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成烈嘉措

成烈嘉措

成烈嘉措(18561875) 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领袖达赖十二世,清西藏沃卡俱卓人。咸丰八年,即1858年,经金瓶掣签认定为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由摄政热振呼图克图为其落发更衣,取法名阿旺罗桑丹贝坚赞成烈嘉措。咸丰十年,即1860年,在布达拉宫坐床,咸丰帝赐敕书并赏银万两。八岁受沙弥戒

成烈嘉措(1856-1875)出生于西藏的沃卡俱卓地方。第十一世达赖喇嘛去世以后,西藏各界代表包括地方政府和三大寺在内,在前藏找到了三个转世灵童。1858年在咸丰皇帝的命令下,在西藏布达拉宫举行了"金瓶掣签"仪式,由驻藏大臣主持。成烈嘉措被选中,然后由西藏地方摄政为他剪发、更衣、取法名。1860年在布达拉宫为他举行了典礼,皇帝特地派代表颁布政府任命书,还赏赐了10,000两白银作为典礼费用。 1864年达赖喇嘛到了接受戒律的年龄,由于传统的担任者班禅这时年龄还小,就由甘丹寺的一位高僧代理。朝廷专门发布文书表示祝贺。 1875年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突然在布达拉宫去世,年仅20岁。

十二世达赖喇嘛成烈嘉措,乳名洛桑丹增晋美,于1856年出生于西藏山南地区,经1858年金瓶掣签仪式确认,继圆寂的克珠嘉措成为西藏历史上又一位政教大权在握的历史人物。他出生的年代正逢鸦片战争爆发不久,中华民族处于多灾多难的年代。日益腐朽没落的清朝中央政府在内患外忧的困扰之下几乎病入膏肓,无力西顾。英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不仅打开了中国的沿海大门,而且以印度为基地向西藏步步紧逼,蚕食西藏,妄图囊括包括西藏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肥沃、富饶的美丽疆土。与此同时,西藏政局动荡,僧俗官员为权力而互相争斗,同内地一样饱经内忧外患,事变层出不穷。1873年,19岁的成烈嘉措在此多事之秋亲政,不仅未能力挽西藏于狂澜之中,而且在短暂的一年之后突然暴死,真可谓出征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为后人留下了诸多遗憾和不解之迷……

位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的沃卡(Vol-dgav)是一个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的著名胜地。“此地雪山高耸,白雪皑皑,树木茂密,花团锦簇,香气扑鼻,景色迷人,美妙无比。在高耸入云的山峰周围,低峰环绕。在诸山正面和山峰之间,溪河淙淙流响。其中,一些溪河卷起巨大的白浪,声音宏壮,空谷激荡;一些溪河水流婉转,水色湛蓝,堪与天空媲美。这些江河、溪流、瀑布和山泉时大时小,在山坡、峡谷和平原上蜿蜒流淌,滋润着大地,从而使大地上长满了各种甜美的果实和艳丽迷人的鲜花,使当地居人和动物受益无穷,堪称风水宝地。”[1]沃卡景色之所以如此迷人,据信得益于吐蕃赞普时代以拉钦沃德贡杰大神(Lha-chen Vod-de gung-rgyal)为首的著名的十三神及其天龙部众在此居住和法王松赞干布和各位大师的加持。在吐蕃时期,以拉钦沃德贡杰大神为首的十三神为本教神灵,后经莲花生大师降服后,皈依了佛门,并成为佛法的护法神。正是在这些护法神的保护之下,无数高僧大德得以在此安静的修行,并获得

各种成就。

也正因如此,沃卡不仅是一个景色迷人的风景胜地,而且还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著名宗教圣地。西藏历史上著名的精其寺(rDzing-phyi dgon)就坐落在这里。据载,沃卡以前有一尊从圣地印度迎请而来、天然生成的水晶弥勒佛像,其心间有不可思议的智慧勇识菩萨像。这尊神变工匠用各种珠宝浇铸而成的至尊弥勒佛像殊胜无比,当初从印度迎请到沃卡的弥勒佛洞时,弥勒佛化身的噶尔尊珠雍仲(mGar-mi brTson-vgrus gyung-drung)同时想为僧人建造一座寺院,以饶益众生。当思忖何处修建寺院时,同授记所述一样,弥勒佛像说道:“(就修建在)池子之外下方吧。”于是,在此修建了一座使众生获得无上福德资粮的寺院,并将其称之为精其寺(意为池外寺)。[2]寺院建成之后,前来朝圣、学习、修行的高僧大的络绎不绝,精其寺因此闻名于世。格鲁派鼻祖宗喀巴及其八大弟子也不远万里慕名前来修行,并对该寺进行了维修。

藏历第十四饶迥的阳火龙年(1856年)十二月,十二世达赖喇嘛成烈嘉措就出生在雪域中心卫茹南面这片美丽神奇的地方。

十二世达赖喇嘛成烈嘉措出自跋卓娘仓巴(vBag-vbrog nyang-tshang-pa)家族,[3]并非“西藏大贵族拉鲁之子”,[4] 在血缘上与拉鲁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认为,这一家族就是西藏人类起源最古老传说中六大家族之一的跋氏家族,因此“十二世达赖喇嘛血统高贵、纯净、圆满。”同时据该着,十二世达赖喇嘛的父母都是虔诚的佛教徒,诚实、勤劳、善良、友好,为藏族人民传统光辉形象之典范。其父彭措次旺(Phun-tshogs tshe-dbang)“品德高尚,为人友善,乐于助人,敬奉三宝、喇嘛,相信因果善业。其母次仁玉珍(Tshe-ring gyu-sgron)为人一视同仁,老幼无欺,吃苦耐劳,尽心尽力完成公私差税,富有同情心,待人友善。父母二人虔诚敬奉上师、三宝,因果善业吉祥圆满。”[5]

据传,在十二世达赖喇嘛出生前,出现了许多奇异的征兆。早在1856年的夏天,其母梦见她打算前往精其朝拜弥勒佛像时,自己骑着一头大象,爬上了沃德贡杰雪山山顶。同年夏末秋初的一个夜晚,当其父在打场卧躺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幻影,房间内阳光四射,犹如太阳从精其后山山尖突然升起一般。当他过去看时,却是半夜,天空繁星闪烁。另外,沃卡喇章和吉巴寺放生的神牦牛平常都在山上野放为生,从不到平原地段来,但在同年秋中,这些神牦牛好像有人驱赶一样,突然来到十二世达赖喇嘛出生地附近咆哮、撒欢。当时冬天的天气寒冷刺骨,但在院子里的一片石板裂缝中间却张出了五枝刺蘼树枝,其间,叶片虽然被小羊羔啃食,但在第二年认定寻访人员到来之时仍能清楚到地看到刺蘼树根。另外,在阳火龙年间,其父在前往精其背后上部城镇途中拾得一杆小戥子,因为以前不曾见过这样的小秤,不知为何物。于是向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出生之神博炯请求明示:“拾得小秤,不知是凶、是吉?”出生之神授记说:“此乃同汉族见面的征兆,应妥善保存。”此前,十二世达赖喇嘛出生地的家畜受灾较为严重,食物也较为匮乏,难以交纳赋税,因此其父对地方神博炯说:“现在到别处谋生吧。”地方神劝阻道:“不可别移他处,幸福的太阳即将冉冉升起。”一家人于是依劝坚持住了下来。此外,在众生皈依怙主十二世达赖喇嘛即将诞生之前的十一月,噶厦政府的一匹带有鲜明马斑的棕色快骡来到了精其和十二世达赖喇嘛出生房子的附近,并在此长期漫游徘徊,不肯离去。总之,这些奇异、吉祥的征兆都预示着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到来。

