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方言

方言

方言

方言

方言

方言

方言

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方言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所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例如<犯扯,犯贫,犯病,>之类的很多城市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话都是比较有特点的。

一些语言学者认为,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遭到其他很多语言学者反对,并提出种种不同的判断标准,这些不同的判准却常常会产生不一致的结论。一般来说,所有的方言实际上都可以被称作或视作语言(相互之间关系亲缘较近的语言可以互称为对方的方言,而相互之间亲缘关系遥远,在形成和发展历史上相关性较小的语言则不可互称为对方的方言。)

在实际操作中,个别语言之所以为“方言”,通常是由于以下的原因:

缺少适当的书面语,语言未达到准确描述的程度;语言使用者没有属于自己的国家;这些语言受到歧视; 同一民族(或国家)拥有多个语言系统。以下对语言学者几种比较常用的“方言与语言比较”的判别方式进行讨论,并进一步指出这些判准在实际应用上的困难。在一些情况之下,对于语言和方言的界定,已不仅是语言学层面上的问题了。

注意:“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指的是,一种语言(口音),如济南话,可以称其为一种方言,同时也可以称其为一种语言,而不可理解为,任何一种语言,可以称作另一种语言的方言,判定一种语言是否另一种语言的方言,要从语系归属,语法,同源词等多方面考量,同时兼顾一些政治等其他因素。

汉语方言俗称地方话,只通行于一定的地域,他不是独立于民族语之外的另一种语言,而只是局部地区使用的语言。现代汉语各方言大都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而逐渐形成的。形成汉语方言的要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人口的迁移,山川地理的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要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性,不同语言的相互接触、相互影响等。

方言虽然只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本身却也有一种完整的系统。方言都具有语音结构系统、词汇结构系统和语法结构系统,能够满足本地区社会交际的需要。同一个民族的各种地方方言这个民族的共同语,一般总是表现出“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语言特点。一般情况下,民族共同语总是在一个发言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

在我国现代几大汉语方言中,北方方言可以看成是古汉语经过数千年在广大北方地区发展起来的,而其余方言却是北方居民在历史上不断南迁逐步形成的。在早期的广大江南地区,主要是古越族的居住地,他们使用古越语,与古汉语相差很远,不能通话。后来,北方的汉人曾有几次大规模的南下,带来不同时期的北方古汉语,分散到江南各地区,于是逐步形成现在彼此明显不同的六大方言。现各方言之间差异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北方汉语与南方古越语在彼此接触之前,其内部就有各自的地区性方言;二是北方汉语南下的时间不同,自然不同时候南下的汉语本身就不相同;三是南方各方言分别在一定独特环境中发展。

汉族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统一,因而使汉语逐渐产生了方言。

现代汉语有各种不同的方言,它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现代汉语各方言之间的差异表现在语音、词汇、语法各个方面,语音方面尤为突出。一些国内学者认为多数方言和共同语之间在语音上都有一定的对应规律,词汇、语法方面也有许多相同之处,因此它们不是独立的语言。国外学者认为,各方言区的人互相不能通话,因此它们是独立的语言,尤其是闽方言中的各方言。根据方言的特点,联系方言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以及目前方言调查的结果,可以对现代汉语的方言进行划分。当前我国语言学界对现代汉语方言划分的意见还未完全一致,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现代汉语有七大方言。

我国人口较多,比较复杂,所以讲不通的方言分区处理分析。按照现代通俗的分发,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北方方言(官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和粤方言。

同时,在复杂的方言区内,有的还可以再分列为若干个方言片(又成为次方言),甚至再分为“方言小片”明知道一个个地点(某事、某县、某镇、某村)的方言,就叫做地方方言。如广州话、长沙话等。

方言名称 方言代表

官话方言 北京话

东北方言 东北话

吴方言 苏州话

赣方言 南昌话

湘方言 湘乡话

客家方言 福建长汀话、广东梅县话

闽方言 闽北话、闽东话、闽中话、闽南话、客家话、莆仙话

粤方言 广州话

蜀方言 四川话

官话方言,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的基础方言,以北京话为代表,内部一致性较强。在汉语各方言中它的分布地域最广,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73%。

分布在北南文化线(通州县东-南通市东-长江-靖江市北-长江-镇江市东-丹阳县西-金坛县西-溧阳县西-溧水县南-高淳县北-广德县-郎溪县-宣城市-芜湖县北-繁昌县-南陵县东-铜陵县-铜陵市东-青阳县东南-石台县北-彭泽县-湖口县南-九江市南-瑞昌市-长江-黄石市-武汉市南-长江-临湘县-常德市-沅江-怀化市-靖州县-通道县-永州-郴州-桂林东-贺州-柳州南-河池南-百色)以北的全部汉族居住区。

官方言的明显特点包括:丢失了大部分的中古辅音韵尾。中古汉语中的“-p,-t,-k,-m,-n,-ng,-h(束喉音)”现在已经只剩下“-n,-ng”。同时,与其他方言相比,北方话的声调较少。(这是因为北方话中只有平声区分阴阳。)因此,北方方言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应产生的复合词。这在其它方言中比较少见。

官话一般分为八大区:

兰银官话、中原官话(中部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官话、胶辽官话、冀鲁官话、北京官话、东北官话。

胶辽官话分布在山东半岛、辽东半岛

冀鲁官话分布在河北省、山东省西部、内蒙古宁城县

北京官话分布在北京、河北省北部、内蒙古赤峰市

东北官话分布在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北部、内蒙古东北部。

兰银官话细分为8片:银川市,石嘴山市-平罗-陶乐-贺兰-永宁-青铜峡-灵武-吴忠市-中宁-同心-中卫,宁夏盐池县,兰州市-榆中-民勤,永登-皋兰,古浪-天祝,河西走廊(除敦煌和景泰),乌鲁木齐市-昌吉州-博尔塔拉州-阿勒泰市与青河县-塔城(除托里、布克赛尔)-哈密。

