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张鸣岐(清末两广总督、汉奸)

张鸣岐(清末两广总督、汉奸)

张鸣岐(18751945),字坚白,山东无棣人。1894年甲午科举人。1898年师从名举岑春煊,颇得赏识。1900年后,随岑春煊赴陕西、四川、两广等地,历任两广学务、营务处、广西布政使、广西巡抚等职。1910年因贿赂庆亲王而升任两广总督兼署广州将军,顽固拥护帝制,反对民主共和,大肆捕杀革命党人。1911年4月指挥镇压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成功后,携款潜逃日本。袁世凯执政后回国,1915年因拥护袁世凯复辟帝制而被封为一等伯爵。袁世凯死后,张鸣岐逃往天津。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与白坚武狼狈为奸,勾结日本特务。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公开投靠日本,沦为汉奸,历任汉奸要职。1945年3月,日军濒于战败之际,张鸣岐又与王揖唐殷汝耕等人发起乙酉法会,祈祷“大东亚战争必胜”。1945年9月15日在民众的一片声讨中死去,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张鸣岐,1875年出生于山东省无棣县段家村。1894年(光绪二十年)中举人。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就馆于广东布政使岑春煊家,颇得器重,后充当其幕僚。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4月,岑春煊署理两广总督,张鸣岐被任命为总文案,兼管两广学务处,继而又兼管练兵处。1904年(光绪三十年)5月,广西民变蜂起,岑春煊入桂督师镇压,张鸣岐随行,总理两广营务处,兼充广西巡抚李经羲的幕僚,并得李的保举,任广西太平思顺道道员,次年,岑春煊又荐张鸣岐署理广西布政使。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12月,任广西布政使,署理广西巡抚,翌年实授。张鸣岐在广西,一面指挥提督龙济光、总兵陆荣廷等镇压民变,一面大举推行所谓“新政”,一时朝野颇著虚名。1910年(宣统二年),因贿赂庆亲王而得署理两广总督。1911年(宣统三年)4月,署广州将军孚琦被刺身亡,满清政府任命张鸣岐为两广总督兼任广州将军。此时张鸣岐获得中国同盟会即将在广州举行起义的情报,立即与水师提督李准等会商, 派出大批侦探,抽调防营入城,实行戒严。4月12日广州起义爆发,黄兴率队攻破督署,张鸣岐丢下老父妻妾,翻墙越屋逃至水师公所,指挥清军反扑。广州起义失败后,经张鸣岐亲自下令杀害的革命党人就有林觉民喻云纪等四十三人。10月武昌起义爆发, 广东革命党人闻风而起,张鸣岐见军心动摇,危局难挽,被迫于11月5日宣布广东独立。经绅士提议,推举张鸣岐为临时都督。他避而不就,携款潜逃至沙面租界,不久经香港逃往日本。袁世凯执政后,张鸣岐回国在北京闲居,挂名高级顾问。1913年10月, 出任广西民政长,会办广西军务。1915年7月改任广东巡按使,同年底,他窥知袁世凯有称帝野心,遂与广东督军龙济光上表劝进,被封为一等伯爵。护国战争爆发后,张鸣岐从此脱离政界,隐居上海法租界。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移居天津租界, 笃佛长斋。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与白坚武狼狈为奸,勾结日本特务。 1937年12月,张鸣岐参加了汉奸王揖唐等发起汉奸组织。1942年3月,充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咨议委员。1945年3月,日军濒于战败之际,张鸣岐又与王揖唐、殷汝耕等发起乙酉法会,祈祷“大东亚战争之必胜”。1945年9月15日在民众的一片声讨中死去。

张鸣岐,字坚白,出生于1875年,山东无棣人 。张鸣岐祖上世居无棣段家村,其家族产业不多,皆事农耕。其父张凌云曾立志读书,企望在科举上一搏,虽有才气却无运气,屡试不第。后辍学经商,混迹在外。有一定积蓄后,乃捐官,出任湖南湘潭朱亭丞。

张鸣岐从小奸猾顽劣,及长,张鸣岐学业上不断进步,1894年考取举人,但次年会试却铩羽而归,遂留南学读书。尽管遭受了挫折,张鸣岐却颇为自负,自诩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以汉朝张良自比,自认为有济世之才。

