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张吉安

张吉安

张吉安

张吉安

张吉安

电视剧《铁梨花》人物,心思狡狯、胆大妄为的军阀家奴

影片中对张吉安这个人印象最深刻,好多人都说铁梨花对他太薄情了,张吉安对她那么好可是她却三番两次的利用他。看上去好像徐凤志对他太薄情了,只知道对那个柳天赐好。其实并不是这样子的,影片其实际上有很强的逻辑,也并不是铁梨花对他太薄情了,而是徐凤志老早就把他看穿了。

徐凤志开始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很抢手,虽然影片当中很漂亮(演员都漂亮),虽然有那么多男人都喜欢她(最起码有4个)。但她是到了20好几都还没人敢取的,那个年代女孩子可都是到十几岁就嫁人了,就因为她家是盗墓贼。当柳天赐愿意娶她的时候(柳家还反对),她知道,柳天赐对她的爱是纯粹的,她也用她纯粹的爱情去回报他。我至始至终都觉得柳天赐配不上徐凤志,他跟她的爱也就那么回事,没有张吉安那样深刻,也没有赵元庚那样矛盾,也没有跟那个梁飞虎那深沉,但她跟他爱的就是那么纯粹。

张吉安对徐凤志的爱起初也是很纯粹的,但充其量也就只限于是来自于青春期后对漂亮MM的那点好感。张吉安是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儿子,从小都是深受封建地主阶级的那种尊卑观念影响,以前他是地主的公子少爷,可惜最后没落了,成了一个快要饿死的要饭的,后来被徐凤志用一碗米汤救活了,然后到赵元庚家当差。成了一个整天只知道拍马屁的小人物,但是他以前也是当地主少爷的,以前也是衣来升手饭来张口的,他向往着以前那样的生活,在他的思想里面,一个成功的男人就是要过像这样有钱人的生活,然后有个显赫的家世。因为徐凤志家是贫苦农民,家里是盗墓的,虽然他很喜欢,经常没事去偷窥一下,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提亲。当然我们也不要指望着他会去提亲,张吉安这个人永远不会到徐凤志家去提亲的,他是地主阶级,他想的是取个有钱的,取个家世好的,这是封建地主阶级思想局限性所决定的。虽然小玲那么真心的想跟他过一辈子,生了女儿还只能在家当个丫环,还一度地想打赵元庚大老婆主意,就因为大老婆有钱,大老婆家里是清朝二品官。

徐凤志也许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天天盼着张吉安会到他们家来提亲,她那么聪明肯定知道张吉安喜欢她,当时张吉安按个人条件来讲,去提亲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是张吉安至始至终没有去提亲。最后徐凤志当然放弃了这个念头,她知道张吉安虽然喜欢自己,但是却嫌弃自己家里穷,自己家里是盗墓贼。她也知道张吉安是不能够托付终身的人,他是一个不敢做不敢当的小人,不是一个男子汉。

那时候徐凤志其实也并不是很恨他,怪只怪他自己命苦。但是后来,张吉安一心想要徐凤志当他的五奶奶,这也并不是张吉安不好,因为按照地主阶级的逻辑来讲当五奶奶是徐凤志最好的归宿了,张吉安对徐凤志好也是发他自内心的。但是这种地主阶级的价值观是完全不被徐凤志认同的,她只想要自己和柳天赐的那份纯粹的爱情。因此,张吉安对徐凤志的好,都被她当成了驴肝肺。其实这个时候我蛮同情张吉安的。

张吉安除了跟小玲外没有结过婚,上妓院碰到小玲以前还是童男子,这家伙也相当不容易了,一个小军阀还这么守身如玉,可以看得出张吉安对爱情应该是很专一的。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偏执。徐凤志在赵府的那段日子里,他喜欢的女人整天被赵元庚搞,自己连个屁都不敢放。张吉安那个时候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巨大的心理压力无法得到释放,逐渐的他变成了一个偏执狂。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就是那种得不到的东西,在赵府里的那段时间,张吉安对徐凤志的那点纯粹的爱情变得日趋强烈,最后发展到一种病态地程度。这种变态的爱到最后发展到想跟她上次床。

最面的那十年张吉安转变了,当没有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干的心理压力后他逐渐地恢复了他本来的面目,也就是一个爱钱的,贪生怕死的小人物,当然比刚开始的时候老练多了,但是他始终都很笨,玩不过赵元庚,玩不过徐凤志,玩不过大奶奶,玩不过日本人,玩不过栓儿。整个说来他都是相当失败的。

