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第一国际

第一国际

第一国际,即国际工人联合会(英语: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是1864年建立的国际工人联合组织。马克思是创始人之一、实际上的领袖。由于会名太长,人们取它的第一个单词“International(国际)”,第二国际成立后,始称“第一国际”。

第一国际是在19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欧洲工人运动和民主运动重新高涨的形势下产生的。1848年革命后,欧洲资本主义飞速发展,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形成,资本主义各国的联系越来越具有国际性质。与此同时,全世界劳动人民遭受的压迫日益加剧,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反抗斗争不断加强。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实践使各国无产阶级认识到,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而以往分散的斗争常常使他们遭到同样的失败,无产阶级必须在国际范围内联合起来,用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去对抗资产阶级的国际联合。这种国际主义意识促进了国际工人协会的产生。

1871年,第一国际法国支部参加并领导了巴黎公社运动,但是随着巴黎公社的失败,组织也日渐衰弱,1876年正式宣布解散。

直接推动第一国际成立的是波兰1863年起义。

1863年 7月22日,工人联合会伦敦理事会召开群众大会,抗议沙皇俄国镇压波兰起义,声援波兰人民正义斗争。法国工人代表团参加大会,并与英国工联领袖就联合行动问题交换了意见。同年11月10日英国工人大会通过《英国工人致法国工人》的呼吁书,号召两国工人加强团结,共同战斗。

1864年 9月28日,英国工联在伦敦圣马丁堂召开群众大会,欢迎为响应呼吁书而来访的法国工人代表团。出席大会的还有德国、意大利、波兰、爱尔兰的工人代表以及一些资产阶级民主人士。大会根据英法工人代表的提议,决定建立一个国际性的工人协会,并选出一个有21个成员的临时委员会(该委员会从1864年10月18日起称为中央委员会,1866年夏改名总委员会),国际工人协会宣告成立 。

1864年10月5日,国际举行临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选举代表各国的委员,连同原已选出的委员,共50人;会议还选出一个由 9人组成的起草章程的专门委员会(小委员会)。马克思出席国际成立大会,并被选入临时委员会和小委员会。在马克思的努力下,小委员会否定了G.马志尼的秘书P.沃尔弗和老宪章派J.韦斯顿提出的充满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精神的纲领文件草案,粉碎了资产阶级分子领导国际工人运动的企图。马克思为协会起草《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协会临时章程》(1866年 9月日内瓦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称为《国际工人协会章程》,1871年9月伦敦代表会议修改后称作《国际工人协会共同规章》),并于1864年11月1日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获得通过。

《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协会临时章程》体现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统一战线思想。国际建立时,不同国家工人阶级各种队伍的发展条件极不相同,它们反映实际运动的理论观点很不一样。为了把各种非无产阶级的即马克思主义以前的社会主义纳入同一轨道,把欧美整个战斗的工人阶级联合成一支大军,马克思把原则上的坚定性和策略上的灵活性结合起来,采用“实质上坚决,形式上温和”的方式,起草了一个“不致把英国工联派,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蒲鲁东派以及德国的拉萨尔派拒之于门外的纲领”,“能使一切党派都满意的纲领”。

纲领阐明无产阶级运动的目的:推翻资本主义,建立工人阶级政权;宣布工人运动的基本原则:“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工人阶级自己去争取”。纲领规定,在追求共同目标即追求工人阶级的保护、发展和彻底解放的前提和条件下,允许一切工人团体参加。

马克思寄希望于工人阶级的精神发展,指望将来通过各派工人的思想交流和讨论,导致一个共同理论纲领的形成。马克思力图使国际成为逐步溶解和吸收除无政府主义者以外的各个比较小的宗派的工具,希望各国工人通过在对敌斗争中的一致行动和交换经验能够逐步接受科学社会主义而抛弃各种宗派学说。历史证实马克思的这种政策是正确的。

协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协会代表大会。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代表大会选出的总委员会执行大会的决议,并监督每一个国家严格遵守国际的基本原则。总委员会设有主席(1867年马克思提议取消)、总书记和通讯书记。总委员会内有一个核心组织:常设委员会,又称小委员会,由主席、总书记和各国通讯书记组成。各国的中央委员会称为联合委员会,下设分部、支部或小组。国际在每个国家都依靠现有的工人组织:政党、工会、工人教育协会、互助会、合作社以及新建立的支部。

协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协会的任何一级组织都必须遵守协会的纲领、章程和代表大会的决议,在这个前提下,各个全国性的或地方性的联合会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行动的自由。为了保证纲领的统一性和为共同利益而斗争,赋予总委员会和联合委员会以必要的全权。