有一个人使张鸣岐的政治生涯一帆风顺、平步青云,由一介书生成为封疆大吏,使其才干得到了充分发挥。此人就是岑春煊。岑春煊,字云阶,广西西林人。举人出身,其父岑毓英曾任云贵总督。父殁,以恤典予五品京堂,后擢升太仆寺少卿。庚子事变时,岑春煊任甘肃布政使,响应朝廷的呼吁,带兵二千“勤王”。在河北怀来县会合逃难中的慈禧太后,有了这番际遇,春煊成了太后眼中的板荡诚臣,从此扶摇直上,历任陕西、山西巡抚,四川、两广总督。戊戌变法之前,岑春煊倡言“发愤图强”、应诏陈言新政之策,受到光绪皇帝的赞赏。其所应诏所对即为张鸣岐所拟。张鸣岐因此受到岑春煊的器重,成为岑春煊的幕僚,一直随侍左右。张鸣岐能言多谋,善于揣摩逢迎,与岑春煊相处异常投机。岑春煊曾说:“坚白与我,同而不异,可作耐久朋。”后岑春煊转任甘肃布政使,升陕西巡抚,迁山西巡抚,再升署四川总督。历次升迁,张鸣岐均有谋划之功,被称为“智囊”。

张鸣岐亦因岑春煊之助,不断升迁。1903年4月,岑春煊调署两广总督,张鸣岐任总文案,兼管两广学务处,不久又兼管练兵处。1904年5月,因事,岑春煊入广西督师,张鸣岐随侍总理两广营务处。当时,广西的巡抚是李经羲,与岑春煊不属一派,他为与岑搞好关系,特求岑春煊让张鸣岐兼充他之幕僚。张鸣岐由此充当起了勾通两人关系的桥梁,受到双方的重视。同年,李经羲保举张鸣岐任广西太平思顺道;1905年,岑春煊又推荐张鸣岐署理广西布政使。1906年12月,满清政府任命张鸣岐为广西布政使,署理广西巡抚,1907年6月实授广西巡抚。至此,张鸣岐由幕后“策划师”走到前台,成为清朝一方大员。

1911年4月8日,广州将军孚琦被中国同盟会会员温生才暗杀,全城震动。此时,张鸣岐刚刚署理两广总督才七个多月。满清政府闻讯,随即任命张鸣岐署广州将军,又实授两广总督。张鸣岐在恐慌中得知中国同盟会即将举事的情报,立即与水师提督李准会商,然后派出大批侦探,抽调防营进城,实行戒严。4月27日(辛亥年三月二十九)这天的下午五时半,张鸣岐的总督府前突然枪声大作,一百七十多名起义的革命志士,臂缠白布,脚穿黑面胶鞋,手执枪械炸弹,开始攻打总督衙门。此时,张鸣歧正在府内召集部下的文武,商议如何对付革命党人,哪知道革命党人已经到了!

督府很快被黄兴、林文率队攻破,张鸣岐仓皇逃走。革命党人直入大堂、二堂、后堂遍搜不见张鸣岐,只在后堂搜出张鸣歧的父亲及其一妻一妾,他们瑟缩战栗,口叫饶命。革命党人对他们说:“不是你等之事,不必害怕”。追问张鸣岐在何处,说已逃出。原来张鸣岐登上楼顶,从瓦面溜落厚祥街民居,逃往天平街水师衙门。随后,立即指挥军队反扑,大肆捕杀革命党人。革命党人李德山等退入高阳里源盛米店,堆米袋拒守,并抛掷炸弹,清兵不敢接近。张鸣岐竟下令纵火烧街。起义被俘者林觉民、喻培伦等几十人也先后牺牲。广州起义失败。当时,烈士的遗骸横陈街头。这些遗骸,都是折臂断脑,血肉模糊。张鸣岐这么做,也是想以此来威慑革命党人和老百姓们。四月的广州已经是很热了,很快这些烈士们的遗体就开始腐烂。但是张鸣岐下令,街上只要有穿洋装、剪短发的人,就立即抓来审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名叫潘达微的中国同盟会会员看到烈士们的遗骸横陈街头,痛心疾首,决定冒死前往安葬。潘达微通过父亲的一些朋友关系,周旋于朝廷要员之间,同时利用自己是《平民日报》记者的身份出面到处奔走,终于通过当地的慈善机构善堂,领回了牺牲烈士的遗体,又一一收敛了暴露于街市的烈士遗体,并且自己出资购买棺材。由于牺牲的烈士很多,潘达微靠个人能力实在买不了那么多的棺材,棺材不够,只好将几个人装在一个棺材里头。潘达微一共收敛了七十二具烈士遗体,然后用自己的房产做抵押,买了白云山下的一块荒地红花岗,用一方净土,将七十二位革命志士安葬在了那里。潘达微觉得红花太娇弱,就将这片墓地改名为黄花岗,用菊花来象征烈士们不屈的革命精神,黄花岗由此而得名并流传开来。

