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庞参

庞参

庞参(?--136),字仲达,河南缑氏人,东汉名臣。青年时就名重乡里。史书说他"文武昭备,智略弘远,既有义勇之节,兼以博雅深谋之姿"。被河南尹推举为孝廉,朝廷委任为左校令。后拜汉阳太守,为政清明,抑强助弱,深得民心。元初元年(114)迁护羌校尉,招附安抚了羌部。永建四年(129)入为鸿胪,并官至太尉、录尚书事。因遭他人陷害一度免官。阳嘉四年(135)复为太尉。次年病逝。

庞参字仲达,河南缑氏人也。初仕郡,未知名,河南尹庞奋见而奇之,举为孝廉,拜左校令。坐法输作若卢。

永初元年,凉州先零种羌反畔,遣车骑将军邓骘讨之。参于徒中使其子俊上书曰: 方今西州流民扰动,而征发不绝,水潦不休,地力不复。重之以大军,疲之以远戍,农功消于转运,资财竭于征发。田畴不得垦辞,禾稼不得收入,搏手困穷,无望来秋。百姓力屈,不复堪命。臣愚以为万里运粮,远就羌戎,不若总兵养众,以待其疲。车骑将军骘宜且振旅,留征西校尉任尚使督凉州士民,转居三辅。休徭役以助其时,止烦赋以益其财,令男得耕种,女得织,然后畜精锐,乘懈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则边人之仇报,奔北之耻雪矣。

书奏,会御史中丞樊准上疏荐参曰: 臣闻鸷鸟累百,不如一鹗。昔孝文皇帝悟冯唐之言,而赦魏尚之罪,使为边守,匈奴不敢南向。夫以一臣之身,折方面之难者,选用得也。臣伏见故左校令河南庞参,勇谋不测,卓尔奇伟,高才武略,有魏尚之风。前坐微法,输作经时。今羌戎为患,大军西屯,臣以为如参之人,宜在行伍。惟明诏采前世之举,观魏尚之功,免赦参刑,以为军锋,必有成效,宣助国威。

邓太后纳其言,即擢参于徒中,召拜谒者,使西督三辅诸军屯,而征邓骘还。

四年,羌寇转盛,兵费日广,且连年不登,谷石万余。参奏记于邓骘曰:

比年羌寇特困陇右,供徭赋役为损日滋,官负人责数十亿万。今复募发百姓,调取谷帛,炫卖什物,以应吏求。外伤羌虏,内困征赋。遂乃千里转粮,远给武都西郡。涂路倾阻,难劳百端,疾行则抄暴为害,迟进则谷食稍损,运粮散于旷野,牛马死于山泽。县官不足,辄贷于民。民已穷矣,将从谁求?名救金城,而实困三辅。三辅既困,还复为金城之祸矣。参前数言宜弃西域,乃为西州士大夫所笑。今苟贪不毛之地,营恤不使之民,暴军伊吾之野,以虑三族之外,果破凉州,祸乱至今。夫拓境不宁,无益于强;多田不耕,何救饥敝!故善为国者,务怀其内,不求外利;务富其民,不贪广土。三辅山原旷远,民庶稀疏,故县丘城,可居者多。今宜徙边郡不能自存者,入居诸陵,田戍故县。孤城绝郡,以权徙之;转运远费,聚而近之;徭役烦数,休而息之。此善之善者也。

骘及公卿以国用不足,欲从参议,众多不同,乃止。

拜参为汉阳太守。郡人任棠者,有奇节,隐居教授。参到,先候之,棠不与言,但以薤一大本,水一盂,置户屏前,自抱孙儿伏于户下。主簿白以为倨。参思其微意良久,曰:"棠是欲晓太守也。水者,欲吾清也。拔大本薤者,欲吾击强宗也。抱儿当户,欲吾开门恤孤也。"于是叹息而还。参在职,果能抑强助弱,以惠政得民。

