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1018年

1018年

1018年,戊午年,马年,北宋天禧二年,契丹开泰七年,大理明启九年,越南顺天九年,日本宽仁二年,以下是本年发生的大事。

奎文阁孔庙主体建筑之一,原来是收藏御赐书籍的地方,以藏书丰富,建筑独特而驰名。始建于宋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原名藏书楼,金代明昌二年(1191年)重修时改名“奎文阁”,明弘治十三年(1500年)又重修。“奎”是星名,二十八宿之一,传说为西方白虎之道,有星16颗,“屈曲相钩,似文字之画”,中记“奎主文章”,后人进而把奎星演化为文官之首,后代封建帝王把孔子比作天上的奎星,遂在孔庙建奎文阁。

丹麦历史

丹麦遥尊英格兰。

赵祯被立为皇太子。

文同(1018~1079年),北宋画家。字与可,自号笑笑先生、锦江道人,世称石室先生。梓州永泰(今四川盐亭县永泰乡)人。举进士,历官邛州、洋州等知州,元丰初出知湖州,未到任而卒,人称"文湖州"。操韵高洁,能诗文,善篆、隶、行、草、飞白,初学草书十年,未得用笔之法,后见道上斗蛇,遂悟其妙。尤长于画竹,画竹叶创深墨为面、淡墨为背之法,主张画竹必先"胸有成竹"。重写生,洋州有谷,多竹,时往观察,画竹益精,有"富潇洒之姿,逼檀栾之秀"的美誉。苏轼和他是中表亲,画竹受其影响,尝题赞与可《梅竹石》:"梅寒而秀,竹瘦而寿,石文而丑,是为三益之友。"说他下笔"能兼众妙"。黄庭坚题其《竹上鹆》有"功破造化窟"之语。后人画竹多宗之。元代吴镇,搜集学文同画竹技法的宋元画家二十五人小传,编成《文湖州竹派》一书。亦善画古木老槎,具"槎牙劲削"之致。偶写山水,黄庭坚谓:"潇洒大似王摩诘,而功夫不减关仝。"传世作品有《墨竹图》轴,图录于《故宫名画三百种》;《墨竹图》卷,绢本,书款"与可",元人曾将其与苏轼《枯木竹石图》卷装帧成合卷,现藏上海博物馆;又《墨竹图》轴,绢本,无款,有二印:"静闲室"、"文同与可",藏广东省博物馆。著有《丹渊集》。

文同死后葬在梓州永泰县新兴乡新兴里(今盐亭县永泰乡)。解放前其墓尚存。上世纪八十年代,盐亭县重修文同墓,以资纪念。

吕公著(1018~1089年),字晦叔,宰相吕夷简次子。宋代宰相。死葬新郑。少年时期勤奋好学,以致废寝忘食,遇事深思熟虑,行动果断。他的父亲颇为惊喜,认为儿子将来必定成为国家栋梁之材。因为父亲的功劳补官奉礼郎(管理君臣牌位,侍奉皇上祭祀之礼)。后考中进士,任颍州(今安徽阜阳)通判。和郡守欧阳修成为好朋友,经常商讨学问。后来,欧阳修出使契丹契丹的国王问贵国的著名学者是谁,欧阳修首先推举吕公著。又升任吏部判选官员,仁宗奖励恬淡退让,赐给他五品官服一套,以崇文院检讨同判太常寺。寿星观中营造供奉真宗遗像的神殿,公著说:“供奉先帝真宗的神殿已有三处,现在还要建造,奉祀还不够丰盛吗?”晋升知制诰,他再三推辞。后改任天章阁待制(专门收藏真宗御制文书)兼侍读。

英宗亲政后,吕公著升任龙图阁直学士,掌管太宗典籍图画。当时朝议追崇英宗生父濮王典礼。濮王本为仁宗堂兄,有人认为英宗过继给仁宗,应称他的生父为皇伯考。公著说:“这是真宗称太祖的称号,怎么能够再转给英宗?”及下诏“称亲”,公著又提出不同意见,说“称亲”有两个父亲的嫌疑。御史中丞吕晦在议论追崇濮王中,因为辱骂了欧阳修被罢官,公著上奏说:“陛下即位以来,虚心纳谏的风范没有彰显过,并多次把进谏的言官罢官,怎么能够向天下展示纳谏风范?”英宗不听。公著请求补任外官,英宗说:“你是朕的重臣,怎么能离开朕呢?”他不断请求,英宗只好让他出任蔡州(治所在今河南汝南)知州。

