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DBE

DBE

DBE

DBE

DBE

DBE

大英帝国勋章的第2级:爵级司令勋章(女)Dame Commander,简称"DBE"。

大英帝国女性爵级司令勋章是英国荣誉系统之中最普遍的女爵士级别,一般而言,如果有男士因功成为下级勋位爵士,那么同等的女士就可获爵级司令勋章。

勋章分民事和军事两类,共设5种级别,分别为:

爵级大十字勋章 (Knight/Dame Grand Cross,男女皆简称“GBE”)爵级司令勋章 (Knight/Dame Commander,男性简称“KBE”,女性简称“DBE”)

司令勋章 (Commander,简称“CBE”)

官佐勋章 (Officer,简称“OBE”)

员佐勋章 (Member,简称“MBE”)

在上面五等,只有获最上两等的授勋英国英联邦王国公民才算取得骑士爵位,可以在他们的英文名称前加上“Sir/Dame”头衔,或在他们的中文名称后加上“爵士/女爵士”头衔。如果有外国公民获最上两等的勋衔,他们只可当作名誉性质,并不能冠上任何头衔。

此外,原本还有一个大英帝国奖章(British Empire Medal),获勋人士虽然并非大英帝国勋章的成员,但却与此勋章有联系。现时,大英帝国奖章已不再于英国及其属土颁发,但是库克群岛和部份英联邦王国则仍有颁发。

本勋章的格言是“为了上帝和帝国”(For God and the Empire),它是英国各骑士勋章中最低等级的一个,成员也是最多的一个。

乔治五世当初设立勋章,是为了填补当时英国荣誉制度的缺漏。首先,巴斯勋章只授予高级军官和公职人员;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勋章只授予外交官;而维多利亚皇家勋章亦只授予服侍英国皇室的人士,结果,对于一些曾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又没有上战场的人士,乔治五世希望可以对他们加以表扬,可是正因为没有合适的勋章,于是就促使了此勋章的设立。本勋章原本只归作一类,但在1918年起则分为了军事和民事两类别。

比起巴斯勋章和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勋章,取得大英帝国勋章的人士,并非单单只有官宦、功臣,相反,获勋人士所来自的阶层十分之广,因此也更具有大众化的性质。

英国君主是本勋章的元首(Sovereign),并任命所有获勋的人士(但惯例上是根据政府所作的建议任命)。元首下一级是大团长(Grand Master),迄今曾有三人出任,他们分别是:

威尔斯亲王爱德华八世 (1917年1936年)

皇太后玛丽 (1936年1953年)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 (1953年)

大英帝国勋章的各级受勋人数均有限额,爵级大十字勋章只限100位;爵级司令勋章只限845位,而司令勋章则只限8960位。就官佐和员佐两级而言,人数虽不设限额,可是此两级在每年授勋的人数分别不可多于858位和1464位。获勋的人选往往是由英国政府以及一些英联邦王国政府提出,而依照惯例,所以获委任到英格兰及威尔斯高等法院供职的女性法官都可获得DBE勋衔,但相反,同等的男性法官则只获册立为下级勋位爵士

尽管大英帝国勋章是众骑士勋章之中人数最多的,但能够凭此勋章而取得骑士爵位的人数却相对较少。在英国本土,取得大英帝国爵级司令勋章的人士其实只属少数,获勋人士向以外国公民和居于海外的英国公民居多。可是在另一方面,大英帝国女性爵级司令勋章却是英国荣誉系统之中最普遍的女爵士级别,一般而言,如果有男士因功成为下级勋位爵士,那么同等的女士就可获爵级司令勋章。