每个支部或支部联合会均须在代表大会两个月前向总委员会提出工作和发展情况的详细报告,总委员会根据这些报告编写向代表大会作的总报告。

协会领导机构的成员由选举产生。在总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任何提议均需由多数成员通过方能生效。为了保证总委员会成为一个有效的工作班子,马克思提议规定,任何人都不能成为协会的名誉会员;协会的任何成员如不能出席中央委员会会议和参加它的工作,都不能被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成员无故4次不出席会议,即从委员会除名。

马克思在国际内的正式职务是总委员会委员、德国通讯书记,1871年当选荷兰临时通讯书记,10月当选俄国通讯书记。实际上他领导着协会总委员会的全部工作,是国际的真正领袖,每届总委员会的“灵魂”。总委员会所发表的一切文件几乎都出于马克思的手笔。

F.恩格斯在1870年10月4日被选为总委员会委员,1871年1月担任代理西班牙通讯书记(11月正式当选),4月任比利时通讯书记,8月改任意大利通讯书记,他还具体筹备、参加并领导了1871年伦敦代表会议和1872年海牙代表大会。协助马克思工作过的有国际总委员会主席G.奥哲尔和担任过国际总书记的W.R.克里默、J.G.埃卡留斯、F.A.左尔格等人。

协会的目的是联合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为反对压迫者而斗争。协会成立后,总委员会把对敌斗争放在首要地位。总委员会在马克思的领导下,把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团结在自己周围,率领各国工人群众向资产阶级和压迫者进行坚决斗争。

马克思说:阶级斗争无论在何处、以何种形式、在何种条件下表现出来,自然总是由我们协会的会员站在最前列。协会支持各国工人的罢工斗争,声援各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保卫巴黎公社(1871.3~1871.5)和救援巴黎公社成员等等,突出地表明国际的无产阶级性质和国际主义本质。通过领导西欧国际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和其他反动制度的斗争,协会争得欧洲“第七强国”的地位。

在对外部敌人进行斗争的同时和前提下,协会总委员会在内部对各种非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流派进行斗争。斗争分为两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主要是反对蒲鲁东主义。蒲鲁东派反对工人阶级的政治斗争,公开维护私有制度,因此以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为宗旨的国际一开始就把反对蒲鲁东派的斗争提到思想斗争的首位。

这一斗争从第一次伦敦代表会议(1865)、日内瓦代表大会(1866)、洛桑代表大会(1867)、布鲁塞尔代表大会(1868)继续到巴塞尔代表大会(1869),前后经历5年。

斗争的主要问题是:工人阶级要不要参加政治斗争,要不要消灭私有制度。第一次伦敦代表会议不顾蒲鲁东派的反对,通过必须恢复波兰民主独立的决议,强调工人阶级参加政治斗争的必要性,取得了反对蒲鲁东主义斗争的第一个回合的胜利。

日内瓦代表大会根据马克思起草的《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精神,通过关于八小时工作日、保护妇女和儿童劳动、普遍综合技术教育、合作社、工会、废除常备军等问题的决议,给了蒲鲁东派以沉重打击。大会通过的关于工会问题的决议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它要求把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密切地结合起来,从而不仅反对了否定工会组织的法国蒲鲁东派和德国拉萨尔派,也反对了夸大经济斗争意义的英国工联派。洛桑代表大会再次肯定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的必要性,强调工人阶级的社会解放和他们的政治解放是不可分割的,而争取政治自由是不可缺少的首要措施。经过日内瓦代表大会和洛桑代表大会,蒲鲁东派开始发生分化。在布鲁塞尔代表大会上,左派蒲鲁东主义者赞成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制,被称为“集体派”。会上多数代表与右派蒲鲁东主义者就所有制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最后通过建立土地和矿藏公有制的决议。马克思主义反对蒲鲁东主义的斗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右派蒲鲁东主义者要求在下届代表大会上再次讨论这个问题。于是,土地所有制问题成为巴塞尔代表大会的中心议题。通过激烈辩论,大会最后通过决议,重申布鲁塞尔大会关于土地公有化的决议。以E.瓦尔兰为首的左派蒲鲁东主义者赞成废除土地私有制,赞成政治斗争,与右派蒲鲁东主义者分道扬镳。右派蒲鲁东主义者遭到彻底失败。此后,国际内部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再也不能以私有制的公开拥护者身份进行活动,他们便以左的面貌来反对马克思领导的总委员会。在反对蒲鲁东主义的同时,马克思还同工联派的妥协投降倾向和拉萨尔派的宗派主义进行了斗争。

