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承诺

承诺

承诺

剧情介绍 年轻貌美的女仆伊娜和农场主的儿子安吉罗坠入了爱河,可他们并未知晓这背后曾经发生的一切…… 多年前,伊娜的母亲阿摩尔也同是这个农场的一位女佣,她与埃多瓦多--农场主波尼塔最宠爱的儿子偷偷相爱了。就在他们的恋情被公开后,遭到了埃多瓦多母亲的坚决反对,可怜的阿摩尔被逐出了家门去了遥远的地方,从此与心上人失去了联系。埃多瓦多在迷茫无奈中娶了市长的女儿克劳迪亚。而此时的阿摩尔已经怀了她与埃多瓦多的孩子--伊娜……

2000年,菲律宾ABS-CBN广播电视公司推出了千禧年献礼之作---百集电视剧《承诺》。该剧围绕两代人之间错综复杂、恩怨交织的爱情故事缓缓拉开序幕。在波纳维斯塔庄园,年轻的侍女伊娜和少爷安吉罗坠入爱河,身份的悬殊注定了两个人的爱情困难重重。他们的相爱也同时揭开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尘封往事,伊娜的生母阿摩尔曾与波纳维斯塔庄园的少主埃多瓦多相爱,却被埃多瓦多的母亲波尼塔拆散,阿摩尔生下女儿伊娜后奔赴美国忍辱求生,小伊娜在菲律宾却遭遇天灾,侥幸生还后被收养。命运流转,伊娜成年后又回到波纳维斯塔庄园,她与安吉罗之间产生了感情,主仆之别加上血缘谜团使两个人的情感之路困难重重。有情人能否走到最后?上一辈阿摩尔和埃多瓦多纠缠数十年的爱恨情仇又将如何化解?迷离曲折的情节,成为本剧第一大看点。

《承诺》的制作班底也是本剧令人充满期待的原因之一。该剧请来劳瑞昆通丝、杰瑞西奈那和特里纳戴伊特三位大导演联合上阵,他们执导拍摄的菲律宾电视剧都曾位列收视率榜首,导演阵容之大可见一斑。而电视剧主题歌《承诺》,则由菲律宾音乐界传奇人物莱伊纳多瓦莱拉盖蒂亚诺亲自操刀。莱伊纳多从未进行过专业的音乐学习,他凭着对音乐的热爱自学成才,上世纪70年代起他的创作便红遍菲岛。主题曲《承诺》原为1980年创作的经典老歌,在定为电视剧主题曲时他又进行了全新演绎,曲调温柔委婉、透出坚守承诺的决心。随着该剧的热播,原声音乐也在整个东南亚流行开来。

除了强大的幕后班底,台前的明星演员自然也是该剧吸引观众眼球的法宝。拥有一双电眼的英俊小生杰利奇罗塞勒斯,1996年就踏入娱乐界,高大俊朗的外表让他在菲律宾一炮而红,而《承诺》的播出,更为他打开了整个东南亚市场。饰演女一号的年轻演员克里斯汀荷莫斯,是一位"80后"混血儿,她年轻美貌的外表被导演一眼相中,当仁不让地主演了侍女伊娜,除此之外,该剧中扮演父母辈的演员也都是ABS-CBN广播电视公司的老戏骨,除了优雅风度不减当年,他们入木三分的演技让东南亚观众赞不绝口。

《承诺》堪称ABS-CBN广播电视公司电视剧制作的一个里程碑,该剧热播使菲律宾电视剧声名远播。该剧在菲律宾的收视率曾一度攀升至68.8%。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播出时,也是好评如潮。在印度尼西亚播出时,单集最高收视率曾达到50%,与同期在印度尼西亚播出的韩剧《浪漫满屋》分庭抗礼。2006年《承诺》重播时,再次引起轰动,可以说这部剧集的确深入人心。悬念迭起的故事、热带海洋国家如画的风景、浪漫动人的配乐、实力演员的加盟,强强联手打造的《承诺》,真正给观众带来了一场视听盛宴。

第一部

第1集

农场主波尼塔.波纳维斯塔夫人是个残暴专横的女人,她有两个儿子:埃多瓦多和迪亚戈。埃多瓦多性格温顺,深得波尼塔的喜爱。由于经营不善,农场的农民举起棍棒,冲到波尼塔家中讨要工钱,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了一场暴乱。波尼塔受了惊吓,考虑让儿子娶市长的女儿克劳迪亚为妻,给自己找个政治靠山。但是埃多瓦多爱的是家中的女仆阿摩尔,这令母亲无法忍受。一怒之下,波尼塔怂恿二儿子迪亚戈强奸了阿摩尔。可怜的阿摩尔因此被埃多瓦多逐出家门,而埃多瓦多则在无奈之下迎娶了克劳迪亚,不久,克劳迪亚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安吉罗。走投无路的阿摩尔来到生活在垃圾堆上的母亲家中把孩子生了下来。两年后,她把孩子托付给母亲,跟随美国黑人詹姆士去了美国。阿摩尔的母亲和外孙女在一起垃圾堆坍塌的事件中失散。好心的伊斯克一家收留了阿摩尔的女儿,给她取名伊娜。波尼塔.波纳维斯塔夫人去世了,然而,这个家并没有像埃多瓦多期待的那样得到安宁。

