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土耳其奥斯曼帝国

土耳其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耳其语Osmanl mparatorluu)为土耳其人建立的一个帝国,创立者为奥斯曼一世

奥斯曼人初从属于罗姆苏丹国,后在小亚细亚独立建国,日渐兴盛。极盛时势力达三大洲,领有东南欧巴尔干半岛中东西部及北非之大部分领土,西达阿尔及利亚,东抵美索不达米亚波斯湾,北及今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南及今之苏丹也门。自灭东罗马帝国后,定都于君士坦丁堡、改名伊斯坦布尔,且以东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自居。故奥斯曼帝国的君主苏丹视自己为天下之主,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文化及伊斯兰文化

奥斯曼帝国位处东西文明交汇处,并掌握东西的主要陆上交通线近六个世纪之久。在其存在期间,不止一次实行伊斯兰化及现代化改革,使得东西文明的界限日趋模糊。

16世纪,苏莱曼大帝在位之时,日趋鼎盛,其领土在17世纪更达最高峰。在巴巴罗萨的带领下,其海军曾压过西班牙,取得地中海地区的优势。

奥斯曼帝国是15世纪到19世纪地中海地区重要强国,并在16到17世纪和西班牙法国奥地利等同为该地区最强的国家之一。不过在17世纪的巅峰期之后,奥斯曼帝国日趋衰弱,不敌崛起的奥地利俄国

奥斯曼帝国最终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里败于协约国之手,奥斯曼帝国因而分裂。之后凯末尔领导起义,击退希腊,建立土耳其共和国,奥斯曼帝国至此灭亡。

奥斯曼帝国的崛起

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攻占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这是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大事件,它标志着一个崭新的世界帝国的建立。伊斯兰世界对此感到振奋,而欧洲基督教国家明显的意识到了威胁。仅仅一个半世纪以前,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国家还只是小亚细亚众多的突厥(土耳其)人公国中并不引人注意的一个,什么原因使他们能如此迅速的崛起呢?几个世纪来历史学家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和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有些问题,由于史料缺乏,至今仍没有得出满意的解释。

安纳托利亚的伊斯兰化和土耳其化

奥斯曼人属于突厥民族的乌谷兹人,这已是世人公认的事实。但是他们属于乌谷兹人的哪一支,他们在什么时候进入安纳托利亚,历史学家们至尽未达成一致的看法。大部分人认为奥斯曼人属于乌谷兹人的卡耶支,单也有人认为源出博佐克支。历来传说奥斯曼人原先住在呼罗珊的马汉地区,十三世纪在蒙古人的压力下西迁。部落首领苏莱曼带领五万游牧人进入小亚细亚,在埃尔祖鲁姆度过七年,后决定重返故地马汉。苏莱曼在阿勒颇附近渡幼发拉底河时被急流冲倒淹死。苏莱曼的两个儿子率领大部分人马继续返回中亚。另两个儿子埃尔图鲁尔和丁达尔则带领四百多帐迁入安纳托利亚,归顺塞尔柱人的罗姆素丹国(亦称科尼亚素丹国)。这个传说并不十分可信,近年来的研究表明,那个埋葬在幼发拉底河岸边的苏莱曼沙赫,并不是奥斯曼人的祖先,而是罗姆素丹国的创建人。因此,奥斯曼人在十一世纪进入小亚细亚的说法就流行起来。

