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198年

198年

公元198年,农历戊寅年,东汉建安三年。曹操再攻张绣得胜。段煨计杀,董卓余党尽平。曹操攻击吕布张杨想出兵救吕布被部下所杀,曹操消灭了吕布的势力。孙策遣使入贡,受封吴侯。孙策平定丹杨,收服太史慈祖郎孙策周瑜回江东。

公元198年,农历戊寅年,东汉建安三年,曹操再攻张绣得胜,曹操攻击吕布,张杨想出兵救吕布被部下所杀,曹操消灭了吕布的势力。孙策遣使入贡,受封吴侯。孙策平定丹杨,收服太史慈、祖郎。孙策周瑜回江东。段煨计杀董卓余党尽平。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三月,曹操再次进兵南征,围攻张绣的根据地穰县(今河南邓县)。张绣据城坚守,曹操久不能下。五月,刘表派兵援救张绣,准备断绝曹军退路,时有袁绍兵投降曹操,报告袁绍与谋士田丰等准备偷袭许都(今河南许昌)。曹操急忙退军。张绣随后来追。时曹操前有刘表军队拒险,后有张绣追兵,前后受敌,形势危急,于是命军士连夜凿险阻为地道,使辎重先撤,然后将精兵埋伏在后。天明,张绣、刘表等军以为曹操已全军撤退,倾全力来追。曹操伏兵俱起,步骑夹攻,大败追军。然后安全退回许都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四月,汉廷使谒者仆射裴茂至关中(古称函谷关以西为关中,函各关在今河南灵宝东北),诏命段煨等关中诸将讨杀李,夷其三族。段煨等依诏而行。朝廷任其为安南将军,封阊乡侯。此前一年,郭汜被其部将伍习杀死,张济也早于建安元年战死,至被杀,董卓余党尽平。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九月,曹操决定先消灭盘踞徐州的吕布,再与北边的袁绍决战。于是曹操亲率大军东征,进至彭城(今江苏徐州)。陈宫劝吕布出兵迎击,吕布不肯,想等曹操进至下邳时,把他赶到泗水(淮河下游一大支流)中去。十月,曹操攻占彭城,将城中百姓全部杀掉。随即进兵下邳,这时陈宫又建议吕布率步骑出屯下邳城外,自己守城,成犄角之势,互相声援;曹操远来,军粮不足,待其粮尽力疲,二军同时出击,定可大破曹操吕布又不采纳。曹军进至下邳,吕布率军出战,屡战屡败,遂守城不敢出。曹操命军士将下邳城团团围住 ,昼夜猛攻,又掘附近的沂、泗二水淹灌下邳。十二月,吕布处境危急,军中生变。时部将侯成的名马失而复得,诸将借此欢宴庆贺,并将酒肉献与吕布吕布以侯成等人违犯军纪,予以重责。侯成等人本无战心,遂与宋宪、魏续等人商议后,缚住 陈宫等出降曹操吕布见部下离散,大势已去,遂出城投降。曹操将吕布、陈宫杀死,收服吕布部将张辽、臧霸回师许都。至此,曹操势力发展到徐州一带。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十二月,吕布投降曹操,被曹操杀死。吕布(?198年),字奉先,五原九原(今内蒙包头西北)人。娴熟弓马,武艺出众,时号为飞将。少以骁勇入仕并州(今山西太原西南),为骑都尉。驻屯河内(今河南武陟西南),为主簿,不久,随丁原至洛阳(今河南洛阳)。董卓作乱,吕布受其引诱,杀并州刺史丁原,投靠董卓。后与董卓渐生嫌怨,与司徒王允等诛杀董卓,为国除一大害,以功为历威将军、假节、封温侯。董卓部将李、郭汜待攻破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吕布败逃,先后投奔南阳(今属河南)袁术、河内张杨、冀州(今河北临漳西南)袁绍。曾协助袁绍进攻黑山军张燕,与部下成廉、魏续等率精锐骑兵冲突敌阵,一日出入敌阵三、四次。吕布有良马名“赤兔”,故时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语。吕布恃功,对军士不加约束,其军专横跋扈,袁绍不满,吕布遂率军还洛阳。袁绍使壮士相送,欲乘机除掉吕布,吕布警觉,连夜逃掉。