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大唐传载

大唐传载

《大唐传载》是出200年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迪志文化公司。

共91种书,包括历代学者记录杂事之书及小说,当中混述军事朝政,参以里巷闲谈,多词章细故。最早的一种书是汉刘歆撰、晋葛洪辑《西京杂记》,次为南朝宋刘义庆撰、刘孝标注《世说新语》,下至明何良俊撰《何氏语林》等。

《书》云:“不有博奕者乎?犹贤乎已”。斯圣人疾夫饱食而怠惰之深也。又曰:“吾不试故艺,试用也”。夫艺者,不独总多能第,以其无用于代,而穷愁时有所述耳。八年夏,南行极岭峤,暇日泷舟,传其所闻而载之,故曰“传载”。虽小说,或有可观览之,而喁而笑焉。

杜河南兼,常聚书至万卷,每卷后必有自题,云:“清俸买来手自校,汝曹读之知圣道,鬻及借人为不孝。”

阳道州城之为朝士也,家苦贫,常以木枕布衾,质钱数万,人争取之。

苏州开元寺东有陆氏世居,门临河,有巨石块立焉。乃吴陆绩为郁林郡守,罢秩泛海而归,不载宝货,舟轻用此石重之,人号“郁林石”。陆氏自绩及裔孙国朝太子少保兖公,犹保其居。今子孙渐削,其居十不存一焉。

费县西漏泽者,漫十数里,岁时雨降,即泛溢自满,蒲鱼之利,人实赖焉。至白露应即前后,一夕即一空如扫焉,信殊异也。

李忠公之为相也,政事堂有会食之床。吏人相传,移之则宰臣罢,不迁者五十年。公曰:“朝夕论道之所,岂可使蠹之物,秽而不除。

俗言拘忌,何足听也!以此获免,余之愿焉。”命撤而焚其下,铲去聚壤十四畚。议者称正焉。

杜太保宣简公,大历中有故人遗黄金百两。后三十年,为淮南节度使,其子投公,取其黄金还,缄封如故。

赵郡三祖,元和中,每房一人,同时为相,皆第三,即司徒吉甫、司空绛、华州刺史藩。

天宝中有书生,旅次宋州。时公勉,少年贫苦,与书生同店。而不旬日,书生疾作,遂至不救,临绝语公曰:“某家住洪州,将于北都求官,于此得疾且死,其命也。”因出囊金百两,付公曰:“某之仆使无知有此者,足下为我毕死事,余金奉之。”李公许为办事。及毕,密置金于墓中,而同葬焉。后数年,公尉开封,书生兄弟赍洪州牒来,果然寻生行止,至宋州,知李为主丧事。专诣开封,诘金之所。公请假至墓所,以出金付之焉。

韦献公夏卿有知人之鉴,人不知也。因退朝于街中,逢再从弟执谊、从弟渠牟、升。三人皆第二十四,并为郎官,簇马良久,献公曰:“今日逢三二十四郎。”辄欲题目之,语执谊曰:“汝必为宰相,善保其末耳。”语渠牟曰:“弟当别奉主上恩,而速贵为公卿。”语升曰:“三人之中,弟最长远,而位极旄钺。”后竟如其言。

杜亚为淮南,竞渡、采莲、龙舟、锦缆、绣帆之戏,费金数千万。于为襄州,点山灯,一上油二千石。李昌夔为荆南,打猎大修富饰。其妻独孤氏亦出女队二千人,皆着红紫锦绣袄子。此三府亦因而空耗。

汝南袁德师,故给事高之子。尝于东都买得娄师德故园地,起书楼。洛人语曰:“昔日娄师德园,今乃袁德师楼。”

兴元元年十月戊辰,始诏中官窦文场监神策军左厢兵马,马有麟为左神策大将军。神策监军将军之始也。

贞元十二年六月乙丑,始以窦文场为左神策护军中尉,霍仙鸣为右神策护军中尉,其日又以张尚进为神武中护军。左右辟仗使之始也。

建中初,关播为给事中,以诸司胥吏为弊颇多,播议用士人掌之。

弘农杨氏居东都者,承四太尉之后。世传黄雀所衔玉环,至天宝为杨国忠所夺。今不知所在。

张守,陕州平陆人,自幽州入觐,过本县见令李杭,申桑梓之礼。见陕尉李冕桎梏,令众冤呼。张公曰:“困危之中,岂能相救。”至灵宝便奏兖州判官,冕后至宰相。

贞元中,张茂宗所尚义章公主赠郑国公主,谥为庄穆。韦宥所尚故唐安公主赠韩国公主,谥为贞穆。所司择日册命。国朝已来,公主即有追封者,未有加谥者。公主追谥,自此始也。

徐尚书晦,沈吏部传师。徐公嗜酒,沈公善养。杨东川嗣复尝云:“徐家肺,沈家脾,真安稳耶。”

徐大理宥,少为蒲州司法参军,为政宽仁,吏感其恩信,遍相约曰:“若犯徐司法杖,必斥罚。”终官不杖一人。

颜鲁公真卿,为监察御史,充河西陇右军,覆屯交兵使,五原有冤狱,决乃雨。郡人呼为“御史雨”。

德宗问李公勉:“人云卢杞是奸邪,何也?”勉曰:“人皆知之,陛下独不知,此所以为奸邪也。”

