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词好句 > 少昊陵

少昊陵

少昊陵古称云阳山,位于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市东4公里处的高阜上,有“中国金字塔”之称,相传为少昊的墓地,是中国著名古陵之一。

中国古代“三皇五帝”之一少昊的墓葬,位于曲阜城东4公里的旧县村东北。据记载,黄帝之子少昊建都穷桑,后徙曲阜,在位84年,寿百岁而终,葬于鲁故城东门之外的寿丘。陵阔28.5米,高8.73米,顶立12米,形如金字塔,故有“中国金字塔”之称。 [1]

2006年12月7日,少昊陵被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少昊古称云阳山,位于曲阜城东4公里处的高阜上,有“中国金字塔”之称。传为我国古代“三皇五帝”之一少昊的墓葬,是我国著名古陵之一。

少昊陵现占地24700平方米。内存古建筑17间,碑22通,古树391株。由南至北依次是呼昊陵石坊、陵门、享殿和陵墓。陵墓顶供奉石刻少昊像。陵园内有重修陵墓和历代祭祀的纪事碑石刻多座。陵阔28.5米,高8.73米,顶立12米,状如金字塔,故有“中国金字塔”之称。是北宋时用石块叠砌的。

据《典阜县志》记载,宋代即“垒石为坟”,明清两代曾多次重修扩建。现陵园面积125亩,拥有古建筑17间,明清石碑20余块,古树391棵。少昊陵对面是一座石坊,坊共三间,雕刻精致,建于乾隆三年。过石坊,有陵门三间,两侧邻接砖砌墙垣,门后是广五间的享殿,殿中恭修神龛

上悬乾隆手收“金德贻祥”匾额。享殿后为少昊陵,底大上小,呈梭台形,状如金字塔,陵墓阔28.5米,坡高15米,顶方11米,陵墓表面为石板砌筑。陵顶筑有小庙一座,内供汉白玉石雕少昊像,为宋宣和时遗物。陵神道南约50米处,有宋代为少昊之父轩辕黄帝而建的景灵宫遗址。侧有“万人愁”石碑,碑高7.05米,宽3.76米,厚1.2米,下有龟趺,共重约140吨,为国内罕见,碑无字,传说为北宋宣和时建。

《曲阜县志》记载:“少昊金天氏。姓己,名挚,黄帝之子玄嚣也。”少昊金天氏,因“能修太昊之法”,“以金德王天下”而得名。登帝于穷桑,迁都于曲阜。当登帝位时,凤鸟适至,故以鸟纪官。少昊施政,“民无淫,天下大治,诸福之物毕至”,“实为五帝之冠”。据传少昊在位十四年,卒时百岁,葬于云阳山。据考证,少昊陵墓后面的小土山,即云阳山。少昊陵何时建筑,已不可考。据载“宋真宗幸鲁,大建宫殿,以道教守之,古树丰碑,林立栉比,金、元亦加修葺”。明弘治时为雷火焚毁,清乾隆年间又两次大修,后又多次重修。

据记载,黄帝之子少昊建都穷桑,后徙曲阜,在位84年,寿百岁而终,葬于鲁故城东门之外的寿丘。少昊,号金天氏,传为黄帝之长子、五帝之一。“能修太昊之法,以金德王天下”。曾都于曲阜。公元1012年(宋大中祥符五年)垒石成墓,雕石像。公元1111年(宋政和元年)用万余块石砌起陵坛。

寿丘,传说为中华民族始祖黄帝的诞生地。宋代皇帝“推本世系,遂祖轩辕”,以黄帝为赵姓始祖。宋真宗因此改曲阜为仙源县,将县城迁往寿丘以西,于寿丘兴建辉煌的景灵宫奉祀黄帝。宋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为纪念黄帝出生,叠石成丘,故曰“寿丘”,寿丘俗称万石山,因其外形似金字塔,又有“东方金字塔的美誉”。景灵宫规模宏大,有殿、堂、亭、庑等1320楹,并在宫前立巨碑2通。元末明初皆毁。1992年在少昊陵前修建碑院,将修复的两块巨碑置于院中碧水畔。西为"庆寿"碑,上刻"庆寿"两字,字高1米多,为元代燕山老人补刻。东"万人愁"碑,上无字,通高16.45米,为中国石碑之最。