十一世纪中叶是突厥人向小亚细亚迁居的第一个高潮。在此之前只有小股的突厥人在小亚定居。1040年住在河中地区的塞尔柱人入侵伊朗,很快征服了整个伊朗、阿塞拜疆、伊拉克等地,建立了庞大的国家。从1047年起塞尔柱人统率下的乌谷兹各部落开始系统征服小亚细亚。1071年他们在曼齐克特战役中大败拜占庭军队,俘虏了拜占庭皇帝。突厥人的势力一直伸展至小亚细亚北部马尔马拉海和爱琴海岸。尽管不久因受到西方十字军的反击,突厥人被迫退出马尔马拉海和爱琴沿岸地区。但突厥人在小亚细亚定居已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这一时期进入小亚的突厥人总数在30万至100万之间,克纳克、萨卢尔、阿弗沙尔、卡耶、卡拉曼、巴扬德尔等部落在征服移居小亚细亚中起了重要作用。在这个浪潮的末期,建立了小亚细亚土地上最早的突厥人国家:以锡瓦斯为中心的丹尼舍孟德国(1085-1178年)和以科尼亚为中心的罗姆素丹国(1077-1308年)。罗姆素丹国在十三世纪三十年代国力达到极盛,在经济文化方面都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十三世纪中叶蒙古军队入侵前后,出现了突厥人移居小亚的第二个高潮,除乌谷兹人外,克普恰克人、佩彻涅格人、花刺子模人、察哈台人等讲突厥语的不同集团也进入安纳托利亚。由于蒙古人的压力,也部分由于新增添的民族因素,十三世纪下半期出现了突厥人对安纳托利亚西部地区的第二次征服。由于缺乏攻城器械,突厥人通常采用饥饿、断水的策略,经过长期围困才能夺取设防的城市和要塞。十四世纪初,曼德列斯河和格迪兹河之间的地区落入土耳其人之手。

随着突厥人势力向安纳托利亚全境的扩张,伊斯兰教的影响也随之而来。与在中亚等地方看到的情况相似,神秘主义的托钵僧团在伊斯兰教的传播中起了重大作用。在城市,伊斯兰教的传播主要得力于梅夫莱维叶僧团,在游牧民和农村中,贝克塔什僧团的影响是主要的。

小亚土耳其化和伊斯兰化的过程持续了四个多世纪,一直要到十五--十六世纪才最终完成。但十三世纪末无疑是这一过程中的关键时刻。十四世纪上半期游历安纳托利亚的著名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就讲到,他在安塔利亚等希腊人居住地区遇到的异教徒都已不懂希腊语,而不讲纯的土耳其语。十三世纪末卡拉曼公国的统治者第一次规定土耳其语为官方语言,取代早先在塞尔柱国家流行的波斯语和阿拉伯语。小亚东部的土库曼人的白羊国君主乌宗。哈桑在十五世纪还把古兰经译成土耳其语。这些表明当时小亚的土耳其化伊斯兰化过程走的已相当远了。到十六世纪初这个过程可以说已最终完成。根据十六世纪初的税收材料,安纳托利亚的纳税户中穆斯林超过了92-,而基督徒仅占7.9-。

奥斯曼国家就是在这样的民族背景下在小亚细亚出现并发展起来的。它依靠的远不是自身四百多帐的力量,而是作为边境贝伊、加齐首领,不断从各突厥人集团中吸取补充力量。

奥斯曼国家的建立及向欧洲扩张的第一阶段(十三世纪中叶--1402年)

十三世纪中叶,罗姆国素丹将厄斯基色希尔西北几十公里处的卡拉贾达赐给埃尔图鲁尔作牧场,让他负起守卫边境的责任。埃尔图鲁尔从毗邻的拜占庭手中夺取了瑟于特、多马尼奇等地,这成为奥斯曼国家最早的发祥地。1281年奥斯曼(1258-1324年)继承其父埃尔图鲁尔担任部落首领后,继续兼并拜占庭领土卡拉贾希萨尔、比莱吉克,亚尔希萨尔等要塞,定都耶尼谢希尔。1289年罗姆国素丹被迫承认他夺取的全部领土为其封地。1299年(或1300年)奥斯曼利用罗姆素丹国崩溃、小亚许多突厥贝伊独立的时机,正式宣布独立。根据建立这个国家的部落首领的名字,新国家被称为奥斯曼国家。单直到奥斯曼逝世,他所建立的国家还算不上名副其实的国家,奥斯曼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首领。他的国家既无固定的收入来源,又无正常的行政管理制度,收入全部靠掠夺战利品,氏族加齐传统盛行,奥斯曼不过是加齐中最重要的一个,是"部落首领,加齐英雄"。奥斯曼死后留下的财产只是几件武器,十来匹马和一两百头羊。奥斯曼国家的真正缔造者是奥斯曼的儿子奥尔罕(1324-1360年在位)他接位不久,就攻占了围攻多年的布尔萨,并将首都迁移到这里,开始建立正规的步兵(亚亚)和骑兵(米塞莱姆),初步发展了国家的行政组织中央设立迪万(国务会议),任命其兄阿拉丁为维齐(大臣),向城镇派遣法官,开始铸造钱币,第一次使用素丹称号。