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吕布被陈宫等人迎至兖州(今山东鄄城北)出任州牧,与兖州牧曹操展开争夺兖州的战争。第二年,大败于曹操,投奔徐州牧刘备。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吕布乘刘备与袁术交战之机,袭取刘备根据地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自己占据徐州。刘备投奔曹操。建安二年,袁术称帝后,吕布与袁术绝交,大败袁术。袁术势力由此渐弱。建安三年,曹操东征,志在消灭吕布,吕布不能听从谋士陈宫之计,被围困于下邳城中,终于兵败被杀。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冬,曹操围攻吕布甚急。吕布遣人诣河太守张杨处求救。张杨吕布一向关系很好,但自知不敌曹操,遂出军野王(今河南沁阳)东,遥为声援。张杨出兵不久,被部下杨日杀死。张杨(?198),字稚叔,并州云中(今内蒙托克托东北)人,少以武勇为并州武猛从事。灵帝(168189在位)末年,朝廷成立西园八校尉,并州刺史丁原使张杨投奔上军校尉蹇硕,为假司马。蹇硕被杀,张杨受大将军何进之命,回本州募兵,得千余人。董卓乱起,张杨与袁绍联合,后又与南单于于扶罗合兵至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其势稍盛。不久董卓以张杨为建威将军、河内太守。献帝东归,张杨迎献帝于安邑(今山西夏县),以护驾有功,拜安国将军,封晋阳侯。建安元年,献帝回洛阳粮乏,张杨以粮迎于道,又护送献帝至洛阳。随后复出屯野王。献帝以前后功拜张杨为大司马。张杨性格温和,待部下以仁德,不加威利,却为部下所杀。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孙策遣使至许都(今河南许昌)进献方物,曹操为抚慰孙策,表其为讨逆将军,进封吴侯。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袁术遣使私授印信与丹杨(今安徽宣城)宗帅祖郎等人,使他们联合山越,偷袭孙策。当时刘繇故将太史慈亦自称丹杨太守,屯踞于芜湖(今属安徽)山中,联合山越,其势甚盛,孙策占据丹杨后遂起兵进讨。不久,即平定宣城(今属安徽)以东贼帅。孙策又亲自率军进攻祖郎,在陵阳(今安徽青阳南)大破其军,并生擒祖郎。孙策好言抚纳。祖郎投降。孙策转攻太史慈,在泾县(今属安徽)将其活捉。太史慈亦归降孙策。于是,孙策平定丹杨。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周瑜经居巢回到吴郡(今江苏苏州)。孙策闻周瑜归来,亲自出迎,授周瑜建威中郎将,调拨给他士兵两千人,战骑五十匹。此外,孙策还赐给周瑜鼓吹乐队,替周瑜修建住所,赏赐之厚,无人能与之相比。孙策还在发布的命令中说:“周公瑾雄姿英发,才能绝伦,和我有总角之好,骨肉之情。在丹阳时,他率领兵众,调发船粮相助于我,使我能成就大事,论功酬德,今天的赏赐还远不能回报他在关键时刻给我的支持呢!”周瑜时年二十四岁,吴郡人皆称之为周郎。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名士祢衡被江夏太守黄祖所杀。祢衡(172198),字正平,平原郡(今山东平原西南)人。少有才辩,但恃才傲物,性格刚烈。建安元年,游于许都(今河南许昌),时许都新建,士大夫云集,祢衡以才气著称于时。在朝中为官的另一名士孔融对祢衡极为推崇,屡屡向曹操称述其才,并上疏举荐。曹操于是想召见祢衡,但祢衡素来厌恶曹操,称病不见,并私下对曹操屡加微词。曹操心中怨恨,但因祢衡才名世,不愿意落杀士之名,于是将祢衡举荐给荆州牧刘表。刘表以敬贤礼士著称,待祢衡甚厚。不久,祢衡又因轻慢得罪刘表,刘表亦不肯落杀士之名,知江夏太守黄祖性情急躁,故意使祢衡去至江夏郡(今湖北云梦)。黄祖起先以礼待之,后终因不堪祢衡当众羞辱,将其杀死。

