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周文矩

周文矩

周文矩,中国五代南唐画家。建康句容(今江苏省句容市)人。生卒年代不详,约活动于南唐中主、后主李煜时期(943~975),后主时任翰林待诏。周文矩工画佛道、人物、车马、屋木、山水,尤精于仕女。周文矩也是出色的肖像画家。存世作品多为摹本《宫中图》、《苏武李陵逢聚图》、《重屏会棋图》、《琉璃堂人物图》、《太真上马图》。

周文矩美风度,学丹青颇具精思,升元(937-942)中奉命在宫廷作《南庄图》,精备之至。后主李煜时任翰林待诏。工画人物、冕服、车器,尤擅仕女,多以宫廷贵族生活为题材,兼精车马、楼观,画风近于,但其纤丽过之,画衣纹多作颤笔,独创“战笔”描法;画山林泉石,其笔法亦瘦挺、颤掣,和周不同;所画仕女不施朱傅粉,镂金佩玉以饰为工。也善画佛像,尝于兜率宫内作《慈氏像》,将印度原本中之男像画成“丰肌秀骨”、“明眸善睐”之中国女性。曾绘《高僧试笔图》,画一僧攘臂挥笔,旁观数士人咨嗟啧啧之态,如闻有声。还善于描写儿童生活,有《婴戏图》卷、《宫中图》卷等。

周文矩善画道释、人物、车服、楼观、山林、泉石,而以人物、仕女最精。学北齐曹仲达、唐代吴道子,不堕曹、吴习气,却能自成一家。他的仕女画,继承了唐的传统,在面部造型上,得其“闺阁之态”,但也有他独创的地方:行笔多用较瘦劲的“战笔”(颤动的线条)来表现衣纹,以别于周“秀润匀细”的画法(画仕女不用战笔);在设色上不同于周的“秋艳”,而是“不施朱傅粉,镂金佩玉,以饰为工”。

他善于深入观察和体会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人物,把握他们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因此,塑造出来的人物各不相同,达到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故宫博物院所藏的《重屏会棋图》(宋摹本),画中刻画李中主端然而坐,凝神观看其兄弟下围棋的情景,显示出一种思考的仪态,十分生动。衣纹作“战笔”,无名款,应是文矩的画法。其《宫中田》(宋摹本),描写宫廷妇女幽闲生活,有弹琴、弹琵琶的,有梳妆打扮的,有同儿童和狗嬉戏的;或平静安详,或闷闷不乐,或惊慌,或虔诚等等,均反映了不同活动中妇女的不同心理状态。他的《宫女图》,一宫女于腰带间插一玉笛,侧身而立,目视手指,表现刚演奏之后,情意凝伫,若有所思的样子。元代汤还看到他一幅《高僧试笔图》。一僧攘臂挥翰,旁观数士人咨嗟啧啧之态,如闻其声。这些传神妙笔,无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宗教画,与吴道子是一个体系,虽取材于印度佛教经典,但以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形象做模特儿,按照中国人的审美理想去进行创作的。如画五欲天宫之弥勒菩萨,大胆地把印度原本中菩萨男子像,改成“丰肌秀骨”、“明眸善睐”健康美的中国女性,已纯属于中国民族风格的艺术了。这种作风对北宋的宗教画影响很大。

周文矩曾作《婴戏图》卷,塑造了许多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儿童形象,对儿童生活的描写,颇为生动,开宋代专门描绘儿童题材的先声。苏汉臣李嵩等画家的《婴戏》和《货郎图》等,就是在周文矩的基础上进行创造的。

他的仕女画从题材内容到表现形式,都继承了唐代的传统。论者谓其体近周,而纤丽过之,这是由于不同时代的审美风尚和不同地域的妇女体态所存在的差异所决定的。他画佛道、人物,力求不蹈袭曹仲达吴道子等人的窠臼。画人物衣纹,效仿李后主的书法笔意,行笔瘦硬颤掣。北宋《圣朝名画评》指出:他“用笔深远,于繁富则尤工”。说明善于表现繁华富丽的生活场景,是周文矩人物画的特长。

