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兵猴

兵猴

兵猴

兵猴

兵猴

兵猴》这是一本动物小说,之所以比其他类型的小说更有吸引力,是因为这个题材最容易刺破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种种虚伪的表象,可以毫无遮掩的直接表现丑陋与美丽融于一体的原生态的生命。人类文化和社会文明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更新,但生命中残酷竞争、顽强生存和追求辉煌的精神内核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此,动物小说更有理由赢得读者,也更有理由追求不朽。

一轮银盘似的月亮。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在猴王金氅率领下,萨蛮猴群借着月光在树冠间飞梭跳跃。

大白牙不知道猴王金氅要带着他们前往何处,不管往何处去,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需要他这只兵猴去冲锋陷阵。他很高兴去打仗,一有战事他就成为众猴关注的焦点,他喜欢被重视或被仰视的感觉,他喜欢被其他猴子众星捧月围在中间的感觉。猴王金氅是在万般无奈下才半夜三更率领猴群冒险跑到猛犸崖来的。他必须对付这只吃猴成性的恶雕。金丝猴生活在高高的树冠上,在地面活动的食肉猛兽想吃猴也吃不到,只能是望猴兴叹。即使善爬树的山豹、猞猁、金猫、大蛇之类,也很难爬到树冠顶部来打猎,且猴群有哨猴制度,一天24小时有哨兵站岗,发现敌害立刻就会啸叫报警,享有飞猴美誉的金丝猴们刹那间就会逃得无影无踪,捕食者只能无功而返。萨蛮猴群好几年都活得太太平平。没想到风云突变,灾难从天而降。这是一只乌雕,当地山民称之为黑鹰,也不知从哪里搬迁过来的,4个月前突然就出现在日曲卡雪山的天空。这只乌雕全身乌黑,脚爪和嘴喙金黄,脑袋却与众不同地呈墨绿色,所以叫绿头乌雕。乌雕属于大型猛禽,双翼展开有两米,尖喙利爪,凶猛异常。开始时,绿头乌雕大约每隔十来天来捕捉一只金丝猴,这对萨蛮猴群来说虽然也是惨重的损失,但尚在可容忍可承受范围之内。对野生动物来说,天灾人祸,非正常减员,总是免不了的。但两个月后,恶雕的猎猴频率越来越高,七天一次、五天一次、三天一次……发展到最近半个月,每两天就要发生一起猴入雕口的惨剧。天空中没有第二只乌雕,每一次绿头乌雕得手后,立刻就抓住金丝猴头也不回地往日曲卡雪峰飞去。从这些现象不难判断,绿头乌雕是只正在哺养雏雕的母乌雕。萨蛮猴群陷入了巨大的生存危机。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个月,整个萨蛮猴群就会被杀尽吃绝。金氅身为猴王,对种群生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必须设法扭转种群灭绝的局面。他无力与绿头乌雕抗衡,只有另辟蹊径。他为了观察绿头乌雕的飞行路线,已经带着两名亲信悄悄潜行到日曲卡雪峰侦察过,摸清了雕巢的具体方位,也看清雕巢里确实有两只半大的雏雕,绞尽脑汁想了两天,终于想出个主意来,那就是趁绿头乌雕不在家的时候深入雕巢,消灭这两只正日长夜大的雏雕。这么做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3-2=1,能有效减少乌雕的食物需求量,让它不必再每隔一天就来捉一只金丝猴了。这是猴王所能想到的缓解萨蛮猴群生存危机的最好办法了。