第2集

迪亚戈离开农场与妻子劳德丝开了个酒吧。埃多瓦多当上了省长,他每天忙于公务,与妻子依然水火不容,一见面就吵。安吉罗长大成人后,充满了叛逆的思想。一次,他因驾车超速被警察关进了监狱,由于没有得到父亲的帮助,他竟然赌气离家出走,投奔了叔叔迪亚戈。此时的伊娜已经出落成如花似玉的美女,不过她过得并不幸福,经常受到哥哥嫂子的辱骂殴打。伊娜的养父伊斯克得了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经常给家里制造麻烦。伊娜的哥哥卡洛伊和嫂子朱丽叶经营了一家地下赌场,赶上严打,赌场被抄,卡洛伊因此锒铛入狱。为了救卡洛伊出狱,朱丽叶心生毒计,意欲害死伊斯克,诱骗伊娜当妓女。伊斯克虽然没有中计,却不慎从树上摔下,住进了医院。为了给父亲治病,毫不知情的伊娜只好答应朱丽叶外出工作。朱丽叶把伊娜卖给了当地的警察埃斯卡拉,幸好埃多瓦多及时搭救,伊娜不仅逃脱了魔掌,并且还清了父亲的住院费。

第3集

不久,伊娜一家人搬进埃多瓦多家的农场,开始了新生活。在波纳维斯塔公寓里面,伊娜看到了摆放在柜子上的一幅照片,令她惊讶的是,照片上的女人经常出现在她梦里,而那正是埃多瓦多的母亲。卡罗伊试图越狱,但被警察抓住。安吉罗在叔叔迪亚戈的劝说下主动回到家中,他不愿继续上学,父亲建议他管理农场,他同意了。安吉罗开始向伊娜学习做农活,渐渐喜欢上了伊娜。迪亚戈和妻子劳德丝的生意很不景气,工人因为工资太少纷纷罢工。债主深夜闯来,扬言一个月内收不到钱就要杀死这对夫妻。克劳迪亚的女儿丽娅在教堂邂逅善良正直的乔纳森,两个人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安吉罗一心要把农场管理好,他跟农民们谈心,了解到农民的苦衷决心对农场进行改革,却遭到了克劳迪亚的阻挠。母子二人激烈争吵,互不相让。

第4集

伊娜为了了解自己的身世,离开家人给克劳迪亚做佣人。一天夜里,埃多瓦多发现伊娜在翻看家里的相册,了解实情后,他安排助手马克调查伊娜的身份。迪亚戈的酒吧经营不善倒闭了,不得已还卖掉了家中仅有的一些值钱的东西。妻子劳德丝不理解迪亚戈为什么不去向哥哥求助,经过迪亚戈的解释,妻子终于明白了他的苦衷。埃多瓦多忽然发现媒体指责自己支持赌博,他很明白,这是克劳迪亚经营赌场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警长马卡图伯严厉打击赌博犯罪活动,克劳迪亚忧心忡忡。她托人出一千万收买马卡图伯,却遭到了拒绝。于是她心生歹计,杀死了曾经威胁过埃多瓦多的卡尔皮托,并以此恐吓马克图伯。马克图伯毫无惧色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一定要坚持到底。埃多瓦多对妻子的行为非常愤怒,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给女儿丽娅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痛。安吉罗更是想起父亲为了保住官位把自己投入监狱的旧痛,痛骂父亲是野兽。

第5集

埃多瓦多难以承受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向伊娜倾诉心声。迪亚戈跟劳德丝无钱还债,只好偷偷地离家出逃,凶恶的债主查夫人派人四处追杀,令这对夫妇惶惶不可终日。加上生活没有着落,两个人只能愁苦相对。伊斯克偷偷溜上了农场的卡车,被载到了荒郊野外。安吉罗主动派人帮助伊娜一家人寻找伊斯克。这令伊娜和家人非常感动。朱丽叶拿到证据,要挟埃多瓦多放了自己的丈夫,并向他索要一百万比索现金。克劳迪亚无奈地答应了。她们约好第二天进行交易。

第6集

卡洛伊认为朱丽叶凶多吉少,劝朱丽叶把证据交给新闻特快的记者班吉收藏,朱丽叶答应了,并且不打算再去赴约,谁知还是被克劳迪亚抓到了。由于拿不出证据进行交换,克劳迪亚残忍地挖出了她的一个眼珠,并令手下杀人灭口。这一切都被躲在野外的伊斯克看到了。他被村民发现,送回家中。却因为惊吓过度,病情加重。班吉自认为证据确凿,就在报上刊登了埃多瓦多是赌场头目的消息,克劳迪亚和埃多瓦多大惊失色。埃多瓦多召开新闻发布会为自己正名,卡尔皮托夫人闯入会场当众指出克劳迪亚就是杀害她丈夫的凶手。

第7集

安吉罗得知母亲就是那个邪恶的赌博大王,他难以接受,请求母亲弃恶从善,母亲没有表态。安吉罗痛苦地向伊娜哭诉,伊娜非常同情他的遭遇。安吉罗跟伊娜接触日益密切,这使克劳迪亚大发脾气,安吉罗也考虑到两个人的地位差距太大,对伊娜冷淡起来。一次,安吉罗带了几个朋友回家,他们对伊娜品头论足,表现得颇不尊重。伊娜意识到自己受了欺骗,她默默地承受着伤痛。伊娜的儿时伙伴大卫前来探望伊娜,被安吉罗看在眼里,不免生起了几分醋意。丽娅一直没有向男朋友乔纳森透露身世,担心对方会因此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但是乔纳森还是知道了实情,他很难接受这个现实,疏远了丽娅。乔纳森与妈妈伊丽莎白两个人相依为命,感情甚好。这正是丽娅从家庭中无法得到的。议员们开始对埃多瓦多失去信心,合谋要把他踢出政府。警长马卡图伯更是下定决心抓出赌博大王,这使埃多瓦多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卡洛伊穷困潦倒,来到埃多瓦多家门口挟持伊娜,没有成功。伊娜受到惊吓,安吉罗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第8集