传世作品有《明皇会棋图》卷,图录于《故宫名画三百种》;《重屏会棋图》卷,描绘南唐中主与兄弟们在屏风前对弈的场面。因背景屏风上又画屏风,所以称为“重屏”,该图无名款,宋元藏印均伪,但人物服饰及生活用品为五代遗制,至少可以反映周文矩画法的面貌。绢本,设色,纵40.3厘米,横70.5厘米,卷后有明沈度文征明题记,现藏故宫博物院。藏于美国弗利尔博物馆的《琉璃堂人物图》卷为清人摹本,该画描绘盛唐诗人王昌龄与其诗友李白、高适等人在江宁琉璃堂唱和的故事。宋徽宗误题为《文苑图》的传本其实是该画的一部分。《宫中图》一画为南宋摹本,记载说为周文矩真迹临本。北宋《图画见闻志》和《宣和画谱》举述周文矩的作品,“有《贵戚游春》、《捣衣》、《熨帛》、《绣女》等图传于世”。现存宋代摹本《宫中图》,从不同侧面表现了宫廷妇女的生活。包括奏乐、簪花、扑蝶、戏婴、调犬、画像等多种情节;全图分12段,共81人,人物情态及相互间的呼应关系,处理得十分自然而又有条理。其中画像一段,是中国古代人物画家,对人写真的形象资料,尤为难得。周文矩也是出色的肖像画家。南唐保大五年(947)元旦大雪,中主与兄弟及近臣宴饮赋诗,诏令周文矩及宫廷画家高冲古、董源朱澄徐崇嗣等合作描绘《赏雪图》。图中“侍臣、法部丝竹”即由周文矩主笔,甚受称誉。他还画过《重屏会棋图》、《五王酩饮图》等,也是表现李及其兄弟们的群像和生活情态的。《重屏会棋图》现藏故宫博物院,描绘与其3个弟弟弈棋,在弈棋的高雅生活中流露着友爱气氛。李坐正中,其肖像神情逼真,颇有特色,衣纹细挺而带转折,瘦硬战掣,正是周文矩线描特色。图中屏风上又画一屏风,内容系表现白居易偶眠》诗意,故名《重屏会棋图》。

郑文宝《江表志》还记载了这么一件事:宝大五年(公元947年)元旦,中主李召他的兄弟和侍臣登楼赏雪,吟诗饮酒,并集中当时名家画《赏雪图》,由高太冲画御容朱澄画楼台宫殿,董源画雪竹寒林徐崇嗣画池沼禽鱼,而周文矩画太弟以下侍臣及伎乐供奉人像。由于他们在创作上发挥了各自的绝技,合作得非常成功,所谓“曲尽一时之妙”。《圣朝名画评》、《宣和画谱》均把他列入宋画家,可知北宋初期,他尚在人间。

五代周文矩是南唐重要的人物画家,工画人物,尤工仕女,对后世有很大影响。他的作品惜已存世不多,除国内有一部分外,散失海外传为周文矩的作品亦仅有数本:《琉璃堂人物图》《后主观棋图》《宫中图卷》《饮茶图》《浴婴图》,成为研究周文矩绘画风貌的重要参考资料。

几件海外流传作品

1.《琉璃堂人物图

琉璃堂人物图》为宋摹本,31.3厘米×126.2厘米,现藏美国大都会美术馆。此卷内容,据有关史料,乃写唐诗人王昌龄与其诗友在江宁县丞任所琉璃堂厅前聚会吟唱的故事。共画十一人:僧一人,文士七人,侍者三人。与僧人对坐穿黑衣者为王昌龄,僧为法慎,后段倚松者为诗人李白。此幅作品同北京所藏残存的后半段,均为宋摹本,而流入美国的此幅为全摹本,更显得尤为可贵。

全画共分两部分,前部分以法慎为中心,王昌龄等二文士正与之谈论,两侍者在后捧盒侍立。后半部分则以文士构思诗文为主题,李白倚松而思,一侍者正磨墨以待倚石执笔而思者运笔疾书,最后一文士执卷回头仰望,若有所感,与之同坐黑衣文士则眼望执笔欲书文士,似乎已觅得佳句。全幅人物繁复,布置铺排错落有致,真实地再现了当时文人雅会时的情形。此件作品《宣和画谱》亦有著录,《勤斋集》所记较为详细:

……图凡八人,皆唐衣冠,三僮子前,三人与胡僧对坐,朱衣者持梵夹读,僧屈指为数物状;衣绿者指左,黄衣者拱手,皆有谈说,似是为文事者。中二人偕立,童子磨墨,一则凭曲松而言,若口授其意;一则据石,左执卷,右秉笔而掌其颐,若思概括其意而将之书者。后二人坐石上,共执卷,一读而指其文,一仰而若有所思者……将此记与现藏此卷人物对照,正与此吻合,“皆唐衣冠”则是作唐人故事。画面着色淡雅,格调清逸,衣纹线描顿挫转折而有颤动之感,与今传《重屏会棋图》用笔一致。周文矩画风上承晚唐,设色简单,又受李后主书法“金错刀”影响。画中靠背椅、榻、书箱等,据考古及文献记载,都证明系五代后才有,排除了作者是的说法。清末民初,此本为狄平子所得,卷首有其长跋,后流往国外。

