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向左走向右走(向左走向右走)

向左走向右走(向左走向右走)

《向左走,向右走》是根据几米同名绘本改编,由姚远执导,陆毅贾静雯乔振宇等联袂出演的现代言情偶像剧。

作品讲述了两个一墙之隔却从未见过面的男女,在经历种种挫折之后,终于走到一起的故事。

陆 毅--饰沈世涛

贾静雯--饰崔乐平

李 霞--饰沈世娴

吴庆哲--饰唐 明

林栋甫--饰沈 骏

乔振宇--饰尚 毅

电视连续剧

20集

中国

爱情

沈世涛是一个极赋才华的小提琴家,因为父亲沈骏对自己音乐事业的阻挠,与父亲不欢而散,只身离家,租住在一所旧公寓楼里,每日有音乐为伴,日子过得颇为自得。每次出门,他总是习惯向左走。

全国偶像歌手大赛! 庆祝三星YEPP新品上市

首届网络通俗歌手大赛 金犊奖大陆初审揭晓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崔乐平也住在这个公寓楼里,她是一名装满浪漫想法的翻译,眼下正在翻译一部大部头的作品。每次出门,她总是习惯向右走。

房东家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乐平的家和译稿,乐平失业。为表歉意,房东将乐平安置在世涛隔壁的房间内。世涛和乐平成为了邻居,但由于生活习惯的不同,两人经常

互相干扰,隔墙吵架,却阴差阳错从未见过面。

乐平在公园的喷水池前帮助了一名心脏病发的老人,事后二人成为忘年之交,这位老人正是世涛的父亲沈骏。

世涛在火灾中烫伤了手,姐姐世娴来看望他。世娴曾经与穷酸厨师唐明相爱,却被父亲阻挠,并与唐明产生了误会。世俗流言世娴一直为此痛苦,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又是在喷水池前,乐平意外的与世涛相遇,一见钟情,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分别时一场大雨,淋湿了二人互留的电话。一墙之隔,却难解相思。

世涛终于登台演出。乐平却因临时有事未能与世涛见面。

世娴和唐明也一直被心中的情感和周围人的误解纠缠着。世娴病倒,被诊断为白血病。

乐平和世涛都在期待着对方的来电,却只收获着失望,都决定离开这个城市。

临走前,他们不约而同地来到初次相遇的水池,看到了对方熟悉的身影。

他们决定厮守终生。各自的事业也都在这个时候有了转机。未来的生活一片光明。

然而这时,世涛遭遇了一场车祸,失去了听力。

他决定主动消失在乐平的世界里。任凭乐平在整个城市无助地寻找。

世涛漫无目的四处游荡,回到跟乐平初遇的地方,回忆着昔日快乐的片段,并开始学习无声世界中的生活。

世娴病愈,与唐明解开了误会,决定结婚,并向父亲沈骏表明自己不愿为了金钱和地位践踏爱情。沈骏对于一双儿女纷纷“背叛”自己感到怅然。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对年轻时的一段情感难以割舍。巧合的是,这个让沈骏难以割舍的女子,竟是乐平的养母夏凯燕。

乐平对于世涛的突然失踪感到诧异,决定找出真相。历经艰辛。同时,也在极力帮助父辈的这对恋人重修旧好。

一次,乐平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响声,循声望去,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苦苦寻觅的世涛竟然只与自己一壁之隔,同时她也发现世涛失聪的事实。而世涛却强压住自己的情感,冷漠拒绝着乐平,只能把对乐平的思念和歉疚融到自己创作的音乐之中。

乐平回到家,想尽办法打破了分隅两人的墙壁,之后便离开了。在她留下的书稿中,有一篇序言,里面说明真爱应当荣辱与共。

乐平四处旅游。

世涛听力恢复,开始了巡回演出。

时光流逝,周围的人们收获着爱情唐明终于迎娶了世娴;沈骏和夏凯燕言归于好;只有世涛和乐平走在这个世界的左边和右边,在思念和期待中不断错过。

乐平回国,来到世涛初次相遇的喷水池前,缅怀以往。在草地上,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世涛。