十三世纪初,小亚的突厥人公国几近20个,其中较有名的是:屈塔希亚的盖米尔扬国,巴勒克希尔的卡拉希国,马尼萨的萨鲁罕国,艾登的艾登国,伊斯帕塔的哈米特国,阿达纳的拉马赞国,马拉什的聚尔卡达里耶国,科尼亚的卡拉曼国等。正如伊本.白图泰所指出,突厥人公国中最强大的是盖米尔扬国和卡拉曼国。盖米尔扬有发达的纺织业、银矿和繁荣的商业,农业种植水稻,已有充足的财力进行公共工程建设,招揽各地的宗教学者。它的军队平时达4万人,必要时可增至20万人。而奥斯曼国家即使在奥尔罕时期,也仅有步骑兵2万5千至4万人。

针对当时所处的国际环境,奥斯曼国家统治者一开始就制定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对外方针;对同种同教的突厥邻国保持友好关系;对伊朗蒙古王朝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称臣纳贡,以免刺激对方;而用全部力量对处于风雨飘摇中的拜占庭帝国,软硬兼施,不断蚕食它在小亚西北部的领土。奥尔罕相继夺取了伊兹尼克(1331年)和伊兹米特(1337年)等地。到三十年代末,拜占庭在小亚的领土仅剩从黑海岸的锡累到于斯屈达尔的一小块狭长地带。

1345年奥斯曼土尔其人在向欧洲扩张方面跨出了重要一步。奥尔罕利用卡拉西国统治者死后兄弟内讧的机会,通过对双方的支持,巧妙的兼并了原卡拉西国的土地,从而全部控制了马尔马拉海南岸地区,从查纳卡累渡过达达尼尔海峡进入欧洲的格利博卢半岛只是时间问题了。

拜占庭帝国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给奥斯曼人提供了渡过海峡干预欧洲事物的机会。拜占庭皇帝约翰六世康塔库曾为了同约翰五世巴列奥略争夺皇位,竟向奥尔罕求助。奥尔罕立即派出六千人去欧洲相助。事成,奥尔罕娶约翰六世的女儿狄奥多拉为妻。此后,1349年、1354年奥尔罕又两次派兵去欧洲援助其岳父康塔库曾。第一次为拜占庭从塞尔维亚人手中收复了萨洛尼卡;第二次击败了约翰五世招来的塞尔维亚、保加利亚联军。奥斯曼人和先前的其他突厥人不同,他们不再满足于援助之余的抢劫掠夺,而企图在欧洲定居下来。他们拒绝拜占庭关于归还格利博卢半岛的要求,声称穆斯林法律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康塔库曾无奈,但迫于舆论压力,只好向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国王求援,但都遭到拒绝。保加利亚国王说:"三年前我劝你不要和土尔其人缔结邪恶的同盟,现在暴风雨来了,让拜占庭人经受住这一切吧!要是土尔其人来进攻我们,我们知道怎样来捍卫自己。"显然,保加利亚国王并不重视奥斯曼人在欧洲出现所包含的全部潜在危险,而只想坐视拜占庭的失败;但是,奥斯曼人在格利博卢半岛的定居,不仅对拜占庭的命运,而且对整个巴尔干半岛人民,甚至中欧各国人民的命运来说,都是一个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事件。

十四世纪下半期,奥斯曼土尔其人在欧洲扩张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1361年穆拉德一世(1360-1389年在位)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攻占了君士坦丁堡和多瑙河通道上最强大的要塞塞埃迪尔内,进而控制了马扎里河谷。穆拉德使大批土库曼人从亚洲移居新征服的地区,同时把许多基督徒农民从巴尔干迁往安纳托利亚,并以次为基地,开始对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地进行系统征服。他先后征服了西色雷斯和马其顿高地(1371-1375年);攻入保加利亚中部,占领索非亚(1376年),迫使保王承认奥斯曼的宗主权;1386年攻占尼什,塞尔维亚王拉扎尔也被迫称臣纳贡。1389年6月,塞尔维亚、保加利亚、波斯尼亚、阿尔巴尼亚等国结成联盟,在匈牙利和瓦拉几亚的支持下,与奥斯曼军队在科索沃作战。穆拉德一世在战役中虽被塞尔维亚勇士刺杀,奥斯曼人仍取得了最终胜利。科索沃决战结束多瑙河以南地区巴尔干人民的有组织抵抗。波斯尼亚和瓦拉几亚在1391年臣服奥斯曼国家,两年后,奥斯曼人在保加利亚建立直接统治。

