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黄州新建小竹楼记

黄州新建小竹楼记

《黄州新建小竹楼记》是北宋文学家王禹被贬为黄州刺史时所作的一篇散文。文章通过描绘竹楼的特点和作者寓居竹楼所领略到的独特风光和雅趣,集中表现了作者遭贬后怅惘落寞、茫然无奈而又不甘沉沦、刚正不阿的复杂感情。

全文文字清丽,寄慨深远。不仅结构严谨,构思巧妙,层次分明,多用排比,而且寓情于景,轻快自然。

黄州新建小竹楼记

黄冈1之地多竹,大者如椽2,竹工破之,刳3去其节,用代陶瓦4。比屋5皆然,以其价廉而工省也。

子城6西北隅,雉堞圮毁7,蓁莽8荒秽,因作小楼二间,与月波楼9通。远吞10山光,平挹11江濑12,幽阒辽13,不可具状。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14然;宜投壶15,矢声铮铮然;皆竹楼之所助16也。

公退17之暇,被鹤氅衣18,戴华阳巾19,手执《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虑20。江山之外,第21见风帆沙鸟,烟云竹树而已。待其酒力醒,茶烟歇,送夕阳,迎素月,亦谪22居之胜概23也。

彼齐云、落星24,高则高矣;井干、丽谯25,华则华矣;止于贮妓女,藏歌舞,非骚人26之事,吾所不取。

吾闻竹工云,竹之为瓦,仅十稔27。若重覆之,得二十稔。噫,吾以至道乙未岁,自翰林出滁上28,丙申29移广陵30;丁酉31又入西掖32,戊戌岁除日33有齐安34之命,己亥35闰三月到郡。四年之间,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处,岂惧竹楼之易朽乎!后之人与我同志,嗣而葺之36,庶37斯楼之不朽也!

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记。 [1]

黄冈:地名,在今湖北省黄冈县。

椽(chuán):椽子,架在屋顶承受屋瓦的木条。

刳(kū):削剔,挖空。

陶瓦:用泥烧制的瓦。

比屋:挨家挨户。比:紧挨,靠近。

子城:城门外用于防护的半圆形城墙。

雉堞(dié)圮(pǐ)毁:城上的矮墙倒塌毁坏。雉堞:城上的矮墙。圮毁:倒塌毁坏。

蓁(zhēn)莽(mǎng):丛生的树木和草。

月波楼:黄州的一座城楼。

吞:文章指望见。

挹(yì):汲取,文章指望见。

濑(lài):沙滩上的流水。

幽阒(qù)辽(xiòng):幽静辽阔。幽阒:清幽静寂。:远、辽阔。

丁(zhēng)丁:形容棋子敲击棋盘时发出的清脆悠远之声。

投壶:古人宴饮时的一种游戏。该游戏以矢投壶中,投中次数多者为胜,胜者斟酒使败者饮。

助:助成,得力于。

公退:办完公事,退下休息。

鹤氅(chǎng)衣:用鸟羽制的披风。

华阳巾:道士所戴的头巾。

世虑:世俗的念头。

第:但,只。

谪(zhé):封建王朝官吏降职或远调。

胜概:美好的生活状况。胜:美好的。概:状况,文章指生活状况。

齐云、落星:均为古代名楼。

井干、丽谯(qiáo):均为古代名楼。

骚(sāo)人:屈原曾作《离骚》,故后人称诗人为“骚人”,亦指风雅之士。

稔(rěn):谷子一熟叫作一稔,引申指一年。

至道乙未岁,自翰林出滁上:宋太宗至道元年(995年),作者因讪谤朝廷罪由翰林学士贬至滁州。出:贬往。

丙申:宋太宗至道二年(996年)。

广陵:古郡名,即扬州。

丁酉(yǒu):宋太宗至道三年(997年)。

又入西掖(yè):指回京复任刑部郎中知制诰。西掖:中书省。

戊(wù)戌(xū)岁除日:戊戌年除夕。戊戌:宋真宗咸平元年(998年)。

齐安:古郡名,即黄州。

己亥(hài):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年)。

嗣(sì)而葺(qì)之:继我之意而常常修缮它。嗣:接续、继承。葺:修整。

庶(shù):表示期待或可能。 [2]

黄冈地区盛产竹子,大的竹子像椽子那样粗。竹工破开它,削去竹节.用来代替陶瓦。家家户户都用它盖房子,因为它便宜而且省工。

黄冈子城西北角的城垛子都塌毁了,野草丛生,荒芜污秽。我清理了那里,盖了两间小竹楼,与月波楼互相连通。登上竹楼,远山的风光尽收眼底。平望出去,能看到江中的浅水流沙。那幽静寂寥、高远空阔的景致,实在无法一一描绘出来。夏天适宜听急雨,雨声有如瀑布之飞流直下;冬天适宜听密雪,雪花坠落发出玉碎之声;适宜抚琴,琴声和畅悠扬;适宜吟诗,诗韵清新绝俗;适宜下棋,棋子落盘有丁丁清响;适宜投壶,箭入壶中铮铮动听。这些美妙的声音,都是因为竹楼才得以听到。

公事办完后的闲暇时间里,披着鹤氅衣,戴着华阳巾,手持一卷《周易》,焚香默坐,驱散尘世中的种种杂念。除了水色山光之外,只见到风帆沙鸟、烟云竹树罢了。等到酒意退去,煮茶的烟火熄灭,便送走夕阳,迎来皓月,这正是谪居生活的快乐之处啊。

