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尾牙(中国传统节日)

尾牙(中国传统节日)

尾牙是福建地区的民间传统节日,商家一年活动的“尾声”,也是普通百姓春节活动的“先声”。每月的初二、十六,是闽南商人祭拜土地公神的日子,称为“做牙”。二月二日为最初的做牙,叫做“头牙”;十二月十六日的做牙是最后一个做牙,所以叫“尾牙”。


  
 ●牙的涵义
  「牙」是中国民间祭拜土地公的仪式。传统习俗中,作生意的人在农历每月初二及十六日,都必须准备一些三牲四果、香枝与纸钱等、祭拜地基主(土地最早的主人)以及土地公,在牲礼当中不可少的是一只雄鸡拔毛煮熟的白斩鸡,这是用来象徵生意兴隆的。而祭拜後的菜肴可以给家人或员工打打牙祭,因此也称为「作牙」;农历的二月二日是头牙,十二月十六日是尾牙。
  ●作牙
  「作牙」的起源出於善良的社会风俗习惯,代代相传。所谓「牙」字,为「牙旗」之简称,因古时荒地满目,未经开垦之地,时有相争开拓,致有格斗、殴打等事发生。为识别起见,各地区(或军旗)之西边,均画有兽牙之形状,如牛角、羊角…等,以代表各地区之人员,或族人,或者军队的标志;至於古代商场的买卖介绍人,往往被称为「牙郎」或「牙侩」、「牵钩仔」,故商人向「牙郎」们请客致谢等方式,拜祭土地公的节目,称为「做牙」。
  ●头牙
  头牙也正是土地公的生日,土地公又称福德正神,一般农家在农历二月初二这天举行「春祭」,祈求一年五谷丰收并祝福土地公万寿无疆;八月十五(农历不分日或号)还要祭拜一次,称为「秋祭」,在五谷有了收成时感谢土地公赐给人们的丰收。土地公是老百姓的守护神,崇拜土地公是根源於人类对土地的信仰,主要为求生命繁衍或农作物丰收。在神明里,土地公并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反而更亲近人间,人们遇见任何问题,都会找上深入民间的土地公,祈求丰收、生意繁荣,就连治病、升官、转职也找他帮忙;台湾的土地公特别多,所以有「田头田尾土地公」的说法。
  ●尾牙
  农历十二月十六日为一年中最後一次的祭祀活动俗称「尾牙」。古时有一诗句「一年夥计酬杯酒,万户香烟谢土神」,这是旧时诗人述的尾牙情景。上联「杯酒」是用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的典故说东家要辞退夥计;下联是尾牙时节家家户户都在祭祀土地公。民间在二月初二土地公诞辰祭拜之後,东家即宴请夥计,到了十二月十六日「尾牙」这天,商家们为了感谢土地公一年的照顾,都会准备丰富的祭品来酬谢土地公,而祭拜完的东西就会犒赏给员工们,。
  早期,一般商家或工厂要解雇夥计或工人都利用「食尾牙」这一餐来暗示。不过,旧时的人较为厚道,如果不是夥计实在不行,或是东家的事业经营不佳。是不会随便辞退夥计,辞退的方式也不是发下一张解雇通知或者资遣,都在尾牙宴中暗示,告知员工被解雇。
  ●尾牙-鸡头隐喻
  以前尾牙宴的主菜是白斩鸡,雇主将要解聘任何员工,则以鸡头相向,假如被免职的不只一人则执筷子夹起鸡头分别朝向将被「辞头路」者。凡是尾牙鸡头所指员工,即表示不再雇工请他(她)另谋高就,这种暗喻方式劳资双方心照不宣,毋须口头辞退也不必书面通知,这是台湾民间传统的免职风俗。
  假如雇主不想解聘任何员工,则将鸡头朝向自己或将鸡头拿掉以示全体慰留。至於尾牙辞退员工为何要以鸡头相向表示,可能因为鸡在民间习俗中是代表「家」和「加」,因为「鸡」在台语中与「家」和「加」同音,因此喜庆宴会通常是以鸡象徵起家或增添福寿之意,「家」也有多出来之意,在尾牙时则以鸡头所指表示多馀之人,应自行离职。
  有俗谚形容说:「食尾牙面忧忧,食头牙跷脚捻嘴须」,「头牙」因为没有被辞退的顾虑,所以心情轻松愉很;台语形容一个人的心情轻松悠哉悠哉叫做「跷脚捻嘴须」。

