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是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 [1] 其核心意涵是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明确界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 [2]

1987年底,长达三十多年的两岸隔绝状态被打破后,两岸人员往来和经济、文化等各项交流随之发展起来,同时也衍生出种种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台湾当局不得不调整“不接触、不妥协、不谈判”的“三不政策”,于1990年11月21日成立了得到官方授权的与大陆联系与协商的民间性中介机构──海峡交流基金会,出面处理官方“不便与不能出面的两岸事务”。为便于与海基会接触、商谈,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推动于1991年12月16日成立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并授权以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作为两会交往和事务性商谈的基础。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两会在香港商谈中,就海峡两岸事务性(公证书使用)商谈中如何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海协的基本态度是,海峡两岸交往中的具体问题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应本着一个中国原则协商解决。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可以不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表述的方式可以充分协商。

1992年11月大陆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的海峡交流基金会就解决两会事务性商谈中如何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问题所达成的以口头方式表达的“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

在香港商谈中,海协提出了5种文字表述,台湾海基会也根据“国统会”的结论提出了5种文字表述,台方虽然也同意两岸公证书使用是中国内部的事务,双方均应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并表达了谋求国家统一的愿望,但在文字表述方案上,两会很难达成一致。在会谈即将结束时,海基会代表又增提了3种表述方式,并拿出了他们的最后表述内容:“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惟鉴于两岸民间交流日益频繁,为保障两岸人民权益,对于文书查证,应加以妥善解决。”还建议“用各自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海协代表表示这是此次商谈的主要成果,等把海基会的建议与具体表述内容报告后再正式答复。 [3]

虽然台湾当局在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的同时坚守“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所谓“三不政策”底线,并称“只有中共彻底放弃马列主义,认同三民主义后,两岸官方才有接触的可能”。然而,历史的发展并不会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官民分离”只是台湾当局的一厢情愿。随着两岸民间交流的日益增加,两岸接触势所难免。 [4]

自1949年国民党当局逃台后,海峡两岸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触谈判是在1986年5月。这是一起因偶发事件引发的两岸谈判,台湾当局是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被拉上了谈判桌。 1986年5月3日下午3时10分,一架编号“B-198”的台湾“中华航空公司波音747货机,在飞越原定降落的香港启德机场后,突然偏离航线,朝北飞行,稍后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机长王锡爵要求在祖国大陆定居,同行的另两名机械师要求回台,机上共有货物22万磅。事件发生当天,中国民航致电台湾“华航”,请其尽迅派人到北京商谈有关飞机、货物和机组其他成员的处理问题。面对这一突发的事件,台湾当局立即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按照“三不政策”,就不能与中共谈判但不谈判又解决不了问题。经过权衡利弊,为避免给外界造成国共两党在进行谈判的印象,蒋经国最后决定在坚持“三不政策”的前提下,委托第三者“香港国泰航空公司”全权代表“华航”与中国民航协商解决人机交接事宜。蒋经国还指示“华航”依国际惯例解决善后工作。这一决定自然遭到中国大陆的反对。中国大陆方面认为,这纯属两个航空公司之间的业务性商谈,并不涉及政治问题。既然是交接,就应当由当事双方直接地、负责地办妥交接事宜,以确保飞机和愿回台湾的另两名机组人员安全返回台湾。中国民航再次致电“华航”,催其尽快作出答复,并提出如果台湾方面认为到北京不方便的话,也可到他们认为方便的地方协商。

在经过两个星期的交涉后,1986年5月17日至20日,“中华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各派出三名代表,在香港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历史性商谈,就交接货机、机组人员和货物等事宜达成协议,签署了“两航会谈纪要”。

这次商谈是两岸在隔绝37年后由官方在背后主导下的第一次公开接触谈判,它的成功举行,打破了台湾当局长期营造的“恐共”心理,使台湾民众认识到,共产党并不像当局宣传的那样可怕,两岸是可以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同时这次谈判成功也为两岸解决纠纷创造了一种“华航模式”,其原则是:地位平等、友好协商;就事论事,合情合理;互相尊重、彼此谅解;多从对方考量,不作题外文章。“两航谈判”的成功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美国舆论称之为国共两党的“首次正式接触”、“首次直接会谈”,日本《东京新闻》发表评论称此次事件是海峡两岸关系“一举向前发展的划时代事件”。香港报纸则称:“两航谈判就其影响而言,显然具有高度的政治含义,说它是历史性的重大事件决不为过”,“它标志着国共两党及两岸关系的一个新起点”。 [4]

