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徐光范

徐光范

徐光范朝鲜语,1859年1897年),朝鲜王朝后期大臣,开化党人,甲申政变甲午更张时期的重要政治人物。叙九纬山本贯大邱徐氏,是朝鲜纯祖时的领议政徐龙辅的曾孙,吏曹参判徐相翊之子,与另一名开化党人徐载弼同宗。英文名肯尼斯徐(Kenneth Suh)。

徐光范出身朝鲜的一个五世高官的名门贵族,1859年12月1日(旧历咸丰九年己未十一月初八日)出生于朝鲜平壤平安道监司官邸。早年与开化思想家朴寿吴庆锡刘鸿基等人交游,颇负开化思想,1879年加入了金玉均朴泳孝洪英植等人组成的开化党。1880年参加科举考试,获增广别试文科及第,历任奎章阁待教、奎章阁检校弘文馆修撰、弘文馆副应教等官职,并入侍东宫。1882年4月随金玉均前往日本考察,1882年7月“壬午兵变”爆发后,与金玉均一道随日本驻朝公使花房义质回朝鲜。壬午兵变平息后,徐光范又于1882年9月被任命为从事官,随谢罪兼修信使朴泳孝再入日本,与日本各界广泛交流,坚定了他改革国政的立场。1883年3月从日本归国,同年7月又作为报聘使闵泳翊一行的从事官,跨过大洋出使美国。1884年6月归国,除授承政院同副承旨、参议军国事务(内衙门参议)等职务。

徐光范本来就崇尚开化,他曾主张日本调集更多军舰来朝鲜示威,以推动朝鲜进一步的开港。 日本办理公使花房义质评价他说:“他的风采神韵是寻常书生之类所没有的,且注意宇内形势,多年来胸间怀揣着不可不联结日本的主张。比来他认为情势愈加迫切,联结日本之意似乎也随之更为迫切。” 徐光范从美国归国后,更是“极赞英美之自由平等” ,他认为:“我国家不能成自立基础,奠之于盘泰之安,则决非皇天赋予之意也……君权不得不限也,民志不得不壹也,官制亟宜改革,使名实相孚焉;学校亟宜广设,使民智开明焉;工商亟宜劝奖,使财源导引焉。不如此,富强之术将何所施焉?” 同时,他在开化思想的影响下做出了许多离经叛道的事,尤其是对待他的父亲徐相翊。史载“光范豪侈天成,弱冠布衣时,奉养起居已依然如勋贵宰相。其父相翊生而痴骇,至老不知饥饱寒暑,更无他子,与光范异室而处。光范每朝睡至日午,徐起饭,酬对宾客,暇则访时辈,旬日不一至父所,亦无为之汛扫者。故相翊所居厅房,尘厚数寸,惟食卓来往之迹,如雪中牛蹄。” 1895年,徐光范还曾对别人说他从不相信他父亲,除非他父亲也曾在美国住上十年。 可见徐光范西化已经到相当深度。

徐光范归国后,便积极与金玉均朴泳孝洪英植开化党人密谋发动政变,推翻事大党守旧派把持的政权,进行国政改革。他在与闵泳翊同赴美国时产生龃龉,因此他在策划政变时极力主张除掉闵泳翊。 1884年12月4日,甲申政变爆发,徐光范一直跟随金玉均、朴泳孝等人的身边,是政变的重要参与者,在政变过程中杀死了6名守旧派大臣,砍伤了闵泳翊开化党新政府成立以后,徐光范即被任命为左右营使兼右捕将、署理外务督办。 然而甲申政变仅过三天便被袁世凯率领的清朝驻军镇压,徐光范与金玉均朴泳孝徐载弼潜逃日本公使馆,其后又断发易服随日本公使竹添进一郎逃亡日本,至此开始了亡命生涯。与此同时,他与金玉均朴泳孝洪英植徐载弼被朝鲜政府宣布为“五凶”,严加通缉,而他的家族也因此遭难,他的全家都被逮捕下狱,其父徐相翊“长系七八年,不识坐何罪,日啖彘糟以死” ,妻子金氏则在狱中存活下来,1894年徐光范归国后与之复合。

徐光范在日本期间,积极与西方人士接触,他教授美国传教士元杜尤(Horace G. Underwood)朝鲜语,于是结识了元杜尤的哥哥约翰安德伍德(John T. Underwood)。徐光范在日本居住了半年,面对朝鲜政府不断向日本交涉引渡开化党人的要求,徐光范倍感威胁,于是在1885年5月与朴泳孝徐载弼前往美国逃难。徐光范到美国后,辗转于东部的纽约新泽西华盛顿等地。他得到了约翰安德伍德的帮助,进入罗格斯大学学习,取英文名肯尼斯徐(Kenneth Suh),并在1892年获得美国公民权

