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塔布囊

塔布囊

塔布囊源于蒙古语,指同成吉思汗后裔结婚者的称号,也指清代蒙古王公封爵名。分为四等,自一等塔布囊至四等塔布囊,秩同一品到四品

1.源于蒙古语tabun-ong、tabun'ong,为第五王之意。后来因为受到蒙古语元音和谐规律的影响,字形变为tabunang,口语和谐为tavnang,为1417世纪蒙古人对同成吉思汗后裔结婚者的称号。大清国统治蒙古地区期间,分为四等,自一等塔布囊至四等塔布囊,秩同一品到四品。

2.清代蒙古王公封爵名。位次辅国公,与台吉同。清初,喀喇沁部塔布囊人等政治、军事势力超越本部孛尔只斤氏家族,占据该部的领导地位。其塔布囊爵位,在土默特左翼旗、喀喇沁右、中、左三旗得到清朝的承认和沿用,其他各部王公则封台吉,二者爵号不同而地位相同,如授为札萨克者,即有管理旗务之权。见《清续文献通考封建七》。

塔布囊:在清代是成吉思汗的爱将济拉玛裔特殊享有的世袭爵秩名称,分四等:一等者秩一品,二等者秩二品,三等者秩三品,四等者秩四品。《民族古籍》1996年第3期《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末代驸马图琳固英族谱的翻译及价值考》载:“图琳固英的后人,从谱中能辨认的1920名子孙中,一等塔布囊22人,二等塔布囊3人。三等塔布囊43人,四等塔布囊1019人。”清代的世袭塔布囊爵秩名称,源于元代成吉思汗的世袭驸马之意的塔布囊。

成吉思汗在建蒙古国中,图琳固英的十二世祖济拉玛累建功勋,成吉思汗就把自己的独生女儿华荫公主斯琴思其格力克下嫁给了济拉玛的终日战而不食不饮不知饥渴的儿子吉布其其格(亦作也孙帖额,按陈)。成吉思汗说:“我将独生女许给济拉玛子,非因其子仪表非凡、聪明过人,乃当讨伐萨尔拉格五部时,济拉玛伤其父母所生之驱,毅然拔刀砍伤自己的肩膀。今念其功,我将亲生骨肉许给其子,以为嘉奖,合于社稷兴望之大理!如今吉布其其格已定为我家女婿,因此,其待遇应与四子同。让他到敖敦大营,同诸子一起读书练武。”

成吉思汗还旨令其后人与济拉玛裔累世联姻。《元史》(卷118)《特薛禅(济拉玛)传》:“(指济拉玛子)子曰按陈(吉布其其格)从太祖征伐,凡三十二战,平西夏,断潼关道,取回纥寻斯干城,皆与有功,岁丁亥(1227年),赐国舅那彦。任辰(1232年)赐银印,封河西王,统其国族。丁酉(1237年),赐钱二十万缗,有旨:弘吉刺氏(乌梁海部族的一支)生女世为后,生男世尚公主,每岁四时时,听读所赐旨”。

这里的河西王,即指大凌河以王之王。《特薛禅传》,“(太祖)申谕按陈曰:‘可木儿温都儿、答儿脑儿、迭蔑可儿等地、汝则居之’”。这里的可木儿温都儿位今大凌河东岸的喀左蒙古族自治县平房子镇,今名作蛤蟆岭;答儿脑儿即今达来淖尔,位今内蒙古克腾什旗今内蒙古喀喇沁旗(清代喀喇沁右旗)锡伯河亦作吉伯格河,吉伯格即成吉思汗的驸马吉布格其其格,锡伯河是吉伯格河的音变。这就是说,按陈被封河西王后,驻在锡伯河流域,其具体方位即今喀喇沁旗锦山。查史载,济拉玛七传至河通(明初)时游牧额沁河。这就是说,河通之前一直游牧在大凌河以西,河通之后扩展到了额沁河(即锦州附近的女儿河)流域,实则就是山海关以西,喜峰口以东的长城之北的沿边之地。

《元史》(卷118)中还详载了“生男世尚公主”、“生女世为后”的皇帝与后妃、驸马与公主之名。其公主有也速不花公主、完泽公主、朵儿只班公主、普纳公主、唆儿哈罕公主、韩可真公主、不鲁尔罕公主、润润伦公主。其为后者有宪宗真节皇后及后妹帖古伦、成宗贞慈静懿皇后、顺宗昭然元圣皇后,武宗宣慈惠圣皇后,泰定皇后八不罕、文皇后不答失礼等。《汉译蒙古黄金史纲》、《南京太常寺志》、《明成祖生母记疑》等历史著作,还载有元惠宗(元顺帝)弘吉刺妃怀朱隶时被朱元璋掠去为妃后所生的记述。“生男世尚公主”的塔布囊,到明代已形成一个强大的族帮群体,明廷称之为朵彦卫(朵彦即那彦),北元称作乌梁海,是明廷和北元争夺的力量。元末附马图琳固英族谱说明,北元期间的蒙古正统皇帝及济拉玛裔的塔布囊族帮间虽有矛盾,但各自为了存在和发展的需要,还时断时续的延续了成吉思汗的累世联姻的祖训。