1856年十二月,当七曜值日神日曜和星宿斗宿圆满回合顺逆之时的黎明寅时,十二世达赖喇嘛顺利降生于世,与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的预言完全吻合。按《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当七世达赖喇嘛在沃卡恰村卡居住时,左邻右舍的百姓都前来朝拜,朝拜的人群中当时有一位高贵的妇女。七世达赖喇嘛于是给她了一个未开口的水果,并嘱令说:“这个水果暂时不开口,将来一定会开口的。”这位妇女获此赏赐后,因为十分高兴,水果结果在半路上就开口了,自己吃了一部分,并且给人了一部分。七世达赖喇嘛心想这家一定会出生一位品行极为高贵的幼童,家里的柱头上也会流出纯正的奶水。结果当十二世达赖喇嘛出生时,果然在他家的柱头上还留有以前流过奶的痕迹,同时在墙壁上部还留有奶向上倒流的奇异痕迹。与此同时,一只没有下啄的乌鸦也整日在寝宫周围徘徊,一直到十二世达赖喇嘛被迎往拉萨后才离去,同以前历辈达赖喇嘛即将诞生时所出现的征兆完全相同。这些征兆旨在表明,出生的幼儿即是达赖喇嘛的转世幼童。

十二世达赖喇嘛一出世就一表人材,相貌堂堂,行为也与众不同,不像普通孩子那样,总是爱哭。对问话或不问话的人,无论贫富贵贱、职位高低,都不畏惧,脸上总是充满慈爱之情,笑脸相迎。虔诚地敬奉三宝,尤其喜欢出家之人。铃、杵和宝瓶等物到了手上,总是做出演奏和灌顶一类的动作。年纪虽小,犹如莲花根茎,思维和行为却具有饱腹学识老人的风范。因此以精其寺格西洛桑扎西为首的僧俗百姓就立即前来拜见。为了保持绝对清洁,除格西和幼童父母外,其它任何人都不许同幼童接触。格西再三反复叮嘱并为幼童沐浴。前来拜见的各位圣贤都无比高兴,知道“这是一位圣贤大士”,并竞相奔走相告,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四面八方,仿佛有人专门在为此奔走相告。十二世达赖喇嘛父母原本清静的门庭于是变得车水马龙,前来拜见幼童,献哈达,为其父母等提供生活用具的人群络绎不绝。

1855年6月25日十一世达赖喇嘛克珠嘉措在布达拉宫英年圆寂之后,咸丰皇帝任命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为摄政,掌管西藏事务。寻访十一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于是就成为摄政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和噶厦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在摄政的主持下,以拉萨三大寺、上下密院、近侍南杰扎仓等为首的所有大小寺院连续举行了盛大的福寿法事活动,以祈请转世灵童的早日到来。并延请各位德高望重的喇嘛和护法神对达赖喇嘛转世灵童转世的方位、转世的年月日和父母名字等进行再三反复的考察,并达成了将在东南方,地支和五行为火龙的年份,尤其可能在火龙年九月内转世的共识。其中,护法神大梵天明确降神说:“(灵童)父母的名字中带有扎(bkra)字和玉(gyu)字,从中将结出福缘的果实。”这里的扎字即指其父名字中的彭措(phun-tshogs)二字之义,玉字即指其母名字中的玉珍(gyu-sgron)。关于灵童出生的地点,大梵天又在火蛇年二月降神说:“其地山如大象,河水右向流,自从杰和噶尔氏后,顶部形同云绕,底部森林茂密,从中一定会找到如意宝石,对此切切勿忘。”在此,头两句明白无误地指出了灵童出生地的地形特征,第三句和以后的句子接着指出该地位于曲科杰附近,在鲁梅大师的追随者噶尔氏尊珠雍仲修建的精其寺附近会找到像如意宝石一样珍贵的转世灵童。[6]

与此同时,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于火龙年(1856)九月和火蛇年(1857)元月先后两次向前藏后藏、达布、工布、上部阿里三围、藏北四部、康区各宗(奚+谷)和巴塘理塘中甸德格、霍尔各部,以及琼波白、黑、黄三部和炉定等藏区各地下令,务必将各自辖区内具有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特征幼童的真实情况立即上报。拉萨南部的桑日、沃卡、杰奎,东南交界的达布拉索,北方的蒙古地区、绒波的琼波色扎和拉萨附近的娘镇,以及拉萨东北交界的中甸和东若等各地于是陆续上报了各自辖区所生灵异幼童。根据所报情况,并结合护法神和大喇嘛所进行的授记,认为桑日、沃卡和达布拉索等三地所报幼童灵异最为卓著。

为了进一步查实所报幼童情况,热振活佛特选派十一世达赖喇嘛侍读(色拉寺)果莽扎仓的格西阿旺诺布及其助手色拉寺麦扎仓的工布格西阿旺楚臣等人前往桑日等上述三位幼童出生地,详细考察各位幼童的长相、行为,向各自父母分别查询幼童出生前后的征兆等情况。同时向周围地区的僧俗百姓详细查询其它有关幼童出生前后所出直接和间接征兆等情况。同时再三要求将考察情况写成书面报告呈报,并责令山南等各地举行供施佛事。

考察人员根据摄政热振活佛的命令,于是于火蛇年(1857)四月动身对各位幼童进行查验,并于4月20日抵达沃卡。两位格西在沃卡宗代理宗本和精其寺执事的陪同下一起单独拜见了幼童。拜见时,只留灵童一人,他们各自先向灵童敬献了哈达,灵童双手欣然接受。接着两位格西与精其寺执事和噶尔库修行者色拉寺杰扎仓格西等人一起为幼童进行了沐浴。尽管时间很长,但幼童一点也没有露出不耐烦之意,坐姿轻松自然。当两位格西将幼童迎请到怀中时,幼童毫无怯色,欣然而往。两位格西于是对幼童的长相等身体特征进行了仔细的查验。幼童相貌端正,眉清目秀,尽管只有四个月零二十多天大,但与其它幼儿相比,体型较大,十分惹人喜爱。据他的父母说,他右脚脚底有一个自然长成的(藏文字母)阿字,对此也进行了仔细的查验。结果在双脚脚心肌肉黑红色纹样中间确实长有藏文楷体阿字和萨字一样的不同纹样。石梯上也还留有相同的脚印,脚印离当时虽然过去了十五天左右时间,但与幼童的脚型相比,只是稍稍小了一点。右脚的脚印较深,脚底纹样清晰,历历在目,左脚的脚印也较深,只是纹样略微不同而已。石梯上揭走脚印石块的痕迹和两块石头的尺寸看上去不甚协调,但经仔细查验,二者完全吻合。

与此同时,两位格西请求抵达杰地的昌珠护法大梵天神对达赖喇嘛灵童的转世地点再次进行授记。结果,大梵天降神说:

“万丈入云雪山边,大象身形山前处,花园之水右向流。 雪山怙主雪山狮,风神一方显吉兆。 蓝色苍龙横长空,万里晴空一声吼,惊天动地撼寺院, 意愿犹如甘露雨,心想如意万事成。”

