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90后贱女孩

北京女孩,生于1990年。2008年4月18日在某网站发布了自己的成人宣言《给我爹的一封信》和《给我妈的一封信》,由于该帖图文并茂,在直指"男人是愚蠢的"之余,还爆出他们自己的人生哲学以及她们和父母水火不容的关系,到当年5月8日为止,已有22300多人次阅读,并引发网友热议。

北京女孩

生于1990年

属于90后

经常在各种论坛游荡,习惯在深夜看陌生人的故事和心情,这次,我和包包(我的双胞胎妹妹),决定写出我们自己的故事,作为送给自己18岁的成人礼物,我是阿紫。”2009年4月18日,一位ID为“包包与阿紫”的网友在某网站发布自己的成人宣言《给我爹的一封信》和《给我妈的一封信》,由于该帖图文并茂,在直指“男人是愚蠢的”之余,还爆出90后一代的人生哲学以及她们和父母水火不容的关系,到5月8日为止,已有22300多人次阅读,并引发网友热议。

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源源影视工作室涉嫌组织卖淫案将在海淀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这起案件的揭发者,正是博客点击量目前已超过5000万次的北京双胞胎姐妹自称“90后贱女孩”的包包与阿紫,她们同时也是这起案件的受害者。无论是揭露源源影视工作室“潜规则”之初,还是如今基本水落石出之后,一直有人认为她们的行为是在炒作自己。她们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在她们的成长经历中,明星梦是否是她们被骗入虎口的罪魁祸首?

浓妆艳抹、超短裙、高跟鞋,她们说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只为了给自己和彼此看。

2008年4月,一对自称“90后贱女孩:包包与阿紫”的双胞胎姐妹开博,记录她们被北京源源影视工作室负责人胡卫东控制,变相卖淫的经历,引来众多网友关注。开博后不久即荣升为“中国第一博”。第一篇博文《写给我爹的一封信》两天内点击超过200万,网友回复近2万条,开博第五天总点击量超千万,创造了互联网新纪录。

之所以能成为网络关注焦点,是因为这对“贱女孩”在博文中抛出了许多极端观点,其中羞辱父母、老师、男人的语言比比皆是。虽然这样的语言遭到了多数网友的痛批,但这对“90后”女孩到底是堕落还是新潮,也引发了舆论热议。

08年5月30日,一封《致海淀公安分局张伟刚局长》的举报信在网络出现。刚满18岁的双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北京源源影视工作室,称该工作室负责人以“造星”之名对她们实施潜规则,并拍下性爱录像,继而要挟并控制她们卖淫。包包、阿紫原名秦云、秦青。5月30日,她们在写给海淀公安分局张伟刚局长的信里表示,她们通过网络举报在海淀辖区的一个居民楼内,隐藏着一家通过网络组织未成年少女进行非法色情交易的组织———源源影视工作室,她们曾经是这个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也曾被逼参与过这样的交易。

据包包、阿紫称,源源影视工作室的负责人叫胡卫东、孟志邦。他们前后控制了近百名少女,其中大多数是未成年少女。胡、孟以潜规则为由与少女们发生性关系后,并拍下视频,以此要挟她们“乖乖听话”,继而安排她们与所谓的“投资人”进行性交易牟利。公安机关展开了调查,随后胡卫东、孟庆波等人被抓获。胡卫东、孟庆波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等被提起公诉。08年6月底,“90后贱女孩”刚满18岁的双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以娱乐圈“潜规则”受害人的身份被广大网民所认知。

说父亲,怪母亲,损老师。网友质疑这是在炒作,只是炒的手法有点贱。

“我不叫你爸爸,因为显得太过虚伪”、“您树立德高望重的形象,在我们这群学生眼里就像哗众取宠的小丑”……近日,名为“包包与阿紫”的一对北京双胞胎姐妹自称为“贱女孩”,在各大门户网站和博客上发布18岁成人宣言,亮出90后人生哲学及和父母的矛盾关系。她们的帖子不断更新,图文并茂,观点极端,短短几日,在各网站的点击率直线上升,最多的有10万余人次阅读,引起各个年龄段网友的热议。同时,也有人认为这是在炒作,是“新的网络造星运动”。

对于这对90后双胞胎姐妹,不少看过照片的网友纷纷留言表示“惊艳”、“够漂亮”、“好可爱”、“很美很强大”,但是,更多的网友则对“包包与阿紫”持批评态度:“ 你爹妈含辛茹苦怎么就养出了你们这样两个没有责任感、没有孝心、没有社会公认的道德标准之心的绣花枕头?真为你爹妈感到悲哀!”“我相信你们的父母应该是尽到了责任的,但是你们为什么不努力主动去理解你们的父母呢?是你们在心理上飘得离你们父母期望的目标越来越远。”

网友“蓝屏儿”则送上了自己的祝福,“非常同情包包与阿紫,我有时也跟你们一样对我的父亲又爱又恨。希望你们珍重自己,一切都好。”

