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朴通事

朴通事

朴通事

《老乞大》和《朴通事》,是元末明初也就是朝鲜李朝(公元1392-1910年)时期流行的两种汉语教科书,专供朝鲜人学汉语。

  《老乞大》和《朴通事》,是元末明初也就是朝鲜李朝(公元13921910年)时期流行的两种汉语教科书,专供朝鲜人学汉语。一般认为,《老乞大》中的“乞大”即契丹,老乞大即老契丹。《朴通事》中的“通事”是翻译的称呼,朴通事即姓朴的翻译。两种书名可能暗示作者的身分,但其具体情况已不可考。
《老乞大》总共不到二万字,分上、下卷。此书以高丽商人来中国经商为线索,用对话的形式,表现道路见闻、住宿饮食、买卖货物等等,中间插入一些宴饮、治病的段落。《朴通事》的字数约比《老乞大》多三分之一,分成上、中、下三卷。全书用对话或一人叙述的方式,介绍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涉及宴会、买卖、农业、手工业、词讼、宗教、游艺、景物等多项内容。两书反映的是中国北方特别是都城的社会生活。从内容来看,两书显然又兼有旅行指南、经商指南的作用。著名学者杨联升教授说:“《老》、《朴》两书的史料价值,非常之高。从史学看,有许多难得的关于元、明两代风俗事物的记载。从语学看,有很多珍贵的元末明初的口语史料。”这一评价是很恰当的,只是所说时代需稍加修正。语言学界已经注意到了两书的价值,相比之下,史学界似乎还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   当今圣主,洪福齐天,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又逢着这春二三月好时节,休蹉过了好时光。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咱们几个好弟兄,去那有名的花园里,做一个赏花筵席,咱们消愁解闷如何!
众兄弟们商量了。咱们三十个人,各出一百个铜钱,共通三千个铜钱,勾使用了。着张三买羊去。买二十个好肥羊,休买母的,都要羯的。又买一只好肥牛,买五十斤猪肉。着李四买果子、拖炉、随食去。酒京城槽房虽然多,街市酒打将来怎么吃?咱们问那光禄寺里,讨南方来的蜜林檎烧酒一桶、长春酒一桶、苦酒一桶、豆酒一桶。又内府管酒的官人们造的好酒,讨十来瓶如何?
可知道好,着谁去讨?
光禄寺里着姓李的馆夫讨去,内府里着姓崔的外郎讨去。
讨酒的都回来了。勘合有了不曾?
讨将来了。我到那衙门里,堂上官说了,便叫将当该的外郎来写勘合,就使印信与我来。
在那里?拿来我看。
“官人们文书分付管酒的署官根底:支与竹叶青酒十五瓶、脑儿酒五桶。”
照依前例该与多少?如今怎么少了?
都是官人们克减了。
罢,罢,减不多。一边摆卓儿。
怎么摆?
外手一遭儿十六碟菜蔬。第二遭十六碟,榛子、松子、干葡萄、栗子、龙眼、核桃、荔子。第三遭十六碟,柑子、石榴、香水梨、樱桃、杏子、苹果、玉黄子、虎刺宾。当中间里,放象生缠糖,或是狮仙糖。前面一遭烧鹅、白鸡、川炒猪肉、?赞鸽子弹、烂蹄、蒸鲜鱼、牛肉、炮炒猪肚。席面上宝妆高顶插花。着张三去,叫教坊司的十数个乐工和做院本诸般杂技的来。那冰盘上放一块冰。杏儿、樱桃诸般鲜果,浸在冰盘里,好生好看。如今却早有卖的拳杏么?黄杏未有里,大水杏半黄半生的有。
官人们都来了。将些干按酒来。就将那烧肉来。我们先吃两巡酒。后头抬卓儿,弹的们动乐器,叫唱的根前来,着他唱。
如今抬卓儿上汤着。捧汤的都来。第一道羊蒸卷,第二道金银豆腐汤,第三道鲜笋灯笼汤,第四道三鲜汤,第五道五软三下锅,第六道鸡脆芙蓉汤,都着些细料物。第七道粉汤馒头。官人们待散也,疾快旋将酒来,把上马杯儿。如今唱达达曲儿,吹笛儿着。今日个日头,咱弟兄们和顺的上头,皇帝的大福阴里,酒也醉了,茶饭也饱了,古人道:有酒有花,以为眼前之乐;无子无孙,尽是他人之物。咱如今不快活时,做甚么?