埃多瓦多被停职审查,但是埃多瓦多拒绝离开工作岗位。为了能够赚取市民的拥护和支持,克劳迪亚在圣诞节的时候大肆宣传派发礼物。埃多瓦多认为自己在为家人作战,而安吉罗的一番话改变了他的想法,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毅然宣布辞职,回到家中,一边支持儿子管理农场,一边教伊娜画画,过上了悠闲的生活。克劳迪亚难以忍受,逼迫丈夫回去当省长。卡洛伊躲藏在农场的母亲家中,被回家探望父亲的伊娜撞见。卡洛伊对伊娜又打又骂,逼她往家里多拿些钱。

第9集

伊娜心事重重地回到公寓,埃多瓦多关切地询问,伊娜没有说出实情,因为母亲再三叮嘱不能泄露秘密。安吉罗来到贝琳家中看望贝琳,卡洛伊企图挟持他为人质勒索钱财,安吉罗被卡洛伊刺中,失血过多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伊娜一家人因为窝藏逃犯被带到警察局接受审问,好心的马克向警察施加压力把他们送回到了农场的家中。安吉罗的生命危在旦夕,需要马上输血。但他的血型非常罕见,只有伊娜与他吻合,安吉罗得救了。但是克劳迪亚不但不感谢伊娜的救命之恩,反而把伊娜撵回了家中。埃多瓦多来到农场道歉,安抚他们继续留在农场工作。克劳迪亚在医院看护儿子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婚前的情人西蒙,二人相见,分外惊讶。

第10集

克劳迪亚终于明白父亲所说的西蒙已死不过是为逼她与埃多瓦多结婚设下的骗局。她十分激动,开始派人调查西蒙的住处,想要了解他现在的生活状况。新年到了,所有人都开始庆祝这个节日。埃多瓦多一家来到医院与安吉罗一起庆祝新年。安吉罗经过这次劫难,意识到生命的宝贵,他开始思考自己对生活的追求到底是什么。不久他出院回家,见到了伊娜。心中的爱情之火重新燃烧起来。阿摩尔来到了菲律宾进行投资创业。她下定决心收购波纳维斯塔家的电信公司,并开始了紧张而繁忙的工作。

第11集

安吉罗不知道如何向伊娜表白自己的爱情,他偷偷地写了封情书,却被打扫卫生的佣人多瑞发现,多瑞将情书交给了伊娜。伊娜心情非常矛盾,她不敢再次轻易相信这个风流倜傥、性情不羁的毛头小子。安吉罗与爸爸聊天的时候,提起了自己的心事,父亲叮嘱他一定要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坚持到底,不能像自己一样悔恨终身。克劳迪亚找到了西蒙,责怪他不该为了五万比索就出卖两个人的爱情,让自己在谎言中痛苦地生活二十年。西蒙声泪俱下,诉说了当年的艰难处境。克劳迪亚不肯放弃这次的机会,想与西蒙重归旧好,遭到了拒绝--毕竟两个人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庭和生活。阿摩尔找到劳德丝,希望她离开迪亚戈,因为她即将实施对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的复仇行动。克劳迪亚发现儿子与丈夫要对农场进行改革,于是来到农场对大家宣布农场的管理者是自己和她的随从皮皮托,不是安吉罗。众人虽然十分失望却也无可奈何。碰巧此刻伊斯克出现了,他认出了克劳迪亚就是挖了朱丽叶眼珠的凶手,大声喊叫说她是个害死朱丽叶的巫婆。克劳迪亚大惊,强制性地把他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第12集

克劳迪亚对西蒙并不死心,她躲在车上观察西蒙一家人,西蒙发现后找到克劳迪亚,表示自己很爱自己的家人,不希望她再来骚扰。但是克劳迪亚哪肯罢休,她竟然趁西蒙不在,跑到他的家中羞辱西蒙的妻子柴瑞。为了隐瞒自己的罪行,克劳迪亚还暗中指使护士给伊斯克加大剂量用药,直到他失去记忆。迪亚戈发现妻子有一笔钱来历不明,怀疑她腹中的孩子并非是自己亲生,于是对劳德丝冷言恶语进行攻击,劳德丝十分伤心,离开家投奔了阿摩尔。