本勋章大多数的获勋人士都是英国公民,或是奉英女皇为首的英联邦王国子民。至於如果外籍人士获勋,则只可当作“荣誉会员”,这类人士并不设限,亦不受上面的数字所限制,不过,即使这类外籍人士获授爵级大十字勋章或爵级司令勋章,他们都不可以在英文名称前冠上“Sir/Dame”,或在中文名称后冠上“爵士/女爵士”头衔。然而,假如这类外籍人士日后入籍成为英国或英联邦王国的公民,那么他们便自动成为“正式会员”,可以冠上头衔。

在大英帝国勋章设立之初,乔治五世曾一并设立了“大英帝国勋位奖章”(Medal of 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到1922年,该奖章更名为大英帝国奖章,虽然获授此奖章的人士并非大英帝国勋章的成员,但他们仍然会按民事和军事分类。大英帝国奖章一般授予低级别的政府官员或军官,至於高级别的政府官员则通常直接获授大英帝国勋章。自从1992年起,英国政府不再提名任何人士接受大英帝国奖章,但部份英联邦王国政府至今却仍然有作出提名。

本勋章共设6位职员:高级教士、司祭长、秘书、注册官、纹章院长及传令官。勋章的高级教士由英国国教会内高级别的伦敦主教担任;而司祭长则由圣保罗大教堂的司祭长出任。本勋章的纹章院长与不少司职纹章的官员一样,并非英国纹章院的成员;至於传令官则名叫紫杖传令官,紫杖传令官不同于嘉德勋章所附设的黑杖传令官,他无须在上议院供职。

大英帝国勋章的成员在重要场合上(例如君主登基大典和每4年一度的礼拜式)须穿上特别的服饰,而且各级不一,当中,服饰的样式曾在1937年有大幅的改动:

只有大英帝国爵级大十字勋章的获勋者会穿上斗篷(mantle),斗篷原为缎质,以紫色作主调,并配上白色的丝质装饰。不过现时已改为以粉红玫瑰色的缎质斗篷作主调,以及配上珍珠灰色的丝质装饰。至於在获勋者的左胸处,更会带上一枚星章(详见下文)。

只有大英帝国爵级大十字勋章的获勋者会穿上领环(collar)。领环由黄金打造,左右对称,并梅花间竹地刻有代表皇家纹章的图案,与“GRI”(即“Georgius Rex Imperator”)字样各6件,而且两者之间均有狮子与皇冠样式的装饰。

在君主指定的领环日(collar day),勋章成员在重要场合要把勋章的领环戴在军服或晚礼服上。若果戴上了领环(不论是领环日还是加冕典礼一类的重要场合),就要把勋章悬挂在领环。此外,在授勋者去世后,其后人须将领环交出,但佩章等装饰则可保留。

在较不重要的场合,勋章的成员的衣饰则较为简单。

只有大英帝国爵级大十字勋章与爵级司令勋章的获勋者能够佩带星章(star),并佩带于左边胸口。星章共有八块页,大小因应获勋者等第而异。另外,星章内有一绯红色圆环,上面写上勋章之格言;至於在圆环之内,星章之正中间,则绘有乔治五世与其妻玛丽皇后之像,但在1937年以前的星章则是不列颠尼亚的人像。

所有大英帝国勋章的获勋者均可佩带勋章,在1937年以前,勋章是系于紫色丝带上的,而军事勋章则会额外在丝带正中加上一条红色直线以资识别。而自1937年以后,勋章的丝带则一概改为粉红玫瑰色,并配上珍珠灰色之外沿,而军事勋章则额外在丝带正中加上一条珍珠灰色直线。另一方面,勋章之配戴方法因不同等级而异;首先,不论男女,就爵级大十字勋章的获勋人士而言,勋章系在绶带,而绶带会围绕右肩膀及左股,那勋章就会大约在左大腿顶方位置;而就爵级司令勋章与司令勋章的男性获勋人士而言,勋章会系在一条围绕着颈项的丝带,状如得奖的运动员一般。另外,官佐与员佐勋章之男性获勋人士会把勋章系在短小的丝带,挂在左胸处。最后就女性而言,除了大十字勋章之获勋人士以外,其他一律把勋章系在蝶形领结状的丝带上,再挂于左胸处。大抵上,勋章正中为一圆形,正面之布局与星章一样,有圆环在外,并且写上格言,而圆环内则绘有乔治五世与玛丽皇后之像,在1937年以前的星章则是不列颠尼亚的人像;而背方正中则写上“GRI”三个英文字,上方刻有一皇冠。此外,圆环以外,其正上、正下、正左和正右方都有一块页,使勋章成十字形,页的未端呈开三叉状,而向正上方之页,其顶上更置有一枚皇冠。爵级大十字勋章、爵级司令勋章与司令勋章的页皆为淡蓝色,而正面的圆环为绯红色;官佐勋章则完全金色,而员佐勋章为全银色