1396年,来自法国英格兰苏格兰比利时荷兰伦巴德萨伏依德国的骑士组成一只庞大的十字军,加上匈牙利国王西吉斯蒙领导的匈牙利军队和瓦拉几亚军队,总兵力在6-7万之间。他们从布达佩斯向尼科波利进发,9月在要塞附近安营扎寨。半个月内未发动进攻,而静待素丹集结军队。骑士们行动傲慢,声称:"天塌下来自有我们的矛头顶着!"尽管身处前线,骑士们在兵营里仍忙着寻欢作乐,赌博嫖妓。在决战的关键时刻,骑士们因担心被匈牙利王抢去头功,竟不准匈军迎战奥斯曼非正规部队,而命令全体骑士出击。结果惨遭败北,一万多基督徒被俘,除24人外、全部被处决。尼科波利战役后的半个世纪内,欧洲人再没有尝试组织新的十字军来驱逐奥斯曼人。

奥斯曼人在欧洲对基督徒取得的胜利,大大的增加了奥斯曼国家的财力和军力,从而提高了它在小亚突厥人国家中的地位和威望。1360年安卡拉阿希组织的首领率先改换它对盖米尔扬国的忠诚,而归顺奥斯曼国家。接着穆拉德为儿子巴耶济德娶盖米尔扬国统治者的女儿为妻,从而获得该国的屈塔希亚、西马夫等地区。穆拉德还用从欧洲战争中掠夺到的巨额财产收买了哈米特国的大部分领土。巴耶济德(1389-1402年在位)统治期间,又先后兼并了萨鲁汗、艾登、门泰谢等国的领土,并对不驯服的卡拉曼国家进行征讨。拜占庭皇帝、塞尔维亚国王、保加利亚国王都派出军队帮助奥斯曼人。穆拉德军队纪律严明,禁止抢劫,买卖公平,赢得科尼亚市民同情,他们背着统治者与奥斯曼人商量献城,反映出小亚人民渴望统一的愿望。卡拉曼统治者被迫表示臣服。奥斯曼国家的领土已扩大到整个安纳托利亚,南至爱琴海和地中海,东至锡瓦斯、开塞利和幼发拉底河上游。

十四世纪末奥斯曼人在欧洲巴尔干地区和亚洲安纳托利亚地区已占有广大领地,一个帝国的雏形已初步具备。苏丹巴耶济德异乎寻常地于1394年向埃及马木路克素丹卵翼下的哈里发派出使节,要求后者正式赐封他为"罗姆素丹"。与此同时,巴耶济德采取措施企图夺取拜占庭首都。1396年他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亚洲岸边修建炮台,安纳多卢希萨尔-安纳托利亚要塞。1400年奥斯曼军队又一次从陆上围攻君士坦丁堡。看来,君士坦丁堡注定要成为新帝国的首都了。但是,来自中亚帖木尔的威胁,迫使巴耶济德解除对君士坦丁堡的包围,拜占庭帝国的覆灭和新帝国的出世因而推迟了整整半个世纪。