中原官话分布在远古华夏族的传统居住区,今陇海线南北。苏州市吴江县菀坪镇、宣城市以东部分乡村、皖南广德县、浙江长兴县属于中原官话孤岛。中原官话又细分为河南方言、关中方言东府话、关中方言西府话、秦陇方言、陇中方言、南疆方言。

西南官话包括十一片:四川省、重庆市、湖北省西部十九县市、湖南省西北部、陕西省南部的留坝-佛坪-宁陕-镇坪-岚皋-紫阳-石泉-镇巴-宁强、甘肃省文县碧口镇;泸州市-宜宾市-乐山市-西昌市、贵州省铜梓-仁怀-沿河-印江、云南省大关-绥江-水富,内江市-自贡市-仁寿县-富顺县,雅安市-石棉县,云南省西北部下关-剑川-宾川-洱源-云龙-丽江市;云南西部的大理-保山-潞西;云南省东中部的昆明-昭通-曲靖-玉溪-楚雄-个旧-开远、贵州省贵阳市-安顺市、四川省宁南县;贵州省北部以遵义-六盘水-毕节为中心的二十七县市、云南省威信-彝良-镇雄、重庆市秀山县、湖南省芷江-怀化-凤凰-新晃-吉首;贵州省东南部镇远-岑巩-黎平-锦屏-台江、湖南省靖州-通道;贵州省南部凯里-都匀-贵定县;湖北省北部的襄樊-十堰-丹江口-老河口-随州;武汉、湖南省临湘县;湖南省南部永州、郴州;广西壮族自治区以柳州-桂林-百色-河池为中心的五十六个县市;海南省昌江县-东方市-儋州市-三亚市的部分地区所讲的军话。西南官话与江淮官话的分界线在广水县-安陆县-应城县-黄陂-黄冈市-鄂州市-蕲春县一线以西以南。

商周秦汉时期,洞庭湖还属于原始汉语与藏缅语、苗瑶语、融合而形成的楚语,永嘉乱后,迁入湖北的秦雍流人(陕西甘肃以及山西一部分)有六万,出现了西南官话的最初雏形。安史之乱后,十倍于土著的北方移民入洞庭湖北部,冲击、涵化并最终取代了当地的楚语,奠定了西南官话的基础。

江淮官话分布在淮河和北南文化线之间,福建南平城关、长乐县洋屿村属于江淮官话孤岛。江淮官话与中原官话方言分界线如下:连云港临洪河口-东海县浦南镇-东海黄川-东海白塔埠-东海平明-东海房山-东海安峰-新沂黑埠-沭阳阴平(潼阳)-沭阳颜集镇方圩村-沭阳悦来-宿迁关庙-宿迁丁嘴-泗阳仓集-泗阳屠园-泗洪曹庙-泗洪金锁-泗洪重岗-泗洪上塘-泗洪峰山南-宿州淮北淮河-凤阳县南-蚌埠市西南-淮河-霍邱县东-金寨县南。

北京官话覆盖面包括了整个北京市,河北北部、内蒙古部分地区,明成祖迁都北京以后逐渐取代南方官话成为中国官方的主流语言。南北朝时期开始,中原雅音南移,作为中国官方语言的官话逐渐分为南北两支。元朝以北京为大都,元朝统一全中国,以北京音作为天下通语标准音,北京话第一次成为中国的标准音。明朝成立后,以南京官话为汉语标准语,明朝永乐年间建都北京时从南京北调40万人口,超过北平原有人口,清朝定都北京后大批满人进入北京,旧北平话逐渐演变形成了北京话。清雍正六年设“正音书馆”,以北京官话为标准语,在全国推行,以后北京官话逐渐取代南京官话成为中国官场主流的标准语,有人也称之为北方官话,和被称为南方官话的南京官话相对应。清末进行国语编审,民国初年拟定国音,“京国之争”以后实行以北京官话为基础的新国音,自此以北方官话为蓝本的国语(普通话)成为中国官方标准语言。随着现代教育、传媒的普及发达,当代的北京官话- 普通话,在华语圈有向各种方言渗透的趋势。

汉族的先民开始时人数很少,使用的汉语也比较单纯。后来由于社会的发展,居民逐渐向四周扩展,或者集体向远方迁移,或者跟异族人发生接触,汉语就逐渐地发生分化,产生了分布在不同地域上的方言。汉语方言分布区域辽阔,使用人口在9亿以上。

官话方言通称北方方言,即广义的北方话,一般所谓"大北方话"。在汉语各大方言中,官话方言有它突出的地位和影响。近1000年来,中国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从唐宋白话到元曲到明清小说,都是在北方话的基础上创作的,再加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话通行地区从元代以来一直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高度集中的心脏地带,向来官场上办事交际,都使用北方话,因而有"官话"的名称。实际上它是汉语各方言区的人共同使用的交际语言,现在全国推行的普通话,就是在"官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通行地域官话方言通行于长江以北各省全部汉族地区;长江下游镇江以上、九江以下沿江地带;湖北省除东南角以外的全部地区;广西省北部和湖南省西北角地区;云南、四川、贵州三省少数民族区域以外的全部汉族地区。此外,在非官话方言区中。还有少数由于历史原因而形成的官话方言岛。如海南岛崖县、儋县的"军话",福建南平城关的"土官话",长乐洋屿的"京都话"等。使用人口7亿以上。

分区官话方言内部按其语言特点一般可以分为4个支系,即4个方言片(或称4个次方言):华北官话、西北官话、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

华北官话即狭义的北方话,它通行于北京、天津两市,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的一部分。其中东北三省和河北省的方言最接近民族共同语──普通话。山东、河南的官话各有特色,近来有的语言学者认为可以另立胶辽官话和中原官话两支。其中中原官话包括山东、河南部分地区以及长江以北的徐州、阜阳、陕西的西安、山西的运城等地区。