鉴于僵化的“三不政策”,台湾当局无法与大陆进行正式的接触与谈判。1990年11月21日,为应付两岸关系发展的需要以及推行有限的大陆政策,台湾当局成立了“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简称海基会),并于1991年3月9日正式挂牌工作。这是以民间团体身份出现的半官方机构,直属于台湾当局“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任务是接受“陆委会”的委托,办理台湾当局“不便与不能出面的两岸事务”,人称“陆委会”手套。海基会的首任董事长为国民党中常委、台水泥业巨富辜振甫,副董事长兼秘书长为陈长文、副秘书长为陈荣杰。 海基会成立时的定位是“协调处理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往来有关事务,以保障两地人民权益为宗旨,不以营利为目的”。该会的主要工作有如下7项业务:(1)两岸人民入出境收件、核转及有关证件签发补发。(2)大陆地区文书验证、身份关系证明、协助诉讼文书送达及两地人犯遣返。(3)大陆地区经贸资讯的收集发布,间接贸易、投资及其争议的协调处理。(4)两岸人民有关文化交流事宜。(5)协助保障台湾地区人民在大陆地区停留期间的合法权益。(6)两岸人民往来有关咨询服务。(7)“政府”委托办理的其他事项。

该会成立后立即承担先前由红十字会负责的有关两岸事务性的接触和交往的职能,并派遣该会人士访问大陆各相关部门,建立沟通管道。1991年12月16日,大陆社会团体法人性质的民间团体“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简称海协会)在北京成立,它以促进海峡两岸交往,发展两岸关系,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为宗旨。汪道涵被选举为海协会首任会长,唐树备为常务副会长,秘书长为邹哲开。海协会成立后的工作重点主要有4项:一、逐步建立和发展与台湾岛内外民间团体、人士的联系与相互合作,发挥民间力量,共同促进两岸的直接“三通”和双向交流。根据国台办的授权,协会将负责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有关团体进行联系,处理相关问题。二、就合作打击台湾海峡海上走私、抢劫等问题与台湾授权团体海基会具体商谈。三、协会如受到委托,也将协同有关方面与台湾授权团体或人士就处理台湾海峡海上渔事纠纷和违反有关规定进入对方地区之居民及相关问题进行商谈。四、协会将积极为台湾岛内外各团体、各界人士提供有关祖国大陆投资、贸易和其他交流活动的政策、法规等咨询和服务。同时也积极向祖国大陆有关方面和地方提供对台文化、学术、体育、科技交流等咨询。

两会成立后,充分发挥了沟通化解的桥梁作用。一年内,合作处理了各类突发事件24起,包括渔事纠纷6起、台军驱逐大陆渔民伤亡事件10起,刑事案件8起,建立起了相当良好的协调关系。从1992年3月到1995年6月,两会进行了包括第一次“汪辜会谈”在内的各种层级的总共17次商谈。 [4]

两会就两岸交流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接触与商谈后发现,虽然双方商谈的是事务性问题,但要顺利地解决问题,一个重要的事实必须首先明确:两岸间的事务性问题是一个国家内的事情。这就涉及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

1991年4月8日,陈长文首次访问大陆时,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唐树备授权提出了处理海峡两岸交往中所遇到的具体问题应遵循的五条原则,其中第二条就是“在处理两岸交往事务中,应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任何形式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反对‘一国两府以及其他类似的主张和行为”。1992年3月22日,两会在北京就“海峡两岸公证文书使用”和“海峡两岸开办挂号函件的查询、补偿”两项议题进行了首次事务性商谈,双方出现若干分歧,并没有达成协议,而分歧的症结就是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大陆方面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持两会商谈的事务性问题为一个国家内部的事情。台湾方面虽然表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为谋求所谓“对等政治实体的”地位,强调双方在一个中国涵义上的分歧,提出用“各说各话”的方式说明一个中国的涵义,3月30日,唐树备在记者会上指出,“由于现在两岸没有统一,所以首先应明确我们商谈的或要解决的是一个国家内的事情。众所周知,国共两党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方面通过的有关统一的文件也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一个中国’既然是双方的共识,为何双方不能本着这个原则来处理两岸事务性问题呢。两岸没有统一,但我们是一个国家,这个原则是坚定不移的,至于用什么形式来表达这么一个原则,我们愿意讨论。”