一切如猴王金氅所料,当太阳从日曲卡雪峰冉冉升起,绿头乌雕跨出鸟巢,站在峭壁中端状如猛犸象鼻尖那块突兀的岩石上,气势恢宏地摇了摇翅膀,让洁白的晨风擦洗羽翼间夜的残留,然后稳重地蹬动双腿,飞上蓝天。当绿头乌雕矫健的身影消失在被霞光染红的白云里,猴王金氅立即率领猴群从山的背面攀爬到状如猛犸象脑袋的山顶上。从山顶到雕巢,有十多米长一段笔陡的峭壁,但这难不倒金丝猴,所有的成年雄猴倒悬身体,我抱着你的腰,你抱着我的腰,形成了一条奇特的"猴梯",沿着状如猛犸象鼻梁的峭壁,从山顶一直垂挂到离鼻尖状岩石还有约两米高度的地方。大白牙是兵猴,踏着长长的猴梯,轻盈一跳,扑进雕巢。此时雕巢里的两只雏雕,一只红嘴壳,一只黄嘴壳,全身呈紫黛色,翅膀上已长出几片硬羽,顶多还有个把月时间,它们就能翱翔在蓝天成为捕食金丝猴的恶魔。事情并不是大白牙想象的那般简单。两只雏雕虽然羽翼未丰,却不乏猛禽的凶悍,当他捏住红嘴壳的脖颈,红嘴壳扇动双翼抽打他的脸,还抬起一只雕爪来抓他的胸,而另一只幼雕黄嘴则不断地用尖锐的雏音向远方的母雕呼救。毕竟是还不会飞的幼雕,他到底还是占上风的,两只猴爪使劲一拧,咔嚓一声轻微脆响,红嘴壳成了一只断脖子雕。接着很快黄嘴壳也停止反抗,发出绝望的哀鸣。他用力一推,将半死不活的黄嘴壳从船形雕巢里摔落下去。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可以撤离雕巢了。天空传来绿头乌雕悲愤的啸叫,他瞥了一眼,绿头乌雕还像只大甲虫在远处的白云间疾飞。他有把握能抢在绿头乌雕飞临头顶前顺着长长的猴梯逃到猛犸崖山顶去的。他准备跳起来去攀爬猴梯时,却惊骇地发现,绝壁上空空如也,那条可让他逃生的长长的猴梯不见了!一定是猴王金氅看见绿头乌雕正在飞返猛犸崖,害怕遭到血腥的报复,扔下他带着猴群逃走了。他被出卖了!被猴王金氅出卖了!被萨蛮猴群出卖了!他为他们消灭了两只雏雕,而他们却将他扔给了死神!呀啊--天空响起锥心泣血般凄厉的雕啸,巨大的雕翼像张恐怖的网,正迅速朝大白牙罩下来。他闭起眼睛,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呦欧,突然,头顶传来一声猴啸。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大白牙睁开眼睛抬头望去,惊讶地发现,有一只金丝猴,趴在猛犸崖山顶上,小半个身体伸在悬崖外面,正急切地朝他吼叫,呦欧、呦欧,那是金丝猴特有的报警式啸叫,是在提醒他危险正在逼近!他看得很清楚,趴在猛犸山顶上的那只金丝猴,额顶高耸的黑毛间嵌有两条金色毛带,就像戴着顶凤冠,正是萨蛮猴群的王后蓝蝴蝶!刹那间,大白牙的自尊心被激活了。他不是普通金丝猴,他是顶天立地的兵猴,萨蛮猴群最美丽的雌猴正在注视着他,他决不能这样无所作为窝窝囊囊地等着让绿头乌雕把自己吃掉。虽然与绿头乌雕搏杀,对金丝猴来说,无疑是以卵击石,但石有石的坚硬,卵有卵的自尊,他也要努力表现出粉身碎骨的勇气来。绿头乌雕已飞临雕巢上空,挟带着一股令大白牙窒息的腥风,两只遒劲的爪子朝大白牙抓来。他无处躲闪,他也不想躲闪,迎着这致命的攫抓,他猛地往上蹿跳,雕爪抓住了他的腿,在这同一瞬间,他两条胳膊圈住了雕颈。绿头乌雕受了惊,摇扇着翅膀飞上天空。大白牙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响,身体不由自主地腾空升高。绿头乌雕愤怒地呀呀叫着,用嘴喙来啄咬大白牙的脸。大白牙搂住雕脖拼命噬咬雕的肩胛。弯如铁钩的嘴喙在他后脑勺啄出好几个血洞。他痛得天旋地转,仍顽强地啃咬雕的肩胛。雕的肩胛骨十分坚硬,他咬了好几口,满嘴都是雕羽和咸津津的雕血,但雕翅仍稳健地扇动着。绿头乌雕用另一只雕爪来撕扯他的腿,他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腿就像拆零件一样,脚掌、小腿、大腿,迅速被撕烂了。天空像在下红雨,点点滴滴洒下鲜艳的血。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的血快流干了。他已筋疲力尽,疼痛感早已麻木,产生极度的疲倦感,想闭起眼睛睡觉。他想,绿头乌雕太强大了,他太渺小了,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同归于尽的目的了。他气馁了,绝望了,想放弃了。就在这时,他无意中看见蓝蝴蝶趴在猛犸崖山顶上,正抬头望着他,他被绿头乌雕攫抓在空中,从空中俯瞰下去,他看得清清楚楚,空空荡荡的猛犸崖山顶,只有蓝蝴蝶一只猴子,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幸福感,他并没被萨蛮猴群彻底抛弃,有最美丽的王后蓝蝴蝶陪伴着他,他永远也不会孤独。他迸发出一派豪情,将残剩的生命都凝聚在牙齿上,狠命噬咬绿头乌雕肩胛骨,他的牙齿一颗一颗崩断,他仍发疯般地噬咬着。他的大号就叫大白牙,长着一副在金丝猴群里罕见的结实的牙齿,锋利无比,威力无穷。咔咔,传来雕骨碎裂的声响,他发现,绿头乌雕失去平衡,一只翅膀拼命摇扇,另一只翅膀却软绵绵耷落下来,在空中陀螺似地旋转,并直线坠落下去……让大白牙感到欣慰的是,蓝蝴蝶看到他是怎样咬断恶雕翅膀的。他喜欢出风头,喜欢被重视、被仰视或被钦佩的感觉。高黎贡山的萨蛮猴群里,历史上曾先后有过5只兵猴,这五只兵猴最后的结局与大白牙是一的,无一例外都牺牲在战场上。而大白牙牺牲得最为壮烈,给萨蛮猴群带来的利益也最为显著。蓝蝴蝶将大白牙的尸体带回森林,在一棵参天大树上找了一个树洞,将大白牙给塞了进去,长长的尾巴挂在树洞外,像是一块墓碑。这是金丝猴独特的树葬,只有猴王驾崩了才能享受的崇高哀荣,萨蛮猴群用特殊葬礼以纪念这位杰出的兵猴。蓝蝴蝶在做这件事时,猴王金氅始终板着脸在一旁默默观看,既没有出面制止,也没有出手相助。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