西北官话通行于山西、陕西、甘肃等省以及青海、宁夏、内蒙古的一部分地区。新疆汉族使用的语言也属西北官话。山西及其毗邻陕北部分地区、河南省黄河以北地区保留古入声字,自成入声调,不同于一般西北官话,也不同于华北官话,近来有学者认为可根据"有入声"这一特点另立"晋语",从官话方言中独立出来。与此同时,有学者提出西北官话作为官话方言的一支,范围宜缩小到只包括甘肃兰州、宁夏银川等地的方言,改称"兰银官话"。陕西方言有三:陕北话,陕南话和关中话。我们通常所指的陕西方言既陕西话、关中话。陕西话属于中原官话,为其的一个分支,代表方言为西安方言。又分为关中方言东府话和关中方言西府话。前者包括西安市、铜川市、咸阳市、渭南市、商洛市下属商州-洛南-丹凤-山阳、陕北的宜川-黄龙-洛川-宜君-黄陵-富县、甘肃东部、山西运城-临汾、河南灵宝一代,后者包括宝鸡市。陕北话属于秦晋方言,陕南话大部属于巴蜀方言(西南官话)。这里讲的陕西方言特指陕西话,即以西安话为标准的,是秦腔的标准唱音。

西南官话通行于湖北省大部分地区(东南部、东部除外)、云南、贵州、四川三省汉族地区以及湖南、广西两省北缘地带。西南官话地域辽阔,但内部比较一致。 

江淮官话俗称下江官话,通行于安徽省长江两岸地区,江苏省长江以北大部分地区(徐州一带除外),长江南岸镇江以上、南京以下地区,以及江西省沿江地带。江淮官话是官话方言中内部分歧较大、语言现象较为复杂的一支。其中皖南徽州一带方言,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特点,历来不少语言学家认为可以从官话方言中分出,独立为皖南方言或徽州方言。

①塞音和塞擦音声母大都有清声送气与清声不送气之分,而没有清声与浊声的对立,反映出清声母多而浊声母少的特点。古全浊声母字在现代官话方言各支系中几乎都念为清声母字,很少例外。一般古全浊平声念送气清声母,古全浊仄声念不送气清声母。

韵母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辅音韵尾比较少。

③声调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调类的数目比较少。除江淮官话、华北官话中河南黄河以北地区、西北官话中山西南端、陕西的陕北及内蒙古西部部分地区有入声调外,其余各地官话大都没有入声调。整个官话方言区的声调以4~5个为最多,尤以4个声调最普遍,少于4个或多于5个的都比较少。古四声中,平、上、去三声在各地官话中的分化、发展情况大体相似,即:古平声清声母字各官话大都念为阴平,如包、周、基、夫、甘、尊、当、江、光等;古平声浊声母字各地官话大都念为阳平,如爬、徒、锄、奇、条、林、沉、群、同、红等;古上声清声母和次浊声母字各地官话大都念为上声,如补、早、胆、粉、党、井、榜、选、暖、染、老等;古上声全浊声母字和古去声字,各地官话多念去声,如古上声全浊声母字部、父、道、愤、荡和古去声字过、怕、步、带、共、耀等。古入声字在官话方言中的念法比较复杂,除江淮官话及西北官话中山西、陕西部分地区、华北官话中黄河以北河南省部分地区保留入声自成调类外,其余入声调消失的各地官话,古入声字的归属各不相同。大致说来,华北官话跟北京话一样,入声消失后入声调的字分派平、上、去各声,即所谓"入派三声":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次浊声母入声字归去声,清声母入声字分派到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各调中去;少数地方(如济南、大连)与北京略有不同:古入声清声母字或全归阴平(如济南),或全归上声(如大连)。西北官话没有入声的地方古入声调字的分派有两种情况:或是古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其余归阴平,如西安;或是古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其余归去声,如兰州。西南官话古入声字的分派最为划一:只要是古入声字,不论声母是什么,一律念阳平调,几乎没有例外。

语言文化遗产有特别重要的保护价值。这首先在于语言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双重属性:它既是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其本身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语言是特定族群文化的重要部分,体现着一个族群对世界的基本认知方式和成果,通常被当作构成一个民族的标志性元素之一;同时,语言作为其他文化的载体,承载着一个族群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积累的大量文化信息。在中国,各少数民族语言的存活是保护少数民族文化遗产的基础,汉语的各种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表现形式,也是普通话健康发展的资源和保障。这些关于语言的文化价值的基本论点已经有不少文献论述,限于篇幅,此处不加详论,仅引述著名作家王蒙的一段生动的表述。王蒙曾说到维吾尔语是如何复杂难学而又曲折精妙,并进一步谈到对语言的见解:“真是怎么复杂怎么来呀!而它们又是那样使我倾心,使我迷恋。它们和所有的能歌善舞的维吾尔人联结在一起。……我欣赏维吾尔语的铿锵有力的发音,欣赏它的令人眉飞色舞的语调,欣赏它的独特的表达程序……一种语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工具,而且是一种文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群,是一种生活的韵味,是一种奇妙的风光,是自然风光也是人文景观。”这段话是作家基于自己的直感而谈的,不是学术语言,但是其见解很接近我们对语言文化遗产的界定和对语言文化价值的理解。

著名学者周海中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语言是人类文化的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每种语言都能表达出使用者所在民族的世界观、思维方式、社会特性以及文化、历史等,都是人类珍贵的无形遗产;当一种语言消失后,与之对应的整个文明也会消失。当今处于弱势的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强势语言、全球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危险;因此,有关机构和语言学界都应该采取积极而有效的措施,抢救濒临消失的民族语言。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有利于人类文明的传承与发展,也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安定。

从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看,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涉及某一地方言或几地方言的运用。在以话本为其雏型的明清白话小说中有许多方言成分,这是众所周知的。了解这些方言成分不仅对于欣赏作品的内容大有帮助,并且在考证小说的作者、籍贯、成书过程、版本优劣等方面往往能提供重要的线索。

