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弁袭君

弁袭君

弁袭君,霹雳布袋戏人物。

逆海崇帆第二人,人称「地擘圣裁者」象徵「惩罪」,掌管布道宣教,戒律惩处。脚踏一双猊,左擎地擘印,右拈孔雀指,个性冷峻与神秘、高贵与无情,脸上有黑色胎记与一双孔雀眼,谈吐之间具有特殊蛊惑人心的群众魅力。久远之前与一剑风徽杜舞雩决战后被浑千手伺机抽魂而遭封印,在解封后,积极收集所有元素,开启潜欲之门,让皂海荼罗大阵遍扫苦境大地,逆海崇帆也就此重现于世。 [1]

名称:弁袭君

称号:黑罪孔雀、地擘圣裁者

化身:风檐公子

诗号:眼前的光明啊,即将黑暗。绝望中的圣光啊,即将降临。神垂怜,神不朽。

初登场: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第21章(2013年9月10日,破封印而出)

退场: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 第1章(2014年3月28日,遭一色秋背叛,死于古陵逝烟

终退场: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 第3章(2014年4月4日,古陵逝烟死后与其相见,魂魄与杜舞雩画眉团圆,同入轮回)

所有物:黑羽伞、地擘印、炼朱轮、极反相生玉

坐骑:

武学:黑染扶桑、赦天六罪、圣墨六戒、擘天六赋、赋天六戒、胤天六极、恒世八谛胤天六极太古之判

咒术:黑羽凝踪术

武器:六赋印戒

◎弁袭君的佩剑,平日化为印玺,不过与其说是兵器,它更像是一种如权杖般的审判权力象征物。

弁袭君惯以地擘印化出六赋印戒,因此兵器本身与该印形状相似,并无传统护手,但剑身两旁如同孔雀展翼的双刺反而增添杀伤力与流线感。剑身装饰华丽,镶刻碧玺与水晶。剑刃双面开锋、长度较长、上有锯齿以及倒刺。兵器整体颜色以碇蓝为主、佐以金色与弁袭君整体色系呼应。

摘自霹雳会月刊第218期封面人物黑罪孔雀弁袭君 [2]

逆海崇帆的故 事线路是由一剑风徽带出来的,而当初在创立逆海崇帆的故事线时,也是由一剑风徽去拓展衍生出相对的人际关系,在原始构想当中,会有两名重要人物跟一剑风徽有所交集,这两人便是后来的天谕和地擘,地擘是一剑风徽的好朋友,天谕更是一剑风徽的女朋友,其中地擘的故事,初始便决定好,与妹妹同爱一人,最后把妹妹给害死,而天谕与一剑风徽,则设定是两人为男女朋友, 但经过讨论,不想逆海崇帆的四人都有爱情故事,也为了强化逆海崇帆以教派蛊惑人心的剧情,因此天谕鸠神练便被独立出来,也因此鸠神练的个性较为呈现出绝情的一面,更在几番讨论后,变成弁袭君喜欢的人便是一剑风徽,直接将友情与爱情合而为一,也在这个初始的人物设定后,开始定调了三个人的个性。

为了给地擘弁袭君一个喜欢一剑风徽的理由,因此让两人的个性,呈现出一个相对的对比,也让两人的作为呈现了一个反差,原本创教之时的一剑风徽,是胸怀壮志之人,而后却在建立逆海崇帆后, 逐渐的走向了幻灭失志, 最后才选择封印了逆海崇帆,而另一方面的地擘则刚好相反,设定上曾发生某些事情的弁袭君, 虽有能力,但对自己的目标茫茫无依,直到遇见了一剑风徽,被一剑风徽所向往建立的宗教产生憧憬,而后开始对一剑风徽产生仰慕之情,进而爱上了一剑风徽, 也因此让弁袭君变得坚持而偏执,纵使一剑风徽之后已经发现逆海崇帆的路线已经偏离了,却无法撼动弁袭君的坚持。

黑孔雀,本为人间少有的孔雀变异品种,极其珍贵,有高贵神秘华丽的气质。逆海崇帆的创立,由鸠神练、弁袭君、祸风行三人发起,剧中故事也以这三人为中心发展,逆海崇帆的宗旨为创造一个让人信赖与寄望的信仰,在绝望中找到希望,在逆境中突破难关,修道过程有如在大海航行,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希望的方向,因此圣教名为逆海崇帆。