好院判哥,到那里?
小人到礼部里。
有甚么勾当?
我有个差使,堂上禀去里。
甚么差使?
开诏去。
开甚么诏?
都堂总兵官的诏书。
往那个地面里去?
往永平、大宁、辽阳、开元、沈阳等处开去。
开诏后头,高丽地面里去么?
我也往金刚山禅院、松广等处降香去。
哥哥你几时起身?
这月二十头起身。
小人也得了扎付,关兹便上马。
圣旨领了么?
领了。
我是愚鲁之人,不理会那里的法度,你到本国,好生照觑我。
咱会同着一时行。¤
今年雨水十分大,水淹过芦沟桥狮子头,把水门都冲坏了。涝了,田禾没一根儿。看那人家墙壁都倒了。你家墙如何?
我家墙也倒了几堵。
如今待秋后,整治怕甚么?
后日是天赦日,去角头叫几个打墙的和坌工来筑墙。你来,我教与你。
多少一板?
二钱半一板家。吃我的饭时,钱半一板。你来,休爱惜那饭,一日三顿家馈他饱饭吃。着墙板当着墙头拴的牢着,着石杵慢慢儿打,不要忙,着他下工夫打。你再和他商量,假如明年倒了时,管的三年不要功钱打。这般要他文书打了时,五十年也倒不得。¤
那挑脚的,今日开仓么?
今日开。
关米么?
我有两个月俸来关。
关几担?
关八担。
郎中马只寄在这人家里,关出米来,拴马钱与他一捧儿米便是。咱们且商量脚钱着。
郎中你在那里住?
我在平则门边住。
你与多少脚钱?
五十个铜钱一担家去来。
平则门离这广丰仓二十里地,五十个铜钱一担时,却不亏着我?
那里有二十里地来?不去时,叫别个。
罢,罢,去来。
郎中,你如今到里头与他一百个斗子钱。监纳官人们处说,着斛起,斗量时不勾。将米贴儿来对官号。西边对筹去。与他小脚儿钱,三十个钱一担家。将碎贴儿来过筹。
布袋不漏么?
新布袋那里怕漏?
将车子来载。
那的有四个小车儿,一车两担家推将去。
不要小车,只着大车上装去,千零不如一顿。¤
你那腮颊上甚么疮?
不知甚么疮。
从几时出来?
从前日个出来。痒的当不得。
这们时,不碍事,容易医他。
不须贴膏药,有个法度便好了。
太医哥,你教与我这好法儿。
将指头那疮口上,着唾沫白日黑夜不住的搽,那们时便消了。
真个好法儿,太医哥不说时,却怎么知道?常言道:话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
拜揖,哥哥,那里去来?
角头买段子去来。
你将来我看。
这的几托?
满七托。
你猜的么?
我猜。这的大红绣五爪蟒龙,经纬合线结织,上用段子,不是诸王段子,也不是常行的,不着十二两银子,买不得他的。
咳,真个好标致,便猜着了。
你说甚么话,好物不贱,贱物不好。¤
快打刀子的匠人那里有?我打一副刀子。
有名的张黑子,打的好刀子,着他打不得?
你打时怎么打?起线花梨木鞘儿,鹿角口子,驼骨底子,梁儿、束儿打的轻妙着。紫檀把儿,象牙顶儿,也是走线。
着甚么铁头打?
不要别样铁,着镔铁打。
刃儿不要忒厚了,脊儿平正着。
你打几件儿?
