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卜尼法斯八世

卜尼法斯八世

罗马教皇(1294-1303)。生于意大利中部的阿纳尼。1281年任红衣主教。1294年以阴谋手段登上教皇宝座,主张教皇权力高于世俗君权。1296年发布教俗敕谕,规定教士非经教皇同意不得向世俗君主纳税,遭到英、法两国国王的反击。1301年谴责法王侵犯教权。1302年法王腓力四世召开法国历史上第一次三级会议,宣布教皇无权干涉法国内政。他乃颁布“神圣一体敕谕”,宣称世俗王权必须服从教皇神权。法王则主张召开普世会议(公会议)审判教皇。正当他准备宣布革除法王教籍的前一日,反被腓力派人至亚拿尼家中把他给绑架,打他,又让他倒骑着马游街。虽然最后他被救了出来,但尊严尽失,没几天就死了。

意大利籍教皇(1294~1303年在位)。在中世纪西欧政教争权斗争中,处於罗马教廷势力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出身显贵家庭,曾在波隆那学习法律,之后在教廷任职,累次升迁。1281年任枢机主教。1290~1291年代表教廷参加巴黎宗教会议,延迟英法两国重新开战,并促成法兰西与亚拉冈之间的和平。1294年在安茹的查理(西西里王查理一世)支持下,他宣布教皇切莱斯廷五世确有逊位的愿望,随即自行继位,并把切莱斯廷幽禁於富莫尼城堡,后者不久死去。卜尼法斯的阴谋手腕遭到教会内外猛烈抨击。当时各国君主互相角逐,用度浩繁,纷纷不经教皇同意而擅自向神职人员徵税。1296年卜尼法斯发布通谕,禁止这种行为,违者处以绝罚。法兰西国王腓力四世置之不顾,禁止财富出境,并驱逐外国商人,切断教廷财政来源。1297年,罗马科隆纳家族劫持大量教皇财宝,其中一部分人投奔腓力。1301年法兰西南部一主教被政府判处徒刑,卜尼法斯严厉斥责腓力,要求释放该主教并采取补救措施。1302年卜尼法斯发出通谕,力辩教会权力应凌驾於世俗权力之上,声称任何人只有服从教皇才能得救,成为中世纪鼓吹教皇权力至上的最著名通谕。正当他准备给予腓力绝罚处分时,腓力派人联合科隆纳家族把他拘捕,不久被释,返回罗马而死。6年后,教廷被迫迁往法兰西境内亚威农,历68年始返回罗马。

红衣主教本尼迪克特加塔尼(Benedict Gaetani1235-1330在世)并不是虔诚的信徒,但是心诚与否并非是当教皇的必要条件,而且这个人一心想爬到那个位子上。教皇席位在这个世界上最为显赫,而且加塔尼也特别想占有这个席位带来的权力和财富。1292年,教皇尼古拉四世去世,加塔尼看到了一线希望。当时,罗马的两大望族-奥尔西尼家族科隆纳家族正在进行激烈的争斗,他们两家尖锐的矛盾直接反映在选举下一任教皇的主教团的意见中。一半成员希望下一任教皇出自奥尔西尼家族,而另一半成员则希望科隆纳家族胜出。选举陷入了无望打破的僵局。好几个月过去了,人们仍然看不到新教皇的影子。本尼迪克特加塔尼既不拥护奥尔西尼家族,也不拥护科隆纳家族,而且对于任何一方而言,他的表现都是特立独行的。选举团的主教们无休止地争吵时,他在一旁伺机观望,并认为他们最后会选自己作为折中方案的。但下面发生的事情给了他不小的打击。选举团里的一个主教可能是打趣地提议他们不如结束对峙,选"摩罗尼的彼得"这位知名的隐士当教皇算了。其他的主教们不顾这个提议是否只是个玩笑,一致同意这个建议,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已经互相看看就想吐了。于是他们长途跋涉地来到了彼得在山中修行的岩洞,宣布他这个迷惑不解的隐士成为教皇。长期以来,世间的教皇全是从罗马的富豪之家里选拔出来的,所以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质朴纯洁的人能够当选一定是圣灵插手的结果。但本尼迪克特加塔尼并不这么认为。他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上了天,而正在上演的这出滑稽剧令他羞愤不已。虽然他必须得接受这个结果,但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一番盘算。

