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官场现形记(晚清李伯元著小说)

官场现形记(晚清李伯元著小说)

《官场现形记》是晚清文学家李伯元创作的长篇小说。小说最早在陈所发行的《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共五编60回,是中国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它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及清政府中上自皇帝、下至佐杂小吏等,开创了近代小说批判现实的风气。

鲁迅将《官场现形记》与其他三部小说并称之为谴责小说,是清朝晚期文学代表作品之一。1998年,香港《亚洲周刊》评选20世纪100部优秀文学作品,《官场现形记》排列前10名。199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评选20世纪100部优秀小说,《官场现形记》被列为排行榜第一名。

陕西同州府朝邑县赵温中举,赵家大摆签席,请人吃喜酒。过了多日,赵温在远亲钱典史的陪同下进京赶考。但因拜礼太少,会试落榜,最后只好在京城里用钱捐了个官,做了赵中书。

钱典史在盟弟胡明理的帮助下,出了一百两银子,得到徐都老爷的推荐信,赶往江西。谁知他所捐的差使已经有人,便又在黄知府的差役戴升的活动下谋了一个好差使。

黄知府升了道台,正在得意之时,因为前边所办的案子被人告发,后来通过京城中友人的疏通,又花了一万两银子,终于了结。黄依然春风得意。

江西代理巡抚何某,绰号“荷包”,平生爱钱。三弟“三荷包”与其兄一样是个无底洞。两个“荷包”分脏不均而失和,抖出以前许多卖官鬻爵的旧账。 “三荷包”带着卖官所得的万两银子,买得山东胶州知府的位子。

“三荷包”到任后,绞尽脑汁干方百计巴结山东巡抚。外国人劝巡抚做生意,候补通判陶子尧趁机上条陈,大讲“整顿商务”,被巡抚派往上海购买机器。陶子尧到上海后,成日与妓女颁混,同骗子往来,结果被骗子魏翩仞、买办仇五科合伙骗去几万两银子,弄得狼狈不堪。幸好有山东试用府吏周因从中帮忙,此事才了结。周因得陶谢礼,前往浙江,协助旧交浙江巡抚刘中远办洋务。周与文案戴大理钩心斗角,互相拆台。

浙东严州一带土匪作乱,上司派胡统领前去围剿。胡统领率官兵从水陆两路驶向浙东。一路上胡嫖妓女、吸鸦片、花天酒地。到了严州,土匪没见着,官兵却烧杀抢掠,害苦了当地老百姓。百姓向县官伸冤,县首却驳回百姓的申诉。胡统领为了领赏受爵,把严州一带土匪猖獗夸大一番,又说官兵如何英勇作战,最后虚开了一份剿匪开支,于是浙江上自刘中远,下至幕僚,个个立功受赏。

御史因剿匪一事弹劾刘中远,两名钦差来浙江巡查。他们自称是“只拉弓,不放箭”,通过正钦差的门生,把消息透露给牵扯本案的官员。各级官员怕丢职位纷纷用钱疏通。最后,不出钱的官员便被查办了。

刘中远又被人参了一本,离任到京。朝廷命副钦差代理浙江巡抚一职。副钦差名为傅理堂,平生好节俭,官服穿得很旧也舍不得换,如果手下的官员哪个穿得奢华,他使看不顺眼。

有两位用钱捐的候补道,都是富家子,穿着奢华。巡抚看见顿生反感。他们经人指点,暗中送给巡抚姨太大几千两银子,又穿了极旧的官服遏见,巡抚便认为他们知错就改。从此以后,浙江官场上旧官服十分流行,价格也比新官服高出好多倍。

浙江粮道贾筱芝用六干两银子买得一个密保,升任河南按察使。贾筱芝的大少爷贾润孙趁黄河决口,任河工总办,赚了十几万两银子,进京谋职,结识了当朝的许多权贵。

时筱仁与广西提督舒军门、户部王博高、军机徐中堂、江南记名道佘小观等人交往。佘小观到南京候职,结识了牙厘局总办余尽臣、学堂总办孙国英、洋务局总办潘金士、保甲局总务唐六轩、旗人乌额拉布,一行人经常在一起赌博、嫖妓。他们还结识了羊统领羊紫辰。羊好色,家中有八位姨大太。一个名叫冒得官的船哨官,为保官职,逼迫亲生女儿给羊统领做第九个小老婆。

