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姑篾

姑篾

姑篾也作姑蔑,从训估学上讲,姑是语气词,篾才是一个地方的实质。“篾”就是竹子,竹子便是龙游的“魂”。故“蔑”乃篾之别字。公元前988年,江南最强盛的楚文王开始征讨徐国的徐偃王,徐偃王不忍因战争给百姓带来灾难和痛苦,采用了以退为进的办法,带上了数万百姓进行东迁,途经越地一个青山绿竹之地,许多人就在此定居下来,徐氏后裔在此建成了姑篾古国,这就是龙游的雏形。

在春秋时期,黄河流域有个古老的国度,叫姑蔑国,它被吴国打败后,从山东迁居到浙江,很多学者都认为它当时迁徙到了今天的龙游,但是,我们查了很多资料,认为姑蔑国的旧址不仅仅在龙游,也包括金华西汤溪衢州东一带。

姑蔑本是黄河流域的一个古老国族,经历了源于华夏,由中原播迁东方、由夏而夷、由夷而夏,最终融入汉民族统一体的曲折历程,并在先秦夷夏互动中扮演过重要角色。周初东征践奄,姑蔑作为被征服国族,一部分留居鲁地逐渐融入华夏;其主体部分则与徐奄等夷人族群辗转南下越境,并在越国的军事政治活动中发挥过重要影响。楚灭越后,越地经战国纳入统一的秦汉帝国版图,其境内的姑蔑族也在汉晋以后逐渐融入汉族。

根据现存先秦文献,姑蔑是东方的一个古老国族,至春秋时期仍然有其族群活动的记载和遗迹可考。《春秋》隐公元年:“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杜预注:“邾,今鲁国邹县也。蔑,姑蔑,鲁地。鲁国卞县南有姑城。”《春秋左传正义》卷二《校勘记》引“惠栋《春秋左传补注》云,‘蔑,本姑蔑,定十二年《传》费人北,败诸姑蔑是也。隐公名息姑,而当时史官为之讳’。”该书并对杜注“卞县南有姑城”之文校云:“释文卞或作弁,按卞俗弁字。杜氏《释例》土地名姑下有蔑字,《史记。孔子世家。正义》引杜注亦作姑蔑城。”是其认为《春秋》经文省姑称蔑乃为鲁隐公讳,而杜注姑城一名则脱蔑字。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同年此条下也注云:“蔑,鲁地,即定公十二年之姑蔑,在今山东省泗水县东四十五里之地。”杨先生赞成惠栋蔑为姑蔑避讳省称之说,并指出:“《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引《竹书纪年》:‘鲁隐公及邾庄公盟于姑蔑,’主作姑蔑。《竹书纪年》乃魏国史书,不必为鲁讳,因不省‘姑’字亦证成惠说。”其说可从。

值得注意的是,今本《春秋》三《传》中,对于隐公元年鲁邹盟于蔑之经文,《左传》的记载与之完全一致,而《公羊传》和《谷梁传》文的“蔑”字俱作“昧”,则史籍中姑蔑又作姑昧。《释文》云:“昧,亡结反”。“昧,音蔑。”杨伯峻先生认为“盖同意假借,犹战国时楚之唐蔑,亦作唐昧。”[1]所言甚是,可知蔑音昧。二字的同音假借,为我们探讨姑蔑的族源,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昧作为族称又或为韦,韦属古微部字,昧乃古祭部字,微祭合韵相通,故其人又可称为蔑、昧、妹、沫、、韦、秽、灭。循此线索,结合文献记载,我们不仅可以大致追索姑蔑族的源流,而且可以进而考察上古族群互动以至重组的史实。