"摩罗尼的彼得"现是切莱斯廷五世,世俗的教皇政务令他这个外行头晕脑涨。他习惯于在深山老林里修行,而不是统治整个天主教世界。疑惑重重的教皇便把加塔尼当做专职顾问来咨询,而加塔尼正挖空心思地想把教皇领下台呢。据记载,加塔尼在切莱斯廷五世的房间里安了一根管子。每天晚上教皇就寝的时候,他就在管子那端低声呢喃道:"切莱斯廷,切莱斯廷,放下你的政务吧。对你来说这件事太大了。"切莱斯廷五世认为他听到了上帝的声音,于是欢天喜地地辞职了,本尼迪克特加塔尼旋即当选为教皇卜尼法斯八世。

在安心享受权力之前,卜尼法斯八世先得除掉自己的前任。前教皇切莱斯廷五世虽然变回了"摩罗尼的彼得",但是他退位以后仍然有很多人拥戴他。卜尼法斯八世不能容忍前教皇切莱斯廷五世成为民众忠心的焦点。尽管彼得不求别的,只求回到山洞里继续平静地祈祷,但他仍遭到了逮捕和拘禁。几个月以后,他死在了污秽的囚洞里。 虽然彼得在肮脏的监狱里渐渐腐烂,但他的追随者们仍然认为"他放下了教皇的头衔,像神灵一样休憩在缀满紫色和金色饰物的躺椅上"。彼得在被捕以后给卜尼法斯八世下了一条非常准确的预言:"你像狐狸一样溜了进来,你将像狮子一样统治,并像狗一样死去。"

卜尼法斯八世对他的预言充耳不闻。新教皇的对手不在了,这下他要好好地享受世界上最伟大的统治权了。他穿上了最华丽的紫色长袍,并在罗马各地都竖起了自己的雕像,显然他深谙此道。他睥睨一切,并把所有和他交往的人都拒之门外。阿拉贡国王的使节杰拉尔德阿尔巴拉托写道:"主教们全都盼他早点儿死,他们无法继续忍受他的残暴。红衣主教兰布尔夫说,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还不如死了的好。他巧舌如簧而且眼观六路,但是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全都烂透了,所以他也活不了多久。"

卜尼法斯八世与中世纪最后几任教皇格列高利七世英诺森三世等人一脉相承,他也公开宣称教皇的最高权力,其声势之大简直盖过了他的前辈们。"罗马教皇就是法律,"他号令天下,"只有不加思考地服从于罗马教廷才是得到救赎的基本要素。"虽然卜尼法斯八世既缺乏对宗教的虔诚态度,又没有道德准则,但他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声明、宣布并阐述我们的一贯立场-对于每个人来说,要想得到救赎就必须臣服于罗马教皇。"而他在私下里说的话和他的公开言论就差之千里。"怎么啦,和女人、男孩子上床就与搓搓手一样简单。"这是他对性道德的看法,而且如果他不是教皇的话,他对灵魂不朽的看法也会让他上火刑柱的:"希望死后永生的人和餐桌上那只烤鸡没什么差别。"

卜尼法斯八世的议事日程上没有精神救赎那一项,只有聚敛钱财的计划。一位西班牙外交官给他下了个不错的结论:"这位教皇只关心3件事:长命百岁、荣华富贵以及家底雄厚。"为了达到这些目的,至少是最后两个目的,卜尼法斯八世利用教廷的财产在罗马周边地区不断攫取土地和城池,他想建立起可以匹敌罗马所有望族的加塔尼王朝。然而,加塔尼家族的扩张却损害了科隆纳家族对财产和继承的特权。他们之间必然的冲突最终导致卜尼法斯八世不光丢了面子,还丢了教皇的统治权。

一切始自一次大胆的抢劫。科隆纳家族的年轻成员斯蒂芬科隆纳(Stephen Colonna)劫掠了一辆马车,那辆车上装着教皇打算用来买地的黄金。科隆纳家族的两个主教听说这个后果严重的冒犯之后,主动找到教皇恳求他恕罪。卜尼法斯的答复是只要他们把劫走的东西还回来就可以了,这听上去合理得近乎虚假。但是他进一步要求教皇的军队要进驻科隆纳家族在罗马周围的领地,这一点对科隆纳家族来说是不可忍受的侮辱。

科隆纳家族不但没有服从这个命令,反而揭竿而起。他们在罗马散发传单,质疑卜尼法斯八世的合法性,并指控他从"隐士教皇"切莱斯廷五世手中窃取了皇位。于是教皇奋起迎战,他把整个科隆纳家族都逐出了教会,"甚至第4代也未能幸免"。这是一种强有力的精神武器,因为被逐出教会就意味着这个人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任何人都可以杀掉他或是夺走他的财产,而且这么做还是值得称道的。