元初元年,迁护羌校尉,畔羌怀其恩信。明年,烧当羌种号多等皆降,始复得还都令居,通河西路。时,先零羌豪僭号北地,诏参将降羌及湟中义从胡七千人,与行征西将军司马钧期会北地击之。参于道为羌所败。既已失期,乃称病引兵还,坐以诈疾征下狱。校书郎中马融上书请之曰:

伏见西戎反畔,寇抄五州,陛下愍百姓之伤痍,哀黎元之失业,单竭府库以奉军师。昔周宣猃狁侵镐及方,孝文匈奴亦略上郡,而宣王立中兴之功,文帝建太宗之号。非惟两主有明睿之姿,抑亦城有虎之助,是以南仲赫赫,列在《周诗》,亚夫赳赳,载于汉策。窃见前护羌校尉庞参,文武昭备,智略弘远,既有义勇果毅之节,兼以博雅深谋之姿。又度辽将军粱,前统西域,勤苦数年,还留三辅,攻效克立,间在北边,单于降服。今皆幽囚,陷于法网。昔荀林父败绩于晋侯使复其位;孟明视丧师于崤,秦伯不替其官。故晋景并赤狄之土,秦穆遂霸西戎。宜远览二君,使参、得在宽宥之科,诚有益于折冲,佐于圣化。

书奏,赦参等。

后以参为辽东太守。永建元年,迁度辽将军。四年,入为大鸿胪。尚书仆射虞诩荐参有宰相器能,以为太尉,录尚书事。是时三公之中,参名忠直,数为左右所陷毁,以所举用忤帝旨,司隶承风案之。时当会茂才孝廉,参以被奏,称疾不得会。上计掾广汉段恭因会上疏曰:"伏见道路行人,农夫织妇,皆曰'太尉庞参,竭忠尽节,徒以直道不能曲心,孤立郡邪之间,自处中伤之地'。臣犹冀在陛下之世,当蒙安全,而复以谗佞伤毁忠正,此天地之大禁,人主之至诫。昔白起赐死,诸侯酌酒相贺;季子来归,鲁人喜其纾难。夫国以贤化,君以忠安。今天下咸欣陛下有此忠贤,愿卒宠任,以安社稷。"书奏,诏即遣小黄门视参疾,太医致羊、酒。

后参夫人疾前妻子,投于井而杀之。参素与洛阳令祝良不平,良闻之,率吏卒入太尉府案实其事,乃上参罪,遂因灾异策免。有司以良不先闻奏,辄折辱宰相,坐系诏狱。良能得百姓心,洛阳吏人守阙请代其罪者,日有数千万人,诏乃原刑。

阳嘉四年,复以参为太尉。永和元年,以久病罢,卒于家。

庞参拔薤:

薤xie,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也叫jiao头。

庞参是东汉时河南缑gou氏人,汉安帝的时候,被任命为汉阳太守。他刚到任时,先去拜访郡中一个叫任棠的隐士。任棠迎候他时,没与他说话,只是将一棵大薤和一盂清水放到屏风前,然后自己抱着孙子坐在门中间。

庞参看到这情景,想了很久才说:"任棠先生这是在提醒和告诫我啊!放置这盂清水,是告诫我要为政清廉;拔了一棵大薤放在这里,是提醒我要抑制豪强;抱着孩子坐在门当中,是让我开门抚恤、扶弱济贫啊。"庞参在任期间,果然做到了抑强助弱,受到百姓拥护。

庞参请教任棠《后汉书庞参传》原文:

参为汉阳太守。郡人任棠者,有奇节,隐居教授。参到,先候之。棠不与言,但以薤一大本,水一盂,置户屏前,自抱孙儿伏于户下。主簿白以为倨。参思其微意,良久曰:'棠是欲晓太守也。水者,欲吾清也;拔大本薤者,欲吾击强宗也;抱儿当户,欲吾开门恤孤也。'于是叹息而还。参在职,果能抑强助弱,以惠政得民。"

译文:

东汉庞参做汉阳太守时,汉阳郡中有位叫任棠的人,为人有高风亮节,隐居不做官,以教书为乐。仲达到郡中,先去拜访任棠。任棠不与仲达交谈,只是用薤白(即小蒜)一大钵,水一盂,放置在门户之前,自己抱着孙儿俯伏在门下。主簿对仲达指责任棠倨傲无礼。仲达思考其中的隐微之意,过了好久说:"任棠是要让本太守知晓,放一盂水是要我为官清廉,置一大钵薤白,是希望我敢于打击豪强,抱儿对着门户,是希望我开门抚恤孤儿。"说完便感叹着打马回府。此后庞参在任期间,果然能够压制强暴,扶助弱小,以自己清明的政策使百姓归心。

庞参有个儿子叫庞长。也许是庞参政务繁忙,疏于管教,这庞长没有学到父亲的半点长处。庞长平日里横行霸道,经常干些鱼肉百姓的勾当。

庞长有个嗜好,喜欢围场打猎。有一次,庞长背上弓箭、带着家丁出了洛阳城。在田园中布下围场后,这一帮子人就大呼小叫地纵横驰骋,任意践踏庄稼,撵得百姓东逃西散。有个老汉正在放马,马因受惊而丢下马驹跑了。老汉见此情景,忍不住嘟囔了几句,正巧被庞长听见。庞长上前对老汉一顿拳脚,又吩咐随行的家丁:"给我狠狠地打,叫他知道我庞爷的厉害。" 老汉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

当地百姓对于为非作歹的庞长早已是恨得咬牙切齿,加上这次又出了人命,更是义愤填膺。于是,大伙儿就写了一纸状书,送到了洛阳县衙。

洛阳县令接到状子后,大为震惊。杀人凶手的父亲在朝中官居要职,县令不禁顾虑重重。无奈之下,只得将状书上呈河南尹

河南尹听说庞长乃当今朝中太尉庞大人的公子,也思虑再三、迟迟不敢定夺。堂上的庞长,不但对杀人一事供认不讳,还大放狂言称:"我父亲是庞参,在朝廷中任太尉,谁敢奈何我!"其状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正在此时,门外有人禀报:"太尉庞大人到!"河南尹将庞参迎进府中,躬身道:"卑职正在审案,不想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望乞赎罪。"庞参道:"此番巡视,正是稽查要案,你将案卷拿来我看。"

庞参看过庞长打死人的案卷,不觉精神恍惚。河南尹问道:"被告说是大人的公子,不知是否属实?" 庞参半天答不上话,思索了半天,说道:"我虽是洛阳人氏,也系庞宗,但祖居不在伊滨庄,被告在蒙骗你,他是冒认官亲。"河南尹接着问:"那么大人仙乡何处?" 庞参沉思良久,编造了一个地名,说:"我乃庞村人也。"

人证物证俱全,最终庞长被依法判了死刑,案卷又呈到了庞参那里批复。庞参强打起精神,把案卷从头至尾一看再看,内心几经挣扎,最后还是将笔一挥,批了一个"斩"字。

河南尹接到批复后,当即传令侍卫、刀斧手到刑场,午后斩首,回府交令。

当接到已将庞长斩首的回文后,庞参昏了过去。庞参醒来,看见河南尹正跪在他面前说:"卑职该死,望大人保重!"庞参说:"你何罪之有?有罪的倒是我教子无方。你秉公而断,维护了国家典律的威严,待我奏明圣上,一定嘉奖于你。"

置水之情

表示人民对官吏公正清廉的期望。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庞参传》:"棠不与言,但以薤一大本,水一盂,置户屏前,自抱孙儿伏于户下。主簿白以为倨。参思其微意,良久曰:'棠是欲晓太守也。水者,欲吾清也。'"

今任棠~,弘郭系待期之信。 ★南朝梁沈约《齐故安陆昭王碑文》

置水之清

作宾语;指人民的期望

汉朝时期,汉阳太守庞参听说本地隐士任棠有才能,想请他出山辅佐。庞参到任棠的门前等候并说明来意,任棠不说话,拿出一筐薤菜及一盆水放到门前,自己抱着孙子埋伏在旁边。庞参的手下以为他在傲慢待客,庞参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