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周孝正

周孝正

周孝正,1947年7月出生于北京,北京市人,71岁,我国当代著名社会学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副教授。1966年毕业后赴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88年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任教,2007年退休。讲授“当今中国社会和社会问题”和“人口社会学”等课程。进行人口、环境、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研究。2008年以来,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以及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等国内多所知名大学从事社会学讲座等学术交流活动,凭借对社会学的独到认知,深厚的学术功底,幽默诙谐的“京味儿”及依据列举的可靠性而为广大师生所推崇,成为国内具有丰富教学经验及革新思想的优秀社会学学者。

1947年7月生于国民政府北平特别市,当年正处于第二次国共内战的第二年。

1966年春夏之交,十年文革爆发,高中毕业成为“老三届”。

1966年毕业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劳动十年。

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入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

1981年大学毕业。

1988年至2007年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讲授“当今中国社会和社会问题”和“人口社会学”等课程,进行人口、环境、资源、可持续发展的研究。

他关于《中国社会和社会问题》的演讲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他讲课幽默风趣、话语经典、京腔儿十足、语速较快而又让人过耳不忘, 深受当代大学生尊敬。

从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进一步控制农村人口数量,提高农村人口素质的基础科学研究”;

全国人大环境资源委员会“国家资源研究报告”的研究和撰写等多项课题研究。

应用社会学》《人口危机》

《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非典中的十五个反思》

《关于深圳市福田区文化社区的思考》

《儿女双全的新人口战略》

《人文公民美育堂》

《河流是地球的血脉保卫都江堰》

《水资源的管理与补偿机制》

三峡移民和可持续发展》

《北京市居民安全感调查报告》等。

附录:周孝正先生1979年-2010年在中国杂志上的文章列表

以色列为什么值得尊敬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 2010/01

为什么我们要重设自己的人生 知识经济(中国直销) 2010/09

关注“风险一代” 中国经济周刊2010/02

我所知道的以色列 意林 2010/02

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家 晚报文萃 2010/05

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家 学习博览 2010/03

村庄,一个遥远的记忆,一个执着的精神世界 人人健康 2010/06

我所知道的以色列 杂文月刊(选刊版) 2009/03

十教授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 中国物流与采购2009/02

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家 跨世纪(时文博览) 2009/09

我所知道的以色列 青年博览 2009/22

十日谈:师生对峙 教育隐疾 新世纪周刊 2008/03

请别切断地球的血脉 学习博览 2008/06

星巴克换成豆浆店就是保护文化么? 中国经济周刊 2007/05

城市要不要控制人口 小康 2006/03

构建老百姓的精神家园 学习月刊2006/09

政府应为社会公正撑腰 绿叶 2005/02

谁说国人偏爱奢侈消费 法律与生活 2005/15

拆除户籍藩篱:滞后还是超前? 中国经济周刊 2005/44

查尔斯三角恋 中关村2005/04

手工、美学、信仰:科学与迷信断想 中华手工 2004/01

中国民营企业的道德困境 神州 2003/08

依靠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 群言 2003/08

古有都江堰今有以色列 中国国情国力 2000/10

“专家稿”与“配偶权”质疑 中国青年研究1998/06

要提高教育评价水平 科技智囊 1998/10

人口素质的逆淘汰 社会学研究 1991/03

发展优生,提高人口素质 科技导报 1989/05

人口素质是中国人口问题的关键 科技导报1989/04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口和优生 未来与发展 1988/03

弹性家庭模式 社会科学战线1988/03

周孝正在2008年《中国社会热点问题分析》讲座中指出:

这是开人民代表大会时的数字,不是统计局的数字,中国穷人的标准,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绝对贫困人口2100万。每年收入不到683块人民币,一天不到1.87元,绝对贫困。每年收入958元以下,每天2.63元,低收入,中国有2亿。

