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南京大屠杀纪念碑

南京大屠杀纪念碑

南京大屠杀纪念碑

南京大屠杀纪念碑

南京大屠杀纪念碑是为纪念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人而立的墓碑。

  上世纪80年代至今南京已经建立21座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纪念碑。由南京市政府建设的有18块:全部在南京地区。

1、普德寺丛葬地纪念碑乘26路雨花新村,向前步行约30米,沿阶而上可见(雨花广播电视服务中心电视发射塔下)。

2、正觉寺遇难同胞纪念碑长乐路武定门古城墙内,长乐花园小区门口石碑。

3、东郊丛葬地纪念碑灵谷寺下车向前走,路口右拐穿过停车场,在围墙内,可见。

4、北极阁附近遇难同胞纪念碑到北极阁广场后,沿假山走到尽头后拾级而行200米。

5、五台山丛葬地纪念碑五台山东南面四号门进入即可。

6、煤炭港遇难同胞纪念碑至中山码头后乘307路抵煤炭港,走至一废弃火车道,再直走30米,在方家营.。

7、汉中门外遇难同胞纪念碑汉中门桥桥头西侧路边。

8、上新河遇难同胞纪念碑乘车17.307抵达棉花堤渡口看见一面国旗,前行约200米,在一军营处登记进入。

9、挹江门丛葬地纪念碑绣球公园北门(邑江门旁的那个门)直走200米,进入岔路后左拐。

10.、金陵大学难民收容所及遇难同胞纪念碑汉口路南京大学天文系门内。

11、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中山码头客运站T字路口。

12、草鞋峡遇难同胞纪念碑上元门的下燕路旁。

13、清凉山遇难同胞纪念碑清凉山河海大学内的华水路。

14、燕子矶江滩遇难同胞纪念碑燕子矶公园(门票15元),乾隆御碑亭下面的小径通往。

15、花神庙地区丛葬地纪念碑乘坐19路到望江矶,穿过交叉路口前行见功德园.在去功德园路边用假山堆的就是纪念碑。

16、江东门遇难同胞纪念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十字型的标志建筑。

17、鱼雷营遇难同胞纪念碑遗址在金陵造船厂内,有址无碑,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有复刻版的鱼雷营遇难同胞纪念碑。

18、太平门遇难同胞纪念碑紫金下、玄武湖畔、太平门外,白马公园马路对面路边。

近年来一些民间组织,为了让后人牢记这段历史,自发的建立了纪念碑:

19、汤山湖山村遇难同胞纪念碑在后宰门坐游5或123路.到孟北下,路边有叉路,坐马自达(大概10元,不便宜啊,路相当难走,全是碎石,有几公里远,走路要经过孟北→排山→ 消防士官学校 →白水泥厂→ 湖山村→汤山湖山村公墓旁。

20、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在汤山炮兵学院东北面的西梅村(或叫梅家边),附近有个汤山工业集中区。 在西梅村的东面,村民公墓里。那附近全是农田,只能步行,汽车只能开到村口,较难开进去。碑是整块黑色大理石。 碑文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西岗头纪念碑 西岗头全体村民2005年12月立

一九三八年二月八日(农历正月初九),本村被日军集体枪杀,二十二人中,仅有陈万有一人死里逃生。

死亡二十一人,李小儿、李有华李克俭、金怀生、赵小二、周正根、陈广泉陈万松、陈万夏、陈万宽、陈朝良、莫庆文、莫庆武、裔景华、裔景富、曹有恒、宽老大,外地二人。

另外.还有被日军枪杀及迫害致死十六人:李克本.李连才.刘贤春.吴宝才.陈治富.陈广寿.陈广聚.陈万慧.陈道法.莫庆元.张在寅.裔建和.刘方氏.裔景妹.陈朱氏及女儿。

当时全村仅有四十二户.被烧房屋九十一间又二十六间厢房.损失粮食.衣.被.禽.畜等不计其数.损失惨重.为了教育子孙后代.勿忘国耻.牢记悲惨历史教训.弘扬爱国主义.团结奋斗.振兴中华.值此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纪.本村全体村民.自发捐款.建立此碑.以慰问亡灵.

21.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仙鹤门遇难同胞纪念碑在南京火车站对面 坐130路公交终点站下,在小区苏果生活超市旁边的大土堆上.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仙鹤门遇难同胞纪念碑文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东郊马群.仙鹤门村一带.俘获我抗战官兵及民众15000余人.同年12月18日.日军分散多处将4000多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和俘虏集体屠杀.翌年.仙鹤门村尚有大批尸体横躺在村外的麦地里.据当地居民谭庆端,和允兴.仇兴中和仇洲,盛文金等共同回忆.1938年春村民们曾自发地将遇难同胞的尸骨,分别就近掩埋于一座“大坟”内.此座大坟内掩埋尸体约七百余具.

特此立碑.以志纪念.

gt;>>>>>>>殷山矶纪念地。位于雨花区油坊一带 在绕城公路宁芜铁路交叉处. (地铁一号线小行站沿公路向南走一公里左旁路边 矶下有三个大鱼塘)至今未设立纪念碑.为了纪念那些保卫南京而牺牲的抗日英雄.我们在此呼吁设立纪念碑.以慰亡灵.

  抗日蒙难将士纪念碑是为了纪念侵华日军南京浦口战俘集中营死难的抗日将士,由浦口区人民政府于1989年在浦口新炭场新华街顺河里而修建。碑身正面镌刻“抗日蒙难将士纪念碑”,碑背镌刻战俘营历史情况介绍,碑顶为紧握拳头造型。
浦口区新炭场原有英国人办的打蛋厂,日军占领后,这里成了日本三井洋行的三井码头。1940年,日军在三井码头周围临江地带,建立了两个战俘营,一个在新华街、合作街、场南街一带,一个在今南京市棉麻仓库一带,占地面积约三千亩。集中营日军架设三道铁丝网并在出口建一座碉堡。从1941年春开始,日军先后分六批从太原、北京、上海、武汉等地向浦口战俘营押送、送押5000多名新四军、游击队和国民党军队官兵。日军对战俘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超过16小时以上的重体力劳动,供应霉烂变质食品,还放狼狗嘶咬战俘取乐。战俘们军装穿烂后,有人只能用草袋裹身。因冻饿而死、劳累而死、掉入江中淹死、被日军殴打致死的战俘不断增加。为了反抗压迫,战俘们前后组织了四次暴动,除少数人逃脱魔掌外,参加暴动的1000余人惨死在日军枪下,尸体被抛入通江的坝子窑河中。1945年8月日军投降时,战俘集中营原有5000多人只剩800余人,4000多人惨死日军战俘营中。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为了纪念死难将士,在日军焚尸集葬处(新炭场与坝子窑交界处)修建了“抗日蒙难同志纪念塔”和碑,可惜该塔和碑于1954年被当地农民损毁。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前夕,浦口区人民政府在战俘营所在地建“抗日蒙难将士纪念碑”,悼念抗日先烈。近年,以日本著名反战人士松岗环女士为代表的日本友人经常来此参观、访问,将战俘营真相告诉日本人民。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