少昊陵位于陵院大门及古柏夹抱的神道之间。建于五级石阶上,四楹三间,石质结构。四根八棱石柱为石鼓夹抱,柱上分别雕以华表、宝瓶。石坊枋额正书“少昊陵”三字。此坊为乾隆六年(1751年)十月初一月奉敕重建,曲阜知县孔毓琚监立。

少昊陵前的主体建筑,为奉祀少昊的殿堂。共五大间,绿瓦覆顶,殿顶四脊上,鸱吻、神兽形态各异。格棂门窗及廊下明柱皆朱漆到顶,梁椽彩饰蓝地云龙花纹。殿内有神龛,置“少昊金天氏”木主。龛上部悬乾隆皇帝手书“金德贻祥”匾额。享殿前两侧建东、西配殿各三间,均为乾隆三年(1738年)建成。

张孟男祭少昊碑

位于少昊陵西庑南头靠东。高1.55米,宽0.88米,龙纹碑头正书“大明”二字。此碑立于明万历元年(1573年),内容为对少昊的赞颂,张孟男祭少昊碑为少昊陵中几十块祭祀碑的代表之一。

黄帝生地、少昊葬地等等,当然只是传说,然而传说是事实的影子。史前无史,古人只能从传说提炼信史。“百少昊陵家言黄帝”、“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所以一部《史记》从黄帝写起,后世中国人认黄帝为华夏之祖。少昊也名列三皇五帝之一,自然备受尊崇。中国传统崇敬死者的办法是修坟立碑,岁时祭祀。所以不知从何朝何代开始,少昊陵就不断被重修和扩建,至宋朝,修成了这座“万石山”。

“万石山”底大上小,呈陵台形,底阔285米,坡高15米,宝顶方11米。上有小室,清乾隆间改建为黄琉璃瓦庙堂,内供汉白玉石雕少昊像。石像为宋宣和年间所造,当时石像造成立就,其他工程方兴未艾,金兵南下,北宋就和这里工地上千锤万錾的叮当声一起消亡了,徽宗皇帝也做了金国的俘虏。后来景灵宫太极殿毁于战火,“万石山”在烈火中永生似的仅存下来,成为今日曲阜一大名胜--“中国的金字塔”。

建于万石山上。高约2.6米,为一黄琉璃瓦覆顶的四方形小庙。四角以方石柱撑石质板梁,砖墙到顶。胶为券门,室内有精雕汉白玉石质坐像一尊,像高1.2米,头戴七梁冠,身着对披合氅,脚登云勾鞋,右手扶膝,左手按玉带,安坐于石墩上。小庙原为石室,系宋时修建,供奉石像一尊。清乾隆三年,把石室改建成黄琉璃瓦庙室,但后来不知所终。现在所见者,是近年仿石室新建而成。宋代皇帝崇尚道教,自以为是黄帝子孙,对寿丘极为重视,于是,万石山之神像便依道家形象雕成。

据传为少昊陵寝。《帝王世纪》记载:“少昊自穷桑以登帝位,徙都曲阜,崩葬云阳山。”颜师古说:“云阳山在曲阜,邑人谓今陵后一丘为云阳山。”元人杨奂东游记》又说:“东北亵丘,少昊葬所。”此处所言“东北”,如依县城位置来看,实指一地。今之云阳山仍为一土丘,略低于万石山。方圆1124平方米,坡高约24米。少昊属传说中的人物,是否确有其人,史学界尚聚讼不已。1978年在少昊陵院西约80米,深1.5米处,发掘出石斧、石铲、红陶鼎、钵等文物,均属新石器时期的大汶口文化。据此可知,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代,确已有人在此劳动生息。