湖广总督是位旗人,名叫湍多欢,原来有十个姨太太,人称“制台衙门十美图”。有个属员为谋官职,又特地给这位制台送去两名绝色女子,从此便成了“十二金钗”。得宠的九姨太与十二姨太,先后插手卖官捞钱。经常惹乱子的唐二乱子,通过制台的十二姨太,一夜之间也变成了银元局总办。

湍制台奉旨进京,署理宜隶总督。湖北巡抚贾世文任湖广制台。此人自称平生有两桩绝技:一是画梅花,一是写字。其实对此一窍不通。下属为讨好他,每次谈完公事,便向他求画和书法,他竟高兴得不得了。他平时因为画画写字,生活毫无规律,下属拜见,有时要等三天甚至半个月。

候补知县卫瓒,蕲州州官区奉仁,撤任兴国州官瞿耐庵,蕲州随凤占,府经申守尧、秦梅士,代理蕲州吏目钱琼光等人先后前来拜见,他们之间互相牵扯,搅起许多污泥浊水。

户部尚书童子良,奉命清查各省财政。童钦差最讨厌的是洋人。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带一个“洋”字,他绝不肯亲近。听人说鸦片是洋烟,便撤掉烟灯、烟枪;卖官收钱,专要银子不要洋钱。出京之后,一路竟捞到一万两。

江南有位制台,名叫文明,见了官级比他小的,态度总是很傲慢。但见了洋人态度却极好。一次,巡捕报告有人来见制台,制台正在吃饭,便打了巡捕一个耳光,责骂他不看时机;巡捕说是一个洋人,制台便又打了巡捕一个耳光,责骂他为什么不早来报告。

江宁府六合县知县梅杨仁馅媚洋人,颇得文制台器重。枪炮制造厂总办傅博万,因随温钦差出使过外洋。回国后,备受文制台赏识,一路升迁至湖南巡抚、山东巡抚为了讨好洋人以求保好官位,使尽浑身解数。

阁学甄守球的长子甄学忠在河工成绩突出,升了知府,派他太太的远房哥哥黄二麻子到京城接老爷。甄阁学有个胞兄在保定,黄二麻子便同去探望。刚一进门,便听见家人的哭声。甄阁学前去叫,哥哥慢慢醒过来,说自己做了一个梦。于是使向甄阁学陈述了一番,甄阁学后来到了儿子的任上当了名太爷,将哥哥梦中之事敷衍一番,便是《官场现形记》。

赵温:陕西同州府朝邑县秀才,会试落榜后在京城里捐官。

黄道台:升了道台后,因为之前案子被人告发,花钱疏通安然无恙。

何“荷包”:江西代理巡抚何某,爱钱,买官山东胶州知府。

陶子尧:山东候补通判被往上海购买机器,结果被骗去几万两银子,弄得狼狈不堪。

胡统领:领率官兵从水陆两路驶向浙东剿匪,其一路上花天酒地,烧杀抢掠。胡统领为了领赏受爵,把严州一带土匪猖狈夸大一番,结果上下官兵个个立功受赏。

羊紫辰:统领,好色,家中有八位姨大太。

冒得官:船哨官,为保官职,逼迫亲生女儿给羊统领做第九个小老婆。

湍多欢:湖广总督,奉旨进京,署理宜隶总督。

童子良:户部尚书,童钦差最讨厌的是洋人,只要带一个“洋”字,他绝不肯亲近。

梅杨仁:江宁府六合县知县,馅媚洋人,颇得文制台器重。

《官场现形记》作者李伯元出生于书香门弟之家,由于幼年丧父,无法读书,只好投靠在山东城阳做官的堂伯父李翼青处栖身。李伯元在26岁那年,他参加考试,中了第一名秀才。翌年赴江阴乡试,按成绩,应名列金榜,可是典试官借口李翼青有“叛逆皇法之前科”而株连子侄,结果名落孙山。此后,李伯元到上海另谋出路。