大刀子一把,小刀子一把,叉儿一个,锥儿一个,锯儿刀子一个,锯儿上一个,好花样儿,买将条儿来带他。
你这五件儿刀子,这般打的可喜干净时,三钱银子打的。
如今张黑子家里去来。
张舍,你来。咱这官人要打一副刀子,好生细详,这五件儿刀子,你用心下功夫打。
这的你不须说,越细详越好,我也用心做生活。¤
街上放空中的小厮们好生广。如今这七月立了秋,祭了社神,正是放空中的时节。八月里却放鹤儿。有几等鹤儿,鹅老翅鹤儿、鲇鱼鹤儿、八角鹤儿、月样鹤儿、人样鹤儿、四方鹤儿,有六、七等鹤儿。八月秋风急,五六十托粗麻线也放不勾。九月里打抬,耍鹌鹑,斗促织儿,十月里骑竹马,一冬里踢建子。开春时,打球儿,或是博钱拿钱。一夏里藏藏昧昧。咳,小厮们倒聒噪,按四时耍子。¤
你那金带是谁厢的?
是勾栏胡同里带匠夏五厢的。
?廷带忒长了,你馈我趱短些。
多少分两?
五两金子厢的。
那三台板儿做得好,南斗六星板儿做得忒圆了些,左辅右弼板儿和两个束儿欠端正些。后面北斗七星板儿做的好,那雀舌儿牢壮便好。
他要多少工钱?
要一两银子。
若厢的好时,也不打紧。你明日领我去,做一条银厢花带。
我知道领你去。¤
你今日那里去?
我今日印子铺里当钱去。
把甚么去当?
一对八珠环儿、一对钏儿。
那珠儿多大小?圆眼来大的,好明净。
当的多少钱?
当的二十两银子。
当那偌多做甚么?
多当时多赎,少当时少赎。
二十两也不勾,我典一个房子里。我再把一副头面、一个七宝金簪儿、一对耳坠儿、一对窟嵌的金戒指,这六件儿当的五十两银子,共有二百两银子,典一个大宅子。¤
背后河里洗马去来。拴在阴凉处,着刨子刮的干净着。一日三遍家,每日洗刷刨的干干净净地,等一会儿馈些草吃。黑夜好生用心喂他。懒小厮们,一发满槽子馈草,睡到明。可怜见那不会说话的头口们喂不到。好生说与小厮们,十个人一宿家轮着喂,那们时不渴睡。切的草细着,为头儿只半筐儿草,着搅草棍拌馈他些料水吃。半夜里却拌馈他料吃。一夜里喂到七八便家,每日这般勤勤的喂时,甚么添不上?
说的是,“人不得横财不富,马不得夜草不肥”。¤
今日下雨,正好下棋。咱们下一局赌输赢如何?
你那里赢得我?
要甚么合口,眼下交手便见输赢。
你一般浅见薄识的人,那里抵当的我。
咱赌甚么?
咱赌一个羊着。
这们时,有一个输了的便赛杀。可知便赛。
你饶四着时才好。
硬道是甚么?我饶四着,咱停下。
罢,罢,来拈子为定。
这一着好利害。杀一杀,八一八,赶一赶,扭将去打劫。我输了,这劫时迟了。这个马下了时好。
咳,这官人好寻思,计量大。你的杀子多没眼棋。咱摆着看。
我不说停下来?你说饶我四着,我却怎么赢了这三十路棋?
来么兄弟,常言道,高棋输头盘。
咱几个好朋友们,这八月十五日仲秋节,敛些钱做玩月会,咱就那一日说个重誓,结做好弟兄如何?
好意思,将一张纸来,众朋友们的名字都写着请去。那个刘三舍如何?
