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陈龟

陈龟

陈龟,字叔珍,上党郡泫氏(今山西高平市)人。东汉大臣,著名边关将领。

家世边将,便习弓马,颇有志气。汉顺帝永建年间举孝廉,迁五原郡太守。永和五年,拜使匈奴中郎将,超迁京兆尹,抑制豪强,郡内大悦。羌胡寇边,汉桓帝以为度辽将军,重足震栗,省息经用。延熹元年(158年),起为尚书,弹劾外戚梁冀不遂,绝食而死。

陈龟,字叔珍,生卒年不详,东汉上党泫氏(今高平市)人。其家世代为边将。他主要活动于汉顺帝刘保到汉桓帝刘志永兴年间。是东汉中期一位善守边地的将领。

陈龟的先世多为武将,长期在北方边地镇守,在当地威望其高。陈龟出身于这样一个家庭,少有志气,自幼练习骑马射箭,武艺超群。汉顺帝永建年间,他被举为孝廉,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后来,经过五次转官升迁,成为五原郡太守,镇守于今内蒙古河套地区。顺帝永和五年(140年),又以中郎将的身份,出使匈奴。当时,已归附东汉政府的南匈奴左部不服从汉朝的统治,聚众滋扰,南匈奴内部出现了混乱局面。陈龟认为,所以形成这种混乱局面,是由于南匈奴单于无方御下,引起内部不满。因而,他指责单于的无能,在未征得东汉政府的同意下,就督促命令南匈奴单于自杀,以平定内乱。这一措施虽然暂时缓和了南匈奴内部的矛盾,稳定了南匈奴的内部,但他这样越权擅杀的做法,引起了东汉政府对他的不满。于是,汉朝政府将其免职,并逮捕下狱。出狱不久,他又被任为京兆尹,为长安一带的地方长官。当时,长安附近豪强地主势力颇盛,侵凌百姓,地方官往往迁延姑息,不敢蚀动他们的利益。陈龟到任后,颁布严厉的措施,打击豪强势力,为受害的小民百姓平理怨屈,使得京兆地区大治,百姓欢悦。

汉桓帝刘志即位后不久,西羌即侵扰边地,杀害边郡长吏,驱略当地百姓。桓帝认为陈龟家世熟悉边地民情风俗,遂任陈龟为度辽将军,出守并、凉等州。陈龟分析当时边地的情况,认为边郡不靖,烽烟数起,固然因少数民族的滋扰而生,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汉政府的边郡官吏多为背公图私之徒,他们滥用职权,侵扰边地各族人民,从而引起边郡各族的反抗。他认为,要想边地安宁,必先整饬吏治。他举前任凉州刺史祝良的例子,说祝良到州以后,对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吏多所纠罚,撤换了一州大半郡守及县级长令,使-州大治,边地安宁。他十分赞赏祝良的措施,认为非如此,边郡烽烟便不可熄灭,各种矛盾不得缓和。因此,他建议更换匈奴、乌桓以及护羌中郎将、校尉等人,简练文武官员,使之明习法令,使"善吏知奉公之佑,恶者觉营私之祸",方可使边地的情况好转起来。桓帝听取并采纳了他的建议,更换了边地数州刺史,并将担负屯田任务的边郡太守、都尉以下官吏多所革除或易人,整顿了边疆吏治,为边疆的巩固打了一个好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陈龟更进-步加强地方管理和士卒的选练,使边地"州郡重足震,鲜卑不敢近塞。省息经用,岁以亿计。"

不仅如此,陈龟还十分注意和关心边地人民的生产生活状况,同情并注重解决他们的困难和疾苦。东汉以来,为了守护边疆,不断从内地征发百姓到边疆屯田戍守,他们和当地居民-起,为保卫边疆付出极大的辛劳,有的甚至终身不得更调,成为世代之边民。然而,边郡之地,久经战争洗荡,一遇灾荒,生活尤其艰难。特别是当时的并、凉等州, "土地堵,鞍马为居,射猎为业,男寡耕稼之利,女乞机杼之饶,守塞侯望,悬命锋镝。"一场战争之后, "或举国掩户,尽种灰灭,孤儿寡妇,号哭空城,野无青草,室如悬磐。"其悲惨量象难以形容。陈龟目睹这种状况,深深感到东汉政府边疆政策的不当,对东汉政府以及边地官吏刻剥边民深深痛恶,他上疏桓帝,要他象唐尧虞舜,周文王、汉文帝等明君圣主学习, "体德行仁",使"天下归之"。桓帝被他的上疏所打动,根据他的建议,免除了并、凉等州-年的租赋。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调动了边地各族人民的生产积极性,对于加强边疆的防守起了积极作用。