弁袭君在逆海崇帆地位尊贵不凡,掌有审判权力,更有过人口才,能够执行大型布教活动,并成功吸收大量信众,相对于天谕的光明形象,黑罪孔雀呈现的是诫律、无私的严厉无情。弁袭又有「变色」谐音,暗喻他的情绪随时会风云变色,关键在于「是否干犯了神」。

万人典,舍荼藜,是弁袭君主持的大型布教活动,参加者经由蒙眼入场的仪式,来代表自黑暗中重见光明,逆海崇帆就是黑暗人生中唯一的光明所在,大会中经由弁袭君的话术,以及潜伏人群中的暗桩,让参与者不自觉的沉浸在美好的信仰意识中,再透过神迹的显示,让信徒对圣教的信心更牢不可破。

多年前,死印之尊一剑燎原祸风行,忽然倒戈封印逆海崇帆,在外进行相关工作的弁袭君感应到事态严重,又发现是祸风行搞的鬼,立即展开追杀。当时弁袭君是以风檐公子的身份加入天葬十三刀进行传教,怪异的行动引起了浑千手的注意,而在弁袭君追杀祸风行时,双方各自负伤,在自我疗伤之际,不慎被浑千手抽魂。

弁是尊贵的冠帽,袭是高贵的礼服,为龙衣之贵,代表弁袭君的地位,并以孔雀的高傲姿态,展现掌握权力的个人风格。皮肤白中带点微熏的黑,象徵神虽和蔼可亲,光明温暖;但有时,也会有晦暗冷峻,莫测高深的时候,而那时往往也是神的惩罚要降临的时候。

双颊旁的珠饰遮住了表情,神秘又深沉。右眼的特殊孔雀羽毛眼妆,也是孔雀形象的特徵,使眼神似乎更加魅惑人心。

特别要求造型组制作的孔雀指,弁袭君无论在谈话或打斗时,常以这个动作呈现如同孔雀一般的高傲。搭配的布料花纹是孔雀羽毛。

地擘印造型宛如神兽敛翼盘据印台之上,脚踏和阗蓝玉。印台以碇蓝为主,中央镶有天珠,以示神眼观世之意。

弁袭君左手总是拿著代表自身权威的印玺,底座部份前后各有眼状宝石,绿眼会化为六赋印戒,而红眼的变化至今还是个谜。

黑羽伞可以制造排场,古代贵族外出会使用的华盖遮日,高贵的孔雀也不例外。

是在布教大会上、弁袭君双脚踏在外型似狮子的红色猊之上,宣示孔雀驾凌万兽之王之上的尊贵。

组织门派:逆海崇帆

妹:画眉

朋友:花千树

随从:蔽路童子

上司:鸠神练(天谕)

同伙:杜舞雩(倾慕他)、梦骸生千夕颜符去病(四大印)

部属:枯朽老者慕潇韩几度寒绝望之刀(信众)

其他:白首留仙(孔雀老者)

一剑风徽杜舞雩

过去是逆海崇帆的死印之尊,因某种原因成了背叛者,他对信仰的变化来自于圣教的变质,以及画眉之死,其中的谜团层层叠叠,杜舞雩又是个闷葫芦,要从他口中问到只字片语,可得赔上不少脑细胞。

画眉

弁袭君的妹妹,与一剑风徽之间有一段感情,后来却坠落而死,详情不明。

蔽路童子

平常跟在弁袭君之后,为弁袭君撑伞遮日,为衬托孔雀的气派,造型反而朴素许多。

花千树

天葬十三刀成员,与弁袭君十分友好,互以公子、太夫相称,将为弁袭君在天葬十三刀之过去,带来何种影响?

绝望之刀

逆海崇帆中的战士,曾受画眉之恩,因此追查画眉身亡真相,认为杀人元凶是一剑风徽。 [3]

黑暗啊,已到了尽头;眼泪啊,将淬炼希望;迷茫啊,将照入坚定;生命啊,将奉献圣航。(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21)

所有的赞颂,皆是神应得的荣光。每一滴眼泪,每一份心痛,皆是神陪伴经历的恩路。神抚慰,神悲悯,神不忍众人受苦。(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21)

本非真诚,何必矫情。(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04)

逆天诰命,海广地生,崇云法戒,帆引归程;荼罗说尽,罗网神听,无妄乃劫,疆布唯征。 [1]