尾牙节这一节日主要流行于东南沿海,尤其是闽台地区。但是它却的的确确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传统节日,这一节日与中国人的土地神崇拜有关。

有一个传说,据说,周朝时有位家仆张福德,因主人赴远地当官,思念幼女,由他伴随主人爱女千里寻父,途中遇到暴风雪,张福德为救其女免受冻死而牺牲自己生命。主人感念其忠诚而建庙祭祀。周武王时加赠封号“后土”,后来人人视其能造福乡里、福泽万民而尊称“福德正神”。

牙的本义是军中帐前的大旗,大军在出征之前,照例要祭拜大旗,确保旗开得胜、一路平安,称之为“牙”。这个典礼后来被商号援用,于每年过完年后第一次开市时,同样来个祭典,希望财源广进,生意兴旺。他们祭拜的对象,主要是福德正神,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土地公。这一祭礼称为“牙祭”或“做牙”。

尾牙源自于拜土地公做“牙”的习俗。所谓二月二为头牙,大陆则称二月二是龙抬头,以后每逢初二和十六都要做“牙”到了农历十二月十六日正好是尾牙。尾牙同二月二一样有春饼(南方叫润饼)吃,这一天买卖人要设宴,白斩鸡为宴席上不可缺的一道菜。据说鸡头朝谁,就表示老板要解雇谁。因此有些老板一般将鸡头朝向自己,以使员工们能放心地享用佳肴,回家后也能过个安稳年。

一年有24个“牙期”,尤以“尾牙”为隆重。另有一说是古代商场买卖介绍人称为“牙郎”,人在年终算其所赚利润时而向牙郎致谢请客之方式。因为社会变迁,土地公崇拜已经不只是与农业有关,也与工商业有所连系,成为财神象征。配合“牙祭”,尾牙成为工商界年终酬谢员工聚餐活动。

每年月的初一、十五或者初二、十六,是东南沿海一些地区商人祭拜土地公神的日子,称为“做牙”。二月二日为最初的做牙,叫做“头牙”;腊月十六日的做牙是最后一个做牙,所以叫“尾牙”。尾牙是商家一年活动的“尾声”,也是普通百姓春节活动的“先声”。这一天,百姓家要烧土地公金以祭福德正神,还要在门前设长凳,供上五味碗,烧经衣、银纸,以祭拜地基主(对房屋地基的崇拜)。各商家行号也要宴请员工,以犒赏过去一年的辛劳。不过,这种风俗已渐绝迹。主要的食物是润饼和刈包。润饼系以润饼皮卷包豆芽菜、笋丝、豆于、蒜头、蛋燥、虎苔、花生粉、香茄酱等多种食料。刈包里包的食物则是三层肉、咸菜、笋干、香菜、花生粉等,都是美味可口的乡土食品。

春节发展到今天,最流行的风俗是各公司企业在当日举行聚餐晚会和员工联谊活动,称作尾牙宴,还有尾牙聚会、尾牙烧烤、尾牙晚会甚至尾牙舞会等,总之,基本样式是企业宴请员工进行年末的聚餐和联谊,以感谢和表彰员工的辛勤工作。正是富人情味的地方---让员工有心理准备,不致于影响到该名员工的家计生。由于劳工权益抬头,劳资双方都希望能有一个较和谐的关系,所以「尾牙聚餐」时都将「鸡头」朝天(上),以免造成劳资关系紧张。不过,这种风俗已绝迹。除了日益盛行的尾牙聚餐外,按传统习俗,全家人都围聚在一起“食尾牙”。

其实,各公司举办的“尾牙宴”,也在透露着公司财大气粗的讯息,当日公司股票的股价和成交量也会有反响。当然,也有公司是秉承勤俭的传统美德,热闹但不浪费。

尾牙的形式分两种:宴会和晚会。公司规模不大的,通常只办宴会聚餐;规模大且又赚钱的公司,除各部门聚餐外,另办大型歌舞演唱会娱乐员工。

很多地方不过尾牙,但却受到了这种文化的影响。直到改革开放以后,人们还把大吃一顿美食叫做“打牙祭”,就是这种文化的遗存。

英国著名管理学家韩第(Charles Handy)就指出,随着科技的发达,组织越来越虚拟化,高科技带来的影响是需要“高接触”(high touch),“关键在于信任与默契”,韩第提醒,企业如果没有共同的目标,员工就只会把“自己的目标”放在第一位。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企业办“尾牙”已不再把它看成传统仪式,而是现代组织管理中的团队激励活动。

