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罗明(革命家)

罗明(革命家)

罗明(19011987)字亦平,又名罗善培,广东大埔客家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汕头地委书记、闽南特委书记、福建省委书记。1928年去莫斯科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1931年后任中共闽粤赣特委组织部长、福建省委代理书记,因拥护和贯彻毛泽东关于开展游击战争,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的战略方针,1933年被作为“罗明路线”的代表遭到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批判。后调到瑞金中央党校工作。建国后,历任南方大学副校长,广东民族学院院长,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常委。

罗明同志曾五次担任福建省委书记职务,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活动家、福建党组织和闽西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创建者、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正确路线的坚定践行者、建国后广东民族工作实践的主要开拓者,为党和人民立下不朽的功绩。

罗明,又名罗善培,广东梅州市大埔县平原乡岩霞村人。因家庭贫苦,7岁时父母将其卖至枫朗镇坎下村。次年,养父去世,全靠养母抚养。10岁跟养母下田劳动。小学毕业后,因家贫无力升学,在枫
  朗街一家京果店当徒工,工余勤奋自学不辍。店主有两个儿子,平日与他友好交往,见他有志读书,遂出面劝服其养母,让其与他们同去报考有名的金山中学。但终因家贫,只读半年又告辍学。后听说福建厦门集美师范可免费入学,膳费也由学校负担,遂前往考进集美师范。

20年代初,罗明在集美师范求学时,因受社会主义新思潮及“五四运动”的影响,阅读《向导》、《中国青年》、《新青年》等进步书刊,接受了无产阶级革命新思想。当时,国共实现第一次合作,他与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区委取得联系,在集美成立国民党左派组织,与该校进步师生一起领导革命活动。

1925年(民国14年)9月,罗明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2月,中共广东区委指派他为特派员,在厦门发展党组织。5月,返广东接赖玉润任潮梅地委书记,并主办“东江农工运动人员养成所”。两年后,任中共闽南特委书记,并举办“漳州工农运动讲习所”。那时,南昌起义军进军赣南、闽西,他代表中共闽南特委往闽西迎接。并参加闽南与闽北代表在漳州成立中共福建临时省委。1928年(民国17年)2月,临时省委迁往厦门,他从闽西回厦门任省委书记。8月初,福建省委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选刘乾初为省委书记,罗明改任宣传部长。次年2月,刘乾初调往山东后,他任省委代理书记、书记,后来调中共中央工作。被派往中央苏区工作。30年代初,闽粤赣边临时省委改为福建省委后,他一度任省委代理书记。罗明作为福建党组织和闽西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始终坚持毛泽东正确主张,团结同志,使福建的党组织不断发展,闽西革命根据地逐步建立。

罗明在王明“左”倾主义统治中央的时期,受到残酷的迫害。1933年(民国22年)1月罗明在任福建省委代理书记时,写了《对工作的几点意见》,主要是:认为党在闽西上杭、永定、龙岩等边缘地区的条件比较困难,党的政策应当不同于根据地巩固地区。主力红军要从实际出发,边沿的游击区与巩固的中心区也应当有所区别。同时,提出在上杭、永定、龙岩地区,广泛发动群众,肃清土匪、民团,巩固根据地,并开展游击战争,打退进犯苏区的敌人等等。这些意见本来是正确的。但是,由于这些意见和“左”倾冒险主义的进攻路线格格不入,因此“左”倾机会主义者就认定罗明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是革命“悲观失望”、“退却逃跑”、“取消主义”等等。同时,撤销了罗明的中共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等职务。通过这次斗争,王明“左”倾错误在中央根据地内得到进一步贯彻。只有到中共中央六届七中全会的决议(1945年)才作出结论,肯定罗明是正确的。

长征时,罗明任中央党校教育处长,在随军途中受伤。遵义会议后,组织决定留他与夫人谢小梅在贵阳开辟黔川滇边区,但与当地党组织未取得联系,生活亦难以维持,只得在安顺城里当清洁工人,晚上住在城门洞中。后来,他到上海寻找党组织又未果,因此失掉了组织关系。

1936年(民国25年)冬,他回到家乡大埔任百侯中学考核股长(相当于训育主任)、代理校长。这时他与张鼎丞、方方以及大埔县委书记肖明取得联系,使他又投身革命工作并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培养青年,掩护革命同志。抗战以后,他联合全县各抗日社团,在县城、百侯、高陂召开四次联席会议,推动全县抗日救亡运动。在整个抗日战争阶段,他在大埔作了大量抗日救亡工作,并曾一度到海外向华侨宣传。抗战胜利后再次到海外,在华侨中做过许多有益的工作。

建国后,他出任南方大学副校长。不久,调任广东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后历任广东省政协第二、三、四届副主席、广东省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政协第三、四、五届委员和第六届常务委员。1980年10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恢复党籍。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虽年迈体弱,仍积极撰写中共党史资料,关心国家和家乡两个文明建设。