通过与社会广泛接触,加之在维新思潮的推动下,李伯元意识到,“欲唤起民众,促使全国上下觉悟到中国将被瓜分之祸”,报刊是一种“发聩振聋、行之有效”的宣传利器。于是,1896年初夏,李伯元第一次进了《指南报》社当了一名编辑。翌年6月,他独立创办起一份《游戏报》。李伯元所办的《游戏报》,别出心裁,独具一格。他不仅事必躬亲,自己既当主编,又任主笔,还时时告诫助手们“新闻必事事核实,言谈必一针见血,不混淆黑白,语涉诙谐,意存惩劝”。《游戏报》问世后,颇受读者的欢迎。

为了对官场进一步的暴露和讽刺,他独辟蹊径,另外办了一份《世界繁华报》,连载《庚子国变弹词》和《官场现形记》两部长篇小说。李伯元原计划写120回,但写到50多回就过世了,尤其友人欧阳巨源续成60回。

《官场现形记》尖锐地抨击了封建社会末期极端腐朽和黑暗的官僚制度。《官场现形记》是一部专门暴露官场黑暗的力作,对于中国封建社会崩溃时期的官僚政治进行了总体解剖,上自军机大臣,下至佐杂胥吏,全方位地摄入笔底。书中人物故事多以真人真事为蓝本。

作者塑造了一群形形色色的官僚形象,他们官职有高有低,权势有大有小,手段各不同,但都是“见钱眼开,视钱如命”、鱼肉百姓的吸血鬼。 举人出身的王仁开馆授徒,为了激发学生读书的积极性,他说读书方可做官,而做官的好处则十分诱人,“点了翰林,就有官做,做了官,就有钱赚,还要坐堂打人,出起门来,开锣鸣道。”此书是上不得台面的话,他居然堂而皇之在课堂宣讲。不难想象,这种教育思想熏陶下的门徒,除了祸国殃民之外,还能有别的什么出息?让这种人充斥官场,官场该当是何等的丑态。读书科举而为官原是封建社会取官之“正途”,“正途”尚且如此不堪,其它之途当然是更加等而之下。如捐官,即用钱来买,按官阶定价,只要买方有大把钞票,卖方自可不问钞票来源是否合法,你肯买,出得起价,我则敢卖,放手让你做官。还有一途名曰“军功”,即用官位当奖品颁发打仗立功的人员。而这些军功之士大多是屠杀平民的刽子手,让刽子手做官办事,谁敢指望他会将事情办得公正明白,贪官污吏们虽各有特点,但亦有相同之处,如让他们理财,他们会大饱私囊;让他办案,他们会放纵真凶,污陷良人;让他们修河,他们会使大堤溃裂,水淹良田;让他们督军作战,他们会让自己的部队一溃千里。

《官场现形记》所写的不是个别的贪官污吏,而是整个政治体制的腐朽,无官不贪,无吏不污,卖官鬻爵、贪赃纳贿已成为官场的运行机制。通过慈禧太后之口,道出“通天底下一十八省,哪里来的清官?”(第十八回)何藩台与其胞弟三荷包,内外联手,将府州县缺明码标价出售。贾润孙携十万两银进京谒见,立刻被一帮手眼通天的掮客包围,他们专门替朝中大老兜揽生意,进纳苞苴。军机处俨如坐地分赃的议事厅。书中两大参案,都是最肮脏卑鄙的政治交易。如浙省参案,本是朝廷有意照应钦差,“好叫他捞回两个”。书中勾勒出一幅八表同昏的官场群丑图。