看过《铁梨花》的,估计都会对张吉安这个人物留下深刻的印象。为什么?因为他太复杂,太矛盾,太可恨,又太可怜。他奴颜卑膝怕死,却可以为徐凤志冒险拼命;他对徐凤志痴心爱慕,却又多次要亲手将她抓回赵府;他什么人都可以出卖,却始终放不下对徐凤志的情愫。他的人生,从小时候被徐凤志灌了一盆米汤救活开始,就注定要一生与她恩恩怨怨,纠缠不清。

就如同他最后对已改名为铁梨花的徐凤志说的一样:"我这一生,好像都围着你转。"

他自认对凤儿一往情深,为她好几次差点掉脑袋,为她终生未娶,又多次救了她的性命。可是他却总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一直这么恨他,嫌弃他,鄙视他。

后来的张吉安,狡狯、阴险,耽于名利、工于心计,然而,当他从刑场上救下铁梨花,问她:"你这么恨我,为什么?"的时候,目光中,分明如同二十多年前一样,迷惑、不解而委屈。是的,二十多年前,一切都从那个时候开始。

他得意洋洋地奉赵元庚旅长之命带着人马去埋伏抓盗墓贼,却赫然发现自己喜欢的凤儿也在其中;

他在法场上拼命向表哥赵元庚求情救下了凤儿,却意外地引起了赵元庚对凤儿的兴趣。

从他不得不奉命亲手将凤儿以五姨太的身份捆上赵府的花轿开始,便开始了他被徐凤志(铁梨花)鄙弃、嫌弃、唾弃的一生。

然而张吉安是委屈的。

手握重兵、称霸一方,瞪一眼就让人心惊腿颤的当地军阀赵元庚,捏死个人,毁掉个家,当真比捻只蚂蚁都容易。

反抗?逃?那只有死路一条。

逼凤志的未婚夫柳天赐退婚,固然是狗腿行径,也带上几分挟私报复的味道,但也如同他对徐凤志说的一样,换个人干,可能比他做得更狠。

在他看来,凤儿除了乖乖地就范,别无选择。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强权的可怕,也没有人比他更诚心诚意地屈膝臣服于强权之下。

所以在这里,他和凤儿的分歧开始显山露水。

我相信在最初,凤儿对张吉安虽有怨言,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是明白他的不得己的。所以当她在花轿上意图一死,张吉安情急之下对她说"留得青山在"的时候,她眼中燃起的一丝希望,何尝没有对张吉安的信任与期待?

只是后来,她才明白,他想的,与她想的,相距太大。

回头来说说张吉安。

可能在这里,有很多人迷惑不解。说他不喜欢凤儿吧,他确实为她冒了多次性命之险(虽然也有一部分是被迫的);说他喜欢凤儿吧,他却千方百计不让她逃出赵府,并从头至尾,不曾--或者说不敢对赵元庚有嫉妒怀恨之心(对柳天赐倒是相当忌恨)。这种看似矛盾却又奇妙统一的行为,与张吉安所特有的经历、个性与观念,是分不开的。

张吉安,出身于没落大户,幼时饥寒交迫,乱世之中投亲于远房表兄赵元庚,谋得安身立命的小小副官之职。

他吃过苦,所以他贪恋富贵。

他寄人篱下,所以他奉承拍马,无所不为。

他慑服于赵元庚的权力与武力,所以他对他俯首帖耳,心怀畏惧。

在他的心中,一直深深植根着对家世、地位、权力、财富等力量的向往与崇拜,与对反方面的不屑与鄙视。

他缺少做人的尊严与血性,他不敢冒着得罪表哥的风险救凤儿出火坑,甚至还为虎作伥。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他,也有着最深的眷恋与舍命守护的界线。

凤儿骑马逃跑差点被赵元庚打死的时候,他拼死扑上去拽住枪口,为她编谎言掩饰;

凤儿找他商量的时候差点被赵元庚撞破的时候,他为了保护她,躲在床底下生平头一次对赵元庚起了反抗之心与杀机;

