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秃发檀

秃发檀

秃发檀(365年415年),河西鲜卑人,鲜卑秃发部首领秃发思复之子,南凉武王秃发乌孤、南凉康王秃发利鹿孤的弟弟,十六国时期南凉国君主,402年—414年在位。秃发檀年少机警,有才干胆略。秃发乌孤在位时,任其为车骑大将军、广武公,镇守西平。秃发利鹿孤继位后,将军国大事都委任于秃发檀。元兴元年(402年),秃发利鹿孤去世,秃发檀继立,自称凉王,迁都乐都,改元弘昌。义熙十年(414年),秃发檀投降西秦乞伏炽磐,南凉灭亡。次年被乞伏炽磐毒死,谥号景王。

秃发檀,年轻时就很机警,有才干胆略。他的父亲秃发思复很惊奇,对其他的几个儿子说:“秃发檀见识高明,有才艺,不是你们能比得上的。”所以几位哥哥都不把王位传给儿子,想传给秃发檀。

隆安三年(399年),其兄秃发乌孤西平迁都乐都,任秃发利鹿孤为骠骑大将军、西平公,镇守安夷,秃发檀为车骑大将军、广武公,镇守西平。

秃发利鹿孤在位时,垂拱而已,将军国大事都委任于秃发檀。元兴元年(402年),秃发利鹿孤去世,秃发檀继立,自称凉王,迁都乐都,改年号为弘昌

当初,西秦国主乞伏乾归在晋兴时,把其太子乞伏炽磐送到南凉作为人质。后来乞伏炽磐逃归,被南凉骑兵追赶抓获,秃发利鹿孤命令杀掉乞伏炽磐。秃发檀说:“大臣、儿子逃回国君、父亲那里,这是自古以来的通义,所以魏武帝曹操善待关羽逃跑,秦昭襄王宽恕楚顷襄王离去。乞伏炽磐虽然叛逃,但是孝心可嘉,应该保全宽赦他用以弘扬我们像大海高山一样的器量。”于是就赦免了乞伏炽磐。到了此时,乞伏炽磐又逃到允街,秃发檀把他的妻子儿女送回去。

同年(402年),后秦皇帝姚兴派使者任秃发檀为车骑将军、广武公。秃发檀大规模地建造乐都。姚兴派将领齐难率领军队去姑臧迎接后凉吕隆,秃发檀暂领昌松、魏安两个戍守地以躲避。

元兴三年(404年),秃发檀因后秦强盛,又密谋图取姑臧,于是就去掉年号,罢去尚书丞郎官,派参军关尚去后秦向姚兴修好。姚兴对关尚说:“车骑将军秃发檀向我献忠归附,作我国的藩屏,却擅自兴师动众,擅自建造大城邑,为臣之道难道是像这样的吗?”关尚说:“王侯设置险阻来保卫自己,这是先王的制度,是用来保卫大家的安全,预防意外情况。车骑将军处在偏远的藩国,靠近强大的敌人,南边的逆羌还没有归附,西边的沮渠蒙逊飞扬跋扈,原想为国家多设屏障防守,没有想到陛下忽然产生了疑虑。”姚兴笑着说:“你的话很对。”

义熙二年(406年),秃发檀派将领秃发文支讨伐南羌、西虏,大败他们。上表姚兴,请求得到凉州,姚兴不同意,加封秃发檀为散骑常侍,增加食邑二千户。秃发檀于是率领军队攻打北凉沮渠蒙逊,驻扎在氐池。沮渠蒙逊环城固守,秃发檀铲除了禾苗,一直到赤泉而返回。秃发檀向姚兴献上三千匹马,三万头羊。姚兴便任秃发檀为使持节、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刺史,常侍、公爵依旧,镇守姑臧。