方言文学倘若指各地民间歌谣戏曲曲艺,那自然是源远流长;倘以小说而论,真正的方言小说则在清末兴起。明清白话作品中有许多方言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胡适说:“从文学的广义着想,我们更不能不依靠方言了。文学要能表现个性的差异:乞婆、娼女人人都说司马迁、班固的古文固是可笑的,而张三、李四人人都说《红楼梦》、《儒林外史》的白话,也是很可笑的。古人早已见到这一层,所以鲁智深和李逵都打着不少的土话,《金瓶梅》里的重要人物更以土话见长。评话小说如《三侠五义》《小五义》都有意夹用土话。”⑨其实《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三言》、《二拍》、《儒林外史》、《说岳全传》等作品中保存的当时大量的口语资料,既反映了近代汉语的发展概貌,也说明了方言在文学作品中所占有的特殊地位。在清末之前纯粹用方言来写作的小说并不多见,其中影响较大的有用北京话写的有文康的《儿女英雄传》、石玉昆的《七侠五义》;用扬州话写的有邹必显的《飞跎子传》;用苏州话写的有韩子云的《海上花列传》和张春帆的《九尾龟》(限于对白);用北部吴语写的有张南庄的《何典》等。

分布在上海市、江苏省长江以南镇江以东地区(不包含镇江)、南通的小部分、浙江的大部分。典型的吴方言代表是苏州话。使用人数大约为总人口的8.4%,占汉族总人口数的7.2%。

吴语内部分为太湖片(北部吴语,包括苏南、上海及浙江湖州、嘉兴、杭州绍兴宁波一带,以上海话或苏州话为代表)、台州片(浙江台州一带)、婺州片(浙江金华一带)、处衢片(浙江衢州丽水一带)、瓯江片(浙江温州一带)、宣州片(安徽南部部分地区)。其中安徽西南部和浙江西部受赣方言影响,浙江南部保留了较多古代百越语特征,以至不能和作为典型吴语的太湖片吴语通话。其主要特点为:

1.保留了古汉语全清、次清、全浊声母三分,其中全浊声母一般读作浊音,如大多数地点古端、透、定三母读/t/、/th/、/d/。大多数地点古三个鼻音韵尾合并为一个(一般为-ng);为了适应吴语快语速的需要,三个入声韵尾亦合并为一个喉塞音。

2.吴语是以单元音为主体的方言。普通话中,ai,ei,ao,ou等都是双元音韵母,发音的时候声音拖得很长,而且口部很松,而吴语恰好相反,一般来说,对应普通话ai,ei,ao,ou的音,在吴语中分别是?/&oslash;,e,?,o,都是单元音,并且发音的时候口形是比较紧的。不少鼻音韵变为鼻化元音,甚至不带鼻化。

3.声调按清浊分为两组,一般有七到八个,但上海市区只有六个。

4. 吴语具有汉语中独一无二的广式连续变调系统。形象地说,在讲吴语的时候,一句话,或者一个短语,只有第一个字是保持了其原本的声调,后面的字,根据第一个字的声调(甚至在不少时候,首字也要发生声调变化),以及说话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改变了声调的高低和走向,称作变调。这种变调是广泛存在的,即变调可能超越了句子、短语或者词汇等语音单位而存在,所以称为广式连续变调。同时,这种变调是有倾向性的,即将原先不平整的声调,变成平整的,而且同时以词、短语为单位,加强了词里面的字,或者短语 里面的字之间的联系关系,使得看上去像一个整体,所以又被非正式地称为连读变调。

在中国南方的客家人中广泛使用,主要包括广东东部、北部、福建西部、福建漳州南部的平和、南靖、云霄、诏安部分地方存在不少客家镇、村,有客家人几十万,江西、广西、湖南、四川等省也有使用客家方言。使用受漳州话影响的客家话。江西南部、广西东南部、台湾桃园、新竹、粟三县、四川、浙江等地,以梅县话为代表。客家人是从中原迁徙到南方的,虽然居住分散,但客家方言仍自成体系,内部差别不太大。而虽然是一种南方方言,但客家话是在北方移民南下影响中形成的,客家话因而保留了一些中古中原话的特点。客家话不仅限于汉族客家人使用,在畲族中也广泛使用。使用客家话的人口大约占总人口的4%,占汉族总人口的3.6%

客家话由于分布区域广阔,且不少分布区是丘陵和山区,交通不便,形成多种不同的客家方言。在方言划分上,中国大陆、台湾、海外并不统一。中国大陆学界传统上将客家话分为南北两大片,各含若干片,每个片下细分若干小片。台湾则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家话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家话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大陆客家话划分:

1.南部大片包括(粤台片、粤中片、粤北片、东江本地片、潮汕片、潮漳片和粤桂琼片)

2.北部大片包括(赣州片、汀州片、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和川湘片)

3.未分片的方言岛。

台湾客家语划分:

四县语、海陆话(新竹腔)、大埔话(东势腔)、饶平话、诏安话、汀州话、永定话和丰顺话。

闽语,或称闽方言,在福建、台湾广东东部潮汕地区及西南部的雷州半岛、海南广西东南部、浙江东南部温州地区一部分等地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使用。由于闽语的内部分歧比较大,通常分为闽北语(以建瓯话为代表)、闽东话(以福州话为代表)、闽南语(以闽台片之厦门话与台湾通行腔为代表);莆田方言(莆仙方言)、闽中话、潮汕话、雷州话、海南文昌话均属于闽语系分支。闽语保留了大量的古代汉语,闽语是所有方言中唯一不完全与中古汉语韵书存在直接对应的方言。闽语中影响力较大的是闽北语、闽南语。闽语的主要语音特征包括:古浊声母多数读为不送气清音;声母“知”组读同“端”组;部分的“匣”母读同“群”母;轻重唇不分(没有f-、v-等声母);连读变调较为发达,部分地区有其他连读变音现象;文白异读非常丰富,文读与白读有体系性的差别。闽语受到历史上不同时期古汉语音韵的反复多次重叠。其中闽语被学术界认为是最接近上古汉语的现代汉语方言。中国使用闽语的人口总数为5507万人。