天涯社区,网友关心的是“你们的妈妈为什么要叫你婊子呢”、“你们为什么是贱女孩呀”。在猫扑,有网友根据她们帖子中的“我在男人的世界游刃有余,我在我的世界天旋地转;男人是愚蠢的,肮脏的,属于欲望的;不要用甜言蜜语搪塞她的耳朵,你若爱她,就请给她大把人民币”等观点分析,认为包包与阿紫“非良家少女”,是“漂亮的垃圾”,属于“脑残的一代”;还有网友质疑,这是一场“新的网络造星运动”。

对于网友的种种推测,“包包与阿紫”在回应中称,自己生在普通工人家庭,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长得也不好看,时常感到无助、彷徨和没有安全感,“称自己为贱女孩,是自嘲和无奈”,并且警告谩骂者,“不要逼我们鄙视你们!”

22日下午,记者试图联系“包包与阿紫”,遗憾的是几经努力,均未成功,包括一些版主和网站编辑在内,均表示不清楚这两位刚刚年满18岁的女孩的联系方式

南京师范大学研究教育社会学的专家齐学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网络和消费是90后一代的两个“关键词”,这两个关键词直接决定了90后一代的生存方式。齐学红表示,个性的凸显使得90后一代个体之间的差异非常大,虽然家长们“捧在手里怕坏掉,含在嘴里怕化掉”,但实际上这些孩子的独立意识和自主能力往往要比家长想象中强很多。“不要因为‘爱’而毁了孩子。”

09年5月,伴随着源源影视工作室一干人等被检察机关公诉的消息得到确认,包包与阿紫两人的两本新书《光与影》、《疯长系》也宣布在5月1日正式出版。“这是我们的半自传体小说,并不完全是我们的经历。”包包与阿紫说,源源影视事件后,她们一直是通过写作来治疗心灵的伤痛。

“从那儿(源源影视)出来之后,不想浪费时间,只想找点事情做。在压抑的时候,就想喝酒,喝多了就开始胡写,然后早上清醒过来后,一看自己写的东西,发现挺有潜力的。”她们说,写作的过程完全像是一种发泄。被问及这件事对未来的感情及婚姻的影响时,包包与阿紫说:“这件事让我们俩对感情半信半疑的。在爱情方面,现在还是保持距离吧。结婚这件事,就有点太遥远了。”

1、我在男人的世界游刃有余,我在我的世界天旋地转。男人是愚蠢的、肮脏的,属于欲望的。”

2、称自己是贱女孩,实属一种自嘲和无奈,光鲜夺目的梦想停留在遥远的异处,伸出手触摸不及。而且我们追逐梦想用错了方式,卑劣的交易摧残了我们的身体……我们想想当时的我们是多么的愚蠢。

3、请原谅我不得不这么悲观,对于我现在依靠的这个男人而言,这样的结果不用想都是必然的。我就是让世人唾骂的寄生虫,附在男人体内靠着他庞大的财产赖以生存。但我不是别人口中的二奶,或者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也许是三奶,四奶,五奶,也许更多。

4 我只想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可现实与我却如此遥远........

包包与阿紫,本姓秦,她们在15岁起开始在网上写下各种文字。2008年4月她们在网络上发表了2篇博文《写给我爹的一封信》和《写给我妈的一封信》。第二天,她们再次发表《写给老师的一封信》,引起巨大争议,各地各类媒体纷纷开始讨伐她们,“羞辱父母谩骂老师自称贱女孩”成为社会话题。5月30日,她们发表博文举报“源源影视”的犯罪事实。随后多名“源源影视”的受害者站出来举报胡卫东等人,随后胡卫东、孟庆波等人被抓获。胡卫东、孟庆波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等被提起公诉。

2007年9月,17岁的包包与阿紫在朝阳区双井百环家园租的房子快到期了,一天,她们在附近的肯德基吃饭时,有个中年男人前来搭讪,“他说我们有明星潜质,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个叫源源影视的机构。过了几天,他来电话说可以安排我们试镜。我们就跟他去了海淀区世纪城附近的源源影视工作室。”

她们说,工作室的创建人胡卫东找借口让阿紫留宿在工作室,晚上就和阿紫说如果要有发展,就要和他发生关系,拉近距离,这是影视圈的“潜规则”。后来他用同样的借口和妹妹包包也发生了关系。有一次,在胡卫东与姐妹中的一人发生关系时,还让手下人录下了视频。

之后,胡卫东给她们介绍了一些“投资人”。“我们没有从‘投资人’那里获得任何利益,但却被安排和多个‘投资人’发生过关系。”2个月以后,也就是在2007年11月,她们离开了这个工作室。

包包与阿紫认为,在本案中,受害者不只是她们这些涉世不深的女孩子,一部分所谓的“投资人”其实也是受害人。“这些‘投资人’大部分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其中有的人是声名显赫的企业家和著名的富豪。”