秃发檀率领三万步兵、骑兵屯驻在五涧,姚兴的凉州刺史王尚派辛晁、孟、彭敏出来迎接秃发檀。王尚从清阳门出城,镇南将军秃发文支从凉风门入城。宗敞以别驾的身份送王尚回长安,秃发檀说:“我得到凉州三千多家,心里所牵挂的惟有你一个人,为什么要离我而去?”宗敞说:“现在我送原来的主人,正是忠于殿下。”秃发檀说:“我现在刚掌管凉州,实行怀远安近的策略,应怎么办?”宗敞说:“凉州虽然破敝,却是形胜之地,道是由人弘大的,这个人就是殿下。段懿、孟是武威德高望重之人;辛晁、彭敏,是秦、陇的首领人物;斐敏、马辅,是中原的望族;张昶是前凉原来公族的后代;张穆、边宪、文齐、杨班、梁崧、赵昌,勇武和张飞、关羽一样。凭着大王的神略,用威望和信用去安抚他们,农事和战事一齐整治,礼乐法度和教化同时设置,就可以纵横天下,平定河西不值得一提!”秃发檀非常高兴,赏赐宗敞二十匹马。于是在谦光殿大宴文武百官,颁赐金马各人不等。

秃发檀派西曹从事出使后秦。姚兴对史说:“车骑将军安坐而平定凉州,在本地荣显,他会感激我吗?”史说:“车骑将军在河西积德行善,英名远扬,与陛下之地不相邻,从万里以外前来归顺。陛下设置官职,任用有才干的人,根据功劳来授予宫职,这是常道,有什么可感激的!”姚兴说:“我要是不把凉州授给车骑将军,他何能得到!”史说:“让河西纷乱如云、吕氏倾覆的原因,实在是因为车骑兄弟几个使他的根基倒塌。陛下虽然罗网远覆,但是凉州还是在天纲之外。所以征西凭着像周公召公一样的重要地位,力量却在姑臧被摧毁;齐难凭着帝王军队的强盛,气势却在张掖受到了挫折。王尚孤城独守,外近群狄,陛下如果不连打十年仗,竭尽中原的人力物力,凉州也不容易得到。现在把虚名授予别人,自己从中收取巨大的好处,我这才知道神机妙算出于上天,圣明与天道相契,虽说是给车骑升授职位,也是时势所宜。”姚兴听了这话很高兴,任史为骑都尉。

同年(406年),秃发檀在宣德堂大宴众官,仰着脸叹息说:“古人说建造殿堂的人不住,住殿堂的人不用建造,确实是啊。”孟向前说:“前凉文王张骏建造城苑,修缮宗庙,准备留给子孙。作万世之业,秦军渡过黄河,张骏就土崩瓦解。梁熙占据了整个州的地方,拥有十万军队,结果军队在酒泉被打败,自己死在彭济。吕氏以排山倒海之势,占有西夏,却分崩离析,在秦、雍战败出降。宽饶有这样的话: ‘富贵无常,不知不觉就会换成别人的。’宣德堂的建造,将近有一百年,换了十二个主人,惟有信顺可以长治久安,仁义可以永保稳固,希望大王努力。”秃发檀说:“如果不是你,我就无法听到正直的话。”秃发檀虽然受制于姚兴,但是车马服饰礼仪法规全都和称王一样。任命宗敞为太府主簿、录记室事。

义熙三年(407年),秃发檀假装出游浇河,袭击西平、湟河诸羌,把三万多户迁徙到武兴、番禾、武威昌松四郡。征集胡汉的军士五万多人,在方亭举行大检阅,于是攻打沮渠蒙逊,进入西陕。沮渠蒙逊率领军前来抵抗,在均石交战,秃发檀被沮渠蒙逊打败。秃发檀率领两万骑兵运载四万石粮食补给西郡。沮渠蒙逊攻打西郡将其攻克。后来秃发檀又与赫连勃勃阳武交战,被赫连勃勃打败,将领有十多人阵亡,秃发檀和数名骑兵逃往南山,差一点儿被追赶的骑兵抓获。秃发檀害怕东西面敌人来攻,把三百里内的百姓迁进姑臧,境内的百姓都惊骇怨恨。屠各成七儿趁着百姓惊扰,率领部属三百人在城北反叛秃发檀。推举梁贵为盟主,梁贵紧闭大门不肯应允。一夜间人数到了几千。殿中都尉张猛大声地对他们喊道:“主上在阳武打败仗,是因为凭着人多势众的缘故。责备自己,悔改过错,是圣明君主的大义,各位为什么跟着小人做出这样不义的事情!宫里勇猛的军队正在寻找你们,眼下的危险,你们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众人听到了,全都散走。成七儿逃往晏然,殿中骑将白路等追上并杀了他。军谘祭酒梁裒、辅国司马边宪等七人谋反,秃发檀将他们全都杀了。