两个有情人终于知道,有些人注定相遇,只是有时,缘分会和相爱的人开开玩笑而已。

<向左走 向右走>故事分集大纲

第一集

城里的旧公寓失火,有两个人一前一後,一左一右,不但不往外逃,反而往里头冲,分往不同楼层。沈世涛与乐平在途中救出一位孕妇,手护著孕妇时不小心烧伤(轻微的二级烫伤,起了水泡),送出孕妇後又转回去屋里抢救宝贵的小提琴。

得知哥哥世涛受伤的世娴抛下公事,赶到医院探视。世娴因为赶去医院而缺席了会议,父亲沈骏非常不满。

乐平回到残破的家里,面临截稿日逼近,她觉得沮丧,在火场中勉力救出的文件光碟片(光碟)已经毁坏不能读取,压力使得她心情阴郁,但乐平拿起她翻译的拉丁情诗一看,一边朗诵一边拿起一袭轻纱,手舞足蹈一会儿,心情稍稍变好。乐平经房东管委会的许进和周琪介绍,准备搬到楼上去住(世涛隔壁),并斥资装潢。

住在一墙之隔的世涛在火场中烧伤了手,晚上痛得要命,正打算吃药睡觉,却听见隔壁的人叽哩咕噜地大吵,好不容易睡著没多久,却又被到隔壁木工装潢的吵杂声惊醒,正冲出来要跟对方理论,但是乐平却正好向左走开,错过乐平的世涛转向右边下楼找公寓管理委员会的委员许进投诉。

乐平因为资料片毁损到翻译社去求救,但翻译社负责的小姐休假出国一个星期,其他人找不到备份给她,反而被埋怨了一顿,她心情不好,於是到城里的餐厅喝杯咖啡,厨师唐明和熟客攀谈,两人聊得很愉快。

许进到乐平家拜访想处理投诉案,许进试著替乐平修复毁损的资料,完全忘了原本的来意,反而兴冲冲地替乐平规划如何装潢。(第二天早上,世涛发现隔壁更吵了)世涛负伤还练习小提琴,但琴声却不是很好听有些刺耳。

房子一装潢好,乐平就日夜赶稿。早晨还在睡梦中,乐平就被小提琴声音吵醒,难听的声音让乐平恨透了小提琴,乐平向管委会的许进投诉,但许进明知世涛负的原因是因为周琪,所以对乐平的要求顾左右而言他,令乐平觉得对方是个粗暴的怪人,愈发生气了。

乐平的生活习惯跟世涛的截然不同,每每影响对方生活,形成不少误会。

乐平完成稿件,她到翻译社交稿时发觉社方已经将译稿转给李月眉,乐平只好放下稿件离开,月眉看见乐平翻译的文章,文笔好得让她对乐平产生竞争心理。难过的乐平回家时遇见刚和往沈世涛住处查看的沈骏,脸色非常难看的站在公园一角喘气……

第二集

沈骏和沮丧的乐平在公园无意中相遇,两人谈得十分投契,乐平碰壁的经验让沈骏想起自己的儿子,沈骏对乐平提起自己的一对儿女及生活的事。儿子忤逆自己意思在国外擅自转念音乐系被断绝经济来源和父子关系,女儿差点被一个乡下来的拜金小子给勾引放弃家业。(後来的唐明)

唐明因为沈涛的阻碍与世娴分开,他努力向上想成为五星级大饭店的主厨,因为手艺不错,人又肯干勤快,他工作的餐厅每每高朋满座。其实唐明内心希望将来能在海边拥有一间温馨的休闲饭店,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布置经营。 一天唐明经朋友介绍终於可以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当助理厨师。

原先在乐团的工作因为手而停顿,世涛到大学应徵音乐教职,但是又被沈骏阻挠受挫,後来手伤稍稍痊愈,世涛後来找到一份在餐厅表演小提琴的兼职。世娴无意间知道沈骏阻挠世涛的求职机会,力劝父亲不要阻碍世涛的前途。

翻译社员工王若婷得知乐平工作分配了给别人後,觉得不好意思,终於找到另一份不太重要的翻译食谱工作交给乐平。乐平接下案子後,往找唐明谘询烹饪知识,唐明慷慨帮忙。

石尚毅与沈世娴在公司负责主办招商投资说明会,石尚毅与唐明工作的餐厅签约,唐明被大厨指定办外烩。唐明发怒,世娴欲向唐明解译,二人误会更深。

乐平到餐厅吃饭,看见席间对小提琴演奏稀落的掌声,基於同情心,她用力拍手,世涛远远地点头致意。夜晚,乐平在梦里借用小提琴手的脸当作隔壁的恶邻居开战,醒来之後,乐平觉得对那陌生的小提琴手有些不好意思。

