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贺拔允

贺拔允

贺拔允,字阿泥(北齐书中的可泥,可字疑是阿之讹),北魏神武郡尖山县人。从小习练弓马骑射,胆略过人。因其祖父乃为北魏武川镇军主,遂安家于武川。

正光五年,与其弟贺拔岳合杀叛军贼首卫可孤而闻名。后在其父贺拔度拔不幸战死沙场后,与诸弟投奔广阳王元深麾下,任积射将军一职,持节驻防滏口

孝昌二年(526年),元深身故后,贺拔允与其弟贺拔岳转投尔朱荣麾下。于建义初年,因功得迁征东将军、褒赠光禄大夫并封爵寿阳县侯,食邑七百户。之后于永安中年(528年─530年),又得任征北将军,蔚州刺史,进爵为寿阳县公。

普泰元年(531年)六月,贺拔允在信都(河北省冀州市一带)与高欢起义。至十月,与高欢拥立章武王元融之子元朗为帝,年号中兴。贺拔允随即改任司徒,并领尚书令

永熙二年(533年),随高欢彻底铲除尔朱氏势力后。贺拔允因功进爵位为燕郡王,转任太尉,加官侍中一职。

之后,因高欢与孝武帝的政治争斗,孝武帝为与高欢抗衡,先后倚重自己的两个弟弟贺拔岳、贺拔胜 [1] ,从而受到高欢阵营内的排挤。遂于天平元年(534年),被引至林中小楼中幽禁,而活活饿死。

太和汉化改制以来,六镇边民的内部矛盾便一直在不断的积压而无法得到解决。而恰逢草原上所发生的白灾,导致柔然爆发了一场大饥荒,进而促使柔然的南下劫掠,转而成为点燃整个北魏末年六镇起义的一个导火点。

北魏正光四年(523)四月,柔然纵军入境剽掠北魏边民。怀荒镇镇民因柔然劫夺而生计艰难,遂向镇将武卫将军于景请求赈济,却不料遭到拒绝,镇民们在愤怒之下,将其镇将于景所斩杀。

正光五年(524年)三月,沃野镇人破六韩拔陵因与“高阙戍主,率下失和”,就杀掉戍主造反,自称真王,改号元年。起义军旋即攻克沃野镇,然后北进包围了武川怀朔二镇。当时的怀朔镇镇将杨钧曾有听过武川镇有一名叫贺拔度拔的军主,不仅武艺高强且骁勇绝伦,遂将他招揽过来,配一旅军士给他带领,令其一道平乱,镇压叛军。

然而起义军势大,武川怀朔两镇没多久便被起义军所攻克,贺拔氏父子也逐一被俘虏。但不久,贺拔父子便找到机会,乘隙逃脱了。正光五年(524年)十月,贺拔度拔宇文肱合谋,率贺拔允、贺拔胜贺拔岳念贤等,袭杀了起义军的首领之一卫可肱(一作“卫可孤”)。之后,贺拔父子又与叛乱的铁勒人发生了交战。而正是在与铁勒人的这场战斗中,贺拔度拔不幸身陨战场。在贺拔度拔身陨之前,因临淮王对叛乱的镇压失利,朝廷新任命广阳王元深(即元渊,唐时为避李渊讳,改为元深)为北道大都督,接替的事务。贺拔度拔死后,贺拔允、贺拔胜贺拔岳三兄弟便投奔至元深麾下。在效命元深麾下后,贺拔允被任命为积射将军持节驻防滏口贺拔胜贺拔岳则各为军主,驻守恒州

正光六年(525年)三月,柔然可汗阿那北魏王朝之邀,率众10万自武川西向沃野,助魏镇压六镇起义。魏帝多次遣人送物劳赐阿那。六月(孝昌元年始),破六韩拔陵率军围困元深于五原,遭魏军主贺拔胜所募200人攻击,受挫稍退。而另一边,魏长流参军于谨则说服了西部铁勒酋长乜列河等率3万余户叛破六韩拔陵降魏。在面对西部铁勒人的叛离,北部柔然人的进攻的局势下,破六韩拔陵不得不率军渡黄河南移,然而,就在南移途中起义军又遭元深的伏兵所击败,之后,在不断的损兵折将中,破六韩拔陵被柔然贵族所杀(一说下落不明)。至此,六镇起义彻底宣告失败。

破六韩拔陵死后,其麾下六镇20万被俘兵民被分别安置于瀛、冀、定三州。但此时正逢河北遭遇水旱之灾,根本无处就食,三州的百姓及六镇俘兵均出现逃亡现象。遂孝昌元年(525年)八月,柔玄镇兵杜洛周(一作吐斤洛周)聚北镇流民反于上谷(今河北宣化),年号仍用破六韩拔陵的真王。率师西上,围困燕州(今河北涿鹿)。

孝昌二年(526年),鲜于修礼鼓噪流民南下为乱,途径恒州之时,亦裹挟了当地的六镇降户,遂携众反于河北定州左城,改元鲁兴。而驻守于恒州的贺拔胜兄弟,也因恒州的流民之乱而相互走失了。

九月,葛荣所部与元融所部战于白牛逻,北魏大军战败。葛荣于是自称天子,定国号为齐,建年号为广安。在听闻白牛逻的元融所部失利后,元深领兵折往定州,定州刺史杨津怀疑元深有异,于是派遣毛谥讨伐元深,元深跑走,毛谥带人追逐元深。元深同身边人抄小道逃到博陵地界,遇上葛荣的流动骑兵,便将他们抓获送到葛荣那里。义军们见到元深,喜欢他的人还不少,葛荣刚自立为王,对此很反感,担心手下的人拥奉元深为主,便杀死元深。