徐光范在华盛顿时,信仰了基督教长老会)。与徐光范会面后,时任美国司法部长的尼德写道:“这名朝鲜人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相信朝鲜的未来需要国家的基督教化。” 然而徐光范似乎又放弃了基督教信仰,加入了一个名为“神智学会”的组织,神智学会是美国的一种新型宗教,其教义更接近印度教佛教。徐光范后来保持神智学会会员的身份直到去世。

获得美国公民权以后,徐光范被聘为美国联邦政府教育局(Bureau of Education)的翻译官,并在美国政府的机关报纸和杂志上发表了《朝鲜教育论(Education in Corea)》、《朝鲜民谈(Corean Stories)》等文章。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日本控制朝鲜并建立亲日开化派政权,开始实行“甲午更张”。在日本外务省的斡旋下,徐光范决定回国。1894年12月13日,徐光范抵达仁川 ,终于回到阔别十年的祖国,开始投身甲午更张的改革事业。

徐光范归国后,与另一名开化党朴泳孝同时被赦免并登用,朴泳孝为内务大臣,与内阁总理大臣金弘集组成联立内阁,徐光范则被任命为法务大臣。此后徐光范开始参与甲午更张,主导司法改革。在这期间徐光范制订了《裁判所构成法》、《法官养成所规定》等规章制度,规划建立了朝鲜最早的法院,同时又废止了斩首凌迟等酷刑,死刑改用绞刑,这些都有力促进了朝鲜司法制度的近代化。其间徐光范还宣判了东学党起义领袖全准死刑,但没有按惯例凌迟处死,而是采用了新规定,执行绞刑,因此守旧派无不“恨其失刑”。

朴泳孝、徐光范的归国并任职虽然有利于推进朝鲜近代化改革,但是加剧了朝鲜政府内部的派系斗争,朝廷中形成了以朴泳孝、徐光范为首的一派,及金弘集金允植一派,还有兴宣大院君派。三派相互倾轧,明争暗斗。朴泳孝、徐光范为了争夺权力,选择与已经失势但窥伺权力的王后闵氏(明成皇后)合作。在闵妃的授意下,朴泳孝、徐光范一派向大院君一派发动猛攻,于1895年4月逮捕了大院君的孙子,打算以谋逆罪将他处死,其后在多方调解下改为流放。5月,朴泳孝、徐光范又利用军部大臣赵羲渊的去留问题,在国王高宗和王妃的支持下打倒了金弘集一派,至此独揽政权。

但是朴泳孝掌权后不久,内部即出现分裂的趋势,徐光范也开始与朴泳孝保持距离,时任日本驻朝代理公使的杉村说:“法务大臣徐光范虽和朴氏有极密切的历史关系,但也对朴氏的行为暗暗不满,也不想和朴氏共进退。” 结果在1895年7月6日,朴泳孝就因为所谓“叛逆阴谋”而倒台,他本人被迫亡命日本。而过去和他一派的徐光范不仅未遭牵连,依然安稳地坐在法部大臣的位置上,甚至“弃旧友朴泳孝而成为所谓美国派之首领”。 可见其徐光范玩转墙头草手段之娴熟。1895年10月8日发生乙未事变闵妃景福宫中被日本人所杀。其后日本强迫高宗废闵妃庶人,并罢免朴定阳李范晋李完用沈相薰等亲俄亲美派(贞洞派)官员,徐光范毫发无伤,甚至还在废后诏上署名。 他在乙未事变后五天转任学部大臣。此后徐光范又前往美国公使馆,希望到美国做公使,但是美国驻朝公使施逸(John M. B. Sill)告诉他:“一个在废后诏上签了名的人不是去华盛顿的最佳人选。” 经过徐光范的不断奔走活动,他终于在1895年12月11日被任命为驻扎美国特命全权公使。 徐光范走后不久,朝鲜就在1896年2月11日发生了俄馆播迁金弘集内阁倒台,当初在废后诏上署名的大臣都被治罪,徐光范却因为远走美国得以逃过一劫。

1896年6月20日,李范晋接替徐光范出任驻美公使,徐光范被召回国任中枢院议官,但徐光范并未立即归国,他在美国感染了严重的肺病,于1897年8月14日在美国纽约死去,享年38岁。死后遗言火葬。其后骨灰归葬国内,由美国驻韩公使安连(霍勒斯艾伦)撰写墓志铭。1910年大韩帝国纯宗皇帝赐其谥号翼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