1)福建地区把做“尾牙”之后的日子,即农历十二月十七日到二十二日作为赶工结帐时间。所以,也称二十二日为“尾期”。“尾期”前可以向各处收凑新旧账,延后则就要等到新年以后才收帐了。

所以“尾牙”的饭吃完后,就有几天好忙。过了“尾期”,即使是身为债主的硬去收账,也可能会被对方痛骂一场,说不定还会被揍,也不能有分毫怨言。

2)商人和农人在“尾牙”这一天,除了供奉神明,也要招待自家的雇工与仆婢,对于来年是否继续雇用一个人,也要在尾牙作最后的决定。所以,这算是慰劳日,又是礼貌相送日。

3)薄饼原本是“尾牙”的必备食物。

这一天,台湾及福建地区一般平民百姓家要烧土地公金以祭福德正神(即土地公),还要在门前设长凳,供上五味碗,烧经衣、银纸,以祭拜地基主(对房屋地基的崇拜)。各商家行号也要在今天大肆宴请员工,以犒赏过去一年的辛劳。福建晋江一直保持着尾牙日活动。

在如今,企业的“尾牙”就是指“年会”。企业单位可以利用这一日,举行公司内部的年终聚会,对上一年的公司状况进行总结,并对有功劳的职员论功行赏,所以可以说是每个企业单位职工最期盼的聚会。因为年终时也伴随着圣诞、元旦还有春节的来临,所以很多公司干脆就把年会就着这3个节日的期间举办,这样更增添了年会的欢乐气氛。很多企业在“尾牙宴”上也举行一些抽奖活动,企业所有员工都参加,大家和气融融,有着大家庭的感觉。

“做牙”的风俗最初起于“牙商”。“牙商”即古时为买卖双方说合交易并收取佣金的“中人”(经纪人)。他们每月要举行两次“牙祭”,供奉财神爷,祈求生意兴隆、财源茂盛。《儒林外史》第十八回道:“平常每日就是小菜饭,初二、十六,跟着店里吃牙祭肉。” [1]

因此,一年之中,农历正月初二叫“头牙”,六月十六叫“半年牙”,十二月十六叫“尾牙”。商家最重这“三大牙”“尾牙”这一天,城乡店家行交商号,均要备办丰盛三牲礼品孝敬土地公和门口公,焚香点烛,祈求来年生意兴隆,然后烧金纸冥币,燃放鞭炮。入夜,东家设宴款待伙计,以酬谢犒慰伙计们一年之辛劳,也习惯于这时分红

除快速消费品行业、教育以及医药行业企业的“尾牙”标准大体没有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之外,其他各行业均不同程度的缩减“尾牙”经费,包括降低人均餐费、减少奖品金额、缩减参会人数和经费转嫁给员工等,其中尤以制造、金融、地产及出口贸易企业为多。

“做牙”,华夏悠久的传统节日。农历二月初二是“头牙”、农历十二月十六是“尾牙”、农历每个月的初二,十六是二次“普通牙”。

“做牙”是盛行于闽台一带的一个特殊节日。这一天最重要的是要祭拜土地公(就是福德正神),让土地公“打牙祭”。“头牙”只是一年当中很多牙中的一个,期间还有“尾牙”(农历十二月十六),以及每个月的初二,十六的二次“普通牙”。不管是“头牙”“尾牙”或是“普通牙”,在福建莆田,如果那天家中有请手艺师傅上门做工,那晚上一定要做大餐宴请人家(如今主人上班忙没时间就用红包代替)。当然一年当中最隆重的算是做“头牙”与“尾牙”了(不但要祭拜土地公还要做好大餐全家聚拢一起)。莆田民间就有;“二月二,龙抬头,打牙祭,大聚餐”之说!这一天,本地的妇女们傍晚都会准备各种各样的供品去供奉神明“土地公”。一般多见的是用猪肉、白、豆腐干和水果、糕饼、米酒等。而且很多企业也不例外。在莆田,百分八十以上的公司企业(特别是台商企业与当地私人企业)在建厂之时,都会在自己的厂里建一所土地公庙。在“做牙”的这一天,公司老板或自己或叫员工在自家的庙中,备好牲醴、祭品、点上香烛、金纸、贡银、最后燃放爆竹,祭拜时口念“通词”,祈求土地爷赐福,公司日后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态度是非常虔诚。当然以上说是平时每月二次做的“普通牙”。

