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尚阳堡

尚阳堡

尚阳堡 在辽宁开原县东四十里,一作上阳堡,旧名靖安堡,清朝改称尚阳堡,在今清河区境内。满语称其地为台尼堪,尼堪者,汉人之谓,清康熙时平云南。附属吴三桂之滇人,悉配戍于此。(据《中国地名百科大词典》)

清河原本是今开原市的一个镇,上个世纪80年代,铁岭建市后清河改区。到过开原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堡子"多,现在还有威远堡镇松山堡乡庆云堡镇等,其实,它们都是绵延860公里的明代辽东长城边堡,用现代话说,也就是兵营,而尚阳堡也是明长城下最北方的边堡之一,不过,它在明朝时叫"靖安堡",位于开原城东约20公里处,也就是现在的清河区杨木林子乡佟家屯南侧。

历史上,尚阳堡战火不断,开原总兵曾在此会合叶赫女真3000兵而聚集成4万人马,成明朝四路大军之一路,攻打后金都城赫图阿拉,后被努尔哈赤的萨尔浒大捷所瓦解。

历经数次大战的靖安堡,在清朝建立后恢复了宁静,并更名尚阳堡。或许是由于偏僻,这个地位与铁岭、开原不相上下的"弹丸之地"竟在皇太级天聪7年,也就是距今373年的1633年成为了朝廷的发配免死人犯的流放地。一大批当时十分有影响的重臣高官相继被发配到这里,之后有很多人又被重新启用。这个特殊的地方,当时朝野上下,无人不知。顺治帝、康熙帝曾多次在"圣谕"中提及尚阳堡。从1633年,30名犯人被流放尚阳堡开始,清代"文字狱案"、"科场案"等十余起事件中的500多位"知识分子"都被流放到尚阳堡。

建国后,还有个尚阳堡遗迹尚存,而且还有个尚阳堡村,但在1958年,政府为了给后人造福,尚阳堡成为"淹没区",居民迁出,于是,尚阳堡所有的遗迹也随着水库工程的进展而逐渐没于水底,从此,湖隐尚阳堡。修水库之前的尚阳堡相当繁华,居西面开原庆云堡、北面威远堡、南面松山堡围成半圆形圈子的中心,周边百姓管这里叫"乡头儿"。

流刑,把犯人遣送到边远地方服劳役的刑罚。此刑始于秦汉,隋定为五刑之一,沿至清朝。清代,共有三大"流放之所",一是今黑龙江宁安的宁古塔,二是卜魁,即现在的齐齐哈尔,三就是尚阳堡。

在数十年的时间里,数百位因"触犯了文字狱"或"直言上谏"或"被陷害"的大臣、文豪被流放到尚阳堡,他们把先进的文化带到并融入这片"荒蛮之所",堪称开启了辽北文化的新时代,影响深远。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作为一个"方圆三里"的小地方,尚阳堡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一笔鲜明的印痕,缘于那些"流人",它的"厚重"是被一个又一个谪居者所积淀出来的。尚阳堡作为"国家监狱"期间,被流放到此的有暴动者,有科举考场作弊者,但"主流"却是那些博学、正直的大臣,从历史的角度去评价,他们中有大学问家、有教育家,也有诗人。

银冈书院是铁岭人的骄傲,在去年举行的银冈书院研讨会上,它被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学者定位为"东北第一书院"。它的缔造者就是个"流人",名叫郝浴。郝浴26岁中进士,授刑部主事,28岁授湖广道御史,巡按四川。正在其仕途如日中天之时,1654年,受吴三桂陷害,带着妻子被流放到尚阳堡,他的儿子郝林就是在这里出生,于康熙21年高中进士,历任寺卿、奉天府尹、礼部侍郎、尚书。

在尚阳堡度过4年之后,郝浴全家迁居铁岭,"戊戌五月下铁岭,卜筑于南门之右,方十许亩,中为书室三间,前有圃种蔬,后有园种花,左壁吾卧室也。"这就是银冈书院的前身,康熙14年(1675年)郝浴"以原职召还",走时感慨万千"泣抚银冈,留为书院。"