官场腐败,自然道德沦丧。居上位者,只知珠玉妖姬,升官发财,所谓政绩,无非是祸国殃民。胡统领严州剿匪,纵兵屠洗村庄以冒功邀赏。在下者则巧于逢迎,吮痈舐痔,奴颜媚骨成为做官第一要诀。湍制台家蓄十美,属员过翘特地到江南买了两个绝色女子进献,凑成“十二金钗”。更为龌龊的是冒得官,竟将亲生女儿报效上司。人心叵测,遍地陷阱。两个红州县周果甫、戴大理斗法,都是口蜜腹剑、笑里藏刀;时筱仁恩将仇报,对故主落井下石;刁迈彭卖友求荣,断送把兄。书中那一群胸无点墨的酒囊饭袋:刘大侉子、黄三溜子、田小辫子、唐二乱子等,更是晚清官场特产的一宗活宝,捐例大开的必然产物,钱虏市侩,袍笏登场,官场的文化品位也荡然无存了。综观全书,人性的堕落与异化到了怵目惊心的地步,作家直斥为“畜生的世界”(第六十回)。

《官场现形记》表现手法是现实主义的。其写的多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只是改易姓名而已,胡适曾在为此书做的序言中论说过这种情况:“就大体上说,我们不能不承认这部《官场现形记》里大部分的材料可以代表当日官场的实在情形。那些有名姓可考的,如华中堂之为荣禄,黑大叔之为李莲英,如周中堂影射翁同等。至于冒得官、区奉人(谐趋奉人)、贾筱芝(谐假孝子)、时筱仁(谐实小人)、刁迈彭(谐刁卖朋)、施步彤(谐实不通)等,其行径一旦形诸笔墨,皆使时人感到似曾相识,默契会心,倍增兴味。它以纪实性而风靡于世。嗣后,模仿之作纷出,一时蔚为大观。

那无数无名的小官,从钱典史到黄二麻子,从那做贼的鲁总爷到那把女儿献媚上司的冒得官,也都不能说是完全虚构的人物。”,“慈禧太后索阅是书,按名调查,官吏有因以获咎者”(《白话文学史》)。《官场现形记》简直成了惩办贪污官员的黑名单,按图索骥,一逮一个着。

在结构安排上,《官场现形记》与《儒林外史》相仿,采用若干相对独立的短篇故事蝉联而下的结构方式。《官场现形记》作为一个大的语篇结构,其目的是彻底、全面地暴露整个晚清官场的黑暗,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小说继承了《儒林外史》的结构形式,但又有一定的突破和发展。从表面上看,小说在漫不经心地从此一人写到彼一人,从些一事扯到彼一事,其记事遂与一个俱起,亦即与其人俱讫,若断若续,但是小说绝不是漫无标准地随意联缀许多话柄杂凑起来的,而是一个堪称有机的整体结构。其修辞特点是借助时空的转移,由一点推移开去,形成为线,再由线推移开去,形成为面,而在这点、线、面的推移中,隐隐然呈现出一幅幅富于立体感、流动感的官场现形图。具体地说,文本中这种时空的推移,每每以地方为起点,而以北京为终点不断画圈,成地方到北京再地方的轨迹,从而将笔触涉及从地方到中央,从胥吏到大臣,亦即从横的平面上遍及了全国的各个角落,从纵的轴线上遍及了官僚体系的各个等级。同时,又从表层写到深层,从公开写到隐秘,从合法写到非法,将整个官僚体制中形形色色的大官小官、胥使差役的行为心态,一一予以暴露。这种弧圈式的轨迹的推移,把大量散乱的原始素材化为有序的艺术整体,自然混融,不落痕迹,实在是匠心独运,妙不可言。

此外,同一词语在同一语篇反复出现,突出的文章的主题。例如“钱”在作品中出现1723次,作为中心话题,将整个作品连接成一个整体,足以说明整个晚清官场又经变成了一个大卖场,在这个依靠金钱可以买卖官职的结构中,谁有钱谁就可以买官做,当上官之后可以返本,开始卖官获利,如此循环。在这些代表着权钱交易的词语大量出现的同时,小说同样也暴露整个晚清官场的黑暗。

李伯元作为讽刺文学家出现在世界近代文坛,他那富有东方色彩的讽刺艺术之刻画入微,寓庄于谐,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完全可以列入世界优秀讽刺文学之林。也为中国讽刺文学史的扉页抹上了辉煌的亮色。