第13集

劳德丝与阿摩尔购物狂欢,劳德丝感到非常地开心。但是阿摩尔却打发她重新回到迪亚戈身边,希望寻找时机报复波纳维斯塔家的所有人。埃多瓦多认为自己的行为光明磊落对打赢官司非常自信。开庭听讼的时候,昔日的情妇出庭作证,证明他经常跟一帮政客在一起打牌赌钱,并证明他给情妇买了500万比索的房产让她销声匿迹,引得法庭上一片嘘声。记者更是蜂拥而至,埃多瓦多承认了这个事实。法庭上的另一个证人证明了皮皮多.萨拉莫达是克劳迪亚的亲属,而他就是帮她到处收赌场盈利的负责人。这一切对埃多瓦多一家犹如重磅炸弹。克劳迪亚离家出走,找到西蒙,希望与他重归于好,但是西蒙再次拒绝了她。埃多瓦多借酒浇愁,醉酒后把伊娜错认为是阿摩尔,将她揽在怀中。安吉罗看在眼中,误认为父亲与伊娜之间发生了恋情,对伊娜大肆羞辱,还为此在农场与父亲挑衅争吵,让父亲很没面子。回家后,父亲询问缘由,他就当面羞辱父亲,并对伊娜恶语相向。

第14集

伊娜伤心地离开波纳维斯塔家回到农场,她希望找到工作,自食其力,不再受别人的欺负。安吉罗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来到农场向伊娜道歉,伊娜拒不接受他的悔意。劳德丝怀孕的事情被阿摩尔知道了,阿摩尔几次逼她去医院打胎。劳德丝表示宁愿不做朋友,也一定要把孩子留下来。阿摩尔感到朋友背叛了自己,非常难过,同时也担心劳德丝跟迪亚戈一起生活不会幸福。阿摩尔开始调查埃多瓦多的案件,以及他的电信公司的资产状况。农民们对安吉罗和埃多瓦多的改革充满了怀疑,形势对埃多瓦多十分不利。阿摩尔在修车行撞倒了迪亚戈,两个人都很意外。

第15集

匆匆分别之后,迪亚戈主动找到阿摩尔,请求她原谅自己当年的罪恶。阿摩尔假意原谅了迪亚戈,迪亚戈十分感动,他愿意为阿摩尔新购置的一块土地进行经营管理。但是当阿摩尔透露接管波纳电信的消息时,迪亚戈却感到震惊了。埃多瓦多与安吉罗冰释前嫌,决心共同努力推动农场的改革,不料在董事会上,他们的大部分提议都遭到了反对。安吉罗来到农场对农民们进行解释,但是农民们并不理解,他们走家窜户准备联名控告波纳维斯塔一家。伊娜与大卫相处融洽,安吉罗感到非常难过。他再次请求伊娜的原谅,可是伊娜怒气未消,对他不依不饶。失去了一只眼睛的朱丽叶突然神秘地出现在医院。

第16集

朱丽叶被一个神秘的人物搭救,出院后她被安置在一个叫瓜达的女人家里,她发誓一定要找克劳迪亚复仇。伊娜接到传讯作为证人来到法庭接受律师的询问。律师有意曲解她的话,说她与埃多瓦多之间有暧昧关系。听众席上的安吉罗怒不可遏,大声回击律师,被法官驱逐出法庭,关押两天。克劳迪亚得到消息后赶去探视,不想与埃多瓦多再次发生冲突,克劳迪亚下决心跟他彻底分开。善解人意的丽娅开导父亲,希望父亲快乐地生活。丽娅跟乔纳森已经正式成为情侣,两个人相处十分融洽。阿摩尔继续与迪亚戈来往,令劳德丝非常痛苦,她知道阿摩尔不过是在利用迪亚戈,将来必定对他实施报复行动。

第17集

朱丽叶被瓜达严密监控,感觉很不自由,她趁瓜达不小心溜了出去,却又被门卫抓了回来。阿摩尔要求迪亚戈和她一起外出考察买下的农田,劳德丝想一同前往,被迪亚戈粗鲁地拒绝。她等在家里,心急如焚,担心阿摩尔会对他下毒手。迪亚戈回来之后,两个人大吵一架,劳德丝因此失去了孩子。农民们不满意安吉罗的改革,在埃多瓦多家门口举行抗议,被警察驱散后继续罢工,并拒绝接受安吉罗给孩子们准备的午餐。安吉罗感到自己没有能力管理好农场,想要退出。但是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决定坚持下去。大卫对伊娜一往情深,可是他发现伊娜心里爱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安吉罗。在他的再三追问下,伊娜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

第18集

迪亚戈突然态度发生了转变,对劳德丝百般体贴,却没能换得她回心转意。克劳迪亚指使西蒙妻子柴瑞的前夫米盖尔给柴瑞打骚扰电话,还让他到西蒙的住处惊吓她的孩子。西蒙一家只好搬家。克劳迪亚仍不肯罢休,指使米盖尔继续骚扰他们。阿摩尔了解到克劳迪亚和好朋友贝蒂住在同一所公寓,一天在电梯口,她甚至看到克劳迪亚微笑着与西蒙挥手告别,心中暗暗吃惊。克劳迪亚听到农场上传来的诸多消息后火速赶回农场,她要用自己的方法彻底解决家中的所有问题。

第19集

克劳迪亚带着打手来到农场,开除了带头抗议的库拉斯和多余的劳动力,只给他们小笔遣散费。库拉斯与她争吵起来,克劳迪亚指使打手将其毒打致死。他的儿子悲痛万分,决定对波纳维斯塔一家进行报复。不久,埃多瓦多家的院子里出现了一封血书,一家人惶惶不可终日,他们考虑搬家。安吉罗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向伊娜表白心迹,伊娜欣然接受,然而,伊娜的母亲艾琳却并不看好他们的这段感情。大卫知道伊娜与安吉罗走到一起后黯然离去。

