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郑州二七纪念塔

郑州二七纪念塔

二七纪念塔,位于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广场,建于1971年,钢筋混凝土结构,是我国建筑独特的仿古联体双塔,它是为纪念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而修建的纪念性建筑物,2006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郑州二七纪念塔位于郑州市二七广场,是为纪念二七工人大罢工而建。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各站工人在郑州普乐园(今二七纪念堂),成立京汉铁路总工会。由于遭到封建军阀的阻挠和破坏,大会决定在2月4日举行全线总罢工。2月7日军阀吴佩孚、肖耀南在帝国主义的指使下,对郑州、江岸、长辛店的罢工工人进行了残酷镇压。全线工人同仇敌忾,不怕牺牲,同反动派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

在这场斗争中,中国共产党员、工人领袖林祥谦施洋以及高斌等40多人被杀,300多人负伤,激起了全国工人大罢工的革命怒潮。这就是有名的“二七”大罢工。1925年2月7日,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召开全路工人代表大会,庄严宣布:恢复京汉铁路总工会。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于1926年10月15日,又杀害了郑州分会负责人汪胜发、司文德,并把二位烈士的头颅悬挂在“长春桥”(今二七纪念塔地址)的电线杆上。但是,英雄的铁路工人并没有被吓倒,他们继续战斗着。“二七”大罢工的伟大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为了纪念这次伟大的罢工运动和“二七”烈士,继承和发扬“二七”光荣革命斗争传统,

郑州二七纪念塔为双身并联式塔身,塔全高63米,共12层, 其中塔基座为3层塔身为11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每层顶角为仿古挑角飞檐,绿色琉璃瓦覆顶。塔顶建有钟楼,六面直径2.7米的大钟,整点报时演奏《东方红》乐曲。钟楼上高矗一枚红五星。塔平面为东西相连的两个五边形,从东西方向看为单塔,从南北方向看则为双塔。二七纪念塔现名为二七纪念馆。馆内共有10个塔层层厅和1个地下层厅,塔内陈列有“二七”大罢工的各种历史文物、图片、文字资料。

最初的“二七塔”仅仅是一座木塔。郑州市“二七纪念馆”副馆长高丽介绍说:

据高丽介绍,“二七木塔”是1951年建成的,当时的塔高只有21米。关于这座木塔的文字记载实在是寥寥无几,人们关于她的具体来历的记忆也相当模糊。有人说当时的木塔是一个城乡物资交流大会的临时性建筑,就像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原来只是一个博览会的临时形象建筑一样,用过之后按原计划是要拆除的。可是因为这木塔建在了当年烈士的鲜血浸染过的地方,大家不约而同地都认为修建木塔就是为了纪念在罢工中牺牲的烈士,所以木塔被保留下来了。后来,“二七广场”的建设更加坚定了人们的这种想法。

郑州人对保留木塔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既是出于对“二七”烈士的敬意,也是出于对一个公共景点的热爱。因为当时塔的周围有果园以及商业区。于是,这座木塔从此渗入了郑州的血脉。他们崇敬有加,爱护备至。

1971年夏天,一场风雨过后,屹立了20年的木塔砰然倒地。于是“二七塔”的历史中又出现了王辉这个名字。王辉当时是郑州市政府主要负责人,他和建筑师胡诗讪等人经过多次协商确定了“二七塔”重建的方案。新建的“二七塔”是双塔,象证在这里牺牲的两位烈士;双塔各7层,塔高27米高,双塔平面南北角对角线净长7米,都寓意着“二七”这个数字。

设计方案定稿后具体建塔又面临新的难题。按设计要求塔上要装琉璃瓦、塔钟和电梯。这些当时都没有现成的,要临时制造。于是,王辉把郑州市的窑场、钟表厂、工程机械厂的领导请到一起研究,终于解决了问题。高丽副馆长介绍说:

他(王辉)对这非常重视,当时在这建了很多东西,如金水河那个桥、“二七宾馆”、水上餐厅、“二七塔”都是他建的。1971年7月1号开始动工9月29号就完工了。三个月的时间,10月1号就开放了。

从上个世纪20年代京汉铁路工人三天的大罢工到70年代郑州人三个月建塔,历史赋予了“二七塔”更多的特殊含义。“二七塔纪念馆”的第一代讲解员蔡春丽介绍说:

可以说“二七塔”在我们国内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一般现代的建筑它不建塔,这是现代建筑里面唯一的一个塔。过去那种塔就像开封铁塔、大雁塔什么的,都是过去的古代的。这个塔它不是一般性的,它是个连体双塔

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系博士邹跃进说:中国塔最初都在城外比较清静的地方,它进入城市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塔的本意是佛家的一种纪念性建筑,郑州人用塔来纪念烈士,富有创意。

