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郁离子

郁离子

郁离子

《郁离子》,郁,有文采的样子;离,八卦之一,代表火;郁离,就是文明的意思,其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抵文明之治。思想内容以道为本兼与儒家相结合。立意与行文变幻奇诡,颇得庄子精髓。嘉靖丙辰与宋濂《龙门子凝道记》合刻於开封。刘基认为万物有道,道不可逆;二、物有两极,对立统一;三、理一分殊,探其本质;四、智胜于力,知所未知;五、以物以理,取象思维。思维深得道家思维的精髓。 "郁离子"是刘伯温的托称,刘写作《郁离子》的时候,是在他47-50岁,一生中最鼎盛之际,此前的半生他郁郁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负,后来被夺去兵权,遂弃官归隐家乡青田山中,发愤而著《郁离子》。书成不久,他即出山离家,成为朱元璋的亲信谋士,协助朱元璋建立了统一的明王朝。

《郁离子》,郁,有文采的样子;离,八卦之一,代表火;郁离,就是文明的意思,其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抵文明之治。思想内容以道为本兼与儒家形而下的用相结合。立意与行文变幻奇诡,颇得庄子精髓。嘉靖丙辰与宋濂《龙门子凝道记》合刻於开封。刘基认为万物有道,道不可逆;二、物有两极,对立统一;三、理一分殊,探其本质;四、智胜于力,知所未知;五、以物以理,取象思维。思维深得道家思维的精髓。"郁离子"是刘伯温的托称,刘基写作《郁离子》的时候,是在他47-50岁,经历了元朝官场上的四起四落,正值其人生的低谷,使得他的半生他郁郁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负,后来被夺去兵权,遂弃官归隐家乡青田山中,发愤而著《郁离子》。书成不久,他即出山离家,成为朱元璋的亲信谋士,协助朱元璋建立了统一的明王朝。

《郁离子》不仅集中反应了作为政治家的刘伯温治国安民的主张,也反映了他的人才观、哲学思想、经济思想、文学成就、道德为人以及渊博学识。在写作《郁离子》的过程中,刘伯温的整个思想体系,尤其是对社会政治方面的看法及主张更加成熟,也更加系统。

刘基(1311年7月1日-1375年4月16日)字伯温,谥曰文成,汉族,青田县南田乡(今属浙江省文成县)人,故时人称他刘青田,明洪武三年(1370)封诚意伯,人们又称他刘诚意。武宗正德九年追赠太师,谥文成,后人又称他刘文成、文成公。元末明初军事家、政治家及诗人,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他以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开创明朝并尽力保持国家的安定,因而驰名天下,被后人比作为诸葛武侯。朱元璋多次称刘基为:"吾之子房也。"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

一般认为,脍炙人口的寓言体政论散文集--《郁离子》,是刘基对蒙元王朝彻底失望、隐居青田故里而著。《郁离子》作为刘基为天下后世"立言"的不朽名著,其创作动机与学理体系,吴从善《〈郁离子〉序》称云:"夫郁郁,文也;明两,离也;郁离者文明之谓也。非所以自号,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底文明之治耳!"[23]刘基高弟徐一夔《〈郁离子〉序》称:"郁离者何?离为火,文明之象,用之,其文郁郁然,为盛世文明之治,故曰《郁离子》。……本乎仁义道德之懿,明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大概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也。"刘基在《郁离子》未了也提到:"仆愿……讲尧舜之道,论汤武之事,宪伊吕,师周召,稽考先王之典,商度救时之政,明法度、肄礼乐,以待王者之兴。"[24]《郁离子》确是一部为后代"立言"的经世名作![25]

刘基《郁离子》的寓言体风格可谓"牢笼万汇,洞释群疑,辨博奇诡,巧于比喻,而不失乎正。"[26]在这点上颇似《庄子》的语言风格,即汪洋恣肆、想象奇幻、文辞富丽、气势磅礴、感染力强。更为重要的是,《郁离子》还吸收改编了一些《庄子》的寓言来就事论理。兹举数例以说明:

《庄子齐物论》中有"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狙公赋茅,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27]《郁离子天地之盗》篇则痛斥艾大夫"使役民"的权术,而主张"聚其所欲而勿施其所恶"的养民观,刘基以为艾大夫之术"无非朝四而暮三",并无实质改变。[28]刘基在《郁离子瞽聩》篇中又对"狙公赋茅"的寓言进行改写,旨在说明百姓造反起义、反抗剥削压迫的正义性与合理性,实对"有道伐无道"的汤武革命论的讴歌与赞美: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楚人谓之狙公。旦日,必部分群狙於庭,使老狙率以之山中求草木之实,赋什一以自奉。或不给,则加鞭棰焉。群狙皆畏苦之,弗敢违也。一日,有小狙谓众狙曰:"山之果,公所树与?"曰:"否也,天生也。"曰:"非公不得而取与?"曰:"否也,皆得而取也。"曰:"然则吾何假於彼而为之役乎?"言未既,众狙皆寤。其夕,相与伺狙公之寝,破栅毁柙,取其积,相携而入于林中,不复归。狙公卒馁而死。郁离子曰:"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其如狙公乎?惟其昏而未觉也,一旦有开之,其术穷矣。"?[29]

不难看出,庄子笔下的"众狙"尚未开化,处于蒙昧愚钝状态,"狙公"与"众狙"是一种饲养与被饲养的关系;刘基笔下的"众狙"已经摆脱愚昧,要求获得自由、新生,实即对反抗压迫、造反革命精神的一种肯定。

《庄子逍遥游》有"蟪蛄不知春秋"的例子,[30]意指生命短暂,总会错过一些美好的东西。《郁离子》篇称"冬春不知也",[31]显然源于《庄子》,因为""即是"蟪蛄",即一种寿命很短的蝉。《庄子秋水》有"鸱得腐鼠"句,[32]《郁离子神仙》篇则有"鸱之见人而吓也"[33]的引用。《庄子逍遥游》:"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庄子曰:'……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於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34]庄子与惠施的对话向我们阐释了"无用之木"之"不夭斤斧"的道理。刘基在《郁离子》中也有征引"樗以恶而免割,娄瓜以苦而不烹"[35],也是同样的事理。

除却《郁离子》,刘基的众多诗文中也有许多《庄子》痕迹。《杂诗四十一首》中"大鹏抟扶摇,斥笑蜉蝣"即借用了《庄子逍遥游》中大鹏、斥与蜉蝣的故事。刘基《樵渔子对》藉"隐者之口"说明了老庄道家"全身避害"的"中心问题":"贵贱,命也;穷通,时也。是以雀不思霄汉之翔,麋鹿不羡攀援之能,故能全其身。"[36]刘基这里引用《庄子逍遥游》篇中之"雀"与《齐物论》中之"麋鹿"的原型,来说明如何"全身"的法则。《庄子齐物论》有庄周梦蝶的典故:"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37]而"物化梦蝶"也是晚年刘基的渴望,刘基有多首"梦蝶"诗作,比如《睡起》诗"病身只与睡相宜,觉来却怪庄周蝶",[38]《秋兴》诗"谁遣庄周化蝴蝶,不胜憔悴为花愁"句,[39]就说明了这一点。

《庄子应帝王》还有"七窍出而浑沌死"的故事:"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窃,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窃,七日而浑沌死。"[40]庄子笔下的"混沌"喻指一种因循自然、无知淳朴的婴儿状态。刘基古乐府诗《上云乐》中的"老胡"形象就取材于《庄子》:"西天老胡名文康,自从盘古到今日,不老不少,气体充实如婴孩。性情和易颜色好,恰似初酿匐萄醅。激之而不见其怒,挠之而不见其,甘之而不见其喜,苦之而不见其款。所以于物无所忤,于人无所猜,于事无所碍,于艺无所能,不生不死在人世。"[41]"老胡"自盘古开天辟地以降,日常起居生活一直处于"混沌无孔窍"的状态中,对身外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皆"不识",与世无争,"不生不死"。这个"老胡"形象实际上就是庄子笔下的"混沌"的翻版。