1987年4月28日病逝于广州,终年86岁。

1934年10月下旬,在李维汉的帮助下,罗明与妻子谢小梅得以一起参加长征。当时谢小梅生刚生了孩子正住在医院里,按中央规定孩子不能跟随行军,罗明和谢小梅只好把出生才十几天的女儿交给一位红军家属抚养,忍痛离开了中央苏区。长征出发时,谢小梅和其他女同志一起被分在了干部休养连,罗明则被分配到后勤司令部政治部当宣传联络员,主要负责收容掉队的伤病员,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但罗明照样干得有声有色。遵义会议后,毛泽东在党内有了发言权,罗明被重新启用,担任了三军团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在红军第二次攻占遵义攻打娄山关时,三军团担任攻击任务,罗明和地方工作部秘书胡耀邦等同志负责组织救助伤病员,战斗中罗明被弹片击中负了重伤,被送往干部休养连治疗休养,又与妻子谢小梅共同生活在一起。在谢小梅的精心照料下,罗明的伤势逐渐好转。红军四渡赤水以后,陈云代表中央找罗明谈话,希望他们夫妻留在贵州开展工作。对于中央的决定,罗明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下来,当时和他们一起留下的还有原中央苏区总工会委员长朱祺,中央要求罗明夫妇在他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三次入狱留在贵州后,他们一行三人装扮成做生意的客商活动,但吃尽了红军苦头的黔军对外地人盘查甚严,他们满口的外地话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刚离开部队两天便被逮进了监狱。第二天提审时,朱祺用自己掌握的组织经费贿赂了法官,独自脱逃,后叛变投敌。罗明和谢小梅则一口咬定自己是生意亏本的小商贩,并将一枚金戒指送给法官,法官收了金子后也松了口,坐了十几天牢房的罗明、谢小梅被放了出来。出狱后,身无分文的罗明夫妇扮成难民,靠变卖衣服一路辗转来到贵阳。经一位好心的客店老板介绍,谢小梅到一个姓刘的保长家里做女佣,罗明找了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后来罗明因劳累过度染上肺病吐了血,又被辞退了。正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罗明在上海的一个亲戚给寄来了一笔钱,谢小梅用这些钱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带着重病的罗明准备离开贵阳,以便寻找时机,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刚出城门他们便被巡逻的军警扣住,罗明被怀疑为共产党又被投进监狱,受尽折磨。几天之后,敌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好把他们放了。罗明夫妇身无分文,无法开展工作,两人决定到上海去寻找党组织。 他们经广西、广东、香港到了上海,还没有来得及安顿下来,便被罗明的一个吸鸦片的堂弟以300大洋的价钱卖给了国民党警察局,又一次进了敌人的监狱。敌人软硬兼施,也没能从他们嘴中得到一个字,后来敌叫来罗明的堂弟,叫他当面指认,他指着罗明大叫大嚷:“他就是‘罗明路线’的代表人物罗明,共产党的重要人物。绝不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但罗明夫妇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后经上海的广东同乡多方奔走斡旋,罗明被保释出狱治病。罗明夫妇回到家乡广东大埔,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曾秘密到以前工作过的闽西根据地寻找党的组织,但当地党组织以久未同组织联系为由,拒绝恢复他们的组织活动。实际上,是因为“罗明路线”仍没有定论,他们怕承担责任。他们只是建议罗明、谢小梅以党外人士的身份回大埔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后来,罗明和谢小梅分别改名为罗亦平和谢章萍,一边在中小学当老师,一边宣传抗日,发展革命力量。

1946年夏,夫妻二人到了新加坡,从事教育工作,1949年6月又回到了广东,重新参加了革命工作。

1945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罗明路线”正式平反。在随后不久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博古总结说:“反对罗明路线,实际上是反对毛主席在苏区的正确路线和作风,这个斗争扩大到整个中央苏区和周围的各个苏区。更沉痛的是由于‘左’倾错误、宗派主义干部政策,再加上一个错误的肃反政策,而使得许多同志,在这个时期中,在这个肃反下面被冤枉了、牺牲了,这是无可补救的损失。”

全国解放后,罗明夫妇一直都在广东工作,默默无闻鲜为人知。1950年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杨尚昆遇见罗明,觉得这位高个子的中年人很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罗明见状上前与杨尚昆握手说:“我就是‘罗明路线’中的罗明啊!” 杨尚昆听了,哈哈大笑:“哦,罗明同志,我记起了,那时,你头上戴着顶大帽子,谁也不敢和你的名字连在一起呀。”

此后,罗明先后担任了南方大学副校长、广东民族学院院长、广东省民委主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第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1987年4月28日在广州去世,19年后的2006年7月2日,罗明夫人谢小梅也在广州平静离世,享年92岁。

