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红泥巴村

红泥巴村

红泥巴村是一个类似迪斯尼主题公园的网站。在国内同类网站中,红泥巴村无论从内容上还是从版式上来说都是一个创意优秀、具有鲜明活泼特色的网站。主题公园式的设计使孩子们有一种回到了童话世界的感觉,人性化的构思使孩子们恍若回到家中。

红泥巴村

电脑上有一个神奇美丽的《红泥巴村》。村主人璐璐每天在快乐地忙活着,让它真正成为小朋友们要寻找的乐园。来到《红泥巴村》,小朋友们可以到“童话城堡”里听迷人的故事;可以到“精彩探世界”里探寻大自然的无穷奥秘;可以到“科技望塔”上,了解最新最炫的科技知识;可以到“健康会客室”咨询快乐成长的秘诀;可以到“红泥巴村图书馆”看书,并可以在“儿歌储蓄罐”里选一首动听的歌曲,为你陪读;如果你的作文成绩不好,多多的关注“作文百分百”,资深的作文指导老师将给你指点迷津。《红泥巴村》每周还提供两次“免费专机” ,带小朋友们去世界各地名胜古迹逛一逛玩一玩,我们要的是“玩转地球” 。

透过一扇红泥巴墙,你会看到一片碧绿的田野。两朵白云在一座童话般的村落上空悠然飘过,路边一朵野花在诉说着它的芬芳和宁静……这就是“红泥巴村。”怎么样?被这梦幻般的画面吸引住了吧,村里还有很多朋友正等着你呢,快随我来吧。

看!头带牛舌帽,脚踏大军靴,笑面相迎的这位就是“萝卜探长”。它是泥巴村的临时行政长官,管辖着村里的”泥巴广场”、“村里人家”、“村公所”和“英繁酷站”。

走进“泥巴广场”,站在远离尘嚣的十字街头,四周一片宁静祥和。大风车在旋转,孩子们在嬉戏,小朋友在太阳伞下静静地读书,还有一只小狗在欢快地跳着。这里汇聚了“泥巴公园”“儿童商场”“传媒中心”“文艺舞台”等十三个栏目。你每走进一个小栏目,就会看到更多的与之相关的网站介绍,并可以直接点击进入你喜欢的网站进行浏览,方便快捷。

翻过泥巴广场后面的小山,你就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这就是“村里人家”。这里是红泥巴村最富梦幻色彩的地方。你看,树洞里有只小老鼠探头探脑的,可爱极了。不用怕它,跟着它走进“游艺场”,就会发现有好多在线和离线的游戏在等着你玩哪。看到对面的山顶了吗?这里是“酷站推荐”,不可不去哟。这里搜集了迪斯尼乐园、奥非的世界、邦尼斯游戏擂台等等,虽然都是英文网站,有些看不懂会留下些遗憾。但这些制作精美的网页和卡通图片,会促使你更加热爱英语学习,一举两得不是吗?对了,一定要在泥巴村注册哟,成为村里的村民后,你就可以把你所喜欢的网址直接加入你的泥巴库了。当你再次进村时,就可以直接进入你的泥巴库中去浏览你喜欢的网页了,方便吧。

“红泥巴是我成长的乐园,它陪我度过灿烂的童年。它有美丽的泥巴广场,让我尽情地游玩。它有神奇的泥巴库,让我收获多多……”。这是泥巴村一位十岁小村民写的《享受红泥巴的快乐》。你也心动了吗?那就赶快行动吧

(七周年回顾版)

每年的5月14日被定为红泥巴村的生日,因为在2000年的这一天,红泥巴村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正式向世界宣告“红泥巴村-献给孩子们的网络童话”诞生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七年就过去了。