而联合国标准一天1美元不到为绝对贫困,2美元不到为低收入,也就是一年挣五千人民币不到。中国有九个亿人口没有达到2美元标准,为什么?九亿农民年均收入3587元,不到5000元,再加1亿城市贫民,中国穷人10个亿。

此后周孝正在《燕山大讲堂:周孝正谈中国如何走向公民社会》中指出:

在《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的分化与流动》中,难民分四种,政治难民,经济难民,环境难民,社会难民,经济难民分两种,绝对贫困和低收入。

1978年,贫困县标准,一年人口粮200斤以下,年收入200元以下,那时候理发5分钱,现在最少5元,涨100倍,白面过去两毛五,2008年是两块五,涨十倍,房租我家居住面积34.7平米,使用面积50.4平米,建筑面积70平米,在宣武门西大街,每月7.28元,现每月151.98元,这是房管局收的,要是市场价格2500--3000元每月,过去200元现在最少1000元,但今天绝对贫困标准683元,所以还是国际贫困标准1.25美元/天更实际。

国际低收入标准每天2美元,一年五千元人民币,九亿农民年均收入是4140元。

年收入超过12万元人民币为富人,要报收入,这样的家庭有1900万个,也就是6000万高收入人口。中等收入2.5亿人,总共3.1亿,改革这么些年,相当于把美国全国人口那么多的人弄成中等收入以上,相当于制造了一个法国人口那么多的高收入人群,中国年收入一亿人民币的估算有上万,收入1000万的34.5万人,上海每月刷卡消费50万元的有一千人。

吴仪副总理年收入12万人民币,平安保险副老总一天12万人民币,一年4000万。平安公司交强险收入49亿,成本12.8亿,其中工资支出5.8亿,交强险是垄断经营,只此一家,没有价格竞争。

中国迅速进入到现代高风险社会,美国汽车2亿辆,一年死3万,中国2000万汽车,死10万,私了2万,北京一年车祸死两千,一天平均四五个,上午俩,下午仨。安监总局说我们是带血的煤,带血的GDP,年产值20万个亿,死20万人,1亿一个人。豪宅是建立在职工事故上的。产煤,美国死一个,中国死750个,煤矿是最黑暗的地方,什么叫人间地狱?眼不见不行。

北京房子建筑成本不超过800元,工钱加料钱,土地非常便宜,城市是全民所有制,直接划拨,比如中国人民大学,但截止到2010年就没有地了,农村土地名义上是集体所有,假的,为什么?搞房地产开发不行,要变更土地用途国家就收回,补偿安置条例规定,一亩地667平米,补偿额是三年产值的平均数的6到10倍,一亩地平均产1000公斤粮,就算1000元,只要2万元就把一亩地买走了,从来没问农民答应不答应。大学城征地5.5万亩,一平米80元,最多算它200元,加上安装费800元,不超过一千元一平米,配套设施,小区花园学校幼儿园,总共一平米两千元,他卖你两万一平米。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6万家,北京6千家,每一家后头都是一个衙内,权力背景,中国最富的100人,51个房地产,25个卖假药的,发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勾结腐败干部,轰走老百姓。

透明国际的腐败指数,世界最清廉的是西北欧诸国,9.9或10;亚洲最清廉的是香港和新加坡,指数8.中国以前是2.16,极端腐败,现是3.5,严重腐败,所以胡主席在政治报告中说,民主社会主义,首相工资是平均工资的3倍,所有河流水质2类,直接喝,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我们人大老校长谢韬写了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发表在《炎黄春秋》,大家可以看看。

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话不对,不是公平,应该是公正,是公正优先,社会公正了,效率自然上去。不患穷,患不公正。先富起来的人,70-80-都是得了手的骗子和没抓到的在逃犯。

现全信钱,进了灵魂了,收入上升,信誉下降,彼此戒备,天天过节,愚人节。中国自杀率世界第二,自杀未遂200万,一次性成功21万,世界男性自杀率是女性三倍,中国是女比男多26-,农村女性自杀高于城市女性三倍。外国自杀百分之八十有病在身,中国相反。