占领君士坦丁堡与奥斯曼帝国的建立

1402年7月,巴耶济德军队与帖木尔军队在安卡拉附近发生恶战,奥斯曼军队彻底失败。巴耶济德本人及两个儿子成了贴木尔的阶下囚。贴木尔在离开小亚细亚返回中亚之前,有意恢复了原先各突厥人公国的地位,卡拉曼的领土比过去还有所扩大。巴耶济德的三个儿子也各分得一份,长子苏莱曼领有奥斯曼国家的欧洲领土,伊萨和穆罕默德则分割了小亚西北部的领土。不久,帖木尔又放回了巴耶济德的另一个儿子穆萨。于是四位王子相互间展开了一场长达10年的混战,直到1413年穆罕默德(1413-1421年在位)才取得王位。他登位不久,又面临国内大规模的人民起义。奥斯曼王室的内乱和社会动荡,给巴尔干人民提供了摆脱奴役的希望。但巴尔干各地的封建统治者并没有抓紧时机联合起来反对奥斯曼人,他们满足于奥斯曼人的暂时让步,为了换取减免贡赋或收回失地,他们往往竟相参加奥斯曼王室的斗争。结果奥斯曼国家很快从内乱和动荡中恢复了元气。

穆拉德二世(1421-1451年在位)进一步巩固了在欧洲的统治。四十年代初,匈牙利取得了几次对土战争的胜利,曾迫使穆拉德二世签订德格塞和约,承认塞尔维亚、瓦拉几亚自治。欧洲再次发起组织十字军,沿多瑙河直逼黑海沿岸要塞瓦尔纳。穆拉德用重金收买热那亚人,将奥斯曼军队从亚洲迅速调往欧洲,出其不意在瓦尔纳打败匈王符拉迪斯拉夫率领的十字军。这一仗和随后的第二次尼科波利战役,再次确立了奥斯曼人对巴尔干半岛的绝对统治,塞尔维亚成为奥斯曼的一个行省。在亚洲,穆拉德二世先后兼并了帖木尔恢复的艾登国、门泰谢国、泰凯国和盖米尔扬国,对卡拉曼国则通过联姻和利用其统治家族的纷争进行控制。基本上统一了原先的属地。

1451年穆罕默德二世(1451-1481年)登上苏丹宝座。他一登位夺取拜占廷首都君士坦丁堡、完成建立帝国大业作为自己的历史使命。当时,一位会见过他的意大利旅行家记载说:穆罕默德二世宣称"现在时代变了,他要从东方到西方去,就向过去西方人来到东方一样。世界的帝国只能有一个,只能有一个宗教,一个王国,要缔造这个联合,世上没有比君士坦丁堡更合适的地方了。"1451年冬,他命令宰相哈利勒帕夏等三位大臣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最狭处的欧洲岸边,即安纳多卢希萨尔的对面,建成一座雄伟的碉堡,取名为博加兹凯森(意即切断博斯普鲁斯海峡),后改名为罗梅利希萨尔。他还下令建造大批兵船,铸造各种口径的大炮,为围攻君士坦丁堡作周密准备。

拜占廷帝国从十三世纪初遭受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沉重打击以后,早已名存实亡。它在亚洲的领土一个世纪前已丧失殆尽,在欧洲,它的权利所及也仅限于君士坦丁堡一地。他的历代君主,从1363年起就时断时续地处于奥斯曼素丹附庸的地位。十四世纪末奥斯曼人获得了在君士坦丁堡建立土尔其人居住区和在加拉塔驻军6千的权利。拜占庭在奥斯曼领地的包围下尚能苟延残喘,全凭城市所处的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坚固的城墙。君士坦丁堡三面环水(南面东面濒马拉马拉海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北临金角湾),陆地一面又有三重城墙,易守难攻。八世纪初,君士坦丁堡经受住了阿拉伯人的围攻。奥斯曼人从十四世纪末起对君士坦丁堡进行过几次围攻,由于无法摧毁坚固的城墙和切断城市从海上与外界的联系,每次围攻仅以拜占庭皇帝的赔款订约告终。这一次,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预感到形式十分险恶,曾派出使节,要求穆罕默德停止修建要塞,但遭到断然拒绝。素丹只有一个条件,皇帝可以在其它地方得到一块他所需要的土地,但他必须交出君士坦丁堡。

君士坦丁十一世决定抵抗奥斯曼军队的侵略。他一方面下令储备粮食、武器、修复并加固城墙;另一方面为了争取教皇的援助,同意东正教会与拉丁教会联合的计划。但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相当多的人反对同罗马拉丁教会联合的主张,他们说:"我们不要拉丁人的援助也不同他们联合。"亲土派的海军司令则公然声称:"宁见土尔其的头巾统治全城,也不要拉丁王冠。"统治集团中的这种政治分裂状况,实际上帮了土尔其人的忙。

