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万首唐人绝句

万首唐人绝句

洪迈《万首唐人绝句》开启了宋代专选唐绝句的热潮,许多唐人绝句藉此保存下来。版本刊刻较为复杂,洪迈二次刊刻此书,定为一百卷本。宋人吴格对其部分修正,宋人汪纲重刻此本,因另析出六言诗为一卷,改为一百一卷。此书宋本已佚,有明刻本两种存世。明嘉靖陈敬学据汪本重刻。明万历赵宦光因洪迈原编舛误较多,再作校订补充,重新编定,改为四十卷。

《万首唐人绝句》 中国唐代绝句诗总集。宋代洪迈编。迈(1123-1202),字景卢。洪迈辑唐人绝句5000多首,进呈宋孝宗后,复补辑备足万首之数。原本100卷,每卷100首。凡七言绝句75卷,五言绝句25卷。末附六言绝句1卷。此书汇集了唐代诸家诗文集、野史、笔记、杂说中的绝句诗,有保存资料的劳绩,但为凑满万首,不免滥收,窜入少数非唐人作品。并且有割截律诗为绝句,一人之诗分置几处等现象。《万首唐人绝句》有明代陈敬学仿宋刊本。1955年文学古籍刊行社据以影印,较为通行。清王士有《唐人万首绝句选》7卷。

洪迈《万首唐人绝句》是宋代较为著名的一部唐诗选本,它的产生引起了一股宋人选唐绝句的热潮,许多不载于他书的唐绝句,赖此书得以保全。理清其版本情况是研究《万首唐人绝句》和唐诗的一项重要工作,但现在学术界在这方面还是一个空白,本文就其版本流传情况进行了探讨。

洪迈(1123~1202),南宋饶州鄱阳(今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人,字景卢,号容斋,洪皓第三子。南宋著名文学家。父亲洪皓、哥哥洪适,都是著名的学者、官员,洪适官至宰相。洪迈的父亲洪皓使金,遭金人扣留,洪迈时年仅七岁,随兄适、遵攻读 绍兴十五年(1145),洪迈中进士,授两浙转运司干办公事。因受秦桧排挤,出为福州教授。二十八年(1159)归葬父后,召为起居舍人、秘书省校书郎,兼国史馆编修官、吏部员外郎。三十一年,授枢密院检详诸房文字。后历任赴金报聘使、知赣州、知建宁府、知婺州等职。后孝宗召对,迈建议于淮东抗金边备要地修城池,严屯兵,立游桩,益戍卒,并应补充水军,加强守备,得到孝宗嘉许,提举佑神观兼侍讲,同修国史。迈入史馆后预修《四朝帝纪》,又进敷文阁直学士,直学士院,深得孝宗信任。淳熙十三年(1186)拜翰林学士。光宗绍熙元年焕章阁学士,知绍兴府。二年上章告老,进龙图阁学士。嘉泰二年(1202)以端明殿学士致仕。卒赠光禄大夫,谥文敏。

洪迈学识渊博,著书极多,有文集《野处类稿》、志怪笔记小说《夷坚志》,笔记《容斋随笔》等,《万首唐人绝句》是其唯一的一部唐诗选本。

历代书目所载《万首唐人绝句》均为宋洪迈编,只是此书初题名不是《万首唐人绝句》,此名直至明代才有。《宋史艺文志总集类》卷二百九载:“洪迈《唐一千家诗》一百卷.”宋陈振孙著《直斋书录解题总集类》:“《唐人绝句诗集》一百卷。洪迈景卢编,七言七十五卷,五言六言二十五卷,各百首。凡万上之重华宫,可谓博矣。而多有本朝人诗在其中,如李九龄郭震滕白、王、王初之属,其尤不深考者,梁何仲言也。”元马端临著《文献通考经籍考集部》卷七十五引陈振孙言及后村刘氏言:“《唐人绝句诗集》一百卷。后村刘氏曰:‘野处洪公,编唐人绝句仅万首。有一家数百首并取不遗者,亦有复出者,疑其但取唐人文集杂说,令人抄类而成书,非不有所去取也。’”洪迈对此书写有序言,后世刊本中均有,曰:

淳熙庚子秋,迈解建安郡印,归时,年五十八矣。身入老境,眼意倦罢,不复观书,惟时时教稚儿诵唐人绝句,则取诸家遗集,一切整汇,凡五七言五千四百篇,手书为六秩。起家守婺,赍以自随。逾年再还朝,侍寿皇帝清燕,偶及宫中书扇事。圣语云,比使人集录唐诗,得数百首。迈因以昔所编具奏。天旨惊其多,且令以元本进入,蒙置诸复古殿书院。又四年,来守会稽间,公事余分,又讨理向所未尽者。唐去今四百岁,考《艺文志》所载,以集著录者,几五百家,今堇及半而或失真。如王涯在翰林同学士令狐楚张仲素所赋宫词诸章乃误入于王维集;金华所刊杜牧之续别集皆许浑诗也;李益“返照人闾巷,愁来与谁语”一篇,又以为耿𣲗;崔鲁“白首成何事,无欢可替愁”一篇,又以为张𧏖;以薛能“邵平瓜地入吾庐”一篇为曹邺;以狄归昌“马嵬坡下柳依依”一篇为罗隐,如是者不可胜计。今之所编固亦不能自免,然不暇正,又取郭茂倩乐府与稗官小说所载仙鬼诸诗,撮其可读者合为百卷。刻板蓬莱阁中,而识其本末于首。于绍熙元年十一月戊午,焕章阁学士、宣奉大夫、知绍兴军府事、两浙东路安抚使,魏郡公洪迈序。

越州所刻七言至二十六卷,五言至二十卷,而奉祠归鄱阳,惟书不可以不成,乃雇婺匠续之于容斋,旬月而毕,二年十一月戊辰迈题。

序言可知,洪迈初编《唐诗绝句》是为教稚儿,作为教科书之用,后受宋皇鼓励授命,又搜得唐绝句百卷编为一书。此书在洪迈在世时自行刊刻,但分二次刻成,一次为洪迈守越州会稽间所刻,即迈序言中绍熙元年之“越州所刻七言至二十六卷,五言至二十卷”之本,初刻为四十六卷。再次刊刻为绍熙二年(1191),刻于鄱阳,即序中“奉祠归鄱阳,惟书不可以不成,乃雇婺匠续之于容斋,旬月而毕”之本。故洪迈自刻本一百卷,半刻于会稽,半刻于鄱阳洪迈对此书的刊刻情况在《重华宫投进子》中交代更为详细,曰:“……臣以幺么余生,获安故里,窃恃隆恩,冒昧有陈。臣顷岁备数禁廷,得侍清间之燕,因及手写唐人绝句诗,即蒙盛旨许令进入,是时才有五十四卷。去年守越,尝于公库镂板,未及了毕,奉祠西归。家居无事,又复搜讨文集,傍及传记小说,遂得满万首,分为百卷。辄以私钱雇工接续雕刻,今已成书。……贴黄上件诗集七言二十六卷以前,五言二十卷以前,系绍兴府所刻,臣临行时仓卒印造,纸多不精,续后点检得有错误处,只用雌黄涂改。……”此文中绍兴府所刻即洪公言守越,尝于公库镂板之书,宋时改越州为绍兴府,故越州刻本又有绍兴府刻本之说,洪迈私钱雇工所刻本即鄱阳本。