此则授记说,在沃德贡杰大雪山附近的曲科杰地方,山前形同大象,河水向右流淌。犹如众兽之王狮子一样英勇无畏、除却众生一切灾魔的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将在此西北方向即风神一方降生。显而易见,昌珠护法所授记方位与沃卡幼童所在方位完全吻合。此外,萨迦寺卸任堪布多吉仁钦从工布返回途经达布时,依曲科杰僧俗总管之请,对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也进行了测算。结果,他也认为精其地方妇女次仁玉珍的儿子就是达赖喇嘛身语意真实无误的化身。

两位格西于是将护法神和大喇嘛们盖有印记的授记等材料上报给了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众噶伦对此也无异议。但由于两位格西对另外两位幼童没有进行特别的考察,众噶伦因此对各自所属辖区上报的情况进行了反复细致的研究。认为将桑日、沃卡和达布拉索等地出生的三位幼童的名字写入签牌进行金瓶掣签的时机尚不适宜。于是请求赤钦经师洛桑钦饶活佛、道行卓异的曲桑喇嘛益西嘉措活佛、贝拔活佛和噶厦政府的特殊护法神乃穷护法、拉莫梵天护法、桑耶大护法和昌珠梵天等护法神再次进行授记热振呼图克图本人也反复对此进行了卜卦,结果都完全一致。 [3]

热振呼图克图同众噶伦基巧堪布等商议之后,随即召开了以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等三大寺为首的各寺执事喇嘛和噶厦政府各级僧俗官员参加的联席会议。在全体大会上,详实地宣读了十一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候选人在西藏和藏区的出生情况及其所显灵异征兆,政府向各个地方首领下发的要求上报的命令,各地陆续上报的情况,各候选灵童父母和周围百姓所报情况,护法神和大喇嘛所做上述授记、即一致认为桑日、沃卡和达布拉索三地所生幼童最为灵异等经过,专门派遣上述两位格西进行详细考察及其上报结果,以及三位候选灵童父母及其周围僧俗百姓和两位格西的汇报情况,及请求护法神和喇嘛降神授记的结果等等情况。

热振呼图克图同时指示说:按天命大皇帝以前所做规定,需要进行金瓶掣签确定,是将这三位候选灵童的姓名入瓶掣签,还是需要再次寻访其它候选灵童,请在座诸位,无论尊卑贵贱,都公正无私、毫无隐瞒地作出自己的决定。与会的僧俗贵贱人士一致认为,这是寻访确定众生怙主、遍知一切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最好办法,认定转世灵童事不宜迟。护法神和大喇嘛所做的真实授记和吉兆不胫而走,传遍了大街小巷。因此,应将这三位候选灵童迎请到拉萨,由汉藏官员和喇嘛等进行观察,如果大家信服,则可以进行金瓶掣签;如果这三位候选灵童迎请到拉萨后,在观察期间难令众人信服,那就只好再寻访其它候选灵童。众人在议定的文书上盖章后呈报给热振呼图克图,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于是将大会所议内容详细写成文书,递交给了驻藏大臣。

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同时还行文驻藏大臣说:想把桑日、沃卡和拉索三地出生的候选灵童立即迎请到拉萨,以利于金瓶掣签之前汉藏官员和喇嘛等人进行细致的观察。如果众人对这三位候选灵童进行金瓶掣签的资格心悦诚服,则请驻藏大臣将此情形和往昔文书择定吉日进行金瓶掣签之事上奏,请求大皇帝恩准。

随后,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分别派人迎请三位候选灵童前往拉萨。其中,派帕拉之子前往沃卡迎请沃卡候选灵童。帕拉之子一行于九月十三日从拉萨出发,于十八日抵达擦丁喀,并立即前往拜见了灵童。据说,这天的天气也格外好,在寝宫顶上至西北方向一带的天空中,还出现了白色氆氇状的云彩,久久不散。 [2][3]

二十一日,沃卡精其寺的僧人们手捧各种供品,虔诚地排列在灵童出生地至寺院正门之间道路两侧夹道迎候;所有村庄的村民也敲锣打鼓,高举经幡相迎。前来迎请的人群凡是见到灵童者,莫不虔诚祈祷。迎请灵童之人莫不恪尽职守,殷勤周到,最后将灵童迎请到弥勒佛的驻锡地、即集会大殿无畏五瑞兽支撑的宝座上。精其寺摆满了各种茶食和油炸面点,身语意等佛像均按净土排列,披上了长长的天衣,其前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供品。精其寺各扎仓的执事喇嘛和前来朝拜的僧俗百姓,无论尊卑贵贱都极为高兴,莫不喜形于色,请求加持,将所有人都导入了信解地。朝拜弥勒佛殿等上下供殿佛像,为其上供、献哈达后,来到楼顶的利玛拉康殿中休息。此时,由于年纪尚小,十分想念其母,于是前往拜见。傍晚,住却定喇章宫。

二十二日,在却定喇章宫中接受朝拜,以满足众人之愿。二十三日是轮值星月亮和柳宿圆满汇合,太阳等诸曜吉祥圆满的吉日。上午,帕拉之子先向灵童敬献了茶食等政府所给礼物,接着敬献了洁白无瑕、长长的内库哈达,古旧金铜胎质的无量寿佛佛像和一包盖有封印的黄色包裹,以及七包高档水果,在包裹之上也同样盖有封印。其中黄色包裹中有一套按灵童身量制作的外库衣服,一顶帽檐黄色、帽里为呢子制成的黄色觉夏帽,一件红缎衬衣和一条橘黄色丝绸腰带及外套,外套外面为黄色外库布料,里子为氆氇。灵童十分高兴,充满感激之情,穿上衣服,吃毕茶食后,同其父母、舅舅、身边侍从,和专程前来迎接的帕拉之子及其随从、沃卡代理宗本、精其寺执事喇嘛以及前导引香队伍一起起程奔赴拉萨。此时,精其寺和附近村庄的僧俗百姓都敲锣打鼓、挥舞经幡前来欢送;煨桑的烟雾弥漫天空,形成烟云;众善神也欢喜踊跃前来敬献,各种各样的供品在天空的四面八方形成了朵朵白色的云彩;四周彩虹环绕,出现了许多奇异的吉兆。抵达沃卡溪口一个名叫喇嘛宝座的地方时,精其寺在此扎帐设灶,为其送别饯行,用毕茶食后,寺院众喇嘛向三福田敬献了见面哈达,灵童同时为众人加持,满足了众人的愿望。其后,帕拉之子先行,令沿途各宗以上述礼仪准备接待灵童一行,沿途各宗的接待都准备得十分完美。 [3]

二十八日上午,以桑耶寺大护法之请前往桑耶寺。桑耶护法十分虔诚地向灵童敬献了见面哈达,灵童毫无怯色,欣然而受,同时也向对方敬献了见面哈达和其它供品。此后,灵童一行翻过郭喀拉山口,于十月二日水曜会房宿、诸曜会合的大喜吉日抵达布达拉宫。随后被迎请到历辈达赖喇嘛都十分喜爱、与罗布尔卡格桑颇章比邻的扎西却丁宫中。

当天,达布拉索等地出生的两位灵童也抵达了拉萨郊区。噶厦政府向每位灵童敬茶,献见面哈达和油炸面点。按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等人以前协商结果,即先前所发通知内容,七日将三位灵童迎往罗布尔卡格桑颇章,在众噶伦、三大寺执事喇嘛和噶厦政府各级秘书参加的联席会议上对三位灵童进行详细考察。