1957年,有关方面曾决定,所有因英勇行为而获此勋章的人士,其绶带、丝带或蝶形领结状丝带上皆可加上一特别图案,该图案为两块打交叉的橡树树叶。不过,自1974年起,此勋章不再授予作出英勇行为的人士,这类人士改为获授女皇英勇奖章。

就大英帝国奖章而言,此奖章为圆形,由银制造。正面是不列颠尼亚的坐像,外沿写上大英帝国勋章之格言,而奖章底部则写上“For Meritorious Service”之字眼,意指“为了有价值的服务”。奖章背面正中写上“GRI”三个英文字,底方则写上“Instituted by King George V”字样,意指“由乔治五世创立”,此外,获勋人士姓名会刻在奖章框边。大英帝国奖章常被直接称呼为奖章(the Gong),它除了有正常版本外,还有微形版本。不论是须穿着白色蝶形领结的正式场合,还是须穿着黑色蝶形领结的非正式晚会,微形版大英帝国奖章都适合穿戴出席。

在2006年12月,有关当局宣布会推出一款翻领饰针,让所有大英帝国勋章与大英帝国奖章的获勋人士佩带。此饰针可于平日的普通场合佩带,底色为粉红玫瑰色和珍珠灰色,上有一枚微形版大英帝国勋章,呈金色。此饰针只可让大英帝国勋章与大英帝国奖章的获勋人士另外购买,售价为15英镑。饰针之构想,是希顿菲腊爵士(Sir Hayden Phillips)在2004年检讨英国授勋制度时提出的。但其实加拿大澳洲等地方的加奖制度早已引入了饰针,所以菲腊爵士之提议只不过是使大英帝国勋章追上潮流而已。

大英帝国勋章的小礼拜堂位于圣保罗大教堂(该教堂也代表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勋章)东端的地下室,但大形的礼拜式则仍然在大教堂的主堂举行。礼拜式每4年举行一次,其间会正式任命新的爵级大十字勋章获勋人士。另外,圣保罗大教堂是在1960年起为此勋章所专用的。

大英帝国勋章的所有成员都会列在排名名单之上,而所有男性成员之妻子也会列在名单上。此外,就爵级大十字勋章与爵级司令勋章的获勋者而言,他们的儿女与媳妇也会在排名名单占有席位。(一如其他勋位,人们可透受勋的父亲或丈夫而列入名单,但却不能透过受勋的母亲或妻子)。(请参见英格兰及威尔斯排名名单,以得知受勋人士的确实地位。)

凡爵级大十字勋章与爵级司令勋章的男性获勋者均可在自己的姓名后加上“爵士”头衔(如“钟士元爵士,GBE”),而同等的女性获勋者则可在姓名后加上“女爵士”头衔。凡爵士之妻子均可以在其夫姓名后加上“爵士夫人”头衔(如“钟士元爵士夫人”),但在英文文法上,则只可在夫姓前加上“Lady”头衔(例如“Lady Chung”)。相反,女爵士之丈夫不可因妻子之地位取得任何敬称。须要注意的是,以上的格式只适用于庶民,因为贵族、邦君只会在列出自己全名的时候才会引用上述格式,而他们在绝大多数的场合皆不会列出自己的全名的。另一方面,英国圣公会的神职人员若果取得爵级勋衔,他们皆不可使用“爵士”或“女爵士”头衔,亦不会有授爵典礼,但他们仍准在姓名后加上勋衔缩写以资识别。