千里马第一

千里马

忧时

规执政

良桐

巫鬼

乱几

养枭

献马

燕王好乌

八骏

蜀贾

贿赂失人心

请舶得苇筏

喻治

噪虎

抟沙

虞卿谏赏盗

论智

鲁般第二

鲁般

九尾狐

东都旱

萤与烛

德胜

德胜续篇

象虎

蟾蜍与蚵蚊

豺智

玄豹第三

玄豹

蚁垤

贿亡

惜鹳智

西郭子侨

救虎

采药

梓与棘

蛰父不仕

化铁之术

石羊先生

灵丘丈人第四

灵丘丈人

刑赦

贾人

好禽谏

五丁怒

晋灵公好狗

官舟

云梦田

弥子瑕

瞽聩第五

自瞽自聩

自讳自矜

祛蔽

宋王偃

越王

即且

术使

祥不妄集

规姬献

豢龙

蛇雾

采山得菌

枸橼第六

枸橼

淳于猜人赵

泗滨美石

子余知人

不韦不智

冯妇之死

燕文公求马

士劳谏用虞臣

养鸟兽

蛩蛩驱虚

致人之道

韩垣干齐王

噬狗

郁恶奔秦

乌蜂

议使中行说

论相

捕鼠

使贪

去蠹

蟆蠛第七

蜈蜿

德量

鳘辫失笑

淳于髡论燕叛

造物无心

秦医

不为不情之事

苟卿论三祥

齐伐燕

任己者术穷

论史

天地之盗第八

天地之盗

治圃

芈叔被黜

养民之道

民怨在腹

韩非子为政

力与智

省敌第九

省敌

辞祸有道

秦恶楚善齐

九头鸟

晋平公作琴

无支祈与河伯斗

常羊学射

一其心

造舟者操舟

诚则明

屠龙子与都黎奕

虞孚第十

虞孚

知一不知二

狸贪

蹶叔三悔

齐人好诟

好贿

见利不见害

识宝二

吴王吝赏

郑人学艺

弃农为驺

多疑与侥幸

天道第十一

天道

夺物自用

东陵侯问卜

气与情

牧民

天问

牧缎第十二

牧狼

割瘿

乌鹊之鸣

世事多变

食缑鲐

说秦

刍狙亡乘马

激不激

楚巫

公孙无人第十三

公孙无人

焚人养猴

良心

饮漆毒水

石羊先生自叹

小人犹膏

鹰化为鸠

城莒

寡悔

晚成

盼子说齐宣王

蛇蝎第十四

蛇蝎

鹧鹚好音

靳尚

熊蛰父论乐

招安说

盗簟

种谷

汪罔与僬侥

神仙第十五

神仙

贪利贪德辨

论鬼

江淮之俗

岳祠

天下贵大同

麋虎第十六

麋虎

躁人

立教

应侯止秦伐周

树怨析

唐蒙与薜荔

荆人畏鬼

赏爵

井田可复

中山之酒

论物理

慎爵

天裂地动

羹藿第十七

羹藿

大智

安期生

行币有道

重禁

七出

九难第十八

难一

难二

难三

难四

难五

难六

难七

难八

难九

《郁离子》序

古之君子,学足以开物成务,道足以经纶大经,必思任天下之重而不私以善其身。故其得君措於用也,秩之为礼,宣之为乐,布之为法度,施之为政刑,文明之治洽乎四海,流泽被于无穷。此奚特假言以自见哉!及其后也,虽孔子之圣可大有为,而犹不免述怍以传道,况其下乎。然则必假夫文以自见者,盖君子不得已焉耳矣!君子以为学既不获措诸设施,道不行於天下,其所抱负经画可以文明治世者,独得笔之方册,垂示千百载之卜。知而好者,或得以行,是亦吾泽所及,其志岂不为可尚矣夫?