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余本

余本

余本

余本

余本

余本

余本(1905.61995.1)别名余建本,广东台山人。擅长油画、中国画。1928年考入加拿大盛尼美术学校,1931年毕业于多伦多省立安德里奥艺术学院,当时创作的画《拉琴者》曾参加渥太华加拿大全国美术展览和世界博览会。1935年回到香港。曾和徐悲鸿、李铁夫、黄少陵等去广西写生。多次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1956年9月响应周恩来总理关于国外知识分子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号召,举家回国定居。从1957年开始,余本的油画艺术就进入一个新阶段。他力图做一个半路出家的中国画家,通过墨画的尝试去了解民族的绘画传统,以便在油画创作上民族化有所借鉴。

  余本(1905.61995.1)别名余建本,广东台山人。擅长油画、中国画。1928年考入加拿大盛尼美术学校,1931年毕业于多伦多省立安德里奥艺术学院,当时创作的画《拉琴者》曾参加渥太华加拿大全国美术展览和世界博览会。1935年回到香港。曾和徐悲鸿、李铁夫、黄少陵等去广西写生。多次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1956年9月响应周恩来总理关于国外知识分子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号召,举家回国定居。从1957年开始,余本的油画艺术就进入一个新阶段。他力图做一个半路出家的中国画家,通过墨画的尝试去了解民族的绘画传统,以便在油画创作上民族化有所借鉴。余本一贯辛勤的艺术劳动,获得了丰富的艺术成果,其代表作品有油画《拉琴者》、《黄河渡口》、《万里长城》、《延安》、《三峡俯瞰》,中国画《江上卧青山》。出版有《余本画集》等。历任广东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   在他身上,“纯粹”两字体现到极致
采访对象:余锦森(余本第三子)
出国本为务工,背着父亲偷偷学画
记者:回忆你父亲时,你最先浮出脑海的一个词是什么?
余锦森:佩服。父亲是我最佩服的人。父亲一生认真,无论是画画,还是做人,都教导我们要认真。记得小时候我们做家务,父亲跟我们说:“洗脸盆,不要看盆面干不干净,而是要看盆底干不干净。”这句话让我一生受用。我父亲13岁就去加拿大务工、帮忙,他深深明白要想成功,讲的就是认真。
记者:他当时出国务工是为了学画勤工俭学而去的么?
余锦森:当时台山人的传统是,出去打工,赚美金,然后回来娶老婆、造大屋。我爷爷把我父亲送出去时,是让他沿袭这个传统的,本来就没想让他画画,觉得没什么出息。但我父亲从小就爱画画,连我爷爷的记账本上都画了不少公仔,父亲在加拿大那边根本无心去赚钱,而是跑去学画画。我爷爷知道了大为震怒,叫在加拿大的叔伯兄弟们都不要把钱给我父亲,断绝他的生活来源。最后,还是靠我母亲,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去支持我父亲学画。我父亲第一年半工半读交学费,第二年开始就获得了可以免费读书的奖学金。
记者:所以你父亲很感念你母亲?
余锦森:是的。我母亲不但变卖首饰支持我父亲,平常家务、家里的事情也主要是我母亲在操持,我父亲不怎么管我们,甚至连几个子女在哪工作都搞不清楚。(笑)
人物画以中下层为主,模特常请家人或街坊
记者:听说你母亲还亲自为你父亲做模特?
余锦森:我母亲,还有我两个姐妹,以及我的弟弟们都做过他的模特。儿子们比较皮,坐不住,妹妹经常做模特(笑)。当时请人体模特太贵。常常便是我母亲到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去问问那些市民、街坊愿不愿意来做模特,十块、八块一个人,请不到,便以母亲和妹妹们做模特,很多是穿古装的,都卖了,只留下一幅1939年的《妻子》,只有这幅画是真正画我母亲这个人,表达父亲对妻子这个人的感情的。但以妻女做模特的比例不大,还是以去街上请人为主,那些人体油画也是请专业模特画的。
记者:余本先生笔下人物,常以中下层人物为主,如你所说,很多还是业余模特,这是因为费用限制的关系吗?
余锦森:我觉得,父亲画作中,渔民、苦力这些形象很多,不是因为经费,而是因为他觉得这个阶层比较能够反映自己的艺术观念。例如那幅著名的《奏出人间的辛酸》,拉琴者也是一个亲戚,他在国外白天洗碗碟,晚上没什么娱乐,就拉琴,反映了一种生活状态。
其实回到香港后,我们家的生活已经好过加拿大那时。父亲在香港开画展,一幅画能卖五六百元,最贵的甚至有一千多元,而当时其他画家普遍在100元左右,父亲的画卖的价格是很高的。回国之后,国家给我父亲每个月360元工资,在当时也很高,已经不太担心生活了。但是我父亲这个人,花大量的钱来买颜料、相框。一箱颜料,大约相当于我的半年学费,而父亲作画很认真,画作不行时常常重新又画一次,颜料消耗很大。
有个逸事,那时候李铁夫比我们家的状况差,没有自己的画室,在香港时都是借用我父亲的画室,画画用的也是我父亲买的颜料;所以李铁夫也会去画水彩画,颜料真的很贵。
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去抓紧做事
记者:就是说,余本先生虽然卖画颇丰,但是花在油画上了。他没有考虑过其他投资、理财吗?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
余锦森:父亲考虑问题,是完全只关注在艺术上的。父亲曾说,人生的时间不长,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去抓紧做事。他一天到晚都在画画,不讲究吃什么,不去买屋,不去投资,也不喜欢应酬,甚至连朋友约吃饭也不大愿意,原因是不希望影响了工作。以前香港的富商胡文虎,“虎标万金油”创建人那个,出巨资让我父亲画肖像,我父亲看看他的相貌不适合,就婉拒说没时间画。我父亲遇到一个犹太人,棱角突出、很适合入画的,便主动提出说:“来,我给你画幅画像。”
记者:但是学者杨小彦曾说,他晚年到余先生家探访时,因为画人常常陷入贫困,余本先生对绘画“甚至是恨之入骨”的。听说你当初曾有意继承父业,报考美术学校,也被你父亲制止了?
余锦森:(大笑)恨之入骨肯定没有。当时他听到我报考美院的消息,就跟我说了一句,“在巴黎画画的人有10万人,但成功的不够一打。你自己把握有没有这个本事。”他不是不希望子女去学,而是叫你要懂得知难而退。我自己衡量了一下,就转报了建筑设计。
当然,从经济效益角度来看,做建筑师肯定比做画家效益要大。我父亲一生画画,都不能买房,一直都在租房,在香港的时候搬了三四次,澳门的时候搬了4次,回国后在这个华侨新村里面也搬了4次,一直租房,一直到1982年建这栋房子以后才安定下来;这栋房子还是我自己设计的。画人要养家,还是很困难的。   黄渭渔:《余本及其油画艺术》(1995年第1期《广州美术研究》)。
黄蒙田:《余本的探索》,文章收于《艺苑交游录》,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85年出版
王璜生:《余本艺术的本土文化精神》,1995年7月14日(华侨报)
黄笃维:《余本艺术》,《美术》1995年第一期。
关山月:《我喜欢余本其人其画参观(余本画展)有感)》,文章收于《乡心无限》,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