指少昊陵前一公里处的残碑。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建成景灵宫,宋徽宗时期又进行整修,“万人愁”石碑便是在少昊陵宣和年间(11191125年)整修时建。碑的位置似在景灵宫门外,共有石碑四幢。据传说因为石料沉重难运,人称之为“万人愁”。当时,碑帽蛟龙已经刻成,西碑也已磨光。但工程未竣而金兵至,后人有诗慨叹“丰碑不书字,遗恨宣和年”。据《曲阜县志记》记载:“清圣祖康熙帝玄烨)东巡,山东大吏因碑无字,恐触圣怒,击碑埋土中。”多年来,碎为140多块。1991年政府拨款修复。修成后碑高16.95米,宽3.74米,厚1.14米。碑额浮雕六条盘龙。昂首向天,雄壮生动,两侧各雕一尊护神力士,实属罕见。碑额与碑身虽为1:1.4,但矗立之石,都显得十分协调。

位于少昊陵前约1公里处的水塘西岸。碑长约7米,宽3.6米,厚0.6米,现残为三块,刻有“庆寿”两个,劈巢大字,书法遒劲。碑上原有小篆题跋十六字,惜已漫灭无存,“庆”字右旁刻“燕山任筠时七十五岁……”。少昊陵“寿”字左边刻字一行,“至圣五十五代孙世袭曲阜县尹”监刻。《山左金石志》记载:“以《志》考之,五十五代孙孔克坚袭封衍圣公,其同时昆弟行袭曲阜县尹者,至元四年则孔克钦任,至正十四年则孔克昌任,皆五十代孙也。”刻字年代为元末。

位于少昊陵前的一片高地上。《重修景灵宫碑》记载:“鲁为禹贡兖州之境,有岗隆起于曲阜县城之东北曰寿丘者,相传为黄帝所生之地。”宋代开国后,认为轩辕皇帝为其始祖,于是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闰十月,“诏曲阜县更名为仙源县,徙县治于寿丘”,开始兴修著名的景灵宫,“祠轩辕黄帝曰‘圣祖’,又建太极殿、祠其配曰‘圣祖母’,越四年而宫成,总千三百二十楹”,并且“琢玉为像,龛于中殿,以示尊严,岁时朝献如太庙仪”。后又多次重修。可惜此建筑毁于元代一场火灾。解放初期景灵宫碑仍在,现在所能见到的,仅有遗址前的“万人愁”碑。 [1]

少昊在位期间,因修太昊之法,故称少昊。设工正、农正,分别管理手工业和农业,以发展生产。同时还“正度量”,即订立度量标准,并观测天象,制定历法,发明乐器,创作乐曲,以鸟命官(其实是用不同的鸟作各少昊部落的图腾),少昊的图腾可能是燕子(羸)。同时,还与炎黄集团建立了密切的交流关系,比如他收留、养育了黄帝的孙子颛顼接任自己东夷部族联盟首领的职务。

《春秋命历序》说少昊传8世,500年, 《易纬稽览图》说是400年,后期青阳氏强力四征,重兵苦之,遗之美女。青阳之君悦之,营域不治,大臣争权,远近不相听,国分为八(《逸周书史记解》)。周朝时熊盈诸族、徐、群舒、赵、秦贵族多是其后代。黄帝时的少昊名清,一说是黄帝儿子玄嚣青阳氏,《史记》说玄嚣不在帝位。