义熙四年(408年),姚兴因秃发檀外有阳武的失败,内有边宪、梁裒的反叛,就派尚书郎韦宗来观察动静,寻找机会。秃发檀和韦宗纵论战国时六国纵横之术,三国时三家战争的策略,远的说到天命的废兴,近的陈述了当世人事的成败,谈论时随机应变,辞令明辩。韦宗出来后赞叹说:“治理天下的大才、筹划名教的,用不着一定是华夏之人;拨乱反正、澄俗济世的,也用不着一定依《八索》、《九丘》。《五经》之外,仕宦之外,还自有人。车骑将军神机妙算超出一般人,确实是一代伟人,由余金日岂能算得上强呢!”韦宗回到长安,对姚兴说:“凉州虽然经历了毁败,但是风俗教化还没有衰败;秃发檀权诈而学识渊博,凭恃山河险固,还不能去图谋他。”姚兴说:“赫连勃勃用乌合之众还能打败他,我用天下的精兵,何愁不克!”韦宗说:“形势不一样了,始末也不一样,侵侮别人的人容易被打败,固守自己的人难以攻取。阳武之战,秃发檀因为轻视赫连勃勃招致了失败。现在如果用大军去攻打他,他一定会固守寻求保全自己,我认为大臣当中没有能比得上秃发檀的。即使陛下亲征,也看不到有利的地方。”姚兴不听,就派将领姚弼和敛成等率领三万步兵骑兵去攻打,又让将领姚显作为姚弼等人的后续兵力,送给秃发檀一封信说:“我派尚书左仆射齐难讨伐赫连勃勃,担心赫连勃勃向西逃跑,所以命令姚弼等人在河西阻截他。”秃发檀相信了,就不设防。

姚弼的军队到了漠口,昌松太守苏霸环城固守,姚弼劝苏霸投降,苏霸说:“你们违背盟誓,攻打顺服的藩国,如果天地有灵,也将不会保佑你们!我宁作凉州的鬼,怎能投降!”城攻陷后,苏霸被杀。姚弼到了姑臧,屯驻在西苑。州人王钟、宋钟、王娥等人秘密地作内应,候吏抓住了他们的信使,送到秃发檀那里。秃发檀想杀掉他们的首领,前军伊力延侯说:“现在强敌在外,内有奸贼,马上就要开战,形势紧迫,祸难不轻,应该全部坑杀他们,用以安定内外人心。”秃发檀听从了,杀了五千多人,把他们的妇女都作为军中的奖赏。命令各郡县把牛羊全都赶到野外,敛成派兵去抢掠。秃发檀派他的镇北将军俱延、镇军将军敬归等十个将领率领骑兵分头攻打,大败敛成,杀了七千多敌人。姚弼在营垒里固守,不肯出战,秃发檀攻打,没有攻克,就在河流的上游截断水源,想长时间围困来困死他们。适逢下大雨,堤坝被冲坏,姚弼的军队才振作起来。姚显得到姚弼失败的消息,兼程赶来救援,军队的气势很旺盛。姚显派射将孟钦等五人在凉风门前挑战,箭还没来得及发射,材官将军宋益等骑马奔驰过来杀了他们。姚显于是把罪过都推在敛成头上,派出使者向秃发檀谢罪,带领军队撤回。

同年十一月,秃发檀复称凉王,赦免境内罪犯,改年号为嘉平,设置百官。立夫人折掘氏为王后,长子秃发虎台为太子、录尚书事,左长史赵晁、右长史郭幸为尚书左右仆射,镇北将军俱延为太尉,镇军将军敬归为司隶校尉,其余的人封任不同的官职。