如果遇到“头牙”或“尾牙”,一些公司大方的会摆出丰盛的酒菜宴请员工们,以慰劳他们平日的辛苦。一般来说每个职员们“吃头牙”时心情都很好,因为代表着一年新的工作又要开始,自己已经得到公司的肯定与留任。而“吃尾牙”,很多人则是提心吊胆愁绪满面,怕是吃了这餐饭之后,过年了老板就把你解雇了。商界就有句俗谚:“吃头牙粘嘴须,吃尾牙面忧忧”。

而那些开店的商家们,由于自己的店面前一般没有土地公庙。他们就直接在店面口,备好供品,焚香祭拜。商家祭拜是以地基为主(房舍衔在地上的地神)。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心诚,土地公一样也会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下面出现。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酬谢土地神灵的佑助,也更需要神灵们能保佑他们日后照样生意隆旺。

据传说,土地公是本宅的环境吉凶的守护与操纵者,能为他们招来顾客广进财源的法力,所以就是工厂或店家的守护神。必须长期定时去供奉和祭拜。就是那些无神论者,一般也会照样做做形式。多数办工厂做生意的人,宁可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毕竟只是花点点小钱而已,祭供之后的东西又可以让自己或店员、徒工饱餐一顿,没什么损失与不值得)!

记得正是农历二月初二的时候,那天我对一个外地网友说,我们今天要做牙了。人家就问我;“什么做牙啊?是不是今天你要去做牙齿吗?”听了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当然肯定不是了,你们可不能顾名思义来解释哦!

“做牙”,盛行于闽中,表面上看似带有着一点点迷信色彩,但是不要以为那就是迷信。因其是一个土生土长悠久的华夏传统节日。这是几千年积淀来的文化遗产,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但不会消失而且会更闪耀,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

1)“做牙”的习俗是宗教活动,其背面又其实是涵有神道设教的提示,告诉人们所有成就并非只是个人的努力和手段,同时间也有赏善罚恶的神明在身旁默默监视和扶助。

因此,人们应定时供奉和时时感激神明的庇佑,从而不骄不纵,以及服从为善施仁的社会规范。

2)过去的人价值观崇尚俭朴,农业时代的生活素质与物质享受也不比今日奢华。

“做牙”是为平日俭朴的饮食习俗提供适当的变化,定时加添菜肴,调剂生活。古人以宗教需要代替个人需要,并以此作为理由,去合理化上述的行为,如此便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和价值观,不会把饮食放纵视为合理。

3)家中尊长领导幼辈拜祭神明,与东主领导雇工卑仆拜祭神明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通过这一宗教仪式,体现了互相的长幼有序和尊卑有分。同时,通过聚餐去平等共食相同的食物,又能加强一体的感觉,可以作为大家共同经历一段努力时间的纪念,并提供实质的慰劳。

4)“做牙”这种宗教活动的祭祀对象,是以慰劳土地福德正神以及本家的地主为主;它也在喻示着人们,生活美满的根源,是本身所依赖和生活的那片土地。

土地神是“自然与社区环境”的守护与操纵者,地主则是本宅的环境吉凶的守护与操纵者,所以他们是人们长期定时去供奉和祭拜的对象,而人们对神明的感恩与祈求,其实又是由于心理需要一个带来安全感和希望的对象。

尤其是从农矿经验中产生“土地生黄金”信仰的农业社会,令这一信仰观念更强。华人先辈到了南洋,依赖新的土地,又对自己脚下的新土地有着不可预知的旁徨,也混和对未来发生憧憬,这一背景足於让他们更重视这一信仰习俗。

马来西亚的一些非福建原籍的华人也叫“做牙”,即是基于这一心态。

台湾人过“尾牙”,和大陆年终聚会有点儿相似。

台湾民间农历每月初二、十六有拜土地公(福德正神)的习俗,供桌上摆各种供品,让土地公 “打牙祭” ,即为所谓的“牙”。民间有种说法叫“二月二(土地公生日)敬土地”,到一年的最后一次,也就是腊月十六就称为“尾牙”。这一天,百姓人家都要准备牲礼拜祭土地公,全家团聚吃“尾牙”,还要吃“润饼”(厦门叫“薄饼”,类似大陆常见的“春饼”),以求来年家庭富裕润泽。