十月七日为月曜和牛宿会合的良辰吉日。这天上午,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从席德林前往罗布尔卡格桑颇章,三位灵童在众大臣的注目之下,先后被迎请到格桑颇章。每位灵童分别向热振呼图克图敬献了见面哈达,然后在日光柱间安排的宝座上面上而坐。用毕茶食后,将众生怙主历辈达赖喇嘛的本尊、圣像、宗喀巴大师的扎西多卡玛像和历辈达赖喇嘛用过的念珠及金刚铃等物品陈列在一起,同时在其间还混有一件同历辈达赖喇嘛无关的相同物品。然后,热振呼图克图对三位灵童说道:“正确无误地将眼前达赖喇嘛的本尊认出来。”并且令基巧堪布阿旺丹达在此查验。当侍读格西洛桑钦饶旺秋虔诚地邀请三位灵童依次看认宗喀巴大师的两幅画像时,沃卡灵童泰然自若,欣然伸出右手,将宗喀巴大师的扎西多卡玛画像请到怀中,并低头顶礼,神情分外虔诚。然后,又拿出两串珊瑚念珠请三位灵童看认,结果沃卡灵童只触摸了一下达赖喇嘛用过的那串念珠。其后,又请他们看认金刚铃杵,结果沃卡灵童右手抓住了达赖喇嘛用过的那只金刚杵,并且将它放到了自己的胸前。其它两位灵童有的真假都要,有的虽然也触及到了真的用品,但旋即就扔弃不顾了。结果,所有与会者、无论职位高低、尊卑贵贱都被沃卡灵童的相貌、神采和行为完全折服,并对他深信不疑。

圆满完成辨认佛像和用品后,三位灵童分别被迎回了扎西却丁宫等各自住所。随后将辨认经过和众人对此深信不疑的情况以及要求立即择定吉日等请求向驻藏大臣进行了汇报,并请查验。十三日,热振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等汉藏官员、喇嘛等都聚集在罗布尔卡格桑颇章的日光寝殿中。同以前一样,将三位灵童迎请到殿中,让驻藏大臣亲自查验。驻藏大臣见三位灵童相貌不凡,十分满意,于是上奏朝廷,要求恩准择吉日将三位灵童的名签放入金瓶掣签。咸丰皇帝于是于1857年十一月十七日下诏,正式批准准予金瓶掣签:“兹据(驻藏大臣)满庆奏称,其颖悟异常显著瑞灵三幼童,实属祥瑞之事,朕心悦慕。着照所请,即遵成例将此三幼童之名附入金桶唪经,敬谨掣签,限定呼毕勒罕(转世灵童)。嗣经掣定后,由驿奏闻。”[7]

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按照咸丰皇帝的诏谕,商定在阳土马年(1858年)新年新宿月十三日吉日正式举行金瓶掣签仪式。在金瓶掣签之前,三位候选灵童都被转请到整洁、清净的地方休息。其中,沃卡灵童被迎请到贡萨雪桑丹格佩泰却林居住。噶厦政府命令堪穷欧席巴阿旺诺布住寺服侍,令侍读喇嘛阿旺诺布在此服侍沐浴,命令班伦之子格旺等人为主管三位灵童接待任务的总管。同时命令候选灵童父母和服侍人员务必保持驻地卫生,尽职尽责,从而使候选灵童在金瓶掣签之前得到很好的休息。

与此同时,积极为金瓶掣签进行筹备。从该月二日起就已事先将金瓶从大昭寺迎请到布达拉宫供有皇帝画像的萨松南杰殿中,并在佛法僧三宝和佛像前摆设了大量丰富的供品。并从这一天开始至十三日止,除十二日停止外,对金瓶举行了为期十一天的供养诵经仪轨。由侍读个西洛桑钦饶旺秋活、贝拔活佛、近侍南杰扎仓祈祷团以及字正腔圆的时轮师徒等为首的五十个扎仓的僧人,以及夏孜法王、强孜法王、上下密院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等三大寺卸任主持轮流诵经。每天轮流四次,每次诵一遍上师供乐空无别经,三遍祈祷金瓶圆满经。晚茶时,向各护法神献朵玛,进行富有实效的酬补和请托等仪式。三日,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参加了中午的诵经法事,大力祈祷。

同时在十三日之前,从布达拉宫的南杰扎仓、乃穷护法神殿、吉祥天女神殿和桑耶护法神殿中分别派三十人,专门为护法神举行七天富有实效的酬补和请托仪式。同时,对拉莫神殿和噶东神殿中的各护法神也一视同仁,对他们也分别举行了七天富有实效的酬补和请托仪式。

十三日这天为值日星木曜同井宿鬼宿相会的大吉之日。这天,向拉萨大、小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布达拉宫的帕巴拉康、甘丹寺昌珠寺桑耶寺金塔分别供奉盛大的五种千供。同时在当天上午,在旧木鹿寺为乃穷护法举行了隆重的祭祀活动,并且将噶东护法和拉莫护法迎请到拉萨的摄政喇章顶楼的小寝宫和甘丹寺顶楼神殿中,派专人分别向二者供奉了哈达和相应的供品。摄政呼图克图朝拜完拉萨的大昭寺后,前往布达拉宫,朝拜了帕巴拉康和各大金塔为主的上下佛殿,并向佛像举行了盛大的祈祷、敬供和献哈达等活动。

摄政和驻藏大臣陆续抵达布达拉宫后,在汉藏喇嘛、官员们的注目之下,清朝文书用满文将候选灵童的名字一一写在签上,堪仲用藏文也把候选灵童的名字一一写在签的另一面。写好后呈送摄政和驻藏大臣等官员查验。核查无误后,驻藏大臣向皇帝画像叩拜,并将名签放入金瓶之中。其后,按照仪轨,在场者一起高声念诵请求圣大悲观世音菩萨和三宝慈悲护佑的真言和祈愿偈颂三遍后,驻藏大臣再次向皇帝的画像行三跪九叩大礼,然后摇动金瓶中的三只名签,最后虔诚无欺地从金瓶中抽出一只名签。经呼图克图活佛和驻藏大臣共同验证后,当场宣布:“此签系沃卡洛桑丹增晋美”的名签。众人由于抑制不住对三宝的虔诚和喜悦之情,当场齐声高呼“拉嘉罗(愿善神得胜)!”驻藏大臣对沃卡灵童的父亲彭措次旺说:“您的儿子洛桑丹增晋美经过金瓶掣签,被确定为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因此,快去向大皇帝谢恩!”彭措次旺于是来到皇帝画像面前,向皇帝顶礼,并向驻藏大臣和呼图克图活佛一一敬献了哈达。接着,向驻藏大臣等汉族官员敬献了油炸面点、氆氇和香等礼品,摄政亲手向驻藏大臣等人敬献了佛像和哈达。与此同时,粮台长官和代本以上的噶厦政府高级官员和贵族也向驻藏大臣等人一一敬献了一条哈达。之后,摄政和驻藏大臣二人一起来到德吉小寝宫,驻藏大臣打开了十一世达赖喇嘛圆寂后封存的珠宝印鉴、诏书、金印和大印。除转世灵童目前适用的大印外,其它印鉴都如数移交给摄政保管,待转世灵童坐床后启用。随后,驻藏大臣等人便返回了驻地,并向清朝中央政府汇报了金瓶掣签的结果。