那齐云楼、落星楼,高是很高了;井干楼、丽谯楼,华丽是很华丽了,但它们只不过是用来贮藏妓女和能歌善舞的人罢了,这不是诗人应傲的事,是我所不屑去做的。

我听竹工说,竹子做屋瓦,只能用十年,如果覆盖两层竹瓦,可以支持二十年。唉,我在至道乙未那一年,由翰林学士而贬到滁州,丙申年又调到扬州,丁酉年又到中书省任职,戊戌年的除夕,奉命调到齐安,己亥年闰三月才到了齐安郡城。四年之中,奔走不停,还不知道明年又在何处,难道还会怕竹楼容易朽坏吗?希望后来的人跟我志趣相同,能继我之后接着修整它。或许这座竹就永远不会腐朽吧。

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撰记。 [3]

宋真宗咸平元年(998年),王禹因为修《太宗实录》得罪了宰相,被贬为黄州刺史;次年三月二十七日到达任所,不久修建竹楼两间,同年八月十五日作文以记之。 [4]

文章先叙述黄州多竹的特点,点明以竹为楼的外在原因:就地取材,价廉工省。竹多,其价必廉;竹大,其工必省;竹屋比然,足见以竹建楼寻常。这段为下文自建小楼的叙写铺垫。接着写建楼涉笔无多,“子城西北隅”,言竹楼坐落,点地处偏僻;“雉堞圮毁,蓁莽荒秽”,言竹楼环境,显残破荒凉;“小楼二间”,言建筑规模,明寻常之至;“与月波楼通”,言位置优越,见视野无碍。寥寥数语将建此竹楼的内在原因隐隐道出:远离喧嚣,独处静观。其惆怅落寞之情、不同流俗之慨包含在这种特殊的选择之中。文章最为人称道的是写楼栖诗意。作者先写竹楼所见,“远吞山光”远写,“平挹江濑”近写,一“吞”一“挹”,把竹楼与远山、近江的关系写活了;“幽阒辽复,不可具状”为总括,前四字强调空间清幽寂静广远。后四字以虚笔撩起读者无尽想象。再写竹楼所闻,“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写竹楼外的季节变异,拣最有特色的“急雨”、“密雪”来写,两者敲击竹瓦发出截然不同的声响,前者如飞瀑喧嚣,后者如玉屑碰撞,写声的同时暗写了形。“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然;宜投壶,矢声铮铮然;皆竹楼之所助也”,写竹楼内的人事娱乐:鼓琴、咏诗、围棋、投壶。竹料坚脆、构筑密实,易使声音产生共鸣效应,同时竹楼又有相当的高度,楼内之声必然远闻,因此,琴的音调清虚畅朗,诗的声韵清越绝妙,棋子落盘清脆幽远,箭镞触壶清亮有力。文章以声写楼、抒情,渲染了竹楼的独特神奇,表达了作者随遇而安、自得其乐的乐观态度。

上面写竹楼群聚的乐趣,下面写竹楼独处的乐趣。“披”、“戴”、“执”,写模仿道士的装束举止,“公退之暇”一副“出世”打扮,流露出厌恶官场丑恶之意。“焚香默坐”写神态;“消遣世虑”写心态,这实际上就是修建竹楼的深层心理原因。“消遣”的方式多种多样,或潜心于诵读《周易》;或陶醉于自然景色, “江山之外”不见蝇营狗苟和勾心斗角,动者只见“风帆沙乌”,静者只见“烟云竹树”;或沉溺于醇酒名茶,“待酒力醒”,为“消遣世虑”而饮酒过量,待“茶烟歇”,为解酒提神而饮茶时久。“消遣世虑”要仰仗道教清虚、楼外山水、杯中酒茶,足见世虑之深重和难遣。“送夕阳,迎素月”,扩大了“消遣”的诗意空间,又暗示了时光流逝。“谪居”暗接“世虑”,“胜概”概括“消遣”,整段围绕“消遣世虑”四字来写。下面以古代名楼的高华富丽反衬竹楼的朴素清雅,以权责佞臣的荒淫腐朽反衬竹楼主人的高洁自持,褒贬弃取中饱含着极度的轻蔑,也洋溢着高度的自信。最后由扬转抑,作者借竹楼(苦闷心灵栖居之所)寿命的长短为题,流露自己屡遭贬谪的愤懑。楼易朽易毁,人命途多舛,自己与竹楼的命运相通。作者对竹楼易朽的惋惜,也是对仕途坎坷的苦闷和无奈。文章结构明确,修辞精警,真切传神,雅素隽洁。 [5]

王若虚《罅南老集》:荆公谓王元之《竹楼记》胜欧阳《醉翁亭记》,鲁亦以为然。曰:公论文,常无体制而后辞之工拙。予谓:《醉翁亭记》虽涉玩易,然杀达迅快,如肺腑中流出,自是好文章。《竹楼记》虽复得体,岂足置欧文之上乎。

吴楚材吴调侯古文观止》:冷淡萧疏,无意于安排措置,而自得之于景象之外,可以上追柳州得意诸记。起结摇曳生情,更觉蕴藉。 [1]

王禹(9541001年),字元之,济州巨野(今山东巨野)人,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进士,历任右拾遗、左司谏、知制诰、翰林学士。因直言讽谏,屡受贬谪。晚岁被贬黄州,故世称“王黄州”。

王禹是北宋政治改革派与古文运动的先驱。其诗风朴素,散文平易晓畅,著有《小畜集》、《小畜集外集》。 [6]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