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黄毅

黄毅

黄毅

黄毅,河北唐山人,1952年2月生。197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9年1月参加工作。大学文化,中央党校函授经济管理专业毕业,高级政工师。现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

黄毅,河北唐山人,1952年2月生。197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9年1月参加工作。大学文化,中央党校函授经济管理专业毕业,高级政工师。现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

1969年01月至1971年10月,唐山地区滦南县孙庄插队劳动;

1971年10月至1974年03月,开滦矿务局林西矿工人; 

1974年03月至1991年10月历任开滦矿务局林西矿宣传部干事、副部长,局宣传部科长,钱家营矿党委副书记; 

1991年10月至1993年09月任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政策研究室调研二处副处级干部、政工处处长;

1993年09月至1997年05月任煤炭工业部政策法规司宣传处处长、综合处处长; 

1998年07月至1998年7月任煤炭工业部政策法规司助理巡视员; 

1998年07月至2000年05月任国家煤炭工业局行业管理司副司长(国家部委副司局级); 

2000年05月至2001年09月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

2001年09月至2002年10月任中国安全生产报社(中国煤炭报社)党委书记; 

2002年10月至2005年04月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司长(国家部委正司局级); 

2005年04月至2008年07月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政策法规司司长;

2008年07月任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 

2010年9月任现职。

“723”动车事故绝非“天灾”

[网友笔墨染丹青]:您是如何看待温州的动车事故原因的,是否更多地是由于在安全生产方面的疏忽,而非单纯的“天灾”?

【黄毅】:目前,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正在按照实事求是、依法依规、注重实效的原则对这起事故的原因、性质、责任进行紧张、有序的调查。我们会及时地将调查的情况向社会公布。现在可以肯定地讲,这不是一场自然灾害,而是一起特别重大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而且铁路方面也指出,事故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安全管理上的漏洞和问题。对此,事故调查组将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之上,尽快地认定这起事故的性质、原因,给社会一个真诚的、负责任的交代。

我国安全生产方面的主要弊端是“严格不起来、落实不下去”

[网友xiaoer56]:安全生产关乎百姓生命,国计民生。安全生产不是口号,还需要切实找出弊端。您认为目前我国安全生产方面主要有哪些弊端?

【黄毅】: 安全生产确实不是一句口号,来不得半点的马虎错误。不重视安全,到头来,必将受到事故的惩罚。目前,我国安全生产方面存在的主要弊端,仍然是严格不起来、落实不下去这个问题。所谓严格不起来,就是一些地区和单位在安全生产的准入、管理以及责任追究方面,仍然存在着施之以宽、施之以软的问题。在有些地方,对非法违法生产经营建设的行为打击不力,对违规违章作业的行为查处不严,对事故责任者追究惩处的力度不够。所谓落实不下去,就是目前我们所制定的有关安全生产的法律、法规、规章、标准以及政策措施还没有真正落实到基层、落实到企业、落实到岗位。对此,我们还是要通过进一步加大安全生产监督执法的力度,推动落实安全生产的企业主体责任、政府监管责任,确保各项安全防范措施的落实  

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不存在所谓的“35”人“红线”

[网友黄晨灏]:嘉宾好:网上有传言,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死亡人数有一个神秘的“35”人“红线”,超出部分就该计算为“失踪人员”,然后是伤者情绪稳定,当地政府官员积极救灾等捷报。请问嘉宾,你对此有何看法呢?谢谢。

【黄毅】: 据我了解,没有所谓的神秘“红线”。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在界定事故的等级时,一般是以死亡人数来计算。比如,一次死亡3到9个人的为较大事故,10到29人的为重大事故,30人以上的为特别重大事故。除此之外,也考虑事故的直接经济损失,以及受伤人员的数量。界定事故的等级,主要是按照政府负责、分级管理的原则来对不同等级的事故进行调查处理。有些事故发生之后,在遇难人员遗体还没有全部找到的时候,一般是作为失踪,找到遗体之后,再计入死亡人数。所以,不存在以35人划线的问题。 

要履行好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光靠安监总局一家是不够的

[网友远文]:嘉宾,你们负责的范围是不是包括所有与安全生产有关的领域?你们有那么多专业人才吗?