8月1日,台“国家统一委员会”通过所谓“关于一个中国”的涵义的政策文件,该文件有关一个中国涵义的叙述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来统一后,台湾将成为其管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我方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1912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及外蒙古,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海协会负责人随即对“国统会”的决议文作出回应指出“它表明在两岸事务性商谈中应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已成为海峡两岸的共识,对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然我们不同意台湾有关方面对一个中国涵义的理解”。该负责人也重申,“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可以不讨论一个中国的涵义”。

1992年10月2830日,两会在香港举行商谈,集中讨论两岸事务性商谈中如何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在商谈中,海协会提出了5种文字表述,海基会先后提出5种文字表述方案和3种口头表述方案,其中最后一种口头表述方案的内容为:“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双方表述文字都包含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内容,但因文字表述有歧义,以致会谈结束后两会仍没有达成协议。

11月3日,海基会正式致函海协会,建议“以口头声明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海协会16日正式回函通知海基会,海协会的口头表述要点是:“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的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该函还附上海基会增列的第3项口头表述文字。12月3日,海基会函覆海协会,对达成共识未表示异议。从以上两会来往的信函中可以看出,双方的共识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的统一。”

“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确立后,从原则上排除了事务商谈中的主要障碍,使双方很快就“海峡两岸公证书使用”和“海峡两岸挂号凼件遗失查询及补偿”问题达成协议,并为1993年的第一次“汪辜会谈”铺平了道路。 [4]

“九二共识”这个名词,是2000年4月底前台当局大陆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苏起正式提出的名词。但它不是凭空捏造。 [5] 虽然苏起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九二共识这个名词的人,但是“九二共识”一词的提出,却是凝聚了两岸专家学者的思想结晶。 [6]

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的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本此精神,对两岸公证书使用(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 [3]

1993年4月27日至30日,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在祖国大陆一年多来的积极推动下,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在新加坡正式举行第一次“汪辜会谈”。这是海峡两岸高层人士在长期隔绝之后的首度正式接触,是两岸走向和解的历史性突破,是两岸关系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在两天的会谈中,双方就两会会务、两岸经济交流、科技文化交流等三项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会谈达成了四项协议,包括《汪辜会谈共同协议》、《两会联系与会谈制度协议》、《两岸公证书使用查证协议》和《两岸挂号函件查询、补偿事宜协议》。“汪辜会谈”对发展两岸关系、扩大两岸经贸、科技合作和人员往来、各项交流产生了积极的作用。一是为两岸的良性互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为两岸今后协调和处理有关事务“树立了一个可资依循的模式”,它表明两岸完全可以在政治原则、立场、目标取向差异甚大的情况下,通过坦诚、务实的接触与协商,本着“求同存异、平等协商”的原则坐下来谈,找到双方的共同利益,增进互信。二是会谈的具体成果直接推动了两岸经贸、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发展。当年台对大陆转口贸易额从1992年的74亿美元跃升到170亿美元的新纪录;台湾跃居大陆吸收外部投资的第二位;间接投资金额较上年增约一倍,且台湾大企业大财团开始成为投资大陆的主要角色。两岸文化、科技方面的交往则呈现“层次高、范围规模扩大、内容深化、方式多样化”的新特点。

“汪辜会谈”获得成功,得到两岸同胞的高度评价。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指出:“汪辜会谈是成功的,是有成果的,它标志着海峡两岸关系发展迈出了历史性的重要一步。” [4]

大陆积极推动了第二次“汪辜会谈”