第20集

农场上的人开始对安吉罗和伊娜之间的关系议论纷纷,被伊娜和艾琳听到,几个人打在一处。虽然被路过的克劳迪亚和安吉罗分开,但是艾琳却不禁为女儿担忧。不久,安吉罗一家般到了马尼拉。丽娅和母亲克劳迪亚在教堂外的路边遇到了正在卖米糕的乔纳森和母亲伊丽莎白。丽娅并没有向母亲介绍自己与乔纳森的关系,热情的伊丽莎白主动上前打招呼,并赠送米糕给克劳迪亚,谁知克劳迪亚却掏出钱来,一定要伊丽莎白收下。这极大地伤害了乔纳森和母亲的感情。行政案的听讼会上,多位证人否定了对埃多瓦多贪污受贿的指控,埃多瓦多如释重负。克劳迪亚为了破坏西蒙和妻子的家庭关系,提供了新地址给柴瑞的前夫米盖尔,米盖尔找到柴瑞,死缠烂打非要跟她和孩子们重新生活在一起。

第21集

柴瑞把这件事告诉了西蒙,西蒙决定不再到处躲藏,他带着枪和柴瑞一同出现在与米盖尔的约会地点,吓走了米盖尔。埃多瓦多的名声江河日下,晚宴上被对手克罗纳议员抢走了风头,和家人在街上行走也遭到了人们的辱骂和殴打。更不幸的是,他接到了法庭对他停职审查一年的审判书,这一切令他心灰意冷。安吉罗不断地给伊娜送礼物,两个人感情日益甜蜜。克劳迪亚心生妒意,寻找机会拆散这对恋人。劳德丝终于忍受不了没有希望的生活,她离开了家,却被小偷偷去了所有钱物。

第22集

几个流浪的孩子救了劳德丝的命,她渐渐成了这个流浪群体中的一员。一天夜里,小流浪汉埃多伊在偷钱包的时候,被迪亚戈抓到,劳德丝急忙赶来,与迪亚戈不期而遇。克劳迪亚派皮皮托威胁伊娜的母亲,她自己则亲自找到伊娜质问两个人的关系,伊娜迫于压力矢口否认她与安吉罗有情。伊娜与安吉罗的爱情转转为了地下,二人只好利用手机互诉衷肠。埃多瓦多丧失了斗志,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内酗酒,对妻子儿女动辄发火。而此时的阿摩尔则在紧锣密鼓地收购波纳电信公司,她鼓动迪亚戈为自己工作却遭到了拒绝,这令阿摩尔十分伤心。

第23集

贝琳夫人要求伊娜与安吉罗分手,伊娜苦苦哀求母亲给他们一次机会,贝琳夫人不忍心看到女儿难过,只好作罢。不久,克劳迪亚来到医院探视伊斯克,见他已经神志恍惚,认不出自己,不禁得意非凡。听说埃多瓦多的对手意欲拉拢伊娜为他们作证,克劳迪亚心生一计。她主动提出为伊娜一家修葺房屋,免除他们的水电费,还答应把伊斯克送回家来,前提条件是让伊娜跟她返回家中继续做仆人。伊娜不情愿地答应了。劳德丝把小流浪汉埃多伊看成自己的孩子,一天,埃多伊又因偷东西被人追赶,劳德丝奋不顾身上前救助,自己却被车撞伤。碰巧迪亚戈路过,他本想上前搭救,却警察抓住。西蒙与克劳迪亚的关系日益亲密,西蒙的养子马龙过生日,他竟然忘得一干二净,这令柴瑞和孩子们非常失望。

第24集

劳德丝被阿摩尔救下,阿摩尔希望她帮助自己跟随迪亚戈返回潘塔沃德与埃多瓦多作对。但是,劳德丝已经不想卷入此事,她让阿摩尔骗迪亚戈说自己已死,并交出了结婚戒指,要与他彻底了断。迪亚戈信以为真,悲痛万分。伊娜开始了佣人的工作,克劳迪亚让贴身女仆奇妮盯着伊娜,不让她跟安吉罗接近。一次夜里,伊娜悄悄溜到花园与安吉罗约会,被奇妮发现,汇报给了克劳迪亚,克劳迪亚大发雷霆,在众人面前指桑骂槐。不过,她并不想彻底得罪了伊娜,还准许伊娜在卡洛伊的生日那天回家看望父母,但是条件是必须由奇妮跟着。克罗纳议员找到贝琳,他要出一千比索贿赂贝琳作证,遭到了拒绝。埃多瓦多知道后,决定开始反击,赢得这个案子。

第25集

劳德丝出院后,又来到了埃多伊身边,埃多伊对劳德丝说出了自己的悲惨身世,希望她做自己的妈妈,劳德丝非常感动。柴瑞终于发现西蒙背叛了自己,她陷入了极度的痛苦和困惑。西蒙承认了自己与克劳迪亚的恋情,希望获得柴瑞的宽恕。克劳迪亚随时监视着伊娜和安吉罗,一次伊娜为安吉罗烤肉险些引起火灾,克劳迪亚借机对伊娜又打又骂,安吉罗无法阻止,丽娅看不下去,为伊娜打抱不平,这令克劳迪亚十分意外。没过多久,克劳迪亚再次对伊娜拳脚相加,安吉罗终于忍耐不住,挺身而出保护伊娜。这可惹恼了克劳迪亚,她决心与丈夫一同拆散这对恋人。安吉罗以死要挟,救下了伊娜的性命。