他追求光明、献身革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活动家、福建党组织和闽西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创建者;他坚持真理、实事求是,因坚决拥护毛泽东同志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路线,以反对“左”倾 错误闻名于世;他矢志不渝、信念坚定,一生始终相信党、跟随党,按党的指示竭力工作;他任劳任怨、百折不挠,是我们党的历史上一位看似不起眼但却始终绕不开的共产党员。他就是我党早期革命活动家中曾五任福建省委书记的罗明同志。

罗明,原名罗善培,1901年9月出生于广东大埔。1921年9月,罗明考入厦门集美学校师范部,至1926年毕业。罗明在集美求学期间,经其中学同学、共产党员蓝裕业的推荐,与广州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杨匏安(共产党员)联系,利用课余时间与罗扬才、李觉民等同学积极发展国民党左派,建立秘密组织,并成立《星火周刊》社,为闽南地区建立党团组织打下了思想基础。1925年9月,罗明考入广东大学理预科学校并先后入团入党,在共青团广东区委兼任宣传干事。

1926年1月,在厦门大学就读的罗扬才和在厦门当小学教师的李觉民到广东开会,罗明向组织报告两人的情况,经组织考察,批准罗、李两人加入共产党。后来,中共广东区委又决定让共产党员罗秋天到厦大读书。由此厦门有了3名共产党员,成立了以罗扬才为支部书记的厦门首个共产党支部。同年2月,罗明受命为特派员,到闽南地区招收农讲所学员并到厦门整顿、发展党团组织。罗明顶着国民党右派的干扰,招收朱积垒、郭滴人等9人参加毛泽东任所长的广州第六届农讲所学习。这些同志毕业后成为闽西、闽南农运和革命斗争的骨干。同时,他又与罗扬才等一道,在厦门发展新党团员43人(党员18人),建立了7个支部和一个党团混合总支。1926年冬,随着北伐军入闽,福建革命形势迅速发展。1927年1月,罗明再次受派到厦门领导革命斗争,组建中共厦门市委和厦门总工会。随后在漳州成立了中共闽南特委,罗明任书记。到是年3月,厦门有9个党支部,永定、龙岩、上杭、漳州、平和等成立了支部,泉州成立了特支。闽南、闽西党的力量逐步壮大起来。

罗明曾五任福建省委书记。1927年12月5日,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成立,陈明任书记,罗明任常委、宣传部长。次年2月,福建临时省委改选,罗明任书记,并被推荐为党的六大代表。4月,罗明赴莫斯科参加党的六大,临时省委书记由陈祖康代理。罗明在莫斯科期间,代理省委书记陈祖康投敌叛变,福建党组织处在危机之中。中央派郑超麟到福建重组省委,1928年8月26日在厦门召开福建第一党的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中共福建省委,由刘谦初任省委书记。当时罗明正在归国途中,但仍被选为省委常委和候补书记。罗明返闽后,不避艰险在福建各地巡回传达党的六大精神,使大会的决议很普遍地深入党员群众中,从而大大地推动各地武装斗争的发展。1929年2月,刘谦初调离福建,罗明接任省委书记。7月,中央调黄钊(后脱节)任福建省委书记,罗明改任宣传部长。1930年1月,黄钊离闽,罗明再次接任省委书记。同年5月,罗明领导了震动国内外的厦门破狱斗争,解救出40多名被捕革命同志,斗争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为挽救革命力量、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作出了重要贡献。1930年底,中央通知罗明到上海工作,省委书记由王海萍接任。不久,罗明回福建继续领导革命斗争。1931年底,中共闽粤赣临时省委书记卢德光携款潜逃,毛泽东亲自委任罗明为闽粤赣临时省委书记。次年3月,中共闽粤赣省委改为中共福建省委,中央再次决定罗明任省委书记。大浪淘沙,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在省委书记任上,有叛变、脱节、潜逃者,而罗明五次担任福建省委书记,历经血与火的考验,不愧为名副其实的福建党组织的奠基人。正如开国将军王直所说的:“罗明同志是我省党组织的创建者之一,讲福建党史,如果不讲罗明,就没法讲清楚那一段历史。”