粤语方言传统上叫“广府话,一般通称“粤语”,本地人又称之为“白话”,外地人习惯叫做“广东话”。以广州话为代表,主要用于广东省中部、西南部、海南省部分地方、广西壮族自治区、香港澳门和海外部分华人中间。粤语声调非常复杂,广州话有9个声调。同时也是保留中古汉语特征较完整的方言之一,包含p,t,k,m,n,ng六种辅音韵尾。粤语内部的分歧不大。使用粤语的人口大约站汉族总人口的4%,据估计,全球约有8000万人左右使用粤语方言。目前粤语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四大语言,加拿大第三大语言,美国第三大语言。此外,粤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在外国大学有独立研究之中国汉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拥有完善文字系统的汉语,可以完全使用汉字和粤语字表达。

广东省、广西通行粤方言县市表

方言片通行地区代表方言
粤海片
(广府片)
广州、佛山、肇庆、深圳、云浮、清远、惠州、韶关、香港、澳门广州话
四邑片台山、恩平、开平、新会、斗门、江门、鹤山部分地区台山话
香山片中山、珠海(斗门除外)石岐话
莞宝片东莞、深圳宝安区、香港新界部分地区莞城话
高雷片湛江、茂名、高州、信宜、化州、电白、廉江、徐闻高州话
桂南片内含邕浔粤语,广西南宁市、横县、平南一带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南宁话
梧州片广西梧州、大安、丹竹、武林、桂平、金田、苍梧、贺州一带梧州话
勾漏片广西玉林及贵港两市13个县市一带(除平南县、桂平县城外)没有
钦廉片广西钦州、合浦、浦北、防城、灵山、北海一带没有

在湖南使用。分布在湖南省大部分地区(西北角出外),通常被分为老和新两类。新湘语在演化过程中受到较多官话和赣语的影响。湘方言以长沙话(新)及娄邵片(老)为代表,使用者约占总人口的5%。新湘语以长沙话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特点为方言舌音,后鼻音丢失,及ch/q不分、h/f不分、sh/x不分、ong/eng不分等。包括长沙话,岳阳话,益阳话,株洲话,湘潭话等。老湘语包括衡阳话,湘乡话,邵阳话等,如湘乡话分布在湘乡、双峰、娄底、涟源四县市,整体发音基本一致。新湘语通行在长沙等较大城市,受北方方言的影响较大。湘方言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3.2%。

赣语,又称赣方言,古称语。主要用于江西大部、湖南东部,安徽西南部等地。使用人数约为使用人口约5148万(详情见图,早先3000万的数据是不够准确的),是汉语七大方言区之一。

江西省内通行赣方言的有60 多个县市。

包括南昌、景德镇(城区)、萍乡和宜春、抚州、井冈山三地区的各县市:南昌、新建、安义、靖安、奉新、高安、宜丰、铜鼓(也有人认为通行客家方言)、上高、万载、分宜、新余、清江、丰城、进贤、东乡、临川、金溪、资溪、南城、黎川、崇仁、宜黄、乐安、南丰、新干、峡江、永丰、吉水、吉安、泰和、永新、莲花、安福、宁冈、遂川、万安;上饶、九江两地区的大多数县市:波阳、余干、万年、鹰潭、贵溪、余江、弋阳、横峰、铅山、乐平、永修、德安、星子、都昌、彭泽、武宁、修水;赣州地区的广昌、石城、宁都、兴国、于都、瑞金、会昌等县也有使用赣方言的乡镇。

此外,通行赣方言的还有湖南省东界的13个县:临湘、平江、浏阳、醴陵、攸县、茶陵、酃县、桂东、汝城、常宁、资兴、安仁,有人认为岳阳、永兴也属赣方言区;福建省西北部的4个县市:邵武、光泽、建宁、泰宁、将乐;湖北省东南部与江西省连界的8个县:通城、蒲圻、崇阳、通山、阳新、咸宁、嘉鱼、大冶;安徽省西南部安庆地区的望江、东至、宿松、怀宁、太湖、潜山、岳西、桐城等县的方言,据初步了解,也和赣方言相近,目前归属未定,可能也将划归赣方言。

下面的几种方言是否构成独立的大方言区,现在尚有争议。

晋语:在山西绝大部分以及陕西北部、河北西部、河南西北部、内蒙古河套地区等地使用。

平话:在广西的部分地区使用.相传为宋朝时驻守广西的平南军讲的山东话。是北方方言的分支。

徽语:又称徽州话,或认为属于吴语。

印欧语系是 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 语系之一。 非洲、美洲 、亚洲 、欧洲和大洋洲 的大部分国家 都采用印欧语系的语言作为母语 或官方语言 。印欧语系包括约443种(SIL 统计)语言 和方言 ,使用人数大约有30亿。

历史

针对亚欧各种不同的语言,18世纪威琼斯爵士首先提出“原始印欧语”存在。他发现当时人类已知最古老的诚言其中四种拉丁语 、希腊语、梵文 和波斯语之间有相似之处。后来19世纪初德国的弗朗兹葆朴对此理论进行了系统论证。19世纪时,学者通常将这系语言??为“印度-日耳曼语系”,有时候也叠“雅利安语系”。但后来人们逐渐发珠欧洲大多数语言与此都有关联,名称习转变为 印欧语。一个明显的例子是: 梵文和 立陶宛语及拉脱维亚语 的古口语方言 之间有很强的相似性。这些语言共吠的假想祖先称作 原始印欧语。关于这个语言的起始地(Urheimat)@今日的学者同意两种说法:一是黑海里海北方的干草原(见库尔干),二是安纳托利亚。支持库尔干假说的将这种语言的时顿推算在公元前约4000年左右;支持安纳??利亚假说的将时间要再往前推好几千 ??(见印度-赫梯语 )。

语言特点

印欧语系各语言原来都是屈折语 ,原始的印欧语的名词有3个性,3个和8个格的变化(例如俄语这个特点保存得比较完好);广泛利词缀 和词干元音音变来表达语法 意义;名词 和大部分形容词 有格 、性 和数 的变化;动词 有时态 、语态 和语体 的变化,主语和动词在变化中互相呼应。另外,印语系各语言的词都有重音 。但是许多语言,例如 英语形态已经简化,转向了 分析语。