第一次“汪辜会谈”是两岸高层人士的首度正式接触,实现了两岸关系发展进程中的阶段性突破,标志着海峡两岸关系发展迈出了历史性的重要一步。然而事与愿违,台湾当局同意举行“汪辜会谈”的本意,并非是要促使两岸关系朝统一方向健康发展,而是想借机凸显所谓的“对等政治实体”地位,并试图以发展两岸关系为“筹码”,换取祖国大陆承认台湾为“对等政治实体”。“汪辜会谈”结束后,台湾当局再次声称“两岸关系仍处于敌对状态”,并称“汪辜会谈”绝非表示两岸迈向统一的进程有所加快。 “汪辜会谈”后不久,台湾当局即于当年6月公开推动所谓“参与联合国”的活动,李登辉公开声称,他“从未讲过一个中国”。1994年4月,他在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的对谈时更妄称,“中国一词是含糊不清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省是“奇怪的梦”,“国民党是外来政权”。在国际上,台当局更是不计手段、不计名义、不计代价地大搞“金钱外交”,李曾先后跑到不少国家公然制造“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的分裂活动。

在两会事务性商谈方面,根据《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精神,从1993年8月起,两会就“违反有关规定进入对方地区人员遣返及相关问题”、“两岸劫机犯遣返问题”及“协商处理两岸海上渔事纠纷问题”等三项议题展开了后续事务性商谈。至1994年底,两会在北京、台北、南京等地共举行了7次事务性商谈及2次“唐焦会谈”。虽然在祖国大陆的努力下,会谈在一些问题上取得了一定进展,但由于台当局企图通过商谈达到两岸“分裂分治”的政治目的,提出“司法管辖权”等敏感问题,制造政治分歧干扰事务性问题的解决,致使两会最终未能签署任何协议。尽管台湾当局的举动给落实“汪辜会谈”的决议蒙上了阴影,但祖国大陆仍积极推动第二次“汪辜会谈“,海协会与海基会几经商谈后,最后确定于1995年7月20日在北京举行。然而,就在此时,1995年6月7日,李登辉赴美出席康奈尔大学校友会,在国际上大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分裂活动,严重破坏了两岸商谈的气氛,使两岸关系剑拔弩张,跌至冰点。面对这一严重政治挑衅,祖国大陆采取果断措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分裂”、“反台独”斗争,而且举行了旨在针对“台独势力”的军事演习。两岸关系空前紧张和对立,两会事务性商谈,以及正待成行的第二次“汪辜会谈”,均告中断。

1997年后,在“反分裂、反台独”斗争取得重大成果,香港顺利回归祖国,以及国际形势、两岸关系形势出现新变化的情况下,祖国大陆方面采取主动,继续推动第二次“汪辜会谈”。

1997年9月12日,江泽民总书记在“十五大政治报告”中重申两岸及早开启政治谈判的建议,郑重重申其于1995年1月30日提出的《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的八项主张”(简称“江八点”),强烈呼吁“希望台湾当局认真回应我们的建议和主张,及早同我们进行政治谈判,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只要是有利于统一的意见和建议,都可以提出来。

1997年11月6日,为了给两岸政治性谈判的预备性磋商创造条件,海协会致函海基会,邀请海基会秘书长焦仁和出席定于12月在厦门举行的“跨世纪两岸经济关系展望研讨会”,并在厦门、上海和北京等地参访,但海基会却于7日拒绝了邀请,反提出由辜振甫率团访问大陆的建议。11月11日,海协会发布新闻稿,表示欢迎辜振甫在适当的时机访问大陆。

1998年1月1日,江泽民在新年祝词和全国政协新年茶会上宣布,“今年中国统一工作的重点是与台湾举行政治磋商,希望台湾当局以民族大义为重,尽早回应我们提出的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两岸进行谈判的郑重呼吁”。1月26日,钱其琛副总理在纪念江泽民总书记八项主张发表三周年座谈会上明确表示,促进两岸政治谈判是现阶段全面推进两岸关系的关键。在统一之前,在处理两岸关系事务中,特别是在两岸谈判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就是坚持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可分割。

2月14日,海协会致涵海基会,表示愿意与海基会协商两岸政治谈判的程序性事宜,并随之安排重启经济性事务性议题商谈,同时邀请辜振甫在适当时机来访,两岸适当层级的人员可在交流互访中为此做必要的准备。