那厮不成,面前背后,到处里破别人夸自己,说口谄佞,不得仁义的人,结做弟兄时不中。
将笔来抹了着。
咱众弟兄里头,那一个有喜事便去庆贺,有官司灾难便尽气力去救一救。
这般照觑,却有弟兄之意。
咱休别了兄长之言,定体已后,不得改别。
这的时,有甚么话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午门外前看操马去来。夜来两个舍人操马,一个舍人打扮的,脚穿着皂麂皮嵌金线蓝条子、卷尖粉底、五彩绣麒麟柳绿丝抹口的靴子。白绒毡袜上,拴着一副鸦青段子满剌娇护膝。衫儿、裤儿、裹肚等里衣且休说,剌通袖膝栏罗帖里上,珊瑚钩子系腰,五六件儿刀子,象牙顶儿,玲珑龙头解锥儿,象牙细花儿挑牙,鞘儿都全。明绿抹绒胸背的比甲,鸦青绣四花织金罗搭护,江西十分上等真结综帽儿上,缀着上等玲珑羊脂玉顶儿,又是个鹚老?劳翎儿。骑着一个墨丁也似五明马。鞍子是一个乌犀角边儿幔玳瑁,油心红尽水波面儿的鞍桥子。雁翅板上钉着金丝减铁事件,红斜皮心儿,蓝斜皮细边儿,金丝夹缝的鞍座儿。黄皮软座儿。蓝斜皮细边剌灵芝草羊肝漆?占,银丝珥狮子头的花镫,电皮心儿蓝斜皮边儿的皮汗替,大红斜皮双条辔头,带缨筒,秋皮束儿、秋根都是斜皮的。攀胸下滴溜着一个珠儿网盖儿罕答哈。又有一个舍人打扮的,白麂皮靴子,鸦绿罗纳绣狮子的抹口。青绒毡袜上,拴着一对明绿绣四季花护膝。柳绿蟒龙织金罗帖里,嵌八宝骨朵云织金罗比甲,柳黄饰金绣四花罗搭护。八瓣儿铺翠真言字妆金大帽上,指头来大紫鸦忽顶儿,傍边插孔雀翎儿。骑着一个十分铁青玉面马。鞍子是雪白鹿角边儿,时样的黑斜皮鞍桥子,银丝事件。红斜皮心儿,蓝斜皮边儿的座儿。天青描金狮子,底下垂下着两个青珠儿结串的驼毛肚带。白斜皮秋皮辔头,攀胸下滴溜着珠结子的盖儿,野狗尾子罕答哈。两个舍人打扮的风风流流,蹿的那马一似那箭,真个是好男儿。这的都是前世里休善积福来,因此上,今世里那般的自在。《易经》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店里买皮去来。
那个店里去?
山西店里去。
买皮做甚么?
做坐褥、皮搭连。这两件东西做时,使的六个皮。
卖皮的,好皮有么?
那里将不好的来,都是好的。你要几个?
要六个。这六个商量价钱着。
你说都是好的,怎么没一个中使的?
十个指头也有长的短的。有的是皮里,你子拣着要。
这一等花儿匀大的,怎么卖?
这六个大的,每一个讨五钱银子。老实价钱,四钱一个家将去么?
你来,我说与你,没来由的胡讨价钱怎么?三钱一个家买你的。
罢,罢,将银子来看。
六个皮每一个三钱家时,通该一两八钱。我的都是细丝官银,每一个两倾白脸银子出一钱里。
罢,罢,我知道。出馈你一钱八分银子。
咳,你忒细详。觅得高丽钱,大快三十年。¤
李小儿那厮这两日不见他,你见来么?你馈我寻见了拿将来。你不理会得,那厮高丽地面来的宰相们上做牙子,那狗骨头知他那里去诓惑人东西不在家。
你寻他怎么?
他少我五两银子里。别人便一两要一两利借馈,他京里临起身时节,那般磕头礼拜央及我,限至周年,本利八两银子,写定文书借与他来,到今一年半了,只还我本钱,一分利钱也不肯还。因此上,半夜三更里起来,上他家门前叫唤着讨时,他睬也不睬。那驴养下来的,只躲着我走,讨了半年不肯还我,把我的两对新靴都走破了。他那养汉的老婆,甜言美语的,只说明日后日还我,知他是几个明日?只是快说谎,真个气杀我。
可知快说谎,债不杀人。常言道:人贫只为悭少债,快说谎。¤
一个和尚偷弄别人的媳妇,偷将去的时节,正撞见他的汉子,却拿着那和尚,打的半死剌活的。
傍边看闲的人们说:“你是佛家弟子,穿着衲袄,将着钵盂,披着袈裟,拣那清净山庵瑞安禅悟法却不好?更不时,归佛敬法看经念佛也好。而今没来由偷别人的媳妇怎么?却吃这一顿打。也是你布施人家斋饭钱,无处发落,到处里养老婆,这一等和尚不打他要做甚么!”