印欧语系下的语言经常划分为颚音类语言 和咝音类语言 ,划分依据是三个原始软颚音 的不同发音。颚音类语言中,唇软颚音 和纯软颚音之间的区别消失,同时将砬颚化软颚音咝擦音化。咝音类语言中砸反,硬颚化软颚音和纯软颚音之间的堀别消失。大致来讲,“东部”语言映颚音类,包括 印度-伊朗语族、 波罗的语族- 斯拉夫语族等;“西部”语言是咝音类,包括 日尔曼语族、 意大利语族、 凯尔特语族等。颚音类-咝音类的等语线处在希腊语族和亚美尼亚语 之间,同时希腊语也有一些咝音类的砹征。有一些语言可能两类都不属于,契如安纳托利亚语族 、吐火罗语族,可能还有 阿尔巴尼亚语。总之,这种两分法是属于“并系”?或近源,paraphyletic)的,也就是说并旬有存在过“原始咝音语”或“原始颚语”,但是发音变化是在很久之前(约在公元前第三个千年内)现在已经碎迹的后原始印欧语言中随地域逐渐传的

分类

印欧语系各语言包括:

日耳曼语族

- 日耳曼语族

- 东日耳曼语支

- 哥德语(已消亡)

- 克里米亚哥德语

- 汪达尔语

- 勃艮第语

- 伦巴底语

- 北日耳曼语支( 斯堪的纳维亚语支)

-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言

- 挪威语

- 冰岛语

- 法罗语

- 诺恩语

- 东斯堪的那维亚语言

- 丹麦语

- 挪威语

- 瑞典语

- 西日耳曼语支

- 盎格鲁-弗里西亚语

- 盎格鲁语

-

- 英语

-

- 苏格兰语

- 弗里西语

-

- 西弗里西语

-

- 北弗里西语

- 低地日耳曼语

- 低地法兰克语

-

- 荷兰语

-

- 西佛莱芒语

-

- 东佛莱芒语

-

- 南非荷兰语

-

- 林堡语

- 低地德语

- 东弗里西语

- 高地日耳曼语

- 德语

- 卢森堡语

- 阿勒曼尼语

- 奥地利-巴伐利亚语

- 意第绪语

意大利语族

- 意大利语族(公元 1世纪时 拉丁语主宰了此语族下其他语言,衍生出 罗曼语族)

- 奥斯坎-翁布里亚语支

- 索布语

- 拉丁语

- 罗曼语族

- 东罗曼语支

- 罗马尼亚语、 摩尔多瓦

- 南罗曼语支

- 科西嘉语

- 萨丁尼亚语

- 意大利-西罗曼语支

- 意大利语

- 西西里

- 威尼斯语

- 法语

- 瓦龙语

- 弗留利语

- 拉汀语

- 罗曼什语

- 葡萄牙语

- 加利西亚语

- 阿斯图里亚斯语

- 西班牙语

- 加泰罗尼亚语

-

- 巴伦西亚语

- 欧西坦语

-

- 普罗旺斯语

凯尔特语族

- 凯尔特语族

- 大陆凯尔特语支(已灭绝)

- 高卢语

- 南阿尔卑高卢语

- 加拉提亚语

- 凯尔特伊比利亚语

- 海岛凯尔特语支

- 盖尔亚支(北支)

- 爱尔兰语

- 苏格兰盖尔语

- 曼岛语( 马恩语)

- 布立吞亚支(南支)

- 坎伯兰语

- 皮克特语

- 威尔士语

- 布列塔尼语

- 康瓦尔语

波罗的语族

- 波罗的语族

- 西波罗的语支

- 古普鲁士语

- 东波罗的语支

- 古普鲁士语

- 立陶宛语

- 拉脱维亚语

- 瑟罗尼亚语

- 斯米伽联语

斯拉夫语族

- 斯拉夫语族

- 东斯拉夫语支

- 俄语

- 白俄罗斯语

- 乌克兰语

- 罗塞尼亚语

- 西斯拉夫语支

- 拉丁-法利希语支

- 波兰语

- 卡舒比语

- 捷克语

- 斯洛伐克语

- 南斯拉夫语支

- 东部亚语支

- 保加利亚语

- 马其顿语

- 古教会斯拉夫语

- 西部亚语支

-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 克罗地亚语

- 塞尔维亚语

- 波斯尼亚语

- 斯洛文尼亚语

印度-伊朗语族

- 印度-伊朗语族

- 印度-雅利安语支

- 古语言

- 梵语

- 巴利语

- 东部语言

- 阿萨姆语

- 孟加拉语

- 奥里亚语

- 比哈尔语

- 博杰普尔语

- 迈蒂利语

- 北部语言

- 尼泊尔语

- 西北部语言

- 达尔德语支

- 克什米尔语

- 科瓦语

- 希纳语

- 信德语

- 西旁遮普语

- 中部语言

- 古吉拉特语

- 印地语

- 马拉地语

- 旁遮普语(东旁遮普语)

- 乌尔都语

- 罗姆语(吉普赛语)

- 僧伽罗-马尔代夫语言

- 僧伽罗语

- 迪维希语(马尔代夫语)

- 奴利斯塔尼语支

- 伊朗语支

- 东伊朗语言

- 阿维斯陀语

- 奥塞梯语

- 普什图语

- 帕米尔语

- 西伊朗语言

- 达利语(拜火教)

- 俾路支语

- 库尔德语

- 波斯语

- 塔吉克语

希腊语族

- 希腊语族

- 阿提卡希腊语

- 古希腊语

- 通俗希腊语

- 旁狄希腊语

- Yevanic

- 多立克希腊语

- Tsakonian

阿尔巴尼亚语

- 阿尔巴尼亚语

亚美尼亚语

- 亚美尼亚语

安纳托利亚语族

- 安纳托利亚语族(已灭绝)

- 西台语

- 卢维语

- 吕底亚语

吐火罗语族

- 吐火罗语(已灭绝)

- 吐火罗语A(焉耆语)

- 吐火罗语B(龟兹语)