第26集

迪亚戈经常收到匿名信,警告他不要相信他信任的人,并告诉他劳德丝并没有死。迪亚戈不明所以,找到阿摩尔询问究竟,阿摩尔矢口否劳德丝认仍在人世。安吉罗和伊娜一家人逃出了克劳迪亚的魔爪,来到了马尼拉。他们暂时住在了一家酒店里,一家人其乐融融。安吉罗四处寻找工作机会,一心要撑起这个家的家庭重担。柴瑞约克劳迪亚出来谈判,要她不要再接近自己的丈夫。

第27集

克劳迪亚不肯低头,柴瑞进一步要挟把这一切告诉给埃多瓦多。安吉罗因为没有大学文凭,一时找不到工作。伊娜开始在街上卖起了烤肉串,贝琳夫人则靠给人洗衣服贴补家用。伊娜的爸爸因为没有钱买药病情逐渐恶化,安吉罗情急之下向西蒙求助。西蒙给了安吉罗一些药,还许诺帮他找工作,安吉罗喜出望外。迪亚戈认为自己失去了一切,愤怒地把矛头指向哥哥,准备回潘塔沃德找哥嫂算账,克劳迪亚听到风声,对自己的家严加戒备,并想将迪亚戈置于死地。丽娅由于违背父母的意愿谈恋爱被母亲关在了家中,乔纳森前来探望,被拦在大门之外,并遭到了克劳迪亚的羞辱。阿摩尔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这令她非常困惑。

第28集

安吉罗准备在西蒙的帮助下到公司面试,谁知与西蒙见面时,却看到了母亲克劳迪亚。克劳迪亚感慨万分,希望领儿子回家,被安吉罗断然拒绝。安吉罗无奈之下只好到建筑工地做苦力,伊娜也开始到美发店帮忙,并与美发店的老板曲奇成为了好朋友。伊斯克的病情逐渐好转,与安吉罗感情很好。克劳迪亚终于意识到对女儿强制性的管教,很有可能导致她也离自己而去。她开始用礼物拉拢女儿。朱丽叶逃出了瓜达的家,趁着夜色搭上一辆三轮车来到野外。因为没钱交车费,她与司机扭打在一起。碰巧马克经过,把朱丽叶救回了家中。朱丽叶并不领情,认为自己不过是又进了一座监狱。阿摩尔公司的模特碧娅活泼可爱,深得阿摩尔的喜爱,而她儿时在孤儿院的身世更令阿摩尔怜爱。

第29集

伊斯克突然发高烧,被送进医院进行抢救。为了给他治病,安吉罗把妹妹的全部储蓄都花掉了。丽娅终于获得了人身自由,但是母亲却在她身边安排了一个保镖随时监督她的行为。伊娜来到闹市帮理发店老板曲奇采购,她不习惯路上过多的车辆,躲闪不及被阿摩尔撞倒。阿摩尔责怪伊娜不该在路上乱闯,答应领她去医院检查。伊娜的自尊心深受伤害,拒绝了阿摩尔。

第30集

安吉罗在工地上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他非常难过,不是何去何从。为了生存,伊娜开始到城里找工作,很快被安排进了阿摩尔的公司的行政部门。她吃苦耐劳,从给阿摩尔泡咖啡、接电话开始学起,这对一个农村来的姑娘很具挑战性。不过她的收入很可观,成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克劳迪亚开始为丈夫下届竞选进行紧锣密鼓的筹备,为了拿到足够的竞选资金,她出卖了波纳电信公司大部分的股份,不知道购买的人竟是埃多瓦多昔日的情人。一天夜里,朱丽叶偷听到瓜达和马克的对话,她终于明白了那个救了她的人就是马克,而马克的用意就是要朱丽叶为埃多瓦多做证,帮埃多瓦多打赢官司。

第二部

第1集

伊娜拿到了半个月的薪水,终于可以解决房租水电等基本的生活开销了。但是在公司里,她经常要加班到深夜,偶尔还要忍受阿摩尔对她的训斥。一天夜里,安吉罗来公司接伊娜回家,被阿摩尔见到了。阿摩尔安排人对两个人进行了身份调查,发现安吉罗竟然是埃多瓦多的儿子,不禁心中暗喜。埃多瓦多了解到妻子与西蒙发生了婚外情,不禁怒火中烧,与克劳迪亚吵了起来。克劳迪亚为了丈夫的竞选活动,决定放弃与西蒙的恋情。阿摩尔重回潘塔沃德,见到了埃多瓦多,埃多瓦多百感交集。

第2集

埃多瓦多的行政案听讼会即将召开,皮皮托接到了议员的恐吓电话让他出庭作证。由于皮皮托跟随克劳迪亚多年,了解她经营赌场以及杀人的全部勾当,他成为了埃多瓦多案子成败的关键证人。克劳迪亚和埃多瓦多对他施加压力,要他在法庭上说谎。皮皮托在双方的压力下走投无路,终于自杀身亡。埃多瓦多深感自责。埃多瓦多意识到阿摩尔收购波纳电信并非只是商业行为,便劝妻子把公司赎回来,但是克劳迪亚非但不听,反而对埃多瓦多奚落一番。阿摩尔了解到伊娜的男朋友就是埃多瓦多的儿子,便开始对伊娜百般刁难,伊娜只好默默忍受。埃多瓦多出钱让朱丽叶在法庭上为自己作证,可是朱丽叶却找到了跟克罗纳议员联系上的机会。