卜尼法斯八世继续得寸进尺。他召集了十字军攻打科隆纳家族。虽然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了让教皇自己捞好处而加入军队,但支持摧毁该家族的人也足够了。最后,战败的科隆纳家族成员聚集到了仅剩的领地-古城帕莱斯特里纳中。帕莱斯特里纳的城墙固若金汤,他们还可以阻挡一阵,但是卜尼法斯八世的军队完全有能力攻进去。他骗取了科隆纳家族的信任,让他们认为只要放弃城市并向他屈服便可解决所有问题。

科隆纳家族全体成员都在教皇面前跪了下来,族长们亲吻着教皇的双脚,乞求他的原谅。然而,卜尼法斯八世没有放过他们。我们可以在但丁的《神曲地狱篇》中找到卜尼法斯八世在最后一击中的所作所为以及他的下场(卜尼法斯死了以后,他和其他几位教皇被打入地狱的第8层-脸朝下栽进一条裂缝中)。教皇下令将帕莱斯特里纳城彻底清剿。这座拥有无价古迹和悠久历史的辉煌城市顷刻间化为乌有,城内恺撒大帝的宫殿也遭到了灭顶之灾。教皇手一挥就把帕莱斯特里纳夷为了平地,而且还命人在耕地中撒上盐使之永远贫瘠。卜尼法斯八世似乎赢了,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但科隆纳家族在得到了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的协助以后必将报仇雪恨。

教皇和美男子腓力四世之间的矛盾就是一个金钱问题。他们俩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腓力四世需要用钱巩固刚开始扩张的封建帝国,卜尼法斯八世则需要用钱来资助他不断膨胀的领土扩张野心。教皇想阻止腓力四世继续掠夺法国教廷的财产,因为那是十分重要的资金来源。矛盾的起因在于腓力四世想对法国国内的教堂财产收税,卜尼法斯八世不让,腓力四世一怒之下宣布所有的财产和货物对外国禁运其实就是禁止对教皇国运,这么导致教皇直接失去了法国地区所有教廷对教皇国的进贡。卜尼法斯八世无奈,只好同意腓力四世可以对教会征税。但是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了。腓力四世依然不睬教皇,准备制定一个法案来限制教皇的权力,教皇立刻责令法国大主教训斥腓力四世,结果腓力四世火冒三丈,逮捕了大主教,交给了法国世俗的法庭要审判他。这下教皇毛了,宣布了“圣一至圣”的诏谕,故伎重演,开除了腓力四世的教籍。卜尼法斯八世警告说:"我的前任们一共罢黜过3任法国国王。你要知道,一旦事态必要,我们会把你贬为马夫的。"

但是教皇没有意识到君主们受到教皇控制的时期已经渐趋终结了。在卜尼法斯八世的威胁和命令面前,腓力四世不但没有诚惶诚恐地顺从于他,反而召开三级会议寻求帮助,大会宣判教皇为罪人,并秘密资助了远征罗马的行动。1303年9月,一群武装分子进入了阿纳尼城,那里是卜尼法斯八世的出生地,也是他喜欢去休养的地方。这群人在一位科隆纳家族长者的带领下攻入了教皇的宫殿,卜尼法斯八世正傲慢地坐在宝座上等待着他们的光临。

老科隆纳看着曾经毁灭了自己家族的教皇那傲慢的样子不由得怒发冲冠,他攥着匕首冲过去意欲手刃仇人。就在匕首即将刺中教皇的最后一刻,他的同伴由于害怕这个渎神的行为会触怒上帝而拦住了他。卜尼法斯的性命保住了,但是他的尊严全完了。老科隆纳和同伴们剥下了教皇的法衣,并把他用锁链套走了。对之极尽侮辱嘲笑之能事,卜尼法斯八世气的发抖,拍着脑袋说:“你们可以囚禁我,杀了我,但是我是教皇,就是死,也要死的像一个教皇那样!”本来腓力四世是想把他老人家带到法国受审的,后来可能觉得审判教皇毕竟太惊世骇俗了,于是过了段时间也就把他放了,据说在那段时间里他的精神失常了。尽管在加塔尼家族势力的影响下,卜尼法斯最终恢复了自由,但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一个月以后,中世纪最后一任教皇在颓丧和绝望中咽了气。不过他死后有件事情还是值得一提的,就是他的坟墓在300年后被挖开,发现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腐烂的征兆。或许是上帝怜悯他作为第一个差点被世俗法庭审判的教皇,就赐予他肉身不腐吧。死后本尼狄克十一世即位 [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