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永乐城之战

永乐城之战

北宋西夏的重要战役之一。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西夏国王秉常听闻宋欲在夏、银、宥三州j交界之处筑永乐城(又名银川砦,今陕西米脂县西)屯兵戍守,甚感威胁,遂遣军三十万,前往攻取。

北宋与西夏自从庆历和议以后,双方一直打打和和,互有胜负。到了宋神宗时期,西夏外戚梁太后与其弟梁乙埋当权,国势衰落,政治腐败,西夏举国上下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梁太后虽多次出兵攻宋,想提高国内政治威望,却都惨败而归。而宋神宗认为西夏无理,下令攻打西夏。宋军元丰四年(1081年)11月在庆州(今甘肃庆阳)击溃夏军,占领西夏两千多里土地。神宗大喜,遂命给事中徐禧延路兵马都总管种谔于元丰五年(1082年)9月带兵攻夏。

种谔西讨,得到银、夏、宥三州却不能驻守。延路经略安抚使沈括想在横山修筑城墙,俯瞰平夏,筑永乐城,朝廷下诏徐禧与内侍李舜举去探察筑城这件事。徐禧、李舜举及沈括等到延州,蕃汉十余支军队共率领八万人,民夫运粮的人倍之。李浦率领前军,吕真为副将;曲珍率领中军,高永能为副将;王湛率领后军,景思谊为副将;李稷主持馈饷、修筑城墙这些事。谋画、进止这些事情,实际上由徐禧自己做主,沈括只是负责一同签字画押而已。

徐禧说:“银州虽然占据明堂川、无定河的交汇之处,但旧城东南已为河水所吞没,其西北边又被天堑阻隔,实在不如永乐的形势险厄。我认为银、夏、宥三州,已经陷没了百年,今日兴复,对于边将的功劳来说,实在是俊伟,军队的士气,固然已经百倍于之前;但一旦开始建立州城,烦杂费用不可计量。如果选择要会,建置堡栅,名义上虽然不是州,但却实际上有这块地方,旧有的疆塞,仍然在腹心之地。已经与沈括商议修筑砦,堡各六个。大砦周长九百步,小的五百步,大堡二百步,小的百步,用工二十三万人次。”于是修筑永乐城,用时十四日修成。徐禧、沈括、李舜举等人回到米脂。

第二天,几千名西夏骑兵直赴新城,徐禧立即前去察看。有人对徐禧说“:你开始只是受诏辅佐筑城,抵御敌人,不是你的职责。”徐禧没有听从,与李舜举、李稷一起前行,沈括独自镇守米脂。在此之前,种谔认为永乐城距银州故城不远,三面绝崖而无水泉,力谏说在永乐筑城必然失败。徐禧怒然变色,对种谔说:“君独不畏死乎?敢误成事。”谔曰:“城之必败,败则死,拒节制亦死;死于此,犹愈于丧国师而沦异域也。”禧忖度不可以屈服种谔,于是奏谔跋扈异议,皇帝乃下诏种谔守延州。诏书中言道:“ “昨大兵出界,种谔迂路舍取直之利,可降一官;王中正不审议道路迂直利害,及不讨荡左厢地分贼党,可降两官,并不用复法”故而,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凤州团练使种谔降授文州刺史,金州观察使、提举西太一宫王中正降授嘉州团练使。种谔说:“横山之劲兵在东,先时已闻贼据米脂及银、夏等处,故我迎其锋败之。军声既振,千里之行无敢抗者。若由西路取直,虽近巢穴,大敌出於前,重兵摄於后,则有背腹之忧矣,不知何以御此。”。 种谔由是怨怼。