凤儿假意与他周旋时,他被骗了一次还信以为真,有了豁出去私奔的念头。

以他的为人与个性来说,只有徐凤志,这个救过他的命,又从小就喜欢的女人,才能够有这样的力量让他做到这样的牺牲与极限。

只有当她可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的身上,才能看到爷们的血性。

他是真心喜欢她的。

所以他不愿意她反抗而惹怒赵元庚,他要她好好活着。

所以他不愿意她总想着逃跑而授人以柄,他要她在赵府里安全地生活下去。

所以他不愿意她孤立无援,愿意冒着被发现就可能掉脑袋的危险多次悄悄与她私会商议。

所以他不愿意她在赵家到处树敌,多次为她巧词掩饰。

所以他不愿意她因不孕而在赵家失宠,他偷偷地换掉了她的避孕药。

这是他按自己的想法,为凤儿的幸福所能付出的最多努力与心血。

然而他却没有想一想,这是不是凤儿真的想要的,是不是就可以幸福。

他自以为什么都在为凤儿着想,为她费尽心计,却恰恰没有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在刚烈倔强的徐凤志眼中,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敢做的懦夫,与处处阻碍她脱身之计的混蛋。

他喜欢她。

她从以前就知道。

然而她对他的鄙夷正源自于此。

--我知道你从小喜欢我,可是你为什么不来提亲?还不是嫌弃我是盗墓贼家的闺女?

--又三天两头地往我这儿跑,还不就想找机会占我的便宜?

她率直,爽快,爷们般的性子,眼中最揉不得沙子。

她要的,是敢作敢当的汉子。哪怕文弱如柳天赐,也有拎起菜刀拼命的血气之勇。

张吉安最初的犹疑,让他永远失去了得到所爱女人的机会。

他的愿望,是她在这个家里好好呆下去,然后可能有一天,两个人有机会在一起。

她一心想的,却是逃出去与柳天赐相聚。

不管是方法,还是目的,两人南辕北辙。

他对她的一片苦心,她非但不能理解,反而处处痛斥责难,把他看成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她真正想要的,他也不能理解,或者说没有那个胸襟与胆量成全,茫然地备感委屈。

他的胆怯、懦弱与屈身周全的想法。

与铁梨花的直率刚烈。

注定如水与火不能相容。

张吉安一生,为铁梨花流过两次泪。

后面一次,暂且不去说它,单说头一次。

那大概是他,在多年来军阀强权下的自我压抑中,在习惯本能的自我保护中,第一次迸发真情的流露。

徐凤志不想怀上赵元庚的孩子,所以一直在喝避孕药。

他怕她这事儿被发现招来灾祸,偷偷地将药换成了利孕药。

她为了弄清楚真相,主动诱惑他。

最初,他还愣了会神。因为一方面,表哥的积威仍在,另一方面他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因为他知道她喜欢的是柳天赐,不是他张吉安。

然而,面对从来不是责骂,就是要胁、威逼的她,所露出的温柔与哀恳的眼神,他简直脆弱得不堪一击,极其简单地就掉进了她的陷井。

知道真相之后。

她愤怒。

他委屈。

她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仿佛要把自己人生被毁掉的恨全部发泄出来。

他咬着牙忍耐,流了泪。

不是被咬痛的泪,而是自己一心一意为她着想却只落得被怨恨的下场的泪。

那时候的告白,第一次,真正地掏心窝子,一字一句。

她听了,她信了,所以她松了口,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

然而,关于怀孕的事又深深地触痛了她的神经。

张吉安大概永远也想象不到,对一个女人来说,怀上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的孩子,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所以,他跪在那里,茫然地听着她对自己的怒斥,与绝情的话语,任凭她将自己仅存的一片真心,践踏得支离破碎。

那一次之后,徐凤志再也没有借助过张吉安的力量,而张吉安也彻底成为了她二十多年来想要逃离赵府势力的过程中最穷追不舍的影子。

张吉安是自私的。

他喜欢凤儿,然而却不可能伟大到去成全她和柳天赐。

他喜欢凤儿,却几乎没有胆量从赵元庚手中抢夺她。

他喜欢凤儿,但当他知道这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的时候,他便转向为赵府找回五奶奶与小少爷所能获得的名利。

然而他的内心中,始终是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与痴念的。

他踌躇满志地要将凤儿带回去,却听说她没有怀孕回去就会有性命之忧就慌了手脚。

他明明知道凤儿的心里从来没有他,却还是第二次信了她要和他一起逃走的谎话。

他一直追寻着她和孩子的下落,除了赵元庚的命令,也有着自己的一点执着。

他好几次差点把她抓了回去,却也三番两次救了她的性命。

当他最接近成功的那一次,也是他把她从处刑场上救下来的那一次,他看着她,明知道希望渺茫,却还是向她提出了"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的请求。