严格说起来,红泥巴村的诞生其实是在1999年底。在北京,有五位醉心于网络的朋友聚在一起,他们准备创建一个纯粹的儿童网站:有趣的是,这五位首批村民都是男性,其中四位已经升级为爸爸--童网星探(后改名为萝卜探长),当时“童网之窗-露露的儿童园地”的站长,他是首席发起人,当时在个人儿童网站中已经赫赫有名;阿甲,当时“律师资格考试自助排档”(现已改为“司考排档”)的站长,在个人法律网站中独树一帜,同时“兼职”制作儿童网站;山水,当时“中国幼儿园”网站、“纪峰幼少儿书法”网站的站主(现“中国书法艺术教育网”负责人);巴西木,儿童网站孵化师;北冰洋,发生了“化学变化”的儿童网站专业设计师。

经过首批村民的齐心努力,红泥巴村终于由北航孵化器孵化成功,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早的一批专业儿童网站之一。如果你想知道当时的儿童网站(或相关网站)的阵容,可以看看“为了明天的承诺”的签名网站名录。

最初的红泥巴村是一个相当简陋的村落,她主要致力于三方面的工作:第一,为孩子和大人提供优良的网络导航,优选优良网站,剔除不良网站,这在没有谷歌搜索引擎(Google)的网络年代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第二,倡导“儿童上网安全”,宣传相关知识,推广相关手段,发起儿童网站绿色联盟;第三,立足100-原创,为中国的孩子们提供安全、有趣且有益的交流平台。

在2000-2001年期间,红泥巴村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以上三项工作:

2000年5月,红泥巴村网站正式发布,网站导航系统也正式发布,这是红泥巴村早期最受欢迎的栏目;

2000年6月,发布了“儿童上网安全”栏目,是国内互联网上第一次系统全面讲解儿童上网安全知识并提供相关解决方案的网站,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最好的;栏目创办人阿甲也多次作客中央电视台,在“今日说法”等节目中现身说法;

2000年12月,红泥巴村联合中青网、童网、中华童趣网、乐友网、中国少年在线等共6家网站,联合发起国内儿童网站高峰论坛,K12教育网、雏鹰网、下一代网及毛毛先锋网(台湾)应邀出席,在数十家媒体的见证下,10家网站共同签署了“为了明天的承诺”宣言,呼吁全社会共同来关注儿童上网安全问题;在此次会议上,10家网站还联名向政府建议,将2001年命名为“中华儿童上网年”,并辅以政策与举措,引导中华少年儿童成为开创新世纪的信息先锋。《联合倡议》由中青网报请团中央批准;

2000年暑假,红泥巴村夏令营开创了第一个网上的夏令营活动,主要活动内容是教孩子们做网站;

2001年寒假,“异想天开”冬令营活动,活动以科普游戏和科幻文学为主题,邀请科幻作家杨鹏先生主持,吸引了6000多名孩子参与,孩子们自创的文字作品日均约2万字,盛况空前;

2001年暑假,“巴学园”夏令营……

在短短的两年间,红泥巴村诞生了多个深受孩子们欢迎的栏目,其中最受欢迎的如大榕树聊天室、泥巴论坛、说说我的快乐、生活频道、小说连载、E人大本营、泥巴传闻等等,令孩子们流连忘返。红泥巴村创设的栏目最大的特色是,一半以上的栏目基本上由孩子们自行管理,将近50名“巡逻队员”将村里各处治理得井井有条。特别是“E人杂志”栏目,从供稿、编辑、审查、发布,基本上全部由孩子们自己完成,它很可能是国内互联网上第一个完全由孩子们自行管理的网络杂志。

想一想红泥巴村最热闹的那段日子,忍不住让人唏嘘感叹!那时的红泥巴,凝聚着一群小孩子和大孩子的梦想,日复一日。红泥巴村的建筑师们--北冰洋、小史、晓东、玫儿探助、乐咪咪,才华横溢,激情四射;那些可爱的村民们--霹雳凌小小、图图、金星、露水、丁一、秋之梦、红泥妮、贝利、圣剑骑士、疯狂鼠标、泽度穗香、太阳sun……那么充满活力,单单想起他们的名字,就令我感受到阳光的气息。

纯然快乐的日子,已经渐渐远去,留下的是不可磨灭的回忆,仍然是那么的快乐!