不出十日,西夏梁氏遣统军叶悖麻、咩讹埋等,领六监军司兵三十万攻永乐城,曲珍忙报知徐禧等。徐禧与李舜举李稷等,统兵往援,令沈括留守米脂。夏兵二十万屯驻在泾原的边北,听闻修筑了永乐城,就来侵犯。报信的有十几波,禧等皆不信,曰:“他们要是来的人多了,正是吾立功取富贵的时候啊”。大将高永享说:“城池小,人又少,还没有水,不可守。”徐禧认为他动摇军心,想杀了他,想了想,不久后送到了延路的监狱中。部下高永能建议请求趁西夏没有列好阵的时候袭击。徐禧却说“你知道什么,王师不鼓不成列。”。永能退,对人说:[我不知道会死在哪里。]。徐禧以兵万人列阵城下。夏军渡永定河后,向宋军发动猛攻,曲珍在水滨列阵对敌,与西夏军交战不利,将士均面带惧色。曲珍报告徐禧说:“现在众人的斗志已动摇,不能战斗,战必败,请收兵入城。” 禧曰:“君为大将,奈何遇敌不战,先自退邪?”宋军战败,退入城中。夏军兵围永乐城,截断流经城中的水源,永乐城中缺水,“掘井不及泉”,“士卒渴死者太半”。沈括领兵至无定河川,欲分兵救永乐城及应接粮道,为贼兵所隔,不得前。于是上奏说:“已转战往绥德城,部督将兵照应诸寨。”。时贼游骑犯米脂,括退保绥德,故有是奏。永乐之始围也。括仅有兵万人,不足以战。括集将佐议曰:“永乐之胜败,未系边势之重轻。绥德,国之门户,失绥德则延州为敌所逼,胜败未可知,关中必震。此大机会也,宁释永乐而救绥德。” 。 延路总管种谔因为怨恨徐禧,竟未能及时予以援救。禧日怀两个烧饼,往来巡城,亲以矢石击贼,困则枕士兵大腿假寐,士皆扶疮忍渴以拒贼。贼蚁附登城,积尸如山,后来的人踩着他们的尸体登城。夏军知道沈括退保绥德,永乐孤绝,攻击的更加急迫。高永能对李稷说:“新城长时间被雨水泡,土质疏松,不如尽出金帛招募死士,突围而出,十人犹可活七八人;不然的话,只是坐以待毙。”。延路副总管曲珍也把这话告诉徐禧,徐禧不听,并责珍说:“曲侯已败军,又欲弃城耶!”

夏军围城多日,派遣使者叫城上的人求和,徐禧知道势必不能战胜,乃遣吕文惠应之。文惠到了敌军大帐后,敌帅让他坐在地上,说道:“你只是个小将,不可以议约,应当让曲珍来”即遣文惠回去。禧认为曲珍总领军政,不可去,而景思谊自己请求出使,徐禧说:“万一蹉跌,恐伤国体。”思谊曰:“如今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倘若能用口舌说服他,使他们暂缓进攻以等待外援,不就可以了吗?想要存活数万人的性命,岂能顾惜一身耶!”敌帅见思谊,说道:“如果归还我们的兰会、米脂,就立即解围而去。”思谊说:“这是朝廷才能决定的,不是我等边臣可以自作主张的。”夏军囚禁了他。

二十日夜,天降大雨,新建城墙浸水后被夏军擂垮,宋军饥疲不能拒,夏军终攻破永乐城,徐禧、李舜举、高永能死难,稷为乱兵所杀。宋军一万多士卒阵亡,得免者十无一二。只有曲珍、王湛、李浦、吕整裸跣逃脱。舜举将死,撕裂衣襟草奏道:“臣死无所恨,惟愿官家勿轻此敌。”。稷亦草奏云:“臣千苦万苦也!”。帝中夜得报,起环榻行,彻旦不寐。史称“灵武之役

永乐城一战,西夏军队大获全胜,宋朝想灭掉西夏的梦想已成泡影。 永乐城之战以后宋夏之间一直矛盾不断,直到宋绍圣二年(1095年),宋哲宗派人进攻西夏,在米脂大破夏军以后为止。

史料记载,有一位姓孟的延安女子,跟随父亲戍守永乐城,得知父亲战死,徒步呼号,攀爬入城,伏在父亲的尸体上恸哭而亡。西夏人同情她,把她和父亲一起葬在永乐城。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