吕布(?198年 ),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今内蒙古包头九原区)人,东汉末年的著名武将与割据军阀。

高顺,(?198年 ),三国时期吕布的重要将领,高顺与吕布一起被斩首。

陈宫,吕布的重要谋士。

(?198年),字稚然,董卓手下。

杨丑

张杨(?198年),字稚叔,并州云中(今内蒙托克托东北)人。

祢衡(172198),名士。

孝献皇帝丁建安三年(戊寅,公元一九八年)

春,正月,曹操还许。三月,将复击张绣荀攸曰:“绣与刘表相恃为强;然绣以游军仰食于表,表不能供也,势必乖离。不如缓军以待之,可诱而致也;若急之,其势必相救。”操不从,围绣于穰。

夏,四月,使谒者仆射裴茂诏关中诸将段煨等讨,夷其三族。以煨为安南将军,封C171乡侯

初,袁绍每得诏书,患其有不便于己者,欲移天子自近,使说曹操以许下埤湿,雒阳残破,宜徙都鄄城以就全实;操拒之。田丰说绍曰:“徙都之计,既不克从,宜早图许,奉迎天子,动托诏书,号令海内,此算之上者。不尔,终为人所禽,虽悔无益也。”绍不从。会绍亡卒诣操,云田丰劝绍袭许,操解穰围而还,张绣率众追之。五月,刘表遣兵救绣,屯于安众,守险以绝军后。操与书曰:“吾到安众,破绣必矣。”及到安众,操军前后受敌,操乃夜凿险伪遁。表、绣悉军来追,操纵奇兵步骑夹攻,大破之,它日,问操:“前策贼必破,何也?”操曰:“虏遏吾归师,而与吾死地,吾是以知胜矣。”绣之追操也,贾诩止之曰:“不可追也,追必败。”绣不听,进兵交战,大败而还。诩登城谓绣曰:“促更追之,更战必胜。”绣谢曰:“不用公言,以至于此,今已败,奈何复追?”诩曰:“兵势有变,促追之。”绣素信诩言,遂收散卒更追,合战,果以胜还,乃问诩曰:“绣以精兵追退军,而公曰必败;以败卒击胜兵,而公曰必克,悉如公言,何也?”诩曰:“此易知耳。将军虽善用兵,非曹公敌也。曹公军新退,必自断后。故知必败。曹公攻将军,既无失策,力未尽而一朝引退,必国内有故也。已破将军,必轻军速进,留诸将断后,诸将虽勇,非将军敌,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绣乃服。

吕布复与袁术通,遣其中郎将高顺及北地太守雁门张辽刘备曹操遣将军夏侯救之,为顺等所败。秋,九月,顺等破沛城,虏备妻子,备单身走。曹操欲自击布,诸将皆曰:“刘表张绣在后,而远袭吕布,其危必也。”荀攸曰:“表、绣新破,势不敢动,布骁猛,又恃袁术,若从横淮、泗间,豪杰必应之。今乘其初叛,众心未一,往可破也。”操曰:“善!”此行,泰山屯帅臧霸孙观吴敦尹礼等皆附于布。操与刘备遇于梁。进至彭城。陈宫谓布:“宜逆击之,以逸击劳,无不克也。”布曰:“不如待其来攻,蹙著泗水中。”冬,十月,操屠彭城。广陵太守陈登率郡兵为操先驱,进至下邳。布自将屡与操战,皆大败,还保城,不敢出。