大英帝国爵级大十字勋章之获勋者可在自己姓名后加上缩写“GBE”;爵级司令勋章的男性获勋者缩写是“KBE”,女性是“DBE”;司令勋章的获勋者缩写是“CBE”;官佐勋章的是“OBE”;而员佐勋章则是“MBE”。至於大英帝国奖章缩写则是“BEM”。

凡不是英女皇的子民(意指不是英国或不奉她为元首的国家公民),即使取得爵级勋衔,亦只作荣誉性质,不可使用“爵士”或“女爵士”头衔,但这类人仍可以在姓名后加上勋章缩写。以中华民国名将陈策为例,虽然他曾获“KBE”勋衔,但他不可称自己为“陈策爵士”或“陈策爵士,KBE”,而只可称作“陈策,KBE”。所有以荣誉性质取得爵级勋衔的人士均不会有授爵典礼,这类人士日后若果移民,成为英国君主的子民,那么他就自动有权使用“爵士”头衔。

所有爵级大十字勋章之获勋者也可以在他们的纹章上加上护盾兽(纹章盾徽旁的扶持者,通常是动物,也有以人物作护盾兽)。另外,纹章之外亦可以围上圆环(上面写有本勋章的格言)以及领环。而圆环所示的位置,则必须在领环之外或之上。爵级司令勋章和司令勋章之获勋者则只可以在他们的纹章之外围上圆环。此外,纹章的样式亦可一并展示勋章,勋章须悬挂在圆环或领环上。

以下列出部份被夺勋衔的知名人士:

1940年:维德孔吉斯林(Vidkun Quisling)因协助纳粹德国进占挪威而被夺CBE勋衔(1929年授勋)。

1965年:金菲尔比(Kim Philby)因被揭发是双重间谍而被夺OBE勋衔(1946年授勋)。

1980年:艾伯特亨利(Albert Henry)因选举舞弊罪成而被夺KBE勋衔(1974年授勋)。

1988年:莱斯特皮戈特(Lester Piggott)因逃税罪成而被夺OBE勋衔(1975年授勋)。

2006年:迈克尔厄科(Michael Eke),英国前警官,因被揭发多项诈骗罪,当中包括获勋前自行捏造虚构人物、签署伪造文件表扬自己贡献向内阁申请勋衔,而被夺MBE勋衔(2003年授勋)。

2006年:纳辛哈米德(Naseem Hamed)因危险驾驶罪成而被夺MBE勋衔(1999年授勋)。

DBE是高沸点、低成本、低挥发性、并具有优良的溶解性、酯的芳香味,环保无毒,使用安全,可以取代毒性大、味浓的高沸点异佛尔酮及各种醚类溶剂。DBE可替代异佛尔酮、乙二醇乙醚醋酸酯(CAC)、乙二醇单丁醚(防白水)、丙二醇醚酯类溶剂、环已酮、二丙酮醇、甲酚等溶剂。这些优良特性决定了DBE会在卷钢涂料、烘烤漆、印铁涂料、汽车涂料、木器漆、油墨工业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因此,从产品性能上分析,具有良好的前景。

1、市场发展趋势

DBA原料供给逐渐丰富,促进DBE大量生产。在当前的DBE市场,DBA影响DBE的定价,谁拥有原料谁就会占领市场,这正是因为需求旺盛而供给不足造成的。随着中国AA产能的迅速扩建,DBA的产量会持续提高,DBE供给规模扩大。