这些充满诚意和善意的建议受到了两岸同胞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岛内舆论几乎众口一词地要求当局作出积极而正面的回应。但台湾当局却对祖国大陆推动两岸政治谈判所做的一系列努力采取了消极的回避态度,声称“如果不承认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国家的现实,根本没有办法谈”,“目前看不出两岸有何政治议题好谈”。并在如何谈、谈什么问题上大作文章,声称两岸谈判“哪里中断哪里开始”、“先从事务性商谈做起、慢慢来”、“两岸商谈要不预设任何前提条件”,“政治谈判危险”等等,意图拖延两岸政治谈判。与此同时,祖国大陆开展的“反台独”、“反分裂”斗争使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越来越认识到台湾是破坏亚太和平发展的“麻烦制造者”,如果放任台湾当局的分裂政策,将最终导致战争,从而危及世界和平与美国的全球战略和整体利益。因此,美国开始调整、改善对华关系,并敦促两岸尽快进行和平谈判。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3日,应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邀请,江泽民主席成功在对美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双方达成了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共识。1998年6月25日,应江泽民主席的邀请,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中国。在中美首脑互访中,克林顿总统重申美国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确立的原则。克林顿和美国其他领导人并明确表示美国政府“不支持‘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以及其它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按照“八一七公报”的原则处理售台武器问题。美国公开承诺对台“三不”支持,在岛内引发强烈震撼,使台湾当局面临越来越大的谈判压力。

在祖国大陆、岛内民众以及美国的促谈压力下,台湾当局为了避免担负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大历史责任,最终不得不同意辜振甫参访大陆。 [4]

1998年10月14日,受海协会邀请的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先生赴上海、北京的“参访”活动终于成行。辜先生是近五十年来第一位踏足祖国大陆的由台湾当局正式授权的代表,祖国大陆对此次参访十分重视,并给予很高的礼遇,江泽民总书记、钱其琛副总理分别会见辜先生一行,这是海峡两岸自1949年以来最高级别的公开接触。 10月15日,辜振甫与海协会长汪道涵会面,这是两岸两会自1995年6月中断商谈以来的首次高层对话,是汪道涵先生和辜振甫先生1993年新加坡会谈之后的第二次握手。双方在会谈中达成了四项共识:

一、两会决定进行包括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对话,由两会负责人具体协商作出安排。

二、进一步加强两会间的交流,包括两会负责人等多层次的互访。

三、涉及两岸同胞生命财产安全的事件,两会将加强个案协助,相互委托。

四、辜振甫先生邀请汪道涵会长访问台湾。汪道涵对此表示感谢,愿意在适当的时候到台湾访问,加深了解。

汪辜会谈所达成的四点共识,有助于改善两岸关系和两会交流的气氛,加深双方的了解,化解分歧,增进互信,从而为今后两岸两会的进一步交流直至政治谈判的程序性商谈的举行创造了积极的条件。但是,由于台湾当局刻意回避一个中国原则,不愿意展开政治谈判并进行预备性磋商,只是含糊表示展开议题广泛的对话,使四项共识缺乏实质性的内容,双方根本分歧如故。

辜振甫“参访”大陆后,祖国大陆方面继续推动两岸关系的良性发展。1999年6月27至29日,两会在北京商谈,就落实四项共识交换了意见,并就汪道涵9月中旬或10月初访台达成初步共识。可是,李登辉竟在l0天后,7月9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公然抛出“两国论”,使一度缓和的两岸关系又一次跌入低谷。面对李登辉之流猖狂的“台独”活动,海峡两岸和全世界的炎黄子孙同仇敌忾,一致声讨,国际社会也纷纷谴责李登辉的“台独”行径。15日,国台办主任陈云林指出,由于李登辉“两国论”的倒行逆施,使两会在一个中国原则下接触、交流、对话的基础不复存在。20日,海协会鉴于海基会当天的来函及所附的“辜振甫谈话稿”严重违背了两会1992年达成的“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对该函不予接收并正式退回,两会联系遂告中断,汪道涵访台之行亦告搁浅。 [4]

正因为有了“九二共识”,两岸才能在隔绝40多年后举行汪辜会谈;正因为有了“九二共识”,国共两党领导人才能在2005年4月举行历史性会谈,共同发布“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 正因为有了“九二共识”,两岸双方才能在2008年6月恢复两会制度性协商,先后达成ECFA等18项协议和多项共识;正因为有了“九二共识”,两岸才能形成今天的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大交流态势。 [7]