少昊是西方天帝,他的母亲叫皇娥。皇娥夜晚常在天上的璇宫中纺织,白天有时乘着木筏漂流,经过西海边的穷桑,一直漂到西方很远的水滨。穷桑是生长在西海之滨的一棵孤独的桑树,有七八千尺高,叶子是通红的,结的桑葚(shèn)是紫色的,这样的桑葚要一万年才结一次,谁吃了它,寿命会比天地还长。当时,有一个神童,相貌长得超凡绝俗,人称白帝之子,其实就是天上的太白金星的精灵,来到西海边,与皇娥嬉戏游乐,两人情投意合,流连忘返。他们一同漂流在海上,用桂树枝作船桅(wéi),用香草拴在上面当旗帜,用美玉雕成一只鸠鸟,放在船桅的顶端,说是鸠鸟能预知一年四季的气候风向。后来人们制作的辨识风向的相风鸟,就是学了他们的玉鸠的样子。他们并肩坐在一起,白帝之子弹起用桐和木梓(zǐ)木做的琴瑟,皇娥倚在旁边,唱起清越的歌,白帝之子也用歌声配合回应她。后来,皇娥就生下了他们的儿子,这就是少昊,又称穷桑氏,又叫金天氏。

少昊出生时,有赤、黄、青、紫、白五种颜色的凤鸟各自按照自己颜色对应的方位落在少昊家的房屋上面。少昊长大以后,就来到东海之外有个叫大壑(hè)谷的地方,在那儿建立了一个王国,叫少昊之国。当时还是幼童的颛顼曾经到过这个国度,少昊拿琴瑟给他当玩具。后来颛顼离开了这里,少昊就把颛顼玩过的琴瑟投进了海中的大壑谷。据说后来有船经过那一带海域的时候,船上的人有时还会听到深沉的乐曲声。少昊立国时,正好又有凤鸟来到这里,少昊便用各种鸟来做自己的臣僚百官:让凤凰做总管,让燕子掌管春分、秋分,让伯劳掌管夏至、冬至,掌管立春、立夏的是晏鸟(yàn)雀,掌管立秋、立冬的是锦鸡,负责礼仪教育的司徒由鹁鸪(bógū)担任,负责军队战事的司马由秃鹫(jìu)担任,负责营建制造的司空由杜鹃担任,负责法律刑罚的司寇由老鹰担任,负责杂物器具的司事由鹘(gǔzhōu)担任。斑鸠,让它聚集民众;五种野鸡,让它们分别负责木、金、皮、陶、染五种工作;九种扈(hù)鸟,让它们掌管庄稼的播种、耕耘、收获等农事。不知过了多少年,少昊离开了他的鸟的国度,返回了西方。他有个儿子,名叫“重”,长着方方的人脸,却是鸟身子,穿一身白衣服,乘着两条龙。重没有跟随父亲回到西方去,而是留在了东方。后来伏羲做了东方天帝以后,重就做了木神,称为“句(gōu)芒”,他手执一副圆规,作为东方天帝的属神辅佐伏羲管理着春天。而且,句芒还兼任着东海的海神。而少昊呢,则带着他的另一个名叫“该”的儿子回到了故乡,做了西方的天帝。他的儿子该辅佐他,成了西方天帝的属神,称为“蓐(rù)收”。他长着人脸,周身却生着白毛,长着虎爪,有时爪中握着一把大板斧,他的左耳朵上挂着一条蛇,平时驾着两条龙来往。他是刑罚之神,手执曲尺,辅佐父亲少昊掌管秋天。而且蓐收还兼任着西海海神。