众人再问和尚:“你敢偷人媳妇么?”
那和尚说:“再也不敢。小僧从今日准备箬笠、瓦钵,往深山里忏悔去。”
常言道:“一年经蛇咬,三年怕井绳。”¤
咳,贵人难见,你那里有来?
这两日不见,你来怎么这般黄瘦?
我这几日害痢疾,不曾上马。
咳,我不曾知道来,早知道时,探望去好来,你休怪。
不敢,相公。
如今都好了不曾?
一个太医看我小肚上使一针,脚内踝上灸了三壮艾来。如今饭也吃的些个,却无事了。
虚灸那实灸?
怎么虚灸?
将一根儿草来,比着只一把长短铰了,将那草稍儿放在脚内踝尖骨头上,那稍儿到处,把那艾来揉的细着,一个脚上三壮家,灸的直到做灰。这般时,艾气肚里入去,气脉通行便好了。
只是腿上十分无气力。
你且休上马,忙甚么?且着干饭、肉汤,慢慢的将息却不好?¤
我说几个谜你猜。
你说我猜。
大哥山上擂鼓,二哥来来去去,三哥待要分开,四哥待要一处。
我猜大哥是棒锤,二哥是运斗,三哥是剪子,四哥是针线。你再说我猜着。
当路一科麻,下雨开花,刮风结子。
这的是伞。
一个长大汉撒大鞋,白日去,黑夜来。
这个是灯台。
纥皱毡,纥皱被,纥皱姑娘里头睡。
这个是核桃。
金瓮儿银瓮儿,表里无缝儿。
这个是鸡蛋。
铁人铁马,不着铁鞭不下马。
这个是锁子。
墙上一块土,掉下来摆礼。
这个是雀儿。
一个老子当路睡,过去的过来的弄我的,不知道我的粗和细。
这个是碾子。
墙上一个琵琶,任谁不敢拿他。
这个是蝎子。
家后一群羊,个个尾子长。
这个是樱桃。
一门房子里五个人刚坐的。
这个是靴子。
金罐儿铁携儿,里头盛着白沙蜜。
这个是梨儿。
一个长瓮儿窄窄口,里头盛着糯米酒
这个是奶子。
满天星宿一个月,三条绳子由你曳。
这个是称。
两个先生合卖药,一个坐一个跳。
这个是药刀。
弟兄三四个,守着停柱坐。
这个是蒜。
钻天锥,下大水。
这个是塔儿。
咳,都猜着了也,真个是精细人。¤
这里有兽医家么?
那个红桥边有一个张兽医,他快医头口。
我的赤马害骨眼,不住的卧倒打滚,一宿不吃草,将那里治去来。就蹄子放血,他要多少功钱?
不问多少与他些个便是。
治得马好时,多少不打紧。
张五,你馈我医马骨眼,一发就蹄子放血着。
医了,慢慢的牵将去,干净田地上树底下拴着。喂的好着。
咱男子汉没马时怎么过?半步也行不得。马是第一宝贝,常言道:“狗有溅草之恩,马有垂缰之报。”¤
叫将那剃头的来。你的刀子快也钝?
我剃头的,管甚么来刀子钝?
你剃的干净着,不要只管的刮。刮的多头疼。剃了,撒开头发梳。先将那稀篦子篦了,将那挑针挑起来,用那密的篦子好生篦着。将风屑去的爽利着。梳了,绾起头发来,将那镊儿来摘了鼻孔的毫毛。将那铰刀斡耳,捎息来掏一掏耳朵。与你五个铜钱。¤
别处一个官人娶娘子,今日做筵席。
女孩儿那后婚?
今年才十六的女孩儿。
下多少财钱?
下一百两银子,十表十里,八珠环儿,满头珠翠,金厢宝石头面,珠凤冠,十羊十酒里。
那女孩儿生的十分可喜?
俊如观音菩萨。好刺绣生活,百能百巧的。
几时下红定?