现存《万首唐人绝句》明嘉靖陈敬学刊本,前有洪迈自序,另有宋嘉定吴格识语、宋嘉定汪纲跋及陈敬学跋。吴格识语曰:“右《唐人绝句》乃内相洪公手自采择,暨守会稽,尝以此刊之郡斋,后三十年格获继往躅,暇日取是书,伏而玩之,则岁月暨久,固已漫谬蠹阙多矣,因命工修补,以永其传,嘉定辛亥孟秋下浣新安吴格谨识。”以此推之,宋时还有吴格重修本,所修之本应为洪迈半刻会稽之本,而且不全,此在于敏中天禄琳琅书目明版集部》卷十中论之甚详,曰:“……乃书中又有吴格识语,以吴格亦为越守,后于洪迈先于汪纲,曾取会稽所刻一半之版修补之,而刻于鄱阳之一半不与焉。故其识语但称洪公守会稽,尝以此刻之郡斋,三十年格获继往躅,命工修补,以永其传。时为嘉定辛亥云云,不言卷数亦不言鄱阳续刻之事,以意考之,则止会稽一半之版也。……”汪纲跋曰:“《唐人绝句》诗凡一百一卷,半刻会稽,半刻鄱阳。嘉定癸未新安汪纲守越,遂拓鄱阳本并刻之,使合而为一,既毕工,姑识其末,是岁二月既望书于镇越堂”此跋中谓《万首唐人绝句》为一百一卷,汪纲已把洪迈的一百卷本变为一百一卷本,以据汪本翻刻的明嘉靖本与洪迈自刻之本比较,知汪本析六言另为一卷,故增多一卷。

由上论可知,此书宋代有三种版本行世。一为洪迈自刻之本,半刻会稽,半刻鄱阳,共一百卷;一为吴格重修本,据部分会稽刻本修补,卷数不详;一为汪纲刻本,合会稽鄱阳之刻,析六言另为一卷,共一百一卷。现此三种版本都已不存,只能在书目文献中可见有记载。傅增湘《雁影斋题跋》卷一所载《唐人万首绝句》(宋本)题跋曰:“此绍熙刊本也。自四十五卷后皆阙。前有洪文敏原序一首,自置复古殿以下亦阙,书贾补缀增一‘云时’二字,即接绍熙元年云云,而弥补无迹,亦善于欺人矣。查《万首绝句》在宋时即有三本,一本一百卷;一本一百一卷。一百卷者为文敏所自刊,半刻于会稽,半刻于鄱阳。一百一卷者为汪纲守越时刊合鄱阳会稽本而并刻之者也。又有吴格重修之本,则仅会稽初刻之一半。据文敏自题云:‘越州所刻七言至二十六卷,五言至二十卷。’此本正四十六卷,则汪舍人修补越府所刻之一半印行之本也。……”汪士钟编《艺芸书舍宋元本书目集部》载:“《万首唐人绝句》存三十六卷。”顾广圻撰,黄丕烈注《百宋一廛赋》(及其他二种)载:“洪氏之万首,残本《万首唐人绝句》,每半页九行,每行廿字,所存前后凡三十六卷,而序及目录,完好无恙,《敏求记》言,目录二卷,七言七十五卷,五言二十五卷,六言一卷,赵宦光所刊。统而一之,讥其好自用,诚哉是言也,明嘉靖时有覆宋本者,规模未改,胜赵宦光远甚,然终不若此之可宝。”汪士钟所记与黄丕烈所记应为一书,同为残卷三十六卷。此宋本应为迈自刊的绍熙刊本,据汪纲本翻刻的明嘉靖本为半页十行,行二十字,此本半页九行,行二十字,此本应为绍熙本。《增注四库简明标注》中此宋本亦作半页九行,行二十字,但江标辑《宋元本行格表集卷上》载为二十二字,曰:“宋残本《万首唐人绝句》行廿二字,百宋一廛赋注,简明目录批注本,作行二十字。”谁是谁非,现已无从考证。