据说,当天上午,沃卡灵童就要求前往贡萨小寝宫露台,侍读格西阿旺诺布等人以应沐浴为由加以劝阻,但沃卡灵童仍坚持前往。当他抵达贡萨小寝宫露台,面向东方而坐时,东方山尖上的红日同时从云团中喷发而出,光芒四射。在金瓶掣签的时候,在昴宿石山和瓶山的天空中,突然形成了“沃”字形状的白云。许多人都见到了这一奇观,并纷纷议论:“一定会抽中沃卡灵童的名签。”当时出现了许多诸如此类令人不可思议的奇异征兆。

藏历1858年四月十五日,咸丰皇帝正式确定沃卡灵童达赖喇嘛真正转世灵童的诏书和礼物抵达拉萨驻藏大臣衙门。为此,拉萨举行了迎接诏书的盛大仪式。十五日早上,布达拉宫和罗布尔卡格桑颇章宫殿楼顶香烟缭绕,经幡招展,长号悠扬,唢呐齐鸣,载歌载舞。拉萨和布达拉宫脚下雪区的百姓们也扬幡吹号,神情庄重,虔诚以待。在麦吉驻藏大臣衙门到罗布尔卡之间,色拉寺哲蚌寺、木麓寺、席德林、嘉波日、丹许寺和南杰扎仓等大小寺院的僧人组成的僧人仪仗列队相迎。其中,南杰扎仓的僧人在罗布尔卡前面列队迎候。噶伦、公爵、札萨克、台吉、内廷堪布和堪钦堪穷,以及粮台长官、代本和布达拉宫及噶厦政府的代表卓尼、勒参巴等十多人前往驻藏大臣衙门,将诏书从驻藏大臣衙门迎请至罗布尔卡。当时,转世灵童和摄政活佛俩人正在伦珠噶蔡殿中,诏书抵达后,旋即设案供奉。其后,迎请诏书的内地官员等众在措钦日光大殿就坐,转世灵童依次进行了会见。驻藏大臣前往巴日拉康叩首完毕后,迅速抵达罗布尔卡,并在伦珠噶蔡殿同转世灵童举行了会见,互致哈达,赐茶食、佛像和哈达等物。

接着,堪仲将诏书迎至措钦大殿。驻藏大臣抵达措钦大殿后,热振呼图克图面向东方跪下,噶伦基巧堪布、达尔罕、贵族、札萨克、台吉和粮台长官、代本以上的高级官员随后也面向东方跪下。接着,仲译堪布宣读诏书,宣诏完毕,全体汉藏僧俗官员行三跪九叩之礼。之后,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宝座上就坐,其它内地官员也依次入座。噶伦、粮台长官和代本以上官员接着向驻藏大臣敬献哈达。

按照惯例,通过金瓶掣签正式认转世灵童后,必须为转世灵童剃度,献袈裟,取法名,使其成为释迦牟尼的声闻弟子,正式进入佛门。为此,拟定于正月十五释迦牟尼佛演大神变之良辰吉日为转世灵童剃度并献法名。并从十四日开始,就进行了充分地准备,在罗布尔卡格桑颇章小寝宫的上下佛殿中都摆下了盛大的供品,预先为大、小昭寺的两尊释迦牟尼佛像布达拉宫的圣观世音菩萨吉祥天女等佛像献上了新衣。由于班禅大师丹贝旺秋(1855-1882年)刚年满四岁,不能为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剃度和取名,因此由摄政热振呼图克图代为举行。十五日上午,摄政活佛从拉萨的席德林喇章出发,向众主尊佛像献新衣和哈达,并向佛像大力祈祷之后,前往罗布尔卡的格桑颇章。当太阳刚从格佩日山尖升起,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就在联络官堪穷阿旺丹炯、陪行总管、粮台长官贝林巴、联络官帕拉之子和卓尼、侍寝官及孜仲等人的迎请下,从贡萨格佩桑丹泰却林动身前往罗布尔卡格桑颇章,整个队伍步伐矫健,声势浩大。拉萨和布达拉宫山下各城镇的居民倾巢而出,涌向楼顶,敲锣打鼓,挥舞经幡相迎。煨桑的烟雾弥漫空际,形成法云供。抵达罗布尔卡时,第二遍音乐响起,僧人们在罗布尔卡正门外夹道相迎,众噶伦持香前导,寝宫传达室人员吹唢呐相迎,摄政活佛也前来供香迎候。转世灵童最后被迎至寝宫中的罗汉殿落座,摄政先向转世灵童敬献哈达,接着依次献茶点。食毕,摄政热振阿齐图呼图克图阿旺益西楚臣坚赞贝桑波为转世灵童举行了剃度仪式,并献袈裟,上法名“至尊阿旺洛桑丹贝坚赞成烈嘉措贝桑波”。十六日,驻藏大臣携上等内库哈达、金铜胎质的无量寿佛佛像、带有底座檀香木的羊脂玉浮雕、黄色先绸、桔黄色绸缎和红绸等礼物前往罗布尔卡祝贺转世灵童剃度圆满成功,同时嘱令摄政“一定要尽心尽职地服侍达赖喇嘛,不得有误”,并将剃度、取法名等详情呈报中央政府。咸丰皇帝为此“不胜欣悦”,并诏令热振呼图克图“留心善事,俟(转世灵童)及岁后,应坐床之一切事务,着(驻藏大臣)满庆妥为办理,照例具奏。”[8]同时封赐转世灵童、即十二世达赖喇嘛的父亲为公爵,并赐一品顶戴

1859年十月三日,咸丰皇帝批准十二世达赖喇嘛于1860年七月3日正式坐床,同时为了使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庆典仪式得以圆满顺利进行,命令驻藏大臣满庆、恩庆届时前往看视,扶十二世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坐床。同时命令理藩院拣派司员二人驰驿将诏书和赏赐等物专程送往西藏。并令沿途所经之地直隶、山西、陕西、西川等处地方,着各该督抚派委道、府、副、参大员,妥为护送。并着有凤于司库提银一万两,届时交与司员带往西藏,一并赏赐给十二世达赖喇嘛。司员至打箭炉以西,着该督知会前途,照例预备马匹,勿致迟误。[9]

热振呼图克图噶厦政府根据皇帝圣旨,积极安排和筹备坐床庆典仪式,并于1860年六月二十七日率噶厦政府所有僧俗官员前往罗布尔卡格桑颇章宫殿将十二世达赖喇嘛迎往布达拉宫。这天,十二世达赖喇嘛身着水晶彩霞袈裟,头戴协调相称的金色极品乌班高顶尖帽,面目慈祥地从寝宫而出。按大皇帝为历辈达赖喇嘛所赐御用仪乘之制,乘坐八抬黄色大轿,在日轮宝盖、凉扇和孔雀翎宝幢的簇拥下,从罗布尔卡向右环行,直赴布达拉宫。

右侧为色拉寺哲蚌寺、木麓寺、席德林、上下密院和琉璃药王山卓盘日杰林寺等数千名手持各种供品僧人组成的僧人仪仗行列,左侧为歌舞队和杂耍队为首的拉萨和布达拉山下居民和四方天女组成的欢迎行列,在珠宝装饰一新的持香者和唢呐迎请队等仪仗队的前导下浩浩荡荡地直奔布达拉宫。

藏历七月三日,十二世达赖喇嘛按原计划正式在布达拉宫旧殿司西平措大殿坐床。对此,《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进行了详细地记载:

上午,当布达拉宫楼顶上奏响第一遍乐声时,摄政呼图克图就来到了内寝宫,并前往用茶。钦差驻藏大臣命令驻藏大臣衙门翻译通司迎请皇帝颁发的金册和诏书等封赐之物……当布达拉宫楼顶奏响第二遍乐声时,驻藏大臣抵达扎果吞波殿。奏响第三遍乐声时,摄政呼图克图和各位噶伦持香前行,老噶伦和基巧堪布二人手捧礼物,在唢呐迎请队、持香者和仁甘巴等人的前导和众人的簇拥之下,十二世达赖喇嘛一行徐徐抵达司西平措大殿。同钦差驻藏大臣等金字使等人汇合后,将大皇帝赏赐的大量礼物供奉在以前的供案上。接着,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活佛二人在供案前方设置的拜垫上面东而跪,公爵和噶伦等人随后也面东虔诚下跪。之后,由满文仲译和堪仲用满、汉、藏三种语言高声宣读大皇帝褒奖达赖喇嘛和摄政二人的金汁诏书。宣诏完毕后,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活佛二人以及其它诸人立即行三叩九拜之礼。接着,两位驻藏大臣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活佛二人敬献哈达等物,十二世达赖喇嘛将两位驻藏大臣所献哈达又分别赏赐给了二人。

当十二世达赖喇嘛第一次登上由八只无畏五瑞兽支撑的大宝座时,驻藏大臣将皇帝所赐礼物请十二世达赖喇嘛过目,然后粮台把总、夷情章京笔贴式等向十二世达赖喇嘛敬献了哈达。十二世达赖喇嘛一一回赐了各自所献哈达,并对他们一一摩顶加持。摄政向十二世达赖喇嘛叩首并敬献了称之为“长在久远”的哈达,然后落座。接着,经师卸任赤仁波且、功德林丹结林、策曲林、沃卡勒隆活佛和阿里活佛等人向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二人行礼并敬献了哈达。十二世达赖喇嘛为其一一摩顶赐福,众人依次落座。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二人头戴高顶尖帽乌班帽,南杰扎仓师徒和领诵人头戴鸡冠形尖帽孜夏帽,手捧吉祥七政宝、八吉祥物和八瑞物等物,伴随着仁甘巴老人的献词引吭高歌偈颂,同时将礼物敬献到十二世达赖喇嘛手中。接着吟诵佛法昌盛和三宝功德等吉祥偈颂,撒花雨,众仁甘巴向十二世达赖喇嘛敬献哈达并高兴地磕头……

接着,摄政呼图克图活佛、噶厦政府各位官员、高僧大德、社会名流和各行各业代表依次向十二世达赖喇嘛敬献礼物,祝贺十二世达赖喇嘛坐床圆满成功。

十二世达赖喇嘛正式坐床之后,为了感谢咸丰皇帝的恩德,于十九日特派色拉寺麦扎仓的堪布、饶绛巴格西洛桑赤列一行前往拜谒文殊菩萨化身的大皇帝。二人辞行之际,十二世达赖喇嘛面东而跪,祝愿“当今皇帝万岁、万万岁”,摄政活佛和经师等人随后也依次叩首,向皇帝致敬。

1864年,十二世达赖喇嘛9岁。这年,按照藏传佛教的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经中央政府批准,[10]任命卸任赤仁波且洛桑钦饶旺秋为剃度堪布,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为十二世达赖喇嘛举行了沙弥戒受戒仪式,十二世达赖喇嘛正式受戒出家。

据《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仪式庄严而又隆重,十分圆满。4月13日“上午,十二世达赖喇嘛在天人都应该供奉的释迦牟尼殊胜佛像前依次供奉了身被幻化天衣的主要本尊、以达苏玛而著称于世的释迦牟尼身像和四部毗奈耶经典,同时还供奉了洁净、精美的素供和朵玛供等五供。此普贤云供排列整齐,丰富精致,举世无双。与此同时,在释迦牟尼佛像前面的地板上、亦即寝门左侧安置了甘丹寺卸任法台、经师洛桑钦饶旺秋贝桑波的宝座,在寝门右侧安置了遍知一切达赖喇嘛的吉祥宝座。此外,根据参加受戒仪式人员的身份和地位,还分别为他们安排了相应的坐位。当日轮在布达拉宫顶上冉冉升起,受命参加拜见仪式的人们便陆续前往,两位经师和列席受戒仪式的僧众在中午时分也前往参加了拜见仪式。十二世达赖喇嘛从寝宫经清净三门中的檀香木门而出,在唢呐迎请队的迎请下,来到释迦牟尼佛像前的宝座上落座。受戒堪布和规范师以及列席受戒仪式的僧众随后也依次在各自的座位上落座。用完茶点后,十二世达赖喇嘛从红色坐垫上站起,向释迦牟尼殊胜佛像叩首,接着向释迦牟尼佛像敬献了五种内库哈达、袈裟和禅仗等需用之物;然后向释迦牟尼达苏玛佛像敬献了五种内库哈达、毗奈耶经典和黄色阿喜哈达等物;向经师活佛祈请出家、叩首,并敬献了上等内库哈达和黄金制成的曼荼罗三供等物;之后,向甘丹赤仁波且等列席受戒仪式的僧众也敬献了哈达等礼物。其后,先派列席受戒仪式的僧众举行三常念,施四分朵玛食子和进行回改礼忏等仪式,而十二世达赖喇嘛则于此间前往无量光佛殿就坐。回改仪式完毕后,迎请十二世达赖喇嘛到舒适的垫子上落座。经师赤钦活佛洛桑钦饶旺秋贝桑波宣说加行总论、三皈依加行、授近事戒和如何善持皈依戒、近事戒等后,任命上密院卸任堪布、色麦阿旺楚臣担任授戒助理。阿旺楚臣献词启请完毕后,对必须有一位博学经论的大师担任授戒主要堪布和三次请求浊世僧伽之雄经师卸任赤仁波且至尊洛桑钦饶旺秋贝桑波担任主要授戒堪布以及堪布预先必须让受戒者进行三种更换等情况进行了说明。同时向十二世达赖喇嘛呈报并敬献了标准的七衣、五衣、化缘钵、敷具和滤水袋等器物,然后令十二世达赖喇嘛的主要近侍祭祀官格隆洛桑顿珠为十二世达赖喇嘛更衣。此后,引用显教经论为十二世达赖喇嘛更换意乐和名字。更换名字时,堪布为十二世达赖喇嘛剃发,在其名字中加入了堪布名字中的“钦饶”二字,十二世达赖喇嘛之名于是更换为“至尊阿旺洛桑丹贝坚赞钦饶赤列嘉措贝桑波”。此后,堪布讲解授近事男戒仪式和必须断除主要戒律中的三违犯,同时任命本人(洛桑钦饶旺秋)为沙弥戒规范师。鄙人向十二世达赖喇嘛呈报了受沙弥戒必须具备五顺缘等情况,正确无误地连说三遍仪式颂词后,十二世达赖喇嘛也接着说了三遍。正式的授戒仪式完毕后,鄙人将下一次授戒仪式的供养处和时间向十二世达赖喇嘛一一呈报:将由学贯显密二宗的佛学大师强孜法王和果莽扎仓丹增饶杰二人授近圆戒。十二世达赖喇嘛受毕沙弥戒后,向经师赤钦活佛叩首并敬献了纹有吉祥图案的内库上等哈达和白色银制的曼荼罗三供,以示感谢。”同治皇帝为此也十分高兴,专门下旨和颁赐礼品,以示祝贺:“达赖喇嘛向其正师傅领受格隆小戒,实系吉祥之事,朕甚欢悦。嗣后尔达赖喇嘛更加勤学经典,善加护持黄教,永远沾受朕养育之恩。今颁敕达赖喇嘛黄哈达一方、念珠一串、玉碗一件、玉盒一件、大荷包一对、小荷包二对……”