绝望不是永恒,唯有神才是不朽。

逆海崇帆只要有我在,便是永世不灭。

恨中有笑,血中有泪,雾了满天血色,不为尽写一胸仇憾,却似已服上苍拨弄。若说情是无底绝谷,也许孔雀一生皆在绝境幽路。(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01)

天风海雨向谁悲,孤忠一伞蔽路时;上苍不似灵兽悯,嗷嗷记主闻沾衣。(蔽路童子与猊为主送行旁白)(霹雳侠影之轰霆剑海录01)

原来深爱一个死去的人是这样的残酷。祸风行,吾终于了解你当年失去画眉的感受,吾不会说抱歉,因为未来复仇的路上,吾同样需要这样的冷酷。

弁袭君从来就不怕背负,我想做的,就永远会去做,哪怕是落得满身尘埃。

如果你依然恨我,那就恨吧...转身之后,我会记住你的恨,为你报仇!

弁袭君本出自江湖,江湖有恩怨,更有令人珍惜莫弃的情。

这人间早是地狱了,从他彻底烟消云散那刻,吾不求吾能乐生好死,但求得偿所愿,此生无憾!

弁袭君一生能珍惜的已不多,情能害我至斯,是因为他也曾经让吾安慰,这样,吾便不贪求了。

吾选择的路,即使再暗,吾也会走到底。

最信任的人,果然最不能信任。黄泉路上,吾等你同行。

祸风行...吾,还你了吗?

黑罪孔雀(弁袭君角色曲)

◎曲/编曲:丁天牧 收录于《轰定干戈原声带贰-精选46》 [4]

◎音乐初登场:轰定干戈 第二十一章

◎曲风介绍:丁天牧老师2013年作品,创作主题为“魔神”,迷离的电音和重金属元素营造出邪恶气焰,加以异域风的唢呐与琴奏旋律,打造出神秘色彩的华丽气势乐曲。乐曲选用于弁袭君一角,人称地擘圣裁者,象徵「惩罪」,谈吐之间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故负责布道宣教,戒律惩处。冷峻神秘、高贵无情,有黑罪孔雀的称号。

地擘圣裁(弁袭君武戏曲)

◎曲/编曲:孙敬凡 收录于《轰定干戈原声带贰-精选46》 [4]

◎音乐初登场:轰定干戈 第二十三章

◎曲风介绍:孙敬凡老师二一三年作品,重金属音乐冷冽放肆,怦然的鼓声,辅以高扬的弦乐拉奏出黑夜王者的华丽身影,睥睨天下的傲气,遵照神的旨意降下天罚。乐曲初用于轰定干戈第23章,昔日潜欲两大支柱今朝再战,如神一般的傲骨,弁袭君翻手云扬,则撼动地皮千丈,黑羽旋杀间凄美华丽,不出数招,黑罪孔雀便强取一剑风徽。

恩怨情仇江湖路(弁袭君悲曲)

◎曲/编曲:丁天牧 收录于《轰霆剑海录原声带-精选49》 [5]

◎音乐初登场:轰霆剑海录 第一章

◎曲风介绍:丁天牧老师二一三年作品,以江湖情仇为题创作,电吉他与贝斯声相互交织,一声一声的弦音,缓缓道出江湖上的恩怨情愁,接著曲势簇拥而上,更增添物是人非的无情与无奈。乐曲初用于轰霆剑海录第一章,与古陵逝烟之战,弁袭君遭一色秋背叛陷害,悔恨中带有不甘,弁袭君苍凉一笑,含恨而亡。此曲也用于古陵逝烟与弁袭君于黄泉分道扬镳的最后一段话,见心中最牵挂的人来迎接,两人悔恨已了,并相约下辈子不再相见。

往事如风(弁袭君与祸风行)

◎曲/编曲:孙敬凡 收录于《轰掣天下原声带-精选47》 [6]

◎笛:黄治平

◎音乐初登场:轰定干戈 第二十八章

◎曲风介绍:孙敬凡老师二一二年作品,笛子部分由黄治评老师挑梁演出,低缓郁闷的旋律勾勒出无限的哀戚,惆怅的氛围形塑出独酌身影,透过瑟瑟笛声吹奏出一曲属于风的故事,似诉说祸风行和弁袭君的沉痛过往。乐曲初用于轰定干戈第二十八章,天梯旁,祸风行回忆涌上心头,爱人画眉的死亡依旧让自己愧疚,此时弁袭君来至,两人开始谈论起过往,然而现在所追求的大道,却早背离初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