再次翻开红泥巴的日志,翻到最初的那几页:红泥巴演义、红泥巴村儿童网站建设公约。我仍然忍不住像当初那样激动,而且更多了一份自豪。无论红泥巴村今天走到了哪里,我仍然可以骄傲地宣布,我们依然在坚守着最初的承诺:

一群热爱生活的大孩子,一群热爱孩子的网民,一群热爱网络的追求者,在这里,一个名叫红泥巴村的地方,草拟并签署了如下公约。

我们共同承诺,为了给孩子建设一片快乐洁净的网络空间,我们将竭尽努力,严守以下诺言。

……

蓝色的天空,金黄色的麦田,千万个孩子们在麦田里自由地嬉戏着;我们站在悬崖边,耕作着、守望着,如果有哪个孩子试图靠近悬崖,我们得把他挡住,送回麦田……

2001年下半年,记载了太多的无奈。纳斯达克的寒流终于彻底冰冻了所有孩子气的幻想,红泥巴村正面临着倒闭。于是,我们无奈地看着“中华童趣网”突然间消失,接着“童网”发出了闭网的公告……她们曾经是红泥巴村最值得尊敬的竞争对手和伙伴,她们的倒下带来了难以言表的伤感。红泥巴村屏住最后一口气,向“童网”伸出了手,以自己的微薄之力,继续为她延续了一段生命。然而很快,红泥巴村自己也走上了绝境。

在红泥巴村“最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以惊人的努力做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版了“红泥巴村完全上网手册”丛书4册、研发了“红泥一号”校园网络软件系统、组建技术团队承接外包软件工程……一切的一切,只为开辟一条新路,拖住正滑入深渊的美丽村落。

然而,奇迹没有发生。在现实中,魔法并不存在。作为童话的红泥巴村一去不复返。

在山的那边,在云的那端,有一片绿色的原野,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在那小小的村庄在那童话天堂,有金灿灿的房顶,有红彤彤的墙,还有我和我亲密的小伙伴……

2002年的寒假,村里静悄悄。许多孩子来问我这个营长,今年的冬令营呢?红泥巴村最近到底怎么了?我无言以对。我无法告诉孩子们,红泥巴村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解散了,这个村落已经名存实亡,她只是在考虑以什么样的方式宣告自己的死亡。

世界上有两种人。当杯子里有半杯水时,一种人会说,已经有半杯水没有了;另一种人则说,还有半杯水呢!萝卜探长和阿甲属于后一种人,而且更为极端些,哪怕看到了一滴水,也会乐呵呵地说,这杯子里分明有水!

2002年的春天来临时,红泥巴村发生了重大的改变,表面上还是那个样子,但不经意间多出了一个“读书俱乐部”频道。红泥巴村的总部也悄悄地,从IT企业云集的中关村地带搬迁至民营书店云集的甜水园。说是“总部”,有点涂脂抹粉的嫌疑,因为这时的红泥巴村驻地,不过是一间小得可怜的儿童书店。萝卜探长和阿甲下定决心,只要能让红泥巴村生存下去,做什么事情都不在乎。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打算退休以后就开家书店,如今只是提前实现了退休以后的梦想……

2002年5月,地坛书市。这是北京每年一度的卖打折书的书市,也是盗版书“荟萃”之地。有两位儿童文学博士(他们可是中国第一批儿童文学博士哟)来到这个书市上,希望多多少少淘到一些宝贝,结果逛来逛去,仍是两手空空。在无比嘈杂的人群中,依稀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看好书,看《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挤上前去,那灰头土脸却神采奕奕的两条汉子,不是萝卜探长和阿甲又是谁?两位博士激动地过来握手、拥抱,感慨道:中国儿童文学有救了!(注:本段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002年,是红泥巴历史上最为安静的一年,几乎无人问津。一天下来没有一个人来买书的日子,也不在少数。附近有几个孩子放学后倒是时常来看书,但几乎从来不买书,因为这里几乎找不到流行的日韩漫画书;偶尔也有几个家长跑过来,看看没有教辅书和工具书,只有闲书,就像看见了怪胎似的,从此避而远之。不过,这样的日子也同样有开心的地方,你可以独自守着满屋子的书,安安静静地看个够。