乐平带了译稿给唐明审阅,沈世娴正好来找唐明,看见他们在一起,世娴误会乐平跟唐明的关系。

世涛求职虽然失败,席间遇见名音乐经纪人Alex,他对世涛留下了深刻印象。世涛虽遇挫折,但不屈不挠,言明就算在地下道或街头演奏也要撑下去,誓言完成梦想。音乐经纪人Alex办了一场钢琴演奏,不料搭档的小提琴手生病不适,无法参加公演。Alex在多日观察世涛的状态後,他终於向世涛提议担任钢琴家的临时的二重奏夥伴。世涛大喜。

第三集

世涛得到机会被Alex邀请参加音乐会演奏,迫不及待跟妹妹世娴分享喜悦,并把门票送给世娴,希望当日世娴能在场打气。世娴欲邀请父亲沈骏一起看世涛表演,但想到二人恶劣的关系,因而放弃。刚巧石尚毅经过便改邀请尚毅一起欣赏音乐会。

乐平接了一本悲惨的小说翻译,译到伤心处,每每悲伤不能自抑,夜夜哀哭,隔壁的世涛正在专心作曲,被吵的用力捶著墙壁,乐平回敬,两人战争愈演愈烈,乐平更迈入笔战时期,世涛大怒。沈世涛到餐厅演奏,忧郁的气质及高超的琴艺,吸引了众多女客,甚至有女客设法拿到他的电话,经常骚扰他,甚至登门造访敲错门,使乐平不胜其扰,对住在隔壁这个男人就更鄙视了。

月眉来访,趁乐平到厨房之後,月眉趁机抽换了履历。第二天,乐平将履历以快件送到翻译社。翻译社小姐收到快递送来文件,打开一看不是履历,打了乐平电话却找不到人,於是将履历放到一旁,联络其他人,乐平错过了复试机会。

世娴因工作忙碌,体力透支终於不支昏倒,尚毅送世娴去医院,医生希望世娴能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第四集

乐平逛街时碰见一个走失哭泣的孩子,这才知道社区的公园前广场有场演唱会,她带著孩子回到喷水池边寻找,看见世涛,她这才知道为什麽总对这个小提琴有熟悉感,两人欣喜之馀,同心协力替小孩子找父母。

他们度过一个快乐的下午,似乎分离反而让两人的感情更深刻了,时间过得很快,临走时,记录著电话的纸条被大雨淋湿,两人一直在家里等著对方的电话,不敢出家门一步。世涛试著往喷水池找乐平,而乐平亦尝试往餐厅找世涛,结果都是落空。

世娴因为疏忽犯了错误令公司蒙受损失,石尚毅却替世娴顶罪,世娴为了答谢尚毅,邀请尚毅共进午餐,没想到却给唐明误会石尚毅为世娴之护花使者.

演奏会终於举行,世涛心情非常紧张。世娴跟尚毅前往跟世涛打气,而乐平更邀请沈骏一同观看演奏会。就在中场休息时,乐平接到翻译社电话,告知获得复试机会,乐平立即赶往试场,因而错过跟世涛相遇的机会

第五集

乐平接到翻译社电话赶去,她和月眉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沈氏青石集团此次负责的口译员。

说明会举行当日,乐平在公司外头碰见沈骏,沈骏几次出现在说明会之外,乐平不知他的身份是集团主席,反而与他热烈交谈。月眉发觉乐平和沈骏熟识又妒又恨,於是在说明会现场想使小手段使乐平当面出糗。

唐明在公司办外烩,少带了许多食材。世娴得知,只好吩咐秘书帮著送货到场.尚毅看到心中不是味儿。世娴约世涛了在公司花园小聚,刚好发现离开会场时的乐平,世涛追上前,却失去了乐平的身影。

乐平因表现失常,难过之馀,走到中庭景观花园去透透气,遇见了正要离开的沈骏,沈骏简单地和乐平谈了几句话。乐平重振精神回到现场,石尚毅将月眉的手段看在眼里,又给了乐平机会,以致乐平重振表现,在说明会的後期扳回一城,赢得赞赏,这令月眉十分不悦。