义熙六年(410年),秃发檀派左将军枯木、驸马都尉胡康攻打沮渠蒙逊,掳掠了临松一千多户而回。沮渠蒙逊非常愤怒,率领五千骑兵到了显美方亭,打败了车盖鲜卑才返回。俱延又攻打沮渠蒙逊,大败而回。秃发檀准备亲自率领军队攻打沮渠蒙逊,赵晁和太史令景保劝谏说:“现在太白星还没有出现,岁星在西边,适宜于自守,难于攻打别人。近年来天文错乱,风雾不时,惟有修养德行自责反省能够平安吉祥。”秃发檀说:“沮渠蒙逊往年罪大恶极,进入我的封畿,侵掠我的边疆,毁坏我的庄稼。我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准备洗雪东门之耻。现在大军已经聚集,你们想败坏士气吗?”景保说:“陛下不把我当成不肖之人,让我掌管察看天象,如果看到了情况不报告,这不是做臣子的规矩。天文明明白白,行动一定不利。”秃发檀说:“我用五万轻骑兵攻打他,沮渠蒙逊如果用骑兵抵抗我,那么他会寡不敌众;如果他用步兵骑兵一起来,那么又快慢不一;他救右边我就打他的左边,他赶到前头我就攻他的后头,始终不和他决战,你们害怕什么呢?”景保说:“天文不会虚假,必定会发生变故。”秃发檀愤怒,把景保锁起来带着出发,说:“我打了胜仗就杀了你向大家宣示,如果没有战功就封你为百户侯。”不久沮渠蒙逊率领军队来抵抗,在穷泉交战,秃发檀被打得大败,单枪匹马逃了回来。景保被沮渠蒙逊俘虏,沮渠蒙逊责骂他说:“你知晓天文,被他国任用,违背天意,以逆犯顺,你的才能哪里去了?”景保说:“我并不是没有才智,但我说话他不听从。”沮渠蒙逊说:“从前汉高祖在平城被围困,把娄敬当作有功之人;袁绍在官渡被打败,田丰却被杀死。你的谋略和娄敬、田丰一样,你们主人不知能否善待你。你如果一定会有娄敬那样的奖赏,我现在就放了你,但怕你会有田丰那样的祸难罢了。”景保说:“我们国君虽然才能比不上汉高祖,和袁绍却还不一样,即使不得封侯,不用担心有祸。”沮渠蒙逊就释放了景保。景保回到姑臧,秃发檀道歉说:“你真是我的能预见吉凶的忠臣,我却没能听从你,这是我的大罪过。”秃发檀封景保为安亭侯。

义熙七年(411年),沮渠蒙逊进军围攻姑臧,百姓以东苑的屠杀为鉴戒,全部都惊慌溃散。垒掘、麦田、车盖各部全都向沮渠蒙逊投降。秃发檀派使者向沮渠蒙逊求和,沮渠蒙逊同意了,秃发檀就派司隶校尉敬归和自己的儿子秃发他去北凉做人质,敬归到了胡坑,便逃了回来,秃发他被迫兵抓住。沮渠蒙逊把秃发檀的八千多户迁了回去。右卫折掘奇镇占据石驴山反叛。秃发檀害怕被沮渠蒙逊消灭,又担心折掘奇镇攻克岭南,就迁到乐都,留下大司农成公绪守卫姑臧。秃发檀刚出姑臧城,焦谌、王侯等人就关闭城门在里边作乱,聚集了三千多家,据守南城。焦谌推举焦朗为大都督、龙骧大将军,焦谌为凉州刺史,向沮渠蒙逊投降。镇军敬归在石驴山讨伐折掘奇镇,战败而死。