我们高傲地坚持着这样的信条:不能给孩子玩的泥巴,不是好泥巴;只能给孩子玩的泥巴,也不是好泥巴。只要不是那种能让我们心动的好泥巴,决不能把它们放进红泥巴村。但如何识别好泥巴?如何找到好泥巴?--只有学习,不断地学习、尝试。最初由红泥巴购入的童书,通常一样只有两本,探长读一本,阿甲读一本,如果它确实是好泥巴,那么就上架销售,如果不是好泥巴或者还难以判断,那就自己捧回家,再慢慢研究。

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最大的资本,不是现实意义上的财富,而是对书的狂热喜爱,还有对孩子的热爱。找寻好书,让孩子们与书结缘,这几乎是所有富有责任心的大人的善愿。所以,不但要去寻找好书,还要去探寻让孩子读好书的方法,而且要与尽可能多的葆存此善愿的人们结成亲密的联盟。

一个事实,日益严峻地摆在我们的眼前。我们正面临着一个阅读的荒漠,儿童文学阅读的荒漠,童话与幻想的荒漠。就像恩德所预言的那样:它们正在被“虚无”吞噬!这是个很可怕的秘密,更可怕的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孩子需要幻想,这是我多年来所观察到的。如果我们忽略了孩子的这个需求,就等于关闭了进入孩子世界的大门,我们将永远无法了解孩子世界里的秘密。”(妮娜米可森)

我希望,我只是善意地夸大了某种危险。其实杯子里还是有水的!

2003年寒假之前,红泥巴与《中国少年报都市版》合作制作了“不插电读书”寒假专刊,高举儿童文学阅读的旗帜,高举童话与幻想的旗帜,邀请了当时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一群儿童文学作家、理论家,共同为孩子们推荐阅读素材。这份专刊引起的广泛的反响,虽然它并没有真正带来儿童文学阅读的热潮,但毕竟点燃了多处篝火。它成为红泥巴发展中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2003年,红泥巴在努力地开拓、播种。小学语文老师们聚集的论坛上、家长们聚集的论坛上,开始响起了“孩子们要读优秀儿童文学”的声音,起初非常微弱,但渐渐变强。美国阅读专家崔利斯倡导的“大声为孩子读书”的方法,也渐渐被推广开来,让许多家长和老师心动。原来,让孩子们爱上阅读,本来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

2003年5月,明天出版社的“小老鼠无字书”的出版,吹响了新一轮图画书出版的号角。接着是“蒲蒲兰绘本”、“比得兔的世界”,在市场上沉寂已久的“雅诺什绘本”、“恩德童话绘本”、“德国引进图画书”重新被认识而成为“新宠”……

2003年6月,红泥巴与《父母必读》杂志合作,阿甲为亲子阅读专栏长期供稿。

2003年12月,萝卜探长与阿甲合著的《让孩子着迷的101本书》是一次系统的检阅式,虽然充满了瑕疵,但毕竟敲响了锣鼓。

2004年4月,世界阅读日。红泥巴与中国图书商报中国图书馆学会联合发起评选“我最喜爱的一本书”活动,并共同策划了后续的系列阅读活动。

2004年5月,阿甲在国家图书馆文会堂演讲,主题为“图画书与亲子阅读”。

2004年6月,在红泥巴的热情推动下,“爱心树绘本馆”之“可爱的鼠小弟”系列第一辑出版。

2004年10月,“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之《鳄鱼怕怕牙医怕怕》出版,它同时标志着,一支极具实力同时又富有经验的儿童阅读推广机构进驻中国大陆,“信谊”不但带来了最好的图画书,也带来了极有价值的推广经验。