在西方极远的地方,从昆仑穿过流沙之地,跨过连鹅毛都浮不起的弱水,向西到西王母的三只青鸟住的三危山,那里有金城郡,有西王母住的石室,有靠吞食精气就能聪明长寿的部族百姓,还有不死之民居住的国度,这些统统都是西方天帝少昊及其属神蓐收管辖的范围,方圆共一万三千里。少昊所住的宫殿在一座叫做“长留之山”的山上。作为西方神帝,他的日常工作是每当夕阳西下时,让太阳的光亮也反射向东方。蓐收则住在一座叫“(yōu)山”的山上,在那里观察落山的夕阳。颛顼是黄帝的曾孙,后来做了北方天帝。黄帝和他的妻子,也就是相传发明了养蚕的嫘(léi)祖,生下了昌意,昌意被贬到下界的若水,在那里生下了韩流。韩流的母亲是谁后人不知道,只知道韩流的相貌非常奇特,他的头很长,耳朵很小,长着人脸、猪嘴、麒麟身子、猪脚,两条腿还并在一起。他娶了淖(nào)子氏的女儿为妻子,生下了颛顼。颛顼出生在若水边一个叫空桑的地方。他童年时去过东方的少昊之国,少昊曾经拿琴瑟给他当玩具。后来少昊到西方去了,颛顼也离开了少昊之国,做了北方天帝。可能因为他小时候受到音乐的熏陶,长大后曾命令飞龙模仿八方的风声作出乐曲,叫做《承云》,用来侍奉上帝,还让扬子鳄领头演奏。扬子鳄就用尾巴敲着肚皮,叮叮咚咚地为乐曲起头。

在北方极远之地,从九泽一直到夏晦,再到令正峡谷,有严寒、冰雪、霜雹等经常出现的广大水域和旷野,这都是颛顼和玄冥管辖的范围。玄冥,又叫禺张,长着人脸鸟身,两个耳朵上各挂着一条青蛇作装饰,脚下还踏着两条青蛇。他是黄帝之孙,比颛顼长一辈,但却是颛顼的属神,手执一杆秤,辅佐颛顼管理着冬天。而且,玄冥还兼任北海的海神。颛顼生了个儿子叫老童,老童生了重和黎,他们是颛顼的孙子。蚩尤作乱被中央天帝黄帝平息以后,就是重和黎兄弟俩奉了天帝的命令隔断了天和地之间的通道,这样一来,下界的人再也不能随便上天作乱,天上的神仙也不能轻易跑到人间来了。后来颛顼死了。他死后,有风从北方吹来,地下涌出了泉水,有一条蛇就变成了鱼,颛顼的精魂附在这条鱼身上复活了。但复活后的颛顼的身子一半是他原来的样子,另一半变成了鱼形。后来人们管颛顼变成的这种奇怪的鱼叫做“鱼妇”。颛顼的子孙后代很多,其中有个叫彭祖的很有名。彭祖是颛顼的玄孙,他的祖父吴回是老童的儿子,他的父亲叫陆终,娶了鬼方氏的妹妹,这就是彭祖的母亲。彭祖的出生也不寻常,他母亲怀孕三年,孩子还是生不下来。后来只好剖开左腋下,才生出三个孩子,又剖开右腋下,又生出三个孩子。这六个孩子中,第三个就是彭祖。彭祖的出名,还不是因为他的出生不同寻常,而是因为他的寿命特别长。到殷商末年,他已经七百六十七岁的时候,相貌还不见衰老。殷商天子派宫女乘着车子去见彭祖,向他请教长寿之道,彭祖对她说:“我很不幸,是个遗腹子,出生才三年,母亲也去世了。我遭遇过西方犬戎部族的战乱,流落到西域,在那里呆了一百多年。再加上我从小身体干瘦,又已经死了四十九个妻子,夭折了五十四个孩子,屡次遭受丧失亲人的痛苦和忧患,体内的中和之气耗费损伤太大,生命力已经很不旺盛,恐怕要不久于人世了。我的所见所闻十分浅薄,根本不懂什么长寿之道,不值得向你讲授。”说完,彭祖就飘然而去,不知所往了。七十多年后,有人又在西域的流沙之国见过他。再后来,就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了。

少昊是黄帝的儿子,黄陵、炎陵之外,少昊陵应是炎黄文化最伟大的象征。加以它与黄帝的生地同在寿丘,就更具有了华夏文明象征的意义。

到曲阜少昊陵,

地址:城东4公里的旧县村东北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好词好句 www.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好词好句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