夤缘奕、袁世凯。清末的官场派系林立,尔虞我诈,斗争激烈。后来演化成两个主要派别,即首席军机大臣庆亲王奕、袁世凯为首的一派和军机大臣瞿鸿机和岑春煊为首的一派。在奕、袁世凯的打击下,1907年瞿鸿机和岑春煊失势,岑春煊开缺养病。岑春煊这棵大树一倒,张鸣岐顿失依靠。但张鸣岐是一个善于钻营、善于发现机会、善于抓住机会的人。想当年,在兼充李经羲幕僚的时候,张鸣岐与之相处甚洽。而李属于奕、袁世凯一派,与李的关系张鸣岐一直保持着。

1910年,署理两广总督袁树勋因控制不住局面,地位动摇。张鸣岐看准时机,通过李经羲结交上了奕、袁世凯,并向奕报效了大量钱财,据说是200万。这样,张鸣岐顺利地当上了代理两广总督,不久又实授两广总督。岑春煊知道这个消息后,明白“可作耐久朋”张已经背叛了他,非常气愤,从此两人恩断义绝。

辛亥革命期间张鸣岐又首鼠两端。在广西办“新政”期间,张鸣岐想借着办新政、用新人来沽名钓誉,的确也因此而得了一些虚名。但是那些新人物之中有很多是中国同盟会会员,他们来广西,目的是想在广西宣传革命和发动起义。 张鸣岐还不时宴请那班新军人物,以示亲近。张鸣岐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与新人物谈话就完全是革命者的姿态。但张鸣岐并不真喜欢革命,所以,他残酷镇压了黄花岗起义。

武昌起义成功后,张鸣岐仍阴谋控制广东,遂扩编新军约万人,编为第225镇,以龙济光为镇统。李准在镇压广州黄花岗起义时,自恃有功,但未受重任,对张鸣岐不满,因此不参加镇压革命党人。张鸣岐对李准不满,夺走李准所领导的80营军队的兵权。李准遂派朋友赴香港和中国同盟会联系反正。李准反正,张鸣岐顿感孤立,龙济光不愿就职。1911年10月25日,革命党人李沛基在市内仓前直街炸死广州将军凤山。慑于革命形势高涨,张鸣岐曾同意和平光复广东。但是,满清政府突然来电要张鸣岐继续维持地方秩序。张鸣岐又改变主张,急派官员将独立大旗和灯笼毁掉,还张贴告示,禁止独立,扬言独立不对。

张呜岐出尔反尔,突然转变。广大人民非常愤慨。省城商店罢市,官员、绅士回避。省城局面动荡。张鸣岐明白广东局势难以保持原貌,诚惶诚恐,又突然听谣言传说,“京师失守”,复听说南粤各地响应起事,于是再次不得不赞成和平独立。11月8日,广东和广州各团体在总商会开会。张鸣岐派的代表也出席会议。会上议定于翌日正式宣告广东省独立。会上推选张鸣岐为广东省都督,龙济光为副都督。不料张鸣岐假装同意,竟于当夜携款潜逃往香港,后来又从香港逃亡到日本。

张鸣岐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袁世凯执政后,张鸣岐回国,前往北京,挂名袁世凯的高等顾问。名为闲居,实际是在寻找复起的机会。在镇压二次革命后,为监视西南军阀,袁世凯在1913年10月派张鸣岐为广西民政长,后改官名为广西巡按使,从此,张鸣岐又投靠在袁世凯的旗下,开始充当袁世凯的鹰犬爪牙。1915年,张鸣岐又调任广东巡按使。年底,袁世凯阴谋称帝,张鸣岐又与广东都督龙济光竟上表劝进,鼓吹复辟帝制,因此被袁世凯封为一等伯爵。张鸣岐还与张勋暗通音讯,以期复辟,留下后路。1916年袁世凯称帝失败,一命呜呼,张鸣岐被迫脱离政界隐居上海法租界。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张鸣岐又移居天津英租界。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与白坚武狼狈为奸,勾结日本特务。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张鸣岐又加入王揖唐等人发起的汉奸组织。1942年3月,又与王克敏等汉奸参加伪华北政务委员会。1945年3月,日军濒于战败之际,张鸣岐又与王揖唐、殷汝耕等发起乙酉法会,祈祷“大东亚战争必胜”。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45年9月15日,张鸣岐在民众的一片骂声中死去,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张鸣岐故居建于1921年,为一座砖木结构,大坡顶英式别墅平房,建筑面积545平方米,顶部高低错落,造型精巧别致。建筑现状良好。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