1453年4月6日,围城正式开始。穆罕默德亲自督率15万大军兵临城下,其中包括1万2千耶尼切里(土语意为新兵)。一支强大的舰队在马尔马拉海上游弋,把大城围的水泄不通,企图切断君士坦丁堡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当时全城人口约6-7万人,守军仅6千来人,加上来自威尼斯、热那亚等地的援兵3千,总兵力不超过1万人。尽管双方兵力悬殊,城内军民却个个义愤填膺,决心以死捍卫城市。4月12日,奥斯曼军队首次用大炮轰击城墙,18日起发动一次又一次的突击,有几次城墙被轰开了缺口,城壕被填平,但很快被守卫者修复,奥斯曼军队遭到重大损失。4月下旬,穆罕默德在热那亚人的帮助下,利用涂油的木板滑道,硬把70多艘兵船从加拉塔方面拖进了金角湾。原来金角湾入口处用大铁链和沉船堵塞,奥斯曼兵船一直无法进入湾内。奥斯曼人从金角湾发起进攻,使守城者的形式进一步恶化。但全城军民不为所动,个个奋勇当先,争相杀敌,出现了一副可歌可泣的动人场面。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奥斯曼军队仍无法摧垮守城者的意志和毅力。

5月下旬,奥斯曼军队内部对围城问题产生了严重分歧。包括宰相哈利勒帕夏在内的一些大臣借口风闻西方援军前来而力主解围,素丹穆罕默德却认为西方基督教国家矛盾重重,他们不可能组成强大的联盟,也不可能前来救援君士坦丁堡。素丹声称:"假如他们是骑着猪来,他们也早就该到了。"他果断地决定继续围攻。5月29日凌晨一两点钟,奥斯曼军队发出总攻信号,对君士坦丁堡进行最后一次猛攻。前一天,素丹亲自巡视各兵营,宣布他"除了房屋和城墙以外,不寻求其他任何战利品。各种金银财宝都归你们所有",并准许士兵破城后可尽情抢劫三天。但是,最初发动的两次攻击仍然被守卫者击退,黎明时素丹派耶尼切里发起最后攻击,奥斯曼军队终于冲进了围城。大多数守卫者英勇战死,皇帝本人也死于乱军之中。土尔其人进城后大肆烧杀抢掠,一位亲历围城的编年史家写道:"强盗们到处逞凶行事,把所有碰到的人都捆绑起来:男人用绳子捆在一起,女人用她们的头巾绑起来......土尔其人残酷的杀害了那些留在家里、因疾病和年迈不能走出家门的老头和老太婆。所有的人,甚至连马夫和面包匠都参加抢劫,把抢到的东西拿走。"被土尔其人掳走卖为奴隶的市民共5万人。

奥斯曼军队占领君士坦丁堡几小时后,素丹穆罕默德骑白马经托普卡珀门进入城内,直奔圣索非亚教堂而去。他宣布改教堂为清真寺,圆屋顶上的十字架从此为新月标志取代,千年古教堂成了奥斯曼帝国强盛的见证人。土尔其人征服了君士坦丁堡,不仅结束了千年帝国拜占庭的统治,而且奥斯曼帝国以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的土尔其名称)作为政治行政中心之后,它的对内控制和对外扩张力量由此倍增。此后,奥斯曼帝国威势直线上升,对欧亚局势的影响越来越大。穆罕默德统治期间,奥斯曼征服了塞尔维亚(1459年)、波斯尼亚(1463年)、克里木(1475年)、阿尔巴尼亚(1478年),并统一了小亚细亚。穆罕默德晚年开始使用"两地(指罗梅利亚和安纳托利亚)和两海(指爱琴海和黑海)的主人"的称号。十六世纪初,素丹赛里木(1512-1520年在位)先后打败伊朗沙法维王朝和埃及马木路克王朝,占领了叙利亚、巴勒斯坦(1516年)和埃及(1517年)等阿拉伯地区。奥斯曼帝国从此成为地跨亚欧非三洲的世界大帝国,到苏莱曼统治时期(1520-1566)奥斯曼国势臻于极盛。

