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田青文

田青文

田青文,金庸作品《雪山飞狐》和《飞狐外传》中人物,田归农之女。是田归农与前妻之女,为人贪婪,后被胡斐困在藏宝洞内而死。

起初,田青文与师兄曹云奇相恋,后来见异思迁,可是却已经怀上了曹云奇的孩子,迫不得已,她只好偷偷产下孩子,残忍地将其杀害,再埋尸后花园。当时正巧被周云阳碰见。更不巧的是,这一切都让田青文的未婚夫陶子安看到……这一切情形,记载于《雪山飞狐》第七章,此事先是由殷吉揭穿,后来陶子安顺着殷吉所讲述的故事脉络,补述了他的所见。田青文的最后结局是因为贪图宝藏,与陶子安、宝树、陶百岁、曹云奇、殷吉、阮士中刘云鹤熊元献、郑三娘一干人被胡斐困在了李自成留下的宝藏洞内而死。

1、曹云奇凝望着她,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不由得胸中一荡】,随即疑云大起,问道:“你可知咱们追的是谁?”

2、那女郎听他这么说,脸上更加红了,泪水在【一双明澄清澈的眼】中滚来滚去,顿足叫道:“他……他……”

3、那女郎笑道:“是我心上人给的。不是他给,还有谁给?难道是你给我的?”曹云奇心头一酸,热血上涌,又要发作,但见她【笑靥如花,红唇微微颤动,露出一口玉石般的牙齿】,【怒气登时沉了下去】。

4、那女郎名叫田青文,年纪虽轻,在关外武林中却已颇有名声。因她【容貌美丽】,性又机伶,辽东武林中公送她一个外号,叫作“锦毛貂”。那貂鼠在雪地中行走如飞,聪明伶俐,【 “锦毛”二字,自是形容她的美貌了】。

其实平心而论,田青文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她自幼生母早丧,所谓的父亲整日里蝇营狗苟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根本无暇顾及她,年轻貌美的继母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不闻不问,能在她的身上倾注的关心和爱意就可想而知是多么地微乎其微了。

近乎类似的家庭背景,但是她的生活环境甚至比不得苗若兰,至少苗若兰还有自幼抚育自己的奶娘,有年龄相当的丫环琴儿相依相伴。而田青文呢,天龙门上下男子成堆,不乏勾心斗角之辈,她便自小儿在男人堆里打混,学到的尽是些阴险狠辣的手段。

而纵观《雪山飞狐》通篇,我找不到一个情节一个人给过她丝微的温馨和爱怜。尽管她的师兄和她的未婚夫婿动辄就打在一处,而这些个表现,我觉得应该归于“争风吃醋”、宣示自己占有权的范畴。

小说一开头就借田青文的嘴向师兄表述道:“师哥,我从小得你尽心照顾。你待我真比亲生哥哥还好。我又不是全无心肝之人,怎不想报答?何况我们……只是,我实在好生为难。你一向关心我、爱护我”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是她一向自认为关心她爱护她的师兄先向她伸出安禄之爪的,在她还不明嘹爱情与亲情的差别的时候。而最後付出的就是自己的贞操和声名。

她到底有多爱她的未婚夫婿都没有人能说得准,因为天知道,她爱的到底是陶子安这个人,还是他向她示好给她小礼物的这种美好的感觉呢。

田青文是聪慧机伶的。她的聪慧机伶在文中有几次机会表露出来,先不提她在辽北的绰号是“锦毛貂”,就比如宝树讲到李闯王的四大护卫是“胡苗范田”那一节,金庸先生写道“殷吉、田青文等一听到“胡苗范田”四字,已知这四名卫士必与今日之事有重大关连。田青文斜眼望了苗若兰一眼,”殷吉是龙天门南宗的掌门,田青文居然同一时间与他想到四大护卫与今日之事的关联,并且据字面意思解,田青文应该更早一步想到苗若兰与四大护卫的关系,其聪慧狡黠可略见一斑;又比如众人拿到取宝地图,按图索骥,来到玉笔峰下时,“众人站在崖边东张西望,束手无策。”这时候,仍然是田青文,“田青文忽然指著峰下一条丘峦起伏的小小山脉,叫道:“你们瞧!” 众人顺著她手指望去,未见有何异状。田青文道:“各位,看这山丘的模样,是否与军刀上的花纹相似?”众人给她一语提醒,细看那条山脉,但见一路从东北走向西南,另一路自正南向北,两路山脉相会之处,有一座形似圆墩的矮峰。”

而最能令她的聪慧重彩凸显的当推《飞狐外传》时田青文的第一次登场。郊外小屋苗人凤隐居之处,田归农率江湖众好手与胡苗对垒,方是时,苗人凤双眼初瞎,钟氏三兄弟失手被擒,胡斐大战经验略缺,而田归农方屋内有五位高手环伺苗人凤左右,“屋外有十多名好手预备截拦,此外,还有两条苗人凤看不见的长长的铁练……”形势一派大好啊。这时候,胡斐新认的义妹程灵素----毒手药王最得意的弟子,“缓缓伸手入怀,摸出了半截蜡烛,又取出火摺。只要蜡烛一点著,片刻之间,周围的人全非中毒晕倒不可。她向身后众人一眼也不望,幌亮了火摺,便往烛芯上凑去,在夜晚点一枝蜡烛,那是谁也不会在意的事。

那知背后突然飕的一声,打来了一枚暗器。这暗器自近处发来,即快且准,程灵素猝不及防,蜡烛竟被暗器打成两截,跌在地下。她吃了一惊,回过头来,只见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小姑娘厉声道:“你给我规规矩矩的站著,别捣鬼!””

而这个十六岁的少女就是田青文。

这样一个聪慧而机伶的女子,她不会看不出她那人虽壮年,却草率鲁莽而了无心机的掌门师兄不会是良好的终身之托;而父亲生前替自己签订的那门婚事,是以利益双承为前提的。她的未婚夫婿虽说年轻英俊,颇有心机,却又是出身绿林,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还有个精明强悍的公公在当家作主。更何况自己已失贞在先,父亲身亡于后,夫家的人能否承认自己还是一个问题。

所以她才一方面“眼哭得红红的”,追悔着自己的过失,恨不得自己“死了的乾净”,另一方面却又助纣为虐寡廉鲜耻至极。她前几分钟还为了自己的丑事公布于众而昏劂,后几分钟又为了脱去苗若兰的衣物而得意洋洋。为了这个情节我一直不肯原谅她

她是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一株毒草,自己就不曾享受过多少情爱,你又能希望她对别人付出多少呢?!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