其语言亦仿效《儒林外史》并有所发展,充分运用了夸张、漫话式的讽刺手法,往往寥寥几笔,就将人物的音容体态勾勒出来,白描传神,是其所长;又善于描写细节,使笔下的人物生动传神,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如胡统领严州剿匪数回,布局精巧,错落有致,人物映带成趣。胡统领涎色贪财,昏聩颟顸,而又乔装张致,擅作威福;周老爷阴险势利,工于心计;文七爷纨绔阔少,风流自喜;赵不了寒酸猥琐,人穷志短;庄大老爷老奸巨猾,八面玲珑,都栩栩如生。衬以浙东水乡风光,江山船上的莺莺燕燕,构成相当生动逼真的社会风俗画卷。作家尤擅长于渲染细节,运以颊上添毫之笔,有入木三分之妙。第四十三至四十五回,写佐杂太爷的酸甜苦辣,极尽揶揄之能事。“跌茶碗初次上台盘”是一幕精心设计的人间喜剧,通过跌茶碗这一细节,将小人物受宠若惊的扭曲心态,描摹尽致。小说还充分运用了夸张、漫画化的闹剧手法,尤喜撕破人生的假面。如浙江巡抚博理堂,自命崇尚理学,讲究“慎独”功夫,却偏有“叩辕门荡妇觅情郎”一幕好戏。

《官场现形记》艺术上的缺陷是冗长、拖沓,人物情节间有雷同,且书中暴露黑暗有馀,缺乏一丝亮色。另外,此书里没有一个好官,也没有一个好人。作者描写这班人,只存谴责之心,毫没有哀矜之意。谴责之中,又很少诙谐的风趣,故不但不能引起人的同情心,有时竟不能使人开口一笑。这种风格在文学上是很低的。

鲁迅评价:“相比这两部小说(《儒林外史》和《官场现形记》),尽管各有所长,多有风骨,但从广度和深度看来,还是李伯元冠其首。因为他本身的经历,决定了他充塞爱国情的反骨。”(鲁迅评)

胡适认为,《官场现形记》是一部社会史料。它所写的是中国旧社会里最重要的一种制度与势力。它所写的是这种制度最腐败、最堕落的时候,捐官最盛行的时期。这部书是从头到尾诅咒官场的话。全书是官的丑史,没有一个奸官,没有一个好人。这也是当时的一种趋势”。谴责小说虽有浅薄、显露、溢恶种种短处,然他们确能表示当日社会的反省的态度,责己的态度。这种态度是社会改革的先声。

陈子展认为,《官场现形记》也是一部社会史料,它所写的去是这时最下流的上流社会:官场。他所写的官场现象,正是满清亡国现象。

阿英同意陈子展的说法,《官场现形记》一书,虽有许多缺点,然实足使读者能以了晚清的政治以及社会。政治腐败到若何程度,有些怎样的事实反映着,在《官场现形记》有之。外人何以奴视中国,中国官司又是如何的逢迎外人,《官场现形记》亦有之。以着怎样的原因,造成官吏的贪污,人民的受害,《官场现形记》更有之。

郑振铎认为,《官场现形记》和《儒林外史》一样,一方面拥护封建道德,但又暴露了封建社会末期的各种矛盾与黑暗现象,表现了初期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人民的生活,描写了帝国主义的侵略与压迫,以及老百姓如何反抗洋人,说明了真正反抗帝国主义的是老百姓。

李伯元《官场现形记》自1903年开始在《世界繁华报》连载后,这一“嬉笑怒骂之文”一时在上海十分受人欢迎,1906年出版单行本。与李伯元同时代的吴沃尧说:“访贾甚有以他人所撰之小说,肖君名以出版,其见重于社会可想矣。”顾颉刚在《(官场现形记)之作者》一文中提到这样一件事,“《现形记》一书流行其广,慈禧太后索问是书,按名调查,官交有因以获咎者,致是书名大震,销路大广”。太后索阅,官吏获咎,是否真实,值得怀疑;但这部书当时十分走红,却是事实。自该书问世后,坊间以“官场”命名的新书多达十多种,如《官场维新纪》(1906)、《新官场现形记》(1907)、《后官场现形记》(1908)、《官场风流案》(1908)、《官场风流案二集》(1908)、《新官场风流案》(1906)、《官场笑话》(1909)、《新官场笑话》(1909)等。