石尚毅属意乐平成为企业指定的口译员,世娴知道彼感到不悦,跟尚毅发生争执後突然晕倒,世娴被送入医院

第六集

世涛与隔壁的乐平经常冲突,许进看情况不对,打算出面当个和事佬,且周琪异想天开,想帮他们办个大和解餐会,分别去说服乐平和世涛。和解餐当日正要出门之世涛接到世娴病倒入医院的消息,匆忙地赶去医院,只剩下乐平一人在许进家空等待。

尚毅将世娴送医,世涛,沈骏陪伴在病床旁担心非常,沈世娴知道自己患病但仍强装坚强,心中仍是放不下当时唐明离开自己而去的原因。而沈骏想起世娴和唐明以前种种,心中觉得错待女儿。月眉因为父亲是医生,对於这件事略有所知,晓得病情并不寻常。石尚毅知道世娴对唐明念念不忘,终於找唐明把世娴病重的事告知。

石尚毅属意乐平成为企业指定的口译员,但因为世娴的阻挠,乐平失去机会,反而内定月眉。月眉到乐平家,明明有心却状似无意地透露给乐平知道,乐平得知非常沮丧

沈世娴被诊断出贫血症状恶化,各人心情沈痛。

失意的乐平碰上女儿患病的沈骏,得知沈家情况,乐平仍努力开解沈骏。沈骏一直想著乐平劝他的话,为了女儿跟儿子低头,沈骏请世涛挽救世娴的生命,亲情与泪水中,两人重归於好。

世涛随父亲到医院里看妹妹,医生检查之後立刻安排沈世涛做骨髓配对。偷偷前往探世娴,诚意让世娴感动,世娴问出多年前的疑问。

第七集

唐明拿出当初沈骏给他的支票,证明并未贪图沈骏的钱,跟世娴误会冰释。

月眉因为被指定为青石集团口译员而被延揽入翻译社,俨然成为首席口译员,她更刻意挡掉乐平的工作机会。

乐平接到沈骏电话,两人约在公园见面,听了乐平诉苦,沈骏告诉她一个传说,他告诉乐平,多年前这儿是个小湖,传说恋人在此不祥,最後总是会被拆散。(故事要从凄美的古老传说讲起,从前有对恋人逃离私奔,因为追兵将至,所以两人分头逃跑,约定在湖边相见;之後,女子依约等待,一直等不到,以为恋人变心,最後跳湖死了。)当时他最後一次见初恋情人刘凯燕就是在湖边。

沈骏虽没有表明身分,却将青石企业的人才培育计划交给她,建议她去一试,可以得到机会出国学习语文。同时乐平养母刘凯燕亦安排一个机会给乐平考另一家公司的事务员。

唐明每日为了陪伴躺在病床世娴及忙於应付工作,因而疲於奔命,在工作上经常出错。

虽然在翻译社上班的月眉不愿意把工作发给乐平,但主管徐浩之作主让乐平译剧集,月眉从中作梗,将工作拆成数个小部份,让乐平和数个译者同译连续剧,大幅削减了乐平的工作。

世涛骨髓比对的结果也符合,沈家正准备移殖手术。因为手术还是有危险,所以沈骏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但在世娴面前仍强颜欢笑。手术成功,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乐平不管往餐厅查问或是在喷水池等待,还是等不到世涛。失意之际收到养母介绍的新公司录取信,接受乐平参加短期培训。

乐平准备到外地培训事宜,离开前特地打电话给沈骏告别

第八集

乐平向周琪道别,言明自己要离开,但为了留给世涛的那支电话,她却不想放弃那间公寓。

另一方面,乐平翻译电视剧的结果大逆转,因为电视台觉得乐平的译名较为雅致,所以配音剧本采用乐平的译名,结果影集一播出,观众抗议书中译名不统一,认为译得太乱。

月眉的居心不良获得了不好的结果,被翻译社开除。後来得到世娴的介绍进入了世娴的公司上班。

乐平提著行李到喷水池去晃一圈,又刚好遇见那天走失的小孩,陷入回忆中,良久才离开。

世涛过路看见上次走失小孩的父母带著孩子在喷水池,听见他们说乐平想离开到远方去,世涛赶到机场,但却与乐平错身,世涛继续在各车站和客运站寻找,却仍找不到乐平的身影,他一次又一次回头去找,直到夜深,车站空无一人。