罗明是党史上闻名的“罗明路线”的主角。1932年8月,毛泽东在汀州福音医院找罗明谈话,他总结了三次反“围剿”胜利的经验,指出福建应和江西一样,加紧广泛开展地方游击斗争,以配合主力红军的运动战,以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毛泽东的谈话使罗明精神倍增,他立即赴闽西各地贯彻毛泽东的指示精神,从实际出发,在杭、永、岩边缘地区开展游击战争,依靠群众和地方武装打击十九路军和广东军阀的进攻,配合主力红军粉碎敌人即将开始的第四次“围剿”。1933年1月,党的临时中央迁入中央苏区,开始在全面推行“左”倾路线,要求江西、福建猛烈扩大红军,军事上分兵把口,死打硬拼,结果造成闽西苏区重大损失。眼看革命力量在“左”的路线下不断损害,罗明从实际出发写了《对工作的几点意见》和《关于杭永岩情况给闽粤赣省委的报告》,提出和“左倾路线”不同的正确意见。结果,党的临时中央负责人将矛头对准了坚决拥护毛泽东正确主张的罗明,突然将罗明的意见打成“机会主义路线”,并在全党上下和各根据地,甚至在红军中开展了一场针对所谓的“罗明路线”的斗争。党的许多干部被批为“罗明路线”分子,党和革命事业遭受了很大的损失。

作为这场风暴的主角,罗明不可避免地深受其害,但他选择了默默地承受与抗争。多年后,谈起“罗明路线”,罗明只是幽默地说:“如果马克思在世,也不会反对我的,这件事就让历史去做结论吧。”反“罗明路线”的实质,就是“左”倾机会主义者反对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党的正确路线。对此,党的六届七中全会已作出明确结论。毛泽东在《七大工作方针》中提到:“还有说反罗明路线就是打击我的,事实上也是如此”。《中国共产党历史》(1921-1949)指出:“这些斗争(指反‘罗明路线’),实际上反对的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主张。”事实证明,罗明是正确的,历史给予了公正的回答。

罗明的一生多次经历生命危险,多次遭受挫折磨难,但他始终不屈不挠、勇往直前。在创建福建党组织和闽西革命根据地时期,罗明身为福建党的主要领导人,多次被反动势力通缉追捕,他始终毫无畏惧地开展工作。“左”倾临时中央开展反对“罗明路线”后,罗明虽遭受错误打击,仍忍辱负重,被调到中央党校后依然兢兢业业为党工作。长征路上,罗明在遵义身负重伤,和妻子谢小梅被安排留在贵阳郊区搞农运。在同行者携款叛变、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且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他和妻子咬紧牙关、奋力拼搏。其间,他两次被捕,两次逃脱,最后只身被迫到上海找党组织。在上海,他再次因人告密被捕,先后被辗转监禁在南京、武汉、杭州、丽水等地。面对国民党方面的诱降,罗明保持警惕,宁死不从,体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

新中国成立后,罗明被委任为南方大学副校长,他带领全体师生艰苦创业、自力更生,为筹建好学校,培养建设人才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尽管如此,罗明仍然蒙受冤屈。在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中,他被指为“大老虎”(贪污犯)嫌疑而被错误审查达一年之久。毛泽东获悉后,对来北京开会的叶剑英陶铸方方等同志说:“罗明一向艰苦朴素、作风好,为什么说他是大贪污,应该复查。”这才使得对罗明隔离审查被解除。直到1986年12月,经广东省委组织部复查,才给予彻底平反。罗明长期蒙受不白之冤,却始终任劳任怨,令人肃然起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罗明迎来了人生新的春天。1980年10月,党中央批准恢复了他的党籍,党龄从1925年入党算起。对此,他激动地表示:“要更加努力,争取晚年为党多做工作,为社会主义四化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晚年的罗明以巨大的热情和毅力投入到党史工作中。他抱病撰写党史资料,写回忆录,多次出席党史工作会议。1982年5月,他参加了在南京召开的华东7省市党史征集会议;1984年参加了在广州召开的闽粤赣边党史会议。罗明是福建早期党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他同样十分关心福建的党史工作。1985年,罗明参加了在厦门召开的1930年厦门“五二五”破狱学术研讨会,对相关史实进行辨析;1986年秋,参加了在龙岩举行的纪念红军长征50周年大会;同年12月,他又抱病参加闽粤赣党史征集会议。直至1987年4月28日溘然长逝,在他病床案头还放着未审定完的闽粤赣史稿。他临终前不无遗憾地表示,“哪怕再给我3个月时间,我就能完成这项工作。”其情其景,令人既敬佩又惋惜。

罗明逝世后,党和人民给予了高度评价。陆定一同志曾题词:“罗明同志长期处于逆境不屈不挠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显示出他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习仲勋同志称赞他“廉洁奉公,一身正气”。项南同志曾说:“坚持实事求是的人,是要冒风险的,付出代价的。作为我党早期革命的活动家之一的罗明同志,其所以屡遭挫折,身处逆境,就是因为他坚持实事求是。”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对罗明坎坷而战斗一生由衷地敬佩。罗明不愧为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在他身上集中地体现了献身革命、实事求是、信念坚定、百折不挠的精神。2011年是罗明诞辰110周年,我们要继承和弘扬罗明同志的革命精神,在推动福建和海峡西岸科学发展、跨越发展,献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宏伟事业中做出应有的努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