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静静的群山

静静的群山

1945年8月是日本现代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日本战败投降后,社会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穷凶极恶的法西斯政权垮了台,暴风骤雨般的民主主义革命走向高潮。这是一个呼唤着史诗诞生的时代。长篇小说《静静的群山》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上真实地记录了日本战后初期风起云涌的社会历史变动,热情地沤歌了工农大众的革命斗争精神。

《静静的群山》

1945年8月日本天皇颁布战败投降诏书,谣传美军就要进驻日本,资本家忙于逃命,匆忙将工厂解散。复工后,工人们从自身的境遇中逐渐认识到应该起来斗争。最先觉醒的是池部新一、谷川二郎、山中初江等人。他们从接触到的日本共产党员身上看到了希望,并开始在厂里组织工会,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待遇。以厂长相良为首的反动势力,处心积虑要将刚刚兴起的工人运动扼杀在摇篮之中。他们采取各种手段,企图分裂工人队伍。在严峻的斗争中,先进的工人代表迫切感到需要党来领导,谷川二郎、池部新一、大野木熊雄郑重地提出了入党申请书。

日本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主义革命也波及农村。离工厂不远的川添村住着角仓一族,他们不仅是农民的世代统治者,而且也是工厂的股东。在村里,只有乌泽文也父子俩是共产党员。在乌泽文也父子的不懈努力以及工人的大力支援下,耕地改革运动开展起来了。农民们冲破封建陋习的束缚,勇敢地向地主展开斗争。 [1]

文章内容

老 么

大山总是沉稳的。再大的风也吹挪不了大山一步。这种沉稳,自然地会产生一种别样的静。

蒙山便是如此。睡在蒙山腰际,早上起来,但听与城市早晨车喧、狗叫、人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如千年般无边的沉静!那是一种纯粹的静、与世隔绝的静、静到极处的静,是一种能把世俗烦扰完全过滤掉的深沉的静。暂且成为山人的我沐浴在这种天之所赐的静里,仿佛飘在静寂的棉花絮中,有一种梦幻般的、甚至不太真实的感觉。

这种静,使人的说话几乎成为多余。说了那么多的话,大山只是静静地听,然后默默地把你的话收拾走,揩抹掉,不留一丝痕迹,甚至连抹揩的过程也是静寂无声,妙手偶抹之。

不管我们说笑、打闹,甚至不管我们开山、辟路、架桥、建索道、造山中宾馆,大山一概欣然接受,依然沉静着,像看着顽皮的孩子尽情玩耍,像如来佛看着永不服输的孙悟空在他的手掌上腾云驾雾、自以为是。是啊,人类是伟大的,然而,自然也许更为伟大。

若不是因为有泰山,蒙山就是齐鲁第一高山了。与泰山相比,蒙山没有太多响当当的历史人文背景,在中国历史上也相对安分、安静得多。但是,蒙山也是一座了不起的山,颛臾王主祭过她,《诗经》记载过她,李白、苏轼打量过她,康熙、乾隆咏赞过她,黄卷青灯、钟响磐鸣青睐过她,战争炮火拷打过她,锨镢锄锹翻动过她,“文革”小将火烧过她……沧海桑田,她总是宠辱不惊,落落大方,总还是那么沉静。

蒙山当然也有不平静的时候。特别是风来之时,若是在夜间,千树万枝抽身纵动,左摇右摆,与狂风推拉撕扯中所发出的呼啸,听来足以令人丧胆!倘若一个人走山间小路,就会有千鬼万魂在你头上抓挠的感觉,让你的天灵盖似乎被掀了起来,不死也得发狂。

但是,这种不平静,也只是山的皮毛在动。山自己不动。无论白天黑夜,山总是稳稳当当地,仿佛沉睡千年之后依然睡犹未尽。

你可以把它视为寂寞的静、沉睡的静、无人来识的静,也可以视之为蕴蓄的静、集聚能量的静、充盈自信的静。你可以倾听她的静,也可以无视她的静,无论如何,大山依然故我,沉静如初。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数次结缘蒙山,每每感受到这无处不在的巨大的静。巍巍八百里蒙山像大自然的一个巨大而安静的纽扣,把蒙阴、平邑、费县、沂南四县有机地结缀了起来,团结成为著名的沂蒙大地。同样,泰安的泰山、青岛的崂山、淄博的鲁山也像一个个巨大、坚定、安静的纽扣,一起把齐鲁大地连缀在了一起,组成了我们眼前的锦绣河山与安宁的家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