世娴接受骨髓移植手术後康复,本来跟世娴关系渐渐修复的唐明,因听到石尚毅对世娴的告白後,感到自卑,因此对世娴疏远。世娴对於唐明若即若离及尚毅的义无反顾的爱,不知如何是好。

乐平在外地进修,重新过著寂寞的日子,定期写信给养母,但从来没收到回音。对於那天下午偶然遇见的爱情,乐平还没有死心,她一有空就拿著那张模糊的字条,一次又一次地试著拨电话,但每一通都是错误的,从来没有找到世涛。

世涛接受了Alex安排进乐团工作,其後亦随著乐团巡回演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培训结束,有同学介绍乐平去担任乐团的翻译,但乐平因为课程已经结束,所以放弃了这次机会,想赶快回到上海。

第九集

乐平回上海当天,其实就是世涛随团到外地巡回演出,所以两人阴差阳错地错过这次重逢机会,乐平与世涛在机场再次错过。

乐平整顿好之後,出门到喷水池附近看看,喷水池附近改建,被围起来。

不久世涛也随团上海,也来到喷水池边散步,发现喷水池附近被已被围起来,立起施工标志。

世涛表现太好因此遭嫉,现在团里不少人冷言冷语,有的还背後放冷箭陷害他。

另方面,月眉仰慕大老板的儿子世涛,希望多接近世涛,世娴对月眉友善,经常帮助月眉。

尚毅打算为世娴办生日会,世娴来找唐明,想邀请他参加自己的生日会,但却开不了口,两人冷战。唐明努力工作,更努力研制新功能表。

爱女心切的沈骏对唐明提出资助他开餐厅的建议,被高傲的唐明拒绝。

乐平翻译英文流行歌曲,乐曲悲哀令她伤心,打开窗户,今夜降下初雪。世涛也靠在窗前倾听,两人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

第十集

唐明的新菜受到好评,主厨决定在饭店推出,世娴再次邀请唐明参加生日会,再次被拒绝,两人又再次不欢而散。

赞助商陈永找沈骏赞助一乐团表演节目,当沈骏知儿子世涛有份参与演出後,便毫不犹豫答应。没想到给记者得知世涛是沈骏的儿子後,便大造文章,更在八卦周刊报导世涛在乐团的位子是沈骏用钱买到回来的。平常给人嫉妒的世涛更因此事给乐团其他成员排挤。Alex建议世涛放弃这个工作,他替世涛再找新机会。

乐平替自己买了个小蛋糕,在家点著蜡烛过生日,隔壁传来琴声,悲从中来。

夜晚,乐平发觉隔壁邻居的琴声好悲凉,音乐让她想起沈世涛,乐平伤心垂泪。那种被孤独占满的感觉令人颤抖,乐平打算到温暖的南方城□去度假,回来再重振精神。

世涛收拾著行李准备回家,或许到一个有阳光的地方旅行,两人提著行李在公寓门口错过,走著走著却又忍不住再去一趟公园里的喷水池,但乐平却坐上Taxi往机场……

第十一集

乐平回忆著过往,及相遇的种种情景,忍不住叫司机掉头回到公园喷水池,她下车,提著行李走向喷水池,走著走著却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独自站在雪花纷飞的喷水池边。

世涛看著对方,两人不敢冒然相认,直到看到对方泛红和盈著泪光的双眼,世涛先丢下行李,两人都往前奔向对方。天寒地冻,世涛护著冷得发颤的乐平,两人决定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诉说别後思念。

月眉进入沈骏公司工作, 很努力工作,表现亮眼。获得世娴赞赏更获分配重要工作。

尚毅则积极的追求世娴。而世娴跟唐明的关系仍在冷却中。唐明的厨艺受到赏识,得到主厨推荐,有机会成为一家高级餐厅的合夥人。世娴的生日快到,尚毅替世娴挑生日礼物,而唐明却打算亲手为世娴做一个生日蛋糕。