姑蔑最初居于何地?在上古夷夏格局中族属为何?《礼记。明堂位》:“东夷之乐曰昧”。显然,结合春秋初年鲁国境内的姑蔑地名,姑蔑亦即姑昧在周代人的视野中已属东夷之人。但是,他们本是夏王朝集团中的重要部族韦或曰豕韦的后裔,而豕韦是其时黄河流域历史极为悠久的部落之一,属于华夏集团,原生息于中原地区,在传世文献中留有斑斑可考的记载。《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晋太史墨曰:“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氏,以更豕韦氏。”杜注云:“更,代也。以刘累代彭姓之豕韦,累寻迁鲁县,豕韦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可知夏室重臣豕韦氏先后有两个族系,前者大约即《世本》所记“防姓”豕韦,《国语。郑语》所记为“彭姓”,字虽异写,所指则一。韦注:“大彭,陆终第三子,曰,为彭姓,封于大彭,谓之彭祖,彭城是也。豕韦,彭姓之别封于豕韦者也。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诗经。商颂。长发》郑玄《毛诗笺》也云:“韦,豕韦,彭姓是也。”这支豕韦既然是陆终之后、祝融之裔,族系自然源出华夏。其自夏初以来,长期是夏王亲信族邦,至帝孔甲时方为唐尧之后刘累之族更替,不久又复国,直到夏朝末年方亡于商,因而《国语。郑语》云:“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诗经。商颂。长发》亦记成汤伐夏的最后几次重大战事云:“韦顾既伐,昆吾夏桀”。可见地处今河南省滑县东南的豕韦或曰韦,在夏朝共主政治体系确有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因而诗《长发》载成汤灭夏,要以先翦灭韦为战略上的前提步骤。据徐中舒先生研究,这支豕韦原是一个从事采捕而兼有粗耕农业的部族,并有衣猪皮的习惯,夏亡后其后裔逃亡远徙东北者如、挹娄,直至汉代仍然保留着这一古老的风俗。[2](P49-50)《后汉书。挹娄传》记其“常为穴居,以深为贵,大家至接九梯。好养豕,食其肉,衣其皮。冬以豕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故豕韦一名,反映该族很早就擅长于养猪制革,并以之为对夏王室的主要职贡。惟家畜业的发达当意味着其农业已达不低之水平。该部族在夏亡后逃徙东北的只是一部分,其余部分则降服商人,成为其外服而仍居留于黄河流域。《国语。郑语》又云“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倘若商伯非为夏伯之误,或如韦注所云:“殷衰,二国相继为商伯。”即其后裔在商末可能又曾复国。

另一支豕韦即《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晋太史蔡墨所云刘累之后,春秋时期晋国卿族范氏即其后裔。《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范宣子追述其祖先历史云:“昔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此说与上引史墨所云合,(注:《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记刘累“更豕韦氏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杜预注:“晋范氏也。”)实指孔甲时由御龙氏代为豕韦氏者,夏末原防姓或曰彭姓豕韦氏被商朝灭亡后,殷商时期复承其国名的就是此系。按史墨及范宣子之说,此后一豕韦氏出自陶唐氏,同样源于华夏,乃中原族系。《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记其于夏朝晚期“更豕韦氏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杜预注:“不能致龙,故惧迁鲁县,自贬退也。”此即彭姓豕韦氏复国的原因。至于范氏先祖惧而所迁之鲁县。杜预注:“鲁县,今鲁阳也。”《左传》所述,当为东周地名,其时鲁县和晋朝鲁阳,即今河南鲁山县,乃周公东征之前的封土,属华夏腹地。从范宣子所述其祖先自虞夏至商周的历史,可知不仅范氏族系居地长期不离黄河中游一带,而且作为其先世的这支豕韦氏显然在殷商时期仍然主要居息活动于中原地区,先秦传世文献和卜辞称之为妹、沫、昧等。《尚书。酒诰》:“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妹土嗣尔股肱”。此妹邦、妹土,伪《孔传》称之为“妹国”,并且明确指出:“妹,地名,纣所都朝歌以北是。”而朝歌一带,正是周公东征后卫康叔的封地。《诗经。墉风。桑中》妹作沫,郑《笺》:“沫,卫邑”。《正义》引“《酒诰》注云:‘沫邦,纣之都所处也’。于《诗》国属墉。”沫邑、妹邦、妹土,所指为一,在今河南淇县一带,正好与《诗经。长发》中遭成汤首伐的韦(今河南滑县)紧相邻接,又从历史地理方面印证了沫、妹、妹和昧与韦的密切关系。由此可知,殷商时期,妹国也已经逐渐成为殷王室倚靠的亲信国族,因而地处殷王朝政治重心区域。商代晚期的卜辞反映殷王颇为重视之,《甲骨文合集》8064即记“王往于昧”、9596记“乎田于昧”。西周朝歌一带属卫后,同音地名妹、沫、昧仍长期保留下来,《桑中》一诗所咏“沫之北矣”、“沫之东矣”、“沫之乡矣”可证,而《桑中》据诗序正是诗人讽刺卫国公室之作。

由此可见,上述两支豕韦氏都出于华夏,原并非东夷,是有史可稽的。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