然自秦汉而降,能言之士何限,非不欲如前所云也。率多淫於异端,失於伪巧,诡而不正,驳而不纯,弗畔夫道固鲜。人苟用之以求致治,殆犹适燕而南其辕乎。阐天地之隐,发物理之微,究人事之变,喻焉而当,辩焉而彰,简而严,博而切,反覆以尽乎古今,恳到以中乎要会,不袭履陈腐,而於圣贤之道若合符节,无一不可宜於行,近世以来未有如《郁离子》之善者也。夫郁郁,文也;明两,离也;郁离者文明之谓也。非所以自号,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底文明之治耳!呜呼,此宁虚语哉?从善步尝受读,叹其义趣幽赜,岐绪浩穰,或引而不发,或指近而归近,懵乎莫测其所以然,逮阅之之久,触类而求,然后稍得窥夫涯。窃譬诸医师之宠,一药必治一病,玉石、草木、禽兽之属皆可以已疾延年,无长物也。此其为书所以深得古君子立言之旨,使其得君而措於用,其文明之治益天下后世为不薄,讵止度越诸子而已耶?是书为诚意伯刘先生所著,先生尝自任以天下之重。於经纶之道,开物成务之学,素所蓄有,曾有以其概翊当今之运,辅大明之业,昭昭矣存诸方册者。故御史中丞龙泉章公虽已刊置乡塾,然未盛行於世。先生之子仲与其兄之于荐谋重刻以传。嗟呼,兹岂一家得而私之者哉!僭为叙其大略,俾贻方来云尔。翰林国史院编修官诸生吴从善序。

《郁离子》序

《郁离子》者,诚意伯刘公在元季时所著之书也。公学足以探三才之奥,识足以达万物之情,气足以夺三军之帅,以是自许,卓然立于天地之间,不知自视与古之豪杰何如也。年二十,已登进士第,有志于尊主庇民。当是时,其君不以天下繁念虑,官不择人,例以常格处之,噤不能有为。已而南北绎骚,公慨然有澄清之志。藩阃方务治兵,辟公参赞,而公锐欲以功业自见,累建大议,皆匡时之长策。而当国者乐因循而悦苟且,抑而不行。公遂弃官去,屏居青田山中,发愤著书。此《郁离子》之所以作也。

郁离者何?离为火,文明之象,用之,其文郁郁然,为盛世文明之治,故曰郁离子。其书总为十卷,分为十八章,散为一百九十五条,多或千言,少或百字。其言详于正己,慎微修纪,远利尚诚,量敌审势。用贤治民,本乎仁义道德之懿,明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大概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也。牢笼万汇,洞释群疑,辨博奇诡,巧于比喻,而不失乎正。骤而读之,其锋凛然,若太阿出匣,若不可玩。徐而思之,其言确然,凿凿乎如药石之必治病,断断乎如五谷之必疗饥而不可无者也。岂若管、商之功利,申、韩之刑名,仪、秦之捭阖,孙、吴之阴谋,其说诡于圣人,务以智数相高,而不自以为非者哉!

见是书者,皆以公不大用为憾,讵知天意有在,挈而畀之维新之朝乎?皇上龙兴,卒以宏谟伟略,辅翼兴运。及定功行赏,疏土分封,遂膺五等之爵,与元勋大臣,丹书铁券,联休共美于无穷,不其盛哉?传有之曰:楚虽有材,晋实用之。公之谓也。初公著书,本有望于天下后世,讵意身亲用之?虽然,公之事业具于书,此元之所以亡也;公之书见于事业,此皇明之所以兴也。呜呼!一人之用舍,有关于天下国家之故,则是书也,岂区区一家言哉?