“九二共识”海协会电文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于1992年11月16日致函台海峡交流基金会,对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达”有关一个中国原则,表示充分尊重。

大陆海协会函电(全文)

海峡两岸关系协会:10月28日至30日,我会、中国公证员协会人员与贵会人员就海峡两岸公证书使用问题进行了工作性商谈,同时也就开办海峡两岸挂号函件遗失查询及补偿问题交换了意见。这次工作性商谈,不但在具体业务问题上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而且也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表达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上取得了进展,这是有关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 3月份北京工作商谈结束后,我会一再声明,海峡两岸交往中的具体问题是中国的事务,应本着一个中国原则协商解决;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表明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可以不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在事务性商谈中表述一个中国原则方式可以充分讨论协商,并愿听取贵会及台湾各界的意见。 在这次工作性商谈中,贵会代表建议在相互谅解的前提下,采用贵我两会各自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并提出了具体表述内容,其中明确了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这项内容也已于日后见诸台湾报刊。我们注意到,许惠先生于11月1日公开发表书面声明,表示了与上述建议一致的态度。11月3日贵会正式来函表示已征得台湾有关方面的同意,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达”。我会充分尊重并接受贵会的建议,并已于11月3日电话告知陈荣杰先生。 为使海峡两岸公证书使用问题商谈早日克竟全功,现将我会拟作口头表述的要点函告贵会: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的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本此精神,对两岸公证书使用(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 我会建议,在贵我两会约定各自同时口头声明之后,在北京或台湾、厦门或金门继续商谈有关协议草案中某些有分歧的具体业务问题,并由贵我两会负责人签署协议。

一中各表”海基会复函 台海峡交流基金会于1992年12月3日,以海文陆(法)字第81-10457号的文号,致函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回复海协会11月16日的来函,说明建议以“口头各自说明”有关“一个中国”含义。

台湾海基会函电(全文)

海峡交流基金会:关于“两岸文书查证”商谈等事,11月16日及30日大函均悉。 鉴于“两岸文书查证”及“两岸间接挂号信函查询与补偿”是两岸中国人间的事务,问题悬宕多时,不但影响两岸人民权益,且使人民对交流产生疑虑,诚属遗憾!顷接贵会上述二函,显示“愿以积极的态度,签署协议”、“使问题获得完全解决”,端此,我方表示欢迎。 我方始终认为:两岸事务性之商谈,应与政治性之议题无关,且两岸对“一个中国”之含义,认知显有不同。我方为谋求问题之解决,建议以口头各自说明。至于口头说明之具体内容,我方已于11月3日发布之新闻稿中明白表示,将根据“国家统一纲领”及“国家统一委员会”本年8月1日对于“一个中国”含义所作决议加以表达。我方此项立场及说明亦迭次阐明,香港地区、大陆地区及台湾地区之媒体,对于双方立场及说明,先后已有充分报道。 目前当务之急应在于解决事务性实质问题,我方已依在香港商谈所得初步共识,并充分考虑贵方之意见,整理协议草案,在香港面交贵方商谈代表,贵会对于“两岸文书查证”及“两岸间接挂号信函查询与补偿”二草案若仍有“遗留的分歧”,请速函告以利我方研究。 有关辜董事长与汪会长在新加坡之会谈,我方至为重视。至于会谈之相关事宜,本会当于积极研究后,另函相告。

马英九指出,“九二共识”是他担任党主席时主导列入党的政纲,更是国民党推动两岸关系的关键依据,“过去我提九二共识,未来也会继续提”。一周前纽约时报专访他,他重申国民党两岸政策就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他说,“九二共识”、“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这些理念都摆在党章或政纲里,但年度性的文件不会一次把这些写进去,政纲与党章须在全台代表大会通过,而年度性文件的位阶不及政纲与党章,政策是放在党章或政纲内,国民党坚持“九二共识”的立场不会动摇,列不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面对深蓝反弹,马英九昨天也提到,他主动致电连战,说明自己坚持自己的立场,“九二共识”作为是两岸复谈协商的基础绝不动摇。马英九说,经过沟通后,连战也表示理解。不过,马英九坦承,他与连战通完电话后,才知道连已发出声明。 [8]