高丽靖宗(1018年-1046年;在位期间:1034年1046年)姓王名亨,是高丽国的第10代君主。

被称为“保加利亚人的屠夫”,拜占廷皇帝巴西尔二世,终于将保加利亚并入拜占廷,但允许其自治。自立国便与拜占廷作战、前后缠斗3个世纪的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灭亡。

辽出师高丽不利

开泰七年(1018),辽括马给东征军。十月,以东平郡王萧排押为都统,殿前都点检萧虚列为副都统,东京留守耶律八哥为都监,讨伐高丽。仍告谕高丽守吏,能自动率众降服者,可获厚赏;坚壁相拒者,将追悔莫及。十一月,萧排押攻高丽兴化镇。高丽派平章事姜邯赞为上元师,大将军姜民瞻副之,率大军防御。高丽军先在山谷设埋伏袭击辽师,辽师交战不利,趋王城。姜邯赞派援兵至,辽师乃大掠而去。十二月,两军战于茶、陀二河间,辽师失利,天云、右皮室二军没溺者甚众,将官阿果达,酌古等战死。次年春,萧排押等率部自高丽还辽,以出师失律,数其罪而释之。八月,辽又派郎君易不吕等率诸部兵会大军讨代高丽。

宋减免受灾地区赋税

天禧二年(1018)四月,宋免除遭受蝗旱灾害地区的上年夏秋二税及借欠的粮种;当年夏税减免十分之三,大名府(今河北大名)、登(今山东蓬莱)、莱(今山东掖县)、潍(今山东潍坊)、青(今山东益都)、密(今山东诸城)等地则免去十分之四,并且不得变动固有的纳税地点和品种,增加税户负担。

真宗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天禧二年(辽开泰七年)

春,正月,乙未朔,永州大雪,六昼夜方止。江陵溪鱼皆冻死。

己亥,以赵安仁为御史中丞兼尚书右丞。左右丞兼中丞始此。

辛亥,辛元符观、资善堂,宴从臣及寿春郡王府官属,出御制赐寿春郡王《恤黎民》等歌、《元符观》、《资善堂》等《记》、《颂》,并出寿春郡王诗什、笔翰示宰相。

戊午,王饮若等上《天禧大礼记》四十卷。

己未,诏:“诸路灾伤州军并设粥,贱粜官粟,以惠贫民。”

是月,辽主如达离山。

二月,乙丑朔,辽主拜日,如浑河。

丁卯,以升州为江宁府,置军曰建康;命皇子寿春郡王为节度使,加太保,封升王。先是宰臣屡请早议崇建,帝谦让久之,固请再三,乃许。

戊辰,以寿春郡王友张士逊崔遵度并为升王府谘议参军,左正言、直史馆晏殊为记室参军。

庚午,右正言刘煜请自今言事许升殿面对,从之。壬午,对右正言刘煜、鲁宗道于承明殿,凡八刻。

三月,壬寅,帝谓宰臣曰:“近日疆陲肃静,民亦安阜。”向敏中对曰:“边境虽安,而兵数未减,虑多冗费。”帝曰:“今京师兵可议裁减,存其精锐。”敏中等曰:“军额渐多,农民转耗。近准诏已住召募,或斥去疲老,则冗食渐少。”帝曰:“卿等宜讲求经久也。”

丙午,辽乌库节度使萧普达讨德?勒部之叛命者,灭之。

甲寅,右正言鲁宗道言:“大辟罪如婺州讹言者,望自今精加案覆。”帝出其状以示辅臣,且曰:“自今当详议者,更加审细,贵无滥也。”

宗道每月风闻,多所论列,帝意颇厌其数。宗道因对,自讼曰:“陛下所以任臣者,岂欲徒事纳谏之虚名邪?臣窃愧尸禄,请得罢斥!”帝慰谕良久。它日念之,因题壁曰“鲁直”。

丙辰,诏:“州县先贷贫民粮种,止勿收。”