这月初十立了婚书,下了定礼。半头娶将来做筵席,第三日做圆饭筵席了时,便着拜门。对月又做个大筵席,女孩儿家亲戚们都去会亲。那官人是今年十九岁,好文章,诸般才艺,无计的钱粮。媒人也有福,正着了,也多寻钞。可知有福里。依体例十两里一两家除时,得十两银子。这两口儿夫妻好爽利。常言道:“一夜夫妻百夜恩。”¤
我这几日差使出去,好姐姐,你做馈我一副护膝。
我没裁帛。
这的你休愁,我有明绿丝。护膝上但使的都说与我着,如今铺里买去。
诸般绒线,砌山子、吊珠儿的粗白线,不要纸金要五钱皮金,紫宫素段子一尺。三尺白清水绢,做带子和里儿。毡子,驼毛我都有,其余的你如今买去。做一对护膝,不算功钱时,没有五六钱银子结里不出来。
姐姐不要说,我也知道。你用心做与我,慢慢的把盏。我再央及你,做馈我荷包如何?
打甚么紧,你放心,我做馈你送路。
多谢姐姐。我回来时,多多的与你人事。¤
今日怎么学里不曾去?
我今日告假来。
你几个学生?
咱学长为头儿四时五个学生。
多少学课钱?
一个月五钱家。
你师傅是甚么人?
是秀才。
你如今学甚么文书?
读《毛诗》、《尚书》。
读到那里也?待一两日了也。
你每日做甚么功课?
每日打罢明钟起来,洗脸到学里,师傅上唱喏,试文书的之后,回家吃饭,却到学里上念一会,做七言四句诗。到晌午,写仿书。写差字的,手心上打三戒方。
好!好!你休撒懒,街上闲游荡,越在意勤勤的学着。如今国家行仁义,重诗书,你学的成人长大,应科举的做官,辅国忠君,孝顺父母,光显门闾时如何?
这的便是: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你几时来?
大前日来。
我家里书信有么?
稍将来了。
我父母都身己安乐么?
老官人为头,大小家眷、小娃娃们,以至下人们都身己安乐。贵眷稍的十个白毛施布、五个黄毛施布、五个黑帖里布,小人将来这里。
谢你将偌多布匹来。今年马价如何?
今年较贱些个,且喂几日卖时好如今卖,时出不上价钱。¤
孙舍混堂里洗澡去来。我是新来的庄家,不理会的多少汤钱。
我说与你,汤钱五个钱,挠背两个钱,梳头五个钱,剃头两个钱,修脚五个钱,全做时只使得十九个钱。
我管着汤钱去来。衣裳、帽子、靴子都放在这柜里头,分付这管混堂的看着。
到里间汤池里洗了一会儿,第二间里睡一觉,又入去洗一洗,却出客位里歇一会儿,梳刮头,修了脚,凉定了身己时,却穿衣服吃几盏闭风酒,精神更别有。你休怪,到家慢慢的与你洗尘。¤
哥你听的么,京都驾几时起?
未里,且早里。把田禾都收割了时,八月初头起。
今年钱钞艰难,京里也没甚么买卖。遭是我不去,往回二千里田地,到那里住三个月,纳房钱空费了。
说的是。不去的倒快活,省多少盘缠。出外时端的是愁杀人。家贫不是贫,路贫愁杀人。¤
咱们教场里射箭去来。
这般时,咱们几个去。
咱十数个弟兄们去时勾了。
一边五个家分着射。
咱赌甚么?
咱赌一个筵席着。
那般着,你借馈我包纸么?
馈你济机。
咱各自用心尽气力射。
哥你放心,我独自个射时也赢的。
难道,难道。
你说甚么话?
张弓有别力,饮酒有别肠。¤
你姐姐曾几时吃粥来?
恰三日也。
小厮儿那女孩儿?