国际内部斗争的第二个时期主要是反对巴枯宁主义。斗争围绕着如何消灭私有制问题展开,问题的实质涉及到无产阶级为了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制度,要不要建立自己的独立政党和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这一斗争从巴塞尔代表大会(1869)、第二次伦敦代表会议(1871)持续到海牙代表大会(1872),前后历时4年多。М.А.巴枯宁及其阴谋组织“社会主义民主同盟”混入国际后,一直企图把国际变成实行无政府主义的工具。巴塞尔代表大会通过实行土地公有制的决议后,巴枯宁要求把废除继承权作为消灭私有制的手段和社会革命的起点,妄图把他的“社会清算”即立刻废除一切政治国家的无政府主义主张强加给国际。马克思在为总委员会起草的《关于继承权的报告》中批判了巴枯宁的主张,指出,他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上是反动的。巴塞尔代表大会后,巴枯宁诬蔑和攻击总委员会。马克思在《机密通知》中对巴枯宁的阴谋活动和诽谤言论进行了揭露和批判。巴黎公社失败后,各国资产阶级对国际展开疯狂的进攻,各国反动统治阶级加紧迫害国际会员。巴枯宁恢复对国际的破坏活动。为了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教训和反击巴枯宁派的进攻,总委员会于1871年 9月在伦敦召开代表会议。会议的整个工作是围绕着反对宗派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进行的。会议通过的在各个国家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的决议以及要求参加国际的团体放弃宗派组织的决议,不仅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对巴枯宁主义的胜利,而且为各国工人运动以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伦敦代表会议后,巴枯宁派在瑞士松维利耶召开分裂主义的代表大会,攻击和否定伦敦代表会议的决议,号召取消总委员会和实行完全的自治,实际上是完全取消无产阶级的政治组织。马克思、恩格斯在为总委员会起草的通知《所谓国际内部的分裂》中揭露巴枯宁的阴谋,批判了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观点。1872年夏,马克思、恩格斯得到国际内部存在有巴枯宁的秘密组织“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确切证据,便开始准备召开国际的例行代表大会,以解决国际的生死存亡问题。马克思及其拥护者在海牙代表大会上同巴枯宁派进行了激烈斗争。大会批准伦敦代表会议关于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的决议,并决定把相应的条文补入国际的章程。大会决定把阴谋组织的首领巴枯宁和J.吉约姆开除出国际。1873年,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海牙代表大会的决定,公布关于巴枯宁秘密组织的文件资料《社会主义民主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此后,巴枯宁再也不能在工人运动中进行任何活动了。

鉴于巴黎公社后欧洲大陆上反动势力猖獗,以及布朗基派极左分子企图利用国际进行冒险活动,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建议,大会决定将总委员会迁往纽约。总委员会委员全部更新,核心由北美联合会的领导人左尔格等组成。海牙代表大会实际上是国际的最后一次代表大会,它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在组织上和思想上对各种小资产阶级宗派社会主义的胜利。

国际在欧美各国推动了工人运动的发展,提高了无产阶级的思想水平和组织程度;它广泛深入地宣传马克思主义,为马克思主义在工人运动中取得统治地位作了准备,为各国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奠定了基础。在巴黎公社后形成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工人运动面临的直接任务是在各个民族国家的基础上建立群众性的社会主义工人政党。马克思和恩格斯考虑到,在新的历史形势下,国际的组织形式已经过时,它的继续存在会成为工人运动的一种桎梏,必须让国际这种组织形式退到后台去,而过渡到新的组织形式。国际于1876年在美国费城召开的代表会议上正式宣布解散。В.И.列宁指出,第一国际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随之而来的是世界各国工人运动无比壮大的时代,即工人运动广泛发展的时代,各民族国家内相继成立群众性的社会主义工人政党的时代。

现在的国际工人协会只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的集合,他们自称继承了第一国际的衣钵。虽然它的存在更多地只是某种象征意义,但到2001年时,其中一群充满活力、思想开放的自由社会主义者创立了一个名为“自由主义国际联合体”(Libertarian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LIS)的组织。其成员包括了一些重要的组织,如西班牙的Confederación General de Trabajadores,法国的l’Alternative Libertaire,乌拉圭无政府主义联盟(Uruguayan Anarchist Federation)等等。另外,最近几年,在反新自由主义运动中无政府主义的力量发展迅速,其中部分是IWMA的功劳,部分是LIS的成果,但还有很多成就只是局限在各国的内部。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