奥斯曼帝国的社会政治制度

奥斯曼国家在短短的一个世纪内,从边境的小公国发展成世界性的大帝国。它成功的原因除有利的地理环境和国际形式外,无疑应从它自身的社会政治结构的发展中去寻找。在奥斯曼国家建立初期,阿希组织曾起过不小的作用。奥斯曼国家最初几位统治者与阿希关系密切:奥斯曼贝伊是阿希的成员,其岳父是厄斯基色希尔附近阿希组织的长老;奥尔罕由阿希推上王位;穆拉德一世本人就是阿希的一位长老。阿希的支持,无疑是奥斯曼国家初期迅速发展的因素之一。阿希不仅提供强大的经济支援,而且提供国家发展所必要的行政管理知识、经验和人才。作为加齐和边境战士,奥斯曼人在对基督徒的战争中获得了小亚许多土库曼部落的支持。但是,加齐传统在奥斯曼人中并没有发展成宗教狂热。他们并不一味采用高压政策,而是兼用怀柔策略,吸收异教徒参加自己的事业。奥斯曼国家初期最著名的几个统治家族中,就有埃弗雷诺斯奥卢和米哈尔奥卢等出生于基督徒的家族。他们对奥斯曼国家的建立和发展起到的重大作用,有些是奥斯曼本部人无法取代的。

马克思在评论奥斯曼帝国的军事成就时就指出,奥斯曼国家"是中世纪唯一的真正的军事强国"。奥斯曼国家有一套严密的军事制度。耶尼切里兵团在奥斯曼军事史上占有特殊地位。这是一支常备步兵团,始建于十四世纪六十年代初。当时穆拉德一世下令从战俘奴隶中组织了一千人的兵团。十五世纪三十年代正式推行"代夫希尔梅"制度,即血税制度,主要从巴尔干被征服民族中征集8岁到20岁的青少年,送往小亚土尔其农民中进行土尔其化和伊斯兰化教育,再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供补充耶尼切里兵团以及宫廷服役之用。因此,从起源和组成人员的地位看,耶尼切里兵团实际上就是伊斯兰国家史上盛行的奴隶兵团的变形。耶尼切里纪律森严,必须集体住在兵营内,绝对听从自己长官的命令,终身不准结婚(赛里木一世时准许耶尼切里结婚),不得从事商业和手工业等活动,整天在训练和作战中度日。他们装备精良,特别能吃苦耐劳,在对外侵略扩张中往往起着中坚作用。耶尼切里人数不多,十六世纪中叶以前未超过全部军事力量的10-。

奥斯曼军队的主要支柱是封建领主西帕希组成的非正规骑兵。这种封建骑兵与帝国实施的土地制度有关。奥斯曼国家80-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称米里。此外还有教会土地(瓦克夫)和私有地(穆尔克)。国有地通常分哈斯、泽美特和梯马尔三类。哈斯是王室成员的领地和文武官员的禄田,其收入在10万阿克切(奥斯曼帝国最早的货币单位,银币,1328年首次铸造,重1.2克,一直使用到十七世纪末。)以上。梯马尔和泽美特是以服军役为条件赐给有军功人员的地,收入不足2万阿克切的土地为梯马尔,2万至10万阿克切的土地为泽美特。获得这种军事赏赐地的根据其收入多少,提供一定数量的士兵(每2千或3千阿克切装备一名骑兵--杰贝利)。战时,他们必须带领规定数量的骑兵上前线,骑兵的武器装备和粮饷全部由领主负责。这使国家免除了一笔十分可观的军事负担。十五世纪末,帝国共有1万个领主,至少可提供6万多名骑兵。