夏,四月,丙寅,辽赈川州、饶州饥。辛未,赈中京贫乏。

癸酉,辽禁匿名书。

乙亥,诏:“江、淮方稔,宜令更留粮储三二百万右,以充军食,免其扰民。”

庚寅,降天下死罪一等,流以下释之。灾伤地分,去年夏秋税及借粮种悉与除放,今年夏税免十之三,大名府、登、莱、潍、密、青、渭州免十之四,不得折变支移。欠负物色未及依限科校,候丰熟日渐次催纳。诸处造上供物,追集百姓工匠,有妨农业,并令权罢;如系供军切要者,候次年裁奏。

壬辰,辽以吕德懋为枢密副使。

闰月,癸卯,知枢密院事马知节,罢为彰德军留后,留京师。

戊申,奖州团练使李溥坐贪猥责授忠正节度副使。初,黄震发溥奸赃,遣御使鞫治,得溥私役兵健为姻家吏部侍郎林特起宅,又附官船贩鬻材木,规取利息,凡十数事;未论决,会赦,有司以特故不穷治,大理寺详断官考城刘随请再劾之,卒抵溥罪。随尝为永康军判官,军无城堞,伐木为栅,坏辄易之,颇困民力。随令环植柳数十万侏,使联属为界,民得不扰。属县令受赃鬻狱,随劾之;益州李士衡因为令请,随不从。士衡怒,奏随苛刻,罢归。初,西南夷市马入官,苦吏诛求,随为绳案之。既罢,夷人数百诉于转运使曰:吾父何在?”事闻,乃得调。

壬子,辽以萧进忠为彰武军节度使兼五州制置。

皇城司言拱圣营西南真武祠泉涌祠侧疫,疠者饮之,多愈。甲寅,诏即其地建祥源观。士女徒跣奔走瞻拜,判度支句院河南任布言不宜以神怪炫愚俗,不报。

戊午,吐蕃遣使言于辽,凡朝贡之期,乞假道夏国;辽主从之。

五月,甲子,太尉、尚书令兼中书令徐王元薨。帝临奠恸哭,赠太师、尚书令,追封邓王,谥恭懿。

丙寅,辽封皇子宗真为梁王,宗元永清军节度使,宗简右卫大将军,宗愿左骁骑大将军,宗伟右卫大将军,皇侄宗范昭义军节度使,宗熙镇国军节度使,宗亮绛州节度使,宗弼濮州观察使,宗奕曹州防御使,宗显、宗肃皆防御使。

辽以张俭守司徒兼政事令。

丁卯,命宰臣王钦若管句修祥源观事。

右正言刘煜言:“前世传圣水者皆诡妄不经。今盛夏亢阳,不宜兴士木以营不急。”疏入,不报。

丙戌,河阳三城节度使张言:“近闻西京讹言,有物如帽盖,夜飞入人家,又变为大狼状,微能伤人。民颇惊恐,每夕皆重闭深处,至持兵器捕逐。”迢设祭醮禳祷。

六月,乙未,以宣徽北院使、同知枢密院事曹利用知枢密院事。

乙巳,京师民讹言帽妖至自西京,入民家食人,民聚族环坐,达旦叫噪,军营中尤甚。诏立赏格募告为妖者。既而得僧天赏、术士耿概、张岗等,鞫之,并弃市。然讹言实无其状。时自京师以南,皆重闭深处,知应天府王曾令夜开里门。敢倡言者即捕之,妖卒不兴。

辛亥,有彗出北斗,凡三十七日没。

秋,七月,甲子,辽主命翰林待诏陈升写《南征得胜图》于上京五鸾殿。

壬申,以星变赦天下流以下罪,死罪减一等。

诏:“自今锁厅应举人,所在长吏先考艺业,合格即听取解;如至礼部不及格,当停见任;其前后考试官举送长吏,并重置其罪。”

甲戌,以刑部侍郎、知青州李士衡为三司使。帝作《宽财利论》赐士衡,士衡请刻圣制于本厅,从之。士衡方进用,王钦若害之。会帝论时文之弊,钦若因言:“路振,文人也,然不识体。”帝曰:“何也?”曰:“士衡父诛死,而振为赠告,乃曰‘世有显人’。”帝颔之,士衡以故不大用。