2、需求趋势

DBE在中国已有10年的销售经历,但是市场一直没有起色,近1年来新上项目较多,市场热度升高。但这并不是因为需求低而导致的,由于DBE供给量少,受上游影响,价格波动明显,质量不稳定,供应商也不稳定,客户使用DBE不放心,因此市场不温不火。但是DBE潜在客户多,在确保质量供应充足的情况,非常有开发前景,月销量达到8000-10000吨是可行的。

3、技术发展趋势

由间歇工艺向连续化生产工艺转变,实现产品系列化。杜邦、英威达的DBE有10多个不同型号,而国内企业还做不到这一点;

目前在中国,常压釜式酯化是唯一的一种酯化方式,但是还有更好的酯化方式,业内研究的人少;国内企业主要在催化剂方面寻求突破。硫酸催化逐渐会退出市场;

完全成本的最小化、优良的技术配套是DBE生产企业生存的关键。产品质量的高低、工艺路线的合理与否,直接影响DBE的市场运作。如果把DBE转化率提高到110%以上,酸值、水分控制到最低,确保较长的保质期,且DBE生产企业还应优化经营,才能使其脱离传统溶剂,走进更高端市场。

4、风险因素

1)原料供应风险:DBA供应不足且价格波动大,导致DBE成本变化大;DBE厂商须处理好与DBA厂商的关系,否则有无原料可生产的风险;

2)DBA质量水平低:国内生产企业的DBA质量普遍低于国外企业,导致DBA转化率低;

3)技术风险:领先的生产工艺,才能确保DBE生产效率和质量,否则产品质量受影响;

4)竞争加剧:国内DBE厂商的第一轮竞争已经结束,淘汰了一批产能低、工艺差的企业,现在形成了山东、江苏两个生产阵营,到2012年,山西等地也会相继建成DBE产线,竞争加剧。

大英帝国勋章常被不少人批评是大英帝国理念下的产物。著名诗人本杰明泽凡尼(Benjamin Zephaniah)就曾经在2003年公开表示拒绝接受OBE勋衔,指勋衔令他联想起“千年的残暴不仁也回想起自己的祖先如何被强奸和屠杀”。此外,也有不少人曾因不同原因而拒绝授勋,但在首相办公室当局的要求下,这类人士通常同意,隔一段长时间才将事件公开。在2004年,英国下议院一个特别委员会建议,将大英帝国勋章更名为“不列颠卓越勋章”,而且不再以“司令”为勋爵命名,以去除其“军事”色彩。

在2005年时,英国木球员保罗科林伍德(Paul Collingwood)因参与了英澳木球赛而获授MBE勋衔。但事实上,他只参与了一场测试比赛,而且得分还低于平均,结果引起了舆论批评。而另一方面,在英国的公务员队伍中,有不少下级公务员经常抱怨,指自己付出努力,最后被上司邀功,而且还得到OBE勋衔。

著名歌手约翰列侬获勋MBE后,曾对大英帝国勋章有以下的评论:

不少人批评,认为MBE勋衔是授予那些在战争中的英雄即是那些杀人的人。至於我们因为娱乐大众而获勋,我敢说我们更值得获此勋衔。

DBE是 Drum-Buffer-Rope的缩写,中文意思是 限制驱导式排程法。

限制驱导式排程法的观念是由TOC而来,认为制造系统只需排瓶颈站之排程(Drum Schedule)、投料时间之排程(Rope Schedule)及适当的缓冲时间(克服制造系统的 Murphy’s Law)与缓冲的管理,则该制造系统便能运作顺畅而得到不错的绩效。Drum-Buffer-Rope的原意,Drum代表鼓声就如同一个军队的小鼓,可使得行进整齐。Buffer就如同两个士兵中间的距离,可以利用它来应付突发的情形。Rope代表的是军队中的纪律,可以确定行进步伐如同鼓声一样。

Design basis event,缩写为“DBE”

在设计中为确定构筑物、系统、部件的性能要求而采用的假想事件。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