第3集

朱丽叶在法庭上背弃对埃多瓦多的承诺,改口指斥埃多瓦多为赌场头目,因为克罗纳给她提供了更优厚的条件。埃多瓦多异常绝望,想跟克劳迪亚到国外去避难。克劳迪亚不肯服输,对律师施加压力,逼他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安吉罗的生日到了,他恳求伊娜下班早点回家庆祝。不料伊娜却被阿摩尔扣下复印文件,很晚才忙完。安吉罗非常伤心。他拿出来自己卖项链买回来的手表送给伊娜,伊娜非常意外,因为自己送给安吉罗的礼物正是项链坠子。两个人异常激动,发誓永不分离。

第4集

伊娜终于无法忍受阿摩尔对她的冷言恶语,提出了辞职。阿摩尔向伊娜解释,自己这样严格要求她是为了她好,并表示如果伊娜通过人事部门的测试,就可以晋升为办事员。伊娜思量再三决定留下来参加考试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安吉罗却不以为然,伊娜答应如果自己测试不通过,就会辞去这份工作。克劳迪亚决定求助阿摩尔帮埃多瓦多赢得这场官司。阿摩尔绑架了朱丽叶,以性命相要挟,令朱丽叶在法庭上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证词。埃多瓦多虽然被判无罪,但自尊心却被大大刺伤,他找到阿摩尔,希望她不要伤害自己的家人,同时拒绝她提供的一切帮助。阿摩尔嘲笑他还生活在过去,挖苦他是个失败的人,不值得她报复。埃多瓦多羞愧难当。

第5集

伊娜通过了办事员的测试,开始在培训部工作。阿摩尔与她直接打交道的机会没有那么多了,她在公司的日子也就不再那么难熬了。部门里有一个叫凯尼斯的小伙子对伊娜非常关照,这令安吉罗感到几分醋意。公司的模特碧娅性格直爽,非常喜欢跟伊娜在一起。一天晚上碧娅拉伊娜到迪厅喝酒跳舞,很晚才把伊娜送回家。安吉罗非常讨厌碧娅,责怪伊娜不该跟这种人出去鬼混。阿摩尔唆使充满野心的克劳迪亚代替埃多瓦多参加省长的竞选,克劳迪亚欣然同意。她开始四处筹集活动资金,并决定卖掉波纳维斯塔家的银行生意。埃多瓦多虽然不赞同克劳迪亚的做法,却也无法阻止她。克劳迪亚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满足,因为不管她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一群欢呼的人群。但是她根本不知道阿摩尔已经在暗中支持另外一位深受群众爱戴的市长鲍勃参加竞选了。

第6集

伊娜与安吉罗被大雨困在路上,不得已在一家小旅馆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家时,贝琳夫人非常不安,担心女儿没有结婚就做出了出格的事。克劳迪亚轰轰烈烈地开始了竞选活动,安吉罗知道父亲退出竞选后非常难过,赶回家安慰他。这是他离家出走后第一次与父亲相见。埃多瓦多希望安吉罗和伊娜一同搬回家来住,安吉罗考虑到克劳迪亚的态度,拒绝了这个提议。埃多瓦多再次找到阿摩尔质问她唆使克劳迪亚参加竞选、变卖家族生意的真实目的,阿摩尔否认自己是在报复,对埃多瓦多大打出手,令埃多瓦多目瞪口呆。其实在内心深处,阿摩尔仍然割舍不掉昔日的真情。

第7集

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克劳迪亚雇人偷偷撕毁其他竞选人的海报和宣传资料,但是一直踏踏实实做工作的竞选人鲍勃奥兰却深得广大农民和青年学生的爱戴。克劳迪亚为了利用阿摩尔,邀请她来到家中小住,阿摩尔看到克劳迪亚与埃多瓦多假作出的恩爱情形,心中非常难过。乔纳森为了让丽娅开心,违心地支持克劳迪亚,而乔纳森的妈妈则站在了支持鲍勃奥兰市长的竞选队伍中。丽娅看到政治对父母的改变,不禁暗自失望。竞选已经进入白热化程度,安吉罗也赶回来帮助母亲拉选票,克劳迪亚一直领先,不想在最后时刻被鲍勃奥兰反超,这使克劳迪亚的神经变得异常脆弱。

(第8集暂缺)

第9集

克劳迪亚无法接受失败的现实,变得失去了理智,埃多瓦多无法忍受她疯疯癫癫的样子,和她争吵起来,并在盛怒之下打了克劳迪亚一个嘴巴,把她赶出了家门。丽娅痛恨爸爸的无情,要求妈妈带她一起走,克劳迪亚出于现实的考虑,拒绝了女儿的要求。离开家的克劳迪亚无处可去,她找到西蒙,暂时跟他生活在一起。伊娜因为工作对家里的事无暇顾及,安吉罗感觉受到了冷落,劝伊娜不要继续工作。但是伊娜认为这是自己成功的大好时机,执意不肯放弃,责怪安吉罗不能理解自己,两个人之间隔阂进一步加大。一天,碧娅在快餐店邂逅了安吉罗,二人约好共进晚餐,安吉罗向碧娅诉说了内心的苦恼。