“从新塔对外开放那天起,新的“二七塔”就承前启后地发挥着自己的职能,见证着郑州新商都的发展变化”,讲解员蔡春丽回忆说。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特别重视在工人中宣传自己的主张,教育、团结工人进行革命斗争并在斗争中发展壮大自己。京汉、陇海两铁路自然成为共产党重点活动的地方。1920年10月,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一成立,即在京汉路的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次年春,共产主义小组成员赵子健来到郑州,任郑州铁路职工学校教员,在工人中传播新思想,发动、组织工人。不久,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也来到郑州,给工人讲革命道理,讲工人阶级团结的力量。1921年8月,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1921年11月,陇海铁路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压迫、剥削而发动了全路大罢工,在共产党的领导和京汉铁路等地工人的大力支持下,罢工最终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并诞生了河南第一个党的组织中共洛阳党组。

1922年,河南工人运动向广度和深度发展,作为交通枢纽的郑州已成为全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之一。这年,京汉铁路郑州机务处工人因机务厂长陈福海“任意剥夺工人的自由,对待工人如牛马”而举行了罢工,他们发表宣言,列举陈福海16条罪状,提出了提高工人资格地位、加薪等五项条件,得到江岸、长辛店等地工人的支持。

斗争实践教育了工人,使他们进一步认识到组织起来是战胜敌人的力量所在。1922年4月9日,京汉铁路各工团代表在长辛店召开发起成立全路总工会的筹备会,江岸代表杨德甫被选为筹备主任。1922年8月10日,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二次筹备会议在郑州召开,参加会议的有14人。河南境内各站参加的有彰德代表戴清屏,黄河北岸代表吴昌义,黄河南岸代表韩松亭,许州(今许昌)代表柳胜友,郑州代表凌楚藩、高斌、刘庚和,郾城代表杨志清,信阳代表王复生等。会上代表们汇报了各地工会的组织情况,起草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会议定于9月20日前在郑州成立总工会,推举凌楚藩为总工会临时委员长,并在全路各地开始整顿工会组织。

为支援长辛店工人反对工头压迫和争取工人权利的罢工斗争,郑州京汉路工人在党组织领导下,于1922年8月25日、26日举行了同盟罢工。至“26日晨7时,郑州工作状态完全宣告终止,各车均停。罢工宣言已散布全埠”。同时,许州、郾城、信阳等地也积极响应。陇海铁路工人发表声明,支持京汉路长辛店工人的罢工,“如三日内不答复工人的要求”,陇海路将一致以罢工支援。长辛店罢工胜利后,郑州铁路工人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燃放爆竹万余”,游行示威张贴标语,使广大人民群众“莫不表示钦羡工人阶级之忱,有欢呼者,有鼓掌者,大有万人空巷之势”,显示了工人阶级团结的力量,也取得了各界群众及下级兵士的支持。

长辛店罢工的胜利,对彰德新乡等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不到10天时间,彰德铁路工人俱乐部即由原来的72人发展到1000多人,由俱乐部改为工会。道清路于1922年9月11日晚召开了第一次工人俱乐部筹备会,14日,工人俱乐部正式成立。新乡车站于1922年12月4日独立建立了工会(原属彰德工会),会员有200余人。信阳工人俱乐部遵照总工会新章程改组,黄河南岸、许州、郾城等地工会也都得到了发展。李大钊在《中国工人运动的趋势》一文中写到:1922年初“关于京汉线的工会,大体上又分成南段和北段,这里工会组织比较发达,工人运动也有相当的成效”。

到1922年底,在河南境内的京汉、陇海两铁路上的主要城镇基本上都已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或有了党员在开展工作。

1923年1月5日,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三次筹备会议在郑州召开。会议认为建立总工会的条件已经成熟,决定2月1日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1月底,各地代表数百人陆续到达郑州。正当即将开会之时,1月28日,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率领警察多人,到总工会筹备处宣布吴佩孚的电令,禁止铁路工人于2月1日在郑州举行大会。次日,吴佩孚从洛阳电令郑州驻军师长靳云鹗对铁路工会活动实行监视,不准工人举行集会。此时的吴佩孚已经掌握了北京政权,其势力扩展到中国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开始了武力统一中国的行动。京汉路的收入是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京汉工人的斗争直接威胁着他的利益;京汉铁路又是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动脉,京汉路工人运动的高涨,必然影响他们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所以,他们操纵军阀代表吴佩孚开始向工人进攻了。

