还没落下,一道高大的黑影忽然向她袭来,是楚邵琛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站到了她面前。

她只听到那边的女人问了句,“你就是邵琛的妻子?”,手机已被他夺了过去。

“乖,今晚约会取消。”

楚邵琛和手机那边的女人通着话,清澈的声音磁性匀稳,连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

纵然猜到了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穆晓还是抱着一丝仅有的希望看向他:

“她是谁?”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