第十二集

世涛跟乐平挑了一个充满阳光气息浓厚的海外休闲度假胜地作为重逢後的旅行地点。

两人每天都是过著快乐的日子,有聊不完的话题,双方互诉别後际遇。

唐明为了实现自己开餐厅的梦想,决定与人合股投资新餐厅。

月眉仰慕大老板的儿子世涛,刻意参加他们的家族宴会,希望多接近世涛。

世涛为了证明乐平对自己的重视,故意戏弄乐平。乐平得知後非常愤怒,跑回饭店,对世涛的道歉,并不理睬。世涛慌忙思量对策。

乐平看到一幅一幅画像从门缝外传进来,细看下原来是世涛把自己跟乐平分开的情景一一画成画像,诉说著每分的思念,跟乐平说出自己的日子也是如何难过。

乐平看後非常感动,决定原谅世涛,两人更承诺二人永不分开。

甜蜜的俩口子在共同计划度美好未来,正提到居所时,没想到经纪人突然电召世涛回去,原来是电影配乐工作有了著落,要跟制作单位面洽。

第十三集

乐平为世涛得到新工作而欣喜若狂,两人一同赶回去,在车站分手,乐平拿著两人行李,而世涛直奔会面地点。

乐平回到公寓,许进夫妇两人帮他们将大批行李运回乐平房间,许进夫妇看到行李,用心猜测,觉得乐平有了男朋友,一直藉故套话,想刺探乐平隐私。

夜晚,世涛与制作单位谈完,走出饭店。酒客也纷纷由饭店走出,泊车小弟在门前忙碌著,世涛走到对街,不料却被酒醉的驾驶撞上,街道上一片慌乱,世涛的手机掉落街上,孤伶伶地响著。

世娴生日的那天,始终等不到唐明到来。此时的唐明正在忙著为自己的餐厅在忙碌。尚毅在亲友面前送上一戒指作为生日礼物给世娴,众人以为是尚毅跟世娴订婚,世娴给弄得非常尴尬,慌忙向亲友解释。

曲终於人散,世娴在整理礼物时,看到尚毅送的戒子,但此时脑子却涌出了唐明的影子。世娴心中始终是爱唐明,希望能见到他,开车去唐明家。

沈骏接到世涛重伤的电话,为怕各亲友担心,叫司机赶往医院。

送别亲友後,世娴开车到唐明家。唐明在家里做了几样世娴爱吃的小菜,默默地为世娴庆生,点上烛光,他向对面空的位置举杯,世娴伤感,天寒地冻,世娴站在门外良久,唐明似有所觉,打开门,世娴与唐明相拥而泣,世娴将母亲的项链送给唐明。

世涛伤势不乐观,幸好沈骏延请名医奏效,并无生命危险。

乐平连打几天电话都找不到世涛,刚开始是无人接听,後来居然暂时停止使用,乐平慌张又绝望,本来想四处寻找,却又不得不按期到新公司上班。

第十四集

世涛醒来,发觉四周一片死寂。众人震惊地发觉世涛听不见了,世涛自己完全不能接受。沈骏焦急非常,请医生过来,医生提议做更详细的检查。

经过详细检查发现世涛脑部有血块压住视神经区以致听力减退,听觉只剩下二成但不能动手术把血块除去。世涛完全不能接受弱听的事实。每天只是拿著跟乐平旅行时的照片在发呆……

乐平在茫茫的人海中寻觅世涛消息,终於不支病到。带著一脸病容的乐平,与出院回家休养的世涛在路上交错著, 两人近在咫尺却互相都不知道。

唐明终於把餐厅的事情弄好,决定与世娴分享这件乐事。同时拿著戒子向世娴求婚,世娴认为时机不当而拒绝婚事。

世涛因耳朵弱听影响了音乐事业,意志消沈,拒绝了Alex的工作安排,整天躲在公寓内,对任何事情都避而不闻。

第十五集

乐平为了冲淡对世涛的思念,每天都用工作来麻醉自己。对著每天重复的工作,乐平开始萌起离开的念头。下班回家的路上碰上了唐明,两人聊到近况,得知唐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非常羡慕。

唐明误以为世娴与尚毅已订婚,对世娴大兴问罪之师,两人争吵起来,世娴忿然离去。经过多次的吵闹,世娴开始怀疑两人的感情是否经得起考验。

世涛漫无目的四处游汤,回到跟乐平初遇的地方,回忆著惜日快乐的片段。沈骏看到儿子终日忧郁不欢,有意拉拢乐平与世涛。

沈骏见儿子自暴自弃,沈骏独自到世涛公寓来见世涛,这是他第一次到世涛的住处,看见世涛的生活条件,沈骏很心疼自己没有在儿子需要鼓励的时候支援他,看到世涛颓丧的模样,沈骏流下泪来,向世涛认错。