八年的岁月。

把张吉安从一个小副官变成了张大老板,把他从前对赵元庚的唯唯诺诺变成了对其他人的颐指气使。

他比以前有了头脑,有了手腕,有了钱和权。

他狡诈、沉着,擅长于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然而注定有一个他始终掌握不了的女人,那就是铁梨花。

从以前开始,和她的交锋,他就始终处于下风。

三番几次被她要胁逼迫,三番几次受骗上当,又三番几次被老天爷捉弄,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脱。

他简直可以说是一回也没有赢过她。

就算是现在,她就在他的手心里,但他仍然掌握不了她。

他擅长操纵人心的谎言,可是只有他的真心话,她听不出来。或者说,根本不想相信,也不可能去相信。

他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恨他,甚至恨得想勒死他。

可正是这个不理解,注定了他和徐凤志之间没有结果的悲剧。

时隔八年,他的告白,再一次被毫不留情地嫌弃了。

从那以后,又过了十年。

这一辈老了,小一辈长大了。

虽然有了和小玲生的女儿,但张吉安仍然未曾真正娶妻。十年来,他经常伫立在当初凤儿带着孩子坐着马车扬尘而去的路口,出神而望。

这个时候的张吉安,功利心更重,也更老奸巨滑了。

他为了利益,可以勾结日本人,可以想方设法把栓子带回赵府,可以给栓子洗脑,教唆他去巧取强夺鸳鸯枕。

然而,他的心中,还是没有断掉对铁梨花的一点念想。

虽然大家都老了,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去奢求情情爱爱的了,但他内心深处的感情仍在,不然,在铁梨花痛斥他夺取鸳鸯枕的行径的时候,他不会颤抖着嘴唇,再一次地流下泪来。

他曾想与她叙叙旧情,淡化过去恩怨。

他曾想挑拨铁梨花对赵元庚的恨,试图激起她同仇敌忾的感情。

他曾想说服她协助他去找鸳鸯枕,并承诺财富对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在嫉恶如仇的铁梨花听来,只会使她完全地、彻底地对他失望而已。

在以前,她与他,恩中有怨,怨中有恩,从来分解不清。

她恨他,恨他为赵府作狗腿,恨他换药让她怀了赵元庚的种,恨他二十多年来不肯放过她。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他救过她性命多次,不得不承认他对她有感情,不得不承认他的至今未娶是为了她。

所以除了那一回误以为他杀了色子的时候,真的想杀了他之外,她从来没有想对张吉安怎样。

她没有想到,张吉安已经堕落成这样利欲薰心的样子。

所以她痛斥他,唾弃他。

被她骂,或许张吉安已经习惯了,他也习惯笑着自嘲。然而,其中那句"我真后悔当年救了你"的话,是真的像一把刀子一样,割开了他的心。

当年,她把他从野地里拖回来,用一盆米汤,救了他的命。

那是最初的情份,也是最真的情份。

或许,那也是张吉安至今一直藏在心里,最珍贵的东西。

那句话,让她彻彻底底地,否定了他对于她的存在意义。

也粉碎了两人之间存在的,最后一点记忆的缰绊。

所以,张吉安的泪,落了下来。

落得那样痛辙心扉。

其实,张吉安这个人物的自身性格与本性,就决定了他一生都被老天爷嫌弃的命运。他有情,却没有柳天赐的情深意重;他念恩,却没有梁飞虎的义薄云天;他自诩聪明,却没有赵元庚的爷们本色。更何况,在最后关头,他的心中却只有个人私利而没有国家大义,最后落了个以汉奸罪名审判的下场。

所幸的是,他生了个好女儿。

虽然他未能与喜欢了一辈子的女人在一起,却阴差阳错和她成了亲家。她的亲生儿子,以女婿的身份,赡养孝顺着已成疯颠的他。

或许,这也是上天对张吉安一点痴心的补偿吧。

杨志刚(1978.11.14-),男,汉族, 身高174公分 ,体 重68公斤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99级本科。 1992年河北省艺术学校舞蹈科,1998年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 ,1999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99本科班 ,200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