据传,《官场现形记》在社会上的影响,也震惊了衙门和朝廷。摄政王载沣就曾下令两广总督端方派人刺杀作者,取缔连载作品的报社。李伯元也不断收到恐吓信,乃至子弹和砒霜等警告物。由于当时《官场现形记》的作者署名是“南亭亭长”,因而官府在“檄文”中就扬言:凡抓到“南匪”就格杀勿论!

李伯元遇险不惊,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将报社化整为零。他本人迂回于英、法租界中“游击”办公,通过密友的关系,进行地下印刷。李伯元始终以一种大无畏的气概,受挫不折,报纸一日未停。为显示大丈夫“站不改名,坐不改姓”的意气,将笔名干脆改为正名,并且以诗言志:“往日醒尘梦,尔今更抖擞;慷慨告天下,仍作不平鸣。”如此,李伯元和他的《官场现形记》终于躲过了劫难。就这一点说,英、法租界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在李伯元生前,《官场现形记》即有上海传出盗印翻刻之情事,至其逝世后,坊间盗印、翻刻之风尤甚,后经上海会审公堂审理调停,判决版权归属,并由翻印书馆以3000元购买原书版权以为代价。为晚清文学界中,最早透过诉讼来维护版权的实例。

《官场现形记》原发表於报刊,其成书始於光绪29年(1903年)9月,由世界繁华报出版,采线装分册装订。在1903年9月8日《世界繁华报》第892号上刊登有出书预告。光绪30年2月,发行续编,内容为第13-24回;光绪30年下半年接著出版三编,内容为第25-36回;及至光绪32年,全书60回始得付梓完毕。

《官场现形记》有光绪癸卯(1903年)上海《世界繁华报》排印本;光绪甲辰(1904年)粤东书局石印本,有注,六编七十六四。石印本,全名为《增注绘图官场现形记》,书首无作者名氏,亦不署年月,书前有序,序后署“光绪癸卯中秋后五日茂苑惜秋生”。初编卷一至卷十二,续编卷十三至卷二十四,三编卷二十五至卷三十六。故为三十六回本。一函九册,为袖珍本,全书共有插图三十八幅,每页均增有注语,似为惜秋生所加。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世界繁华报馆铅印本。全名为《增注绘图官场现形记》;宣统元年(1909年)崇本堂石印本。另外,据阿英《晚清小说史》云:“又有日本知新社光绪三十年(1904年)铅排本,惟著者已易名为日本吉田太郎,显系伪作。”

今有:《官场现形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81年版;《官场现形记》,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官场现形记》,凤凰出版社2007年版。

李伯元(1867-1906),名宝嘉,又名宝凯,字伯元,号南亭亭长,又号游戏主人、讴歌变俗人、芋香、北园等,江苏武进人。出身官宦世家,三岁时丧父,由做过山东道台的伯父抚养。少年时代即擅长诗文,中第一名秀才,后来几次考举均落榜。其堂伯父为他捐纳了一个府经略的功名,但李伯元却无意于仕进。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到上海办《指南报》,后来又主办《游戏报》、《繁华报》。1903年,应商务印书馆之聘,主编《诱像小说》半月刊。光绪二十七年(1901),朝廷开经济特科,李伯元曾被荐举,旋又遭“文字轻佻,接近优伶”的弹劾。李伯元一笑了之,辞不应召。光绪三十二年(1906),李伯元卒于寓所,年仅四十岁。李伯元是晚清著名的小说家,除著有《官场现形记》外,还有《文明小史》六十回、《中国现在记》十二回、《活地狱》四十二回、《海天鸿雪记》二十回、《庚子国变弹词》四十回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