2015年3月9日,身兼中国国民党主席的新北市长朱立伦访问香港,在“台港论坛”发表演讲。首度针对两岸政策提出明确立场,除宣示国民党对九二共识是相延续的,更表态愿意访问大陆、出席国共论坛。朱立伦明确表示,国民党对“九二共识”是相延续的。 [9]

2015年7月20日,国民举行全代会,会中无异议通过政策纲领,包括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 [10]

2016年3月26日,习近平贺洪秀柱当选 双方均提“九二共识” [11]

2016年7月22日,时任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拒绝“九二共识” [12]

2016年11月11日,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只要承认"九二共识" 愿同台湾任何党派交往。 [13]

20周年座谈会

2012年11月26日下午,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人民大会堂举行“九二共识”20周年座谈会。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主任王毅,海协会会长陈云林等分别在座谈会上讲话。 [14]

王毅表示,1992年两会达成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对于两岸建立基本互信、开展对话协商、改善和发展两岸关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20年来,“九二共识”已经发展成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政治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两岸主流民意支持。王毅从四个方面阐明了“九二共识”的意义,强调“九二共识”的核心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精髓是求同存异,意义在于构建了两岸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启示是要有正视问题、面向未来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九二共识”之所以能够达成,关键在于双方做到了求坚持一个中国之同,存双方政治分歧之异。在两岸固有矛盾长期存在的情况下,处理复杂问题不可能一步到位。双方务实搁置争议,善于求同存异,进而积极聚同化异,就能在不断增进共识的过程中,逐步缩小和化解分歧,实现互利双赢。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中,应当正视而不回避面临的各种问题,积极进取地思考破解难题之道,循序渐进地加以务实推进。凡是顺应两岸关系发展趋势、增进两岸同胞共同福祉、符合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事情,我们都愿与台湾各界有识之士一道,自觉承担起应尽的历史责任。两岸同胞完全有能力,有智慧克难前行,把两岸关系前途掌握在自己手中。 [14]

王毅强调,是否认同一个中国,事关两岸关系的性质与前途,事关大是大非。无论台湾政治情势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始终把坚持“九二共识”作为与台湾当局和各政党交往的基础和条件,核心在于认同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做到了这一点,台湾任何政党与大陆交往都不会存在障碍。 [14]

陈云林表示,纵观“九二共识”达成20年来两会协商互动的曲折历程,特别是总结近4年来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成功实践,我们倍加珍视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作为两岸关系共同政治基础的重要意义,倍加重视坚持“九二共识”对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作用。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由开创期进入巩固深化新阶段的形势下,我们要更加重视坚持“九二共识”的基础作用,正确把握和运用“九二共识”的政治智慧,继续在“九二共识”基础上推进两岸协商。我们将继续按照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思路,尽快完成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后续商谈的各项目标。尽快实现两会互设综合性办事机构,更好地维护两岸同胞权益。两会还应当共同努力,争取在商签两岸科技、文化交流协议等方面寻求新的进展,不断以更多的协商成果造福两岸同胞,让更多的两岸民众共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果。 [14]

海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唐树备、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梁国扬、全国台湾研究会执行副会长周志怀、海峡两岸经贸交流协会会长王辽平分别在座谈会上发言。 [14]

唐树备作为促成“九二共识”的亲历者,详细回顾了“九二共识”达成的历史背景和具体过程。他指出,在共识中,双方都表明了“努力谋求国家统一”和“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对于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海基会表示“认知各有不同”,海协会表示“在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双方做了求同存异的处理。“九二共识”的达成,开启了两岸制度性协商的新里程。 [14]

梁国扬表示,坚持和维护“九二共识”与两岸同胞切身利益紧密相关。作为大陆各族台胞的爱国民众团体,全国台联衷心希望广大台胞乡亲与我们一道,积极巩固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共同基础,继续增进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基本认知,继续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踊跃投身到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程中来。 [14]

周志怀表示,在“九二共识”基础上,两岸关系已经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的和平发展道路,两岸同胞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意义也得到不断充实与彰显。“九二共识”对台海和平的影响日益增强。在两岸关系研究领域,有必要构建以“九二共识”为主要内容的两岸学术话语体系,探索践行“九二共识”的多重途径,发掘“九二共识”蕴涵的政治智慧。 [14]

王辽平表示,两岸关系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得到改善和发展,两岸经济关系也因此实现一系列重大历史性突破。坚持“九二共识”对进一步推动两岸经济关系发展至关重要。今后要不断深化两岸经济合作,丰富和完善制度性框架和安排,以更多的合作成果厚植互利双赢的共同利益。 [15]

2015年习马会,马英九提出巩固九二共识

习马会是两岸自1949年分治66年以来,双方领导人首次会面,以下是马英九致词全文:

习先生,大陆与台湾代表团的各位女士、先生,以及在场的媒体朋友们,大家午安,大家好!

