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赵彦深

赵彦深

赵隐(507-576年),字彦深,南阳郡宛县(今河南南阳)人。北齐重臣。 [1]

秉性聪敏,善于书计,初为尚书令司马子如贱客,供其写书。子如善其无误,用为书令史,高欢补为功曹参军文翰多出其手,号为敏给。文宣帝嗣位,仍典机密,进爵为侯。天保初,累迁秘书监河清元年,进爵安乐郡公,迁尚书左仆射、齐州大中正、监修国史,迁尚书令,加特进,封宜阳郡王。 [1]

武平二年,拜司空,为所离间,出为西兖州刺史。四年,征为司空,转司徒。武平七年卒,时年七十,赠使持节、都督齐兖南青诸军事、齐州刺史、尚书左仆射、司空。 [1]

赵彦深, [2] 自称是南阳宛人。他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对母亲十分孝顺。十岁时,曾经探望司徒崔光,崔光对宾客们说:“古代人看眼睛就能知晓一个人,这个孩子将来前程一定远大。”赵彦深天性聪明敏捷,善于书写和计算,安闲乐道,不乱交朋友,向来为人们所叹服。每天拂晓时,他就起来打扫门外.不让别人看见,已经成为一个习惯。

刚开始时,赵彦深是尚书令司马子如的一个地位低微的宾客,替他干些书写之事。神武帝高欢在晋阳时,索求二史之职,司马子如推举赵彦深。赵彦深就被征补为大丞相功曹参军,专门掌管国家机密大事。文章词句大多出自他的笔下,人们常称他聪明伶俐。高欢每次对司徒孙腾说:“赵彦深小心恭敬、谨慎,万古之人很难和他相比。

等到高欢死时,秘不发丧。高澄担心河南有变,要自己亲自去巡抚,于是就把宫中的事委托给赵彦深,转迁为大行台都宫郎中。临出发时,高澄握着赵彦深的手,哭泣着说:“母弟族的事情都托付给你,很幸运有像你这样的人。”后来,宫廷内外一片宁静,靠的全是赵彦深的力量。等到高澄从河南返回发丧,对赵彦深大加褒扬和赞美,于是,翻开郡县簿籍,选封赵彦深为安国县伯。出征颖川,引水攻城,城墙即将被水淹没,而西魏大将王思政仍想死战。高澄命令赵彦深一人入城劝降王思政,当天颖川城就投降,赵彦深拉着王思政的手走出城门。

文宣帝高洋即位,赵彦深仍掌管国家机密,并进爵为侯。天保初年, 升至秘书监。冈为忠诚和谨慎,文宣帝每次到郊外祭庙时,都令赵彦深兼任太仆卿,骑马陪着皇帝。转升大司农。文宣帝有时外出巡游,赵彦深就辅佐太子,对后宫之事了解很深。文宣帝下诏慰劳和劝勉他,征他为 中,仍典掌机密。河清元年,进爵为安乐公, 次升迁至尚书左仆射、齐州大中正、监国史,又升尚书令,作为特殊的升迁,被封为宣阳王。武平二年,拜为司空,因被离间,出任西兖州刺史。四年,征为司空,转升司徒。武平七年六月,因暴病而死,享年七十岁。

赵彦深经历几个帝王,经常参与国家重久决策。温柔谨慎,喜怒不形于色。从皇建以来,帝王对他的礼节日益隆重,每次召见,就坐在皇帝的床上,皇帝常称他的宫号而不直叫其名。凡是各种选举,他总要先加铨选,然后确定,提拔和奖励人物,都是以在事业上有所作为的人为先,行为轻薄的人,根本就不提及。

孝昭帝高演已经执掌朝政,群臣多次劝他即位,而只有赵彦深不进言。孝昭帝曾经对王唏说:“如果说许多人都称天下有归,为什么不见赵彦深有话。”王唏把这话告诉了赵彦深,他迫不得已,向高演陈请了自己的意见。赵彦深在当时就是如此地被看重。他常常说话谦逊,内心恭敬,接人待物从没有骄傲过,因而有时在京或外调,离开后又返回。

北齐的宰相能善始善终的,只有赵彦深一个人。

崔光:古人观眸子以知人,此人当必远至。

高欢:彦深小心恭慎,旷古绝伦。

阳休之:将涉千里,杀骐而策蹇驴,可悲之甚也

先祖:汉朝太傅的后代 [2]

高祖:赵难,齐州清河太守

父亲:赵奉伯,北魏中书舍人、洛阳县令,赠司空

母亲:傅华

儿子:

赵仲将,隋朝吏部郎,安州刺史

赵叔坚:中书侍郎

《北齐书赵彦深传》 [1]

赵彦深,自云南阳宛人,彦深幼孤贫,事母甚孝。年十岁,曾候司徒崔光。光谓宾客曰:“古人观眸子以知人,此人当必远至。”

性聪敏,善书计,安闲乐道,不杂交游,为雅论所归服。昧爽辄自扫门外,不使人见,率以为常。

初为尚书令司马子如贱客,供写书。齐神武在晋阳,索二史,子如举彦深。征补大丞相功曹参军,专掌机密,文翰多出其手,称为敏给。神武帝每谓司徒孙腾曰:“彦深小心恭慎,旷古绝伦。”

及神武帝崩秘丧事,文襄帝虑河南(侯景)有变,仍自巡抚,乃委彦深后事,转大行台都官郎中。临发,握手泣曰:“以母弟相托,幸得此心。”既而内外宁静,彦深之力。及还发丧,深加褒美,乃披郡县簿为选,封安国县伯。从征颍川,时引水灌城,城雉将没,西魏将王思政犹欲死战。文襄帝令彦深单身入城告喻,即日降之,便手牵思政出城。

文宣帝嗣位,仍典机密,进爵为侯。天保初,累迁秘书监。以为忠谨,每郊庙,必令兼太仆卿,执御陪乘,转大司农。帝或巡幸,即辅赞太子,知后事。文宣帝玺书劳勉,征为侍中,仍掌机密。河清元年,进爵安乐郡公,累迁尚书左仆射、齐州大中正、监修国史,迁尚书令,为特进,封宜阳郡王。武平二年,拜司空,为所离间,出为西兖州刺史。四年,征为司空,转司徒。丁母忧,寻起为本官。七年六月,暴疾薨,时年七十。

赵彦深历事累朝,常参机近,温柔谨慎,喜怒不形于色。自皇建以还,礼遇稍重,每有引见,或升御榻,常呼官号而不名也。凡诸选举,先令铨定,提奖人物,皆行业为先,轻薄之徒,弗之齿也。孝昭帝既执朝权,群臣密多劝进,彦深独不致言。孝昭尝谓云:“若言众心皆谓天下有归,何不见彦深有语?”以告,彦深不获已,陈请,其为时重如此。常逊言恭己,未尝以骄矜待物,所以或出或处,去而复还。北宰相,善始令终唯彦深一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