李希烈跋扈蔡州,时卢杞为相,奏颜鲁公往宣谕之,而谓颜曰:“十三丈,此行出自圣意。”颜曰:“公先中丞面上血,某亲舌舐之,乃忍以垂死之年饵于虎口。”杞闻之啼焉。卢即是御史中丞奕之子。

南蛮清平官,犹国家之宰相也。元和中,有邓旁来庭,宰臣问之:“公名旁,其何意乎?”对曰:“亦犹大朝之刘宗经矣。”

苏户部弁、刘常侍伯刍,皆聚书至二万卷。河南冯宿之三子,陶鞠围兄弟,连年进士及第,连年登宏词科,一时之盛,代无比焉。当太和初,冯氏进士及第者,海内十八,而公家兄弟叔侄八人。

李相国程为翰林学士,以阶砖日影为入候。公性懒,每入必逾八砖,故号为“八砖学士”焉。

永州龙兴寺,乃吴军司马蒙之故宅。僧怀素善草录,尝浚井得军司马印,文字不灭,雕刻如新。怀素每草书,用此为志。

英公虽贵为仆射,其姊病必亲为粥火,燃辄焚其髭。姊曰:“仆妾多矣,何为自苦。”曰:“岂无人耶?顾今姊年老,亦年老,虽欲久为姊粥,复可得乎?”

英公尝言:我年十二三时为无赖贼,逢人则杀。十四五时为难当贼,有所不惬者杀之。十七八时为好贼,上阵杀人。年二十便为天下大将军,用兵以救人死。

尉迟敬德性饶宽,而尤善避槊。每军骑入阵,敌人刺之,终不能中,反夺其槊以刺敌人。海陵王元吉闻之不信,乃令去槊刃以试焉。敬德曰:“饶王著刃,亦不畏伤。”元吉再三来刺,既不少中,而槊皆被夺去。元吉力敌十夫,大惭恨。太宗之御窦建德,谓尉迟公曰:“寡人持弓箭,公把长枪,二人相副,虽百万众亦无奈。”乃与敬德驰至敌营,叩其军门,大呼曰:“大唐秦王,能敌来与汝决!” 追骑甚众,不敢御。

窦建德之役,既阵未战,太宗见一少年骑骢马,铠甲鲜明,指谓尉迟公曰:“彼所乘马真良马也。”言之不已,敬德请取之。帝曰:“轻敌者亡脱,以一马损公,非寡人愿。”敬德自料攻之万全,乃驰往并擒少年而返,即王世充之兄子伪代王琬。宇文士及在隋亦识之,是马实内厩之良马也。帝欲旌其能,并以赐之。

太宗将征辽,卫公病不能从,帝使执政已下起之。不起,帝曰:“吾知之矣。” 明日,驾临其第,执手与别,靖曰:“老臣宜从,但犬马之疾日月增,甚恐死于道路,仰累陛下。”帝抚其背曰:“勉之,昔司马仲达非不老病,竟能自强立勋魏室。”靖叩头曰:“请舆病行。”至相州疾笃,不能进。

驻跸之役,高丽与合军四十里,太宗有惧色。江夏王进曰:“高丽倾国以拒王师,平壤之守必弱,请假臣精卒五千,覆其本根,则千万之众,不战而降。”

借商,建中二年,京师及江淮借商钱物。

省官,建中三年,天下州县各省一官。乾元四年敕:下注额内官。元和六年,又减州县官。

除陌,建中四年敕:“天下州县,市买交关,每贯五十文,纳官。”

间架,建中四年,户部侍郎赵瓒奏:“天下州县,屋宇间架,率算钱有差。”

沙门一行,开元中尝奏玄宗云:“陛下行幸万里,圣祚无疆,故天宝中幸东都,庶盈万数。”及上幸蜀至万里桥,方悟焉。

天宝中,天下无事,选六宫风流艳态者,名“花鸟使”,主宴。

玄宗幸蜀,天厩八骏,其七尽毙于栈道,惟一云骓存焉。德宗幸梁,亦充御焉。

五台山北台下,有青龙池,约二亩已来,佛经云“禁五百毒龙”之所。每至盛午,昏雾暂开,比丘及净行居士方可一观。比丘尼及女子近,即雷电风雨,当时大作。如近池,必为毒气所吸,逡巡而没。

韦献公夏卿,不经方镇,惟止于东都留守,郡吏八人,而路公隋、皇甫崖州,皆为宰相;张尚书贾、段给事平仲、卫大夫中行、李常侍翱、李谏议景俭、李湖南询,皆至显官,亦名知人矣。

李西台文献公,避暑于青龙寺,梦戴白神人云:“昔君氏相宣王致中兴,尹男亦佐中兴,君宜以吉甫名之。

李相国忠公,贞元十九年为饶州刺史。先是,郡城之东,四牧故府,废者七稔。公莅止后,命启钥而居之。郡吏以语怪坚请。公曰:“神实正直,正直则神避;妖不胜德,失德则妖兴。居之在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