今天,我与习近平先生分别以台湾与大陆领导人的身分,穿越66年的时空,伸手相握,握着两岸的过去与未来,也握着中华民族振兴的希望,深具历史意义。

22年前,也就是1993年的4月,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先生与大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先生在新加坡会面,签订了4个协议,为两岸制度化协商打下了基础。12年前,也就是2003年的10月,我在“东亚经济高峰会”上,与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资政对谈。当时我们都认为:“两岸的发展,要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

此刻,我和习先生相对而坐,共聚一堂,在我们背后的,是两岸分隔超过一甲子的历史;在我们眼前的,是这几年来,双方致力“以对话取代对立、以和解替代冲突”的成果;在我们手上的,是永续和平与繁荣的目标。此时此刻,海峡两岸正大声向全世界宣示巩固台海和平的决心,以及促进区域和平的讯息。

这66年来,两岸在不同的体制下发展,能够从军事对抗转为合作交流,绝非朝夕之功。7年多来,两岸签订了23项协议,创造了4万多学生交流、每年800万旅客往来与1700多亿美元贸易的空前荣景。这些巨大改变的基础,都在于“和平”。

历史为两岸留下了错综复杂的世代课题,这正是“尚书”所说的“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对于各自坚持的敏感议题,需要双方正视现实,以智慧、耐心与诚意务实处理。但是,我们依然能够努力在双方这些年来建构的“制度性协商”之下,达成了两岸和解与合作,推动了永续和平与繁荣,而这也是两岸及国际社会共同的期待。

今天,我愿提出维系两岸和平繁荣现状的五点主张:

第一、巩固“九二共识”,维持和平现状。海峡两岸在历史为两岸留下了错综复杂的世代课题,这正是《尚书》所说的“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对于各自坚持的敏感议题,需要双方正视现实,以智慧、耐心与诚意务实处理。但是,我们依然能够努力在双方这些年来建构的“制度性协商”之下,达成了两岸和解与合作,推动了永续和平与繁荣,而这也是两岸及国际社会共同的期待。

第二、降低敌对状态,和平处理争端。两岸目前已不再处于过去的冲突对立,双方应持续降低敌对状态,并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第三、扩大两岸交流,增进互利双赢。两岸目前尚未结案的议题,例如货贸协议、两会互设机构、与陆客中转等,应尽速处理,以创造两岸双赢。

第四、设置两岸热线,处理急要问题。两岸目前在海基会、海协会首长之间,与陆委会、国台办副首长之间,均已设有联系机制。今后应在陆委会、国台办首长之间设立热线,以处理紧急与重要问题。

第五、两岸共同合作,致力振兴中华。两岸人民同属中华民族、都是炎黄子孙,应互助合作,致力振兴中华。

这五点主张不是为一己之私、单方之利,而是为了后代子孙的幸福。我诚挚地希望,双方都应该重视人民所珍惜的价值与生活方式,维护两岸和平,以中华文化蕴涵的智慧,确保两岸互利双赢。

习先生,当前的两岸关系,已经是1949年以来最为和平稳定的阶段。这几年,我常常在台湾的大学校园中,看到两岸学生一起讨论、一起运动、一起演奏、一起欢笑的画面。那种自然的水乳交融,往往让我既欣慰,又感动。他们有热情、有创意;但他们没有仇恨,没有包袱;他们能在人生较早的阶段建立友谊,一定可以为两岸永续和平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我们要好好珍惜、扩大这个基础。

北宋大儒张横渠主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习先生,为了两岸人民,让我们一起努力、“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为中华民族开创更和平灿烂的未来。

谢谢大家!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