台湾过“尾牙”盛行,是因为商家视土地公为守护神。为保佑来年生意兴隆,商家吃“尾牙”会比一般的家庭更为盛大,内容更为丰富。当晚,做“头家”的会宴请公司同仁,以犒慰他们平日的辛苦。过“尾牙”也是缓和劳资关系,拉近距离和情感的一种方式。传统过“尾牙”,白斩鸡是不可缺少的菜,如果鸡头朝向在座的某个人,就表示此人将被解雇;如果鸡头朝向老板自己,大家就可放心享用美味了,这道菜端上时已将鸡头去掉,解雇的意味已经渐渐淡化了。吃“尾牙”热闹而和谐,老板会亲自给员工敬酒,员工也可以跟其没大没小。

“尾牙”菜一般有十二道,刚吃两道,活动就开始了,重头戏是抽奖。奖品有红包(现金或礼品券)、礼品等。先抽的是三等奖,面很广,朋友风趣地说,这是安慰奖,一般不喜欢被早早抽到,但也害怕到最后什么也没得到。有的公司安慰奖会关顾到所有员工,有的就不一定面面俱到。

在上每一道菜的过程中,或唱歌或抽奖,节目有自娱自乐的,也有邀请影视明星助阵的。“尾牙”吃到高潮,原先准备的奖品和红包都抽完了,员工们就开始向老板“呛声”或主管们相互“卡油”,让他们认捐另设奖。每当这时,被“敲”者都会伸出手来,喊“行”并喊出数额来,员工看到数额大,就会脱口“喔”;数额小,就会大喊“翻倍、翻倍”,老板和主管就会爽快应和。有些公司管理层还会装扮成服务生,董事长则会亲自上菜,让员工们又惊又喜。

过“尾牙”,在时间上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不一定固定在腊月十六这天,从腊月中旬开始到除夕都行,即使是时间拉长,但仍有人会每天都在吃“尾牙”,甚至一晚赶两场。走了的,万一被抽到奖,就要捐出重抽。我就看见一位小姐抽到一台液晶电视后,抱着就走了,在另外“卡”来的奖项中,又被抽到老板奖,结果遗憾地错过了。

吃“尾牙”已经逐渐演变成公司年终的重要聚会,总结一年的工作,老板宣布重要的决定,甚至年终奖金发放都在“尾牙”宴上进行。

其实,一些公司举办“尾牙”宴,也是在向外界透露公司财大气粗的讯息,公司股票价格和成交量第二天也会有所反应。当然,也有公司秉承勤俭的传统美德,热闹但不浪费。

上述的尾牙不只是台湾才有,也不是从台湾商人流传到大陆的民俗或宗教节日,而是福建及台湾地区特有的影响广泛的文化民俗活动。“尾牙”即农历十二月十六日。源自农历每月初二、十六拜土地公“做牙”(用供品“打牙祭”)的习俗,到农历年末腊月十六就称为“尾牙”。

☆古代福建有个习俗,“尾牙”这天晚上,凡有雇佣店员、伙计的商行店主都要备办一顿丰盛的晚餐,宴请全体员工,席间,老板对来年聘用人员的变动采取多种形式给予表态以示去留,如对不称职者要予辞退,便在宴席上将一盘鸡的鸡头对准那位员工的席位,意即解雇;或是对要辞退的伙计,在其席位前反排筷子,意即辞弃;还有一种是老板亲自向那位准备解聘的伙计敬酒,表示辞行。这些不动言词的辞退风俗,却令人感到十分尴尬,也闹出过不少吵架责骂之事,后来便逐渐废除,改为通过介绍人转达辞退之意。

福建人流传着在每一个农历月的初二和十六“做牙”的习俗。这一天的供奉对象,是地主或其他属阴类的神明;过后,人们也能吃献祭过的供品,一饱口福。

这一天,也是神坛“犒军”的日子。“犒军”的对象,如果属天兵天将的性质,可以选择在初一和十五;万一主神手下的兵马都是阴兵阴将,祭祀日就肯定落在属阴数(双数)的初二和十六日。

“做牙”的意思与吃喝有关系。广东人说的“打牙祭”,意思即是以吃、喝为乐,不过福建人“做牙”的对象首先是灵界,其次才轮到人类享用。人们要等到祭祀之后,才能分享曾经用来供奉灵界的食物。

福建人最重视在每年农历二月二日做“头牙”,以及在十二月十六日做“尾牙”二月二日是“社日”土地神之纪念日,是一年的第一次“做牙”,被认为是头牙,而十二月十六日,则是一年中最后一次“做牙”,称为“尾牙”。

福建人做“尾牙”特别隆重,这一日过后,也宣告时间就快走向另一个年份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