沮渠蒙逊乘着攻克姑臧的余威来攻打,秃发檀派安北将军段苟、左将军云连乘虚出番禾袭击沮渠蒙逊的后方,把三千多家迁到西平。沮渠蒙逊围攻乐都,三十天没攻下来,就派使者对秃发檀说:“如果你把宠爱的儿子当作人质,我就撤回军队。”秃发檀说:“撤不撤军由你,你违背盟约,不讲信用,还谈什么给你们人质!”沮渠蒙逊愤怒,建造房屋犁地耕种,作长久的打算。大臣们竭力向秃发檀请求,秃发檀就把儿子秃发安周当作人质,沮渠蒙逊才率领军队回去。

不久,秃发檀又准备攻打沮渠蒙逊,邯川护军孟恺劝谏说:“沮渠蒙逊刚刚吞并姑臧,凶恶的气势很旺盛,应该固守以等待时机,不能轻举妄动。”秃发檀不听。五支队伍分道同时前进,到了番禾、苕藿,掳掠了五千多户。他的将领屈右进言说:“陛下转战千里,队伍前头没有完整的阵势,迁徙的人口和财物充满了大小道路,应该让军队日夜兼程地撤回,早日越过险峻地带。沮渠蒙逊善于用兵,他的军队又善于作战,如果他们突然来到,出乎我们的意外,强大的敌人从外部逼来,迁徙的人口在内部夹攻,这是危险的。”卫尉伊力延说:“我们的气势正盛,将士勇气倍增,他们徒步走,我们骑马,他们势必追不上我们,如果兼程撤退,一定会扔弃财物,向别人显示我们的怯弱,这不是好办法。”屈右出来后对他的几个弟弟说:“我的话没有被采用,真是天命啊。这里就是我们兄弟的葬身之地。”不久大雾弥漫,风雨交加,沮渠蒙逊的军队大规模地到来,秃发檀大败而回。沮渠蒙逊向前进军,围攻乐都,秃发檀环城固守,把儿子秃发染干当作人质,沮渠蒙逊才回去。很久以后,秃发檀派安西纥勃在西边疆界上炫耀兵力。沮渠蒙逊侵袭西平,迁徙人口掳掠牛马而回。

沮渠蒙逊又攻打乐都,过了二十天未攻下来而回。镇南将军文支带领湟河人马向沮渠蒙逊投降,把五千多户迁到姑臧。沮渠蒙逊又来攻打,秃发檀把太尉俱延当作人质,沮渠蒙逊才带兵回去。

义熙十年(414年),秃发檀和大臣们商议想西征乙弗,孟恺进谏说:“我们连年没有收成,上下都闹饥荒,南边逼近西秦乞伏炽磐,北边逼近沮渠蒙逊,百姓骚动,下民无法安心从事本业。现在去远征,即使打赢了,后患也一定很多,不如和乞伏炽磐结盟,从他那里购买粮食来救济急难,安慰杂部,用以增加军用物资,积蓄力量,整治军队,待时而动。《易》说:‘就要逃亡了呀就要逃亡,赶紧系牢在桑根上。’希望陛下考虑。”秃发檀说:“我正在准备攻占土地,你不要给大家泄气。”秃发檀对太子秃发虎台说:“现在已经有多年不耕种了,内外都困窘,应西去劫掠,用以拯救日前的困难。沮渠蒙逊刚离去不久,不能立即来到,早晚所担心的,只在乞伏炽磐身上。乙弗名声小军队少,容易攻打,我过不了一个月,足以应付过来。你谨慎地守卫乐都,别出了差错。”秃发檀率领七千骑兵袭击乙弗,大败他们,缴获了四十多万头牛马羊。

乞伏炽磐乘虚前来袭击,抚军从事中郎尉肃对秃发虎台说:“现在外城太大,很难固守,应该把城邑里的人都聚集到内城,我等率领各晋人到外面迎战,如果打败了,还是万无一失。”秃发虎台说:“那帮小贼,很快就会跑掉,你怎么这么担心。”秃发虎台害怕晋人有二心,就把那些名望大又有勇有谋的人关闭在屋里。孟恺流着眼泪说:“乞伏炽磐不道,人神共愤。孟恺等人则是蒙受了主上的恩德看重迁移,顾念连累妻子儿女,岂有二心!现在事情已经很危急了,人人都想着要献出生命,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秃发虎台说:“我难道不知道你忠诚,实际上我是害怕其余的人逃生发生意外,用你来使他们安定而已。”十天而城池陷落。