元末(北元末),清廷利用成吉思汗裔台吉族帮、济拉玛裔塔布囊族帮与正统皇帝间的矛盾,向元廷林丹汗进攻时,图琳固英与台吉族帮联合在一起,投靠清廷,进攻了林丹汗,导至了清王朝的建立,元的死亡。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李保文先生所编《十七世纪蒙古文书档案》(117)中的图琳固英写给天聪皇帝的信文:“天聪皇帝陛下:图琳固端呈书。兔年(1624年)以来,在国事上,经常通使。天聪皇帝的使官,使我象见到太阳感到光明。皇女,(指布彦彻辰汗)是我妻。皇帝(指林丹汗)征伐(指林丹汗的赵城之战)我没前往,是皇帝后人众台吉的心愿,也没违背天聪帝圣命。送往皇帝的使书,是大小台吉的共识。乌嫩布尔古特来时,没到我这里来,不要以为国事之书中,没有我的命令,我是有气。向天聪皇帝所要说的话,由喇嘛陶克奇乌海带去”。

成吉思汗的关于济拉玛的后人“生男世尚公主,生女世为皇后”的圣意,在元代时断时续,也是有历史原因的。《新元史》(卷123):“者勒蔑(济拉玛)兀良哈(饭乌梁海)氏,父札尔赤兀歹与烈祖(成吉思汗)有旧。太祖初生,札尔赤兀歹以貂鼠裹袱献时,者勒蔑亦在襁褓。言于烈祖,请俟长大为太祖服役。及太祖娶光献皇后,往见王罕于土兀剌河,归至不儿罕山,札尔赤兀歹率者勒蔑未附。者勒蔑与博尔术及太祖第别勒古台从太祖,避蔑儿乞之难,捍御甚力后,者勒蔑之弟察兀儿罕亦慕代归于太祖。太祖称汗,命者勒蔑与博尔术为众怯薛长。太祖与泰亦兀赤战于韩难河,颈疮甚,者勒蔑吮其血至夜半,太姐始苏,渴索饮。者勒蔑裸入敌营挈一桶酪,返来往无觉者。调酪饮。太祖遂愈。太祖问,何为裸入敌营。者勒蔑曰,我如被擒便谓本欲来降,事觉解衣就戳,乘间得脱走。彼必信我言而用,我可以盗马驰归。太祖嘉叹之。自是人称者勒蔑乌乌该乌该者,译言大胆贼也。及王罕来袭,太祖分兵于卯漫都山,以者勒蔑为前锋败之,太祖攻乃蛮太阳罕,以者勒蔑与者别,忽必来。速不台为前锋,一战擒之。太祖即皇帝位,太封功臣,授者勒蔑千户,赦罪九次。其子也孙贴额为豁儿赤千人之长。者勒蔑弟察儿乌孩亦授千户。太祖使为哈萨尔使者伪请降于王罕事,具王罕传,者勒蔑与者别、忽必来、速不台同以骁悍名,又归附独早,以先卒,故功名不及者别、速不台之著。也孙贴额以附诸王为乱,为宪宗所诛。太祖尝谓诸将之勇,无过于也孙贴额,终日战而不疲不饮不食而不饥渴,然不可使为将。以其视人犹已,士卒疲矣,饥渴矣,而彼不知也。故,为将必知已之疲,已之饥渴而后能推之于人云。”也孙贴额宪宗时被诬害,成宗时又给其昭雪。《元史》(卷宗118):“按陈,葬官人山(注:在今呼和浩特东)。元贞元年二月(1295年),成宗追封济宁王, 忠武;妻哈真(华荫公主),追封济宁王妃。”也孙贴额的被诬害,其后人与元廷逐渐离心,北元时已时叛时服,乃至图琳固英时叛离林丹汗,投靠了清廷。前面提到的济宁,辽时即指今南公营子之地,故“公主奶奶坟”的传说与历史记载是一致的。

清廷建立后,编四大支塔布囊为四个旗:图琳固英支为喀喇沁左旗(今喀左蒙古族自治县、建昌县、凌源县地),万丹伟征支为喀喇沁中旗(今宁城县、平泉县、建平县地),苏布弟支为喀喇沁右旗(今喀喇沁旗、承德县、滦平县、丰宁县地),莽古岱支为土默特左旗(今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地)。监于他们是元代附马即塔布囊的世袭者并引以为荣,清廷改塔布囊的驸马之意为爵位名称,封其部酋及诸子为塔布囊爵的世袭者。从而,清廷使自己处于元廷的统治地位,并仿照元廷为他们指妻,称作额驸。自此以后,蒙语中塔布囊的驸马本意之词,用满语的额驸取代。

驸马之意的塔布囊变为爵位名称的转化,标志着成吉思汗的济拉玛裔塔布囊族帮由隶元廷改隶为清廷的起始。清代塔布囊爵者,除按功之大小分四等外,有的还被封为清廷本族之爵。如: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等。并从塔布囊爵的世袭者中选任世袭札萨克及非世袭协埋。协理者从其职务看是协助札萨克处理旗务,但待遇与札萨克同,即享有一品官待遇。这说明,清廷变塔布囊为爵位名称,虽然脱胎于元,两者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是世袭驸马,后者是世袭爵位。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