胡卫东要求每个未成年女孩和这些“投资人”发生关系以后都要及时向他汇报,清楚地把时间、地点、每一个细节都记录下来,包括“投资人”的名片、职业、职务、住址、车牌号等非常详细。再后来,胡卫东给每个女孩子都配上录音笔,要求每个女孩子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他(胡卫东)说他迟早要和这些投资人算账,这些就是证据。”她们说。她们没有公布这些“投资人”的名字。

“我们承认,如果自己的利益没受到侵害,也不会站出来。”包包和阿紫说,后来这件事受关注的程度,有点出乎她们的意料。

“在起初报案时,公安机关认为我们没有证据,不受理此案,我们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想到借助网络。”她们说,后来,她们给海淀公安分局局长写了封信,并快递了过去。同时,把《致海淀公安分局张伟刚局长》这封信的内容公开。这篇博文的点击率在瞬间突破几十万次。公安机关不仅在当天晚上立了案,而且很快就把人抓了。

“我们只是普通的职高女生,说实话,长得也不是很好看。父母也只是机场的普通工作人员。”这是包包与阿紫对自己的评价。为此,她们称会时常感到无助、彷徨和没有安全感。“称自己是贱女孩,实属一种自嘲和无奈。”

她们上了职高后,发现这个世界有很多无法抵挡的诱惑。由于不想按照父母安排的方式去生活,她们还叛逆地从家里搬出来租房子住。现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两个人准备今年去考大学。

包包和阿紫说已经忘记了曾经还拥有过“明星梦”。但是,她们以前的文字中,还是流露出这种梦想的存在:“光鲜夺目的梦想停留在遥远的异处,伸出手触摸不及。而且我们追逐梦想用错了方式,卑劣的交易摧残了我们的身体……我们想想当时的我们是多么的愚蠢。”

伴随着源源影视工作室一干人等被检察机关公诉的消息得到确认,包包与阿紫两人的两本新书《光与影》、《疯长系》也宣布在5月1日正式出版。“这是我们的半自传体小说,并不完全是我们的经历。”包包与阿紫说,源源影视事件后,她们一直是通过写作来治疗心灵的伤痛。

“从那儿(源源影视)出来之后,不想浪费时间,只想找点事情做。在压抑的时候,就想喝酒,喝多了就开始胡写,然后早上清醒过来后,一看自己写的东西,发现挺有潜力的。”她们说,写作的过程完全像是一种发泄。被问及这件事对未来的感情及婚姻的影响时,包包与阿紫说:“这件事让我们俩对感情半信半疑的。在爱情方面,现在还是保持距离吧。结婚这件事,就有点太遥远了。”

双胞胎姐妹包包与阿紫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关注。

“从小到大,父母没时间管我俩。与我们也没有交流。”包包与阿紫说,虽然她们曾在博客上骂父亲、骂母亲、骂老师,这甚至成为了很多90后少男少女的叛逆宣言。但经历了这件事后,她们与父母之间的隔阂都解除了。“这件事(源源影视事件)爸爸妈妈开始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他们的态度好多了,完全变了一个样,母亲有时候也会关注我俩的博客。”

2008年初,包包与阿紫的经纪人天蓝所在的文化公司要签约90后作家。签约的条件是,必须是正统的小孩。当时他们看到包包与阿紫很乖,很懂事,在网络上看到她们写的东西也不错,就在4月10日两个人18岁生日那天与她们签了约,同时也经过了包包与阿紫父母的同意。

“可没想到,没过多久,网上就出现了她们的裸露照片。当时我们公司的人还说,这还没怎么宣传呢,负面图片都出来了。”天蓝说,出现照片后,包包和阿紫的情绪发生很大转变。天蓝问了她们,才知道这对姐妹在源源影视工作室被骗的经过。“包包与阿紫后来决定报案,我就陪着她们一块去了。”可去年10月17日晚上,天蓝却突然遭遇了不幸在家门口被不明身份人士打劫,被砍了9刀,手筋被砍断,至今未破案。“我们怀疑这是有人蓄意报复,因为在抢包之前,劫匪有许多反常举动。”包包与阿紫说。

路金波说,通过接触,包包与阿紫给他的印象是“安安静静,很懂礼貌”,但很多人都觉得包包与阿紫是坏孩子,因而也觉得她们写的东西会很差。“但恰恰相反,她们写的是特别纯情的书,跟饶雪漫差不多,这种纯情也没有超越她们的年龄。”他说,虽然书的部分内容是虚构的,但反映了人的内心,可能这才是真正的包包与阿紫。他因此得出结论,这对双胞胎姐妹可能是被一些人“妖魔化”了,被误读了。

他认为,包包与阿紫只是“一般的坏小孩”。“在生活中,一般的坏小孩的特点是,不爱学习,不听家长话,有些爱慕虚荣,但他们并不是真的坏。”路金波说,“17岁的年龄,男孩子在叛逆中打架、盗窃,女孩子也可能会成为问题少女,我们应该宽恕她们。”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