一个俊小厮。
好!好!只怕产后风、感冒,说与你姐姐,好生小心着,休吃酸甜腥荤等物,只着些好酱瓜儿就饭吃。满月过了时,吃的不妨事,满月日老娘来,着孩儿盆子水里放着,亲戚们那水里金银珠子之类,各自丢入去。才只洗了孩儿,剃了头,把孩儿上摇车。买将车子来,底下铺蒲席,又铺毡子,上头铺两三个礻席子,着孩儿卧着,上头盖着他衣裳,着绷子拴住了,把溺葫芦正着那窟笼里放了,把尿盆放在地下,见孩儿啼哭时,把摇车摇一摇便住了。做满月,老娘上赏银子、段匹。百岁日又做筵席,亲戚们都来庆。把孩儿又剃了头,顶上灸。那一日,老娘上又赏。
如今自奶那寻奶子?寻一个好妇人奶。
一个月二两奶子钱,按四时与他衣服。养孩儿好难,可知难里!
怀十月,乳哺三年,推干就湿,千辛万苦,养大成人。因此上,古人道:“养子方知父母心。”¤
好大舍,那里下着里?
小人在那东角头堂子间壁下着里。
板闼门那甚么门?
朝南开着一个小墙门便是。
不知道下处,不曾得望去,大舍休怪。
不敢。
哥,小人昨日贵宅里留下一个拜帖来,见来么?
是,小人见来。
小人每日不在家,大舍夜来干走了一遭。改日回望大舍去,慢慢的说话。
丑厮你来。叫将那斜眼的弓匠王五来。
王舍来了。
相公。
王五来,我有些央及的勾当,叫的你来。
相公有甚么话说与小人么?
你打馈我两张弓如何?
你要打几个气力的弓?
京都综殿西教场里,官里前面柳射弓的多有。你打十个气力的一张,七、八个气力的一张。你来这弓面上铺筋,将来着我看了之后,桦一桦。你用心做的好时,我多与你赏钱。
不敢,相公,岂可望赏?小人奉承的便是。
只愿的为头儿射着。¤
秀才哥,你与我写一纸借钱文书。
拿纸墨笔砚来,我写与你。
这文契写了,我读与你听:
“京都在城积庆坊住人赵宝儿,今为缺钱使用,情愿立约与某财主处,借到细丝官银五十两整,每月利息几分,按月送纳,不致拖欠。其银限至下年几月内,归还数足。如至日无钱归还,将借钱人在家应有直钱物件,照依时价准折无词。如借钱人无物准与,代保人一面替还。恐后无凭,故立此文契为用。某年、月、日,借钱人某,代保人某,同保人某等押。”
空处写大吉利,或写余白两子着。将钱来赎将契去。¤
那里有卖的好马?
东角头牙家去处广,敢知道。你打听一打听。你待买甚么本事的马?
我要打围处骑的快走的马。
你拿着多少银子?
我有三十两银子。
那里有一个土黄马,好本事,只腿跨不开。一个黑鬃青马快走,只是前失。一个赤马生的十分可喜,没本事。你自马市里拣着买去,市里寻不着好马。一个栗色白脸马,有九分膘,好辔头,点的细,只是小行上迟,有些槽疥,也有些撒蹄。
讨多少银子?
有人出十五两银子。
你为甚么不买来?真个是好马么?
只有那些证候,银子也不勾,不曾买来。
槽疥有甚么难处?医他时便是。料着你那细详时,是买不得马。将就着买将来,且胡乱骑时怕甚么?万世不由人计较。¤
你怎么才来?
早起家里有客人来,打发他去才来。
咱官人在那里?
官人在文渊阁,官里前面看书画里。一会儿吃罢汤时便上马。
上马往那里去?
今日上坟去。
上了坟回来怎的?
今日到黄村宿,明日就那里上了坟,吃筵席,尽晚入城来。各衙门官人们今日都请下了。
八舍你却那里去?
我家里取毡衫和油帽儿,我不理会得,不曾将的来。你将两个油纸帽儿来,借与我一个。
我只有一个油绢帽儿里。孟舍有两个油纸帽儿,你问他借时便馈你。
那厮那里肯馈,不通人情不得仁义的小厮。
怎么不与你,又不吃了他的。你自一。
咱们的马怎的喂?
官人的伴当处,散馈喂马的草料钱。
那般时省气力。¤
你昨日张千户的生日里,何故不来?