陈龟在任度辽将军之职中,充分注意团结边疆各族人民,开发边疆,值那里的生产得到恢复,战争逐步平息下来,从而也使他自己在治理边疆中展现出卓越的才能。正是由于他能闭结边疆及邻近各族人民,因而引起了那些内恃强权,外侮少数民族官僚的忌恨。显赫…时的粱冀就说他是"沮毁国威,挑取功誉,不为胡虏所畏",千方百计把他从管理边疆事务的职位上拉了下来。陈龟也深感其志难遂,东汉政府的边疆难以治理,请求归田。不久,他又被任为尚书,曾对暴虐日甚的梁冀进行过弹劾,由于梁冀左右朝政,他自知会被其伤害,遂绝食7日后死去。他死后,并、凉等州及西域各少数民族追念他的恩德,都为他举衷,并常到他的墓前进行吊祭,寄托他们的思念之情。

在东汉的历史上,象陈龟这样注重边地的民情风俗,关心边民的疾苦,并对边疆地区的豪强势力进行卓有成效的整治,使各族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在东汉的历史上还是少见的。因此,他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和爱戴,也是理所当然的。

胡三省:东都之臣以死攻外戚者,郑弘、陈龟二人而已。

会羌胡寇边,杀长吏,驱略百姓,桓帝以龟世谙边俗,拜为度辽将军。龟临行,上疏曰:

臣龟蒙恩累世,驰骋边垂,虽展鹰犬之用,顿毙胡虏之庭,魂骸不返,荐享狐狸,犹无以塞厚责,答万分也。臣至顽驽,器无铅刀一割之用,过受国恩,荣秩兼优,生年死日,永惧不报。臣闻三辰不轨,擢士为相;蛮夷不恭,拔卒为将。臣无文武之才,而忝鹰扬之任,上惭圣明,下惧素餐,虽殁躯体,无所云补。今西州边鄙,土地,鞍马为居,射猎为业,男寡耕稼之利,女乏机杼之饶,守塞候望,悬命锋镝,闻急长驱,去不图反。自顷年以来,匈奴数攻营郡,残杀长吏,侮略良细。战夫身膏沙漠,居人首系马鞍。或举国掩户,尽种灰灭,孤儿寡妇,号哭空城,野无青草,室如悬罄。虽含生气,实同枯朽。往岁并州水雨,灾螟互生,稼穑荒耗,租更空阙。老者虑不终年,少壮惧于困厄。陛下以百姓为子,品庶以陛下为父,焉可不日昊劳神,垂抚循之恩哉!唐尧亲舍其子以禅虞舜者,是欲民遭圣君,不令遇恶主也。故古公杖策,其民五倍;文王西伯,天下归之。岂复舆金辇宝,以为民惠乎!近孝文皇帝感一女子之言,除肉刑之法,体德行仁,为汉贤主。陛下继中兴之统,承光武之业,临朝听政,而未留圣意。且牧守不良,或出中官,惧逆上旨,取过目前。呼嗟之声,招致灾害,胡虏凶悍,因衰缘隙。而令仓库单于豺狼之口,功业无铢两之效,皆由将帅不忠,聚奸所致。前凉州刺史祝良,初除到州,多所纠罚,太守令长,贬黜将半,政未逾时,功效卓然。实应赏异,以劝功能,改任牧守,去斥奸残。又宜更选匈奴乌桓护羌中郎将校尉,简练文武,授之法令,除并、凉二州今年租更,宽赦罪隶,扫除更始。则善吏知奉公之佑,恶者觉营私之祸,胡马可不窥长城,塞下无候望之患矣。

帝觉悟,乃更选幽、并刺史,自营郡太守都尉以下,多所革易,下诏"为陈将军除并、凉一年租赋,以赐吏民"。龟既到职,州郡重足震栗,鲜卑不敢近塞,省息经用,岁以亿计。

大将军梁冀与龟素有隙,谮其沮毁国威,挑取功誉,不为胡虏所畏。坐征还,遂乞骸骨归田里。复征为尚书。冀暴虐日甚,龟上疏言其罪状,请诛之。帝不省。自知必为冀所害,不食七日而死。西域胡夷,并、凉民庶,咸为举哀,吊祭其墓。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