八月,丁酉,群臣上表请立皇太子,不允;表三上,许之。

先是知梧州陈执中上《复古要道》三篇,帝异而召之。帝时已属疾,春秋高,大臣莫敢言建储者。执中既至,进《演要》三篇,以早定根本为说。翼日,帝以它疏示辅臣,皆赞曰:“善!”帝指其袖中曰:“更有善于此者。”出之,即《演要》也。因召对便殿,劳问久之。寻擢为右正言。执中,恕之子也。

癸卯,诏:“前岁上圣号册宝所赐,今秋丰稔,可追行之。”

甲辰,立升王受益为太子,改名祯,大赦天下。

乙巳,以翰林学士晁迥为册立皇太子礼仪使,命秘书监杨亿撰皇太子册文,知制诰盛度书册,陈尧咨书宝。

壬子,以参知政事李迪兼太子宾客。帝初欲授迪太子太傅,迪辞以太宗时未尝立保傅,乃止兼宾客,而诏皇太子礼宾客如师傅。有殿侍张迪者,春坊祗候,太子不欲其名与宾客同,改名克一。迪奏其事,帝喜,以告辅臣。

诏:“中书、门下五品,尚书省、御史台四品,诸司三品,见皇太子,并答拜,自馀受拜。”

彭王元俨太傅,进封通王。

癸丑,帝作《元良箴》赐皇太子,又作诗赐宾客而下。

甲寅,楚王元佐加兴元牧,徐国、、宿国三长公主俱进加封号。

丁巳,诏皇太子月给钱二千贯。

礼仪院言:“至道中,敕百官于皇太子称名,宫僚称臣;续准敕,依皇太子所请,宫僚止称名。”诏如至道之制。

九月,丁卯,御天安殿册皇太子。

壬申,三司假内藏银十万两。

戊辰,辽主诏:“内外官因事受赇,事觉而称子孙仆从者,禁之。”

庚午,辽主录囚。括马给东征军。

庚辰,御正阳门观,凡五日。帝作《稼穑倍登诗》、《欹器》、《戒酒》二论示辅臣。

祥源观成,观宇凡六百一十三区。

是月,辽主驻土河川。

冬,十月,辽名中京新建二殿曰延庆,曰永安。

壬寅,辽以顺义军节度使石用中为汉人行宫都部署。

癸丑,左谏议大夫孙言:“茶法屡改,非示信之道,望遣官重定经久之制,即诏,与三司详定,务从宽简。未几,出知河阳,事遂止。

初自密州代还,时方置天庆等节,天下设斋醮,张燕,费甚广。请裁省浮用,不报。

丙辰,辽以东平郡王萧巴雅尔为都统,殿前都点检萧库哩副之,东京留守耶律巴格为都监,伐高丽。仍谕高丽官吏能率众自归者厚资,坚壁相拒者追悔无及

十一月,己未,以翰林学士晁迥为承旨。时朝廷数举大礼,诏令多出迥手。尝夜召对,帝令内持御前巨烛送归院。

壬戌,辽以吕德懋知吏部尚书,杨又元知详覆院,刘慎行为彰武军节度使。

乙亥,起居舍人吕夷简言:“澶、魏丰熟,望出内藏钱二十万贯市刍粮。”从之。

辽萧巴雅尔攻高丽兴化镇,高丽遣其臣姜邯赞、姜民瞻御之。先期设伏山谷,以大绳贯牛皮塞城东大川以待之,辽师至,决塞发伏。辽师战不利,巴雅尔乃由慈州直趋王城。进至新恩县,去王城百里,邯赞等遣兵来援,巴雅尔度王城不可下,乃大掠而还。十二月,师至茶、陀二河,邯赞等追兵大至。诸将皆欲使高丽渡两河而后击之;都监巴格独以为不可,曰:“敌若渡两河,必殊死战,此危道也,不若战于两河之间。”巴雅尔从之。及战,高丽以强弩夹射,相持未决,忽风雨自南来,旌旗北指,高丽兵乘势攻之,辽师大败,巴雅尔委甲仗而走,详衮多战死,天云及皮室二军伤陷略尽。

参知政事张知白与宰相王钦若论议多相失,因称疾辞位,丙午,罢为刑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知天雄军。

是岁,辽放进士张克恭等三十七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