2004年底,“雅诺什绘本”的最后一批,以令人咋舌的速度销售一空。

2004年12月,阿甲在首都图书馆演讲,主题为“孩子式的图画书体验”。

大约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日本白杨社中国公司“蒲蒲兰”在首都图书馆启动了长期的绘本推广活动,这一公益推广活动,开创了国内商业机构推动儿童阅读公益推广活动的先河,红泥巴给予了鼎力支持。由于公众尚不熟悉这种推广形式,也不了解其价值,推广初期可谓“惨淡经营”。活动的场面有时真是“惨不忍睹”,一群热心讲故事的志愿者,有时竟围着两、三个孩子来讲故事!为了改变这一局面,2005年春季之后,红泥巴邀请《父母必读》杂志、北师大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联合“蒲蒲兰”和首都图书馆,坚守这个推广阵地,将活动又延续了一年。2006年底,首都少儿图书馆再次举起公益推广儿童阅读的大旗,与红泥巴联合策划“播撒幸福的种子”种子故事人培训计划……

2005年的春天,红泥巴发起了“儿童文学的春天之旅”活动,邀请北京地区的儿童文学研究、出版、推广领域的朋友们一起去郊游,一边聊聊图画书,聊聊儿童阅读的推广。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大家享受着浓浓的春意。

后面的故事还有很多,但我想暂时就讲到这里吧。距离太近的事情,还没有回味,不太好讲。虽然我很想借用一个童话式的结尾--“从此,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现实毕竟不是童话。如果要描述红泥巴的现状,我只能说:“活着,并快乐着。”

回顾这弹指一挥间的七年,红泥巴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她为许多的孩子带来了快乐,与没有忘记曾经是孩子的大人们结成了亲密的同盟,我们分享着童年的秘密和它带来的无穷的乐趣。而且,我们共同见证了一段历史,关于童年、关于图画书、关于儿童文学、关于儿童阅读,等等。我们还准备一起书写下一段历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的确,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重新翻到2000年5月,北京昌平。在一个和平常没有两样的早晨,萝卜探长从睡梦中惊醒,身边没有人,却好像有什么人把他推醒,在催促着。于是他兴冲冲地来到电脑前,没有刷牙(探长语录:要写好文章,千万别刷牙!),就不停地敲起了键盘,写下了《红泥巴演义》的前言:

当一个婴儿在奶足饭饱之后,就会哼哼一曲小调以表示他的快乐,自顾自的在“哼哼唧唧”的咿呀声中甜甜入眠。对婴儿来说,这就是完美的乐章,是他的艺术处女作。这意味着一个快乐的艺术家的诞生。

等这个婴孩能坐立起来以后,就开始玩他的泥巴。成年人对泥巴毫无兴趣,但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婴儿在同时玩着各色各样的泥巴。对婴儿而言,他们又闯入了另一个快乐的艺术世界。诺,这个婴孩现在已是个雕塑家了。

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孩子的双手开始听从脑袋瓜子的指令,他一下子便成为了画家。在每一个大人们让涂和不让涂的地方(尤其是不让涂的地方),画满了奇形怪状的涂鸦之作。你瞧,孩子们仅仅为创造快乐,来制作某种东西的愿望多么的强烈。

可惜好境不长,这种即兴之作的欢乐不久即告结束。学校生活开始了,长大后的第一责任--“学习”--便成了头等大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艺术”了。

即便是抽空画上几笔,这也被家长和老师当成一种值得自豪和炫耀的特长来展示。其实根本没必要,他们早已经成为艺术家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们在进入成年后,基本上彻底忘记生命中的头五至六年,曾经醉心投身于艺术的那段不凡生涯。

历史总是这样或那样的重复。因为网络的出现,使每一个小小艺术家得以复兴和永现。于是乎,就有了“红泥巴村”。这是孩子们的乐园,也带出了许许多多成年人的儿时梦想。

那一年,红泥巴村零岁。

阿甲记于2007年3月某凌晨(未刷牙)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