郝浴在铁岭近二十年,以高深的学识,在家办学,培养学生,普及文化,同时也写出了许多诸如《关帝庙祝文》、《银州语录》、《紫阳断章》等反映铁岭现实的诗歌和文章,而银冈书院更已成为铁岭人民的宝贵财富。

因蒙冤而被流放到尚阳堡的还有编纂了中国现存规模最大、体例最完善类书《古今图书集成》的陈梦雷。康熙13年,靖南王耿精忠吴三桂响应,在福建谋反,时任翰林院编修的陈梦雷回家探亲,正巧遇到耿精忠。鉴于陈梦雷的名气很大,耿精忠欲将陈拉入营垒,将陈梦雷及其父都囚于军中,许以官爵。陈梦雷坚决不同意,四年后清政府平叛,涉案者大部分被处死,陈亦受牵连,康熙下旨从宽处理,免死,给披甲新满洲为奴,于是被发尚阳堡。

清河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尚阳堡工作组"成员曾浩说:"来到尚阳堡的高级官吏、文人墨客有100多人,他们在艺术和创作方面都很有成就。更主要是他们服刑期间不甘寂寞,设馆教徒,著书立说,像陈梦雷在流放期间写出了《盛京通志》,吏部侍郎董国祥更是为铁岭人写出了东北第一本县志《铁岭县志》,还有礼部给事季开生、河南主考官丁澎、兵部左侍郎张天植、山东巡抚吴达、山西巡抚刘嗣美等在流放期间都著述颇丰,学术价值极高,如今,均成为了研究铁岭历史所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

正是这些很有"文化和层次"的流人,给尚阳堡乃至整个辽北带来了先进的思想和文化,他们的被流放实际上也就形成了一种文化的迁徙和流动。

半个世纪了,随着尚阳堡的沉睡水底,几乎再没人去关注这个曾经流放过那么多历史名人、曾经令中原文化与辽北文化碰撞融合的地方,即使是当地人也仅仅有一部分可能还知道尚阳堡这个古老的名字,但"尚阳堡"到底是什么,几乎没人能说清楚了,有的也只是那些口耳相传不入正史的传说,尚阳堡的历史在清河人、辽北人的心中已经逐渐模糊,甚至淡忘了。

在有识之士的一次次呼吁中,2005年,"尚阳堡"引起了清河区委、区政府的重视,于是,一项抢救、挖掘、开发"尚阳堡文化"的庞大工程开始了。去年11月以来,他们四处寻访,目前已整理资料30多万字。他们还拜访了余秋雨、韶华等对"流人文化现象"很有研究的专家,并同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流人文化研究会"建立了学术交流机制。

目前,该区已经将此项工作写入"十一五"规划,创办了内部资料《尚阳湖》期刊,建立尚阳湖网站。旅游部门也在水库中潜水探查后设计出了"尚阳堡"原貌图纸,正准备投入3000万元对尚阳堡进行异地修复,不久的将来,"重生"的尚阳堡将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以上据《辽宁日报》)

2011年,清河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开始进行,这使得尚阳堡重现。 2012年7月3日,"尚阳堡旧址勘验行动"开始,相关部门的20多名勘验人员,开始了对尚阳堡旧址的勘验。勘验人员在旧址中发现了石碑、石磨碾盘、古井、墙体、明清方砖、砖雕瓦当、陶片、碗碟瓷片等大量的生产生活物品。遗址原始的主街基本可见,主街南北两侧附属的建筑格式清晰可见,露出水面的遗迹东西大致范围200到300米,南北不足百米。几座高出地表的土丘,似为原永安寺所在地。遗迹整体因长期水下淤积,大部分尚深埋于地下。随着2012年7月底工期临近,尚阳堡将再次没入水底。

南北二城门石(砖)木结构;四面城墙(砖)石空心墙;哈达部王爷府第;会客,议事大厅;宾客馆驿;尚阳堡监狱;尚阳堡名人展览馆;尚阳堡城内庙宇;满清书院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