明有嘉靖辛丑陈敬学仿宋本和明万历丙午赵宦光刻本,现存。另有明苏州府刻本,《百川书志 古今书刻》合刻本中明周弘祖撰《古今书刻》载:“南直隶,苏州府,《万首唐人绝句》。” 《晁氏宝文堂书目 徐氏红雨楼书目》合刻本中明撰《晁氏宝文堂书目卷上诗词》载:“《万首唐人绝句》苏刻。”二书所载应同为一书,但今已不存。嘉靖辛丑(十九年)陈敬学仿宋本现存国内多家图书馆,《藏园群书经眼录集部七卷十八》、《寒瘦山房鬻存善本书目》、《园读书志集部总集》、《爱日精庐藏书志集部总集类》、《张元济古籍书目序跋汇编》均有记载。国家图书馆善本书室所藏即为此本,此版本半页十行,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边,版心中缝下方有“德星堂”三字,五言卷十九下有“陈敬学校刊”几字,前有绍熙元年序、《重华宫投进子》、《重华宫宣赐白子》、《谢表》、《别奏子》、《奏耿不受书送子》、《谢南内奏状》。目录后有吴格识语、汪纲跋及陈敬学跋文,陈敬学跋曰:“《万首唐人绝句》诗自宋刻迄今,又多慢谬蠹阙矣,都宪陈公俾愚领校刊之任,愚虽三年劳于兹,亦乌能免伪舛之非乎哉!维昔始之以淳熙庚子,而今继之以嘉靖庚子,数之偶然有可识焉耳。辛丑人日,姑苏门生陈敬学书。”从中可知,陈敬学刊本历时三年乃成,此书一百一卷,当据宋汪纲本翻刻。《张元济古籍书目序跋汇编》中《涵芬楼烬余书录》载:

《万首唐人绝句》一百一卷,宋洪迈编 明嘉靖刊本,四十册,怡府旧藏。

卷首绍熙元年洪迈序,次《重华宫投进子》,又《重华宫宣赐白子》,洪迈《谢表》,又《别奏子》,又《奏耿不受书子》,又《谢南内奏状》。此据宋嘉定越州刊本覆刻,故提行空格,悉依旧式。目录分二类:前七言,凡七十五卷;后五言,凡二十五卷。附六言一卷。尚有二年洪迈题语,嘉定新安吴格、汪纲二跋,均佚。

藏印:“怡亲王宝”、“冰玉山庄”、“赐额忠孝为藩”、“纶音”、“好书犹见性情醇”、“徐开任印”。

张元济谓此嘉靖本据宋嘉定越州刊本覆刻,宋嘉定本只有吴格修补本和汪纲刻本,吴格修补本为不全之本,而此书为一百一卷全本,可见应据汪纲本覆刻。叶德辉也持此观点,《园读书志集部总集》卷十五载:“《唐人万首绝句》一百一卷,明嘉靖辛丑陈敬学仿宋刊本。宋洪迈《唐人万首绝句》,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一百卷,与迈自序合。此为明嘉靖辛丑陈敬学仿宋刊本,作一百一卷,盖据宋嘉定癸未汪纲重刻本翻雕,与明钦《天一阁书目》及乾隆内府《天禄琳琅书目》所载合,张金吾《爱日精庐藏书志》所云析六言另为一卷者也。天禄本即四库著录本,提要云九十一卷下注内府藏本,《简明目录》云佚其九卷者。”从此文知,《四库全书》即收录此明嘉靖陈敬学刊本,但为不全之本,只九十一卷,等撰《四库全书总目集部总集类二》卷一七八载:“《万首唐人绝句诗》九十一卷,内府藏本。”振铎曾得嘉靖陈本,是书藏于国图,上有郑振铎跋文,曰:“……此书常见者为万历赵宦光刊本,然多所改易,与原本面目全非。此嘉靖是本从宋本翻雕者,最为罕见,近来影印本即借北京图书馆珍藏此本付照。……”