2.《后主观棋图》

此卷亦为宋摹本,全图31.3厘米×50厘米,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重屏会棋图》为同一母本,画中主与其兄弟娱乐相得情境。周文矩传世作品,以《重屏图》最为著名,南宋王明清考定其中一人为南唐中主,后有人考定画中会棋四人为南唐中主兄弟四人。此本题为《李后主观棋图》或有所据。《挥尘三录》卷三《尤延之博物洽闻》言《重屏图》为南唐李中主像:楼大防作夕郎,出示其近得周文矩所画《重屏图》……明清云:‘顷岁大父九江,于庐山圆通寺模江南李中主像藏于家,今此绘即其人。……亟走介往会稽,取旧收李像以呈,似面貌冠服,无毫发之少异,因为跋其后,楼(大防)深以赏激。(《挥尘三录》)《研北杂志》又言:

《重屏图》至汝阴王明清氏始定正坐者为南唐李中主像……江南李中主兄弟四人围棋,屏上书乐天前诗……

图中画一人居中观棋,如有所思,另一人正关注棋局,其中二人正执子欲着棋,争斗方酣。旁画侍者一人。背景置一屏一榻,屏上又画屏风人物。此图未见《故宫已佚书画目》著录。现藏弗利尔美术馆。

3.《宫中图卷》

此卷共有三段,为南宋摹本。1947年左右流出海外。第一段28.3厘米×168.5厘米,藏克里夫兰美术馆,曾名《仕女图》,第二段名《宫中图》,藏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第三段名《唐宫春晓图》,原为英国私人藏,现藏大都会美术馆。藏克里夫兰美术馆《宫中图》本,卷后有南宋淡岩居士张激绍兴十年(1140年)跋:

周文矩《宫中图》,妇人小儿,其数八十。一男子写神。

明代张丑《真迹目录》、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现代郑振铎《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等均有著录。此卷画后宫贵妃、宫女日常生活情境,有不同的生活场面。或与女官一起从事文事活动,或吹奏丝竹、拨阮弹琴,或对坐谈天,或梳洗照镜、整装理容,或照看皇子、嬉戏娱乐……种种不一,写出了宫中日常情境。人物欢快而有序,神态自然愉悦,完全没有一些诗人所描绘的宫怨气氛,实为宫廷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八十位人物,或三五一组,或六七人一丛,人物交插井然有序,充分表现了作者驾驭大场面的能力。据画史记载,周文矩为翰林待诏,具有多方面的绘画天才,善道释人物、山林泉石,而尤精仕女画。前人论画仕女之工,不贵施朱敷粉、镂金佩玉、以饰为工,而贵在得其闺阁之态,即能写出仕女的神态、气韵。观周文矩此卷作品,其对宫中生活观察之细、造型之优美、人物之繁复变化,确实令人赞叹,虽非原作,仍让人感受到他过人的才华。

4.《饮茶图》、《浴婴图

此两件作品旧传周文矩,亦是宋人摹本,为团扇绢本,均纵35.8厘米,横35.9厘米。鉴藏印前图有“信公鉴定珍藏”“信公珍赏”“公”等收藏印章,后图则有“丹诚”“真赏”“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等,同藏美国弗利力美术馆。《饮茶图》画一贵妇正向一茶盘中取茶,作正面低头状,神情端注,一手伸向茶杯,一手从后面正欲伸出托住茶杯。一绿衣侍女双手托茶盘,小心翼翼,专心注视茶盘中茶。不远处一贵妇合扣双手于胸前,微微低头回向她们而立,仪态端庄,似正等待执茶妇人向其献茶,其后一侍女手托锦盒紧随其后。全幅布局紧凑,虽然是四人,不好作安排,但将两人排为一组,而另外两人则和其拉大距离,成为两组,在后一组中又将二人距离微微拉开,这样就形成三分式构图,形成疏密相间的格局,而又疏中有密,密中有疏,疏密安排极为得当。此本虽是扇面小品,亦精心为之,颇见宋人用意之工,造型之美。从中亦可见周文矩画风之一斑。

《浴婴图》则绘三妇人为四婴儿洗澡情形。右面一妇人正给一小儿脱衣,小儿手放盆中,露出极不情愿的神态。中间则绘一妇人正为一小儿洗澡,盆中小儿坐在水中,亦脸露哭容,好像被大人摁在水中,极不耐烦,盆旁一小儿上衣已脱,扶住盆沿观看正在脱衣的儿童。左面一妇人坐于凳上,一小儿正拥其怀中作撒娇状,好像已洗过澡,正欲依偎母亲怀中寻乳吸吮,坐凳妇人一手拥抱小儿,两眼则观看正为小儿脱衣之妇人。全幅选取从脱衣到洗毕整个情境加以描绘,将日常洗澡的全过程极细致地表现出来,构图丰富严谨,极富有生活情趣,在表现仕女、儿童题材上,不愧为优美之作。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