十二世达赖喇嘛天资聪颖,勤于学习。中央政府对此也十分关心,咸丰皇帝和同治皇帝每每下诏都要提及此事。以摄政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噶厦政府官员在同驻藏大臣等商议之后,为此专门延请甘丹寺卸任法台洛桑钦饶旺秋担任十二世达赖喇嘛的老师,负责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学习。十二世达赖喇嘛不仅天资聪颖,而且记忆力超凡,过目不忘,当经师第一次为他讲解札底噶钦仁钦顿珠著作中的启蒙课本时,只向他讲授了一遍,“十二世达赖喇嘛即能念诵,并将其融会贯通。”据《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学习大致可以分为听经、辩经、讲经和修习等四部分。

通过对系统理论和方法的学习,十二世达赖喇嘛于1867年元月15日这天在拉萨登上了祈愿大法会的讲台,第一次转动甚深、广大法轮,亲自讲经说法。为此,黎明时分,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等三大寺的僧众做完布萨仪轨后,在神变大昭寺楼顶插竖经幡,摆设各种供品;拉萨城区百姓居室楼顶也经旗招展、鼓乐喧天,清香的香烟缭绕;大昭寺楼顶也是鼓生阵阵,长号齐鸣,僧俗百姓以无比虔诚的心情摆设了各种盛大的供品。圣贤喇嘛和无以数计的僧众为了均沾佛法甘露,从四面八方在此云集一堂,人山人海,气势恢弘。

闻、思、修是藏传佛教僧人学习和实践的重要途径。与其它所有僧人一样,十二世达赖喇嘛在进行闻和思训练的同时,也努力进行宗教修习。每天早上和晚上除修习日常本尊外,每年大约从藏历十一月一日开始,至十二月十五日止,还要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闭关修习活动。先后对如意轮大威德金刚和马头明王等进行了闭关修习。与此同时,还举行了各种法事活动。经过对佛教理论持之以恒的学习和不间断的宗教修习,十二世达赖喇嘛逐渐成为一位学识渊博、道行卓异的高僧。

十二世达赖喇嘛生活的年代,正是西藏饱受外患内忧之苦的年代。一方面,英帝国主义以英属印度为大本营向西藏步步紧逼,妄图占领西藏;另一方面,西藏内部的权力之争愈演愈烈,日益白热化。

1858年金瓶掣签之后、即十二世达赖喇嘛刚被确认不久,就发生了摄政热振活佛被挤、逃往北京并病死的事件。1860年,由于在掌管摄政活佛的大印问题上噶厦政府官员噶伦之间不和,热振活佛认为4位噶伦在伺机篡夺自己的权力,于是以与廓尔喀大臣私通书信为由将策划者噶伦夏扎旺秋杰布其关押在尼木嘉切寺。夏扎尽管被免职,但通过甘丹寺僧人的联络,夏扎很快便与甘丹寺取得了联系,并开始策划反对热振的计划。最后,夏扎在甘丹寺执事僧人贝丹顿珠等人的帮助下,成功的取得了哲蚌寺和部分噶厦政府官员的支持。于是利用1862年哲蚌寺举行的“哲蚌日扎”供养法会上所发布施有所减少的理由向热振活佛发难,甘丹寺僧人也站出极力反对,致使当年的祈愿大法会延期。[12]对此,《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说:“摄政热振呼图克图甘丹寺和哲蚌寺的代表之间魔鬼作祟,发生不和,进而酿成大乱。为此,扎什伦布寺代表司膳官、卓尼和密宗大师等从中大力斡旋,但未能取得满意结果,热振呼图克图没有办法处理政务”。[13]甘丹寺和哲蚌寺的部分僧人携带器械,将夏扎从尼木嘉切寺抢出,经拉萨驻足于甘丹寺,并组织僧人护卫。夏扎同时发出通知,召开议会,成立“甘哲仲基”组织,策划反对热振并派遣僧人和康巴商人攻打热振活佛的住所席德林寺。驻藏大臣满庆于是派粮务委员李玉圃、游击唐怀武和把总马腾蛟前去查办。结果,李玉圃偏袒哲蚌寺,私发断牌,以至双方不服。哲蚌寺僧人进而伙同甘丹寺僧人私开布达拉山武器库,炮轰热振驻地。热振虽向驻藏大臣满庆报告,但由于李玉圃和马腾蛟二人蒙蔽不办,热振于是开枪还击。[14]最后由于寡不敌众,热振活佛携带印信出逃拉萨,前往内地申述。满庆于是向同治皇帝参奏革去了热振活佛“呼图克图”的名号,注销敕印,并派夏扎代替热振出任摄政一职。 [1][2][3]

与此同时,西藏卷入了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发生的瞻对(今新龙县)部落纠纷。1863年,由于瞻对头人贡布朗杰父子包围理塘土司官寨,截夺西藏采买茶叶,拆阅清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之间的来往公文,破坏道路桥梁,西藏于是应章谷、孔撒和德格土司之请派噶伦普隆巴次旺多杰率兵前往平息。[15]藏军于4月15日从拉萨出发,经康去的硕板多、达尔宗、洛隆宗、类乌齐昌都和八宿等地,于9月抵达瞻对。由于瞻对山高谷深,拼死抵抗,一时未能奏效。[16]清朝中央政府于是派李玉圃于1865年在此率藏军前往,并命令康去的麻书土司和明政土司协同进攻。1866年平息纠纷之后,藏军向四川总督索取军费,由于四川总督拒付,藏军于是坚持不撤,清朝中央政府于是将瞻对划归西藏,“即着赏给达赖喇嘛派堪布管理,建庙焚修,”[17]并加封有功人员:赏噶伦彭措次旺多杰二品官位和孔雀翎顶戴、并准其两代人世袭台吉爵位;赐前藏代本赤默巴晋美多吉二品官衔,并准予世袭台吉一代;赏前藏代本朵卡瓦次旺诺布三品官衔和孔雀翎顶戴;赐噶伦次旺白拔孔雀翎顶戴;加封基巧堪布洛桑旺丹呼毕罕爵位;第仲洛桑云丹在保持原有仲译钦莫职位的基础上,加封大喇嘛名号;赏协扎台吉次仁旺秋孔雀翎顶戴;晋升堪穷南喀坚赞为布达拉宫商卓特;赐喇章强佐邦巴之子南杰多吉三品官衔;赏后藏代本恰日巴居冕多吉三品官衔;赐孜本苏康之子旺钦诺布三品官衔。凡军官、僧俗官员和茹本、甲本和丁本等三级官员中的有功人员均得到了提升,并赏赐了相应的顶戴。[18]此外,为褒奖十二世达赖喇嘛在平息瞻对纠纷上的功劳,1867年同治皇帝还特意赏赐了一块“振锡绥疆”的匾额。