元深身陨后,贺拔允和贺拔岳则转投至尔朱荣的麾下,而与他们失散的贺拔胜则转投至了肆州刺史尉庆宾麾下。因其贺拔父子皆以武艺知名,故而尔朱荣对贺拔允兄弟甚为优厚。

建义初年(528年四月九月),贺拔允因功得迁征东将军、褒赠光禄大夫并封爵寿阳县侯,食邑七百户。

永安中年(528年─530年),贺拔允任征北将军,蔚州刺史,进爵为寿阳县公。

永安三年(530年),孝庄帝在宫内诱杀权臣尔朱荣元天穆后,随即迎来尔朱氏集团的反扑。当年十月,尔朱兆尔朱世隆贺拔胜等拥立元晔为帝,改年号为建明。贺拔允的爵位也因另立新帝的缘故得改封为燕郡公,并加侍中一职。新朝封赏结束之后,贺拔允随即便被派遣出使柔然

之后,尔朱兆占据京城,囚禁孝庄帝元子攸。随尔朱兆南进洛阳的尉景,将此事写信告诉了高欢。高欢在得知此事后心绪惊惶难平,将尉景的书信递给孙腾,一边对孙腾说道:“你当驰马到尔朱兆那里,代我向他表示真诚地祝贺,并秘密访察君王被囚禁在何处,是随行在尔朱兆的军府,还是另外送往晋阳。若是被送往晋阳,你速驰马来报,我将会在路途中迎回圣驾,用大义号召天下。”

随后,孙腾倍道而行前往洛阳,在半路上遇到押送孝庄帝的军队,遂遣信使报知高欢。从柔然出使回来的贺拔允,恰好遇见此时准备率军东进的高欢,在与高欢相谈过后,贺拔允便觉得高欢此人非常人,不仅志同道合亦且是可结托之人。而高欢也因与贺拔允这位已在北方大有名声的人物所结识,大为高兴,对贺拔允非常的亲近礼遇。也正因两人不仅有着相同志向,并关系亲密。后贺拔允遂受到高欢的邀约,参定起义诛灭尔朱氏,匡扶魏室的事宜。

建明二年(531年),失去利用价值的的元晔,被尔朱氏以借禅让的名义遭到废黜,降封为东海王。新立广陵王元恭为帝,改年号为普泰,史称节闵帝。

普泰元年(531年)六月,贺拔允在信都(河北省冀州市一带)与高欢暗中起义。至十月,与高欢拥立章武王元融之子元朗为帝,年号中兴。贺拔允随即改任司徒,并领尚书令

永熙二年(533年),尔朱兆兵败秀容,自缢而亡。在彻底铲灭尔朱氏势力后,高欢的入主洛阳,标志着北魏高氏集团正式粉墨登场。进驻落后,高欢开始大肆封赏有功之臣,贺拔允进爵位为燕郡王,转任太尉,加官侍中一职。

永熙二年(533年),虽然尔朱氏的势力被彻底铲灭,但孝武帝元修发觉自己仅仅只是个傀儡,政权并无重回到皇室手中,反而,自己的所有诏令,全都被人所干涉着。因不满朝堂被高欢独断,并想要夺回政权的孝武帝元修,便将此时身处在关陇的贺拔岳纳进了视野。在尔朱天光死后,贺拔岳收拢了尔朱天光所有的势力,一跃成为整个关陇地区最大的势力。如此一股巨大的势力,且贺拔部与皇室又都为鲜卑一族,不由得令孝武帝动心思,遂与贺拔岳暗通曲款,意图以此牵制高欢。

而处于高欢阵营的贺拔允,在其弟贺拔岳被孝武帝所倚重之后。素遭到高欢阵营内其他人的排斥,所有人都在揣测怀疑,贺拔允是否有反叛之心,是否有暗中与其弟暗通曲款等等。

永熙三年(534年),贺拔岳遇害,薨于平凉。然而,在贺拔岳死后,孝武帝又将贺拔胜倚为心腹。而贺拔允本就因贺拔岳,而无妄遭到许多是非,如今贺拔胜却又在被孝武帝拉出来与高欢打擂台,无疑更加令贺拔允在高欢阵营之中的尴尬处境。

高欢虽然因念其旧,曾多次力保贺拔允。但在面对诸多群臣的谏言,且高欢自己也并无真正保证贺拔允决然不会背叛自己。遂于天平(534年)元年,在与贺拔允外出狩猎时,把他引到一处林中小楼中,将他锁在楼中,活活饿死。

天平元年(534年),贺拔允薨,享寿四十八岁。之后,高欢亲自前往吊丧祭奠。赠给他定州刺史、五州军事。兴和末年(542年),高欢令其诸子与自己的孩子一同进学,又于武定中年(544年),敕令在定州赐予田宅,让贺拔允一家在定州居住。

贺拔尔头

贺拔度拔

贺拔岳

北齐书》云:贺拔允以昆季乖离,处猜嫌之地,初以旧望矜护,而竟不或获令终,比于吴、蜀之安瑾、亮,方知器识之浅深也。

北齐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 [2]

北史》卷三十七 [3]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