第10集

碧娅把安吉罗对她说的话转告了伊娜,希望他们两个人尽快和好。但是伊娜和安吉罗都不肯让步,矛盾没有丝毫缓解。安吉罗发工资的日子到了,由于迟到、误工等原因,他只领到了平时工资的一少半,而伊娜却干得红红火火,安吉罗心中很不是滋味。丽娅征得母亲允许,跟乔纳森和其他几个朋友到海边度假,当晚喝得烂醉,与乔纳森和他的一个朋友住在了外面。这可吓坏了埃多瓦多,他找到丽娅,强行把她拉回家,把罪责归到了乔纳森的身上。丽娅找爸爸辩解,也被埃多瓦多打了一个嘴巴。丽娅赌气离家出走,跑到阿摩尔家诉苦。恰巧遇到克劳迪亚,母女俩一同来到了克劳迪亚的公寓。

第11集

西蒙下班回来,克劳迪亚唯恐女儿知道自己和西蒙的关系,情急之下把他推出了门,西蒙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伊娜即将外出参加为期三天的公司研讨会,她与家人一一告别,唯独对安吉罗非常冷淡。同事凯尼斯来接伊娜,安吉罗看到了,不免醋意大发,就势与碧娅相约外出。不巧被记者看到,安吉罗的身份被当场道破,碧娅非常吃惊。研讨会上,伊娜的发言引来了阵阵掌声,连阿摩尔都投来了赞许的眼光。在研讨会结束之际,阿摩尔激动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鼓励所有人抓住机会,努力拼搏。伊娜感同身受,听得泪流满面。克劳迪亚为了竞选,使公司欠下了大笔债务,埃多瓦多卖掉了波纳电信余下的股份才暂时免去了法庭的起诉。

第12集

他希望抵押房产和农场贷款5个亿,但是银行的资产评估给得很低,他拒绝了。与此同时,农场的经营也遇到了资金短缺的问题,无奈之下,埃多瓦多只得向阿摩尔求助,阿摩尔在公司给他安排了特殊项目副总裁的职位。克劳迪亚把女儿送回潘塔沃德,再次与埃多瓦多相见,埃多瓦多埋怨克劳迪亚背着他把波纳电信的股份全部卖掉。克劳迪亚下定决心把阿摩尔从自己手上买走的资产一点点地夺回来。回到马尼拉后,西蒙向克劳迪亚求婚,希望她忘记一切恩怨,随他到美国生活,却遭到了克劳迪亚的拒绝。西蒙黯然离去,克劳迪亚十分难过。安吉罗向伊娜道歉,两个人重归于好。伊娜在公司工作更加勤奋,很快就由办事员升职为培训助理,阿摩尔答应让她明年去读大学课程。安吉罗依然在快餐店里工作,赚着微薄的薪水。想到自己四分五裂的家庭的时候,安吉罗寝食难安。

第13集

埃多瓦多开始为阿摩尔打工,阿摩尔答应帮埃多瓦多偿还全部外债,但是要求他以房产作为抵押,在五年之内把钱还给阿摩尔。埃多瓦多无奈地签下了合约。埃多瓦多虽然是公司的副总裁,但是薪水并不高,阿摩尔对他的建议根本不予采纳,埃多瓦多有苦难言。安吉罗的经理经常克扣员工工钱,而且违背公司制度不给员工任何福利待遇。工人们私下里议论纷纷,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一次,安吉罗忍无可忍,跟经理吵了起来,结果遭到了解雇。伊娜听信碧娅的劝说,借钱让安吉罗做生意,这更刺伤了安吉罗的自尊。克劳迪亚谎称家里的房子在装修,住进了阿摩尔家中,她到处翻查,希望了解阿摩尔成功背后的原因,从而伺机反攻。阿摩尔对此早有准备,希望借机观察这个女人的真实想法。两个人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阿摩尔将波纳电信按照自己的姓氏更名为利波地.帕沃斯电信公司。尽管克劳迪亚和埃多瓦多恨得咬牙切齿,但克劳迪亚还是组织了庆祝晚会。看着阿摩尔占有了自己的家族企业,在台上风光无限,埃多瓦多只能强颜欢笑。

第14集

安吉罗和伊娜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这令安吉罗十分迷茫,他感觉自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伊娜身边。正巧碰上母亲按照从阿摩尔那里得来的地址找上门来,安吉罗趁势跟随母亲一同回了家,伊娜十分难过。埃多瓦多主动找儿子谈心,希望帮助他重新回到伊娜身边。安吉罗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说他没有能力照顾伊娜一家。埃多瓦多鼓励儿子振作起来。阿摩尔因为工作过度犯了胃溃疡的毛病,被加班的伊娜送进医院。阿摩尔心存感激,请伊娜吃饭,并开车送她回家。伊娜为自家的简陋感到难堪,但是阿摩尔却对她大加鼓励。伊斯克说他认识阿摩尔,但是谁也没有真正理解他的意思。

第15集

安吉罗在乔纳森的鼓励下,打算把伊娜带回家住,克劳迪亚坚决反对,安吉罗因而决定重新回到伊娜身边。临走前,父亲给了他一个朋友的电话,让他去那里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埃多瓦多满腹牢骚,对工作毫无热情。阿摩尔交给他的工作,他经常拒绝完成,有时候甚至不来上班。一次开会,埃多瓦多竟然跟阿摩尔当众争吵起来,阿摩尔毫不客气地开除了他,埃多瓦多深受打击。

(后面的由于篇幅所限,见扩展阅读中的相关链接)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