安西将军秃发樊尼从西平跑去报告秃发檀,秃发檀对大家说:“现在乐都已经被乞伏炽磐攻陷,男人都被杀光,妇女被用来赏给士兵,即使想回去,也没有地方可去。你们如果能和我一起凭借着从乙弗那里缴获到的物资,攻取契汗来赎回妻子儿女,这是我所希望的。不然,归附乞伏炽磐就成了他的奴仆了,你们难道忍心看见自己的妻子儿女在别人的怀抱里吗!”于是率领军队往西走,部队里有很多人逃了回来,秃发檀派镇北将军段苟去把人追回来,段苟也逃跑不回来了。于是将领和士兵都逃散,仅有中军将军纥勃、后军将军洛肱、安西将军秃发樊尼、散骑侍郎阴利鹿还在身边。秃发檀说:“沮渠蒙逊、乞伏炽磐从前都曾经归顺我,现在去归附他们,不是太卑贱了吗!四海之大,一个人却没有容身的地方,多么痛心啊!沮渠蒙逊和我名声和年纪都差不多,乞伏炽磐是姻亲少年,都是他所忌怕的,看形势也都不能成功。与其在一起共同死去,不如分开,能保全一部分。樊尼是我大哥的儿子,是宗族所寄托的人,我在北方的人马将近有一万户,沮渠蒙逊正在招抚远近的人,使灭亡的宗族复存,使断绝的后嗣得以继续,你还是往西边去吧。纥勃、洛肱也和樊尼一起走。我年老了,归附谁都不会容留我,宁愿看到妻子儿女而死去!”于是就投降了乞伏炽磐,南凉灭亡,惟有阴利鹿跟随着他。秃发檀对阴利鹿说:“离开危险走向安全,这是人之常情。我的亲属都各奔东西了,你为什么独自留下来?”阴利鹿说:“我还有老母亲在家里,方寸实在已经乱了。忠孝势必不能两全。我虽然不能往西到沮渠那里去哭求,以申明我像申包胥那样的忠诚;不能往东去感动秦国援助我们,伸展我像毛遂一样的志向,我牵着马络头和马缰服侍陛下,这是做臣子的本分。希望想出远大的谋略,仔细研究去留的计划。”秃发檀慨叹说:“了解人固然不容易,别人也不容易了解我。大臣亲戚都扔下我离开了,始终不亏待我的,只有你一个人。天冷而不凋零,在你身上体现出来了。”秃发檀回到西平,乞伏炽磐派使者到郊外相迎,用上宾的礼节待他。

当初,乐都溃败的时候,其他各个城邑都投降了乞伏炽磐,秃发檀的将领尉贤政固守浩攻不下来。乞伏炽磐对他呼喊说:“乐都已经陷落了,你的妻子儿女都在我这儿,独守孤城,又有何益!”尉贤政说:“我蒙受凉王的厚恩,做国家的屏障,虽然知道乐都已经失陷,妻子儿女被俘虏,率先归附的人得到奖赏,后来归顺的人会被杀,但是我还不知道主上的生死,所以我还不能归顺你们。妻子儿女是小事,不值得我动心!从前罗宪等待君命,晋文公原谅了他;文聘迟迟归顺,魏武帝曹操并不处罚他。求得一时的尊荣,却忘记了国君托付的重任,我为此感到羞耻,大王又怎么会用这种办法呢!”乞伏炽磐就让秃发虎台写亲笔信去告谕尉贤政,尉贤政说: “你身为太子,不能竭力保全节操,向他人投降,抛弃了父亲,辜负了国君的期望,毁坏了万世大业,我尉贤政是个义士,岂能听从你!”不久得到秃发檀到了左南的消息,便投降了。