世涛被父亲感动,父子关系更进一层,为了不让父亲担心,他向世娴表示想去公司看看,世娴猜得到他的心意,所以不赞成,但拗不过世涛坚持。

世娴准备了一间空会议室,并购制编曲器材,但世涛连看都不看一眼。

得知世涛来公司,月眉经常借机到世涛的办公室找他,原本只是势利想接近大老板公子的月眉,却渐渐真心喜欢上孤傲的世涛。

世涛开始学习在弱听中如何生活, 对乐平亦想念非常,几次拨了她的电话,却没有勇气说话就又挂了。

第十六集

月眉在乐平家发现世涛的相片,发现乐平和世涛的秘密,欲往乐平处打探,但不得要领。

投资人带唐明去看店面,要在学校附近开高级餐厅,唐明反对,认为客源口味不对,但投资人坚持要开法国餐厅,唐明只有妥协。

沈骏与商务客人吃中饭,夏凯燕和乐平正好结帐外出,双方碰个正著,沈骏惊疑但夏凯燕则冷漠以对。

尚毅得知对手公司原本是软体公司,现今踏足硬体设备业,背後老板是富商夏凯燕,亦是乐平工作地方的老板。沈骏闻言震惊。

沈骏公司与夏凯燕公司为了争取同一案子,而作出削价,夏凯燕公司总经理提议不要削价竞争,反提议若双方合作,利润会更高。夏凯燕原本持反对意见,但主管们觉得有道理,只好任他们一试。