历史学家通常把这种制度称作军事采邑制,突出强调了军事行政制度和土地制度的一致。法律对梯马尔领主和农民的权利和义务作了明确的规定。梯马尔领主必须住在领地内,负责监督土地的状况、播种质量和农民的税收领主必须给农民分配份地,并不能随意剥夺其租种的权利。农民的义务是耕种土地,不能无故弃耕;要向领主交纳地租、牲口税、婚姻税、磨坊税等;给封建主运送粮食到指定的谷仓,修建房屋,甚至有义务招待领主的食宿(领主在同一农户留宿不得超过三天)。法律没有完全禁止农民停耕出走,但他应交纳停耕税并征得原封建主的同意。国家对梯马尔的领地仍实施严格的监督控制:梯马尔主人只能将领地的一小部分传给儿子;领地上的某些税收仍由政府官员为国库征收;中央政权经常调查和登记梯马尔领地和人口。换言之,国家和莱亚(农民)之间仍保留一定的联系。一些土尔其史家据此美化这种制度,认为梯马尔制度是内部和协和完美的制度。这并不符合历史实际。法律的规定,国家的监督,没有也不可能改变领主和农民之间的剥削与被剥削关系。在实践中,农民停耕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农民首次获得份地应交300阿克切的塔布(证件)税。对于无故弃耕外逃的农民,法律赋予领主在10-15年追捕并遣返原籍的权利。在奥斯曼国家上升时期,领主的主要财源依赖于掠夺战利品,国家的监督限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调节封建主和农民的关系,农民所受的剥削还不算十分苛刻,甚至比奥斯曼人统治前还稍有减轻。奥斯曼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受小亚塞尔柱王朝、伊朗蒙古王朝和拜占庭帝国的影响,逐渐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中央集权的行政管理制度。素丹处于统治集团的最上层,集世俗和宗教权力于一身。作为宗教首领,他使用"埃米尔.穆米尼"(正教徒统治者)的称号。素丹主持召集中央迪万。迪万通常由大臣(维齐)、度支官(德弗特达尔)、大法官(卡迪阿斯克尔)和尼尚哲所谓的"四根柱子"组成。维齐最初只有一名,后逐渐增多。首席维齐(宰相)是仅次于素丹的最重要的国家领导人,是素丹的当然代表,负责除财政和司法外的全部军政事务。维齐职位最初由阿希、穆斯林学者和土库曼贵族担任,穆罕默德二世于1453年处决哈利勒帕夏以后,其职位为卡珀库卢(素丹奴隶)出身的人垄断。大法官是迪万中唯一不是奴隶出身的成员,对素丹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尼尚哲负责给国家文书加划素丹签名的标志"图拉",他同国务会议秘书(雷伊斯.屈塔普)不是同一个人,其地位比后者重要的多。

十五世纪以前,各省总督主要负责军事任务,地方行政管理方面最强大的人物是卡迪(法官),他直属中央迪万的大法官。卡迪的助手苏巴舍掌管警察局长和警察,负责地方治安和把税收的税款送交中央。卡珀库卢控制中央政权以后,地方上形成了以总督为首的新的管理体制。奥斯曼国家的对外扩张,给各被征服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许多人或死于战火,或流离失所,或被卖为奴。但战争过后,帝国中央集权的统治,在一定时间内保证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保护作用。奥斯曼人对被征服地区的社会政治制度,一般不作太多的触动,许多地区的封建统治者在相当长时间内保持了自治的权利。即便在实行直接统治的地区,不少原先的封建主仍保留了土地。例如:奥斯曼人在阿尔巴尼亚实施梯马尔制度,在总共335个梯马尔中,175个属阿尔巴尼亚的穆斯林,60个属阿尔巴尼亚的基督徒,只有100个才属安纳托利亚来的土尔其人。奥斯曼人占领君士坦丁堡后,立即采取措施恢复和活跃城市生活。穆罕默德派人去全国各地,宣布给愿意到伊斯坦布尔的人们分配住房,减免赋税,同时恢复希腊总主教区,准许基督徒在总主教领导下享有宗教、文化方面的自治权。这种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秩序的安定和生产力的恢复。

在奥斯曼帝国建立过程中,上述政治、社会、军事等制度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它们没有也不可能使奥斯曼帝国长治久安。从长远看,帝国的对外扩张不仅使它与邻国特别是中欧各国的关系紧张,促进了中欧民族国家的形成,而且加剧了国内的民族、阶级矛盾,削弱了对外侵略的实力。对外扩张的失败,反过来又恶化国内局势,导致地方封建势力的强大,中央政权的削弱和统治制度的混乱、十六世纪中叶以后,奥斯曼帝国经历短暂的停滞阶段,很快进入衰落瓦解阶段,成为西方殖民列强争夺对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