2005年世界执行死刑2148例,中国1770例,伊朗94例,美国从76年到06年三十年总共死刑1000个,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废除死刑,没废除的大都也不执行,比如日本,判了,司法部不执行。

政治歧视经济盘剥导致农民贫穷,如今失地农民5000万人,转移耕地2亿亩。农民工2.3亿人,小时工资是市民的四分之一,选举法规定,四个农民一票,市民一人一票,96万农民一个代表,24万市民一个代表,政治待遇和经济待遇一致。

2002年,时任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的李昌平,用13个字概括出中国“三农”问题:“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你不是农民,你不知道农民对农业负担的无奈和憎恨,你不是农民,你不知道农民对农村的绝望、对城市的敌视。

演讲"中华文明与公众核心价值观"

2014年3月31日下午,第八届黄帝文化国际论坛在新郑开幕,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做了题为《中华文明与公众核心价值观》的演讲。 [1]

好制度得让每个阶层都能从中受益

“改革一项制度,必须要进行公开听证。”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教授强调说,假日制度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由于各利益集团的动机不同,必然会产生不同的声音。公开听证是程序正义的必然,也是实现“兼听则明”的必要保证。黄金周制度到底有哪些弊端,对景点的压力有多大,造成的浪费有多大……这些都需要有翔实的数据、真实的事例来说明,通过公开听证,将知情权和选择权还给普通百姓。

周孝正认为,改革假日制度触及很多深层次的问题。如果说人人平等没有实现,对农民工的歧视、城乡的差异没有消除,那么,假日就很难被每一个人所享有。比如,农民工在城市里的话语权本来就有限,他们敢理直气壮地提出休假的要求吗?还有出租车司机,他们连正常的周末都不敢休息,何谈“五一”和“十一”黄金周?!

“在我看来,任何一项制度如果能够做到公平、正义,得到全社会的普遍认可,让每个阶层都能从中受益,这样的制度才是好的制度。”周孝正说。 [2]

澄清未遭校方“停课”

2010年10月9日,一条消息在微博上传播开来,消息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周孝正遭到校方停课”。但10月9日晚,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有关负责人和周孝正本人均在电话里解释说,“没有停课这回事”。 [3]

誓死捍卫说话的权利

“我就是中国人民大学教师周孝正,简称人民教师周孝正”。每次提到身份问题,周孝正都要说一次这句标志性话。虽然在更多的时候,他名字之前被冠以“社会学家”、“京城名嘴”等头衔,但周孝正并不认可,他说:“那些都是虚拟的称呼,没有人在乎。”
  很多年来,周孝正以批评辛辣、尖锐著称,少有说好话的时候,对此,他也不否认,他说:“学者本来就不是拍马屁的,知识分子必须批判社会,至于宣传,有宣传平台,知识分子的职责是批判,他不批判谁批判,难道要推给工人农民去批判吗?他们本来每天工作就够累了,而且也不是专业从事研究的。”
  学者不是拍马屁的,批判是知识分子的本职,他不批判谁批判?个人分工不同,难道要推给工人农民吗?他们每天已经很累了,而且也不从事研究。当然,他们也可以批判,知识分子的职责就是批判。即便引来骂声也很正常。