一夔蚤尝受教于公,后谒公金陵官寺,出是书以见教,一夔骇所未见,愧未能悉其要领。今公已薨,其子仲惧其散轶,以一夔于公有相从之好,俾为之序。顾一夔何敢序公之书?然得系名于简编之末,亦为荣幸,因不让而序之。公讳基,字伯温,栝苍人。若其言行之详、官勋之次,则具在国史,兹不著。

洪武十九年冬十有一月,门生杭州府儒学教授天台徐一夔谨序。

《郁离子》,乃元时诚意伯刘公愤然辞官,隐居于山林四野所著之书。离为八卦之火,文明之象,用之其文郁郁然,为盛世文明之治,故得其名。刘公之学生徐一夔言:"公学足以探三才之奥,识足以达万物之情,气足以夺三军之帅……"读罢,果然不虚。

书总十卷,分十八章,其言详于正己、慎微、修纪、远利、尚诚、量敌、审势、用贤、治民,"本乎仁义道德,明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包罗万象,明察秋毫,长于奇辩,工于句式,诸多巧喻,趣解说教之沉闷,使获婉转顿悟之喜,喟然慨叹其思其智。

吾不好政治,由兴致所至,故择正己、慎微篇浅谈。正己有以"楚太子以梧桐之实养枭,而翼之凤鸣焉",释常言之"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之性,对品行不端者之人,一味姑息迁就,许是养虎贻患,自伤其身;以麝舍麝脐逃命,贿亡其身,讥讽人贪财丧命,智不如麝,实为精辟。古往今来,贪字添祸,不在少数。

伯温认为大智若愚者,方为人中杰,并以梓棘喻之。梓谓棘曰:"尔何为乎修修而不扬,萧萧而无所容……不亦晦乎?"梓复而洋洋自得,"吾梢拂九阳,根入九阴……蔚兮若濯锦出蜀江,粲兮若春葩曜都房。"若打扮光鲜之贵妇,耀锦衣美食之富有。且看棘之作答:"美矣哉!吾闻冶容色者侮之招,丽服饰者盗之招,多才能者忌之招……"不用之材,免遭砍伐之灾,有刺于身,禽不敢萃,恭谦处世,胜名扬一时,读之,真平了些浮躁之气,少了些功利之心。

浑噩之时,读伯温之句,足以怡情,启智。"心胸狭小,徒自伤悲",举细微之事,如周人有好姣服者,袂涅,摄而搔之,涅去迹存,其心妯妯然,五步而六视;某人好其妻,其妻美而额靥,蔽之以翟……凡此种种,耿怀区区,平添烦恼,徒自伤悲,与雨果之"比大地广阔的是大海,比大海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广阔的是心怀"思想不谋而合。反省自身,确曾因发型之不如意,裙裾之花边欠妥,某某不明其意之讪笑……诸烦事所扰,也算一愚。

温言"妇人七出,有违人伦",指责了后世薄情男人之卑劣。"夫妇人以夫者,淫也、妒也、不孝也、多言也、盗也,五德天下之恶……恶疾之与无子,岂人之所欲哉?……不矜其不幸而遂弃之,岂天理哉?"封建道德岐视妇子,伯温指出女人不应该是男人的附属品,揭露无耻之徒借圣人之口,使违人伦之举神圣化,法律化之虚伪本质。于今读来,也觉痛快。

慎微中有许多精美的篇章,如"目空一切,即且亡身",以蜈蚣骄兵必败,狂妄丧身"鼻涕虫"之事,让你深思;"适可而止,不沉其身"揭示乐极生悲,物极必反之理,是春风得意之时一剂清凉茶--切莫妄为。

徐一夔作序言,《郁离子》语言犀利,犹如太阿古剑出匣,所言不虚,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恰如管仲、商鞅变法之良谋,申不害、韩非子之法术,张仪、苏秦之说词,孙武、吴起之兵法……吾今读伯温之大智慧,竟只拾了些鸡毛蒜皮之小感悟,愧对伯温。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