操遗布书,为陈祸福。布惧,欲降。陈宫曰:“曹操远来,势不能久。将军若以步骑出屯于外,宫将馀众闭守于内。若向将军,宫引兵而攻其背;若但攻城,则将军救于外。不过旬月,操军食尽,击之,可破也。”布然之,欲使宫与高顺守城,自将骑断操粮道。布妻谓布曰:“宫、顺素不和,将军一出,宫、顺必不同心共城守也,如有蹉跌,将军当于何自立乎?且曹氏待公台如赤子,独舍而归我。今将军厚公台不过曹氏,而欲委全城,捐妻子,孤军远出,若一旦有变,妾岂得复为将军妻哉!”布乃止,潜遣其官属许汜王楷求救于袁术。术曰:“布不与我女,理自当败,何为复来?”汜、楷曰:“明上今不救布,为自败耳。布破,明上亦破也。”术乃严兵为布作声援。布恐术为女至,故不遣救兵,以绵缠女身缚著马上,夜自送女出,与操守兵相触,格射不得过,复还。河内太守张杨素与布善,欲救之,不能,乃出兵东市,遥为之势。十一月,杨将杨丑杀杨以应操,别将眭固复杀丑,将其众北合袁绍。杨性仁和,无威刑,下人谋反发觉,对之涕泣,辄原不问,故及于难。

操掘堑围下邳,积久,士卒疲敝,欲还,荀攸郭嘉曰:“吕布勇而无谋,今屡战皆北,锐气衰矣。三军以将为主,主衰则军无奋意。陈宫有智而迟。今及布气之未复,宫谋之未定,急攻之,布可拔也。”乃引沂、泗灌城。月馀,布益困迫,临城谓操军士曰:“卿曹无相困,我当自首于明公。”陈宫曰:“逆贼曹操,何等明公!今日降之,若卵投石,岂可得全也!”

布将侯成亡其名马,已而复得之,诸将合礼以贺成,成分酒肉先入献布。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酝酿,为欲因酒共谋布邪?”成忿惧,十二月,癸酉,成与诸将宋宪魏续等共执陈宫、高顺,率其众降。布与麾下登白门楼。兵围之急,布令左右取其首诣操,左右不忍,乃下降。布见操曰:“今日已往,天下定矣。”操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过于布,今已服矣。若令布将骑,明公将步,天下不足定也。”顾谓刘备曰:“玄德,卿为坐上客,我为降虏,绳缚我急,独不可一言邪?”操笑曰:“缚虎不得不急。”乃命缓布缚。刘备曰:“不可。明公不见吕布丁建阳、董太师乎!”操颔之。布目备曰:“大耳儿,最叵信!”操谓陈宫曰:“公台平生自谓智有馀,今竟何如?”宫指布曰:“是子不用宫言,以至于此。若其见从,亦未必为禽也。”操曰:“奈卿老母何?”宫曰:“宫闻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老母存否,在明公,不在宫也。”操曰:“奈卿妻子何?”宫曰:“宫闻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妻子存否,在明公,不在宫也。”操未复言。宫请就刑,遂出,不顾,操为之泣涕,并布、顺皆缢杀之,传首许市。操召陈宫之母,养之终其身,嫁宫女,抚视其家,皆厚于初。前尚书令陈纪、纪子群在布军中,操皆礼而用之。张辽将其众降,拜中郎将臧霸自亡匿,操募索得之,使霸招吴敦尹礼、孔观等,皆诣操降。操乃分琅邪、东海为城阳、利城、昌虑郡,悉以霸等为守、相。

初,操在兖州,以徐翕、毛晖为将。及兖州乱,翕、晖皆叛。兖州既定,翕、晖亡命投霸。操语刘备,令霸送二首,霸谓备曰:“霸所以能自立者,以不为此也。霸受主公生全之恩,不敢违命。然王霸之君,可以义告,愿将军为之辞。”备以霸言白操,操叹息谓霸曰:“此古人之事,而君能行之,孤之愿也。”皆以翕、晖为郡守。陈登以功加伏波将军

刘表与袁绍深相结约。治中邓羲谏表,表曰:“内不失贡职,外不背盟主,此天下之达义也。治中独何怪乎?”羲乃辞疾而退。长沙太守张羡,性屈强,表不礼焉。郡人桓阶说羡举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以拒表,遣使附于曹操,羡从之。