坦言本是粮农

周孝正是北京人,高中毕业赶上知识青年下乡,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去就是十年。
  周孝正说:“十年,如果说农时,从播种到收割算一个周期,整整八个周期,就是种地,没别的事情,当时我们有200多名职工,100多名知识青年,种两万亩地,就种粮食,小麦、玉米、大豆,所以我们有个名字,叫做粮农。”
  十年种地之后,周孝正回到北京,赶上恢复高考,参加了第一届高考,他说:“那时候高考是秋季,后来改成春季。我参加了1977年考试,1978年上大学,1982年春季毕业。然后就是教书。刚开始在中学,后来调到人大。”
  周孝正的大学专业是物理,而不是社会学。他说:“1988年我调到人大,在社会学系任教,就这么进入了这个领域。”
  二十多年过去,周孝正已经成了社会学领域中赫赫有名的学者,不过周孝正并不喜欢那些头衔和光环,这往往让他不得不强调自己的身份,比如,他是一个农民,以前是,现仍是,他是一个教师,人民大学教师,简称“人民教师”,他说:“我最主要的任务是教书,传道授业解惑,是职责也是事业。”

指出社会学家是虚拟的称呼

从事社会学教学和研究几十年,对于社会学这个普通人仍旧还有些模糊的学科,周孝正愿意解释得更清楚一点儿。
  什么是社会学?周孝正说:“社会学,自然就是研究社会的,研究社会的什么呢?第一,社会结构,社会是如何构成的。当今社会的分层与流动是什么样的,按照马克思韦伯的财富、权力、声望的理论,中国当前的社会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上中下,各是什么样,互相之间如何流动。第二,社会的变迁,社会变迁有6种形式:改良、改革、革命、造反、动乱、乱动(骚乱)。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情况就是革命,改良和改革都失败,所以就革命了。第三是解决社会中的问题。社会学把社会看成病的社会,问题的社会,研究的是病社会、问题社会,而不是社会病,社会问题,是整体层面的问题。” [4]
  作为一个研究社会学和教社会学的老师,周孝正并不认为自己是社会学家,他说:“其实没有社会学家,那是虚拟的称呼,本质上,我是老师,教书的。”
  周孝正的生活圈子,不仅仅是在校园里,同时也是媒体中知名的知识分子。他的言论,往往尖锐、辛辣,而且一语中的,为此,还曾有谣传称他因为针砭时弊而被人民大学停课。而实际的情况是,周孝正于2007年已经由于年龄问题而退休,后又被返聘,也并无停课的事情。
  周孝正批评的领域非常广泛,经济、社会、文化等俱有,周孝正说:“其实社会学本身就很广泛,研究社会学,研究社会的构成、变迁、问题,自然需要全方位地了解社会的变化,而且要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本是社会学要研究的,并非涉猎广泛与否的问题。”
  而对于为什么批评多而赞同少的问题,则涉及到知识分子的本职,他说:“学者不是拍马屁的,批判是知识分子的本职。”
  批评社会问题,让周孝正被称为“名嘴”,但也引来许多骂声,对此,周孝正说:“不同意见很正常,都相同了才可怕,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虽然名满天下,但是周孝正的生活很简单,讲课、读书、运动,就是他主要的活动,虽然已经67岁,但仍旧坚持打篮球。他说:“打得好不好不说,总要运动,运动才能健康。”
  作为一个社会学的研究者,尽管每次在媒体上发言,大多都是批评,但周孝正本身,却是一个很阳光的人,他也以此为傲,他说:“社会有黑暗,但人要阳光。我自己充满阳光,也希望我的学生充满阳光。”

然而,这并不容易,可能更多的人面对阴暗的时候选择的是屈从,而不是改变阴暗,周孝正说:“正是因为有黑暗,所以要用光明去驱散它。教师是干什么的?就是传道授业解惑,道是什么,就是道德,就是正道,不是教学生适应社会中的阴暗,我从来不教学生这些东西。”
  不仅仅是学生,整个社会都如此,不能因为有阴暗,便望风而从,周孝正说:“正如哲人所说,中国从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集权社会变成一个现代化的民主社会,需要200年,从1840年算起,要到2040年,还要30年,但是这30年是等不来的,要是光等,那300年也不行,所以,第一要有耐心,不要激进,第二要努力。社会有很多问题,这需要人们努力去解决它,推动社会向现代化的民主社会发展,而不是随波逐流甚至同流合污。”

[5]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