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自序

自序

《自序》是清代汪中(1745--1794)著作的散文。

昔刘孝标自序平生,以为比迹敬通,三同四异[1],后世言诵其言而悲之。尝综平原之遗轨,喻我生之靡乐,异同之故,犹可言焉

夫节亮慷慨,率性而行,博极群书,文藻秀出,斯惟天至,非由人力。虽情符曩哲,未足多矜。余玄发未艾,紧性难驯。麋鹿同游,不嫌摈斥。商瞿生子,一经可遗[2],凡此四科,无劳举例。孝标婴年失怙,藐是流离,托足桑门,栖寻刘宝[3]。余幼罹穷罚,多能鄙事,凭舂牧,一饱无时。此一同也。

孝标悍妻在室,家道轲。余受诈兴公[4],勃溪累岁。里烦言于乞火,家构衅于蒸梨[5],蹀躞东西终成沟水。此二同也。

孝标自少至长,戚戚无欢。余久历艰屯,生人道尽。春朝秋夕,登山临水,极目伤心,非悲则恨,此三同也。

孝标夙婴赢疾,虑损天年。余药裹关心,负薪永旷。鳏鱼嗟其不瞑,桐枝惟馀半生;鬼伯在门,四序非我。此四同也。

孝标生自将家,期功以上,参朝列者十有馀人;兄典方州,馀光在壁[6]。余衰宗零替,顾影无俦。白屋藜羹,馈而不祭。此一异也。

孝标倦游梁楚,两事英王[7];作赋章华之宫,置酒睢阳之苑;白璧黄金,尊为上客;虽车耳未生,而长裾屡。余簪笔佣书,倡优同畜。百里之长,再命之士,苞苴礼绝,问讯不通。此二异也。

孝标高蹈东阳,端居遗世,鸿冥蝉蜕,物外天全。余卑栖尘俗,降志辱身。乞食饿鸱之馀,寄命东陵之上。生重义轻,望实交陨。此三异也。

孝标身沦道显,藉甚当时。高斋学士之选,安成《类苑》之编[8],国门可悬,都人争写。余著书五车,数穷覆瓿。长卿恨不同时,子云见知后世;昔闻其语,今无其事。此四异也。

孝标履道贞吉,不干世议。余天谗司命,赤口烧城[9]。笑齿啼颜,尽成罪状。跬步才蹈,荆棘已生。此五异也。

嗟夫!敬通穷矣,孝标比之,则加酷焉。余于孝标,抑又不逮。是知九渊之下,尚有天衢。秋荼之甘,或云如荠。我辰安在?实命不同。劳者自歌,非求倾听。目瞑意倦,聊复书之。

[1]比迹敬通,三同四异:刘孝标名峻,平原(在今山东)人。《梁书》卷五十、《魏书》卷四十三、《南史》卷四十九、《北史》卷三十九均有传。《梁书》云:"尝为《自序》,其略曰:余自比冯敬通,而有同之者三,异之者四。何则?敬通雄才冠世,志刚金石;余虽不及之,而节亮慷慨,此一同也。敬通值中兴明君,而终不试用;余逢命世英主,亦摈斥当年,此二同也。敬通有忌妻,至于身操井曰:余有悍室,亦令家道轲,此三同也。敬通当更始之世,手握兵符,路马食肉;余自少至老,戚戚无欢,此一异也。敬通有一子仲文,官成名立;余祸同伯道,永无血胤,此二异也。敬通膂力方刚,老而益壮;余有犬马之疾,溘死无时,此三异也。敬通虽芝残蕙焚,张填沟壑,而为名贤所慕,其风流郁烈芬芳,久而弥盛;余声尘寂寞,世不吾知,魂魄一去,将同秋草,此四异也。所以自力为序,遗之好事云。"冯衍字敬通,《后汉书》卷二十八有传。[2]"商瞿"二句:商瞿,孔子弟子,三十八岁还未有儿子。孔子派他到齐国,商母不肯,要留儿子在家好生育后代。孔子告诉商瞿没关系,年过四十以后会有五个儿子。果然如此。事见《孔子家语》卷九《七十二弟子解》。汪中引来用以说明自己有儿子可以传自己的经学。《汉书韦贤传》说:"遗子黄金满,不如一经。"汪中的儿子叫汪喜孙。[3]托足桑门,栖寻刘宝:《南史》说刘峻生才一月,父亲刘璇之就死了。宋泰始初,魏占青州刘峻被人掠去中山为奴,富人刘宝可怜他,用财物赎回来,并且教他写字等,后来魏人知他江南有戚属,更将他徙到代郡(今山西大同),穷得不能过,和母亲一齐出家,母亲为尼,刘峻为僧。桑门即沙门指佛教僧徒。[4]兴公:即孙绰。他有一女非常暴戾,骗王文度说自己女儿很好,愿意嫁给王弟阿智。成婚之后,才知上当。事见《世说新语假谲》。[5]里烦言于乞火,家构衅于蒸梨:指媳妇和婆婆关系恶劣。《汉书蒯通传》说到邻居媳妇丢了肉,婆婆以为媳妇偷吃了。邻居知道就跑到这家借火,说是狗夜间衔来一块肉,要借火来烧。婆婆才知道错怪了。《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说到曾参的后母对曾参很不好,曾参妻蒸藜不熟,后母就把她赶走。藜指野菜。汪中这里用"梨"字,可能 是误记。[6]馀光在壁:《战国策秦策二》载:"夫江上之处女,有家贫而无烛者,处女相与语,欲去之。家贫无烛者,处女相与语,欲去之。家贫无烛者将去矣,谓处女曰:'妾以无烛,故常先至,扫室布席,何爱[吝啬]馀明之照四壁者?幸以赐妾,何妨于处女?妾自以有益于处女,何为去我?'处女相语以为然而留之。"[7]两事英王:据《梁书刘峻传》,刘峻请求为齐竟陵王萧子良的国职吏部尚书,被人换上未成,为南海王侍郎也没有到职,只被梁荆州刺史安成王萧秀引为户曹参军,撰《类苑》。此应该只是"一事英王",汪中也许连南海王也算在内。[8]安成《类苑》之编:《类苑》一百二十卷,安成王使刘峻类编而成,其书今佚。[9]天谗司命,赤口烧城:天谗是星名,这外星司命就是逃不开谗言的诋毁。《太玄经》说"赤舌烧城",指谗言的破坏性。陆龟蒙《杂讽》诗:"赤舌可烧城,谗邪易为伍。"

汪中(1745--1794),清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字容甫,江苏江都(今扬州)人,少孤贫好学,三十四岁为拔贡,后未再应举。又曾助书贾贩书,因受启蒙,遍读经史百家之书,卓然成家。工骈文,所作《哀盐船文》,为杭世骏所激赏,由是文名大显。能诗,尤精史学,尝博考先秦图书,研究古代学制兴废。所作《墨子序》,对已成绝学的墨学推崇备至,认为墨学是当时之显学,墨翟为救世之仁人,并力辩孟轲辟墨为过枉。又作《荀卿子通论》,肯定"荀卿之学出于孔氏,而尤有功于诸经",以孔、荀而不以孔、孟并提,否定了宋儒的"道统"说。其为墨子、荀子翻案,在当时属大胆思想,曾被统治者视为"名教之罪人"。所著有《广陵通典》、《述学》内外篇、《容甫先生遗诗》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