乞伏炽磐任命秃发檀为骠骑大将军,封为左南公。一年多以后,被乞伏炽磐毒死。他旁边的人劝他吃药解毒,秃发檀说:“我的病难道还应该医治吗!”于是死去,时年五十一岁,在位十三年,谥号景王。秃发虎台后来也被乞伏炽磐杀死。秃发檀的小儿子秃发保周、腊于破羌、俱延的儿子覆龙、秃发利鹿孤的孙子秃发副周、秃发乌孤的孙子秃发承钵都投奔了沮渠蒙逊。很久以后,归附了北魏,北魏让秃发保周为张掖王,覆龙为酒泉公,破羌为西平公,副周为永平公,承钵为昌松公。

姚兴的凉州刺史王尚派主簿宗敞前来与南凉修好。宗敞的父亲宗燮,在后凉武懿帝吕光时从湟河太守入任尚书郎,在广武见到秃发檀,宗燮握住秃发檀的手说:“先生精神俊爽潇洒挺拔,逸气凌云,是当世的豪杰,一定会清除世上的祸难。遗憾的是我年老,来不及看到了,我把宗敞和他的兄弟都交给先生了。”此时,秃发檀对宗敞说:“我才能平庸,被您先君谬奖,经常担心自己有愧于他水镜一般的明鉴。到我愧承父兄的功业时,常想念着君子。《诗经》上说:‘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你。”宗敞说:“大王您仁德比得上魏祖,心里还想着先父,即使是朱晖眷顾张堪的孤儿,叔向抚养汝齐的儿子,也超不过大王。”喝酒正酣,谈到平生志向。秃发檀说:“您是鲁肃一流的人物,只恨不能和你一起共成大业啊。”

邯川护军孟恺上表陈说镇南、湟河太守文支沉迷于喝酒,不听规劝,不留心政事。秃发檀对伊力延说:“现在州土倾覆,能依仗的人惟有文支,能拿他怎么办?”伊力延说:“最好是把他叫来教训一顿,让他改掉过去的过错,端正以后的行为。”秃发檀就召见文支,等文支到来以后,秃发檀责备他说:“我的两个哥哥都英年早逝,我凭着浅薄的才力继承王位,不能胜任大业,搞得局面如此困顿,有什么面目面对这个世界,即使活着也和死了一样。凭借子鲜保全卫国,依仗文种复兴吴国,比喻的就是你。听说你沉迷于喝酒,荒废各种事务。我已经年老,你又是这个样子,祖宗的功业将交给谁呢?”文支顿首谢罪。

房玄龄等《晋书》:①“檀承累捷之锐,藉二昆之资,摧吕氏算无遣策,取姑臧兵不血刃,武略雄图,比踪前烈。既而叨窃重位,盈满易期,穷兵以逞其心,纵慝自贻其弊,地夺于蒙逊,势衄于赫连,覆国丧身,犹为幸也。昔宋殇好战,致灾于华督;楚灵黩武,取杀于乾溪。异代同亡,其于檀见之矣。” ;②:“秃发弟兄,擅雄群虏。开疆河外,清氛西土。檀杰出,腾驾时英。穷兵黩武,丧国颓声。”

张大龄《晋五胡指掌》:“檀雄桀,筹略亦长,人多感慕而从之,功业未就死於暴虏,此如刘虞见戕於公孙”

秃发思复

南凉武王秃发乌孤

南凉康王秃发利鹿孤

折掘皇后,生子秃发虎台

儿子

秃发虎台,太子。

秃发安周,事迹不详,只知道公元411年,北凉攻陷姑臧、包围南凉首都乐都,但一个月不能攻克。双方讲和,秃发安周被父亲派去当人质,北凉退兵。

秃发染干,事迹不详,只知道秃发檀向北凉复仇,兵败,再次求和,将他派去做人质,北凉退兵。

秃发保周

秃发他

秃发贺(又名秃发破羌,逃到北魏后改名源贺

女儿

两女先后嫁给西秦文昭王乞伏炽磐,一女即秃发皇后,一女即左夫人秃发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