小人其实不曾知道。
那里做生日来?
八里庄梁家花园里做来,我也那一日递了手帕之后,吃几盏酒,过两道汤,便上马出来了。
咳,我真个不曾知道来。我也明日到羊市里,五钱银子买一个羊腔子,做人情去馈他补生日。
有甚么迟处?常言道:“有心拜节,寒食不迟。”¤
挥使,你曾到西湖景来么?
我不曾到来。
你说与我那里的景致么?
你说时济甚么事,咱一个日头随喜去来。
虽然那们时好,且说一说着。
我说与你,西湖是从玉泉里流下来,深浅长短不可量。湖心中,有圣旨里盖来的两座琉璃阁,远望高接青霄,近看时远侵碧汉。四面盖的如铺翠,白日黑夜瑞云生,果是奇哉!那殿一划是缠金龙木香停柱,泥椒红墙壁,盖的都是龙凤凹面花头筒瓦和仰瓦。两角兽头都是青琉璃,地基地饰都是花斑石,玛瑙幔地。两阁中间有三义石桥,栏干都是白玉石,桥上丁字街中间正面上,有官里坐的地白玉石玲珑龙床,西壁间有太子坐的地石床,东壁也有石床,前面放一个玉石玲珑酒卓儿。北岸上有一座大寺,内外大小佛殿、影堂、串廊,两壁钟楼、金堂、禅堂、斋堂、碑殿,诸般殿舍不索说,笔舌难穷,擎天耐寒傲雪苍松,也有带雾披烟翠竹,诸杂名花奇树不知其数。阁前水面上,自在快活的对对儿鸳鸯,湖心中浮上浮下的是双双儿鸭子,河边儿窥鱼的是无数目的水老鸦,撒网垂钩的是大小渔艇,弄水穿波的是觅死的鱼虾,无边无涯的是浮萍蒲棒,喷鼻眼花的是红白荷花。官里上龙舡,官人们也上几只舡,做个筵席,动细乐大乐,沿河快活。到寺里烧香随喜之后,却到湖心桥上玉石龙床上,坐的歇一会儿。又上琉璃阁,远望满眼景致,真个是画也画不成,描也描不出。休夸天上瑶池,只此人间兜率。¤
咱们结相识,知心腹多年了,好哥哥弟兄们里头,一遍也不曾说知心腹的话,咱有一件东西,对换如何?
咱对换甚么东西?
我的串香褐通袖膝栏五彩绣帖里,你的大红织金胸背帖里对换着。
我的帖里怎么赶上你的绣帖里?
打甚么紧那?咱男儿汉做弟兄,那里计较?咱从今已后,争甚么一母所生亲弟兄,有苦时同受,有乐时同乐,为之妙也。¤
那卖织金胸背段子的,将来我看。这的是真陕西地面里来的?
舍人敢不识好货物么?地道的好胸背。
你谩不得我,我又不是生达达、回回,生达达、回回如今也都会了,你怎么谩的我高丽人?
不敢,舍人。怕你不信时,着别人看,便见真假。
罢,罢,说卖的价钱。
要七两银子,老实价钱六两银子。
你来,你这暗花段子,一打里馈你十两银子,肯时要你的,不肯时罢,要甚么多话。舍人甚么银子?
有细丝官银。
罢,罢,将银子来,滥贱的卖与你,你的手里难寻钱。¤
南城永宁寺里听说佛去来。一个见性得道的高丽和尚,法名唤步虚,到江南地面石屋法名的和尚根底,作与颂字,回光返照,大发明得悟,拜他为师傅,得传衣钵。回来到这永宁寺里,皇帝圣旨里开场说法里。
说几个日头?
说三日三宿,从今日起,后日罢散。诸国人民,一切善男善女,不知其数,发大慈心,都往那里听佛法去。这的真善智识那里寻去,咱也随喜去来。
你且停一停,我到衙门押了公座便来。
咱两个将些布施和香去礼拜供养,做些因缘时好。说道:“人生七十古来稀”,不到三岁下世去的也有的。
是里!常言道:“今日脱靴上炕,明日难保得穿。”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