面对军阀的镇压,领导京汉路工人运动的共产党人和各地工人代表并没有退缩。1922年1月30日,共产党员李震瀛史文彬李焕章及工人代表凌楚藩、杨德甫等代表全体工人到洛阳面见吴佩孚,提出:根据约法和吴佩孚1921年的政治主张,京汉路总工会召开成立大会是合法的,吴非但不能禁止,而且应给以保护。但吴佩孚仍坚持反对大会的召开并以武力相威胁。代表们回郑州将吴的态度告诉全体工人代表后,工人们无比愤怒,一致同意冲破一切阻力,按时召开大会。2月1日清晨,京汉铁路各站区和兄弟铁路的代表430多人和郑州铁路工人1000多人抬着各地赠送的匾额整队向会场进发。沿途军警荷枪实弹,关卡层层,妄图阻止大会的召开。双方相持数小时,工人代表终于不顾敌人刺刀、棍棒的威胁,冲破反动军警的阻拦,进入普乐园会场。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秘书李震瀛登上讲台,高声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了。这时,军警已层层包围了会场,会议代表很快被驱散,各地工会赠送的匾额被捣毁。旅馆、饭馆、总工会办公的地方等到处都住满了军警。他们逼迫工人离开郑州,工人代表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京汉路是党的力量比较强,工人运动开展比较好的地方。成立大会上与军阀发生冲突后,党在京汉路的主要领导人及时召集会议,决定把总工会的临时办公处迁至汉口江岸,在京汉铁路总工会的领导下进行全路总同盟罢工,抗议吴佩孚的镇压。李震瀛、杨德甫等主要领导人在江岸指挥全局;高斌、姜海士、刘文松在郑州,吴汝铭、史文彬、洪尹福在长辛店,林祥谦、罗海城、曾玉良在江岸执行总工会的命令。信阳负责的是分工会委员长胡传道和副委员长、共产党员徐宽,新乡负责人是分工会委员长杜石卿,彰德负责人是分工会会长、共产党员戴清屏。2月4日,总工会一声令下,全路开始了大罢工,京汉路变成了一条僵死的长蛇。总工会发表宣言,提出了五项条件:(一)要求交通部撤革京汉路局长赵继贤和南段段长;要求吴、靳(云鹗)及豫省当局撤革查办黄殿辰。(二)要求路局赔偿成立大会之损失6000元。(三)要求郑州地方长官将所有当日被军警扣留之一切匾额礼物,军队奏乐送还总工会郑州会所。所有占领郑州分会之军队立即撤退。郑州分会匾额重新挂起,一切会中损失由郑州分会开单索价,并由郑州地方长官向总工会道歉。(四)要求星期日休息,并照发工资。(五)要求阴历年放假一星期,并照发工资。

在党组织和总工会的领导下,罢工有秩序地进行。罢工工人向旅客散发传单,说明工人的自由权被摧残,不得已而罢工,取得旅客的同情和支持;向全国各界揭露吴佩孚等反动军阀的罪行。工人内部的组织也十分整齐严密,“因为全路工人自司机、升火,以至小工,无有不是工会会员的。各会员听命于各分会,各分会听命于总工会,秩序井然。维持秩序,则有全路各分会素有训练之纠察队;刺探消息,则有罢工期内各分会临时组织的调查队。”

罢工爆发后,吴佩孚、萧耀南曹锟、赵继贤等反动军阀在英帝国主义的指使下,往返电商,密谋策划,血腥镇压罢工工人。4日,敌人采用高压手段,强迫复工。5日在郑州逮捕了郑州铁路工会委员长高斌和姜海士、刘文松、王宗培、钱能贵等人,对他们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甚至严刑拷打,威迫他们开车复工。他们始终坚持“非得有总工会命令,不能开车”。高斌惨遭酷刑,不久牺牲。信阳分工会委员胡传道面对敌人的残酷迫害,不屈不挠,拒不复工。7日,吴佩孚对京汉全路罢工工人实行了大规模的镇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在河南,郑州有6人被捕,1人被迫害致死,300多人被开除。彰德信阳、新乡等处都有被杀的。广大工人受到迫害,郑州党组织也被破坏。在河南领导工运的党的负责人李震瀛、赵子健、徐宽、姚作堂、戴清屏、解长春等被迫离去,工人在斗争中争得的权益全部被剥夺,工会全部被封闭。

为了纪念这次伟大的罢工运动和“二七”烈士,1951年,在原“长春桥”旧址附近修建了“二七”广场,当时场内建一座15米高的木制纪念塔。1971年改修成塔式。二七纪念塔,为双身并联式塔身,塔全高63米,共14层(包括底座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塔式新颖、独特,雄伟壮观,具有中国民族建筑的特点。钟楼上高矗一枚红五星。塔内陈列有“二七”大罢工的各种历史文物、图片、文字资料。塔底层有地道穿广场与道口相通;“二七纪念塔”是郑州市的重要标志,也是国内外游客必游之地。

二七纪念塔位于郑州市中心,二七广场上。从郑州步行10分钟即到,如坐公交车可乘2路、26路、9路、603路、6路等均可到。

合记烩面、葛记焖饼、马豫兴桶子鸡、杨记清芳牛肉拉面、老蔡记蒸饺、萧记三鲜烩面、全家福

河南开来大酒店、郑州兴亚建国饭店

荥阳柿子源远流长,久负盛名。荥阳柿树栽植广,而且产量高。柿树浑身宝。树干木质坚硬,木纹细腻,是制做家具、器械、文具和工艺品的上好材料。树叶可作家畜饲料。嫩树叶中含有大量丙种维生素与芦丁、胆碱、黄铜、甙等成分,具有稳定血压、清血、软化血管和消炎作用。制成柿叶茶长期饮用,可滋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