孙策遣其正议校尉张献方物,曹操欲抚纳之,表策为讨逆将军,封吴侯;以弟女配策弟匡,又为子彰取孙贲女;礼辟策弟权、翊;以张为侍御史。袁术周瑜为居巢长,以临淮鲁肃为东城长。瑜、肃知术终无所成,皆弃官渡江从孙策。策以瑜为建威中郎将。肃因家于曲阿。曹操表征王朗,策遣朗还。操以朗为谏议大夫,参司空军事。

袁术遣间使赍印绶与丹杨宗帅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共图孙策。刘繇之奔豫章也,太史慈遁于芜湖山中,自称丹杨太守。策已定宣城以东,惟泾以西六县未服,慈因进住泾县,大为山越所附。于是策自将讨祖郎于陵阳。禽之。策谓郎曰:“尔昔袭孤,斫孤马鞍,今创军立事,除弃宿恨,惟取能用,与天下通耳,非但汝,汝勿恐怖。”郎叩头谢罪,即破械,署门下贼曹。又讨太史慈于勇里,禽之,解缚,捉其手曰:“宁识神亭时邪?若卿尔时得我云何?”慈曰:“未可量也。”策大笑曰:“今日之事,当与卿共之。闻卿有烈义,天下智士也,但所托未得其人耳。孤是卿知己,勿忧不如意也。”即署门下督。军还,祖郎、太史慈俱在前导,军人以为荣。会刘繇卒于豫章,士众万馀人,欲奉豫章太守华歆为主。歆以为因时擅命,非人臣所宜,众守之连月,卒谢遣之。其众未有所附,策命太史慈往抚安之,谓慈曰:“刘牧往责吾为袁氏攻庐江,吾先君兵数千人,尽在公路许,吾志在立事,安得不屈意于公路以求之乎?其后不遵臣节,谏之不从。丈夫义交,苟有大故,不得不离。吾交求公路及绝之本末如此,恨不及其生时与共论辩也。今儿子在豫章,卿往视之。并宣孤意于其部曲。部曲乐来者与俱来,不乐来者且安慰之。并观华子鱼所以牧御方规何如。卿须几兵,多少随意。”慈曰:“慈有不赦之罪,将军量同桓、文,当尽死以报德。今并息兵,兵不宜多,将数十人足矣。”左右皆曰:“慈必北去不还。”策曰:“子义舍我,当复从谁!”饯送昌门,把腕别曰:“何时能还?”答曰:“不过六十日。”慈行,议者犹纷纭言遣之非计。策曰:“诸君勿复言,孤断之详矣。太史子义虽气勇有胆烈,然非纵横之人,其必秉道义,重然诺,一以意许知己,死亡不相负,诸君勿忧也。”慈果如期而反,谓策曰:“华子鱼,良德也,然无他方规,自守而已。又,丹杨僮芝,自擅庐陵,番阳民帅别立宗部,言‘我已别立郡海昏上缭,不受发召’,子鱼但睹视之而已。”策拊掌大笑,遂有兼并之志。

袁绍连年攻公孙瓒,不能克,以书谕之,欲相与释憾连和;瓒不答,而增修守备,谓长史太原关靖曰:“当今四方虎争,无有能坐吾城下相守经年者明矣,袁本初其若我何!”绍于是大兴兵以攻瓒。先是瓒别将有为敌所围者,瓒不救,曰:“救一人,使后将恃救,不肯力战。”及绍来攻,瓒南界别营,自度守则不能自固,又知必不见救,或降或溃。绍军径至其门,瓒遣子续请救于黑山诸帅,而欲自将突骑出傍西山,拥黑山之众侵掠冀州,横断绍后。关靖谏曰:“今将军将士莫不怀瓦解之心,所以犹能相守者,顾恋其居处老小,而恃将军为主故耳。坚守旷日,或可使绍自退。若舍之而出,后无镇重,易京之危,可立待也。”瓒乃止。绍渐相攻逼,瓒众日蹙。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