沈骏公司与夏凯燕的公司正式签订协定,共同组成队伍往争取合约。

沈骏得知乐平在夏凯燕公司工作,欲旁敲侧击问乐平夏凯燕之事,但乐平所知不多。

唐明餐厅开张在即,忙著发开幕请帖,更在一请帖上写上世娴,邀请世娴来访。开幕当天,贺客盈门,乐平上门道贺,但只见花店送来世娴的花篮,唐明黯然。

世娴原来躲在暗处看到唐明,却不敢上前道贺。面对著尚毅的爱意,世娴向尚毅表明只有朋友之情,并把生日礼物的戒指还给尚毅。尚毅无奈。

沈骏设宴款待乐平,席间,世涛受命赶到,两人相见,世涛和乐平都惊呆了。世涛冷漠以对,乐平难过心碎。

第十七集

唐明餐厅新张开幕,但门口罗雀。投资人给唐明压力,希望以打广告作招徕非常,唐明指出餐厅经营失误原因,若不改善,只会更差。唐明对餐厅的前途非常担心。

乐平得知沈涛跟世涛关系後,请沈骏帮忙找世涛,她在办公室里等著他。世涛走进来,看到乐平,冷淡请她离开。乐平终於发觉世涛听力有问题,非常伤心。

世涛刻意闪避乐平,但乐平想要追根究底,世涛用话刺激乐平,令她伤心。

乐平到沈骏处问明原因,沈骏告知乐平世涛失聪过程,沈骏惊讶乐平竟然就是世涛失散女友。

乐平去找世涛,想鼓励世涛,但世涛不予理会,两人争吵。

尚毅来找唐明,表明自己退让,并说明世娴对唐明并没有改变,唐明听了很感动,决心要将餐厅重振起来。

乐平和月眉将为评选而准备的各项资料交给自己主管,由他们送进会议室评选,

乐平注意到月眉做得很完善,自认略逊她一筹,月眉得意洋洋。

结果公布,乐平胜了,这让乐平意外,也让月眉很生气。原来是夏凯燕之决定,才得知自己的老板是夏凯燕。两人畅谈,夏凯燕说明自己立场,不愿乐平输给任何人。

沈骏心情郁闷地离开,走出公寓大楼,到公园喷水池边,正好碰见刘凯燕………

刘凯燕看见喷水池充满感慨,两人在水池边闲聊,沈骏想到一把年纪了,不应该还互斗,但夏凯燕不置可否。

夏凯燕希望乐平能趁机会扯沈骏公司後腿,令乐平为难。

第十八集

世涛因为失去梦想而觉得配不上乐平,不愿再与乐平一起,想法钻入了牛角尖中,故意在乐平面前对月眉亲切,让乐平伤心。

乐平觉得世涛变了,但她不知道问题出在什麽地方,她被沈骏找去,沈骏早就猜出世涛的顾忌,想知道乐平对世涛的感觉,乐平在沈骏追问之下不禁伤心落泪,没有多说些什麽。

经过观察,世娴觉得乐平并不像她想象的那般,世娴困惑,与尚毅讨论,世娴也开始注意起月眉的行为。

唐明设计的新功能表造成轰动,各个美食节目纷纷前来采访和报导;世娴得知唐明消息心中暗暗替他高兴,但仍犹豫是否该去找唐明。

夏凯燕发现乐平很不快乐,眉头深锁, 夏凯燕考虑过後,打电话给沈骏约见面两人谈到当年往事,沈骏再次提到两人放弃恩怨。夏凯燕决定放下心中多年的结,也打算帮助乐平和世涛。

乐平因为不想扯沈骏後腿,所以辞掉工作,但夏凯燕态度转变,强硬地留下乐平。

乐平找世娴,看见世娴独自落泪,世娴对乐平解除心防,畅谈她的心情。

第十九集

乐平决定辞职後,便开始接些新稿件回家翻译。

唐明觉得自己的事业开始有成,决定找回世娴。世娴看到一篇关於唐明的报导,内容是唐明对自己感情的告白,感动落泪。世娴往找唐明,两人和解,并言明将成为终身合夥人,共同努力经营餐厅。

刘凯燕和乐平在喷水池边见面,讲述她当年的一段爱情故事,也说明她不信宿命的积极态度,想要鼓励乐平,母女感情更进一步。

世娴决定跟唐明结婚,沈家一片喜气洋洋。各人忙著筹备婚礼,众人亦希望籍此替世涛跟乐平牵红线,但徒劳无功。

世涛跟经纪人说,如果没有成功,他配不上乐平,他一定要成功克服自己的残障。

乐平听见隔壁声音,於是走到邻居门口,见没关门便走了进去,没想到看到世涛,这才发觉两人近在咫尺,但多年却不得相见。激动的乐平质问世涛,

想知道世涛的态度为何转变,世涛忍住心中激汤,没有回应乐平。

第二十集

世涛做好配乐,将对乐平的爱意借著歌词表现在插曲中,在这个工作当中,他开始感到不绝望。

月眉死性不改,把减肥喝的黑枣汁当果汁给乐平,给世娴发现,於是月眉的阴谋被揭穿,而且算总帐,被逐出公司。

世涛的配乐出色,令电影生色不少,大家都非常满意。

乐平跟养母辞职,她想休息一阵子,两人态度平和,彷佛是真母女,夏凯燕也变得慈祥了。

世娴和唐明婚礼举行之日,乐平与世涛相见,两人痛苦,遥遥相望。

亲友纷纷上前祝福一对新人,场面好不热闹,孩童在嬉戏。

远洋回国祝贺世娴的嘉欣在会场差点给在追逐的孩童绊倒,尚毅见状上前帮忙解困,两人相互留下深刻印象。

世娴丢捧花希望乐平能接到,但却抛到嘉欣手中。

乐平回家看著门,想起当初世涛旅游说的那些话,突然觉得很生气,想尽办法把这道墙壁打穿。打破了分隅两人的墙壁後,乐平便离开了。h

世涛走进房里,墙壁破一个大洞,发现乐平家空空的,世涛冲出门到乐平房门口,乐平房门是锁的,世涛又回到房里,从洞里走到乐平房。世涛冲出去找乐平,但不见影纵

世涛回家时经过书局,有乐平译的书世涛在看乐平的译者序,写了一篇有关於真爱的感人自序,说明真爱是荣辱与共,不论是苦是乐都要共度。

乐平四处旅行

世涛四处举行公演(世涛已听觉已完全恢复过来)

餐厅周年庆,唐明现在开连锁店了

唐明一家幸福快乐,世娴亦快将诞下与唐明的爱情结晶。

乐平回国,拉著行李箱走过世涛的海报,世涛要举办音乐演奏会

乐平走回旧日的喷水池,怀缅以往的日子

世涛在喷水池旁喂鸽子

乐平与世涛又在喷水池上遇上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