【黄毅】: 是的。依据安全生产的法律法规,我们负责所有行业领域安全生产的综合监督管理。但是要履行好这个职责,光靠我们一个部门是不行的,必须依靠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依靠全社会的广泛支持,也需要各种媒体的舆论监督。为了搞好对相关行业领域安全生产的综合监管,我们专门成立了安全生产专家委员会,聘请各行业各领域,包括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其中许多都是院士,作为我们的技术支撑群体。每次调查事故,我们都根据事故的种类、行业的特点,来聘请相关领域的专家作为事故调查的专家组,对重大的技术问题,进行科学分析论证,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主持人:黄司长,刚才这个片子列举了很多的数字,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这个数字,就是以我们目前的发展程度,我们的生产规模,包括我们的人口基数,这样的一个事故数字,是应该让人悲观的吗?

黄毅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 政策法规司司长:我想看待这数字应该从两个方面看,一个方面确实这两年我们通过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来进一步加强改进安全生产工作,应该说见到了明显的效果,所以从数字上体现出,前七个月与去年同期相比,事故的总数以及死亡的总人数都有所下降,特别是工矿商贸企业的安全生产形势趋向好转,但是毕竟我们国家生产力水平发展不均衡,而且安全管理的基础比较薄弱。那么呈现在我们面前仍然是事故总量居高不下,而且重特大事故时有发生,直接危害也是相当严重的,所以形势应该说还是比较严峻的。

主持人:我们在以前谈到安全生产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强调企业,包括个人都应该有加强安全生产的意识,但我想作为安全生产的主管部门来讲,在管理上、思路上是否也应该有些转变?

黄毅:应该是这样,因为我们国家安全生产监管体制,经过改革创新之后,目前各级安全生产的监管部门都在实践当中研究探索如何加强改进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一些新的方法,新的途径,所以这两年从国家局党组,也不断调整安全生产监督的思路,特别是今年提出五个转变这种工作思路。

主持人: 哪五个转变?

黄毅:一个是要促进安全生产由过去的人治向法治转变,建立起安全生产的法制秩序;第二个就是要从过去的被动防范向源头管理转变,要建立起安全生产许可制度,把住源头这一关;第三个就是要从集中整治,向规范化、制度化管理转变;第四个就是要从事后的查处,向强化基础的工作转变,着力于建立安全生产长效机制;最后一个转变,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转变,就要从目前我们主要以控制伤亡事故和死亡人数为主,逐步向全面做好职业健康工作转变。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这五个转变,为什么要进行这五方面的转变?它能为我们的安全生产带来什么?

黄毅:这五个转变应该说是我们国家安全生产工作的发展方向、工作重点以及工作内容的调整。实现这五个转变,我想它的重大意义体现在这几个方面:一个是它可以进一步推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第二个它可以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创造一个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第三个,通过这五个转变,可以进一步提升我们国家安全生产工作的水平,缩短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了五个转变,我想其中有几点引起我的关注,首先就是您谈到安全生产许可制度的问题,以前我们没有这样的制度吗?

黄毅: 应该说以前没有,今年国务院专门颁布了《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正式建立起这一法律制度。就是说,生产经营单位进入市场之前,你必须要依法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如果不具备《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所规定的安全生产的基本条件,那么你就不能具备这个证,所以也不能进入市场。

解说:我们提到安全生产,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爆炸等恶性事故,然而安全生产中还有一个重要环节不能忽视,那就是生产在一线的工人们他们的安全健康。有些水泥厂有不少农民工,由于工作环境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他们不少因为过多吸入过多粉尘而导致肺部纤维化,虽然挣到了一点钱但付出了健康的代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