非印欧语系的欧洲语言

大多数欧洲语言属于印欧语系,也一些独立在外。

- 乌拉尔语系:包括匈牙利语 、爱沙尼亚语 、芬兰语 和萨米语(即拉普兰语)。

- 高加索语系:包括东北高加索语系 、 西北高加索语系和南高加索语系

- 伊特鲁里亚语:孤立,已灭绝。马耳他语和土耳其语 是今日欧洲的语言,但起源不在欧洲?马耳他语大部分继承自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则属于突厥语族。

美国各地有方言,而且美国人和熟悉英语的人很容易听出来其中几种主要的。但这些方言之间的区别没有中国各个方言之间的区别大(中国各个方言是一个语言的多个方言还是一个语系的不同语言在国外的学术界有争论,中国出于国家统一的原因认为是一个语言不同方言),美国不同方言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交流。其区别可能和中国的东北话、北京话这样:一听就能听出来,但互相除了个别词汇之外可以听懂。

美国英语方言(不算英语非母语的人说的英语,比如我们说的中式英语)中最大的有:新英格兰方言(以所谓波士顿口音为代表,电视剧《Cheers》),纽约方言(电视剧《Seinfeld》),南方方言(有比较“土”的名声,电影《阿甘正传》,比尔克林顿、小布什),中大西洋沿岸方言,中西部方言、西部方言(加州口音,美国英语的普通话),等等。

非洲裔美国人(黑人)大部分人说的所谓“黑人英语”和南方方言接近,但包含各个方言的因素。

这些方言合称美国英语。它和英国英语、澳洲英语、苏格兰英语等发音之间的差别比国内各方言之间的区别更大。

意大利语方言:

(1)主要方言:

西西里岛方言(本语言是现代意大利语的最初的原始形式,它对现代意大利语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西西里岛方言又被细分为以下方言:

★托斯卡纳方言(Tuscia dialect ,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托斯卡纳方言又被细分为以下方言:

翁布里亚方言(Umbrian dialects)

马奇方言(Marchigiano)

罗马方言(Romanesco)

Laziale

★佛罗伦萨方言(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罗马方言(Romanesco,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翁布里亚方言(Umbrian dialects)

★马奇方言(Marchigiano)

★科西嘉方言(Corsican,本语言是一种法语方言)

(2)其他方言:

米兰方言

萨丁尼亚岛方言

波伦亚方言(Bolognese)

卡拉布里亚方言(Calabrian)

维尼提亚语(Venetic,一种古意大利语言, 现已灭绝)

都灵方言(Turin)

[一]英语方言:

这里所指的英语方言,是指英国本土的方言土语,以下这些英语方言与标准英语无论在语法上,还是在语序和单词的拼写上都有重大的差异,一般可以认为这些英语方言与标准英语是2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不仅如此这些英语方言甚至在时态方面与标准英语有重大的差异。

所以要区别像美国英语这样的英语类型,因为美国英语和英国英语虽然有一定的差异但它不象以上这些英语方言一样,美国英语和英国英语是可以相通的,而以上这些英语方言就不可能了。

North  

Cheshire

Cumbrian dialect

Humberside

Lancastrian

Mancunian

Northeast   

Geordie (Newcastle upon Tyne)

Mackem (Sunderland)

Pitmatic (Durham and Northumberland)

Yorkshire (also known as Tyke)

Scouse (Merseyside)

Midlands

East Midlands

West Midlands

Black Country English

Brummie (Birmingham)

Potteries

South   

East Anglian

Estuary English

Cockney

Multicultural London English

West Country   

Scotland

Scottish English

Wales

Welsh English

North East English a toned down Scouse/Manchester accent

Pembrokeshire dialect

Ireland

Hiberno-English

Yola dialect

Mid Ulster English

Isle of Man

Manx English

Channel Islands

Guernsey English

Jersey English

Malta

Maltenglish

普通话就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是全国各民族通用的语言。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普通话”这个词早在清末就出现了。1902年,学者吴汝纶去日本考察,日本人曾向他建议中国应该推行国语教育来统一语言。在谈话中就曾提到“普通话”这一名称。1904年,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学日本时,曾与留日学生组织了一个“演说联系会”,拟定了一份简章,在这份简章中就出现了“普通话”的名称。1906年,研究切音字的学者朱文熊在《江苏新字母》一书中把汉语分为“国文”(文言文)、“普通话”和“俗语”(方言),他不仅提出了“普通话”的名称,而且明确地给“普通话”下了定义:“各省通行之话。”上世纪三十年代瞿秋白在《鬼门关以外的战争》一文中提出,“文学革命的任务,决不止于创造出一些新式的诗歌小说和戏剧,它应当替中国建立现代的普通话的文腔。”“现代普通话的新中国文,应当是习惯上中国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现代‘人话’的,多音节的,有结尾的……”

“普通话”的定义,解放以前的几十年一直是不明确的,也存在不同看法。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10月召开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期间,汉民族共同语的正式名称正式定为“普通话”,并同时确定了它的定义,即“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为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的社论,文中提到:“汉民族共同语,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把普通话的定义增补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这个定义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普通话的标准,使得普通话的定义更为科学、更为周密了。其中,“普通话”二字的涵义是“普遍”和“共通”的意思。

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这是在1955年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上确定的。这个定义实质上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提出了普通话的标准,那么这些标准如何理解呢?