1864年8月25日,摄政夏扎去世,清朝中央政府任命十二世达赖喇嘛的经师德柱活佛出任摄政一职,摄政再次易人。在此期间,为夏扎的复出立下汗马功劳、并得到夏扎重用的贝丹顿珠又密谋篡权,骚乱一波未平一波再起。贝丹顿珠最初为甘丹寺僧人,夏扎复出被任命为摄政之后,他的仕途犹如平步青云,从孜仲一直升到了噶伦代办。此人虽聪明干练,但无甚学问,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利用“甘哲仲基”罗织势力,打击异己,恶名在外。为了扫清自己仕途上可能的对手,他不惜伪造十二世达赖喇嘛的印章,命令达尔宗的宗堆将瞻对战事中的功臣普隆巴在返回拉萨的途中杀死。同时,噶伦崔科哇因拒绝与他同流合污,从达赖喇嘛班禅喇嘛以及摄政德柱活佛手中夺权而命丧黄泉。[19]1871年,贝丹顿珠的野心和胡作非为引起了十二世达赖喇嘛和摄政德柱活佛的注意。《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为此写到:一天,十二世达赖喇嘛手拿佛经坐在凉亭下,眼望天空,没有看书。鄙人于是提醒十二世达赖喇嘛应该学习佛经,但十二世达赖喇嘛依然没有看书,仍独坐凝视天空。鄙人再三催请,十二世达赖喇嘛依然如故。于是鄙人问道:“天上有什么?”“你看!”十二世达赖喇嘛回答道。此时,出现了大旱之不详之兆。我往空中看去,并说道:“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十二世达赖喇嘛说道:“隐隐约约有很多块状物。”“有什么样的东西?”我又问道。“隐隐约约有很多块状物”,十二世达赖喇嘛一边慢慢观看,一边再次对我说道。此时,想必空中一定出现了奇异的征兆。当前往近侍堪布贝丹顿珠的住所时,发现在他的门前以玩游戏的方式举行了数日的伏魔护摩仪式。此后不久,甘丹寺随即发生了因贝丹顿珠而起的骚乱。[20]

摄政德柱活佛尽管事先下令逮捕了贝丹顿珠及其党羽,使他的阴谋未能得逞,但贝丹顿珠侥幸得以逃脱并藏进了老巢甘丹寺。甘丹寺不仅不愿交出贝丹顿珠,而且大筑工事。摄政经与驻藏大臣商议之后,立即调集拉萨的汉藏官兵攻打甘丹寺,双方对垒,一触即发。由于甘丹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同时为了避免战火殃及甘丹寺建筑,汉藏官兵将甘丹寺围得水泄不通。据说,在当时围困甘丹寺的藏军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旺古山上甘丹寺,被天铁火炮包围,达尔罕贝丹顿珠,看你从哪里逃遁”。[21]由于大军彻底断绝了甘丹寺的饮水和粮食供给,最后迫使贝丹顿珠带领少数心腹出逃甘丹寺。贝丹顿珠出逃后,看见四周都是黑压压的大军,自知前途渺茫,最后自杀而亡。在围攻甘丹寺期间,“驻藏大臣鉴于十二世达赖喇嘛在罗布尔卡的住处太空旷,难保对方不趁虚前来危害,因此应由汉藏双方负责保护十二世达赖喇嘛,于是抽调汉藏兵丁和色拉寺哲蚌寺二寺僧人设防守卫。后来又因连降大雨,守兵苦累,十二世达赖喇嘛因此前往布达拉宫居住。此时,十二世达赖喇嘛有时也在傍晚施放几个驱魔多玛食子,不久就出现了甘丹寺骚乱得到平息的好兆头。”

1872年9月18日,摄政德柱呼图克图在罗布尔卡的格桑颇章宫殿圆寂。这年,十二世达赖喇嘛18岁,按照清中央政府规定的亲政年龄,正好到了可以亲政的年龄。经清朝中央政府批准,这年十二世达赖喇嘛正式管理西藏地方政教事务。

十二世达赖喇嘛就这样在动荡的时局中承担起了西藏政教两方面的大任。首先,按例前往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等三大寺朝佛,巡回辩经。接着从甘丹寺出发,依次巡游山南的沃卡曲科杰寺昌珠寺桑耶寺等寺。为此,事先任命江坚公爵和堪穷洛桑次仁等人为行营总管,任命第仲邦塘巴益西披琼和孜本卓噶卧负责记录沿途见闻;任命噶伦帕拉巴、第仲楚臣钦孜、喇章强佐洛桑金巴负责主持制作向沿途各大寺院敬献的供品;同时下令德钦、甘丹、拉莫、墨贡和如托等沿途各地总管霍康札萨克及功德林札萨克,负责修葺曲科杰寺、修路和筹备所需粮草的堪穷洛桑格勒和庙祝释迦却旺,负责沃卡接待事宜的卸任官员强巴索南卓尼格顿丹达和雪尼噶穷瓦,负责昌珠寺和雅隆穷结地区接待事宜的丹结林札萨克,负责桑日和丹萨替寺接待事宜的总管桑颇台吉和嘉日管家以及负责桑耶寺地区接待事宜总管孜本恰日巴以及各地宗、溪官员,不得侵扰僧俗百姓,做好接待筹备事宜。

1875年2月28日,十二世达赖喇嘛从山南返回后,得知同治大皇帝逝世的消息,“同治大皇帝众口皆碑,知此消息,十二世达赖喇嘛也十分悲痛。”[24]30日,十二世达赖喇嘛亲自安排僧众举行会供,为同治皇帝举行了盛大的超荐法事,朝拜布达拉宫各殿佛像,在佛像前祈愿并敬献哈达,在觉沃佛像前奉献供品,颂经祈祷善行圆满。

十二世达赖喇嘛的经师在他20岁短短人生的最后一天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并且在他的《十二世达赖喇嘛略传水晶明镜》一书中对这最后一刻进行了详细的记载。十二世达赖喇嘛面临死神毫不畏惧、泰然自若的态度无不令人钦佩。

十二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光绪皇帝下旨由藏库拨银5000两办理十二世达赖喇嘛后事,同时任命济咙通善呼图克图为摄政,主持寻访十二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事宜 。

达赖十三世(1876-1933) 名土登嘉措,西藏佛教格鲁派黄教)领袖。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八月亲政,以谋害罪处死原摄政第穆呼土克图,遂总理西藏政教大权。  1886年,英军由锡金侵入西藏。1888年3月英国又武装进攻隆吐山,中英签订《藏印条约》,中国割让哲孟雄给英国,允许英人在藏开埠贸易。1898年英印总督寇松两次致函达赖,试图抛开清政府,与西藏单独谈判立约。遭达赖坚决拒绝后,寇松乃以武力相威胁。1899年,达赖通过外蒙古哲布尊丹巴转奏清廷,请求与清政府直接对话,并请援助军火以御外侮,遭到清政府“逐条驳斥”。1900年,达赖两次秘遣亲俄分子德尔智赴俄寻求支持。1903年底,荣赫鹏率英军三千再度侵藏,由亚东帕里江孜。1904年8月攻占拉萨。达赖带少数扈从逃亡,暂驻外蒙古库伦(今乌兰巴托),再遣德尔智赴俄。1906年4月起程返藏,因英方阻挠,被迫暂栖塔尔寺。此时班禅、达赖先后提出入京陛见。1908年,达赖奉旨入京,觐见光绪帝慈禧太后,商讨藏事,并由清廷颁给金册。达赖又于雍和宫会见英公使朱尔典,表示友好互利。1909年9月取道藏北那曲返回拉萨。时值驻藏大臣联豫推行各项改革,引起动乱,清朝根据联豫请求,派川军入藏弹压。达赖致电各国驻京公使,要求迫使清朝撤军,同时下令征调民兵阻截川军。次年3月初,川军进抵拉萨,与藏军发生冲突,达赖仓皇逃往印度。清廷宣布革去达赖喇嘛名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