洪迈《万首唐人绝句》最为常见之本为明万历丙午赵宦光刊本,此本国图藏有,题为《宋洪魏公进唐人绝句》,四十卷,半页十行,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边。前有万历丁未申时行《校刊万首唐人绝句序》、万历丙午赵宦光撰《万首唐人绝句刊定题词》、万历丁未黄习远《校刻万首唐人绝句引》,次洪迈自序,次重华宫投进子、重华宫宣赐白子、谢表、唐绝发凡,总目后有唐风四始考,之后有一行篆书“万历丙午秋九日寒山小宛堂编次”,卷一末有牌记,为“万历丙午秋日吴郡寒山校刻”。《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书室》记载甚详,曰:“《宋洪魏公进万首唐人绝句》四十卷,目录四卷,宋洪迈辑;明赵宦光、黄习远补。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赵宦光刻本,六册。半页十行十八字,左右双边,白口,单鱼尾。框高21.4厘米,宽13.8厘米。题‘明吴郡赵宦光凡夫刊定、灵岩黄习远伯传窜补’。前有万历三十五年申时行序、万历三十四年赵宦光序、万历三十五年黄习远序。凡例二十一则。绍熙元年(1190)洪迈序。重华宫投进子。绍熙四年洪迈谢表。唐风四时考。……”《木樨轩藏书题记及书录》中《书录总集类》也有记载。此书在日本被重刻,现藏于国图,半页十三行,行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鱼尾,书末在“四十卷终”下有字一行“文政六年刊”,后有几行大字,曰:“官版书籍发行所 东都横山町台丁目角 御书物师 出云寺万次郎。”可知赵宦光本曾于日本文政六年由官校刊刻行世。

赵宦光刻本改一百一卷为四十卷,卷数内容都作了很大变动。赵宦光《万首唐人绝句》刊定题词云:

时有魏公洪迈,出其手钞五千馀首,进之陛下以供挥洒之资。天颜粲然,都俞褒锡。既复搜讨,再得如前以献。于是陛下益喜,题曰:《万首唐人绝句》,颁赐文臣,垂之永久。惜于尔时洪公旋录旋奏,略无诠次,代不摄人,人不领什。或一章数见者有之,或彼作误此者有之,或律去首尾者有之,或析古一解者有之。至若人采七八而遗二三,或全未收录而家并遗。若此诖误,莫可胜纪。暇日与灵岩诗人黄伯传悉为厘正,削其十一,皆前失也。复讨寻四唐别、总集群,以及选摘稗官诸家,不遗余力,遂得洪氏阙略者数百篇,合一万若干首。虽去取略复相当,其视原本舛讹失所者,真可谓金枝迸海,草木皆明矣。……万历丙午秋日吴郡赵宦光撰

黄习远重刻《万首唐人绝句》跋曰:

原板一百一卷,半刻于会稽,半刻于鄱阳。嘉定辛未,越守汪公纲合鄱阳之刻于会稽,而加修补焉。迨我嘉靖庚子,陈中丞重校而梓之,然无有正其讹者。万历甲辰春日,予过寒山小宛堂,凡夫先生以兹集授予校雠,乃共芟其谬且复者共二百一十九首,补入四唐名公共一百一人,遗诗共六百五十九首,总得一万四百七十七首。诗以人汇,人以代次,厘为四十卷。凡三易寒暑而剞劂告成。予谓以魏公博赡犹有遗误。使我两人者,得称异代功臣,则耳目之外秘篇所载,尚冀后之君子佐其不逮焉。丁未端午灵岩黄习远伯传甫识于萧萧斋中。

从赵黄二人题跋可知,因洪迈所编《万首唐人绝句》多有讹误,而陈敬学并未订正,故二人得以阙者补之,伪者正之,总辑诗一万四百七十七首。此书李盛铎曾收藏,《藏园订补亭知见传本书目卷十六上集部八总集类》载:“《宋洪魏公进万首唐人绝句》四十卷,宋洪迈编。明万历三十五年赵宦光刊本,十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阑。李木斋藏。”清杨守敬为此本写有跋,《日本访书志》卷一三有载,杨守敬认为此本较原书实为精整。叶德辉撰《园读书志集部总集》卷十五也著录此书,但叶氏对此书颇有微词,谓“明人刻书不遵旧本,动以己意增删,刻一书而书亡不如不刻。”

近世有1955年文学古籍刊行社据明嘉靖陈敬学刊本影印,全书四册。又有1983年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刘卓英校点的《万首唐人绝句》校点本,此书以明万历赵宦光刊本为底本加以校点。 [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