“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指的是以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为标准,并不是把北京话一切读法全部照搬,普通话并不等于北京话。北京话有许多土音,比如:老北京人把连词“和(he)”说成“han”,把“蝴蝶(hudie)”说成“hudiěr”,把“告诉(gaosu)”说成“gaosong”,这些土音,使其他方言区的人难以接受。另外,北京话里还有异读音现象,例如“侵略”一词,有人念“qīn lue”、也有人念成“qǐn lue”;“附近”一词,有人念“fujin”,也有人念成“fǔjin”,这也给普通话的推广带来许多麻烦。从1956年开始,国家对北京土话的字音进行了多次审订,制定了普通话的标准读音。因此,普通话的语音标准,当前应该以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以及1996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为规范。

就词汇标准来看,普通话“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指的是以广大北方话地区普遍通行的说法为准,同时也要从其他方言吸取所需要的词语。北方话词语中也有许多北方各地的土语,例如北京人把“傍晚”说成“晚半晌”,把“斥责”说成“呲儿”,把“吝啬”说成“抠门儿”;北方不少地区将“玉米”称为“棒子”,将“肥皂”称为“胰子”,将“馒头”称为“馍馍”。所以,不能把所有北方话的词汇都作为普通话的词汇,要有一个选择。有的非北方话地区的方言词有特殊的意义和表达力,北方话里没有相应的同义词,这样的词语可以吸收到普通话词汇中来。例如“搞”、“垃圾”、“尴尬”、“噱头”等词已经在书面语中经常出现,早已加入了普通话词汇行列。普通话所选择的词汇,一般都是流行较广而且早就用于书面上的词语。近年来,国家语委正在组织人力编写《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将对普通话词汇进一步作出规范。

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

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的异同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察。

二者的相同点:第一,都是语言分化的结果,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的体现;第二,都没有全民性特点,社会方言通行于某个阶层,地域方言通行于某个地域,当然,就地域而言,地域方言在一定的范围内是有一定的全民性的;第三,都要使用全民语言的材料构成。

1.方言是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它传承千年,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2.人们现在已经开始有意识的保护历史文化,如保护国粹京剧,保护民族传统节日等。

3普及普通话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废弃方言,抛弃民族的艺术。

4.中国是有着56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地广物博,幅员辽阔。而尊重个民族及地方人民则是保证祖国统一的必要条件,尊重人民,首先要尊重他们的文化。

5.普通话作为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的工具,普及固然重要,而方言作为文化艺术,蕴含着浓厚的民族特色,也应被保护,二者并不矛盾。

6.某种程度上来说,方言更能代表地区文化特色,方言是一种社会现象。方言所体现的地方特色是普通话无法比拟的,例如东北方言,其简洁、生动、形象,富于节奏感的特色,与东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当吻合

中国现代语言的革命是以文学革命为发端的。提倡“诗界革命”的黄遵宪早在1868年(同治七年)就写有这样的诗句:“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即今流俗语,我若等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斓斑。”③黄遵宪提倡文学创作中口语与书面文字的一致,把“流俗语”看作诗歌流芳百世的典范。俗语包含在方言之中。方言是地方语言,它是一种语言的地方变体。某一地区的方言与全民族语言总是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同时各地方言在在语音、词汇、语法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俗语则是流行于民间,在群众口头中常用的一些定型的通俗语句,包括谚语、俚语、歇后语等。俗语往往地方色彩很浓,所以有些俗语也即是方言词语,两者很难截然分开。因此许多方言汇释的著作都兼收俗语。鲁迅先生在《门外文谈》中说“方言土语,很有些意味深长的话,我们那里叫‘炼话’,用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恰如文言的用古典,听者也觉得趣味津津。”黄遵宪对“流俗语”的推崇倍至,确实不无道理。常言道:“最干净的水是泉水,最精练的话是谚语。”又闻“谚语--语言中的盐。”文学大师门从来没有鄙视过方言土语。

几乎与黄遵宪同时的梁启超也主张采用言文一致的“俗语文体”。他认为“自宋以来,实为祖国文学之大进化。何以故?俗语文学大发达故。宋后俗语文学有两大派,其一则儒家、禅家之语录,其二则小说也。小说者,决非以古语之文体而能工者也。”而且“苟欲思想之普及,则此体非徒小说家当采用而已,凡百文章,莫不有然。”④裘廷梁还归纳出了“白话”的“八益”,即“省日力”、“除骄气”、“免枉读”、“保圣教”、“便幼学”、“炼心力”、“少弃才”和“便贫民”,⑤很明显都是针对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语文工具改革而言的。

五四时期的白话文运动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导和标志,它同样先是一场文学革命。“言文一致”依然是它的宗旨。那么,这时的“白话”是否就是常说的“官话”呢?似乎不是。钱玄同说过“我们提倡新文学,自然不单是改文言为白话便算了事。惟第一步,则非从改用白话做起不可。”⑥胡适的“八事”中“四曰不避俗字俗语(不嫌以白话作诗词)”。到1918年,胡适致钱玄同的《论小说及白话韵文》的一封信中,曾将“白话”的语言特点,归纳为三条:

“(一)白话的‘白’,是戏台上‘说白’的‘白’,是俗语‘土白’的‘白’。故白话即是俗语。”

“(二)白话的‘白’,是‘清白’的‘白’,是‘明白’的‘白’。白话但须要‘明白如话’,不妨夹几个明白易晓的文言字眼。”

“(三)白话的‘白’是‘黑白’的‘白’。白话便是干干净净没有堆砌涂饰的话,也不妨夹几个明白易晓的文言字眼。”⑦

由此可见,胡适所谓的“白话”或“话”是从口语的角度提出的,“白话”对立着文言,却包容着方言。胡适并没有明确区别方言和共同语。胡适认为“方言未尝不可入文。如江苏人说‘像煞有介事’五个字,我所知的各种方言中竟无一语可表示这个意思。”⑧对“国语”与“方言”的关系,胡适还有着独到的、发人深思的见解:“国语不过是最优胜的一种方言;今日的国语文学,在多少年前,都不过是方言文学。正因为当时的人肯用方言作文学,敢用方言作文学,所以一千多年之中积下了不少的活文学。其中那最有普遍性的部分,遂逐渐被公认为国语文学的基础。……国语的文学从方言文学里出来,仍需要向方言的文学里去寻它的新材料、新血液、新生命。”⑨……有了国语的文学,方才有文学的国语。……有了文学的国语,方才有标准的国语。(《建设的文学革命论》)。“方言的文学也是这样的。必须先有方言的文学作品,然后可以有文学的方言。有了文学的方言,方言有了多少写定的标准,然后可以继续产生更丰富更有价值的方言文学。”⑨由胡适等人的观点看,方言与国语在文学中的作用几乎平列,两者之间互相补充,互相促进,共同为文学的繁荣努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